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六十八章 李生的愛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六十八章 李生的愛情字體大小: A+
     

    (這章我學瑤哥說剎不住車,你們信嗎?反正我是不信,因爲這是....)

    “什麼是單一元素?你不是說每相差一階都不是數量可以抗衡的嗎?爲什麼你又說我在單一元素圓滿之後就可以抗衡化丹?你這不是自相矛盾?”陳天羽有些搞不懂龍吟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爲什麼可以?那是因爲那東西的存在,你所修行的那東西不是什麼功法能比擬的。”龍吟若有所思的擡頭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宇宙中有着十三種最基本也是最深奧的元素。五行基本,風雷衍生;陰陽常在,生死無常,時空至尊。五行不說你也知道,金、木、水、火、土;風雷,是由五行元素按照一定的比例融合而來。陰陽,孤陰不長,孤陽不生;時空,時間與空間。

    你以可以這麼認爲:你所修行的那東西你必須得先領悟了每一種種基本法則後你才能開始修煉,所以十三本源你可以把它看作練氣十三層。而你現在也只是練氣一層中期,以你今天的表現,最多可以和普通築基中期抗衡。當你十三本源皆盡圓滿之後,你纔可以築基。那時你將面對是這片天地對你的封殺。

    你能過,則你跨過掌控階段;直接進入無爲境。若不過....嘿嘿,後果你慢慢猜。進入築基之後,你就和普通修者無疑;進化丹、入養靈、賦神離體、合一歸真。宇宙封殺,過則超脫。不過....嘿嘿。好了,你的修行之路基本就是這樣。

    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之道,利己而不利人。嘿嘿....而你在得到了那東西之後,必是以人之道行天之事;所以你就要明白,什麼纔是你的道。”龍吟嘿嘿的陰笑着對陳天羽解釋,好似有什麼有趣的事情一般。

    “管他什麼人之道天之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全憑自己的喜好,這就是我的道。”陳天羽無所謂的說道,說着雙手一伸伸了個懶腰。“好像快要放學了,解開結界吧!”

    沒過多久,陳天羽終於迎來了釋放。起身準備回到自己的小屋好好的休息養傷,既然龍吟知道了自己的祕密;有着這麼一個免費的老師不用,那是不是太可惜了。這幾天就一邊養傷,一邊和他修行。等到週六去無空山會會無痕是不是真的‘無痕’;想到這,陳天羽終於看見自己的前面有個人擋住了自己的道路。

    等等,不是一個,是兩個。擡頭看了下前面的兩人,正是小美女王玲和冰美人劉嬌。兩人各自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對方,再同時回頭看了下陳天羽

    “算了,不打擾你的好事了;有她陪你,我就不去湊熱鬧了。”劉嬌笑着說着就轉身獨自走了。

    “你這什麼意思嘛?”陳天羽很是搞不懂她爲什麼這麼做。“走吧!玲兒,今天你還要去幫我了。呵呵、、”說着也不管前面的劉嬌是不是聽到了自己的話,就任由王玲挽着他的胳膊跟在了劉嬌的後面離去。

    有着王玲的伺候,陳天羽今天下午難得的爽快了一回。以前她每次到陳天羽的這裏來,都是陳天羽做飯給她吃的,今天難得的沒有讓陳天羽動手,讓陳天羽休息。

    有着美女的陪伴,時間總是過得那麼的輕快。等陳天羽有些不捨的時候,發現已經下了晚自習了;不由得想到,今天下午自己就這麼欣賞着小美女,完全忘了時間。無賴的笑笑,揮手和小美女道別;看着她走進女生宿舍。轉身回到了路邊的大樹下,等這姍姍來遲的冰美人。

    “把小女友送回去了?”劉嬌看着站在樹下的陳天羽說道,好像早就知道他會在哪裏等自己那般。

    “是啊?送完小女友該送大女友了。”陳天羽看着自己面前稍微矮自己一些的劉嬌說道。漂亮的臉蛋上兩個小小的酒窩,很是讓人憐愛。可陳天羽知道,她的這幅表情;也只會是在單獨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纔會有的。

    “還大女友?我怎麼發覺你現在很是無賴唉!怎麼以前沒用發覺了。好了,走吧!”也不見的她生氣,就這麼和陳天羽並排走去。

    “不是大女友,難道是小女友?”

    “和你說了多少次了,在我讀書的歲月裏是不會想這些事的。至於以後、、以後再說吧!”

    “你別這樣

    好不好?”

