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逍遙尊 » 第一卷 重現輝煌_第六十八章 北冥航被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逍遙尊 - 第一卷 重現輝煌_第六十八章 北冥航被虐字體大小: A+
     

    劉冰眼中一驚,他沒有想到冰峯反應這麼快,她僅僅是把冰峯的身份拿出來調侃冰峯就知道了整個事情的經過,他也沒有想到冰峯竟然這樣決絕,竟然就因爲惡鬼泄露他的身份。更讓劉冰鬱悶的是,冰峯處理手下竟然還提前跟她說說,這什麼意思啊,明顯的是殺機給猴看,讓劉冰不要在他面前耍花樣,不然會死的很慘。

    “對不起,冰公子,我再也,再也不敢了”

    劉冰唯唯諾諾的道,她也害怕,雖然明知道冰峯不會把她怎樣,不然也不會跟她廢話了,可心中就是忍不住害怕,她很清楚冰峯的實力,要是冰峯要滅了她,京城那些個經常跟在她屁股後打轉的公子哥沒一個能救的了她,不是救不了,是根本就沒這個能力,只要冰峯動了那個心思,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救得了她。

    “走吧,吃飯去吧,我很樂意征服你這樣的女人,等你愛上我那一天就是你理想實現的那一天,呵呵”

    劉冰和冰峯第一次交鋒中就輸了,輸的徹徹底底,劉冰明白,這個男人已經注意到她了,她以後的人生全部與這個男人有着不可分離的關係了,冰峯的勢力可以讓她瞬間完成她的理想,也可以讓她瞬間變的一無所有,消失於這個世界。可冰峯的對這的要求是:她愛上他,可她這樣的人又會真心愛上誰呢?以前的她是看不上週圍所有的男人,而現在一個比她強的男人出現了,她卻只有害怕,畏懼的心底的害怕。

    三個人一齊漫步在這華夏大學的校園裏,惹的無數人羨慕的看向冰峯,以劉冰的容貌在這裏豈是沒人知道的人物?都知道,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從劉冰來到這個學校,就是這個學校當之無愧的第一美人,無論老師還是學生只要見過她,誰能忘的了?

    所有的人都在驚訝,這個男孩是誰啊,竟然能得到劉冰的青睞,與他並肩而走。張茜的美貌也沒有人能忽視的了,待看到張茜的時候,他們就石化了,兩個極品禍水級別的美女陪着一個男人,華夏讓人震驚的事情是頻頻發生,可震驚到這個地步就不是那麼容易發生的了。

    愛得利酒店是華夏大學的一家五星級酒店,不要懷疑,華夏大學的有錢人相當多,這裏的生意相當火爆,如果不提前三天預定,很難搶到包間,只能坐到大廳裏吃飯,這讓擁有資本到這裏吃飯的人很不滿,不過,他們也都沒辦法,能到這裏吃飯的話都不是什麼小人物,誰會閒着沒事輕易得罪人。

    而劉冰則是一位特殊人物,他們的經理親自吩咐過的,永遠有她一間包間,這個規矩自從劉冰來到這個學校就開始了,沒有人會對此不滿,因爲,劉冰就是劉冰。

    “劉小姐,呵呵,還有兩位啊,請進請進”

    愛得利酒店的經歷親自出來招待,看見劉冰臉上的肥肉又擠到了一塊,他對劉冰沒有非分之想,他明白自己的斤兩,他也知道劉冰這樣的男人只要傍上某個男人就是一飛沖天之勢,他對於劉冰永遠只是擺在下位者的方向,看見了冰峯,他忍不住多看了幾眼,感覺這個男人不是普通人,單憑着劉冰肯和他一起吃飯,這就是從未有過的事情,再加上冰峯身邊的另一個女人張茜,他就更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對冰峯打招呼的時候臉上也露出了諂笑。

    三個人由經理領着來到了大廳,正準備去二樓包間裏走去,迎面從樓上下來了一圈穿着西裝的年輕人,看着他們的樣子,一看就是一大羣紈絝,冰峯幾人也沒興趣看他們,可他們卻攔住了冰峯他們的去路。

