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208章 老子回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208章 老子回來了字體大小: A+
     

    一個時辰之後,重黎大陸禹王國,天齊鎮西北部,永恆黃昏之海畔。

    嘩啦……

    夜幕籠罩下,顯得詭異和寂靜的海畔,突然一道青色的身影從暗紅色的海水中沖天而起,待那道身形輕輕地落在地面上後,他渾身上下已經乾透了……

    黑色的夜,紅色的海水,讓這個人身上增添了一絲神祕和奇異的味道。他,就是加里,從撒爾瑪大陸安然返回的加里。

    或許,在重新踏上重黎大陸的這一刻開始,他不應該再叫做加里,而是……

    “出賣我卓家的人,焚燒我卓家莊園的渣滓們,討債的人回來了!欠我卓家的一切,我要你們百倍千倍償還!從今天開始,我不會在躲避一切,我就是卓鈞,我回來了!啊……”加里,哦不,應該是卓鈞。他仰天長嘯,似乎在發泄心中的怨氣。

    啊……

    長嘯良久之後,才逐漸平息下來。卓鈞臉上的表情古井不波,淡然地掃視着周圍的一切,或許說漠然更加貼切一些。

    “沒想到空間神陣在重黎大陸的一邊,竟然是我落入海中的地方……”

    當日身墮永恆黃昏之海前的畫面,一幕幕地閃過卓鈞的腦海,令他感慨良多。

    當初的他,以星階頂級的菜鳥級實力,奮戰七大門派弟子,最後在七大門派長老出手後,才被逼落永恆黃昏之海。

    如今,他回來了。他帶着帝階中級頂峯,帶着可媲美聖階高級的實力回來了。擁有了如此實力的他,決定高調出場!

    ………………

    清晨時分,天齊鎮上,來了許多不速之客,至少,那些酒店茶樓的店家,是這麼認爲的。因爲他們在這個邊陲小鎮做了幾十年生意,一共加起來估計也沒有遇見過那麼多吃霸王餐,而且還動輒打人致殘的。

    一色兒黑色,矇頭蒙腳,渾身上下只露出手指頭,這就是那些不速之客的打扮。如果卓鈞在這時回過頭來,一定會發現,這些人裝扮的模樣非常眼熟。

    不錯,他們就是在一年多前,在他還是星階實力的時候遇見過的黑衣冰雕!

    卓鈞剛從撒爾瑪大陸回來,哪裏有什麼重黎大陸使用的錢幣?使用撒爾瑪大陸的錢幣——金幣、紫晶幣?他可不希望驚世駭俗。

    所以,他待着的地方,是一個小茶館。那些黑衣冰雕顯然個個跟大爺一樣,哪裏會到這種小茶館休憩?他們只是經過了小茶館,徑直往前方一家大酒樓走去。

    卓鈞是背對着大門坐的,他後背可沒有長眼睛,對於一般的修煉者,他當然不關心。一羣皇階高級不到的庸手,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也許有人會問,他不是能夠用靈魂之力感受到對方的氣息嗎?當初那些黑衣冰雕所施展的可都是卓家絕學天罡訣和地煞訣,和毀滅他家園的仇人顯然是一起的,不過,要搞清楚,他現在可是在休息,喝水,誰沒事整天開着靈魂之力探查別人玩兒呢?

    至少卓鈞沒那種習慣。畢竟現在不是在逃亡,在重黎大陸,又有幾個人能夠讓他時刻防備呢?

    “過去沒有?”小茶館中,並不只是有卓鈞一個客人。小茶館中七八張小桌子,幾乎每張桌子上,都有一到兩個人。

    看樣子,這年頭窮人不少啊!

    “剛剛過去了!呼……”對話聲傳來的位置,是小茶館的裏面角落。其中一個頭戴斗笠,看不清楚模樣的男子顯然是鬆了一口氣。

    “呼……”之前問話的那個男子也跟着鬆了口氣,拍了拍胸脯,喝了口茶,似乎想要壓壓驚。

    “喂,兄弟,我說你們做什麼呢?不是在躲那些黑衣人吧?不就是一羣不怕熱的傻子嗎,有什麼好怕的!”一個農夫和鎮上居民結合打扮的中年男子撇撇嘴,朝角落那桌的兩個男子問道。

    這個人渾身上下沒有一絲能量波動,純粹是個普通人。

    卓鈞雖然只是帝階中級修爲,不過,在他面前,就算是天階強者,恐怕也無法掩飾到不流露出一絲一毫的氣息。

    “黑衣人?”

