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8 番外1:家有熊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8 番外1:家有熊孩子字體大小: A+
     

    隨着時間的漸漸遠去,幾年的時間一晃而過。

    軍區大院裏,經常會聽到怒吼聲。

    “小櫻桃,你究竟怎麼回事,你爲什麼欺負哥哥,那是你的哥哥?”唯一覺得自己這就是一個熊孩子。

    經過歲月的沉澱,唯一那張精緻的臉蛋越來越迷人,而此時的沈唯一正在怒氣衝衝看着那穿的非常淑女並且很乖巧的女兒。

    小姑娘遺傳了自家媽媽的美貌,長得非常精緻,就好象一個陶瓷娃娃一般惹人憐愛。

    可是唯一看着那個眼淚都掛在眼裏的可憐模樣,沒有絲毫的覺得同情,這廝就是這樣的,一點都不不姑息。

    家裏的大人都把她寵上天了。

    “麻麻,和妹妹沒關係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把玩具玩壞了?”墨奕麟看着自己的媽媽教訓妹妹也忍不住開口。

    聽着那奶聲奶氣的聲音,唯一覺得快要氣笑了。

    “這不是玩具的問題,這是禮貌的問題,今天你就站在這裏,什麼時候想清楚了過來給我認錯。”唯一轉過身子做到一年的沙發上。

    “還有你,墨奕麟,你關愛自己的妹妹是一件好事情,可是不能這樣沒有原則,你這樣只會嬌縱她,讓她更加肆無忌憚,給我過來,我今天倒要看看能不能收拾她,一天天的,簡直就是要給我上天。”

    唯一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正好小櫻桃那個爹今天上班,沒時間在這裏。

    “麻麻,妹妹不是故意的。”墨奕麟看着自己的麻麻給自己的妹妹說話。

    粑粑說過,他是男子漢,在妹妹受到欺負的時候一定要勇敢的站出來保護自己的妹妹。

    現在看着自己的妹妹那樣委屈,彷彿都要哭出來了。

    小包子覺得自己就是男子漢,一定要保護自己的妹妹。

    唯一的嘴角有些抽搐,這個墨御平時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到底教自己的孩子一些什麼啊。

    不是唯一非要和那個小不點回不去,實在是太能鬧騰了。

    每一次都會發生任何的狀況,這簡直就是比熊孩子還要熊孩子。

    讓唯一恨不得直接就是打一頓屁股啊。

    “粑粑說,我是男子漢,不能讓人欺負妹妹。”小包子嚴肅着一張臉說道。

    “你爸爸有時候說的不對,兒子!”唯一嘆了一口氣,把兒子抱緊自己的懷裏。

    “你知道麻麻爲什麼會懲罰妹妹麼?”唯一問道,平時自己上班這兩個孩子都是家裏的人帶。

    什麼時候都是嬌寵的不行,很多次唯一就像教訓那個小櫻桃,可是家裏那羣人各種說法全部都在勸自己。

    唯一也就不了了之,現在基本上沒人在家,唯一不收拾她纔怪。

    這個熊孩子,現在不好好教導,以後完全會站在她粑粑頭上拉屎。

    “她很調皮,惹麻麻生氣了,可是妹妹不是故意的啊?”小包子睜着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的麻麻,眼裏有着迷茫。

    感覺有時候麻麻比粑粑還要嚴厲啊,可是他很喜歡怎麼辦。

    “不是那樣的,奕麟,你妹妹做什麼我都可以不管,可是很多事情由不得她這個性子來,你是她的哥哥,她就是欺負誰也不能欺負你,因爲這是禮貌問題。”

    “小櫻桃一直這樣以後是交不到朋友的,難道你想讓你的妹妹一個朋友都沒有,就這樣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孩子還小,但是教育這種東西就是從小抓起的。

