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119章 惡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超級異世霸主 - 第119章 惡罰字體大小: A+
     

    納迦從來沒有想過有今天。

    修羅煉獄,滿眼入目除了紅色還是紅色。前些天,當他在屠戮那些平民百姓的時候,他覺得那是激情的,令人興奮的紅色,那充滿的血腥味都是那麼提神。可是今天,這些紅色太赤眼,在陽光的照射下,那反射的紅色光澤入目卻如同是催命的符咒,血腥的味道讓他直欲作惡,就連他這種魔鬼都看不下去了。

    他終於知道,什麼叫做殺人者,人恆殺之!

    他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絕望,什麼叫做在力量面前的無助!

    也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只能面對死亡。

    這時,他看到了基諾,自己的親生弟弟,而且是同父同母的親生弟弟的眼神。那是一種他從來沒有見過的眼神,他看不懂,有嘲諷,有厭惡,有譏笑,有可憐同情,所有都是負面的。這個從小在自己的欺負下長大的弟弟,他看不懂了,他要抓狂,要發瘋了!

    當他把眼光的焦距調到自己身邊的時候,一切馬上就要結束了……

    護衛隊中的第一強者,高貴的魔法師,初級魔導師西比拉,他之前的支柱。現在,他的脖子赫然掌握在一隻無暇如玉的手掌中,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雙目失神地四下望去,眼光已經失去了焦距,全是模糊的紅色。遠處,還有三個人,兩男一女連靠近都不願意,其餘的,已經沒有可以站立的人了,死寂一片!

    “你覺得我該怎麼懲罰你?”加里立正着身軀,隨意地拎着西比拉。

    殺了千名護衛,那些都是然滿鮮血的劊子手,他一點都不覺得殘忍。可是殺了千餘人,他渾身上下居然乾乾淨淨!

    這是他刻意爲之,他纔不會讓那些骯髒的血液玷污他的衣服,好歹是一個金幣一套呢,能吃一頓大餐了!

    西比拉還沒有回答,加里接着道:“三千個無辜的性命,因爲你們的樂趣,死了!你認爲怎麼死才符合條件?”

    蔑視,冰冷的眼神,讓西比拉渾身如墮冰窟,血液運行的速度變緩了……

    “我要殺了你,我和你拼了……”納迦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就像是被捕獸夾夾住的野豬,在臨死之前居然想要殺死獵人。

    加里很不屑,他連看都沒看納迦一眼,左手指隔空劃過,頓時,一個雕像產生了,而且栩栩如生。

    隔空點穴!

    這彷彿是重黎大陸武技——點穴的教科書示範動作。好多年之後,重黎大陸最主流的隔空點穴方式,便是不屑地把臉擺在另一邊,手指隨意地劃出。而運用這招的年輕人無一例外不是愛出風頭的,但無可厚非的是,他們還真是憑藉這酷絕天下的動作,贏得了美女的青睞。

    “不,我,我沒,沒有……”西比拉艱難地從牙縫裏迸出字來,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不但是身體被制住,就連身上所有的魔法力波動都停止了,雖然他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但是他卻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至於寄希望於基諾,是個人就知道沒可能!隨便說三點,一是兩人根本不認識;二,兩人甚至還是敵對;三,就算上面兩點抹去,基諾能指揮加里嗎?當然不能!

    加里鬆了鬆手,這個時候,法官總是會給死刑犯一點辯駁的機會,至於採不採納,那就是法官的事情了。

    就當聽遺言了,這是加里的想法。瘋狂的殺戮千餘人之後,他需要稍許的平靜,畢竟,他不是專業的劊子手。在殺了那麼多人之後,內心還是會有些許不安,雖然說那些人都該死。但那也只是些許。

    “我沒有動手殺過一個人,我發誓!”西比拉急切地表明自己的立場是清白的。

    “哦,這麼說你無罪?誰給你證明?”加里冷笑着。

    “呃!”西比拉看着四周死寂沉沉,突然間,就像是個泄了氣的皮球,“沒有。”

    “不過,我可以發重誓,毒誓!”西比拉補充着,爲了苟全性命,他似乎只有這麼一招了,但絕對稱不上必殺。

    加里不爲所動,不過卻沒有再拎着他,他根本不擔心西比拉在他面前能玩什麼花樣。

    西比拉跪倒在地,單手高舉過頭,低沉地道:“我以大地之神子民的名義起誓,若是五天內我殺過一個人,那麼,請至高無上的大地之神降下最殘酷的大地懲罰!”

