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7 結局篇:寶寶降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7 結局篇:寶寶降臨字體大小: A+
     

    拿着離婚協議走出邢家的時候,夏涼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就是這樣一道簡單的工序,就把自己折磨了這麼多年。

    因爲夏涼的原因袁寄語和邢雲也沒必要再去敬酒了,反正都來邢家了。

    是不是真的敬酒那已經不重要了。

    “母親,以後和我們在一起吧,我經常出任務不在家,你和小語也有一個作伴的?”

    說實話,袁寄語和夏涼在一起生活會更好一點。

    “對的,母親,你和我們住在一起吧,平時邢雲出任務去了,就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袁寄語很喜歡夏涼。

    “再說,畫室哪裏也需要人手,母親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和我一起經營。”

    和那些小孩相處也就不會有這麼多煩惱了。

    因爲小孩子的世界是真的很單純。

    “好,那以後媽媽就打擾你們倆!”

    看着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夏涼微笑的點頭,只要不再邢家,在哪裏都是一樣的。

    “走吧,我們一起回家!”袁寄語和邢雲拉着夏涼的一左一右走向回家的路。

    袁寄語的事情也算就這樣安定下來了。

    ——

    幾個月一晃而過,轉眼之間唯一都已經懷孕快要九個月了。

    而白薔薇都已經生了,據說是一個男孩子,但就是任飛揚那個臉色就不是很好了。

    因爲一直盼望的都是女孩子啊。

    現在白薔薇正在家裏坐月子,任飛揚什麼工作都不做了,就這樣陪着自己的老婆。

    搞得白薔薇也很無奈是。而沈唯一這裏。

    “喀嚓喀嚓!”唯一咬着蘋果的聲音特別突出。

    “老婆,你就不能別胡鬧麼,你就好好看看你那個樣子,現在白薔薇自己也不是很方便,你就這樣過去這要是有一丁點的意外你讓我怎麼辦!”

    墨御簡直就是快要給自家這位小祖宗跪了,現在懷着一個九個月大的肚子。

    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想要去看還在坐月子的白薔薇。

    現在唯一的墨氏總裁之位暫時保留,如果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她一般都不會出面的。

    墨御覺得自己是膽子小,之前還不覺得,越往後面越加膽戰心驚,因爲唯一的肚子是真的有些大啊!

    就怕一個不下心嗑着捧着,自己一定會悔不當初的,所以現在唯一的一舉一動他擔心的要死。

    並且很可能是早些年留下來的病根。

    即使想方設法給唯一補充營養,她也不是吸收的很好。

    很多時候大半夜的大腿就開始抽筋,雖然唯一一直說沒關係。

    但是看着沈唯一那個難受的樣子墨御還是覺得很在意。

    並且腳都是經常水腫的,如果在地上多走一會兒一會兒還好。

    只要一直在休息,那麼都是腫的。

    但是讓唯一挺着這麼一個大肚子走來走去的,那簡直就是在考驗自己的承受能力的極限啊。

    “怕什麼,你打底要不要和我一塊去!”

    唯一覺得壓根沒什麼,再說自己也必須適量的運動,那屬於自己纔是最好的。

    就是墨御,太過於這樣一驚一乍,有時候自己嚇自己的。

    “走不走,你不走我走了?”看吧看吧,這個急躁的脾氣一直都是在的。

    她纔不管你什麼事情呢,反正想到了就回去做,不做就開始生氣。

    “老婆,你就不能安靜一點,等你生下孩子之後,想去哪裏,我們就去哪裏!”墨御看着人耐心的哄道。

    “我現在哪裏都不想去,我就想去白薔薇的家裏!”

    唯一眼睛直直的看個墨御,墨御被看得都有一些受不了,這就是一個禍害啊。

    “老公,讓我去看一眼白薔薇的孩子吧,我很想看看啊,那好歹也是我們的乾兒子對不對,難道你就不想看看小寶寶長怎麼樣子麼?”唯一覺得新生兒一定就是長得非常乖巧水靈的。

    “老公~~”唯一使用撒嬌模式,只要可以達到自己的目的,用什麼方法把都是不重要的。

    “唉,走吧,我真是敗給你了?”墨御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耳根子特別軟的。

    唯一一撒嬌,他就有些受不了了,基本上唯一說什麼就是什麼。

    拿起車鑰匙,小心翼翼的牽着人朝着任飛揚家的哪裏去了。

    而現在任飛揚的家裏,幾人歡喜幾人愁。

    “小寶貝,來,我是奶奶,是奶奶哦,記住!”楊嵐抱着自己懷裏的孩子,越看越喜歡。

    一直都在抖動,因爲這個孩子似乎總是很重亂動。

    一停下來就開始哭鬧啊,哄都哄不住。

    “媽媽,你都一直在抱着不累麼,把孩子給任飛揚,你休息一下!”

