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55章 神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55章 神祕字體大小: A+
     

    重黎各大派年輕弟子大演武雖然在字面上有“各大派”三字,不過卻是並不阻止小門小派的參加。所以,自從三百年前重黎大陸三年一次的大演武開始以來,每次都有無數的小門小派抱着學習、見世面和攀關係的心理參與到這樣的盛會中來!

    可以說大演武的在習武之人的心中影響程度只是僅次於“天平論道”而已!年輕弟子當然是想在這樣的大演武之中嶄露頭腳;而年長的各門各派中的掌門也好、長老也好,他們便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夠在大演武中爲自己贏得面子和名聲,更重要的就是希望借這樣的機會來發掘可深造的弟子。

    人人都有僥倖的心理,希望自己或者自己的弟子能夠在這樣盛大的大演武之中脫穎而出、一鳴驚人。只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九十九次重黎各大派弟子大演武的武魁都被十大門派給分享了。就連平均個人實力最差玄牟宗弟子都取得過兩次的武魁,可見其他門派與十大門派中最弱的門派之間的距離都非是咫尺而已!

    愈強則愈強,愈弱則愈弱啊!

    重黎各大派年輕弟子大演武只需要年滿十六歲、未及二十三歲者都能夠參與到其中,當然,也有例外的時候。不過這個例外指得是未滿十六歲者,超過二十三歲便堅決不行了!

    這個二十二歲爲門檻也是有道理的。因爲太多的歷史證明二十三歲和二十二歲是個分水嶺。就連當初的卓天也是在二十三歲那年擊敗了原重黎第一高手衛千絕,當仁不讓地成爲毫無爭議的重黎第一高手!二十三歲的聖階高手,也讓他成爲歷史上唯一一個不足三十的聖階高手!

    上一屆的大演武珞昆並沒有參加,那時他未滿十六歲、也是正在從皇階初級突破皇階中級的過程中。武魁被天雲派的大弟子具名(當時皇階中級之境)奪走;榜眼便是珞昆的大師兄珞究(當時皇階初級頂峯)獲得;探花則是出乎預料地被天樂門中一個剛剛踏足皇階的二弟子悅語所奪得!風極門沒有參與……

    各大派都知道,風極門在重黎年輕弟子大演武初創之時便連奪了十屆的武魁,可以說是毫無敵手,根本武魁就如同量身爲風極門年輕弟子定做的一般!之後不知是何原因便沒有再參與到其中。所以,風極門的缺席也讓武魁的歸屬變得撲朔迷離……

    本屆的大演武結局就更加難以預測了……上一屆的武魁天雲派具名已經二十三歲了,無法再參與到其中;珞究如今二十二歲還是勉強能夠參加一屆。不過他的實力卻是在皇階中級頂峯,與如今珞昆卻是有了一定的差距;至於極爲特殊的天樂門悅語,她的實力不是在實戰中根本無法判斷出來。三年時間的修煉,怕是她已經變得更厲害了吧。

    所以說,這一屆的武魁歸屬將是更加難以預料的!

    那名被稱作“二師兄”之人笑着搖頭道:“哪有如此容易,師弟擡舉師哥我了,大師兄還沒發話呢!我可不敢和大師兄爭。”神情之中卻不可掩飾地流露出得意之情。也難怪,少年得志,何嘗不是如此呢?

    “二師弟過謙了!”五人中一個外表看上去年紀要長許多的男子道。看來他就是這些人中的“大師兄”了。他此時的表情絲毫也沒有因爲那油腔滑調的師弟言語中表示自己不如“二師兄”而感到心情不爽快;也沒有因爲“二師弟”的客氣之言感到倍兒有面子。他一直保持着沉穩的面容,話鋒一轉接着道:“不過,此次大演武強手將會很多啊!”

    那油腔滑調的師弟道:“上屆武魁具名已經超過了參賽的年紀不用理會,能夠有奪冠實力的便是戰天門的珞究和天樂門的悅語了。我相信,以二師兄的實力能夠一定戰勝戰天門的珞究!至於天樂門的那個小娘皮,難道二師兄會怕她不成?”

    滿口的“噴糞”之言,讓人聽之十分厭煩。至少珞昆的眉頭已經微微皺起了。可是,在他對面的餓卓鈞卻是如同沒有聽見一般,自顧自喝着那一錢銀子一大碗可以免費不斷續水的粗茶。

    “大師兄”一笑置之。他做爲大師兄當然知道這個師弟的特長和說話的方式,早已經習以爲常了。笑過之後,他正色道:“二師弟,在出山之前師父曾經告訴我一件事。本來我想在大演武的時候再告訴你,不過我覺得現在有提前告訴你的必要。”

    “哦?”“二師弟”知道自己這個大師兄平時很少這種表情跟自己說話,玩樂般的笑容也收了起來,問道:“大師兄,師父說了什麼?”

