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71 想容凌哥哥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71 想容凌哥哥了字體大小: A+
     

    自從唯一懷孕之後,墨御的目光就關注在了她的身上。

    對於小櫻桃雖然很寵愛,但是有心也無力啊。

    不過小櫻桃很懂事情,因爲知道唯一懷孕之後,那些都拖家帶口的來祝賀唯一。

    端茶倒水的事情一直都是小櫻桃一個人在做。

    原本一直想要去找容凌的小櫻桃幾次去了墨炎的學校一直都沒見到人。

    現在麻麻懷孕,小櫻桃也不敢麻煩自己的麻麻。

    因爲麻煩到自己的媽媽,粑粑肯定會很生氣的。

    小櫻桃其實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粑粑生氣了。

    這一天,唯一迎來了一個許久不見的客人。

    “是你,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怎麼樣了!

    ”唯一看着走進來的若初見,現在的若初見比起以前更多了一份成熟女人的韻味。

    看起來更加有那種溫婉的氣質了。

    “小一一,很久不見了!”

    若初見是帶着自己的兒子過來的,因爲自己的兒子也是屬於哪一種沉默的性格,很喜歡粘着自己。

    “快坐這裏,這是你的兒子麼,真的很可愛啊,叫什麼名字!”

    看着乖巧安寧的小孩子,唯一很喜歡。

    和自家家這兩個熊孩子就是不一樣,果然,孩子還是別的家裏的好。

    “這是我的兒子,叫容疏!”若初見抱着自己的兒子坐在沙發上。

    “聽說你又懷孕了,過來看看,恭喜啊,你都要二胎了!”

    若初見看着唯一,幾年過去了,這個人臉蛋褪去了稚嫩,變得更加有女人味了,那張絕美的臉上有着爲人父母的慈愛。

    和當年那個纔剛剛嶄露頭角的女孩子不一樣,經過歲月的沉澱,一些人都以着獨屬於她個人的那種韻味了。

    “你就別打趣我了,爲了這件事墨御可是現在都還在生氣!”

    唯一沒行動,小櫻桃很聽話的去給若初見倒水。

    若初看這那張和沈唯一基本上都是一模一樣的臉蛋,心裏閃過了然,也難怪墨御會那樣寵愛自己的女兒。

    “謝謝謝小櫻桃,很聽話,今年幾歲了!”若初見溫和的的笑笑。

    “不謝的,阿姨,請喝茶,我五歲了。”小櫻桃很有禮貌。

    “你的女兒真的很懂事情啊,我很喜歡!”

    若初見覺得容凌很喜歡和這個小姑娘在一起玩不是沒原因的,小姑娘是真的很討人喜歡,也很安靜。

    “謝謝阿姨的誇獎!”對於別人誇獎自己,小櫻桃是一點也不害羞的,還擔全收。

    “你這孩子,就不知道什麼是謙虛麼!”唯一看着自己家那個熊孩子,搖搖頭。

    “這孩子的性格是很喜歡,感覺很陽光,很讓人喜歡。”若初見也露出一個笑意。

    “這一位就是你容凌哥哥的嫂子!”

    唯一看着小櫻桃說道,別以爲這幾天她沒看見小櫻桃眼裏的期盼。

    可是自己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帶小櫻桃去見容凌。

    兩個人現在還好,如果以後呢,發生什麼事情,到時候大家都很難做的。

    “啊,容凌哥哥的嫂子啊!”小櫻桃屁顛屁顛的跑上去。

    “阿姨,阿姨,你看見容凌哥哥沒有,都好幾天了,我都沒看見容凌哥哥,好他是不是不會喜歡阿璃了?”小櫻桃覺得自己有些委屈。

    “沒有,容凌哥哥那裏沒有不理小櫻桃,只是他生病了,不能來看小櫻桃!”

    若初見拉着小櫻桃肥嘟嘟的小手,眼裏有着笑意。

    “容凌哥哥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舒服,阿姨,你能不能帶我去看看容凌哥哥!”

    不知道爲什麼小櫻桃就是很喜歡那個人,有些人也許就是天性使然。

    “這個你的問你的媽媽,阿姨可不敢做主!”

    沈唯一不讓小櫻桃走,誰也不可能從軍區大院把人帶出去。

    “行了哈,說說看,容凌那個孩子怎麼啦!”