    “嗯,好孩子應該懂禮貌!”墨奕麟點點頭。

    “所以妹妹犯錯誤的時候我們不能這樣包庇,一直這樣他就不能認識自己的錯誤,也就不能改正?”唯一輕聲細語的給自己兒子說道。

    而那邊的某人看着唯一壓根頭都不敢擡。

    “麻麻說的對,有錯誤就需要改正?”墨小包子點點頭,乖巧極了。

    有時候唯一都得有些懷疑兩個孩子是不是把性格生反了。

    作爲哥哥的墨奕麟乖巧的不像話,而作爲妹妹的墨相璃一直就是一個熊孩子。

    整天不是欺負自己的哥哥就失去欺負別人家的孩子。

    現在整個軍區大院裏面同齡的孩子裏面就沒有一個和小櫻桃在一起玩耍的。

    這小姑娘有奸詐有無賴並且還很暴力。

    “小櫻桃,給我過來?”看着自己那可憐兮兮的女兒,唯一沒有一絲的惻隱之心。

    早些年的時候還會覺得很心疼,可是隨着時間的增長,這一招對於唯一而言已經免疫了。

    “麻麻,我錯了,我不應該欺負哥哥!”小櫻桃的脾氣其實和唯一很像的,也不怪墨御總是毫無原則的寵着她,簡直就是要星星不給月亮的。

    “我是怎麼和你說的,你是不是都忘記了,不能欺負別人,你爲什麼就這樣調皮呢?”

    唯一看着自己的女兒,有些頭疼。

    在家裏還好,在幼兒園更加胡鬧,每一次沒老師請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麻麻,我只是和哥哥開玩笑,我無語欺負他!”小姑娘擡起頭看了唯一一眼,又迅速的地下去。

    “麻麻是怎麼教你的,要和身邊的人好好相處,你看看你,一個星期上五天幼兒園,媽媽就會被請三天?”唯一是真的覺得自己這個孩子太調皮了。

    “又不是我的錯,麻麻,是那些人欺負我!”小櫻桃撇着嘴巴看着唯一委屈巴巴的。

    “還好意思說!上一次的毛毛蟲是誰的主意,還有青蛙又是誰的主意?”但還是面對那兩個人的家長,自己簡直就是太尷尬了。

    “麻麻………”小櫻桃的臉上全是委屈。

    “別給我撒嬌,是不是你我很清楚,你別以爲你幹了什麼額都不知道?”自己這個女兒是一個什麼樣的性格唯一簡直就是太清楚了。

    看着她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那完全就是裝的,好歹也是從自己的肚子裏面出來的,心裏有什麼想法唯一簡直就是一清二楚。

    “媽媽,真的是那些人的錯誤!”小櫻桃壓根就不承認那是自己的原因。

    “閉嘴,你在說一句,你沒有錯是不是?”唯一拿出雞毛撣子。

    看着自己麻麻生氣的樣子,小櫻桃一句話都不敢說,低着頭開始沉默。

    “我要和你說過多少次,別總是有事沒事就喜歡找別人的麻煩,你這個壞毛病到底是遺傳誰啊?”

    唯一覺得教育自己的女兒簡直就是讓自己的腦細胞死了一片。

    “麻麻,我下次不敢了,你別生氣?”小櫻桃看着自己麻麻的樣子也有一些害怕。

    平時的時候唯一是屬於哪一種很好說話的。

    可是特殊的時候也那是自己的粑粑都不敢招惹的。

    如果唯一鐵定要懲罰自己,就是自己的粑粑那也是沒辦法的。

    “下次,你還想有下一次?”唯一的聲音拔高。

    “沒有下一次了,麻麻,你相信我,絕對沒有下一次。”

    小櫻桃連忙點點頭,示意沈唯一自己會很乖的。

    看着自己那個認錯態度特別好的女兒,有些苦笑。

    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就是她那個沒底線是粑粑慣出來的。

    一天天就知道嬌縱,女兒說什麼都是對的。

    “嗯,這一次的就不和你計較了。”