    “劉小姐,這位是,什麼時候你也和男人一起出來吃飯了”

    說話的正是這羣紈絝排頭的一個傢伙,嘴裏叼着菸捲,斜靠着欄杆,剛好擋住了劉冰的路,嘴裏吐着菸圈,不過,還是與劉冰保持一定的距離的,對她還是挺尊重的、

    “北冥航,請你離開不要擋我的道,我和我男朋友吃飯,你管不着”

    劉冰直接把話廖明瞭,以前她是沒有依靠,遊走於那些強勢男人之間,冰峯已經明確的表明態度要征服她,她什麼都不怕了,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人能把他怎麼樣了,她可以做任何事情,沒有人能把她怎麼樣樣了。

    “男朋友,呵呵,好厲害,是這位嗎,哼,劉冰,跟你說吧,以前還有得到你的希望,我沒有動手,現在,洗乾淨,在牀上等着我,過一夜,咱們誰不認識誰,不然,哼,你,你的家人,呃,還有這位帥哥,呵呵,都將面對什麼災難呢,呵呵,自己想吧”

    北冥航說着一陣狂笑,後面的紈絝們也是跟着笑,迎合着,無限的囂張。南宮航的聲音相當的大,在這大廳裏的人都能聽的到,許多人都對劉冰想入非非,這時候聽到南宮航竟然敢這樣褻瀆他們的女神,心裏都是一陣闇火,可卻沒有任何人敢站起來說句話,他們都不敢對南宮航這個大學兩年裏踩下了大半個京城的男人有什麼對意思的表示。

    “好不囂張啊,誰敢對我們的美女老師這樣說話,北冥航,京城裏的大哥,別囂張了好不好,我是奈何不了你,可冰家大哥回京城了,獨尊幫稱雄華夏,你惹的起誰,哼,老實點,美女老師不是你能碰的,別讓我告訴我冰大哥你這麼囂張”

    冰峯聽着這聲音一陣耳熟,這小子還喊他冰大哥,這是誰呢?待看到這張臉他算是明白了,五年前,張隨風,張家那小子,呵呵,那個要認他當大哥的小子,冰峯懶的理他,就把他趕了回去,這麼多年了,他還記得冰峯,倒是讓冰峯心裏一暖。

    “獨尊幫,冰家,哼,不過是一羣散兵遊勇,冰家十年前就被滅了,以爲我不知道,哼,獨尊幫不過是那個喪家之犬把一些不入流的小混混集合到了一起了,華夏無人了,呵呵,我北冥家是懶得踏入那小小的黑道,不然,一個衛隊小隊就都給滅了,呵呵,拿着人家喪家之犬的名頭,來說裝牛逼,還指不定人家認不認你這個傻子兄弟呢,貌似,我記得你當年可是被人給攆着回來的,這還成了你們京城的一大笑話呢,不知道張家前兩代那麼好的基因怎麼會生出你這麼個白癡”

    北冥行眼中無人的大吼着,後面的那羣紈絝也跟着迎合,冰峯實在想不出這樣一個目中無人,只會吹牛的白癡怎麼把京城給踩下了半邊天,難道京城無人了,還是這小子在吹牛呢,看張隨風不敢動手的樣子,這小子在京城確實很有勢力啊。

    “人,活着不要把牛吹爆了,有什麼就說什麼,吹牛也不要太過分了,有些牛吹的過分了會遭禍事的。什麼事情要搞清楚狀況,人要有自知之明,回去問問你老爹怎麼做人的,要是他不教你,我倒是不介意教教你”

    既然劉冰已經稱冰峯是他男朋友了,冰峯這個男朋友就不能一直坐在那看戲吧,肯定要出出頭了,而且北冥航的話說的太過分了,讓劉冰在牀上等着他,那不是要跟冰峯帶綠帽子嗎,當着冰峯的面說要給他戴綠帽子,你說這是什麼後果,還威脅冰峯的女人要給冰峯好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獨尊幫是小混混,呵呵,冰峯是喪家之犬,見過吹牛的,就是沒見過吹牛吹這麼大的。