    “一個誓言,你就想讓我放過你?”加里的語氣不置可否,充滿厭惡。

    “我相信這個誓言!”不知道爲什麼,基諾在這個時候說話了,竟是在幫助西比拉。

    “謝謝,謝謝你!”西比拉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使勁地拽着。

    “哦?”加里轉過頭去,他在好奇基諾爲什麼要幫助他。

    “主神誓言從來沒有失效過,在歷史上,承受過大地懲罰的魔法師已經有過三人,都在記載中。大地之神不像外面所傳,寬厚仁慈,而是最嚴厲的主神,只要立過這種誓言的人,沒有不應驗的,那是比死還要痛苦百萬倍的刑罰!”基諾是個什麼樣的人,現在說還爲時過早。只是,他是爲加里考慮,他不希望加里過多殺戮,那樣對未來的修行並不是好事。

    大地懲罰,一種極爲殘酷的天罰。受罰人所有的靈魂將被強行壓縮到萬分之一大小,在全身會形成禁制,沉入地底核心部分。所有的感受被放大到一萬倍,不過,身體的控制權卻已經失去,每一寸皮膚,肌肉,骨骼都將收到擠壓,炙熱的灼燒,絕對零度的侵蝕,萬箭穿心的劇痛,萬蟻噬心的痛癢交加,靈魂會隨着懲罰的部分而出現。最重要的是,這刑法要足足承受十年,這十年中,別說是死,就算是連昏迷都不可能!

    “很好,我相信你的誓言,但是,你發誓這幾天沒殺人,你之前沒有殺過無辜的人嗎?你在這幾天中雖然沒有殺人,但是你已經在扮演劊子手的角色。你是一個魔法師,看着他們在屠殺那些手無寸鐵的平民的時候,你有沒有阻止過?或者說,你有沒有想過要阻止?你和劊子手,和親手殺人又有什麼區別?”加里的聲音很平靜,但是語氣卻是重如千鈞。

    基諾微微張着嘴脣,最終還是沒有開口。因爲他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是啊,確實沒有親手殺人,但是他沒有任何阻止的想法和動作,看着同夥殺人和自己殺人有多少區別?區別只是表面罷了,若是碰到需要他動手的,難道他會不動手殺嗎?就像是剛纔。

    西比拉沉默了,幾十年,他從來沒有這樣沉默過。加里沒有動手殺他,他在等,卻不知道他在等什麼……

    瞬間百年!

    一瞬間,西比拉就像是老了幾十歲,兩鬢竟然在肉眼能辨的速度下長出了一撮白髮,連原本明亮的眼神都失去了光澤。

    “是啊!多少年了,我放棄了魔法師的操守,我助紂爲虐,我殺了多少無辜的人,我的雙手染滿了鮮血。我沒有親手殺人,可這些人,和我殺的又有什麼區別的?沒有!是我殺的,我死有餘辜,我死有餘辜……”西比拉呢喃着,在這一刻,他發現自己錯了,錯得非常厲害,他也在這一刻明白了,自己再也沒有生存下去的資格。

    “殺了我吧!”西比拉的聲音非常平靜,平靜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包括加里同樣如此。他是在等,等着西比拉的懺悔,誰知道,他卻更加徹底。

    當一個人突然放棄自己生存的權利的時候,一切都不再重要,他真的悔悟了。

    可是,加里卻更加嚴厲地喝道:“你想求死嗎?你沒資格!”

    這句話一出,不只是西比拉,就連基諾,倚蓮尼和曼妮紗都份外驚訝。

    “爲什麼,我做錯了太多,難道我連死都不行嗎?”西比拉無力地擡起眼皮。

    “死,並不是罪惡的完結!你現在不能死,你要對你做的事情負責,那些無辜者的親人,世界上那些需要幫助的人,都是你贖罪的對象。你,明白嗎?”加里可謂是用心良苦,能夠爲世界上多造就一個善人,減少的惡人絕對不是一比一那麼簡單!

    聽到加里的這句話,基諾,倚蓮尼,還有曼妮紗終於明白,什麼叫做真善人。他們望向加里的眼神又不同了,那是充滿了敬佩和仰慕。之前還一直以爲他是個殺戮狂人,卻沒有想到,他有細心的一面,有爲人類造福的高尚一面。

    六道眼光都是充滿了異彩,只有當事人加里卻是暗暗撇撇嘴,“咱可沒那麼高尚,順手牽羊而已,這成語好像不對,不管了,就那意思。”

    加里是個典型的先己後人者,自己都搞不定自己,保全不了自己,還談啥普度衆生?那是純粹是他媽的放屁!

    當然,在自己有餘力的情況下,心情好也能順帶手普度一下的。

    “贖罪,贖罪……贖罪!”西比拉深深地朝加里鞠了一躬,“我知道了,謝謝!”

    說完,緩緩地轉過身,拖着並不蒼老的身軀,邁着滄桑的步子,一步步離開衆人的視線,加里並不阻攔。

    待西比拉離去,加里頭也不回,聲音冷到極致:“壓軸登場,現在輪到你了,尊貴的納迦少爺!”

    “不,你只要不殺我,你的什麼要求我都能滿足!錢,權勢,女人,什麼都可以給你,你別殺我!”突然,納迦發現自己能動了,他此時比一個餓了好幾天的乞丐還像是乞丐,他乞討的是生命。可是,他發現加里的氣息更冷的,連忙改口:“我也可以立誓,受大地懲罰!我也可以贖罪,我,我可以做任何事!”

    加里緩緩地轉過身軀,臉色平淡,但是眼中只有嘲諷和蔑視,聽不出任何憤怒的調調:“哦,你是土系魔法修煉者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