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八十五章 南山倉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八十五章 南山倉庫字體大小: A+
     

    在南方,初冬的夜還沒有那麼的冷;只是今天晚上下着的毛毛細雨在昏暗路燈的照映下閒得那麼的微涼,路上淡淡的積水在燈光的照射下是那麼的鮮明。

    “啪哧....啪哧...”行走的腳步聲爲這幽靜的夜晚增添上了美妙的節奏,幽暗的燈光把路上行人的影子拉得老長老長。夜晚的南城,很少有人會在街道上行走;即使是這裏的住戶,也會早早的把燈熄滅,拉上窗簾看電視或是睡覺,不管是再大的動靜他們都不會去看一眼。

    路燈下的人影穿着一雙半舊的運動鞋,黑色的牛仔褲和黑色的運動衣;用衣服上自帶的帽子把自己的頭遮了起來。低着頭,默默的一人向着前面走去。突然間,他停了下了,看着面前的指路牌。完勝街道,南山倉庫由此去。看了下指示,轉身什麼話也沒說就向南山倉庫方向走去。

    陳天羽摸出自己褲子口袋裏的手機,看了下上面的顯示時間。22:18,還好。離他們約定的十點半還有十二分鐘,足夠自己到南山倉庫了。只是希望小玲兒那丫頭一切都安好,要不然自己真的沒臉見他了。想到王玲,陳天羽莫名的開始擔心她的安危。

    就在今天下午,果然不出陳天羽的所料;在他下午放學回自己住處的時候,被一個染了頭髮的人攔住。對方只是留下了一句話和和一張圖片,只是圖片在對方的手機上,只拿在陳天羽的面前一閃就收了回去。雖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是他能肯定的是圖片上的那人就是他的小玲兒。

    “想要人,晚上十點半獨自到南山倉庫來領。如果你要報警,那請自便;但警察會不會相信你的那就要看你怎麼說了。”對方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也不管陳天羽會不會去。

    果然還是來了,看着那人離去的背影,陳天羽只能在心裏默默的說道。看了眼陪在身旁的劉嬌,陳天羽安慰到:“沒事的,晚上你別來上晚自習了。好好的待在你那裏就可以了,我會把她完好無損的帶回來的,相信我。”

    想着給劉嬌的保證,陳天羽無奈的笑了笑。既然他們指定了時間,還明確的告訴自己報警沒有用。這不是明擺着自己是有去無回啊,雙手插在衣服口袋裏,默默的向前走去。

    南山倉庫,因爲地處縣城的南邊城市而得名,這裏是一個很大的倉庫羣;因爲這裏地勢較高,不容易受潮,所以縣城裏的商賈們都喜歡把貨物儲藏在這裏。但是,在這儲藏了貨物最多的一家還是趙白福一人,他在這裏都擁有好幾個倉庫。而且因爲南山地勢特殊等原因,這裏也常常成爲黑暗分子打架鬥毆等事的地方。白天就連警察都不願意到這南山來辦事,更別說這麼大晚上的了。

    既然對方約了自己到南山倉庫,看來對方是把自己當成了江湖中人來解決了,否則他們不會是這副陣仗等待自己。這麼說來,他們是不想讓我回去了。

    默默的走到趙白福的倉庫門口,看着漆黑的倉庫,慢慢的走了進去。就在自己走進了倉庫的時候,倉庫門就嘩啦的一聲落了下來。

    “起燈、

    開靈。”一個陌生且粗狂的聲音在陳天羽走進了倉庫的時候響在了他的耳邊。

    “咔咔....”的聲音在陳天羽的耳邊不斷的傳來,接着就是刺眼的燈光。下意識的用手擡起遮了下眼,卻在不經意間發現了倉庫中間設有一個靈堂。

    看其靈位上的名字和照片,不是趙凱又是誰。微微的皺了下眉頭,還沒等陳天羽明白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就被嘩啦啦的行走生給驚了回來。

    看着周圍不斷出現的人,他們統一黑色西裝、手裏都拿有一把很是鋒利的砍刀。就把陳天羽圍在了倉庫中間,離趙凱的靈堂還有十來米的位置。

    “祭奠開始!”又是先前的那個聲音,在看見陳天羽被密密麻麻的人包圍後就又在對面響了起來。

    “停,要我死我沒有意見。可否讓我死個明白?我還不想做糊塗鬼。”看着慢慢圍上來的黑衣人羣,陳天羽急忙對裏面喊道。

    “今天我們老大見你表現不錯,特別准許你問幾個問題。你有什麼就問吧!問完好上路。”還是剛纔的那個聲音。

    “好,那我先謝謝你們的老大了。我有三點不明,還請回答。”看着周圍停下的黑衣人羣,陳天羽對裏面二樓上的人說道。

    “第一問,我和趙凱近日無怨、遠日無仇;唯一的過節就是那天中午的小事。請問趙白福先生爲什麼要找上我?有何理由來找我?”陳天羽很是不明白爲什麼趙白福會找自己,本來他都不確定是趙白福,當看見了趙凱靈位的那瞬間,陳天羽就敢肯定隱藏在二樓背後的人就是大慈善家趙白福。

