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七十二章 域.炎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七十二章 域.炎界字體大小: A+
     

    “小子,你讓我的怒火越來越重,連你的魂都不再想留下。”無痕很是鬱悶,鬱悶到有種想自殺的衝動。想到自己堂堂一個再次進階化丹的鬼修,首站是一個練氣小鬼。本應早就結束的戰場,卻是拖到了現在還沒有拿下這個小鬼;而且自己還只是佔據上風,連絕對的優勢都沒有。想想這天下間的化丹存在有哪個受過這種特殊待遇,想着想着,無痕的怒火就無情的被點燃了。

    “那我是不是該感謝你了?”陳天羽跳出他們的戰圈,站在一旁好奇的打量着滿臉憤怒的無痕,很是奇怪他怎麼會這麼生氣。

    感謝我?無痕不想再多說一句話了,生怕自己還沒有解決他就被他氣到吐血。也不想再拖下去,準備用最快的方法了結這裏的事;預防那羣老不死的吃多了沒事做來找自己的麻煩。

    再度雙錘向着陳天羽舞去,只是這次大錘所帶起的勁風要比先前還要厲害,把手臂粗細的小樹都吹倒在地上。

    看着無痕再次用同樣的方法進攻,陳天羽很是無語的搖搖頭。你還用這招,好吧!我換可以不。陳天羽拿劍的右手向下自然下垂,握劍的手指輕輕的鬆開。那把造型古樸的火紅色長劍就這麼的消失在了空中。

    看見陳天羽的劍消失,無痕只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並未做過多的理會,依然向陳天羽進攻而來。可是,等他快臨近陳天羽的時候,他就看見陳天羽左手在前,右手在後。皆成半握之狀。好像手裏拿的是什麼長武器一般。

    不是好像,那小子手裏拿的本來就是長武器。是一柄火紅色的長槍,全身散發着火焰的長槍;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不真切那究竟是字還是原有的花紋。只是上面有着兩個稍大的古纂看得還算明瞭,好像是‘輪迴’又好像是‘宿命’。

    無痕很是鬱悶,怎麼現在的練氣小修都有着靈器以上級別的武器在身嗎?鬱悶歸鬱悶,但只要把這小鬼解決掉,他再多的靈器也不還是自己的。想到這,無痕有些想感謝這位多寶小哥的到來,微微的笑着就向他揮舞手裏的大錘。

    可能是用長槍不習慣,陳天羽沒多久就落在了下方,被無痕全面的壓制。可現在想要換回劍也不可能了,無痕是不會給自己這點時間的。不好!陳天羽心裏不由得大叫道。原來就在他分心的瞬間,無痕再次的抓住機會,向着陳天羽大開的胸門就是一個連環錘砸來。

    急忙用長槍橫在自己的胸前,就看見無痕的大錘砸在了槍柄上。厚重的力道只把陳天羽頂着不斷的後退,直至他的右腳頂在了一塊大石頭上,可他依然不敢放鬆;只看見他腳蹬石塊,雙手一上一下的拖着槍柄奮力的頂着無痕的大錘。槍柄就在陳天羽的面前慢慢的向着胸前彎曲,而無痕只是站在遠處嘿嘿笑着控制這柄大錘向陳天羽擠壓而來。

    再這麼下去自己遲早會被他壓成肉餅的,陳天羽很快就看清了這麼僵持下去的後果。於是就看見他順着無痕的用力方向微微的向後撤了一小點距離,然後藉助槍柄彎曲時所產生的彈力。終於是把無痕的大錘給彈飛了回去,順勢打斷了無痕的操控;就在陳天羽彈飛無痕大錘的瞬間,無痕也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三步才站穩。

    看見無痕的後腿,陳天羽可沒有搶先進攻;不是他不想,而是辦不到。現在的他胸裏就像是被充

    進了很多的東西那般,不僅是難受疼痛,還呼吸不暢。就只好把槍柄杵在地上,單膝跪地。左手捂着胸膛,右手握在槍柄上不至於讓自己倒在地上。‘哇’終於控制不住,張嘴吐了一大灘黑色的血液。

    “嘿嘿...小鬼,不好受吧!待會讓你嚐嚐火焰炙魂的味道。”無痕可不會有半點的同情心,見陳天羽重傷吐血跪地不起,很是開心的說道。

    趁你病要你命,這本就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則。更何況還是有矛盾且不可調和的兩人,這個生存法則的存在就體現得淋淋盡致。

    無痕可不會傻到再雙手提錘而上,雖然對面那個小鬼看起來再沒有任何半點的威脅;可本能的還是告訴自己不接近他爲妙。於是就站在陳天羽對面五米左右的位置處,對着他再次用了御器對敵的招式。

    看着對面閃着黑色光芒呼嘯而來的大錘,陳天羽艱難的擡起頭,眼裏露出了堅定的眼神。右手放開了抓住的槍柄,任由它慢慢的消散在空間。雙手艱難的聚攏於胸前,結出一個奇怪的手印。“域、炎界。”陳天羽艱難的說出這幾個字,好像是引動了他的傷勢,嘴角慢慢的流出了鮮血。

    “不可能?這是領域,是合一境的才能熟練運用的特有招式。只有極個別的修士在賦神或者是離體纔會出現,你一個小小的練氣者怎麼可能會領域?這不可能?”無痕在看見陳天羽的炎界之後,狀若瘋狂的咆哮着。完全忘記了他是要陳天羽的命,而不是在哪裏咆哮。

