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戰狼傳說 » 第三十五章 嶄露頭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戰狼傳說 - 第三十五章 嶄露頭角字體大小: A+
     

    清晨,看來又是一個極佳的天氣,狼戰的心情也格外好。目的地海城也沒有多少路了,那是他的領地,這個領主還從沒去過,自己都覺得好笑。

    海城,是一個富饒而複雜的領地。它的富饒因爲那裏的魔獸森林中有戰獸。魔獸。魔晶。豐富的礦產,還有不少地下產業以及便利的海陸交通。它的複雜不僅因爲它的富饒是各國必爭之地,而且還是因爲他的地理位置:它和太格威帝國。魔獸森林相鄰,周邊還有一些小公國,東邊是一望無際的大海,這就經常有海盜光臨。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就導致了那裏的經濟畸型地繁榮,讓以前每一任領主控制不了而放棄了。沃爾夫帝國由於帝都離得太遠也沒有辦法,就只讓邊防軍隊象徵性地代管一下,這樣海城就更亂了。

    狼戰舒了舒筋骨,看到比鳳興高采烈地跑了過來,狼戰張開雙臂作了一個擁抱的姿勢,比鳳緊急剎車。

    “你真的要死啊!一大清早不怕別人看到?”比鳳嬌聲嚇斥道。

    “哈!哈!你也有害羞的時候?我還以爲你膽子大得天不怕地不怕呢?”狼戰故意地調笑她,不知是快到魔獸森林的緣故,還是有美女相伴的緣故,心情的確好到了家。

    走到一片無盡的草原,狼戰感覺到了殺氣。正準備感應殺氣的方向,前方的深草中突然鑽出千餘人,一看他們整齊的陣型,就知不是一片散沙的強盜可比的,更象一支小型的軍隊。如果太格威?;道斯在這裏,一定會認出領頭的蒙面人就是在那次歸途中截殺他的蒙面人。

    “給你們一息的時間,識相的把貨留下走人,否則一切免談,就地格殺。”領頭的蒙面人冷冷地喊道。

    回答他的是傭兵和衛隊們的武器和忠於職守的戰意。

    老者艾田走到天火傭兵團團長比西面前叮囑道:“比西先生,那個領頭的蒙面人應該是”天榜“中的人物,你不是對手,幫我保護好小姐,他由我來對付。”比西吃了一驚,在這次任務中居然見到了兩名“天榜”高手。

    在老者艾田叮囑比西的同時,狼戰也找到了海特幾人在一邊悄悄地作了交侍。

    “海特!等會兒你殺敵的同時給我注意比鳳的安全,你們也要小心,不然受了傷就不太好辦,因爲你們的身份太敏感。我的安全不用管,我會注意的。”

    海特幾人很感動,這個主人不但和氣,而且還關心他們的安危,這是別的奴隸主不會有的。

    片刻,撕殺聲在草原上響起,敵人千餘人象包餃子一樣衝向車隊四百多人。刀劍相擊聲,刀劍刺入肉*體聲,絢麗的魔法和鬥氣交集聲,好不熱鬧,好不慘烈!狼戰卻在一邊悠哉遊哉,無所事事,表面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其實他一直在注意比鳳那邊的戰況。但被魔馬車旁的西爾曼 樂丹看在眼中,充滿了對他的鄙視。心裏在想:爺爺介紹的不僅是一個標準的廢物,還是一個讓人不恥的軟蛋。徹底打破了剛剛在她心中建立起來的一點點良好形象。這些都是注意戰局的狼戰想不到之事。

    由於對方的人數過多,老者艾田又被蒙面的頭領牽制着,而比西這個高手知道自己保護的小姐有多麼重要,又不能離開,再加上看到女兒看上了這麼一個廢物。懦夫,連氣帶急,差點背過氣去。戰局現在有一邊倒的傾向。這時海特幾人跟在比鳳後面已經有顧左不顧右的跡象,比鳳也險象還生。

    這時,狼戰動了,靜如處子,動如脫免,就如狼入羊羣,刀光所過之處,敵人的腦袋象西瓜一樣滾落。片刻就緩解了海特們的危急,反倒站在一邊驚愕地看着主人殺入敵羣,由於狼戰殺人的速度太快,反而他們沒有事做了。狼戰殺順了手,覺得這是練習刀法的好時機,漸入佳境,在人羣中不見人影,只見一團刀光,象收割麥子一樣,一倒一大片。敵人如潮水般後退,狼戰殺着殺着就發現身邊沒有人了。這才發覺自己殺的人太多了,覺得有傷天和,不過想到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就釋然了。由於狼戰的加入,寒了敵人的心,車隊的鬥志高漲,戰局反過來一邊倒。蒙面頭領只有下令退兵,離車隊遠遠的。自己騎着戰獸獨自靠近狼戰。

    “你到底是誰?屬於他們哪個傭兵團?我們的情報中怎麼沒有你?”蒙面頭領眼中噴出火花。

    “我嘛?是一個剛註冊的獨立傭兵,由於是一個廢物,所以他們沒有接受我押運這批貨,我也沒有準備出手。”狼戰指了指比鳳和海特幾人,“你千不該萬不該要殺我的人,特別是我的女人,保護他們是我的責任。”

    “好!我們後會有期。”蒙面頭領調過戰獸的頭,對自己的屬下達了撤退的命令,“走!”瞬間消失在茫茫草原。

    比鳳正在幫父親清理戰場。海特幾人走過來,第一次對狼充滿敬意,其中還夾雜着感激。

    “少爺!你沒事吧?”“少爺!”“少爺!”……

    看到自己的兩個奴隸傭兵受了傷,身上的血還在往下流,卻只有站在一邊看着別的傭兵用魔法療傷。狼戰臉上的神情十分凝重,這可是他以後的資本啊,只好要他們先包紮一下。正在無技可施時,看到療傷中的魔法師中有西爾曼 樂丹,正在在給她的衛隊中受傷人員施展光明魔法。狼戰想了想,走了過去。

    “尊敬的小姐!打擾一下!”狼戰的口氣相當客氣。

    “哦!是狼戰先生啊!有事嗎?”西爾曼?;樂丹剛釋放了一次光明魔法。

    “你能幫我一個忙嗎?”狼戰作了一個請的手勢,把西爾曼?;樂丹請到了一邊,眼中滿是真誠,“能幫忙治療一下我的人嗎?他們不方便集體療傷。”

    “好!”西爾曼?;樂丹雖然疑問,但是看到他臉上的真誠,還是答應了。

    “不過。”狼戰下了決定,“你在治療中無論看到什麼,都有不要說出去,不然他們就不能在傭兵團呆下去了,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西爾曼樂丹疑惑地同狼戰來到海特這兒,把兩名受傷的奴隸傭兵帶到遠處進行了治療。看到他們在光明魔法中傷口迅速地癒合,狼戰的心也放了下來,並且感激地向西爾曼?;樂丹點了點頭。在治療過程中,西爾曼?;樂丹顯得很平靜。

    “狼戰先生!你還真是一個有趣的廢物,看來這次爺爺沒有讓我白來。”西爾曼 樂丹看到欲動的狼戰,馬上說道,“不用你送了,不過你記着欠我一個人情。”芳蹤消失在傭兵中。

    西爾曼?;樂丹這句話對狼戰來說無所謂,但聽在海特們的耳中就不是一般的感受,極少有主人爲自己的奴隸去欠別人人情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