    “呵呵...不錯,很是聰明的一個人,我想給我兒子做書童是足夠了。”被陳天羽叫破身份,趙白福不再隱藏在二樓的房間內,而是批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嘴裏叼着一隻煙走到了欄杆邊,用手撐在欄杆上看着樓下的陳天羽說道。

    “至於爲什麼會找你,不是因爲那天的那點小事。如果凱兒的事和你有關,那就再好不過;若和你無關,那就只能感謝老天讓我選中了你去做我兒子的書童。誰叫我兒子字不識幾個,你有恰好出現在我的視線;一切都只能怪你命不好,怨不得別人。”趙白福就像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一點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奇怪。

    “明白了,那你旁邊的這位想必就是黑暗中的無冕之王黑三了。久仰大慈善家趙白福先生和義氣大哥黑三兩位大名,今晚終於有幸見到。”陳天羽看着二樓上臉不紅心不跳的趙白福,恭維的說出了他們的事蹟。

    “小夥子很會說話嘛!我現在都有點不想讓你去陪我兒子了。你不是有三問嗎?你繼續,問完好上路。”趙白福微微笑着看着樓下的陳天羽,很是欣賞的對他說道。

    “我的第二問,既然你們要找的是我,爲什麼要動我身邊的人?這樣做可不符合道義規矩?現在既然我來了,那是不是該把她還給我了?”陳天羽再次問道。

    “道義?規矩?要達目的,就要不折手段;誰還講什麼道義規矩?我告訴你,誰的拳頭大誰就是

    規矩、道義。”這次趙白福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的看着面色越來越不好看的陳天羽。

    “你認爲我們會放了她嗎?正好大哥的兒子還沒有媳婦,我看那丫頭不錯就給侄子做媳婦得了。即使不給我侄子做媳婦,但是她被我們兄弟們帶來了這麼一天了,還給你的時候難保還是完好如初的。我的兄弟們最是喜歡這樣的小姑娘,然後一個一個的上,你確定還要嗎?”黑三呲之以鼻的對陳天羽說道,看着臉上陰沉如水的陳天羽,心裏就莫名的開心。

    “你們這是在找死!”陳天羽用僅有他一人能聽見的聲音對自己說道。“好,我現在還問一個問題,也是最後一個問題。既然你們都知道我還只是一個學生,那爲什麼還要發黑暗通令命所有勢力的人都要有代表來參與?難道他們也和此事有關嗎?”說着陳天羽擡起頭,看着欄杆邊上的趙白福和黑三,用手把戴在頭上的帽子放回了背上。

    “嘿嘿...你很不錯,幾個問題都問在了重要處。爲什麼要發黑暗通令,這是殺雞給猴看,讓他們明白做錯事的後果是什麼。他們是見證者,也是執行者。我這人做事要嗎不做,要做就要穩穩當當的;雖然你是學生,但難保會有什麼其他的變故。我所召集的都是好手,一般情況下四五個人是別想近他們的身,加上我自己的人,今晚這裏的見證者和執行者共有二百六十八人。但是我們兩人除外,我們只是觀看者。”黑三說着,指了指自己和趙白福。

    “所以,哪怕你是從小學武的,你又能打幾個?”黑三還不忘的和陳天羽說道,沒想到黑三連這種無須有的傳言都要防備。看來這人真如他所說,要嘛不做,要嘛就穩穩當當的。

    “沒想到啊!”陳天羽嘆了口氣。

    “沒想到什麼?”自從陳天羽進來倉庫之後,黑三總覺得哪裏有點不對,但又說不出是哪裏。

    “沒想到堂堂黑暗大佬,居然是別人養的一條狗。就連官家都不會猜到你們兩個居然是這麼一層關係,平時見你們打打鬧鬧,原來都是在演戲。”陳天羽看着黑三,微笑着說道,好像就沒有發現自己早就身處險境。

    “哼,油嘴滑舌,待會就讓你去見閻王。”黑三憤怒的看着陳天羽,但想着他是一個將死之人,還是沒怎麼發作。

    “好了,快十一點了,送他上路吧!”趙白福看了下手上閃着光的手錶,對着黑三說道。然後就把大衣往身上拉了啦,轉身向後面的房間走去。

    “時間到了,送他上路。”黑三吩咐着周圍的人,只是在樓上欄杆邊上看着,沒有向趙白福那樣回到房間裏去。

    “是嗎?”看着周圍舉着刀圍上來的黑衣人,陳天羽的嘴角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看着陳天羽的笑容,黑三終於想明白了今晚那怪怪的感覺是怎麼回事了。那小子從進來到現在,根本就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出過害怕的樣子。

    嘿嘿、、、小羽在這裏說幾句話。看的朋友們可有誰會猜到王玲的結局是怎麼回事?有猜到的可以在書評裏留言哦。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
    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