    “這一定是你的障眼法,你不可能會域。我不相信.....”無痕咆哮這提着雙錘就像陳天羽衝來。不記得他的御器纔是他最好的手段。

    衝動是魔鬼,看來這句話是有一定的道理的。陳天羽看着無痕不利用自己的優勢,而是提着雙錘瘋狂的向自己衝來,很是無語的在心裏感嘆道。

    右手再次向下錘下,先前消失的火紅色長劍再度迴歸到了他的手中,對着衝來的無痕提劍就迎了上去。現在的他不再像先前的那般處在下方,而是佔據着絕對的優勢。在自己的炎界裏,他就是王,獨一無二的王。高速的移動速度,敏銳的感知。無痕的攻擊對他再也形成不了絲毫的阻礙,讓他無時無刻都搶先一步。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低頭看着自己胸膛上對穿而過的火紅色的長劍,無痕很是不甘的喊道。就是不知道他說的不可能指的是什麼,是陳天羽的炎界不可能還是胸膛上的劍不可能。

    “兄弟,爲哥哥我報仇。哥哥我很是不甘心啊!不進化丹中期,別來。記住,化丹中期之後再來..來....”看着從腳上慢慢燃燒的火焰,無痕眼裏的瘋狂逐漸消失,轉爲清明,用自己身上的元氣奮力的喊到。

    “哥哥放心就是,最多一年。小弟就會來親手爲哥哥雪恨。”還不等陳天羽反應過來,就聽見一個聲音傳進了自己的耳朵。還以爲又有敵人的到來,急忙的加大了自身火元的輸出,以求快速解決無痕。

    看着慢慢化爲灰燼的無痕,陳天羽終於支撐不住。再次的單膝跪地,‘哇’的一聲再次吐出了一口黑血;本來就重傷的他,再次強行用現在不可能用出的領域,最後的結果是讓他傷上加傷。不過,總比身死的好。

    如果龍吟不出手幫他療傷的話,他要是能夠在一個月

    內恢復,那就可以去燒高香了。看着地上的灰燼,陳天羽就揮手撤掉了炎界。可就在撤掉炎界的瞬間,一顆閃着黑色光芒的圓珠從無痕的灰燼裏面飛了出來。眨眼就消失在了陳天羽的面前。

    “唉!可惜了。”龍吟看着黑色珠子消失的方向,搖搖頭的感嘆道。

    “什麼可惜了?”聽見龍吟的聲音,陳天羽艱難的擡起頭看着龍吟。

    “當然可惜了。沒想到你居然會放跑了那隻小鬼的元丹,要是你能留下那顆元丹,用火焰把裏面的殘魂和陰氣祛除掉;就可以送給你那兩個小女友中的一人,戴在身上,具有滋陰養顏的功效。錯過了這麼一個討好小女生的東西,你說可惜不可惜?”龍吟好像是在陳述着什麼不關他的事情那般可憐的看着陳天羽。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等等.....什麼元丹?怎麼會是那小鬼留下的?”陳天羽好像發現了點什麼不對的事情。

    “元丹,是化丹修士的特有標誌,是修者用自身的元氣凝練而成的。元丹裏面有着修士本身的魂魄,若是化丹修士鬥法,光是毀其身軀,也只是殺死對方一半,對方還可以用元丹奪舍重生。所以要告訴你的是那隻小鬼還沒有死。”龍吟在解釋完之後好心的提醒着陳天羽。

    “那你怎麼不早說?”

    “你又沒問。”

    “那你怎麼不告訴我對方是化丹鬼修?”

    “我怎麼知道你不知道?”

    “我要是知道我還會和他打,我早就跑了。”

    “你不說你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你不知道,你不說我當然是認爲你知道了。”

    “你....那你爲什麼不出手救我。”

    “你還沒有被逼到絕境的時候。”

    “那我現在離死還有多遠?”

    “你現在死了九成,離死還有一成。”

    “那要怎樣纔算是絕境?”

    “當你死了九成九的時候。”

    “那離死不遠了,所以現在是別想你幫我了。”

    “對。”

    不再去管龍吟是不是會幫自己療傷,陳天羽艱難的爬起來,來到了先前旁邊的大石頭邊上。一下子就坐在地上,不再去想無痕是真死還是假死,就歪頭斜靠在石頭上休息。

    陳天羽不知道的是,因爲今天他所缺乏常識讓他沒能徹底解決掉的無痕,爲他以後帶來了多麼大的麻煩。

    閉上眼休息還不到五分鐘,陳天羽就不得不睜開眼。因爲他聽見了王飛焦急的聲音。“羽哥,你在哪,快回話。羽哥.....”

    “別叫了,我在這。”陳天羽有氣無力的對還在山谷外面的王飛喊到。

    “羽哥,我終於找到你了。”聽見陳天羽的聲音,王飛快速的跑到陳天羽的邊上看着靠在石頭上的陳天羽。看着陳天羽嘴角的血液。“羽哥,怎麼了?你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在那裏等着嗎?”看着王飛那一臉慌亂的表情,陳天羽就問道。

    “對了,羽哥。這山裏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爆炸聲傳出?現在外面有好多的政府軍隊向山裏搜山而來。我怕羽哥不知道,就急忙來給你報信了。”王飛突然間想起了什麼事情,就急忙的對陳天羽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