    這個人對於自己有恩情唯一一直都記得,所以對於這個人一直都是格外的寬容。

    “身體不舒服,一直在醫院裏,所以沒在學校裏。”若

    初見這是解釋了爲什麼小櫻桃去學校會找不到人。

    “前兩天不是還好好的,怎麼說病了就病了。”

    這個若初見的醫術應該也算頂級的,怎麼可能治不了那些小病。

    如果就是若初見都治療不了的,那應該就不是什麼小問題了。

    “我雖然醫術精湛,但是那只是對於人的身體,並不包括人的靈魂。”

    除非給那個人洗腦,不然肯定做不到完全恢復的狀態。

    “容凌哪個孩子確實有些不太喜歡說話!”唯一也覺得那樣好的一個孩子有些可惜了。

    “小一一,我能不能求你一個事情,請你務必考慮一下,我也不是想要爲難你!”若初見看着唯一眼裏有着央求。

    容凌一直就是她最疼愛的小叔子,她捨不得這個孩子這樣年紀輕輕的就這樣沒有了。

    她很希望容凌能夠擁有正常的人生,高高興興的活着。

    可是一直以來,大家都把最好的捧在容凌的面前。

    但是容凌彷彿對於什麼都不感興趣一樣,完全就是無動於衷。

    隨着年齡的漸漸加大,容凌那所剩無幾的求生的慾望慢慢的沒有了。

    在這樣下去,那個孩子的命運逃脫不了一個死字。

    這些年一直都是想方設法地尋找各種東西,想要給哪個孩子一個追求,可是很不幸的。

    那個孩子壓根就不肯多看一眼。

    就只有這個小傢伙,提到這個小傢伙的時候,容凌的臉上有着微微的笑意。

    即使很細微不明顯,可是那就是一個最大的進步。

    證明這世間還是有東西值得容凌去留念和追尋的。

    並且這一次的自殺,容凌也沒有和以前一樣就想置自己於死地。

    傷口並不是很深,應該是最後的關頭,有些猶豫了,也許並不想死。

    “你想要表達什麼意思,初見,你擔心你的小叔子我理解,但是我也擔心我的女兒啊,我是女兒有自己的人生自由,我並不想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她的身上,最爲一個父母,我只是希望我的孩子能夠快快樂樂的成長,其他的我沒辦法奢求。”

    若初見的話語唯一懂,就是想要自己的女兒去到容凌的身邊,給他一個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唯一隻想要自己的孩子無拘無束的活着。

    有着屬於自己的人生,而不用去顧及任何人的想法。

    “小一一,我不是那個意思,就是有時間的時候能不能讓小櫻桃多去容家走一走,我們給你保證,在我們的視線範圍之內,小櫻桃不會出什麼事情,我們也會把她當作自己的孩子來疼的,不會讓她受絲毫的委屈。”

    若初見也不怪唯一,沒一個父母就沒有不愛自己孩子的。

    站在沈唯一的立場上,爲自己的女兒考慮是非常正常的,一點都不意外。

    “這一點倒是可以,如果你把小櫻桃接去你們容家,記得打一個電話回來,不然墨家這裏我很難交代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在不鬆口就選的有學薄情了。

    “謝謝你,小一一,我很高興你能答應這樣的事情!”若初見看着唯一,這個女人她一直都很喜歡。

    原因不爲其他的,就是因爲年輕分心軟和明白是非。

    “不用謝,倒是告訴你,我家小櫻桃很調皮的,你們有時候就多擔待一下,我這個女兒被她爸爸寵壞了,一直就是這樣肆無忌憚的,簡直就是無所畏懼!”

    有時候就是自己的命令那也是陽奉陰違的,簡直氣死人。

    “看着小櫻桃就覺得很喜歡,小櫻桃這孩子一看就是不錯的,你這個當人家媽媽說也給人家一點自信啊?”

    若初見覺得有這樣一個貼心小棉襖也是一種福氣,可是自己始終沒有那個好福氣。

    生的唯一一個就是兒子,本來覺得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再生,哪裏知道自己家裏那個混蛋居然被着自己去結紮了。

    當時自己因爲這件事情開始冷落那個混蛋很久了。

    “你也會有的,你和容與都很年輕啊,有寶寶的機會多的是!”

    兩人想要一個孩子很簡單的。

    “被那個混蛋作沒了!”越想越生氣,今天晚上讓他去睡沙發。

    “啊,你們……”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在折騰幾下想要孩子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啊。

    可是看着若初見臉色有着漆黑的模樣,唯一開始腦補各種畫面。

    “撲哧,不會是我想的那樣,你老公揹着你去結紮了吧?”

    這個想法絕對不是墨御一個人會想到的,作爲另外一個知名的妻奴,容與做的可能性很大。

    甚至比自己老公都大,墨御好歹還會顧及自己,受自己的威脅。

    可是容與那個盛世的總裁一直就是那樣強勢霸道。

    並且都是一意孤行的,很可能不會和若初見打招呼,直接就去做了再說。

    很可能做了也不會說的,必須等到若初見的發現的時候,覺得自己瞞不住了。

    那麼很可能,也就會選擇坦誠了。

    看着若初見那個你答對了的表情,唯一差一點就忍不住笑出來。

    “和當初墨御的想法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只不過我老公沒那個膽子揹着我去做,他敢這樣就這樣後果的,所以都是和我商量的,那我肯定不幹啊。”

    墨御敢那樣做,回來絕對是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老公情況很特殊,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那樣兩人才會長長久久的走下去。”夫妻兩個人裏面總有一個人會退讓。

    “感覺你對你老公真好,反觀我自己,反而不行了!”唯一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不,其實都很好,只是所表達出來的形式不一樣而已!”誰敢說沈唯一不愛墨御。

    當年墨御失蹤的事情外面那些人不知道,可是她們這些人也是知道一點的。

    在哪個時候,沈唯一都從未想過離開墨家,而是義無反顧的守着墨家,等着她的老公回來。

    如果若初見的愛的包容的話,沈唯一的愛就是理解了。

    “哈哈哈哈,就像你說的,兩個人裏面總有一個人需要做出犧牲!”

