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六十九章 哎呦,大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六十九章 哎呦,大叔字體大小: A+
     

    (鬱悶中的小羽求安慰....我好想哭,爲什麼10天了還沒有改狀態了?求夥伴們多給點點擊、推薦、收藏以安慰小羽那因脆弱而受傷的心靈吧!)

    “好吧!那無痕是什麼修爲?”聽了李生的故事,陳天羽也沒有說什麼。而是問起了正事,無痕的修爲。

    “在我們遇見他的時候,他的修爲和我們現在差不多。只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恢復,好像是也快進入化丹境。聽他原有的小鬼說,在他未受傷之前,他好像是化丹後期的存在。不知怎麼的遇見了一個牛鼻子道士死追着他不放,最後拼命才把那道人驚走;雖然保住了性命,但一身修爲下降的卻不是一點半點。”這次李生沒有說話,而是淑萍在思考了一會後說道。

    “算了,我知道了。”陳天羽有些不耐煩的再次把他們關進了鏡子裏。看着漆黑的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打算怎麼做?”看着陳天羽那副模樣,龍吟知道他現在很是鬱悶。對李生和淑萍的遭遇他很是同情,可就在今天,若不是他還有點自保的手段,他現在可不知道是那隻小鬼批着他的皮去逗他的大小女友了。所以他現在很是鬱悶、、、

    “算了,等過兩天傷好些再說吧!我先休息養傷了。”說着陳天羽就倒頭在牀上,拉過被子把頭蒙起來。

    兩天後的夜晚,半夜十一點左右;本來月明星稀的晚上突然間烏雲密佈,雷霆交加。好像是有什麼人做了什麼傷天害理之事被老天發現,它纔會如此的憤怒。以致於路上的行人急急忙忙的往自己家趕去,生怕被憤怒的老天拿來當着替罪之羊。

    “你真的考慮好了要如此做?”在學校後面的大山上。雷霆烏雲不停的在山峯周圍閃過。剎那間一道雷電劈在了山腰的一處平臺上,明亮的雷光正好照耀出了平臺上有着兩個人。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趁着夜晚來到此處的陳天羽和龍吟,他們這麼大晚上不休息,跑到這裏來幹嘛?

    “嗯,想好了。”聽見龍吟問自己是不是考慮好了的時候,陳天羽就爽快的點頭答應到。

    “你可要明白,若是以你現在的能力雖說可以強行送他們入輪迴,但你想過會有什麼後果沒有?”龍吟有些不明白陳天羽爲什麼會如此做。

    “不管什麼後果,不是還有你頂着嘛!”也不見的陳天羽臉紅,很是無賴的對龍吟說道。

    “好吧!這是你自己決定,有我在,你儘管放心的施爲吧!不用擔心這些雷電會落在你的身上。”

    “謝謝你,龍吟。”

    “少廢話,開始吧!”

    不再說話,陳天羽從口袋裏拿出了一面鏡子。只見他對着鏡子用手向外一引,兩個身影就這麼的滾了出來。

    擡頭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四周的雷霆密佈。李生知道,若是自己或是淑萍捱上那麼一下,一定會煙消雲散的。瑟瑟發抖的抱在一起坐在地上,擡頭看着一臉陰沉的陳天羽,還不知道他會怎麼折磨我們。李生不由得在心裏想到,一臉悽苦的笑容對着淑萍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快點吧!過了午夜就不好辦了。”龍吟提醒着陳天羽。

    雙手慢慢的匯聚於胸前,結着古怪而又熟悉的手勢。雙手不斷的變化,速度慢慢的慢了下來;就聽

    見他的口裏小聲的嘀咕道:“我以我王之名,開啓爾等輪迴的印記;以爾等宿命爲線,入以輪迴;再續今生之緣。輪迴.生死符記。”說着雙手點向了李生和淑萍的眉心。

    直到現在,李生和淑萍還不知道陳天羽做了如何的決定。只是在陳天羽的手點在他們眉心的時候,李生才發現他的意識漸漸模糊。在最後的時刻好像聽見有人在說:“沒想到你居然會強行送他們入輪迴,還爲他們彼此牽了線。只等長大之後再見。以前可從來沒有見過你還有這一面的。”

    自己兩人沒有死,好像還入了輪迴;還是那位公子送我們入的輪迴。那他又是誰?怎麼可以送我們進入輪迴?等等、、聽見他說‘我以我王之名’,王又是什麼?帶着疑問和遺憾,李生終於完全的迷濛下去,不在記得絲毫關於前世今生的任何事情。

    就在陳天羽的手點在了李生和淑萍額頭的時候,周圍天空上的雷霆就越是響亮了。憤怒的砸在龍吟撐起的一片光幕上,撞起片片的火花順着光幕緩緩流下。

    “好了,事情辦完,我們就走吧!如此不正常的雷電,怕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我們還是早早離開的好”。說完還不等陳天羽發應過來,就被龍吟抓住了肩膀,在眨眼間就不見了蹤跡。

    “嘿嘿、、有修者的味道。不知道大哥是怎麼搞的,在自己的地盤上有修者還不去享用,居然放任在哪裏。算了,還是留給大哥吧!”就在陳天羽他們走後不久,就又有一個聲音在他們離開的地方響了起來。只是沒有任何的身影被人看見,雷霆在陳天羽們離開後就慢慢的消散了,等到這個聲音響起的時候,只是還依稀的剩下點雷光閃過。

