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十六章 有“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終極都市獵人 - 第三十六章 有“豬”??字體大小: A+
     

    (收藏掉了,小羽想哭;在看的朋友,看完後有沒有回到你們的從前??)

    時間,有時候過得真的很快,有時候卻是很慢很慢;有人說光陰似箭,也有人說度日如年。對於現在的陳天羽來說,他真的體會到了這種似快似慢的感覺。

    走在上學的路上,腦袋還是在那麼的迷濛,好似還未清醒那般。想着從昨天到今天所發生的這一系列戲劇性的變故,陳天羽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不知道是該爲自己身邊多了一個不明不白而又無所不能的隱形人高興了,還是該爲這個人的存在而擔憂。

    甩甩髮暈的腦袋,陳天羽勉強打起精神。自言自語的說道:“算了,管他昨天、今天、還是明天,我只要過好每一天;哪管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只要過好每一刻。我就是我,我只做我自己,就讓那暴風雨安安靜靜的在自己的面前走過吧!”

    “嗨,小羽,早啊!你一個人在嘀嘀咕咕的說些什麼了?”聽見有人在叫自己,陳天羽用手拍了拍自己還在有些發暈的腦袋嘲這個聲音的主人看了過去。

    有點像是洋娃娃的感覺,有些瘦瘦的身子,一件白色的短袖T恤,一條緊身的牛仔褲,腦後紮了一個小馬尾;前額秀髮偏分,流海都快把一隻眼睛都給遮住了。

    大大而又清明的眼睛,白淨的臉蛋上總是會出現那麼兩個小小的酒窩,嘟囔着一張小嘴,甜甜的聲音讓人好不憐愛。或許這些可能會人某些人浮想聯翩、、、

    “你那什麼眼神,在往哪裏看了;又不是沒見過女人,瞧你那表情。”不滿陳天羽看着自己的眼神,那個聲音雖然不滿,卻還是那麼的悅耳,不過這是在陳天羽聽起來。

    然後擡頭看了看天空,萬里無雲;清晨的陽光已經在辛勤的忙碌了。於是陳天羽就說道:“現在還早啊?玲兒,太陽都快曬屁股了,你來這幹嘛?”陳天羽不在乎他怎麼和自己說話,好像是不知道他來這裏是爲什麼那般,一臉微笑的問到。

    原來這是他的同班同學,很漂亮也挺可愛的一個女生;和陳天羽的關係很好。若是不知道他們關係的,都以爲她是陳天羽的小女友了。

    不過,這不是陳天羽喜歡

    的類型,雖然關係很好,但是陳天羽就沒有想過要和他有一點特殊關係的感覺。

    這讓陳天羽很是鬱悶,爲什麼和譚梅就想有一點什麼那種關係的存在,卻怎麼也沒有想要和眼前的這位漂亮小妹有關係了;難道自己對美女免疫,這種藉口恐怕連陳天羽自己都不會相信。

    是不是要等到她突然哪一天再告訴自己說她有男朋友了自己纔會想要和他有點什麼關係來把他留在自己的身邊了?陳天羽有點無恥的想着一些無恥的事。

    “明知故問,走,請我吃早餐。”這個叫玲兒的女人(不,是女生,雖然她自己稱呼自己爲女人,但我們還是要尊重她的)也不管陳天羽是不是會答應自己的要求。

    看見陳天羽左手拿着幾本今天早上的課本,右手插在面前褲子的口袋裏;就不由分說的上前用左手挽住了陳天羽的右臂,半拉着的就往早餐店裏走去。

    “唉,我可沒錢請你,再說你這樣拉着我會讓別人說閒話的。”陳天羽雖然嘴裏這麼說着,可去看不見他有什麼不情願的。

    也任由他就這麼挽着自己的手臂,更沒有見他想要把把手臂從她的那裏抽回來的感覺。

    “得了,剛回家來,現在就說沒錢;誰會信啊!大不了我請你,真是的,小起鬼。”叫玲兒的女孩不滿的對陳天羽說道,對於陳天羽說別人會說閒話的問題卻是置之不理。一邊找了兩個位置把陳天羽拉來坐下,生怕他跑了一樣。

    “得,我倒希望我是小氣鬼。你說的,你請我。”陳天羽可不管她生不生氣,就這麼的說道。

    “嗯吶!知道了,來坐這裏。老闆,來兩碗粉,我請客,他開錢。”說着還舉起右手食指,指了指自己左手依然挽着的陳天羽。

    聽到她說的這話,陳天羽白眼一翻,有一種想要暈倒的衝動。用也經騰了出來的左手在她那漂亮的額頭上彈了一下說道:“早知道你沒安好心,真想K你一頓。”

    被陳天羽彈了下額頭,也不見他生氣,反而還哼起了小曲,表示自己的勝利。但當聽見陳天羽說想K她一頓的時候,她就這麼的看着陳天羽,嘟着一個小嘴對陳天羽說道:“你要是有本事你就K啊,我就在這裏坐着,諒

    你也沒那個本事敢K我。”一臉壞笑的表情就這麼的看着陳天羽,也不見得她把挽着的手臂鬆開。

    好誘人的語言,好誘人的表情,還有好誘人的小嘴。陳天羽當真的想就這麼吻上去,嚐嚐她這嘟囔着的小嘴是不是有別樣的風味。

    可是,說真的,陳天羽他不敢,他真的不敢,哪怕是她這麼說的情況下他也還是不敢。至於原因嘛!嘿嘿、、你們懂的、、

    “想打啊,來啊!給你打就是。”玲兒看見陳天羽舉起左手向自己比了一下,就對他說道,說着還把臉往陳天羽的面前揚了揚。

    舉起手想打,但看見她那眼神又捨不得打;然後舉起又放下,放下又舉起。這反反覆覆的怎麼反倒是覺得自己像是個娘們了,但是又不可能真的打她吧!打又不是,不打又不是,於是、、

    陳天羽還是沒捨得打她,只是用左手摸在了她的右臉蛋上摸了摸,用溫柔的言語說道:“玲兒,乖嘛!別這麼調皮好不好?”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就在他的小鼻子上稍用力的颳了那麼一下。

    “嗷!你怎麼刮人家的鼻子嘛!”說着還用右手輕輕的揉着自己的鼻子嘟囔着小嘴對陳天羽說道。

    裝着沒有聽見她的抱怨,而是歪着頭向另外一邊看了看,然後再看向始終是沒有鬆開挽着自己右手的玲兒說道:“我剛纔怎麼好像聽見了豬在叫啊?”

    “你纔是豬了,哼!”聽見陳天羽還裝模作樣的說自己是豬,叫玲兒的女孩纔不幹了。於是就對陳天羽說道。

    “這家店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豬在哼了。”陳天羽得了便宜還賣乖,裝個不懂的玲兒說的話,還裝着思考這個不可思議的問題。

    “玲兒,你說這店裏怎麼會有豬了?”陳天羽一臉無辜的問到那叫玲兒的女孩。

    “老闆,這桌再加一碗粉,他開錢。”不和諧的聲音總是在和諧的時候打破美好的環境。

    “好嘞!”見有生意上門,老闆很是高興的答到;至於錢嘛!他可不在乎是誰結賬。

    陳天羽擡頭往這個牛叉的聲音看去,正看到一個手指正指向自己,再順着手指看過去,陳天羽兩眼再次一翻,真的很想有種想要暈倒的衝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