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209章 惹我者必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209章 惹我者必殺字體大小: A+
     

    “煞月教!!!”

    卓鈞聞言,心神猛地一震……

    這三個字如同是三道晴天霹靂,狠狠地擊中卓鈞的心神,讓他震撼不已。

    煞月教,一百五十多年前,如日中天,無人可擋的邪教。自煞月教主,當初重黎第一人衛千絕身死於卓鈞先祖卓天手中之後,被十大門派所瓦解,早已被滾滾的歷史紅塵所掩蓋。

    關於卓天當初如何覆滅煞月教的經過,一字一句地被紀錄在族譜之中,作爲子孫膜拜的輝煌。煞月教的歷史誰都能夠不瞭解,但是身爲卓家的子孫,卻怎麼能夠不瞭解?

    此時,成爲歷史已久的煞月教這三個字,陡然間響起在卓鈞的耳畔,如何能夠讓他不受到震撼?

    “你剛纔說——煞月教?”在茶桌前的卓鈞身體突然消失,出現在斗笠男和姜福的面前,冷冷地問道。

    “滾開,好狗不擋路!”姜福脾氣急躁,正擔心着煞月教兇徒發現自己的行蹤,卻有人阻擋自己,伸手用力一掌就要把卓鈞拍開。

    斗笠男顯然那比姜福行走江湖經驗要豐富太多,他正準備出言喝止,讓他少生事端,不過,已經來不及……

    砰砰……

    跨啦!

    “滾!”好似平地驚雷的一聲怒喝在姜福的耳畔炸響,接着,姜福那壯碩的身軀,好像是紙糊的一般,被這炸響震得倒飛,砸爛了好幾張桌子之後,重重地摔在地上,雙耳溢出兩道血痕。

    “不知所謂!”對於這種小蝦米,卓鈞連動手的興趣都欠奉。

    之前就覺得這個人不分輕重,行事魯莽惡劣。只不過卓鈞懶得管,可是現在涉及到和煞月教的關係,他可就忍不住了。

    “前輩……”斗笠男看着發生的情況,心中驚駭欲絕,連忙跑到姜福的身邊,檢查過姜福並沒有死之後,這才鬆了口氣,臉色不安地看着卓鈞。

    在江湖中,實力達者爲尊。就算是年長稱呼年少者長輩也不算是稀奇。

    “哈哈哈哈!叫你囂張,惡人自有惡人磨啊!”此時,中年男子不合時宜的誇張笑聲響了起來。

    “嗯?”卓鈞轉頭冷冷地瞪了中年男子一眼。

    “嘎!”中年男子的笑聲嘎然而止,心跳加劇。

    “你也滾!”卓鈞的聲音顯得很平淡,可是落入中年男子的耳中,不吝於怒雷滾滾。嚇得屁滾尿流的他,連滾帶爬地逃了去。

    如果說姜福的怒罵只是讓他覺得難以忍受,那麼卓鈞送給他的三個字,就有着絕對的震懾力。他毫不懷疑,只要自己走慢一步,下場一定比姜福更慘。

    “他沒事!我只是讓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說,煞月教怎麼回事?爲什麼他們會追殺你們?”卓鈞坐在少數幾張沒有被砸壞椅子的其中一張,指了指身前的椅子,示意斗笠男坐下答話。

    “好強大,好可怕!”

    斗笠男心中忐忑不安。

    他從來沒有見過僅憑聲音就能夠讓一個皇階級別的武者身受重創的強者,那似乎是想象中才存在的!

    他更加擔心,這個男子到底和煞月教什麼關係。如果是煞月教一方的人,那麼他們兩人辛苦逃命數十天就白費了,這次死定了!

    “煞月教是如今重黎最大的教派。”斗笠男猶豫了一下,說了一箇中性的答案。

    “凶煞的煞,日月的月,煞月教,對嗎?”卓鈞逐漸平復下自己的心情。

    “是的!”在沒有確定對方身份之前,斗笠男認爲,難夠簡單回答,回答得兩邊都不得罪,是唯一的選擇。

    “果然是煞月教!一百五十多年了,煞月教什麼時候死灰復燃了?”卓鈞喃喃自語道。

    “嗯?死灰復燃?看來這可怕的傢伙好像不是煞月教一方的。”

    斗笠男眼前一亮,似乎在黑暗的夜裏發現了一絲光明。

    “什麼時候的事情?”卓鈞沉聲問道。

    “啊,什麼什麼時候的事情?”斗笠男正走神,被打斷之後,有些摸不着頭腦。

    “煞月教什麼時候出現的?”卓鈞重複道。

    “將近一年前。”斗笠男連忙答話。他毫不懷疑,只要回答慢了,看似一臉平靜的卓鈞,會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將近一年?不就是我剛離開重黎大陸的時候嗎?煞月教居然重現重黎!”