    而正從廚房裏走出來的任飛揚手裏拿着奶瓶。

    因爲白薔薇身體不是很好的哪一種,也沒多少喂孩子的,所以就只能有奶粉了。

    “沒事的,我很喜歡!”楊嵐接過任飛揚手裏的奶瓶開始喂孩子。

    “這個孩子和飛揚笑得時候還是很想的,你看看着小眼睛和小嘴巴,是真的很像啊?”楊嵐輕輕的晃動着懷裏的孩子開口說道。

    白薔薇停下自己喝湯的動作,想起自己那個這幾天纔好一點的孩子。

    在腦補一下任飛揚小時候的樣子,覺得自己有些忍俊不禁。

    “好好喝湯,有什麼好笑的!”任飛揚有些不好意思了。

    “媽,你別胡說好不好這個孩子和我哪裏像了,你看看,皺巴巴的,像一個小老頭似的!”

    任飛揚絕對不相信自己小的時候可以醜成這個樣子。

    “你別不承認,你小時候也是這樣皺巴巴的小孩子生出來都是這個樣子的,等過幾天你就會看見一個水靈靈的大胖小子了。”

    楊嵐看着自己兒子有些哭笑不得。

    小孩子哪一個生出來的時候不是皺巴巴的,等過一段時間,那纔會更加惹人喜愛。

    坐在一邊的許雙雙沒說什麼,倒是任尹是臉色有些難看。

    他因爲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這一家和樂的景象就有一些不舒服,特別是白薔薇。

    這個當初被自己甩了的人,憑什麼過的這樣幸福。

    可是白薔薇卻是一個眼神都不想給他,因爲這種人實在是太奇葩啊。

    自己過得不好,也希望別人和自己一樣悲哀,現在白薔薇有些懷疑自己過去到底是被什麼迷了心竅,纔會那樣想不開。

    別說任尹,就是許雙雙是心裏也舒不舒服的。

    其實她最喜歡的還是任飛揚那一種有些壞壞的性格,和任尹在一起完全就是爲了錢。

    就像唯一說的,當初和任尹的那一點情分實在啊少的可憐。

    在國外那些日子,物質橫流的,早就把任尹忘記了。

    如果不是家裏面一直在催,許雙雙怎麼可能回來。

    現在聽說任飛揚也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公司。

    許雙雙還是有些後悔的,看來她對於任飛揚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嘖嘖嘖,現在的日子簡直就是幸福美滿了。”

    唯一走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人在那安安靜靜的吃東西。

    孩子在自己婆婆的哪裏。

    “小一一,你怎麼來了?”白薔薇有些驚訝。

    這個人的預產期應該就在這幾號了,不在醫院裏面呆着,挺着一個大肚子走出來真的沒問題麼。

    不過看着唯一身後明顯的不是臉色很好的人瞬間瞭然了。

    不得不說,唯一固執起來的時候基本上不會有人攔得住。

    她說自己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而這個脾氣在嫁給墨御之後變本加厲的更加嚴重。

    沈唯一到現在這樣無法無關的模樣,不得不說和墨御那個一貫的嬌縱是有關係的。

    現在這些事情都回報在自己的身上了。

    “快來坐,懷着一個大肚子你就不會安寧一點,你看看墨御這日夜不分的照顧你,你也不知道體諒一點!”