    張隨風聽到冰峯的聲音可是一陣激動,眼睛裏都快冒出水花了,冰峯笑眯眯的朝他擺擺手,他知道什麼意思,就領着他後面站着的幾個小子坐到了一張桌子上,準備看北冥行倒黴,惹到了冰峯,結果是什麼不得而知,話還說那麼大,沒想到真碰見正主了,呵呵。

    北冥行大腦根本就沒有思考,自從他才踩下這大半個北京城之後,他就不會思考了,只會囂張,一直不停的囂張,裝逼,糟蹋女孩。如今,也一樣,他一樣的不會思考,一樣的在裝逼,衝大蛋。他想不到冰峯是多麼的牛逼,他也不會想,他只會一步步給冰峯收拾他的理由,這樣的人是可惡呢,還是可憐呢?

    “丫呵,好厲害,吹牛,自知之明,我老爹教我,呵呵,我沒聽錯吧,弟兄們,這小子說讓我老爹教我呢”

    說着北冥航扭頭問後面的那羣紈絝們,紈絝們還是老規矩,迎合,不停的捧着這個已經自大到沒法說他地步的北冥航,只把他吹到了人間少有,天上難尋的超級極品男人。

    “小子,你是誰,別他媽的在老子面前裝逼,你以爲你很牛逼啊,你剛纔的話要是讓我老爹知道了,哼哼,你敢教訓他,估計你老爹老媽都要遭殃,把劉冰借我玩玩,呵呵,讓他體味一下我那根男人中的男人,就還給你,嘿嘿,你剛纔說的我就當沒聽見,你看怎麼樣,呵呵”

    一直在旁邊站着暗自笑着這個白癡的張茜聽到北冥航的話,臉上一陣厭惡,朝着南宮航道:“你怎麼這麼噁心啊,就你還跟峯哥最對,真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我也替峯哥說一句,回家讓你老父親老目前教教咋做人的,這麼大個人了,出來丟人顯眼,羞不羞,這世界男人真是沒了,讓你出來滿街跑,噁心人,你說是不是啊,劉老師”。

    劉冰相信冰峯能給他處理好一切,自己既然已經聲明以後跟着他,他肯定不會讓自己的受別人欺負的,劉冰一直都在以看戲的姿態看着,看着他以後要跟隨的男人是怎樣玩這個現在只會吹牛的白癡男人,就在她心裏暗笑的時候,張茜和他說話了,對於張茜,她可不敢怠慢,作爲冰峯的第一個女人,很有可能以後張茜就是冰峯家的真正女主人,劉冰這樣的人豈會讓張茜心裏不舒服。

    “是啊,是啊,呵呵,張茜妹妹說的太對了”

    兩個美女相視一笑,惹得一旁的男人們都是腦袋眩暈。

    北冥航聽到張茜和劉冰的話,臉色已經由紅潤變成了豬肝色,被女人罵那可是件很丟人的事情啊,而且他許多弟兄還在後面看着呢,不過,他不經意見瞄見張茜那絕世容顏又笑了,接着又鬱悶起來了,看向冰峯那眼神充滿着嫉妒,他不明白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魅力竟然能吸引兩個絕世美人,冰峯除了長的比他好看一點沒啥優點啊。

    “小子,這兩個美女,呵呵,我都要睡,你該往哪涼快往哪涼快吧”

    北冥航笑眯眯的看着冰峯,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就開始強搶民女了,可見這個人多囂張了。事實上也是這樣的,北冥航憑藉家族北冥世家的勢力在京城站穩腳跟之後,與華夏中央某個強悍的政治世家結成聯盟以後,就在京城站起來了,有不少紈絝就栽在他的手裏,這個人其實蠻厲害的,不過,站在頂端之後人最容易腐化,在他們這一代紈絝中只有葉家葉飛宇,李家李少峯能與之對抗,整個北京城就他們仨人誰也不鳥誰。

    啪!

    “我叫你睡”

    啪!

    “我叫你涼快”

    啪!