    卓鈞蹙着眉頭,“詳細點。”

    “前輩,大俠,大人,其實我瞭解的不多。除了知道煞月教重現江湖將近一年時間,主要打擊對象是十大門派之外,別的都不知道了。”斗笠男也不知道該稱呼卓鈞什麼比較好,所以都稱呼了一遍。

    “和十大門派爲敵?只有這些?”卓鈞看着斗笠男的眼睛。

    “是啊,前輩,大俠,大人!我不過是一個皇階初級的武者,哪裏能知道那些東西啊!”斗笠男不敢看卓鈞的眼睛,低着頭。倒不是因爲心虛,而是卓鈞的眼神太犀利了,在他的面前,自己彷彿是裸的。

    “煞月教徒爲什麼追殺你們?”卓鈞問道。

    “哎!其實說起來是我們倒黴啊。用煞月教的話說,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我們只不過和天雲派有那麼一絲絲的關係,居然就被追殺了數千裏啊!”斗笠男幽怨地道:“煞月教還沒辦法端掉十大門派的根基,似乎也不敢打上門去,從外圍下手。於是,我們這些有一點點關係的修煉者,就成爲了煞月教的追殺對象。”

    “這麼說,煞月教只是和十大門派爲敵?”卓鈞對於這些倒是可以理解,畢竟,當年是十大門派把煞月教餘黨剿滅的。

    或者說,煞月教除了最大的仇人卓家之外,就是十大門派。他們和十大門派爲敵也是無可厚非。

    “也不全是!只要是正派的代表,不管是正宗的也好,號稱也罷,只要拉的上關係,或者說和十大門派拉的上一點點關係的門派,也一樣是他們追殺的對象!”斗笠男恨恨地道。

    看來他確實是吃了煞月教不少苦頭。

    “煞月教在哪裏?”卓鈞問道。

    “前輩,大俠,大人,這我可不知道啊!煞月教地址據說整個重黎大陸也沒有人知道的!”斗笠男連連搖頭。

    “煞月教徒在哪裏?別說你連追殺你的煞月教徒都不知道在哪!”自從得到煞月教重現重黎的消息之後,卓鈞就沒有露出過笑容。

    他隱隱感覺到,煞月教和父母等人失蹤,家園被毀有直接的關係。也許,那就是煞月教做的!

    “這個……知道!”斗笠男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出來:“剛纔過去的一羣黑衣人,就是煞月教徒。據說,他們施展的就是天龍山中的絕學。太可怕了!”

    “什麼!”卓鈞心神再次被震撼了!

    “天龍山絕學,不就是我卓家家傳天罡地煞訣嗎?黑衣人!煞月教徒!原來,煞月教徒早就出現,而且還被我殺死過兩個!”

    兩個特別的線索匯聚都一起之後,卓鈞感覺到,煞月教的陰謀越來越清晰了……

    死灰復燃,休養生息,造成卓家毀滅,養精蓄銳之後,強勢重現江湖,接着清剿十大門派,實現當初衛千絕未能實現的一統重黎大陸的狼子野心!

    “父母和祖父的失蹤一定和他們有關係。毀我家園,煞月教,此仇不共戴天!”

    卓鈞恨得咬牙切齒。

    整個小茶館溫度驟降,似乎突然間從炎炎的夏日氣溫,變得零度以下的嚴寒,讓小茶館中的所有茶客和老闆都打了個寒顫。可是,卻不敢打噴嚏,強行忍住了。

    “剛纔過去的十七個皇階中級的修煉者,就是煞月教徒?”卓鈞的臉色冷得能讓水結冰。

    “是,就是那十七個!”斗笠男連忙應道。

    “好可怕的高人!完全沒有看到外面,居然就知道這麼詳細的情況。看樣子這高人顯然和煞月教不對路,要是讓他們……”

    斗笠男似乎發現了事情的轉機。

    “帶我去找他們!”卓鈞站起身,居高臨下地吩咐道。

    以卓鈞的身材,就算是在整個高人林立的撒爾瑪大陸,也算是少有的魁梧,更何況海拔明顯偏低的重黎大陸。莫說斗笠男躬着身,就算是筆直地挺立,也需要仰視他。

    “啊!這……”斗笠男嚇得差點跳起來,猶猶豫豫地,看着躺在地上還在昏迷的姜福,顯然是不敢去。

    “你有選擇嗎?”卓鈞冷冷地道。

    其實,這個小小的天齊鎮,他想要找十七個黑衣人,簡直是易如反掌。可是,他卻不想這樣做,他要讓斗笠男和姜福徹底站在煞月教的對立面。因爲這兩個傢伙,很有成爲叛徒的潛質。

    “剷除煞月教徒,是我正派中人的本分,就算前輩不說,區區也是理所當然應該帶路。不過,前輩,我的弟弟……”斗笠男突然一改表情,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讓人一時之間難以接受。

    “帶上他。”卓鈞絕口不提爲姜福治療的事兒。

    “前輩請!”斗笠男躬身擺手。

    不帶路估計就是被當成是煞月教同黨處理的下場,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等等,給店家點銀子賠償。”卓鈞剛走出小茶館,扭頭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小茶館,還有瑟縮在角落的店家,吩咐道。

    天齊鎮最大的酒樓中。

    “他們就是煞月教徒?”卓鈞剛跨入酒樓,就看見了狼狽的情況比小茶館更甚的環境。十七個黑衣人正在大快朵頤。

    “是,是的!”斗笠男揹着姜福,話語有些顫抖。

    “聖教雄風,萬載千秋。一統重黎,誰敢不從!混蛋,你是什麼人?”其中一個黑衣人發現酒樓中突然多了三個人,立刻站起來,囂張且語氣冰冷地問道。

    煞月教一方的人,從來不會稱煞月教爲煞月教,而是稱爲聖教。

    “承認就好。本來我有很多的問題想要問問,不過我現在改變主意了。你們這些廢物也不可能知道什麼,而且我打算先殺夠了再說,權當是收利息!”卓鈞笑了,笑得很燦爛,因爲他的復仇之路從現在起,就算開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