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八十七章 新來的實習老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八十七章 新來的實習老師字體大小: A+
     

    (夥計們能猜到新來的實習老師是誰嗎?)

    “後來了?”聽着劉嬌講述中午發生的事情,陳天羽很是無語。怎麼這件事還沒有結束,那件事又出來了。

    “後來,後來就是教導主任到了保安室...”劉嬌回憶的說了一下當時的事情經過。

    “怎麼回事?誰在學校門口打架?”剛進保安室,教導主任劉伯生嚴厲的聲音就響在了他們的耳邊。

    “舅舅?你怎麼纔來啊?”那帥氣的男孩看見來人後,帶着哭腔述說。“不知道是那個沒良心的把衣服套子了我的頭上,一個勁的叫打;我只是從哪裏路過,我是招誰惹誰了?憑什麼誰都要來揣我兩腳啊?我好冤啊,舅舅,你要給我做主啊?”

    “張帥?怎麼你小子成這個樣子了?”劉伯生推了推鼻尖上的眼鏡,不可思議的問道。“原來是你小子被打了啊?你是來學習的了還是來打架的啊?”

    wωω_Tтka n_℃O

    “都有誰參與了?全都記大過一次?套在他頭上的衣服是誰的?把衣服的主人記大過兩次,留校查看。”劉柏生看都沒有看有誰參與進來,就先下達了對他們的處分。

    “劉主任,參與此次事件的人都在這裏了。您看、、”保安站在一旁,恭敬的說道。

    “嗯,就照我說的辦吧!我看誰又不服的。”劉柏生轉過頭,看都沒有看參與事件的學生一眼。

    “可是...”保安還想說些什麼。

    “可是什麼?難道我的做法有錯嗎?就照我說的辦。”劉柏生有些不奈的說道。“小帥,現在你可滿意了,那我們去醫務室包紮一下吧!”

    “你滿意了,可我不滿意。舅舅,那衣服是我的。我被打了還要記大過兩次?留校查看?怎麼也說不過去吧?你要顯示你的公平這樣做也未免太過了吧?”張帥本以爲找到了靠山,那成想靠山成了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

    “什麼?套子你頭上的衣服是你自己的?那你爲什麼要把衣服套在自己的頭上?”劉柏生驚訝莫名,還以爲找到了主事者,那成想冤枉到了自己侄子身上。

    “我都說了不知道是那個沒良心的把衣服套在了我的頭上,我怎麼會知道是誰啊?”張帥很是鬱悶,本以爲有舅舅在場,自己很受到有待。他確實是受到了優待,只是這優待有些過了。

    “主任?那處理意見還是按你先前說的辦嗎?”保安適時的插嘴。

    “辦?怎麼不辦?你豬腦子啊?那有受害人被記過的?處理意見等會再說。”劉柏生有些鬱悶,本以爲能利用職權給侄子出氣,沒想到出道了侄子的身上。“張帥,先到校醫務室去檢查包紮一下,看結果如何在討論處理意見。把參與事件的學生記錄一下,下午再說。”說完轉身就走了出去,頭也不回。

    “呵呵...中午打架的事就這樣不了了之”劉嬌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書說道。

    “那南山有沒有進展?”陳天羽不關心中午那些無聊人的打架,他最關心的還是南山倉庫事件的發展。

    “你不問我還忘記給你們說了,你們說奇怪不奇怪。南山

    出這麼大的事件,警方居然在中午就把這件事的起落給查了一個水落石出,你們有沒有覺得哪裏奇怪的地方?”劉嬌把面前的書合了起來,好奇的看着陳天羽他們兩個。

    “不覺得奇怪,說說吧!具體是怎麼回事。”陳天羽淡淡的思索了一下,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但還是想聽聽警方是怎麼說的。

    “好吧!我想你也是明白那件事的。現場共有二百七十人,除了死亡的以外,其他的全部在場,一個都沒有跑掉。

    據他們自己說,昨晚劇集在南山倉庫是收到了地下黑暗之王黑三的通知,說是到那裏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沒想到,是去給趙白福的私生子趙凱披麻戴孝。

    因爲大家意見的不統一,最後演變成了鬥毆事件;在場的人分爲了三個羣體,一方在趙白福金錢利益的誘惑下同意,另一方反對,剩下的人持觀望態度。

    因同意方與反對方的爭吵演變成了鬥毆,會場是搞得混亂不堪。黑三不忍他所叫來的兄弟們受辱,給區區一個黃毛小孩下跪;於是就憤怒的把趙白福的全身骨頭捏碎。雖然有些兄弟們是拿了他的錢而替他辦事,可趙白福也還是有一些衷心的下屬。

    看見黑三如此做,他們當然要去解救主子。於是,等警方接到報案,趕到現場時就是這個模樣了。

    雖然警方的說辭存在很多的疑點,但是在場的人都一致如此說,連自己的犯罪事實都供認不諱,你說警方還能怎麼辦?”劉嬌一口氣說完他今天中午看到的新聞,很是無語。她自己就清楚的明白警方說的一切都是假的;雖然他不知道事情的經過怎麼樣,但她知道至少當時在場的還有一個人警方不知道。