    卓鈞抿了口粗澀中帶着一絲甘冽的茶水。

    “呸,你懂什麼!”之前問話的那個男子頭上包着白色的布條,是個皇階級別的武者。他似乎過了一段相當壓抑的日子,對於普通人的話居然也放在心上,朝中年男子身旁的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嘿嘿,我是不懂啊,所以才問你啊!”中年男子一點都不介意的樣子,不知道是心胸廣闊還是純粹因爲是鄉下人,憨實淳樸。

    “大叔,如果我告訴你,那些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你怕不怕?”包頭武者咧着嘴,想要嚇唬中年男子一般。

    “我雖然是鄉下人,魔頭不魔頭還是分得清的。我們家二大爺可是見過魔頭。”中年人一副自豪的模樣。

    “哦,你二大爺見過?什麼樣?”包頭武者好奇道。

    “三頭六臂,頭上長角,眼如銅鈴,口若血盆,四肢足有大象腿那般,用腳跺一跺就能讓我們這小小的天齊鎮翻個個!”中年人激情地舞動着手腳,生怕別人想象不到魔頭的樣子。

    “啥?你二大爺說的?”斗笠男下巴差點沒掉地上。

    “那是。這原話就是我二大爺說的,一個字都不差。”中年人爲自己的記憶力感到自豪。

    “你二大爺是誰,做什麼的?”包頭男問道。

    “我二大爺是誰可不能隨便說。大人物哪能隨便就說呢!”中年人咕嚕一口把碗中的茶水都喝光了,用已經開始發黑的衣袖抹了一下嘴巴。

    “姜福,別廢話了。和一個普通人有什麼好說的。”斗笠男聽完中年男子的話,搖頭失笑,輕聲對包頭男道。

    “大哥,不問清楚心裏咯得慌,他奶奶的。”包頭男名叫姜福,擁有俗氣到極點名字的傢伙。

    一般的傳音入密,卓鈞都能截聽,他們的聲音雖然低,對卓鈞來說,卻是清楚到了極致。兩個人顯然是兩兄弟。

    “別賣關子,你二大爺到底是幹什麼的?”姜福一屁股做到中年男子的身旁,搭着他的肩膀問道。

    “說可以,但是你可不能說出去。”中年男子一臉神祕,低聲道。

    “保證不說。”姜福信誓旦旦。

    “那我可說了。”中年男子眼珠子轉了一圈。

    “快說吧!”姜福有些不耐煩了。

    “我二大爺可是修仙的道長!”中年人一臉嚴肅,說的好像是一件祕辛,是關於皇帝老兒性功能有多強的隱祕。

    “噗……”

    斗笠男聞言,忍不住一大口茶水噴到了姜福的胳膊上。

    “你二大爺現在在哪?”姜福似乎把那茶水當成了夏日清涼的雨水,連看都沒看一眼,自顧自繼續問道。

    “哎……我二大爺去年往生了。”中年人嘆了口氣。

    “多少歲?”姜福比較關心這個問題。

    “六十九。”中年人道。

    “我呸,他奶奶的,修仙的道長?六十九歲掛了?你他奶奶的涮爺爺我玩兒呢!”姜福推了中年男子一把,又坐回到原來桌上,一臉不爽的模樣。

    “姜福,我早跟你說了,和一個普通人有什麼好說的?我們和他們根本是兩個世界的人,他那二大爺根本就是行走江湖騙飯吃的道士。還有,現在是什麼時候,你說那麼大聲,不怕引來那些凶煞嗎?”斗笠男沉聲道。

    “我二大爺就是個修仙的道長。你們懂什麼!我二大爺作法的時候,隨手能夠召來烏雲降雨,一個符咒就能夠讓一座小山一樣的大房子倒塌!”那個“二大爺”似乎是中年男子心目中的偶像,哪裏容得別人詆譭?

    這時也就顧不上這都是些不能說的祕密了。

    “滾,趕緊滾蛋,滾犢子!”姜福脾氣很是暴躁,不耐煩地用手揮舞着。

    “這裏是天齊鎮,我家就是天齊鎮的,你讓我滾?我偏不,要滾也是你滾,你敢說我二大爺不是仙長,你去問問鎮上的人,誰不認識我的二大爺,誰不知道我二大爺的本事?”中年男子犟起來像是農田裏耕作的老牛。

    “我呸!你趕緊滾,你要不滾老子扔你出去,你信不信?”姜福一臉兇惡。

    “你扔一個試試,有種你就扔,不扔你是我孫子!”中年男子牛脾氣上來了,居然還站起身來,走到姜福身邊,指着姜福的鼻子道。

    看他的樣子憨憨的,發起脾氣來倒是一套一套的。

    “呵……”

    在一旁免費看戲的卓鈞看着三人不由好笑,暗暗搖頭。

    砰……

    “他奶奶的,就你這種泥糊的體格,來一百個也不夠給老子舔腳丫子,滾蛋!”姜福粗大的右手直接抓住中年男子的後領子,像是扔一塊雞骨頭一樣,輕描淡寫地就把百十斤重的中年男子扔出了十來米遠。完事兒還拍了拍手,似乎嫌髒。

    “姜福!”斗笠男一臉緊張,四下掃視後,低喝道:“叫你不要惹事,你偏偏給我惹事。現在什麼時候,你不知道嗎?難道你想被那些煞月教的兇徒發現?早知道不帶你出來了,快走!”

    說完拉起姜福的胳膊就往外拽,臨走前倒是沒往在桌上留下茶資。

    “煞月教!!!”

    卓鈞聞言,心神猛地一震……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