    “我們這樣難道不好?”

    “不好!”

    “不好就去找你的小女友陪你,別找我。”

    “你這麼說是不是承認你是大女友了?”

    “你想得美。還想通吃啊?”

    “怎麼想得不美,誰讓我遇上了你們。”

    “喲,還得寸進尺了不是?你是不是找打啊?”

    “哈哈、、打是情罵是愛,你敢的話就打吧!”

    “你有本事別跑、、、”

    聲音漸漸的遠去,只是留下了點點回音。自從上次陳天羽和冰美人劉嬌討論了大小之後,陳天羽發現了她有個習慣。她每天晚上都會比別人晚走那麼些時間。

    而時間很是巧合,正是陳天羽送王玲回到宿舍後在陳天羽走到那棵大白楊樹下站着的時候她就會準時的出現在陳天羽的視線裏。

    而當她走到陳天羽的面前,總是會微微的笑着和陳天羽說着同樣的話。自從那天晚上過後,儘管他們都知道彼此雙方的下一句話是什麼;但他們還是樂此不疲的說着。

    因此,陳天羽每天晚自習後又多了個任務,護送冰美人回去。每次當快到了她住的地方後,她就會恢復她那冰冷的表情。和陳天羽揮揮道別,不說一句話。

    回到自己住處的陳天羽終於有時間把那面古樸的鏡子拿了出來,看着裏面的李生和淑萍那惶惶不安相互依偎的表情,陳天羽不知道怎麼的心裏有些難受。

    “好了,我想知道一些事情。你們如實回答我吧!”陳天羽揮手引出了鏡子裏的淑萍和李生,盤膝坐在牀上對他們說道。

    “公子請問,小生必知無不言;還請公子看在小生極力配合的份上,請公子在想知道您所想知道的事後;請公子給我們一個痛快,勿讓我等多受折磨。”李生抱拳對着陳天羽跪下說道,看見李生下跪,女鬼淑萍也急忙跪下來。

    “好了,你們起來說話吧!我聽見她說她是無痕鬼王的王妃,可我現在怎麼發覺你們有點不正常?”陳天羽很是好奇的問道。

    “呵呵、、、我還以爲公子會問無痕的事情。沒想到公子居然對我們的事感興趣,好吧!既然公子您問到,那小生就如實告訴您吧!”李生聽見陳天羽的問話,無奈的笑着說道。

    這事還得從四百年前說起:當時我只是一介落魄書生,在當時的杭州城裏靠替人寫些家書賣些自己的字畫爲生。而她則是城裏有名的富商之女,不僅賢德淑人,還琴棋書畫皆盡精通。

    說來不怕公子笑話,用你們現在的話語來講那就是很狗血的情節。因爲一場飄着雨的廟會,我兩相互認識了;我去祈求考取功名,她去祈求父母安康。皆因下雨,淋溼了我裝字畫的書框;就急忙的在哪裏檢查是否淋溼了字畫,不曾想會被淑萍看見。

    她說我的字畫中透露着對命運的不甘,對我很是看好。只要我不放棄,就一定會高中。從那以後,她就會經常的以各種藉口出來看望我的字畫。時間一久,相互之間產生了好感,彼此欽慕。

    可惜好景不長,沒過多久就被她的父親發現了異常。於是她就被鎖在了家裏不能出來,就這樣;他父親找人來砸了我的攤子,要我有多遠滾多遠,別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還告訴我她的女兒已經和另一個富商的兒子有婚約在身,趁早死了那條心。若我真是爲她好,就寫了一封絕情信由他交由她的女兒。

    於是我照辦了,我沒權、沒錢、更無父母,我拿什麼和人家富商比。那曾想淑萍在看見了信之後,哭鬧着自盡了此餘生,無奈他的父親終於退步。

    說只要我考上當年的秀才,就不會再反對我和淑萍之事;若我考不上,淑萍就得聽他父親的安排。

    自以爲信心滿滿的我走進了考場,很是順利的發揮出了超常的水,那秀才也是囊中之物。呵呵.....