    白薔薇看着唯一嘆了一口氣。

    並且是冬天,路很滑的,真的是怕了唯一這個性格了。

    “我平時都很注意的,就是今天很想來看看看你的孩子?”唯一沒去坐,反而走到楊嵐的身邊,看着那襁褓裏面的小孩子。

    “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啊,看起來很可愛啊?”看着那胖嘟嘟的臉蛋,唯一感覺自己都有一些忍不住想要感受一下了。

    “男孩子!”白薔薇眼裏有着笑意,雖然和自己預想的不一樣,可是這個始終還是自己的孩子。

    不管男女,肯定都是很喜歡的。

    “不錯,不錯,還是一個男孩子,男孩子好最後生一個女孩子就會有哥哥保護了。”

    唯一蹲下來看着正在津津有味喝着奶的人。

    “那個現在不敢研究了,這孩子現在看起來是很乖巧,可是一道晚上就開始鬧騰了!”白薔薇的眼底都有着很明顯的黑眼圈了。

    “你們夫妻兩個換着來照顧了,每一次都是這樣兩個人一起,最後勞累的還不是兩個人,何必呢?”養孩子本來就是一個艱難的過程。

    “這小傢伙啊,真的很頑皮啊?”白薔薇話裏面雖然有着笑意,可是更多的是幸福。

    在自己很幸福了,有疼愛自己的婆婆和寵愛自己的老公,以及一個乖巧可愛的兒子。

    這一輩子,基本上要求的都已經做到了,沒什麼遺憾了。

    “帶孩子本來就是一個艱難的過程,現在肯定很鬧騰,可是你等着八個月之後,漸漸的孩子就會很好帶來,那樣你也不會太累。”

    其實唯一也沒帶過孩子。

    “別說我了,你這肚子裏面的兩個一定會更加折騰死?”

    白薔薇看着沈唯一那個大肚子,想着唯一未來的日子可能會更加不好過。

    “沒事啊,還有老男人呢?他自己可是說了的,我負責生,他負責帶!”唯一壓根就不在意。

    “真是好福氣啊!”白薔薇看着墨御和唯一。

    可是沈唯一這一輩子最大的幸運應該就是嫁給力墨御。

    “累死了,先坐一下!”唯一在沙發上坐下來,正好離任尹家兩口子不遠處。

    “哎呦,這不是任大校草和大校花麼,這麼久沒見,你們兩位別來無恙啊?”唯一看着兩人,很明顯的掉眼淚了。

    她一直都知道這兩位在一起不會幸福的,可是沒想到矛盾發生的這樣迅速啊。

    果然,有些人不合適那就是不合適。

    “墨少夫人見諒了!”任尹看着墨御在場,也不敢說什麼難聽的話給沈唯一聽,給她難看。

    因爲大家都知道,真沈唯一就是墨御的眼珠子。

    你可以指着墨御罵,可是卻不能沈唯一受到任何委屈。

    不然,墨御那個小氣的男人也不會就這樣是善罷甘休的。

    “見諒什麼?難道還有什麼可諒解的?”

    這個人當初就一直在和自己作對,做錯的事情太多了,諒解不過來。

    “墨少夫人見諒,墨少夫人這樣的人不需要任何人的諒解,這一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又何必裝傻充愣的。”和沈唯一不喜歡自己一樣,自己也很討厭她。

    其實對於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講,沈唯一真的是一個尤物。

    可是這個尤物太過犀利了,一般人根本駕馭不了。

    既然丟駕馭不了了,又何必去費那個心思,那簡直就是沒必要啊?

    “心知肚明,我怎麼知道你在說什麼,以後大家也沒沒事交集,進水不犯河水就好了!”唯一拿起一個橘子,自己剝開開始吃起來。

    “別吃那個,很冷,一會兒肚子又該受不了了!”墨御一把搶過沈唯一手裏的橘子開口說到。

    “不吃就不吃!”唯一帶也不再繼續作了。

    “你們兩個人在家裏面恩愛也就算了,在這裏一直繼續秀恩愛有沒有考慮我們的感受!”白薔薇直接湯也不喝了,和唯一坐在一起。

    “聽說顧悠悠和林初夏是的婚禮快要舉行了,是不是真的,我打算和她們一起舉行,那樣就會熱鬧很多!”

