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九十九章 無痕再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九十九章 無痕再現字體大小: A+
     

    (小羽求收藏、點擊、推薦、、)

    縣車站候車場:

    在目送蘇紫嫣上車離去之後,陳天羽很無趣的轉個身。回頭看着與自己同來的兩人,陳天羽很是無奈的搖搖頭,用雙手揉着太陽穴,看着對自己怒目而視的兩人。

    “這就是你要我們陪你來的結果?”劉嬌的聲音有些冷漠,就這麼靜靜的看着陳天羽那無辜的表情。

    “有些事情沒法給你們解釋清楚,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聽到她那有些冷漠的聲音,陳天羽無奈尷尬的笑着給她說道。

    今天早上,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的解釋,才苦求到她們兩個陪自己來送蘇紫嫣;雖然猜到蘇紫嫣會給自己添些麻煩,可誰又知道她會這麼做了。

    “別生氣了,我們走吧!待會可要遲到了。到了能給你們解釋的時候我會和你們說的,現在就委屈你們一下吧!”看着還有些憤怒的劉嬌和王玲,陳同樣只好是做出了這麼個承諾。

    “好吧,就再相信你一次。王玲,我們走吧!”劉嬌看着陳天羽那無奈的表情,就知道今天發生的這事可能和他的祕密有關。所以就很是坦然的接受了陳天羽這麼一個蹩腳的理由。

    “你不許和我們兩個走一起,你得跟在我們的後面。”王玲回頭看着想要跟上來的陳天羽,回頭給她說了這麼一句。

    其實,在她們兩個的心裏,完全就沒有把蘇紫嫣所做的事放在心上;唯一讓她們生氣的是陳天羽不應該讓她們兩個來看着蘇紫嫣和他在這裏卿卿我我。所以,不管是陳天羽找什麼樣的理由,她們都不會去和陳天羽計較這些。

    “是,兩位小姐。小的跟隨在兩位身後聽候差遣。”看着她們不再生自己的氣,陳同樣不由得在心裏面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陳天羽,你TM的就想這樣走了是吧?還不給老子滾過來?”有時候,和諧的氣氛總會被莫名其妙的打斷,就像現在王義咆哮的喝聲那般。

    聽到這話,不僅是陳天羽,就連同是走在陳天羽前面的劉嬌和王玲都不由自主的鄒起了眉頭。回過頭來冷冷的看着這個陳天羽的同鄉。

    “看什麼看?沒見過啊?要不要我叫幾個人把你們都給上了?”不知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還是怎麼的,王義把對陳天羽的恨也給轉接到了他身邊的人身上。“嘁,就你們被那雜碎碰過的東西,送別人人家都還嫌棄了。”

    “王義,說話注意點,別給臉不要臉。”陳天羽的臉色很不好看,不管王義怎麼罵自己,陳天羽可以忍;但是誰若敢對這兩人動粗?呵呵...別忘了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雖然陳天羽的家人是他的逆鱗,可這兩人也同樣不列外;否則,在南山倉庫趙白福就不會有那麼悽慘了。

    “呦,還學會英雄救美了?可就憑你那鳥樣,有本事就上啊?”王義聽見了陳天羽的話,非但沒有生氣,肆無忌憚的大笑着對陳天羽說道。

    “想死?我可以成全你。”不去理會王義的囂張,陳

    同樣的聲音變得冷漠,帶着絲絲的寒冷。

    “小羽,好了。別和這種不是東西的人一般見識,我們走吧!”聽到陳天羽聲音的變化,劉嬌急忙的勸阻者他。

    劉嬌不知道王玲明不明白上次南山倉庫發生的事和陳天羽有直接的關係,可她自己心裏面明白那件事即使不是陳天羽做的,也絕對和他逃不了干係。

    若是今天因爲這點小事而讓陳天羽做出了什麼未知的事情,那後果可就相當的嚴重了。所以,寧願自己和王玲吃點虧,也絕不能讓陳天羽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

    “怎麼?這就要走了?讓個女人站出來替你擋槍,你好意思嗎?什麼時候學會吃軟飯?你TM的怎麼不躲進女人的肚子裏去?哈哈...”王義看着陳同樣面無表情的跟在劉嬌和王玲的後面慢慢的向遠處走去,就很是放肆的笑着。

    “你真的在找死?”每個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就算是泥人也還有三分火性了,更何況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就憑你嗎?還不知道是誰在找死了?”王義看着停下腳步的陳天羽,陰笑這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冰冷而又毫無感情的聲音從陳天羽的嘴裏面說了出來,就不見他再有任何的動作。

    聽見陳天羽如此的話,王義本能的做出了防禦的姿態。可是...

