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超級異世霸主 » 第9章 不需要可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超級異世霸主 - 第9章 不需要可憐字體大小: A+
     

    卓鈞被眼前絕美尼姑玄沒如同醍醐灌頂一般的話驚醒,一下便撲倒跪在在她的面前,迅速且恭恭敬敬地“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帶着急切和強烈渴望的語氣地道:“請前輩收我爲徒!”

    爲了證明心中的真摯,他是先磕了三個響頭,說明他的心中已經認定了!常人拜師一般是師父應允之後才磕響頭。

    他雖然無法修武,但是卻出生傳奇的卓家,在終日耳濡目染之下,眼界自是高明!

    眼前之人的氣質比之自己三年前的爺爺還要出塵飄逸,而其中蘊含的強者氣息也能夠隱隱感受到,這種情況他如何還能不知道對方就是高手呢!

    玄沒見到卓鈞如此做卻是眉頭微皺。

    她竟然連卓鈞有可能做出如此舉動要擺自己爲師都沒有算到,心中暗歎一聲。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接着深思了一會兒之後,對着端正、恭敬地跪在自己面前的卓鈞道:“卓鈞,並非我不願意收你爲徒,只是南仙門下只收女弟子,而且南仙門的修煉功法也只適合女子修煉。所以,我不能答應你的請求!”

    卓鈞懷着滿心的熱切和希望,聽到玄沒此言之後,頓時如同天降傾盆大雨一般,瞬間把他的熱情熄滅地不剩一絲星火。

    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樣子,玄沒多少年修煉的道心竟隱隱有一絲衝動,想要鬆開口答應收他爲徒,但是她知道那樣並不是最佳或者說應該的選擇,對於卓鈞來說這並不是好事!

    卓鈞被玄沒的一席話打擊了幼稚的心靈。在他的心中,再次涌起自己是不詳之人的念頭。低頭看了看自己不堪入目的身軀,他渾身輕微地顫慄起來,心中冷笑道:“卓鈞!你這種樣子就不要出來嚇人了,誰會理會你呢?”

    想着想着他緩緩地站起身來,背轉過去,朝着下山的方向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緩緩挪去……

    “師父,你收卓鈞做徒弟吧,我知道你一定可以教他的!你看他多可憐啊!”司徒天蘭晶瑩的淚水再次涌現在美麗的眼眶之中,搖晃着玄沒的右手、眼睛卻是焦急地看着卓鈞的背影。

    正木然緩步離開的卓鈞聽到“可憐”二字,突然間心臟猛地抽搐了一下,一陣難言的感受涌上心頭。

    “可憐!爲什麼?爲什麼要可憐我,我不要可憐,我不要…….”卓鈞的心中不停地默默唸叨着,雙眼失神、腳步不停地往山下走去。

    玄沒忍住心中的想法,撫摸着司徒天蘭的腦袋,柔聲道:“天蘭,師父剛纔的話你也聽到了,若是能夠收他,難道師父不會收嗎?”又看了看卓鈞那單薄的背影,心中終於微微一軟,道:“雖然他不能學習我南仙門的修煉功法,卻也並非別無他法可傳授,你去問問他願不願意。”

    說完她便後悔了!已經多少年了,她一直以爲自己的心已經非常淡漠了,沒想到在見到卓鈞如此淒涼單薄的背影之後,她竟然沒有忍住!

    司徒天蘭得到玄沒肯定的答案之後,高興地鬆開了玄沒的手,小跑到卓鈞的身邊就要去拉他的手…….

    可是,當她的手剛觸碰到卓鈞的手的時候,卓鈞卻是如同驚弓之鳥一般,下意識就在瞬間收回了自己的手,用防備的眼神看着司徒天蘭。

    若是玄沒看到這樣的眼神,便知道,在他的眼中包含着距離、陌生、感激、欣喜、失落等等的心情在其中。一個不足九歲的孩童在一個眼神中便能包含着如許的感情,這需要多少經歷才能夠流露出來啊!

    司徒天蘭幼小的心靈卻是沒有被卓鈞的眼神嚇退,她再次去拉他的手。卓鈞在閃躲幾次之後終於被她牢牢抓住。接着,司徒天蘭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瞬間能夠讓冰山爲之融化的笑容!

    卓鈞也在這一刻融化了,由內心流露出嚮往的神采,目不轉睛地看着那純潔動人的嬌容。不過他的臉上滿是凹凸不平的新生肌膚,根本看不清他到底是哭還是笑。

    可是,饒是如此扭曲的笑容也維持了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便再次恢復了冷漠,而那蠢蠢欲動、欲要自行解開的心靈枷鎖也在瞬間再次閉合!

    司徒天蘭卻是沒有發現一般,死死地攥着卓鈞的雙手,笑道:“卓鈞哥哥,師父答應收你了,你跟我去好嗎?以後天蘭就可以天天都陪着卓鈞哥哥了!”

    孩童的心性讓她很容易接受一個陌生人,尤其是她心性純潔善良。再者說,這可是她最尊重的師父讓她交的朋友,她如何會不相信呢?而且卓鈞如此悲慘的經歷讓她小小年紀便升起一種母性之愛。不錯,正是母性之愛,那是最偉大的!