    大家一直都是朋友,嫁的人也都是關係不錯的。

    如果大家在一起結婚,那樣的日子,想想都是美好的。

    “還不錯啊,你和一和林初夏顧悠悠商量一下,兩個人也都是在見父母,婚禮的日倒是沒有沒有決定。”這樣的想法和其實不錯的。

    “那我晚一點打電話問一下,嘻嘻嘻?”想起自己的婚禮,白薔薇臉上也有着笑意。

    “不覺得呢,飛揚?”畢竟還有一個當事人,白薔薇不是吧蠻橫無理的人。

    “你決定就好,我沒意見的!”任飛揚覺得還是白薔薇高興就好。

    “那就這樣決定了。”白薔薇的眼裏有着期待,那是對於未來生活的渴望。

    以前這些人在一起的時候,其實最缺愛的不是袁寄語那個但還是父母不詳的人,反而是白薔薇這個父親有着關愛的人。

    白薔薇的的父親雖然很疼愛她,可是子怎麼樣,她依舊還是私生女,有身份是註定存在的。

    其實私生女的身份根本不算什麼,因爲沒有人能後站裏選擇自己出生的方式。

    所以這一點是白薔薇無法改變的,這就好好看別人能不能接受了,當初的任尹顯然是不不接受。

    因爲興他的心裏,壓根就不在乎白薔薇或者說直接就是看不起。

    “恭喜啊,可是都要結婚!”唯一看着紅光滿面的人,開口祝福。

    “謝謝小一一一直對於我的照顧,謝謝。”謝謝你一直都這樣對於我的不離不棄。

    唯一笑笑沒說話,對他好是因爲值得。

    這麼多年,似乎一直都是白薔薇陪着自己。

    唯一又怎麼可能不怕她受到傷害呢,肯定想方設法都要避免啊。

    唯一這一次倒是沒敢多做停留,休息了一會兒就走了,回到家裏之後,墨御噓寒問暖的,就怕沈唯一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才讓墨御把心放回肚子裏。

    唯一白天確實很不錯的,可是到了晚上就有一些不對勁了,因爲距離遺產其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唯一也沒在意。

    可是是小寶寶想要急着出來和孩子見面。

    一直在後半夜,唯一我直接被疼醒,唯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覺得很難受。

    “老公!”唯一輕聲喊道。

    現在墨御的睡眠很淺,基本上有什麼動作都會驚醒的。

    聽見唯一的聲音,墨御立刻就驚醒了。

    “怎麼啦,怎麼啦?”沒御打開牆壁上的燈光,不刺眼,有些昏黃。

    可是等到打開燈之後看着唯一臉上的淚水,墨御臉上有着驚慌了。

    唯一深吸幾口氣,“沒事,沒事,可能就是孩子太調皮了,想要出來和你見面了!”

    唯一的話語說的很溫婉,可是卻讓墨御瞬間反應過來了。

    “是不是要生了!”墨御的聲音看有些顫抖。

    “對呀,要生了!”唯一開口說道,甚至還有笑意。

    “不是距離預產期還有幾天麼,早就和你說了,我們住醫院你就是不聽,現在好了。”花是這樣說,確實手腳凌厲的抱着唯一就往外面跑,衣服都來不及換。

    “我也不知道啊,我不喜歡醫院啊?”唯一知道自己任性了,來說就是忍不住啊。

    墨御開着自己的車子,看着身邊疼的把自己嘴脣都咬破的人很心疼。

    之前還好,可是越往後面唯一越加忍受不了,回家呢真的很疼。

    “老公,我很疼,很疼啊?”再加上墨御在身邊,唯一也有一些嬌氣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在忍耐一下,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馬上就到醫院裏?”墨御急得額頭上都是汗水。

    “好疼啊!”這種疼痛一直都在自己沒嘗試獲得。

    “老婆,忍耐一下,我們馬上就到了,馬上就到了!”現在墨御恨不得御恨不得以換就在自家的旁邊。

    “可是我真的很疼啊,很疼啊,以後再也不生了,再也不生了?”唯一緊緊的拉着自己的裙子,疼的她臉色發白。

    “好,不生了,我們再也不生了,乖,忍耐一下!”墨御不管什麼紅綠燈了,現在孕婦纔是最重要的。

    踩着油門創過無數的紅綠燈,一直到達市一醫。

    “啊,好疼,好疼的”看着渾身是漢的人,墨御不知道自己應該抱哪裏。

    “醫生,快來醫生!”唯一朝着急診室哪裏喊。

    急診室的醫生一直都是最迅速的,聽到聲音拉着拖車就跑出來了。

    “怎麼啦,病人在哪裏!”哪些人出來之後就只看見一個大男人在哪裏長開口焦急的問道。

    “這裏,在這裏,我的老婆要生了!”墨連忙帶着人往自己的車子走去。

    一個女醫生走上前掀起唯一的裙子看了一眼之後轉過頭,“立刻通知婦產科,準備接生。”