    他明明上眼還看見陳天羽跟在哪兩人的身後,可轉眼間?陳天羽就不見了蹤影。回頭到處看了一下,還是未曾有任何的發覺。

    ‘還好,只是虛驚一場。’王義在看見了陳天羽不見之後,只是如此的在心裏面安慰着自己。可令他沒有想明白的是:在他擡頭的瞬間,就看見了那張對於他來說最是憤怒的面孔。

    還不等他有任何的話出口,脖子就被陳天羽抓在了手裏。未曾去看站在旁邊不可思議的王濤與黃欣,陳同樣用冷冷的眼神看着這張很想就解決掉的臉。

    “你真的就以爲我不能對你怎樣?”冷冷的看着王義,放在他脖子上的手越來越緊。

    “嘿嘿...你能怎樣又如何?”被掐着脖子的王義突然間用另外一個聲音說出了這句話。

    “嗯?”陳天羽哼了一聲,眉頭不由得洲了起來。

    “你不是王義?你是無痕!”冷冷的話語再次從陳天羽的嘴裏面說了出來,雖然他在說話,可他的手卻從來沒有過絲毫的放鬆,反而還越來越緊。

    “嘿嘿...看來你還沒有把我忘掉啊!不過你放心,即使是你忘掉了我,我也會提醒你記住還有我的存在。”‘王義’未曾把陳天羽的話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說道。

    “忘?我怎敢忘?勞煩無痕大人懷念,小子這就送爾等皆去解脫。”陳同樣沒有去理會無痕的話語。

    聽見陳天羽和王義如此的對話,劉嬌只能在心裏不斷的嘆惜:唉,還是躲不掉啊!

    轉頭看了看站在那裏不敢相信的王濤與黃欣,還有旁邊的王玲;發現他們都在用一種不能被理解的方

    式在看着陳天羽和王義。

    “呵呵...現在就想把道路掃平?你不覺得這太過虛幻了嗎?”王義根本就沒有在乎自己的脖子還在陳天羽的手上捏着。

    聽見無痕的話,陳天羽瞬間明白。他還有後手,能從自己手裏面逃走的手斷。與其讓你逃走,不若趁現在就解決掉你,以除後患。

    “哈哈...好了,小子,本大爺不陪你玩了。期待與你下次的見面,不過我是去爲你收屍。”發覺陳天羽的改變,無痕剎那間就有了決斷。

    聽見無痕要跑,陳天羽有些心急了。急忙把右手上的力道加到最大,可惜,他卻捏了個空。

    “想跑?可能嗎?”陳同樣沒有去糾結無痕是如何從自己手裏逃走的,若是他連這點本事都沒有,那他就不是無痕了。

    轉頭、回身,雙手在自己胸前不斷的交叉比劃,好似在勾勒什麼。還未等別人看清他在做什麼,就見他已經停下了手裏的動作。

    眼睛盯着前方注視,右手向着那個方向一揮。就看見從他的右手上飛出了一條火紅色的燃燒長蛇,急速的向着陳天羽所看的地方飛了過去。

    可就在火蛇飛了近30米左右的位置上,卻被一層黑色的光幕當了下來。火蛇撞在哪黑色的光幕上,之看見光幕不斷的搖晃,可卻未曾破裂。

    “嘿嘿...才幾月不見,沒想到你小子進步不小嘛!”光幕後面傳來無痕的聲音。“這樣都能找到我的存在。”

    “不知道你的魂力還有多少?還能擋下我的幾次進攻?”對於出現在黑色光幕後面的無痕,陳同樣可沒有半點驚訝的表情。

    “不管我還有多少,至少我要走你還留不下我。”無痕看着陳同樣的再次攻擊,撤掉光幕。全身涌出黑色的霧氣,瞬間就包裹了他。

    看到無痕如此,陳天羽不由得皺了下眉頭;再次把凝聚在手的蛇扔向了無痕的所在。

    等煙霧散盡,陳天羽悲哀的發現,那裏哪還有無痕的存在。無痕控制着王義的身體,早就不知道跑哪裏去了。

    “算了,跑就跑吧;手下敗將,遲早收拾你。”看着空空如也的地面,陳天羽只好是如此的安慰自己。

    “域.凝,龍吟,又要麻煩你了;這附近凡屬看見不該看見的人我都已經把它們控制了,就辛苦你把他們關於這些的記憶給抹掉吧!”未曾回頭,陳天羽也知道有着這麼些人在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的發生。

    當然,也包括與王義同來的王濤和黃欣,還有王玲與劉嬌;雖然他們兩個女生也很不可思議看着陳天羽所做的這一切,但並沒有像前者那樣張着大嘴巴!

    唯獨劉嬌還算平穩,不斷的點着頭。“原來這就是他極力守護的祕密。”劉嬌看着站在那裏不曾回頭的陳天羽,用她僅有她自己能聽見的聲音說道。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現在雖然發現了陳天羽的祕密;但也不會擁有這個祕密太久。陳天羽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龍吟更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