    “在有下一次,你看看麻麻還會不會和現在一樣重要好說話!”這個小混蛋簡直就是想要氣死自己。

    “麻麻,不生氣,不生氣,我一定不會了!”小櫻桃走上來,看着自己的麻麻笑嘻嘻的。

    唯一看着那個自己別無二致的臉蛋,說實話,完全就是自己的縮小版。

    也難怪墨御會嬌寵,捨不得小櫻桃受委屈。

    想必是想到了自己以前的那些事情,想要小櫻桃活得更加張揚肆意吧。

    不過,也難怪,小櫻桃確實比自己幸福,一出生就有那麼多人喜歡她,期待她的降臨。

    出生之後更是被這些人捧上雲端,一點委屈都不受。

    名副其實的小公主,比起這一位萬千寵愛的小公主,墨奕麟這個既定的繼承人很像一根壓根就沒人喜歡的野草。

    “你又在教訓小櫻桃了?”顧悠悠抱着自己的孩子和墨子芩一起走進來。

    當然,兩個人的身後還有着墨炎,如今他都已經讀初中了。

    “小嬸嬸,小櫻桃又做什麼了?”這個墨家的小公主簡直就是被人寵愛着長大的。

    所以脾氣方便一直都在囂張任性的,可是小叔叔卻一直都寵着,似乎很喜歡小櫻桃這個脾氣。

    “這孩子,在不好好教訓,簡直就是想上天了,這個星期是已經去學校三次了,你都不知道有多麼丟臉!”唯一自己說起來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又被請了?”顧悠悠的聲音裏面有着笑意。

    想她沈唯一,一直以來也算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人,可是想不到居然會被自己孩子折騰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何止被請啊,這個月都不知道多少次了,別說那些老師覺得不好意思,每一次我都想裝作不認識這個愛闖禍的人!”看着小櫻桃,唯一就是忍不住生氣。

    這個熊孩子簡直就是太令人生氣了。

    “小櫻桃這個脾氣和你年輕的時候倒是很像啊,做什麼事情完全就是無所畏懼,這樣的人才是最有膽識的?”顧悠悠看着小櫻桃。

    其實小櫻桃提過不說話,那也是一個非常乖巧可愛的孩子。

    可是就是那個脾氣完全就是和她那個容貌成爲了正比的。

    “你的意思就是說,我以前很粗魯?”唯一挑眉。

    “不是,是有些沒心沒肺的?”唯一時候很喜歡說髒話,但是一般情況下,都不怎麼粗魯的。

    唯一覺得小櫻桃應該不是遺傳自己,自己不會那樣喜歡搞事情的。

    而小櫻桃簡直就是一個看戲不嫌事大的主。

    “還是我家小可樂好,一直都很聽話。”

    顧悠悠看着自己的兒子一直都很乖巧,心裏還是很欣慰的。

    “得瑟,我的兒子也很乖巧。”唯一看着小可樂,再看看自己的我兒子,都覺得是自己的好。

    “小嬸嬸,叔叔還沒回家麼?”墨炎看着唯一問道。

    “對呀,你叔叔這幾天都有些忙?”要不然自己怎麼可能有機會懲罰小櫻桃。

    她那個粑粑簡直就是把她當作眼珠子一般的愛護,一般人根本沒機會說一句話。

    就是墨御自己,一句大聲的話都沒捨得說。

    “小櫻桃在家裏也沒事情,不如就和我們去學校吧,最近我們學校在準備文藝表演,帶小櫻桃去玩玩?”