    他們真的不知道有人來到這裏嗎?即使是陳天羽不知道,難道龍吟會沒有發覺?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龍吟故意沒有說。

    “好了,我休息了。明天接着修煉。”陳天羽見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不見的奇怪。轉身回到自己的牀上就躺了下來。

    時間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在經過了四天的加急訓練之後;陳天羽不僅是瞭解了很多的常識,還在龍吟的指導下,對自身有了長足的認識。可以這麼說,若是現在的陳天羽再遇見李生和淑萍;就絕對不會給對方有任何的還手機會就會要對方煙消雲散,那會像那天那樣險象從生。

    事後陳天羽去看望了一下王飛他們幾人,發現他們除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其他的並沒有什麼大礙;只要多注意休息,就會慢慢的好起來的。

    看見陳天羽的到來,王飛和小猴很是鬱悶;爲什麼就他們兩個的頭上有着傷其他的人沒有。不知道是不是陳天羽有意惡搞,拉上小黑給王飛和小猴說道:“你們兩個不知道怎麼回事,非說是恩愛夫妻。偏偏要拜堂成親,誰都以爲你們是在鬧着玩,可你們就在那了相互間跪下就拜了起來。還拉都拉不住,所以你們的頭就成這樣了。”

    陳天羽可不會理會王飛那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而是向他約好,讓他今天帶自己去無空山。特意去會會無痕,看看他究竟是有什麼的不同。

    今天星期六,看着陽光明媚的太陽和樹邊飄落的紅葉;陳天羽很是無奈的感嘆道:“不知道這樣的太陽還能看見多久。”他今天沒有回家去,而是打電話給爸媽說明天學校

    有事,不回去了。

    在他的心裏不知道問候了多少遍無痕的老祖宗。難得今天冰美人劉嬌和小美女王玲兩人同時來約陳天羽去爬學校的後山,可是想到那天在王飛那裏無痕的話;高高燃起的興致瞬間就被撲滅了。

    狠心忍痛的拒絕了兩人後,陳天羽難得的下了趟管子吃了頓便飯。就到了這裏等着王飛的到來,“對不起,羽哥;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

    看見王飛身下的破摩托車,陳天羽微微的笑着。還好,挺聰明的,沒讓我白等。這樣就可以節約好多時間,若是能早點把事情解決的話,說不定還可以回來約兩位美女出來玩一會兒。

    “前面的陰氣比較重,應該快到了。”後面的那個人對走在前面的那人說道。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特意來此會無痕的陳天羽和龍吟。不知王飛那小子是害怕還是怎麼的,非要跟着陳天羽來到這山裏面。可最後還是被陳天羽轟了回去,藉口是要他回去看好摩托車,等他回來。

    已經進山半個多小時了,才快要臨近無痕的老巢。這還是陳天羽用了龍吟這幾天才教他的騰空術代步纔會在半個小時來到這裏,若是慢慢走的話,他們至少要兩個小時纔會到這裏來。

    “喂!龍吟,那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陣法?”陳天羽指着前面一些冥幻不定的光線和霧氣說道。

    “嗯,不錯,前面就是一座很簡單的五行陣法。今天我不會幫你,什麼都要靠你自己來解決,若是你面臨生死問題的時候,我只會把你帶離開這裏;不會再幫你擦屁股。”龍吟點着頭說道。

    “好吧,我自己來就自己來。”說着陳天羽就低下頭閉上眼睛;不一會,他就擡頭睜開眼看着前面的地方。

    “呵呵、、、我不知道你是特意給我留的們了還是有意給我留的,居然用火來做陣眼。”陳天羽眼裏閃着淡淡的火光說道。

    擡起右手,瞬間凝聚出一個火球對着前面扔去;本來空五一物的前方突然間就‘轟’的一聲爆炸。幸好這裏是深山老林,沒有人會在意;否則這麼大的響都怎麼會不引來其他人的圍觀了。

    “爲何會出現如此大的動靜?”無痕很是鬱悶,正在午休的他居然被突然的巨響給吵醒了。

    “報,大王。門外來了個半大的孩子用火把我們的護門大陣給毀掉了。”一個身影急忙的跑進來跪下。

    “半大孩子??”無痕有些疑惑的擡頭向洞外看去。“兀那小子,你欺人太甚。本王還不曾去找你,你自己到先找上門來了?”

    “哎喲大叔,別這麼大嗓門叫喚,我耳朵很好的。”陳天羽看着慢慢顯現的山洞,還未等他有下一步的動作。就聽見洞裏傳來一個憤怒且粗狂的咆哮。

    “哼,居然可以破掉我的陣法,憑你一個玩火的練氣小修還辦不到。叫隱藏着的人出來吧!”無痕可不會在乎陳天羽說什麼。

    “哎喲大叔,你都說我我是玩火的,你怎麼還用火來做陣眼啊?”好像又被輕視了,陳天羽一臉微笑的雙手抱胸看着突然間出現在洞門口的粗狂漢子說道。

    “哎喲大叔,別你那副疑神疑鬼的表情;別看了,就我一個人來。”陳天羽很是無語的對站在洞門口左看右看的無痕說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