    “我叫你美女”

    冰峯朝着北冥航的臉上一連給了三個耳光,北冥行驚訝的發現他那達到二流高手的功夫竟然不管用了,竟然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冰峯的三個動作他連躲都躲不開,白白的捱了三個耳光,然後用驚訝夾着恐懼的眼神看着冰峯。冰峯往前走一步,擡起手,邪邪的笑着,道:“舒服不舒服啊,嘿嘿,要不要再來幾下啊,看你的樣子挺享受的啊”

    “不不,不不,不享受,很疼”

    冰峯眉毛一條,嘴角的弧度變化成那令人生畏的弧度,眼睛大大盯着南宮航,道:“你說什麼,不享受,很疼,本公子對你這麼好的按摩竟然說不享受,很疼,你這是在侮辱本公子的勞動成果嗎,哼”

    啪!

    北冥航又捱了一下,臉上火辣辣的疼,眼淚都快掉了出來,他那梟雄般的氣質再也表現不出來了,可憐巴巴的捂着兩邊已經紅的跟金絲猴屁股一樣的臉。整個大廳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弄的北冥航一陣沒面子,捂着臉,大喊,“笑什麼笑,都他媽的給老子住嘴”

    “他媽的”

    啪!

    “住嘴”

    啪!

    冰峯又朝着他的臉上一邊給了一下,把北冥航嚇的趕緊後退,捂着臉,眼睛裏的淚水已經滴了出來,顫巍巍的,道:“大…大..大哥..哥,我錯..錯了,求您饒了我吧”。

    整個大廳裏爆發出更加大的笑聲,還摻雜着不少人的掌聲,北冥航明顯的不得人心,這麼多人看到他被收拾都歡呼,這小子看來沒少做惡事情。北冥航也不是傻子,作爲北冥家的繼承人他不但擁有高強的武功也擁有相當深的心機,要不,也不可能把這京城都給踩了下去,剛纔那麼囂張的對冰峯是他一向太自大了,習慣了,冰峯剛纔的兩巴掌算是把他打醒了,好漢不吃眼前虧。

    “滾,立馬滾,用猴子最快的消失速度消失”

    南宮航唯唯諾諾的點着頭,灰溜溜的跑了起來,可他跑到門口的時候,又扭過來頭了,朝着冰峯,道:“留個名吧,你這樣的人物不會怕我尋仇吧”。

    冰峯輕笑道,“HX大學經濟系,冰峯,呵呵,想什麼時候來,你就什麼時候來,恭候北冥猴屁股大駕”。

    北冥航冷哼一聲,就領着人匆匆離開了,冰峯和在這裏簡單的用過餐之後也各自分開了,張茜提出想要住學校寢室,體驗一下校園生活,冰峯也答應了,他也想體驗體驗這傳說中最快樂的大學校園生活。

    冰峯和張茜就去超市買了些日常用品,就去了各自的寢室。本來劉冰是打算跟着冰峯住的,不過,看冰峯想去寢室住,她也沒法,就悻悻的自己回公寓了。

    當冰峯第二次踏入這個學校的男生寢室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時代的學生是多麼的齷齪,就連這個排在世界第一的大學也一樣。惡臭熏天,潮溼堙沒,唯一好的一點是,就是沒有出現垃圾丟的到處都是的現象,也不知道這麼多懶人怎麼考進這所大學了。

    推開寢室門,僅僅一天有人住的寢室就讓人聞到了那種讓人生畏的腳臭氣,冰峯這樣半仙級別的人物都感到噁心,極度噁心,有點後悔來到這個寢室了。

    “劉彥成,HN省的”

    “葉飛龍,京城”

    “孫小浩,也是HN省的,呵呵”

    幾個人看到冰峯用鑰匙打開了寢室門,都什麼也沒說伸出手,自我介紹起來,冰峯也都一一和他們握手。

    “我是冰峯,京城人士,呵呵”

    “哎,不對啊,不是說你就是那個考了滿分的怪物嗎,貌似那個怪物是江南省人啊,怎麼回事啊”劉彥成和孫小浩都是一臉期待的看着冰峯,冰峯被人稱作怪物也處於無語之中,他也無奈啊。

