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44章 神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44章 神修字體大小: A+
     

    鎖雲山腳。

    一處廢棄的廟宇中。此時有兩個人正各自閉目盤坐在一角,顯然是在調息或者是冥想修煉中。

    其中一人位於廟宇的靠裏部分,眉清目秀應該說是俊秀有加,穿着一身白色鑲着淡淡金色邊的錦袍。此刻臉色蒼白只有一絲極難發現的血色,顯然是重傷或者重病在身。不過看他的裝扮應該是江湖中人,這樣看來就應該是重傷了,此刻正在療傷吧;另一人比之重傷之人清秀不差、甚至猶有過之。不過,他那厚實的下顎讓他整張臉頓時氣質一變,變得富有男兒氣魄。他身材就算是坐在地上也能夠看的出極爲高大魁梧,高度至少六尺開外,肩寬怕不就有兩尺寬度,實是壯碩。

    (注:本書以古時候的計量單位爲準。主要的長度計量單位是丈、尺。折算成現在的長度是1丈=10尺=3.1米,1尺=31釐米;主要時間的單位是年、月、日、時辰、刻和盞茶、一炷香等代表,具體換算是1年=12個月,1月=5周,1周=6天,一天=12個時辰,1個時辰=8刻鐘上四刻和下四刻,1刻鐘=3炷香,1炷香=5分鐘,1分鐘=6彈指,1彈指=10剎那,1剎那=1秒鐘。爲了大家能夠換算過來,特此說明一下。)

    這兩人赫然是卓鈞和被他救下的戰天門奇才珞昆。

    雖然沒有行走過江湖,但是從小的經歷讓卓鈞深深地知道,在你的實力還不夠強大的時候,你做任何事情都要留一手或者說思前顧後!說白一些便是要從全盤出發,就比如之前殺那屬於不知名神祕組織的黑衣“冰雕”,他就把所有能夠想到的蛛絲馬跡都清理得乾乾淨淨。就連打鬥的現場黑衣“冰雕”留下的足跡和所有的氣息以及自己和珞昆三人的氣息以及足跡都給抹去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珞昆昏迷過去之後卓鈞所做的。他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但是那熟練和迅速讓做過的人都會覺得歎爲觀止。也許這是與生俱來或者是在他的腦海之中已經出現過無數次了吧,否則真不知道還能有什麼解釋了。

    已經整整一天的時間過去了。這一天的時間裏,珞昆的傷勢依然很嚴重,戰天門的祕傳心法“乾金訣”並沒有讓他的傷勢有如何的起色。也許是珞昆從小以來養成極好習慣吧,在這樣嚴重到生活無法自理的傷勢下硬是堅持着不讓自己倒下、堅持這樣盤坐在角落運功療傷。從這點就可以看出,真正的人物並不是只有天才的資質就夠了,需要的是更多的努力和靠自己的意志去征服痛苦和懶散。只是從這方面來說的話,他和卓鈞有着極爲明顯的相似之處。

    卓鈞何嘗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呢?可是他從來就沒有因爲這個而放鬆對自己的“折磨”,反而是變本加厲。若是說兩人在這方面還有些區別的話,就是卓鈞對於自己的要求和磨練比珞昆還要嚴厲許多許多!否則他如何以真正修煉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年之下而救下珞昆呢?

    這也並不是說如今卓鈞此時的實力和修爲就已經超過了珞昆,相反的,兩人之間還有明顯的差距!但是,憑藉着“出其不意的偷襲”和精妙絕倫的“抖蛇手”,在那一刻、那種情況下的特殊時間段內,卓鈞的殺傷力要超過珞昆而已。

    這一天的時間裏,珞昆醒來過一次,是讓卓鈞喚醒的。喚醒他的原因當然不是爲了聊天,而是讓他吃東西。這個過程兩人一句話沒說,吃完之後珞昆感激地看了一眼卓鈞之後便繼續開始療傷了。

    連卓鈞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要救珞昆,救下他之後還照顧他!想來是因爲他的溫文爾雅有點像他的父親卓賢某些時候的模樣和他的淡泊的個性吧。

    一共花費了二十一天的時間,珞昆的傷勢才慢慢地好了起來。這還是在卓鈞在他療傷的時候幫他從他的筋脈之中吸收掉了那肆虐和帶着陰寒氣息的至陰之力,若非如此怕是他就算花上兩個月的時間也未必能夠達到現在的情況。

    雖然他現在還沒有恢復到全盛時期的實力——皇階上級,只是恢復到了皇階初級之境。不過身體上的傷勢已經全好了。體內的金之力就只能靠時間慢慢地補充了,這點卓鈞也幫不上他。

    二十一天的時間之中,卓鈞當然不會浪費掉,因爲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他知道自己的仇家說不定哪天就找上門來了。他不是怕死,但是他現在這條命必須要留着,有太多的事情要等着他去完成!