    看人也看了的很對年,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應該快要生了。

    “是。”哪些小護士連忙把唯一搬到拖車上,手腳迅速的就往婦產科而去。

    “請跟我們來。”女醫生看着墨御,這個似乎有些呆愣的人,看得出來,墨御應該是第一次面對這種事情。

    “醫生,我的老婆不會有事吧?”墨御確實是第一次見這種事情,直接就是啥的。

    因爲他從未見過唯一這樣疼的差不多去掉半條命的樣子,雖然他很喜歡孩子。

    可是如果把家妻子的分量和沈唯一剛在一起,心裏是天平依舊是傾向沈唯一的。

    如果因爲孩子沈唯一會有什麼損失,墨御都不知道接下來的這一輩子應該用什麼樣的心態來面對孩子了。

    沈唯一不可能有事情,一定不能有事情。

    “生孩子都是這樣的,有不是你的老婆一個人這樣,女人生孩子機身上都是經歷了九死一生,所以,男人更應該好好呵護自己的老婆。”女醫生看着墨御細心的開口。

    “走吧,你和我們一起上去,很多的文件孩子要你的簽字。”說完女醫生也跟着走上去。

    墨御摸出自己的電話,打給軍區大院那些人,把事情的始末誰清楚。

    那些人聽見唯一要生了時候全部都一起過來了。

    這不是距離預產期還有幾天,爲什麼現在孩子就要降臨了。

    當然焦急的同時心裏也是盼望的,畢竟墨家又要有新的成員加入進來了。

    墨家一大家子趕到醫院的時候看見那有些六神無主的人。

    在聽見那從手術室裏傳出來的聲音。

    裏面的人每一次的尖叫,墨御的身子都跟着顫抖一下。

    “彆着急,女人生孩子都是這樣的。”

    元秋晴作爲過來人怎麼可能不清楚有多麼疼。

    “媽,小一一那樣隱忍的性格都疼成這樣,我很心疼啊?”

    平時哪裏捨得沈唯一受一點半點的罪啊。

    “可是你這個精神一直都處於緊繃的狀態,這樣是不行的,別小一一沒出來,你就呆下去了!”

    元秋晴自然知道自己兒子着急。

    平時沈唯一的事情他就一直都是事無鉅細的,現在肯定也不忍心看着自己的老婆受罪。

    “不行,我要進去,我要進去看着,一直這樣沒法放心?”墨御說完就去着醫生。

    這些人拉都拉不住,不過也沒準備拉,大家都是過來人,理解那種煎熬。

    只不過可能這一次進去之後未來很對您之內沈唯一不可能會在懷孕了。

    因爲當初的墨家男人都是這樣的。

    其實元秋晴這一次也沒說錯,確實未來的很多年之內,墨御都不敢要孩子了。

    外面的人聽着裏面的叫喊聲,也都忍不住開始焦急起來,走廊上基本上都是他們一家人。

    很多都是來回的不停的踱步。

    時間漸漸的遠去,等到唯一的聲音停止,那已經四個小時過去了。

    等着手術室門打開,首選出來的是墨御,比起之前,現在墨御的臉上一絲血色也沒有。

    “怎麼樣,生了沒有,生了沒有!”一羣人圍上去詢問着墨御。

    可是至使始終墨御一句話都不說,根本問不出來。

    眼神呆滯無神,都不知道他到底再看什麼。

    倒是後面跟着出來的小護士,手裏抱着兩個孩子。

    兩個孩子一直都是安安靜靜的,沒有和其他孩子一樣大吵大鬧。

    “恭喜,那位小姐生了一堆龍鳳胎,左邊這個是男孩,男孩子是哥哥,比妹妹在出生兩分鐘?”

    護士把自己手裏的左邊的孩子遞給元秋晴。

    元秋晴看着那在襁褓裏小小的一團,感覺自己整顆心都要融化了。

    “寶貝兒,來,奶奶抱一下,奶奶的好孫子呦!”

