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132章 天生嬌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132章 天生嬌婦字體大小: A+
     

    猛烈,旖旎的經歷,讓加里彷彿置身雲中。他沒有絲毫的經驗,他只是憑藉着自己的本能在不斷地運動着,他只需要知道,這樣能夠讓他暢快,能夠讓他拜託熱力的侵襲。

    一次又一次,伴隨着低聲的嗚咽,身下的人兒已經放棄了抵抗。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去享受吧,某個哲學家曾經說過。

    狂風驟雨打嬌荷,十七年精華一夜傾。

    十七歲的桑德瑞雅黎彼得是利曼哲人盡皆知的帝都之花。在十八歲之前,已經引得無數貴族踏破了門檻,想要迎娶她爲自己的妻子,或者其他關係。

    她是奧特萊斯帝國財政大臣的女兒。誰都知道,能夠娶她進門的話,是人才兩得的事情。桑德瑞雅很煩惱,那些平民眼中高高在上的王孫貴胄她不但不喜歡,甚至非常厭惡。疼愛她的父親莫漢裏德黎彼得爲了她,甚至不惜得罪了許多朝中權貴。最後,實在無法推脫,只能以她還未滿十八歲爲由,婉拒了所有提親的人。

    十八歲那年,他再也沒有理由拒絕。其實,在莫漢裏德的心裏,還是願意和這些權貴聯姻的,因爲那樣他就能夠把自己的位置做得更穩了。只是,每每看到女兒蹙着眉頭的樣子,他很心疼,只能一次次把自己在帝國的位置陷入尷尬境地中。

    就在他最終無法頂住壓力,準備選擇一個桑德瑞雅相對滿意對象的時候,國王畢比路竟然橫叉一槓,居然要封桑德瑞雅爲自己的王妃。

    帝國的權貴也許不能讓莫漢裏德決定什麼,但是國王呢,他能反對嗎?所以,在桑德瑞雅自閉三天之後,帶着一雙紅腫的眼睛,嫁入了王宮。這也讓所有想要娶她的權貴之子,大失所望,卻是不敢抱怨。

    也就在這個時候,令人無法理解的意外發生了……

    國王畢比路新婚當日,他遠在西部與沙切里斯帝國征戰的大兒子思切爾德盧默戰死沙場,噩耗傳來,讓悲傷的他不得不把婚期延後一月。

    一月之後,桑德瑞雅已經認命了……

    誰曾想,就在第二次婚期的當日,他的二兒子吉彼特盧默竟然在前來賀喜的途中,被人當場刺殺,兇手不知所蹤!

    第一次,死了大兒子;第二次,死了二兒子。一次這樣是偶然,第二次就有其必然性存在了。

    畢比路盧默雖然是國王,但是同樣愛護自己的兒子。他把滿腔的怒意發泄在桑德瑞雅的身上。不過,她畢竟是帝國財政大臣莫漢裏德的女兒。莫漢裏德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可謂是忠心之至,所以,他就算是再傷心也不能因爲這虛幻的“剋夫命”而殺了桑德瑞雅。最後,他看着桑德瑞雅憂鬱的美麗容顏,還是保留了她王妃的地位,不過,卻是像重黎大陸皇宮中一般,打入了冷宮,直到現在已經整整半年多!

    這也就是這裏房屋簡陋,禁衛也不過是四個,而且只是劍師的原因了。一個被冷落的妃子,哪裏有什麼權利呢?

    桑德瑞雅感到自己的心在不斷地枯萎,凋零。她知道,自己的這一生就這樣了。說不定在某一天,國王畢比路兩腿一伸,她就是陪葬的妃子。

    十八歲的年紀,也算是豆蔻年華。在這個少女憧憬愛情的年華,她只能一個人生活在這裏,這個冷清的該死的鬼地方。

    開始的時候,她還會想象,哪一天能夠有人把她救出這死氣沉沉的王宮,慢慢地,她不再空想,因爲那隻會讓她更加失望,更加痛苦!

    對於女兒的遭遇,莫漢裏德只能看在眼裏,痛在心裏。桑德瑞雅被冷落的三個月後,他甚至不敢再去看自己的女兒,每次去的時候那種無奈和痛苦都會被無限放大。整個家族可謂不算小,他不能只爲了桑德瑞雅一個人和國王翻臉,那下場用腳趾頭都能夠想到。

    就在昨日,桑德瑞雅想到了用死來解脫。她寧願結束這段蒼白的人生。她不是沒有想過逃,可是,她手無縛雞之力,而且又沒有親信的人,就連門口看守的四名禁衛都是國王的人,她如何逃?退一萬步說,就算能夠逃跑,那麼她的父親呢?她的家人呢?她是個善良的姑娘,她絕不可能自私到爲了自己的幸福,把自己的父親和親人當成賭注!

    這是她在人生中的最後一天了,她精心地打扮自己。看着鏡子中那能夠讓百花失色的絕美容顏,她慘淡地流下了兩行清淚:“爲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我?爲什麼要把那些罪名強加在我頭上,爲什麼?”