    當冰峯第二次踏入這個學校的男生寢室的時候,他才知道這個時代的學生是多麼的齷齪,就連這個排在世界第一的大學也一樣。惡臭熏天,潮溼堙沒,唯一好的一點是,就是沒有出現垃圾丟的到處都是的現象,也不知道這麼多懶人怎麼考進這所大學了。

    推開寢室門,僅僅一天有人住的寢室就讓人聞到了那種讓人生畏的腳臭氣,冰峯這樣半仙級別的人物都感到噁心,極度噁心,有點後悔來到這個寢室了。

    “劉彥成,HN省的”

    “葉飛龍,京城”

    “孫小浩,也是HN省的,呵呵”

    幾個人看到冰峯用鑰匙打開了寢室門,都什麼也沒說伸出手,自我介紹起來,冰峯也都一一和他們握手。

    “我是冰峯,京城人士,呵呵”

    “哎,不對啊,不是說你就是那個考了滿分的怪物嗎,貌似那個怪物是江南省人啊,怎麼回事啊”劉彥成和孫小浩都是一臉期待的看着冰峯,冰峯被人稱作怪物也處於無語之中,想他不過是考兩個滿分就被這寢室的室友稱之爲怪物,估計這樣喊他的還不在少數,冰峯感覺別人給他這個稱謂相當的冤枉,可他也懶得管了,衆口爍金,他總不能因爲這個就派人來次大屠殺,讓別人不能喊他怪物吧?

    冰峯衝他們倆笑了笑,道:“我家從一千年前就在京城了,呵呵,前幾年我不過是寄居在江南市罷了,現在又回來了,你們說我是誰,呵呵”

    葉飛龍一聽便明白了冰峯是什麼人,他實在想不到他竟然和這個第二家族的少爺住到一個寢室。葉飛龍不如他哥哥葉飛宇那麼囂張,喜歡低調做人並不是說他沒有向上爬的野心或者說是理想吧,而是他把他所有的東西都隱藏了起來,他明白,葉家這一代直系子孫也就他們倆弟兄,老大葉飛宇喜歡爭強好勝,什麼東西都想得第一,要是要葉飛龍也如此的話,葉家說不定會雞飛狗跳,爲了避免出現兄弟相殘的事情,聰明的葉飛龍就把自己深深的隱藏起來了,從小隻在哥哥葉飛宇後面當小弟,當軍師。

    他不願意與哥哥爭什麼,並不能說明他不想在這個世界上擁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作爲男人,葉飛宇也充滿着“醉臥美人膝,醒掌殺人器”的願望,他也一直在努力着,只要與哥哥沒什麼衝突的對自己有利的事情,他也一直在把握着。如今,這個第二家族的大少與他住到了一個寢室,葉飛宇心中激起了千層浪潮,他感覺他騰飛的機會來了,只要搭上了這個被自己寢室剛認識的兩個兄弟損了兩句的男孩,他的人生之路會好走許多,獨尊幫的背後站着誰在華夏上得了檯面的勢力都清楚了,也再一次的肯定了獨尊幫。

    葉飛龍順手幫冰峯接過手裏的行李,放到僅剩的空牀上,又拿了個一次性杯子接了杯冷水,遞給冰峯,道:“大熱天的,呵呵,先解解渴,阿峯,我們六歲的時候見過面,那次在軒轅天星生日的時候,我們把南宮風那個小色鬼收拾了一頓,一晃十幾年,呵呵,阿峯都把飛龍忘了”。

    冰峯接過杯子,這天氣是挺熱的,不過,對他倒是沒什麼感覺了,要死到他這個境界還能感覺到熱,那就出問題了。可他還是想喝口水,這也與吃飯一樣,已經成爲了本能了。感激的衝葉飛龍笑了笑,接着聽到了葉飛龍說的話,眼睛猛的一睜,想起了這個隊他蠻關心的室友是誰了。

    “飛龍,呵呵,跟你那樣說,冰峯成智障了,連記憶都沒了,我還清楚的記得,是你小子出的損招讓南宮風那個白癡去調戲軒轅無情的”

