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112章 逃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112章 逃命字體大小: A+
     

    劇痛來得快,去得去不快,疼痛在下腹丹田的位置,雖然沒有誇張和增加,卻也似乎也沒什麼離去的念頭。

    加里心中一陣恐慌,他不明白爲什麼會突然間產生莫名的劇痛,他雖然不明白,但是卻能夠感覺到,那痛的源頭甚至能夠把他的身體撕成兩瓣!

    而他引起爲傲,甚至能抵擋同階段修爲之人全力攻擊的身體,在這種撕裂和隱隱要爆炸的力量下,最多能做的,只是稍稍阻擋一絲一毫罷了。

    失去的記憶的加里是悲哀的,也是幸運的。

    此話怎講呢?

    悲哀是因爲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修煉的功法是什麼,就練自己體內的能量屬性他也只是一知半解。不知道,就無從下手,無從預判,無從預防,莫名其妙,不明不白痛苦,這不慘嗎?

    幸運的也正是因爲他不知道自己修煉的功法,冠絕整個重黎大陸的功法,至剛至陽,卻又至陰至柔的功法。他不知道是幸運的,因爲他不知道就不會按照他的理解去試圖用內力去化解,就不會試圖讓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強行融合。換了失憶之前的他,強行融合之下,爆體而亡是一定的!

    其實,這些隱患早在他開始修煉天罡地煞訣的時候,已經種下了,只是當初體內的力量並不強,並不足以讓他爆體,輕微的疼痛也不能讓追求實力的他提起注意。當然,原水訣也是讓他遲遲沒有爆發隱患的重要原因。

    這又分成兩說了。從正面來說,原水訣強化了他的身體強悍程度,也延緩和掩飾了隱患的存在!如同沒有原水訣,沒有強悍的身體和筋脈,隱患也早就爆發了。

    種種原因下,使得陰陽對立的天罡之力和地煞之力,在如今他皇階中級實力的時候爆發,而導火索,就是全力運用一種力量。

    阿里夏那陰沉的臉色透過黑芒隱隱浮現,在他的面前越來越大,在他的眼中,加里已經死了……

    趁你病,要你命,這不是東方人才會的,外國人同樣詮釋地很好。八名頂級劍師那裏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抱着邀功的心裏也好,泄憤也好,提着寬度不一,色澤不一的長劍猛刺癱倒在地上的加里……

    無奈的苦笑在戰鬥的開始,第一次浮現在加里的嘴角,“難道……我命該喪於此地?呵呵,或者說,這就是逞強的代價?”

    暫時失去了體內的力量,對於阿里夏等九人如此強度的攻擊,他根本沒有抵擋的能力,身體強悍?也許此時的作用就是讓對方多費點力氣來砍爛它吧。

    坐以待斃?不,加里不是聽天由命的人,也許這是卓家的人骨子裏流動的任性的血液造成的。

    強忍住劇烈的疼痛,他的額頭和整個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溼了,那是疼痛帶來的。他呲牙咧嘴,愣是一聲不吭,用盡全身吃奶的力氣,以重黎大陸修煉者最不屑爲之的懶驢打滾,往左手方向滾去……

    轟……

    阿里夏等人實力並沒有到收發自如的境界,失去了目標的攻擊無一落空,全數送給了無辜的大樹!

    剎那間,雙人合抱的大樹,在犀利且力量十足的攻擊下,從根部到中部化作了寸寸爛木,甚至還帶着泥土的芬芳。

    四濺的勁氣夾雜着無數的碎木,幾近三分之一擊打在了丈許處的加里身上,雖然並沒有讓他受傷,不過也讓他變得敏感的肌膚疼痛不已,內外交困之下,險些暈倒過去……

    阿里夏見加里的樣子,陰測測地笑容滿面,對八名頂級劍師道:“把他拿下!”

    能生擒當然最好,這個時候,他倒是想起了納迦的命令。

    八名劍師躬身領命,圍上前來,而這個時候,也是加里疼痛最劇的時候。可也在這個時候,加里那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右手指處,一陣耀眼的青芒流轉,不過因爲被他的身體擋住,誰都沒有發現。

    噝噝……

    彷彿天降甘霖,面臨絕境的加里的腦海像是被注入了清涼油,一陣清爽,而暖暖的不知名流體從他的右手極速進入了他的丹田,那溫柔的感覺,就像是母親的雙手在輕柔地撫摸剛出生的寶貝,讓他差點忍不住呻吟出聲。

    來得太及時了!

    暖流雖然沒有讓他徹底地拜託疼痛,但卻已經可以忍受,甚至能夠動用少量的內力。

    “此時不逃,更待何時?”加里從來不示弱,也從來不逞強,他還沒自大到以十分之一不到的力量去抗衡與自己同境界的敵人。

    呼……

    一蓬帶着絲絲溼氣的泥土,像是漫天花雨一般,迎着八名頂級劍師的面部而去,幾乎同一時間,奇幻千變身法展開,一道隱約可見的青灰色流光閃動,加里已經竄進了樹林之中!