    她歇斯底里地吶喊,沒有人理會!她甚至在想,就算是真的當王妃,面對自己不愛的人,應該也比這樣的生活,永無止境的寂寞和空虛要好吧。而現在,她是絕對孤獨的,因爲就連她最愛的父親,也不再來看望她了。

    直到她哭累了,眼淚已經不再流出。她默默地擦去妝飾,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然後再次打扮起來。

    乾乾淨淨地來,就要乾乾淨淨地走,不是嗎?

    晚餐,她一口都沒有吃。從煉金術士瓦利其那裏,她騙到了一種藥,一種能夠讓她沒有痛苦死亡的藥。

    夜晚,在看過美麗的星空和寂寞的花園之後,她把那瓶藥一口氣喝光,然後,她靜靜地躺在牀上。看着空無一物的天花板,她的心,她的腦袋中也開始漸漸地沉重起來……

    當她認爲自己馬上就要死亡的時候,這時……

    一個帶着沉重氣息的男子,一個粗魯野蠻的男子闖進了她的房間!那男子身上的氣息讓她感覺有些驚懼,有些慌張,不過,這些只是閃瞬即逝,都要死了,還怕什麼呢?很快,取而代之的是一絲莫名的緊張。

    這是除了她的父親外,第一個闖進她房間的男子!

    男子一句話也沒說,撲上來就亂ken亂mo,身上被他擠壓的過程中,些許的疼痛伴隨着莫名的感覺讓她開始時候不斷掙扎,可是,她很快就放棄了,都要死了,至少,這個男子身軀非常強壯,隱約看上去很英俊。

    在臨死之前,難道自己就不能任性一下嗎?十八年來的生活太平靜了,平淡得像是一張白紙,沒有任何的色彩。這一筆色彩下去,雖然並不是她期待的色彩,只是,總比走的時候帶着一張人生的空白試卷要好吧。

    放鬆的心情下,她雖然沒有配合那個男子,卻也讓她體會到了男女之間的。她想着,在這種情況下死去,管它死後自己會遭到如何議論,都他媽的見鬼去吧!

    她墮落了嗎?不,她只是對命運的一種無言的對抗,一個弱女子的無聲對抗。

    死?見鬼了,沒有發生!

    當桑德瑞雅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除了肚子很餓之外,還有一個強壯的男子爬在她身上。

    沒有死!這種反差讓她無法適應,正要驚呼,卻突然閉口了……

    她突然發現,這個年輕英俊的男子此時的樣子是那麼安靜,就像是一個在母親的懷裏睡着的孩童,不時還眨巴一下嘴巴,甚至還從口中流出口水,而他的嘴巴所在的位置,赫然是讓她羞怯不已的地方,高聳的山峯處!

    這時,他的眼皮動了動,桑德瑞雅被壓得無法動彈,她只能嚇得閉上眼睛,不敢再看。

    她的心情很古怪,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面對自己,該怎麼面對這個男子,她心裏竟然沒有憎恨,只是難以接受。

    畢竟,十八年最純潔的東西,居然讓一個從未見過的男人給奪走了,這個時候誰能夠接受呢?

    只是,被冷落的她卻沒有那種以死證清白的想法。

    加里終於化解了身體內的熱力。他只覺得神清氣爽,從來沒有那麼好過,渾身上下,似乎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快地雀躍。身體的傷勢早已癒合,不但如此,在至陽藥物的刺激下,他的能量甚至有突破皇階高級境界的趨勢!

    他突然覺得他很不好,他從來沒有面對過這種事情,因爲他是個chu男,如假包換。可是,作爲處男,他卻沒有一絲處男的覺悟,竟然還把人強bao了,不用看他就知道,對方也是個chu。

    他在桑德瑞雅看着他的時候,就醒過來了,不過,他卻不敢睜眼。可是,偏偏他爬的姿勢如此曖昧,頭在少女稚嫩的胸脯上,大腿還誇張地被少女夾着,還能清晰地感受到那桃源傳來的絲絲熱氣。

    兩個人都在裝睡……

    “奶奶的,豁出去了!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加里突然坐了起來,嚇得不明所以的桑德瑞雅往牀角躲去……

    他終於看到了被自己強bao的少女的臉,那是一張如此動人的容顏,就算和倚蓮尼相比也不遑多讓,只是,這一刻充滿着無助和憂傷,讓人看着心都會揪起來。

    “對,對不起。”蒼白無力的字眼,是他現在唯一能想到的。

    桑德瑞雅不敢看他,卻能夠感受到他是真誠地在道歉,她輕輕地搖搖頭,幽幽地道:“不用對我說道歉,也許……我天生就是個dang婦,我竟然一點都不恨你!”

    “啊……”加里呆呆地看着桑德瑞雅,想好的措辭在這一刻已經完全失去了意義。

    從那憂傷的眼睛,加里不知從哪裏涌起一股力量,推動着他做了一些鬼使神差的動作。他慢慢地靠近她,無限溫柔地把她擁在自己懷中,出奇的是,她竟然沒有反抗。

    “我想了解你。”加里聲音很低沉。

    桑德瑞雅無力地伏在加里的懷中,感受着這個用暴力躲去了她清白的男子的體溫,竟是感到一陣溫暖,竟是開始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