    人算不如天算,這就是有錢的好處。淑萍的父親和那個富商花了一筆不菲的錢財終於買通了考官,把我的答卷換給了那個富商不學無術的兒子,而他兒子的考卷就到了我的手裏。就這樣,我順利的落第,富商的兒子高中秀才。

    直至發榜之日,有考生不服富商兒子的秀才之位。無奈之下考

    官拿出了他的試卷也平息衆怒,那曾想我會看到那個結果,心灰意冷的自己以酒麻痹己身,每天抱怨這世界的不公。

    淑萍的父親給她說了自己落榜之事,還說我根本就沒有進考場,一點也沒有把她放在心裏。

    還說同樣爲她安排了一樁婚事,人家不僅有錢還有一身的好文采,還是這次的秀才。很是疑惑的淑萍就要求看對方的文章,誰又會想到那富商的兒子別的本事沒有;背書的功夫卻是一流,他居然把李生的文章全給背了下來。

    聽見淑萍的要求後,爲抱得美人歸,就洋洋灑灑的揮筆急書寫出了李生的文章。在看見了那文章之後,淑萍喜極而泣,瞬間就明白過來。不是李生把她忘記,也不是李生沒進考場;而是她的父親他們用手段奪取了他的一切。

    明白過來之後的淑萍連聲叫好,她的父親看見她的笑容,還以爲她是中意了,就沒有去思考其他的問題。

    看見父親的笑容,淑萍也沒有去刻意迴避。而是說道“既然公子有如此文采,若是小女子再不答應,那就是小女子的不是了。只是女兒有個不請之請還望父親應允。”

    “好的,只要你滿意了就好。說吧,是什麼請求?只要不過分我都應允了。”

    “女兒當初就對菩薩許願讓我尋得如意郎君,如今事也成,女兒想去廟裏還願。”

    “好,有始有終;不愧是我女兒,我同意了。你去吧,早些回來就是。”

    於是淑萍終於出來去了廟會,在廟會裏以方便爲由擺脫了家丁的監視。來到了和李生兩人私會之地,看見李生醉如爛泥。不由得痛心的抱着李生哭泣。

    聽見有人哭泣,李生睜開迷迷糊糊的雙眼;看見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兒不嫌自己髒報着自己在哭,自己的就就清醒了大半。

    “萍兒,是你嗎?我不是在做夢吧?”

    “不是,生哥。真的是萍兒,是萍兒害苦了你。快,生哥,我們快走;要是等他們發現我們就走不了了。”

    看着自己心愛的人兒,李生什麼也不顧。迅速的爬起身來牽着淑萍就跑,只往偏僻小路走,從不敢靠近大路。就這樣,當晚他們就跑了很晚,最後在一座廢棄的山神廟裏過夜。

    “萍兒,看來我們真的和廟很是結緣。相識在廟裏,連私奔也在廟裏過夜。萍兒,我有個非分的想法,不知萍兒會不會同意。”李生很是期盼的說

    “不知生哥有什麼想法,現在我都是你的人了,還有什麼非分不非分之說。”淑萍臉色紅紅的低聲說道。

    “萍兒,我們和廟如此的有緣。我們不如就以天爲父以地爲母,以這山神爲證;從此結爲連理,做對亡命鴛鴦,你說可好?”

    “全聽生哥安排!”

    就這樣,他們不僅有了夫妻之名,還在當晚有了夫妻之實。可惜,連亡命鴛鴦也不給他們做,就在他們私奔第三天,還是被找道。可能是老天應了李生的話吧!他們真的做了一對亡命的鴛鴦;雙雙跳崖自盡。

    本以爲就此了結的兩人,還以爲是因爲自己心裏的不甘心而不能投胎轉世。從此亡命天涯,到處飄蕩。

    直至百年前來到了無空山,遇見了無痕鬼王。他們這才明白了那是因爲什麼自己心中的那點怒氣而不能投胎轉世,而是因爲淑萍是純陰女子;而自得到了她的純陰元氣,導致了兩人身上的陰氣過重纔沒有能夠去轉生。

    而無痕因和人鬥法而傷了幾身,在發現了萍兒自後就強行的把她強佔爲己有;純陰女鬼可是鬼修最好的爐鼎,特別是純陰女鬼的純陰元氣。本來他是想把自己殺了了事,可是想到自己身上有萍兒的純陰元氣,於是他就想到了把自己培養到一定的程度後吸收掉自己,好爲他進階做準備。

    而萍兒就成了他恢復傷勢的工具,可惜萍兒純陰也泄,對他作用不是太大,但也勝過比沒有強。所以萍兒從此成爲了他無痕的王妃,而我則成了他的巡山隊長。

    就這樣,我忍辱熬過了百年;直至前不僅你的那幾個朋友進山。爲了傷勢快些好的無痕想到了一個主意,於是就要我們附身於他們的身上,磨滅掉他們的魂魄。好爲他的下一步做準備,至於後來的事,你都知道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