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五十九章 修者的味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五十九章 修者的味道字體大小: A+
     

    (求點擊、推薦、收藏,小羽3天不能說話,還請夥伴們原諒、、)

    陳天羽沒有在乎他說的話,只是打量着搬來一張凳子坐在那院子中間、翹着二郎腿用手靠着扶手撐着下巴一臉陰笑的王飛,還有去採藥的那十人分列兩旁站在他的兩旁。

    “我也不知道你故意讓他去找我來是真的有恃無恐了還是故作鎮定。”陳天羽看着院子裏的一切,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不管如何你還不是來了?”王飛也不解釋什麼。

    “我來與不來不重要,至少你還在。”陳天羽答非所問的和那個王飛說着話。

    “洛洛、、、看來你的膽量到是挺足的嘛!就是不知道你的能耐是不是也像你的膽量那樣?”王飛也不回答陳天羽的問題,就是看着還站在門口,雙手依然插在褲兜裏的陳天羽。“我的武者大人,你的後臺我幫你找來了?你不給他交待下遺言嗎?”說完就不管不顧的閉上了眼睛。

    一會後,王飛再次睜開了眼睛,這次他的眼神不再是欣喜,而是深深的無奈與懊悔。“羽哥,你不應該來的。都是我害了你啊?快,趁現在他放我出來,我暫且控制住身體,你快走。她們在沒有相應的身份是不可以在這裏多待的,不可以去找你的。”說完他的眼睛裏就出現了掙扎,時而睜開,時而閉上。

    “好了,我說你現在還說這些有毛用啊?再說你不看看她們的陣勢,還會讓我離開嗎?”說完陳天羽還用手很是無奈的撓了撓腦袋,好像很是心煩。

    王飛的眼睛終於再次閉上,這次用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然後睜開,再次回覆到了看見陳天羽剛到時的欣喜。

    “咯咯、、、沒想到他還蠻情深義重的嘛!被你打了一頓,不僅沒有記仇,到現在都自身難保了還想着處處維護你。”

    “你以爲像你們那樣,你現在可以問問你旁邊的那幾位。若是你在我的位置,他們是不是會像他那樣做?”陳天羽一臉鄙夷的看着坐在那位置上的王飛。

    似是想要驗證陳天羽說的是不是真的,做在那裏的王飛轉頭看了下分列兩旁的那幾個人;只是看見他們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看着陳天羽,對於自己的眼神是毫不在意;不用說,陳天羽是說對了。

    “難得和你耍嘴皮子,你們上去,試試他究竟有幾斤幾兩。”做在位置上的王飛顯然是有了怒氣,但這怒氣究竟是陳天羽給氣的了還是他兩旁的人給氣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他現在就是很憤怒。

    聽見坐在凳子上的王飛如此吩咐到,雖然很不願意,但是站在兩旁的人還是相互的看了幾眼,然後集體擡眼,盯上了在慢慢向院子裏走來的陳天羽。就在陳天羽走進門的瞬間,陳天羽頭也不回的就對小黑說道:“小黑,關門。”

    看着對面嚴陣以待的十個人,慢慢的在以某種形勢將自己包圍在了他們的中間。雖然他們還沒有正真的開始行動。

    但陳天羽知道,只要自己稍有動作,他們的進攻就會凌烈瘋狂。而這瘋狂不同於和王飛他們鬥毆打架玩那樣,這種瘋狂: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瘋狂。

    “既然你們要動手,能否告訴我你們是誰?”陳天羽收起了臉上的笑容,轉而一臉嚴肅的看着王飛。他還是就像自己剛進門那瞬間就看見的那表情,而剛剛憤怒的表情顯然不見了。

    “無空山無痕洞無痕鬼王座下王妃淑平見過公子。”聽見陳天羽問對方是何出生,王飛站從凳子上站起身來用以前女子行禮的方式向陳天羽行禮。

    無空山,位於現在陳天羽所在這座縣城西南方大約三十公里處。,空山所在邊緣十里之內毫無人息。因少有人的光顧,山中多產野生藥材,且質量上乘。

    有時,運氣好者在裏面多可以發現或是採摘到極品之物,如:千年山參、首烏等雖然不可能遇見,但百年左右的藥材還是時常有人尋到。因此,那裏是多數採藥者嚮往之地。

    雖然每年有采藥客和其他的誤入者在其中了無音訊,每年大約有十人左右在其中失蹤;多則十幾人,少則幾人。

    但還是抵擋不住極品藥材所帶來高額利潤的誘惑,若是沒有真憑實據,就以其人煙稀少這一點,都會讓不少人打退堂鼓;但就是因爲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陌生的採藥客在裏面帶出罕見的極品藥材而獲得鉅額利潤。

    如此高的誘惑,誰不會心動。但因每年在其中失蹤的人數不少,雖然每當有人失蹤,政府都會派出大量的人手加以尋找;但每次找到的人都是呈現出一種被飢餓而死的奇怪現象。

    但奇怪的是,人是飢餓而死,而他的揹包裏卻是裝有食物,卻不見得他食用。奇怪的事件、奇怪的現象。在無人可解答的時候,政府就嚴禁獨自或是三兩人進山;還在進山道路上設立了關卡,凡是進山者都必須要憑自己的身份信息在他們那裏領取一個定位裝置,好隨時瞭解他們的動向。

    爲什麼小猴他們十人沒有領取裝置,難道他們不知道這信息?當然不是不知道,而是因爲他們沒有身份信息,無法從那裏領到任何裝置。所以,王飛纔會給他們指點了一條另外的進山路。

    “無空山?”陳天羽若有所思的看了對方一眼。緩緩的說道:“既然你來自無空山,想來每年在那裏失蹤的人和你們有關了?”