    “大師兄”沒有說話,卻是用眼角打量了一下身後半丈許處的卓鈞和珞昆兩人,見兩人完全沒有理會自己等人,便接着道:“此次大演武,風極門中弟子也會參加!”

    “什麼……”“二師弟”驚訝道:“大師兄,這真是師父告訴你的?在大演武中十戰十勝、擁有不敗驕人戰績的風極門弟子也要參加?”

    “風極門!風極門弟子也要參加?看來這次大演武熱鬧了,突然變得很是期待了……”珞昆的嘴角不經意地流露出一絲笑容……

    十大門派都是互有聯繫的。雖然風極門比較神祕,但也有和其他門派保持聯絡。在他月前下山之時戰基琿並沒有告訴過他風極門會參加一事,估計他們也是日前才決定的吧。

    油腔滑調那人道:“今時不同往日,好漢還不提當年勇呢!風極門都已經兩百多年沒有參加大演武了,難道他們參加武魁就一定是他們的嗎?我還是看好二師兄。當年他們奪魁是因爲沒有二師兄的存在,要是二師兄在這武魁還不定是誰的呢!”

    此人修爲雖然不強,不過溜鬚拍馬的功夫倒是不弱,只是還遠遠沒有進入無形的至高境界,讓人一聽便能明白。

    那被稱作“二師兄”之人確實當得上“天才”二字!珞昆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個人的確在年輕一代中是少有的高手,不過,還對自己夠不上威脅。不去其他,便只是此人那浮躁的樣子就可知未來成就有限!如今皇階中級頂峯的修爲不過是仗着資質過人罷了。真正的高手那是要經過無數的機緣遇合和不斷地體悟等等纔有可能達到的。

    “哈哈哈哈……”一陣狂笑夾雜在嘯聲之中從四面八方如水銀泄地一般無孔不入,茶鋪外地上的落葉無風自起,就連那茶鋪頂部鋪上的棕櫚和茅草都飄飄欲飛……

    聽到這個笑聲珞昆眉毛一掀,雙目電射出一道閃瞬即逝的神采。就連一直埋頭喝茶的卓鈞臉上都不自覺露出了一種古怪的神情……

    “什麼人?”五人中那擁有低沉豪爽聲音的主人喝道。

    突然被這笑聲驚嚇,五人顯然非常不爽。只有那“大師兄”並沒有露出怒容。

    “一羣不知天高地厚之人在此坐井觀天,實在讓人厭惡之極!別人不搭理爾等,爾等還當真以爲自己是天下第一了!”那個聲音的主人依然沒有現身。

    這個聲音如同是從四面涌來,根本無從判斷聲音主人的位置。珞昆放棄了探查,而卓鈞根本就懶得去探查,因爲他知道自己還沒有達到能夠搜索到對方位置的修爲。

    此人聲音耳熟之極!珞昆和卓鈞已經知道此人是誰了……

    不錯,此人便是當日在離山之中出言狂傲的神祕年輕男子!

    “畏首畏尾,一看便知是個宵小之輩。有種便現身一見,讓小爺我教訓教訓你這狂徒!”油腔滑調的男子找不到那人位置所在,忍不住出言相激。

    “現身?就憑你們還不配!若是想讓我出手指點你們,等着大演武那一天吧……”聲音的主人似乎有離去的意思。

    “大演武!你這種藏頭露尾之輩也佩參加?就算是參加不過是徒增笑話!”油腔滑調的男子不信那個邪,似乎不把此人激將出來不會善罷甘休。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再看場中,那油腔滑調的男子口中臉上已經多出一個紅印,不過卻不知道是何物所傷。

    噗……

    油腔滑調的男子忍不住張開嘴後,竟是吐出了三顆門牙!

    一個星階上級勉強可以在年輕一代中稱之爲高手的人,竟然在對方連身影都沒有看到的情況下,被人打落了三顆門牙!尤其是還當着那“二師兄”的面前,顯然那“二師兄”也沒有察覺到對方是如何出手的!

    此人的實力果然驚人!

    師弟被打,做爲“大師兄”如何還能坐視?他站起身,朝着茶鋪外的方向抱拳道:“請問閣下是何人?爲何出手傷人?”

    “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這就是出言不遜的代價!”那人的聲音顯得有些懶散。

    “二師兄”從小到大卻沒有受到如此蔑視,再忍下去那已是不可能。站起身道:“既然閣下也將參加大演武,那就等待大演武那日,在下必將爲師弟討回公道!閣下可敢留下姓名?”

    修煉之人,面子上的事大過一切。雖然他也找不到那人的位置,不過卻是不願在言語上再落下風。

    “到時便知。”那人道。

    “二師兄”恨恨地道:“閣下既然如此自信了得,希望大演的武魁不要落入他人之手纔好!”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武魁?不勞掛心,顧好自己吧!”說着那聲音已經遠去,此時已經能夠判斷出,方向赫然是東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