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逍遙尊 » 第一卷 重現輝煌_第二百四十八章 欣然是我妹妹【一更求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尊 - 第一卷 重現輝煌_第二百四十八章 欣然是我妹妹【一更求花】字體大小: A+
     

    “我……”冰峯說不出話來。

    孔倩首先奔過去,抱住冰峯的身子。

    “姐夫,嗚嗚,你不要我們了”孔倩抽泣起來。

    冰峯反手摟住孔倩,他用手拍了拍她那光滑的後背。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什麼也不能說,也沒資格說。不明不白的將自己的女人拋卻幾年,不理不問,這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天大的失職。讓女人爲他擔心,爲他痛苦三年,這讓冰峯根本就無法去爲自己辯解什麼。

    他只能沉默,只能用自己所擁有的一點溫暖,去撫慰被思念傷了幾年的心靈。

    伊賀晴子癡癡的在那裏站着,用足以讓所有男人去自殺的眼神看着冰峯,似幽怨,似愛惜,似原諒。冰峯伸開另一隻手臂,衝伊賀晴子乾笑了兩聲。伊賀晴子便是用盡他平生功力,朝着思念了幾年的懷抱衝了過去。

    楊雨緊緊的抓住張茜的手,站在那裏,緊張的她此時有種要窒息的感覺,靠在張茜身上,無論如何也沒有一絲的力量去面對那個讓太忙愛到心底的男人。

    張茜只能強撐着站着,雖然冰峯這裏沒有明確的關係去分尊卑。可這個一臉恬淡,沒有一絲驚豔,卻可以讓男人沉醉的臉在冰峯所有的親人、女人和手下眼中就是冰峯名正言順的原配。她要爲冰峯撐起最後一片天地,她無論如何此時都要站着,堅定的站着,不去與其他人爭奪冰峯懷抱裏那可憐的空間。

    “峯,你回來了啊”張茜輕起紅脣,語速很慢,聲音也很小,更沒有那種讓男人聽了就起沖天慾望的魅惑音質,僅僅是一個很普通女人的聲音,卻是在心中驚起波瀾壯闊的漣漪。

    “嗯,對不起”冰峯道歉。

    “回來就好,我們都等着你呢,呵呵”張茜微笑,卻是強顏,看的冰峯心酸。

    冰峯放開在他懷裏幸福兩女,站起來,朝着那個一直強撐着的女人走去,什麼也不說,望着這個一直默默守候着他的女人。

    伸出手,抱住這個女人的纖腰,用力拉到懷裏,頭飛快的挪到女人的臉龐,重重的吻上了這對無數男人仰慕已久的朱脣。

    三分鐘後,女人喘息有些重了。冰峯的頭挪開,伸手抱住一旁的苦笑的楊雨。兩個胳膊,一邊抱一個。被冰峯吻的嬌羞的張茜,不停的在冰峯的胸膛擊打着。

    “親耐滴,各位老婆大人們,偶在這裏鄭重滴道歉,哇嘎嘎”冰峯陰陽怪氣的道,還特別用學生時代特別流行的非主流語言說道,逗得幾個女人都苦笑不得。一直都被仇恨矇蔽住眼睛的冰峯,從來都是一張冷冰冰的臉,就算是自己的女人面前也很少出現如其他男人在女人面前那種嬉皮笑臉。

    而且,女人們都知道,她們的男人是一世之雄。做下的事情哪一件不是驚天動地,在這個世界擁有的權利,是曾經哪一代豪傑英雄能夠望其項背的?她們都知道,或許,這個男人無論如何從哪一方面都不能夠如孩子一般每日露着童真。

    一襲歡樂棲身,四女嬈意陣陣,凹凸幾下縱橫,驚起數波銷魂。

    日夜一個輪迴,銷魂的男女意猶未盡的在這座三十幾層的樓頂的夜空中享受着輕風的吹拂。

    這個樓不是SH最高的,對於巨樓到處聳立的SH,這座樓算是低了。

    五個人,四女一男。女人都是沉魚落雁,男人卻是長風隨意飄蕩。他們沒有不認爲這座樓低而感覺無趣。相反,在他們看來,這座樓因爲彼此的存在是更有意義了。

    而這座樓因爲他們曾經在這裏住過,並不因爲在這個城市中其貌不揚的個頭而被埋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相反,這座樓成了比華夏三大名樓更有旅遊價值存在的地方了。

    一個星期後,華夏復旦大學一個水池旁。

    “大哥,我父母要見見欣然,呵呵”陳然灑脫的道,扯着李欣然的小手,看李欣然臉上那一抹彩虹,冰峯就知道,陳然這個榆木疙瘩,根本就對李欣然沒有動過一絲的歪動作。冰峯也不由得嘆了口氣,對自己一人獨霸五個絕世女人,而且還是草草的就要了她們,在這種事情上沒有給予他們一點尊重。

    可冰峯也不嬌柔,他能給與這些女人別人所無法給予的幸福,這就夠了。

    “嗯,呵呵,欣然,有時候多回家看看你的父母,他們年齡都大了,身體不怎麼好了,我上次見他們的時候,他們都還給我做了碗撈麪,哈哈,真香”冰峯對這李欣然笑着道。

    “遵命,哥哥大人,我和陳然在這兩天已經登記過了,去陳然家裏頭就是要舉辦婚宴呢,嘻嘻,哥哥到時候一定要抽時間去啊”李欣然道。

    冰峯一陣無語,他們兩個已經成爲了法定夫妻,這個陳然竟然還對李欣然沒有一絲的動作。這不得不讓冰峯佩服他的定力。不過,冰峯也明白陳然到底是什麼意思。他肯定是見了張鳴和張延那日對冰峯的態度,知道了冰峯是不一般的人物。而且冰峯與李欣然也不是親兄妹。

    這個世界裏頭打着兄妹的幌子,最後走到一塊的不是少數。對於陳然來說,李欣然就是他的整個世界,要是李欣然沒了,他活着也沒什麼意思了。說白了,他就是那種可以爲愛情不顧一切的浪漫男人。可陳然更知道,冰峯無論是從哪一方面都強過他千倍萬倍。而且對李欣然還是到了那種溺愛的程度,這讓陳然根本從心底恐懼。

    畢竟,冰峯對於他實在是太危險了,特別是李欣然看冰峯大發雄威的時候,眼中那迷離的目光。那種目光從未出現在他身上,雖然李欣然一直都給予他最爲溫柔的目光,可自己的女人對別的男人露出迷離的目光,那個男人要是心裏頭沒什麼想法,那絕對是扯淡。

    陳不能有什麼說法,也說不出什麼。因爲,無論怎麼說,冰峯一直做的都是哥哥對妹妹的照顧,李欣然對於冰峯也是一直掛着妹妹的樣子。李欣然雖然對於冰峯的感情有着那麼一絲絲的曖昧,可兩人卻從未有一絲的越過雷池。

    “呵呵,放心吧,我會去的”冰峯淡笑着,對於陳然的那一絲小動作,他卻是一絲的不在意。

    陳然抱住李欣然幸福的笑了笑。

    “陳然,欣然是我妹妹,不是情人,也不是什麼其他的關係,別亂想,欣然心裏頭只有你一個,呵呵,希望你珍惜這個純真的女孩”冰峯挑明瞭道,卻是在提醒陳然,不能因爲愛的太深了,而限制了兩人的自由。無論多麼深的愛意,只要有了隔閡,有了猜忌,這段感情恐怕就要朝着終結的方向發展了。

    ps:哇嘎嘎,爆發開始,求鮮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