    “咯咯、、、公子慧眼;敢問公子如何稱呼?也好讓奴家在回去後可以和姊妹們嘮叨嘮叨。”王妃淑萍見陳天羽一語中的,笑吟吟的問起了陳天羽的來歷。

    “我沒什麼出身與來歷,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不理江湖恩怨,不問官家是非;不要名垂千古,不求功名利祿。爲吾所願,逍遙常在。”陳天羽好像在表達着什麼,但現在有用嗎?

    “既然如此,那公子何必要來趟這場渾水?”淑萍好像是聽出了什麼。

    “即友也不在?何來逍遙?好像是你們來找我的吧?怎麼會是我來趟渾水了?”陳天羽無可厚非的說道。

    “咯咯、、、不管如何,公子你也然在此局中。”淑萍毫不在意陳天羽的話。

    “嗯,是這麼回事。”陳天羽點頭答到。

    “既然也入局,怎會有逍遙之說?”淑萍還是很平和的說道。

    “嗯,確實是如此。不過,你們就不怕把我拉入此局會破壞掉你們的精心佈置?”陳天羽很是好奇的問道。

    “咯咯、、、要是憑你一人就像破壞掉我們精心準備的佈局。那豈不是說我們真的不如你們?嘿嘿、、、現在你就乖乖的準備受死,把身體交出來吧!放心,我們會好好疼愛你的身體的。拿下他,抹掉他的存在。”看見身旁的十人也在不知不覺間站在了特定的方位,於是就結束了和陳天羽的對話,聲音從先前的柔美平和瞬間轉爲凌厲。

    聽見王飛或者說是淑萍還更切實際,聽見淑萍的話,已經包圍了陳天羽的十人就開始了他們凌厲的進攻。

    配合得連綿不絕的連擊,讓陳天羽沒有絲毫還手的餘地,只是一味的躲着他們不斷的進攻。陳天羽看似很危險,但是每次都堪堪躲過了他們的招式。旋轉、側腰、閃身、後退、進位、、、

    陳天羽就這樣在他們中間不斷的穿梭,看是很狼狽,實則是他故意爲之;他想以此來看下自己的實力是否是又有了長進。

    “你們沒有吃飯嗎?全都認真點,再拿不下他一個凡人,你們知道那位發怒的後果。”淑萍看見陳天羽好不容易的跳出了他們的包圍,雖然很是狼狽,但去是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很是不滿意的對圍攻陳天羽的那幾個人吼到,好像還搬出了什麼大人物似的。陳天羽只看見圍攻自己的小猴他們在聽見‘那位’後,臉色瞬間都變綠了。好像那人是什麼很可怕的存在。

    “兄弟們,別玩了。拿出真本事來,否則那位的怒火我們誰也承擔不起。”小猴心有餘悸的對其他的幾個同伴說道。

    “呵呵、、你們不玩了?那我也不玩了。”陳天羽聽見他們說不玩了,他也在用僅他自己一個人能聽見的話語說道:“龍語.魔化。”雙手去在不經意間擺出了幾個怪異的樣式。

    轉而主動的衝向小猴他們十人的所在,這次陳天羽不再一味的閃躲,而是有選擇性的閃躲;並且在適當的時機給予他們重拳相迎。

    陳天羽迅速的歪頭,讓過一個從前面直衝過來的拳頭;左手以極快的速度向上對方的手臂一挽,抓住對方的衣領,向後就這麼一扔,正砸在了身後飛來在準備踢陳天羽的人身上,兩人就這麼飛了出去。

    “呵呵、、、六個,還有四個。”陳天羽看也不看身後被自己摔飛的兩人,就對着還站在自己前面的兩人說道;說着還扭頭看了眼左右兩邊嚴陣以待的兩人。

    陳天羽真的有那麼大的力氣?當然沒有,雖然他的力量是長了不少,但還做不到可以隨隨便便就把一個人扔出去,不僅扔出去,還可以砸飛另外一人?這力量需要多大?他是沒有那個力量,但若是他加了一些其他特別的東西了?

    “咯咯、、、居然有修者的味道,好香、好純;不知道比武者要強多少倍。你們幾個再不拿出真本事來,就等着陰溝裏翻船吧!若是讓那位知道因你們的大意而放跑了修真,那後果、、、咯咯、、你們自己去猜吧!”突然間淑萍睜大眼睛瞪着陳天羽很是興奮的喊道。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