    刨去極少的打獵、料理野味和吃飯的時間,他所有的時間都毫無疑問地花在了修煉之中。

    亥時到卯時是雷打不動的靜修“天罡地煞訣”的時間,而卯時開始到申時就是出拳和踢腿,沒有任何花招的單調地重複上六個時辰。以他出拳和踢腿的速度,一天至少要單調地揮出三十萬拳和二十萬腿左右。三十萬、二十萬!這是多麼驚人的數字,二十一天便是六百三十萬和四百二十萬啊!

    剩下的從申時三刻到亥時三刻三個時辰中的兩個時辰他用到了演練並不熟練的“抖蛇手”,還有一個時辰是無可能改變的在水中浸泡!這也是他一天之中唯一在清醒狀態下最輕鬆的時刻了。

    在這個時間段裏面,他的腦袋依然是不停的。他把整個身體都淹沒在水中,腦海之中是不斷地演練那“抖蛇手”的演變和從“抖蛇手”自主結合“天罡地煞之力”中演化如同在最平實的武技之中運用上最完美的力量。

    他的時間是過得非常有計劃的,非常充實的。在第十二天的時候,他已經漸漸地將領悟和演練的過程強行融入到潛意識之中,讓自己在修煉“天罡地煞訣”的時候能夠同時去領悟最完美的武技。

    以他的聰明和智慧當然猜測得到自己身上發生的經歷。“抖蛇手”的莫名改進偏離了原本腦海中的軌跡、“天罡地煞訣”運行線路的改變、體內陰陽太極的形成,這一切的一切都告訴了他在不知不覺之中他的身體發生了許許多多的變化,而這些都是他不知道的情況下發生的!

    他不能讓這些變化產生在自己無法把握之中,他要掌控!若是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掌控還談何變成強者呢?若是哪一次的變化不是往好的方向發展而是往死亡之路上走呢?他不敢想,他不能讓這些發生!

    所以,他要把潛意識真正變成自己的左右手,變成自己能夠控制的助力。而在潛意識之中領悟、演練武技便是他能夠自我實現的最好的“場所”和控制潛意識以及意外變化的開始!

    一堆熊熊燃燒的篝火旁,有兩個年輕男子在相對席地而坐。

    沉默……

    良久之後,其中一個身穿白衣鑲金邊的優雅淡泊氣質的俊秀男子放下了手中吃了好久還沒有吃完的野豬腿,由衷地以感慨的口氣道:“那天我真的以爲我要死了,沒想到我還能活下來。謝謝!”

    這人便是珞昆了。他這句話是第二次說。第一次是在他被黑衣“地煞腿”轟中的時候、昏迷之前說的。他的眼神之中除了感激之外是對卓鈞身份的疑惑,他知道卓鈞絕對不是十大門派中人,因爲十大門派中人沒有一派是使用如他一般的技巧;他也敢肯定絕對不是十大門派之中最爲神祕的風極門,雖然他沒有親眼見過風極門的人,但是卻從門派典籍之中瞭解過,風極門是速度最快的一個門派,絕不像卓鈞的招式如此霸道!不過他卻從來沒有問過。

    “嗯!”卓鈞不置可否地點頭哼了聲便沒有下文了。他早已經解決了屬於自己那一份的野豬腿。七年時間在山間的生活讓他早已經習慣了吃這樣的食物和進食的速度。

    珞昆絲毫不在意卓鈞的冷漠態度,因爲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去改變別人爲人處事的風格,相反他對於卓鈞有種莫名的好感,這個好感並不是來源於卓鈞救了他,而純粹是一種感覺!一種男人對於男人的感覺!他標誌性淡淡的儒雅笑容如同雕刻在了他的臉上,接着道:“我腳珞昆。”

    他是個孤兒,珞昆不是他的本名。但是他如今只知道自己的戰天門的人,所以他的名字只有“珞昆”。他沒有說出自己師父的名字,他不想靠自己的師父出名、也不想讓卓鈞感覺自己有個重黎第一高手的師父而高高在上一般。

    “卓鈞。”卓鈞的話比之前多了一聲,不過依然是如此簡潔。他的心已經包裹起來了,對於除了自己親人之外的任何人!

    他說出了自己的真名。雖然在重黎大陸卓姓極其極其稀少,但是他在麓煬(本名王烈)面前早已發過誓,從此以後再也不用假名;而且對於珞昆他覺得沒有隱瞞的必要,所以他說了真名。

    得到的還是兩個字,不過珞昆卻非常高興。他知道,卓鈞願意把自己的名字告訴自己,那麼就代表他在心底初步接受了他這個人。想要讓卓鈞這種自我防備意識很強的人認同一個人絕對不是一件易事,珞昆很清楚!

    可是,接下來他突然臉色一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