    墨炎是看着自己的妹妹那張小臉和小嘴巴。

    墨家的你混一直都是很好的,至少在長相方面一直很好,墨炎才十二歲,就可以看得出來,以後一定也是一個美男子。

    這不,十二歲三歲的年齡,正是青春期懵懂的時候,學校裏的那些女的也是瘋狂的寫情書或者告白。

    墨炎是想要小櫻桃和自己一起去,那樣會減少很多麻煩,小櫻桃的脾氣墨炎最清楚了。

    一直都屬於心高氣傲的哪一種,當初應自己的乾媽說自己和任家的哪一個男孩子有婚約。

    也不知道這個小櫻桃做了什麼,到現在爲止,那個小男孩一看見她就開始不停的哭。

    “小櫻桃這個脾氣和你去學校是不是不合適。

    因爲你也知道的,我們小櫻桃說話比較直接?”唯一是怕墨炎忍不住直接把小櫻桃打包送回來。

    “我們那裏的表演正好差一位同學,我覺得小櫻桃很好啊,就像邀請小櫻桃參加?”墨炎沒說自己是爲了趕桃花。

    “小櫻桃,願意和哥哥一起相互學校嗎?”墨炎底下有看着自己的妹妹。

    小櫻桃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着,看着墨炎眼裏有着算計。

    “當然要和哥哥一起,哥哥抱?”小櫻桃伸出自己的雙手,想要墨炎抱。

    墨炎彎下自己的身子,抱起這個有些圓潤的身子。

    “注意一點,你知道的,小櫻桃就是喜歡鬧騰!”唯一忍不住叮囑。

    “那小嬸嬸,我們走了,我會好好帶她的!”這一個可是自己小叔叔的心肝子啊。

    如果哪裏出了意外,墨御哪裏一定會讓自己吃不完兜着走的。

    “嗯,去吧?”看見這個熊孩子唯一就是忍不住的心疼。

    “你呀,明明就是很喜歡小櫻桃,爲什麼每一次都需要,這樣興師動衆的教訓她?”其他人不知道顧悠悠還不能不知道。

    唯一一直都很欣賞小櫻桃那個樣子,雖然調皮,但是很有心眼。

    一般情況下,就沒有吃虧的時候,這樣唯一一點都不擔心小櫻桃在外面吃虧。

    再怎麼樣那也是自己的孩子,唯一怎麼可能不喜歡。

    “有時候你的喜歡也需要表達一下,有時候小櫻桃還會和我抱怨,覺得你肯定不喜歡她?”顧悠悠搖搖頭。

    沈唯一是很喜歡小櫻桃的,只是表現得不是很明顯。

    而小櫻桃一直都沒大家寵愛着,就只有自己的媽媽對於自己一直都是不冷不熱的,甚至還很嚴厲,心裏有一些想法那也是很正常的。

    小櫻桃就是在怎麼樣奸詐和調皮,那也是一個孩子,一個需要自己父母呵護的孩子。

    “是我疏忽了,小櫻桃確實是一個敏感的孩子,是爲用錯方法來?”

    唯一也是怕兩個人都寵愛她,然後她會更加肆無忌憚。

    唯一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爲有些大家小姐那樣蠻橫無理。

    那樣的模樣是唯一最不喜歡的,所以很對時候唯一對於小櫻桃都是無比嚴厲的。

    其實她應該試着相信小櫻桃,相信自己的孩子一定不會被寵壞的。

    “小櫻桃一直都很喜歡你這個媽媽!”

    顧悠悠想起唯一家那個貼心小棉襖,再看看自家兒子,覺得還是有些差強人意。

    小櫻桃是一個很好的孩子,當然,對於不喜歡她的人,她就不就是那種被人恨得要死的人。

    這一種脾氣,和唯一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看得出來!”每一次看見自己家那個熊孩子得到了什麼獎勵那眼底對於自己的渴望。

    其實很多時候誇獎的話很快就要脫口而出了,可是那個熊孩子很容易一句話就把那些欣慰掐死在搖籃裏。

    而現在的小櫻桃正在和自己哥哥去學校的路上。

    現在的小櫻桃沒有了在唯一面前的萌萌噠。

    “我說哥哥呀,你到底是什麼事情啊,你沒看見我和媽媽正在培養感情麼?”小櫻桃的聲音裏面有些埋怨。

    “你還是一個小孩子,就不能安靜一點麼!”