    但是唯一知道,墨御一直都是那個最值得的人。

    唯一不後悔等着他,因爲現在也算得到一個自己想要的結果了。

    “麻麻!”兩個人還在說話,小櫻桃有些憋不住了,來到沈唯一身邊,輕輕的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怎麼啦!”唯一偏過頭看着自己的女兒。

    “麻麻,我想要去看一下容凌哥哥,媽媽能不能讓我去,我會很乖巧的!”

    小櫻桃是真的有些想念那個溫和的容凌哥哥了。

    “當然可以,只是不是現在,明天就是星期四,過了明天后天你可以不去幼兒園去看看你的容凌哥哥?”

    幼兒園上課不上課根本就是無所謂,唯一教育孩子都是勞逸結合的。

    沒必要一個星期都讓孩子在哪裏。

    有時候唯一不忙的時候,唯一也會把小櫻桃呆在自己身邊。

    wWW. ttκǎ n. ¢ o

    “謝謝,媽媽,麻麻最好了,我最喜歡麻麻了?”小櫻桃聽見唯一的話直接就想歡呼了。

    “你這個小丫頭,麻麻什麼時候對你不好!”就是好的不是那麼誇張。

    “麻麻一直對我都是最好的,麻麻放心,我一定會很聽話的,不會給媽媽闖禍的!”小櫻桃還給唯一做出保證。

    “麻麻看着!”不闖禍肯定是不可能的,唯一就是希望這個小丫頭能夠別太過鬧騰。

    “如果你肚子裏面的是兩個女孩子,你這以後的日子可就是非常有意思了?”

    看一邊男孩子那個樣子,似乎就是不需要唯一擔心的。

    唯一一直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女兒了。

    若初見看着自己的兒子,“容疏,要不要和哥哥姐姐一起玩啊!”

    容疏看了小櫻桃一點,搖搖頭,他不是很喜歡和小櫻桃玩。

    小孩子的選擇傾向也是很令人匪夷所思是。

    “你家這個孩子很乖巧啊,我女兒有他一半的乖巧,我覺得我就可以安心了!”唯一有些感嘆。

    “我覺得你。你家小櫻桃很不錯啊,被你教育的非常好,雖然有些調皮,但是那些都不是大事情!”若初見眼裏有着一絲羨慕。

    “別誇她了,一會兒可能就是直接上天了!”唯一笑道。

    “呵呵呵,肯定是遺傳你!”若初見覺得小櫻桃就是沈唯一的縮小版。

    “咳咳咳,太尷尬了?”唯一覺得自己小時候其實沒這樣調皮的。

    “哎呀,小孩子,隨便她玩。”若初見笑笑。

    “對的,走一步看一步,做父母的就是在一邊指導,別總是控制她的行爲,讓她受到侷限,那樣未來發展就沒有很大的空間了!”唯一點點頭。

    “嗯,都不容易啊?”若初見嘆了口氣。

    兩個年輕媽媽對於怎麼樣教導孩子還是有些沒經驗,也不知道什麼對於孩子纔是最好的。

    若初見這一坐就直接說太陽下山了。

    若初見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站起來。

    “說的很高興,都忘記了現在是什麼時候,小一一,打擾你了?”和沈唯一很投緣,感覺什麼都可以說到一起去。

    “說什麼打擾,我一個人也很無聊的,還得感謝你來陪我呢?”唯一搖搖頭。

    “今天也有些晚了,我點回去了,那天在過來找你聊天?”不然一會兒容與那哭肯定不答應的,因爲他上就要下班了。

    那個人下班之後就必須看見自己,否則就是變得非常狂躁。

    “走,我送你!”唯一牽着自己的女兒,打算送若初見出去。

    “不用麻煩你了,你還懷着孩子麼,別太勞累了!”不然墨御那個性格,可能和自己沒完。

    “現在回去時早期,就是飲食方面需要注意一點,沒事的,多運動也是好事情!”唯一走過去堅持要送若初見出去。

    “那就麻煩小一一了,你這樣客氣,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沈唯一真的是太客氣了。

    其實她不知道,唯一的客氣都是看人的。

    如果不喜歡那個人,她根本就是懶得理睬。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
    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