    而正因爲這樣,她嬌小的身軀變得高大了起來!

    “師父,他好可憐啊!可憐,我不要可憐!我不要……”卓鈞的心再一次隱隱有開放,面容再一次有融化的跡象,可是,心中的一個聲音在瘋狂地吶喊!

    他狠狠一搖頭,接着竟用力地甩開了司徒天蘭那若肉無骨的纖纖小手,放足狂奔而去,目標——沒有!

    他真的不願意接受司徒天蘭嗎?不!他真的不想要成爲玄沒的徒弟嗎?不!他是想要傷害司徒天蘭才用力甩開她的雙手嗎?不!這一切都不是他想的!

    但是,他更不需要憐憫,他不需要人可憐。一個可憐之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可憐,特別是一個可憐的男人!當然,卓鈞還不能稱之爲男人,最多算是心性已經模糊之中有了男人的最原始的個性!

    司徒天蘭被卓鈞用力甩開,身形控制不住後退了幾步,最後還是跌坐在了地上,她不解、她疑惑、她傷心、她失望,她淚眼婆娑地望着卓鈞消失的地方,眼角留下了傷心的淚水。幼小的心靈受到了傷害,而這一幕也成爲了她一生之中心裏永遠不可磨滅的一幕,永遠!

    不見任何動作,玄沒便出現在了司徒天蘭的身旁,輕輕地拉起她,溫柔地抹去了她眼角的淚水,道:“天蘭,你知道卓鈞爲什麼會這樣做嗎?”

    司徒天蘭好奇地睜大了眼睛,裏面依然盈滿淚水,輕聲地問道:“爲什麼呢?”

    看樣子她並沒有生氣,而是對於卓鈞不接受她的好意感到有些無法接受,感到失望。

    玄沒拉着司徒天蘭的小手,盯着她的眼睛道:“卓鈞一定知道你對他好的。不過,他是個男孩子,而男孩子和女孩子的脾氣是不一樣的,像他這樣倔強的男孩子是不願意被人可憐的。所以,你對他好也要用對方法。”

    司徒天蘭聽得似懂非懂,不過卻是點了點頭。接着,仰着小腦袋想了一會兒,看着玄沒道:“師父,我知道了!卓鈞哥哥不是討厭天蘭,是他不喜歡天蘭用這樣的方法對他,是嗎?”

    玄沒讚許地點點頭,道:“天蘭好聰明,正是如此!”

    司徒天蘭卻沒有因爲玄沒的讚許而露出笑容,反而是露出肉有所思的表情。過了良久,她又望向卓鈞離開的地方,問道:“師父,卓鈞哥哥不會回來了,他會沒事的,對嗎?”

    玄沒也是看着那個方向,像是對司徒天蘭說又像是自語一般,道:“卓鈞有他自己的際遇,就連我也無法看透,不過他一定會沒事的,你們還有相見之期!”

    雖然無法看透兩人的未來命運,但是對於非命運主線還是能夠算到一些的,就比如卓鈞和司徒天蘭兩人緣分並不止此。當然,算到這些,也已經是極限了!

    ωwш▪ тт kΛn▪ C 〇

    司徒天蘭雙手緊握,拇指和食指伸指,放在胸前,口中呢喃了幾句不知道是什麼話。接着,迴轉過身來,對玄沒露出燦爛的笑容,道:“師父,卓鈞哥哥沒事的,我知道了!”

    玄沒也有些好奇,問道:“哦,可以告訴師父,你是怎麼知道的嗎?”

    司徒天蘭笑着道:“媽媽教過我一種許願的方法,只要用這種許願方法一直不斷地許願就能夠實現願望!”

    玄沒心中暗歎,點了點頭,把天蘭抱了起來,柔柔地笑道:“我的天蘭真是好姑娘!”

    司徒天蘭對着玄沒露出了可愛的笑容,接着,玄沒竟帶着天蘭突兀地消失在原地…….

    兩個月後,離山。

    此處在萬年前被重黎大陸之人稱之爲神焰之山。相傳當初此山名是因爲此山極像是火焰的形狀,令人有些無法捉摸;但是最爲關鍵的是,此山終年炙熱,尋常之人根本無法在此山山腰兩千米以上位置久作停留。因爲此山便如同一個諾大的火爐一般,令常人無法忍受,而山頂最高峯之處,此處並無火山,卻終年燃燒着讓修煉之人都難以靠近的天火!

    稱之爲天火卻不是地火這是爲何呢?因爲這根本就是無根之火,能夠終年燃燒實在讓人無法理解。而天是人們無法理解的範疇,把無法解釋來源的火歸根爲天火,這也就能夠說過去了!

    萬年前,修煉火之力的極天真人修行路過此地,頓時被這無根之火所吸引,欣喜之下便在此建立了極天道,也把此山更名爲離山。

    憑藉着這無根之雄火,主修火之力的極天道聲譽日趨旺盛,在數千年前成爲十大門派之一!

    此處相距南母山不過是數千裏之路途。當然,若是步行的話,那就遠了!就算是日夜不停趕路,沒有一個月的時間是到不了的。

    正在此時,在此山兩千米山腰之處,正有一個難以分辨的細小身影在緩緩地往上蠕動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