    看着自己古靈精怪的妹妹,墨炎忍不住搖頭失笑。

    “我很活潑了,你沒看出來麼,哥哥,你找我到底是什麼事情啊,能不能直截了當的說清楚?”

    小櫻桃很聰明,這很完美的遺傳了唯一和墨御。

    “沒看出來,帶你去學校看看,還有就是一些姐姐如果有什麼不合適的行爲,你就爲哥哥挺身而出,等待這一些事情完成之後,哥哥就答應你一個條件。”

    墨炎也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想要自己這個妹妹幫助自己,那就一定要付出一些什麼東西。

    “哥哥,你好奸詐啊?怎麼可以讓我幹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呢,我還只是一個孩子呢?”小櫻桃捂着自己的臉頰有些羞澀。

    墨炎有些無語,別以爲他沒看見小櫻桃眼裏的好奇和興趣。

    “哎呦,害羞了,哥哥,是不是隻要把人趕走了,什麼方法都不重要?”小櫻桃睜着大眼睛看着墨炎。

    “當然,只要你能想辦法幫助哥哥,哥哥什麼條件都答應你。”那些女的實在是太煩了。

    並且這一次指不定又會出什麼幺蛾子,帶着小櫻桃比較保險。

    雖然小櫻桃年齡很小,可是小櫻桃一直就屬於那種應變能力非常快速的。

    “那簡直就是很好辦啊?”

    小櫻桃有些奇怪,就是這樣簡單的事情爲什麼自己自己的哥哥會這樣爲難呢?

    只要和那些女的說自己不喜歡女的不就好了。

    還需要注意想方設法的去拒絕,那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

    “我就知道小櫻桃很厲害。”

    墨炎覺得墨家的男孩子一直都很一般,但是一般女的都很強悍。

    就比如自己的小姑姑,那個女人也是一個傳奇。

    據說現在在非洲當戰地記者,日子那是非常的光鮮亮麗。

    還有就是現在的小櫻桃,墨炎覺得,就以小櫻桃現在這個模樣,以後也會是一個禍害的,就是不知道哪一個的運氣會比較差。

    遇見這樣一個禍害,那是多和自己過不去啊。

    如果這不是自己的妹妹,墨炎一定會敬而遠之。

    長得好那只是一方面,關鍵就是性格太貴強悍,腦袋太過靈活了。

    “那是當然,哥哥,其實就是你笨了,很簡單的一個事情。”小櫻桃是一個追求簡單直接的性格。

    “哥哥腦袋沒你的靈活?”當然,日貨以後墨炎知道了小櫻桃給自己找的藉口之後也有些哭笑不得。

    那確實是最直接的,因爲從那之後基本上就再也沒有任何人找自己了。

    “哥哥,你的學校還有多遠啊?”小櫻桃看着身邊的哥哥,他們爲什麼不坐車,得要走路呢?