    “唉,管它怎麼說了,反正事情有人認了就行。至少昨晚在南山倉庫出現的都不是什麼好人。”陳天羽聽到了這麼蹩腳的理由居然得到了大家的認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他不可能會站出來大聲的給人家說:“你們都錯了,我昨晚就在南山倉庫。”

    如果他真這麼做了,誰會信?說不定得請他到專門的醫院去治療了。

    “按照你這麼個說法?你也不是好人了?”劉嬌意有所指,似笑非笑的看着伸懶腰的陳天羽。

    “啊?那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好人?”好像自己昨晚就在那裏吧?陳天羽耍着無賴的性子看着劉嬌。

    “你們在說什麼了?我聽不懂?難道南山事件告一段落不好嗎?”王玲不明白他們是什麼意思,好奇的問道。

    “不是不好,是很好!只是便宜了某人了。”劉嬌沒有繼續很陳天羽鬥嘴,而是再次打開書,認真的看起來。

    “真搞不懂那麼兩個在說什麼?好了,快上課了。待會樑老會帶實習老師來,你是坐在我這裏還是坐回那個角落。”王玲看了看牆上的時間,發現時間也不早了。

    “實習老師?”再次的聽到這句話時,陳天羽心裏就莫名的煩躁。“算了,我還是去哪角落裏吧!我勸你們兩個也去那裏。要不然躺着也會中槍。”

    “什麼意思?”劉嬌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不明白陳天羽爲什

    麼會對實習老師這件事反感。

    “嘿嘿...去了你就知道了。現在我還不敢確定。”陳天羽故作高深的樣子,讓人想揍他的衝動。

    “小羽,她們不去我去怎麼樣?”任宏不知道從哪裏鑽出來,在陳天羽的旁邊說道。

    “滾,我不好男風。”說着還做了一個踢的動作。“待會如果真有實習老師來,別太表現這自己。否則,別怪兄弟不夠義氣。”陳天羽說完也不在乎王玲和劉嬌是不是會跟着他到哪個角落裏去,就獨自走到了那裏做下趴在了桌子上睡覺。

    看着高深模樣的陳天羽,劉嬌有些不明白的拿上自己的書來到了陳天羽的旁邊坐下,王玲則坐到了他們的前面。

    “醒醒?樑老來了?”劉嬌看着還睡得安然的陳天羽,小心的在他的耳邊說道。

    “好了,大家坐下吧!今天下午本來是沒有我的課,不用來的。唉,誰叫我是你們的老師了?怪我多嘴,爲你們爭取到了幾個實習教師。所以今天下午我就來到了教室,把帥哥美女介紹給你們認識?不知道你們滿意不滿意?”樑老在講臺上幽怨的說道。

    “給你們說啊!來的實習教師;男的想讓我拿回家去做老公,女的很是讓我嫉妒。因爲她是那個男老師的妻子。還有的就是可愛,看了讓人忍不住想要疼愛一番。他們會陪大家度過這個學期剩下的時間,所以了你們大家要好好相處,爭取給互相留個好的印象。下面,就讓他們來給大家作自我介紹;有請我們的新老師登上講臺!”樑老花癡般的讓到一旁,仔細的看着這個進來的人。

    “哈哈...各位同學們,大家下午好!”人還沒有進教室,爽朗的笑聲就先進了教室。

    “聲音怎麼有些熟悉?”陳天羽歪着頭,認真的聽着。

    “你認識?”劉嬌有些莫名奇妙的問着。

    “不知道,等會看!”陳天羽不敢確定的說。

    看着教室門進來的那個人,身高一米八左右,梳的得光溜的髮型,一身剪裁合理的米白色西裝,外加上帥氣英俊的臉。這不就是少女殺器,高大、富有、帥氣的男人嘛?簡稱:高富帥。

    看到這個人側面的瞬間,陳天羽心裏不好的預感就更加強烈了。

    “同學們,下午好!”實習老師很紳士般的給大家行了一個禮。“本人於正,光聽名字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我這個人剩下的除了正直外,其他的什麼都沒有了。唉!原來我不是叫於正,我叫於不正。家父家母是什麼都不願意給我的,可他們除了我這個不學無術的兒子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的子女了。所以還是把家產都給了我,給我改名於正,希望我改邪歸正,堂堂正正的做人。”

    “咳咳...咳咳...”看着這個實現老師的面孔,陳天羽就不斷的咳嗽起來。心裏在不停的嘀咕,怎麼可能?

    “這位同學?你感冒了?要不要去看醫生啊?啊!不用。在下不才,剛好懂點醫術?可否讓我給你看一下。”講臺上的人聽到有人不斷的咳嗽,看了一下是何人後,突然眼睛一亮微笑着給他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