    呸呸呸……

    等八名頂級劍師撥開漫天花雨,吐出口中原汁原味的泥土,加里早就不見了蹤影,而這個同時,阿里夏轉過了身體,瞪大了眼睛,怒喝道:“那小子呢?”

    其中一名頂級劍師支支吾吾地道:“他……他把泥土扔向我們,然後就跑了!”

    “什麼?”阿里夏怒不可支,一手抓住那名頂級劍師的衣領,提了起來。看他的樣子,像是要把那劍師吃了一般。

    “現在不是追究的時候,快去把他給我抓回來。”納迦不知什麼時候,在衆護衛的護航下,來到了阿里夏身後。

    砰……

    阿里夏恨恨地把那劍師重重地摔在地上,朝着加里逃離的方向就要追去,那劍師連一聲都不敢吭,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該站的位置。

    “慢!”這時,一個明顯是老者的聲音在納迦的身邊響起。

    衆人中最強悍的阿里夏,聽到這個聲音後,也不由停下身形。

    “諾曼老師,這……”這老者是什麼人,就連身嬌肉貴的納迦對他說話的聲音都非常和氣。

    “少爺。”老者上前一步,沉聲道:“不能輕舉妄動,也許會中了敵人調虎離山之計。”

    看着老者,中等身材,瘦弱不堪,一身華衣錦袍,臉上還戴着一副眼睛,臉上看不出喜怒哀樂,典型的老狐狸代表,這種人一般都工於心計,城府很深。

    “調虎離山?諾曼先生,這小子明顯是受重傷了,怎麼可能還有襲擊我們的實力。”阿里夏倒不算太笨,至少明白諾曼的擔憂。

    “現在最重要的是少爺的安全!你能擔保他只是一個人嗎?一個人敢來刺殺波林德大將軍嗎?他的背後說不定就是某個勢力。如果還有一個和他一樣強的人,誰能保護少爺?”諾曼慢條斯理地說着,聲音不大,但是卻很有分量。

    “可是……”阿里夏還待在辯解,不過卻被納迦打斷:“好了,聽諾曼老師的。”

    且不說諾曼在波林德府上,或者說在他心裏的地位,就算考慮到自己的處境,納迦也不可能以身犯險。

    “要是不殺他,怎麼……”阿里夏哪裏忍得下怒氣,竟然還想爭取。

    “夠了!難道……你不明白自己在做什麼嗎?”諾曼那與老鼠有一比的小眼睛眯着,雖然渾濁,但是卻讓人無法忽視。

    阿里夏尤其有感覺,他覺得渾身有些涼意上竄。他了解諾曼的地位,他知道,他如果再多說一句,自己的美差就泡湯了,甚至於自己的小命保不保得住都兩說。

    “一個人最重要是要擺正自己的位置,明白嗎?”諾曼又說了一句。

    “諾曼老師,我們現在怎麼辦?”納迦問道。

    諾曼雖然不具備任何武力,但是腦力卻是不差,否則也不會被安排到波林德最疼愛的孫子身邊。

    諾曼想也不想,道:“現在最重要是馬上到達莫羅德州,請基哈德領主派人護送少爺會利曼哲。”

    他像是在提議,卻有着不容反駁的肯定,連納迦都聽從,還有誰不聽從呢?只是,沒有了狼車,納迦用什麼代步呢?狗車,驢車?誰知道呢……

    狼狽的加里胸口掛滿奪目的鮮血,他並不知道,由於諾曼的謹慎,自己保留了一條小命,否則以他現在的狀況,除非是對方自己衰亡,否則下場只有一個,是什麼?你猜。

    森林異常茂森,有些巨樹甚至挨着長在一起,就像是沒有進化的猿人身上的毛髮,數目無法計算。這裏養分倒是蠻充足,否則這長在一起的樹木,怎麼各個都那麼壯呢。

    青玄所提供的支持很及時,但是卻並不多,只是在緩解了他身上的疼痛和爆炸的危機之後,悄然隱去,仿似從來沒有出現過。

    加里對此很不解,不過,他不解的東西還太多太多,沒有時間去解,現在當務之急是恢復身體的狀況,然後儘量找出產生劇痛的原因。

    嘩嘩……

    他面露喜色,因爲他聽到了最動聽的樂聲,流水!

    “運氣不錯。”虛弱的加里來到水邊,不帶猶豫,一個完美的魚躍投入水流。

    這條河流有十數米寬,深處有數十米,隱藏着無數的危機,比如巨蟒之類的東東。可是加里並不擔心這些,以他的皮囊強度,足以抵擋了。

    沉入河流底部,不由自主地運轉起原水訣……

    原水訣已經進入皇階高級之境,達到了全新的境界,氣隨意轉。慢慢地,在他的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帶着一抹藍色,近乎透明的水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