    “馬上就到了?”墨家距離這一所學校不是很遠。

    果然,才轉一個彎,就看到了,門口已經有人在等自己了。

    “墨炎,你怎麼回事啊,我們的排練都要開始了?”校門口站着幾個男孩子,看的出來都是有錢的人。

    不過,能和墨炎玩在一起的,基本上都不是窮人,因爲在這個圈子,基本上沒什麼窮人。

    等在墨炎走進了,那幾個男的看着墨炎牽着的小櫻桃。

    “哎呦,墨炎哪裏拐來的小妹妹啊,長得所以漂亮!”那些男孩子看着小櫻桃,覺得長得很不錯啊。

    “對呀,墨炎,你是不是想要老牛吃嫩草,這還是一個孩子呢?”現在色男孩子正在慢慢的進入青春期,所以有時候會想歪也很正常。

    “想什麼呢,這是我的妹妹,叫小櫻桃!”墨炎有些無奈,這地都是一些什麼朋友啊,胡說八道什麼?”如果不是自己的妹妹,兩個人不會有交集。

    “小妹妹啊,原來你就是墨家的小公主啊?”小櫻桃看着那笑得真的很愚蠢的人,眨巴着大眼睛有些天真。

    墨炎看着自己妹妹這個妹妹有些無奈,這個有樣子很明顯的,就是想要裝。

    “走吧,我們先進去,小櫻桃,走吧,我們一起!”墨炎牽着人,就怕她在做什麼壞事情。

    “哥哥,你不必這樣的。”自己一定會跟有分寸的。

    “好了,這些都是哥哥的朋友,你就不好這樣了?”墨炎就怕自己的妹妹有時候喜歡胡作非爲。

    “哼,哥哥是壞蛋?”不過倒是沒比較,走進校園,看着更加廣闊的視野,早就忘記了之前的事情。

    “怎麼樣,以後有沒有興趣去和我讀一個學校,哥哥陪着你!”墨炎半開玩笑的說道。

    因爲墨炎覺得不可能,小櫻桃有自己的想法。

    小櫻桃那個人本來一直都很獨立,什麼事情都很有自己的想法。

    “小妹妹,你今年幾歲了,來告訴哥哥,你喜歡吃什麼,哥哥你買!”一個男孩子看着小櫻桃實在是太可愛了,忍不住開口說道。

    “難道哥哥看着我覺得很像要飯的我。”一頓飯菜就把自己打發了,你是想要勾搭,能不能兩頓了,簡直就是一點誠意也沒有了。

    “當然不是。”墨家最尊貴的小公主怎麼可能是要飯的。

    之前一直就應說自己有一個妹妹,據說非常厲害的。

    “難道你看不出來麼,我也才五歲啊?”小櫻桃看着人的眼裏有着鄙視。

    那些人看着吃癟的那個人有些好笑,何必呢,這就是墨家的小惡魔。

    小櫻桃受寵的程度這些人雖然沒看過,但是也是聽說過的,墨御對於這個女兒那簡直就是有求必應。

    “小櫻桃,這些都是哥哥,說話不可以這樣。”墨炎看着自己又開始陰陽怪氣是妹妹忍不住開口說道。

    “是的,哥哥,對不起,剛剛是態度不多?”小櫻桃這個人和自己不熟悉的人一般不會有什麼有什麼好臉色。

    因爲粑粑說過,外面的男人都是非常壞的,不能相信。

    “你這小姑娘,年紀輕輕的,說話倒是很扎心啊?”另外一位聲音聽着就讓人覺得非常舒服。

    小櫻桃朝着那位哥哥看過去,而那個男孩子也朝着小櫻桃燦爛的一笑。

    “不是扎心,我的粑粑說了,好孩子不能說謊的。”小櫻桃最喜歡的就是自己的粑粑麻麻了。

    粑粑很寵自己,基本上只要是自己喜歡的,他都會想方設法給,自己弄來。

    還有就是麻麻,麻麻雖然一直對於她都很嚴厲,可是粑粑說過,麻麻一直很愛她,只是不擅長表達。

    “你粑粑說的對,小櫻桃,你叫什麼名字。”所有的人都知道這個小傢伙叫小櫻桃,但是很少的人知道這個小姑娘的真名叫什麼。

    這些人有些好奇。

    “我叫墨相璃,粑粑說,當初取這個名字就是爲了和媽媽不離不棄。”小姑娘有些得意。

    “你粑粑果然很愛你的麻麻。”那些人看着他臉上的笑意,也很愉悅。

    果然小姑娘什麼的,最有意思了。

    “哥哥,你的學校很大啊!”看着身邊的墨炎小櫻桃開始四處觀望。

    墨炎這裏基本上都是世家子弟,穿的和長得那都是一流的。

    幾個長得都很不錯的男孩子帶着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畫面還是很美的。

    “哥哥,那些女的看什麼?”有些人盯着自己的眼光有些不善。

    小櫻桃也不是一個怕生的,朝着那些瞪自己的人也反瞪回去。

    麻麻說了,在外面的時候,有些人就是不能太過不能被人家欺負。

    如果被欺負了,那就欺負回去,但是不能無緣無故的欺負小朋友。

    “那是誰啊,長得好精緻啊。”

    “對呀對呀,還沒見過這樣精緻的小姑娘的?”