    “行了,行了,阿峯,呵呵,一別十幾年,既然回京城了,碰不見那什麼也不說,我家跟你家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也夠不上資格去給你接風,這遇見了,你還不讓兄弟巴結巴結你”葉飛龍臉上露出*的表情,不過,這也倒是把冰峯給噎住了,他要是拒絕了葉飛龍就擺明了看不起葉飛龍。

    其實,冰峯與葉飛龍這僅僅是第二次見面,可兩次見面葉飛龍都給冰峯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到了現在,冰峯的朋友可以算是沒有吧,冷雲與冰峯之間經過血痕提供的信息和冰峯這些年得到的蛛絲馬跡,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幾乎已經處於零了。而在冰峯友情出現空虛的情況下,葉飛龍出現了,一杯水的關心,一句十年久違的話,就讓冰峯那孤獨的心觸動了。

    “呵呵,彥成,小浩,走一塊去,給阿峯接風去,今天我大出血,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葉飛龍朝着另外兩個室友喊道,葉飛龍並沒有這兩個室友看起來寒酸就看不起他們,能考進HX大學就是一種能力,雖然說小人物的成長爲大人物是血淚史,可能進華夏大學也就給了他們擁有一段血淚史的資格,葉飛宇有大批的紈絝子弟在背後撐着,可葉飛龍沒有啊,他也總不能跟哥哥搶勢力吧,他只有抓住沒一個可能成爲黑馬股的潛力股,慢慢的培養。

    冰峯只是笑了笑,他更不會看不起誰了,因爲,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人能讓他看的上了,已經麻木了,隨心所欲,是爲逍遙。而冰峯他對於這些事情,只有一個字,淡。

    四人互相聊着來到了寢室樓外的停車場裏,冰峯一眼就瞄到了法拉利EnzoFXX,,別緻的扁平線條讓非常惹眼,這是技用車,很特別,在整個停車場無數跑車中間非常惹眼,不要以爲這輛車是葉飛龍憑着家族權勢得來的。這款車是在在法拉利推出了Enzo之後,又在原Enzo的基礎上進行升級而來,價值1000萬美元。不過,這款車可不是有錢就能買來的,這絕對是限量版的,在歐盟內事不允許在普通道路上行駛,只允許在賽車道上行駛。令人值得玩味的是這輛車是法拉利送給葉飛龍的,而這款車子,法拉利只送給了兩個人,一個是車王舒馬赫,另一個就是葉飛龍,不要懷疑,這個是世界上有地下車賽。

    劉彥成和葉小浩看到葉飛龍的車子的時候,眼光明顯的一呆,很清楚,他們自卑了,深深的自卑,單是這輛車,他們雖然沒見過,可他們明白他們努力一輩子可能都買不起這一輛車子,和葉飛龍打屁開玩笑這麼長時間倒是讓他們心中一陣‘碰碰’直跳。

    “兩位兄弟,這輛車子家裏沒有掏一毛錢,是我用自己的雙手在無數競爭者手中奪過來的”葉飛龍一眼就看出了他這兩位室友自卑的表情了,他的意思也很明白,他也是靠自己的本事,他們都是一樣的人,只要努力一切都會有的。葉飛龍也只能說道如此了,人如果是扶不起的阿斗,說在多也沒有用。是那種能成大事情的人就不會沉浸在這種沒有用的怨天尤人之中,葉飛龍的這句話已經能夠激起他們用雙手創造的野心了。

    劉彥成眼睛一亮,衝葉飛龍感激的笑了笑,而葉小浩則是充滿了哀傷,葉飛龍的話似乎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反而起到了反作用,他看了看幾人道,“那個,我有事情,先回去了,你們去吧”。

    很幼稚的藉口,不過是爲了掩飾自己的那種卑微的自卑罷了,這種人就算考上了這個世界上最牛叉的大學也成不了什麼大事情,最多圖個溫飽,葉飛龍連看都沒有再看他,他不是看不起人,而是這種人真的沒有資格做他的兄弟,他有什麼必要再去攔着,徒增不愉快罷了。

    給個花花吧推薦雲淚天雨大神的《混沌修真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