    “真的很想上去摸一下,簡直就是太可愛了?”

    一些女的圍在一起就開始討論墨炎身邊的人。

    “那個應該就是墨家的小公主?”有些人顯然也是知道的。

    “墨家的小公主,嘖嘖嘖,那就正常了,爸爸媽媽都長得非常妖孽,特別是她麻麻,據說長得把機器語感禍國殃民啊,這小姑娘很明顯的就是遺傳自己的老媽。”

    “太可愛了,難怪基本上都不會出現在人前,這樣可愛的小姑娘確實應該好好保護?”

    “聽說她還有一個哥哥,長得和她一模一樣?”那是雙生子啊。

    其實兩個也不能用一模一樣來形容,早些年的時候兩個孩子確實是一模一樣。

    但是隨着年齡的漸漸加大,兩個孩子是不同之處也都會顯示出來。

    就比如,小櫻桃有一對很甜美的酒窩,可是墨奕麟沒有。

    墨奕麟很多方面更像是他爸爸,因爲在墨奕麟的心理,自己的粑粑就是一個然後自己仰望崇拜是英雄。

    “哼,有什麼嘛,不就是一個小屁孩麼?”其中一個女的看着小櫻桃的方向十分不舒服,特別是看着那個人牽着自己喜歡的人更加不舒服。

    “楠楠,那個小姑娘很可愛的!”而站在女孩身邊的另外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女孩子看着小櫻桃確實很喜歡。

    “席夢露,我讓你說話了,你不過就是來陪我讀書的,我不讓你說話你就不能說話?”

    被喚作楠楠的女孩子轉過頭看着身邊的人一臉的不高興。

    這一位叫姜楠楠,家裏在A氏也算有錢的,家裏就只有這麼一個女兒,所以平時都很驕縱。

    這就養成了姜楠楠誰都不放在眼裏的樣子。

    而席夢露是單親家庭的孩子,爸爸媽媽很早就結婚了,自己一直都是跟着媽媽的。

    可是媽媽之前對於她也是很好的,後來嫁了新的爸爸以後,經常時不時的打她。

    而那個新爸爸更加過分,甚至不想爲席夢露花費這個錢讀書。

    這還是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姜楠楠的爸爸媽媽覺得小姑娘不錯,就讓她跟在自己的女兒身邊,也有一個作伴的。

    只要乖乖的,讀書所有的費用姜家都會出的。

    “走,我們過去看看,看看那個墨家小公主?”姜楠楠擡起自己的腳步就朝着那幾個人走回去。

    青春期總是躁動了,即使現在什麼都不懂,但是好看的男生還是會被注意到。

    再說現在這些孩子都很早熟,有一些人甚至在小學的時候就開始談那個所謂的戀愛了。

    所以現在初中了,什麼誰喜歡誰,誰又喜歡誰,都是很常見的。

    而像墨炎這樣善變的好,真你也好,家世更好的孩子自然會讓很多人注意到。

    姜楠楠就是其中一個之一,在他心裏,想墨炎這樣的人,一般人壓根就配不上。

    而自己任何方面都很滿足,兩個人在一起無疑纔是最好的。

    可是小姑娘還不知道,感情這種東西,來了就是來了,完全沒有任何理智可言,也不是看得門當戶對。

    姜楠楠走在幾個人的面前,頓時囂張的氣焰就沒有了,看着墨炎有着害羞。

    拿出自己的情書遞給墨炎,希望她能後收下,對於這種東西墨炎一直都是敬而遠之的。

    怎麼可能會收下啊,但還是就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

    其實他還是有些佩服這個姜楠楠的,這種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臉皮厚的就還像銅牆鐵壁一般,你說什麼她都會主動屏蔽的。

    也許當時被拒絕是很傷心,可是絕對不到兩天,又開始出來找存在感啊。

    墨炎不喜歡她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太過於自以爲是。

    總覺得別人都必須要寵着她,那樣可能她就非常高興了。

    可是墨炎可沒有那麼對的心思去哄這些嘰嘰喳喳的女孩子啊。

    墨炎不會接情書其實就是在意料之中,姜楠楠一點都不尷尬,反正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可是小小的墨相璃卻把情書搶回來,幾下子拆開。

    小櫻桃年齡雖然很小,可是現在這個年紀確實認識很多字了。

    “墨炎,我喜歡你,從第一次看見你就喜歡你了………”小櫻桃不顧他人的眼光繼續閱讀着手裏的情書。

    而姜楠楠氣的色羞紅,想要去把情書搶奪回來,被小櫻桃躲開了。

    小櫻桃讀完之後擡起頭看姜楠楠,“姐姐,沒文化就多讀書,你看看你寫的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還有,你喜歡我哥哥什麼!”小姑娘很不明白,什麼是喜歡。

    “難道就像喜歡我的爸爸媽媽一樣的喜歡?”

    小櫻桃年齡很小,並且什麼事情都學的很快,所以這些情情愛愛的基本上都不會提及的。

    “你把那個還給我。”姜楠楠覺得小櫻桃簡直就是太可惡了,爲什麼要搶奪自己的東西呢?

    “給你,寫成這樣我哥哥是不會給你機會的。”小櫻桃轉過頭看着自己的哥哥。

    “哥哥,我餓了?”早上因爲闖禍了,一直都沒和麻麻說自己沒吃東西。

    “走吧,哥哥帶你去吃東西?”墨炎拉着自己的妹妹,朝着學校的食堂走去。

    姜楠楠看着小櫻桃的背影簡直就是咬牙切齒,這個小混蛋一定就是故意的,別以爲她沒看見剛剛那個小混蛋眼裏對於自己的鄙視。

    “楠楠,別生氣了,小櫻桃不懂事情?”席夢露看着那個可愛的小姑娘是真的很喜歡啊。

    “閉嘴,誰叫你說話的,給我滾?”姜楠楠自然是把這口氣撒在別的人的身上了。

    席夢露低着頭簡直就是不敢說話。

    “哥哥,你在這裏我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間?”小櫻桃還沒到學校的食堂,就有一些想上廁所了。

    “好的,哥哥帶你去好不好?”墨炎蹲下身子,看着嬌小的人。

    “我不要,哥哥,你先去食堂,我去往衛生間很快就回來了。”小櫻桃這方面一直都很自立。

    “可是你迷路怎麼辦?”墨炎有些不放心這個熊孩子。

    “哥哥,你放心吧,那就和其他的哥哥先進去,我一會兒就來!”小櫻桃很多事情都懂得,她不會自己一個人出校園門單位。

    “那哥哥在食堂等你?”小櫻桃不答應,墨炎自然也沒什麼辦法。

    “哥哥,等我,我先去了?”說完之後就歡快的走了。

    “你這妹妹倒是很有個性啊,一般人還駕馭不住。”

    “對呀,那張小臉蛋長大之後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墨炎聽到這裏笑出聲音。

    “不可能的,我叔叔對於他家這個寶貝女兒一直都是很捨不得的,我倒是有些同情以後可能會喜歡小櫻桃的男人?”有這樣一個岳父,那簡直就是亞歷山大。

    “對的,想要和小櫻桃在一起,真的是需要過五關斬六將的。”

    墨御那個男人渾身冰冷的氣息,還是讓人有點懼怕的。

    而小櫻桃這一邊,終於擺脫自己的哥哥了。

    當然不會去什麼衛生間,到處開始打量着校園。

    “看着還不錯啊,回去和媽媽說下。”

    因爲她馬上就是學前班了,會在小學上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