    元秋晴臉上全是笑意,抱着男孩子嘴巴都合不攏。

    而墨爺爺則是抱着自己的重孫女。

    比起男孩子,墨家衆人都很喜歡女孩子。

    所以元秋晴的這裏就只有她和墨君。

    並且墨君就只是想要陪自己的老婆,眼神都一直往墨爺爺哪裏飄去。

    “你看什麼,男的女的都是你的孫子,你可不能這樣厚此薄彼啊?”

    元秋晴看着自家老公幽幽的開口。

    “老婆,你說什麼呢?,都是我的孫子,我肯定疼愛啊,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墨君乾笑。

    “那就好,墨御,來看看你的兒子?”元秋晴看着一年的兒子開口說道。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在元秋晴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墨御直接就是一頭栽下去。

    “這……”貌似當年墨君也是這樣的。

    “沒事的,墨家男人的通病。”反正又不是在一個身上發生過,所以大家早就見怪不怪了。

    病房裏有着心電監護儀器的聲音,唯一的睫毛輕輕的眨了一下。

    身邊的墨御沒錯過這些細微的表情,頓時有些意外和驚喜,連忙湊過去。

    “老婆,快醒醒!”墨御輕聲說道。

    唯一聽見有人喊自己,慢悠悠的睜開眼睛,看着在自己眼前放大很多倍的臉頰。

    “你……”唯一的聲音有些嘶啞。

    “老婆,你醒了,身體還有哪裏不舒服沒有。”墨御很高興,這個人已經睡了一天了。

    其實墨御真的很不習慣唯一這樣安靜乖巧的模樣,他很喜歡那個任性囂張的人。

    唯一的臉蛋有些蒼白,看起來非常的虛弱。

    唯一看着墨御,“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在的,現在在爸爸媽媽哪裏,一個男孩子和一個女孩子,你乖乖的,先休息一下。”墨御柔聲說道,拉着唯一的小手,眼裏都是心疼。

    以後再也不生孩子了,看着自己的老婆那樣受罪真的沒必要,孩子兩個也夠了。

    “我們的孩子很漂亮,很可愛,你別擔心都是好的,先閉上眼睛,那就休息好了我就把孩子抱過來和你在一起好不好!”

    看着唯一一直不肯閉上眼睛,墨御只好先把人哄着。

    “嗯,一會兒把孩子給哦抱回來!”唯一緊緊的拉着墨御的手指眼裏有着渴求。

    “好,你聽話!”想起唯一在手術室裏的樣子,墨御就不想人太累了。

    “嗯!”唯一確實有些勞累,閉上眼淚,開始休息。

    墨御就一直在她身邊守着,直到等着元秋晴提着保溫盒到來。

    “媽!”墨御看着元秋晴站起來接過她手裏的東西。

    “小一一醒過來沒有!”看着人依舊睡得香甜的樣子元秋晴可以放低自己的聲音。

    “之前醒過一次,我看她臉色不是很好,就讓她繼續休息了?”墨御是真的很心疼唯一。

    “這孩子的身體還是有些虛弱了,我這裏燉了人蔘雞湯,你把她叫醒讓她吃一點,我去把孩子抱過來?”元秋晴說完之後轉身出去。

    墨御也就真的去叫醒唯一,唯一再一次慢悠悠的轉醒。

    “孩子!”聲音依舊很嘶啞。

    墨御端午一邊自己早就準備好的水,把牀搖高坐着,拿起勺子小口小口的喂。

    “我想要看孩子!”自己的孩子唯一還沒見過呢!

    “媽媽去抱了,一會兒就回來!”墨御把唯一的頭髮打理一下之後坐了下來。

    打開元秋晴說起來的保溫盒,看着裏面色澤良好的雞湯,拿起勺子開始喂唯一。

    “渾身上下髒兮兮的,能不能要求洗澡!”唯一看着墨御開始要求。

    “不行,你現在坐月子期間,給我老實一點!”這小祖宗想到一出是一出的。

    “這個不行啊,小一一,坐月子的時候可要好好的愛護自己,還不如以後老了,毛病多得很?”唯一的話才說完,門就被打開,直接進來一羣人。

    唯一首先看着的就是自己的兩個孩子。

    而兩個孩子也似乎有感應似的,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不哭不鬧。

    可是這一次似乎覺得自己的媽媽在了,就開始大哭起來。

    “乖啊,媽媽在呢,媽媽在呢!”元秋晴抱着手裏的男孩子來到唯一的面前。

    “這是哥哥,是男孩子,那是妹妹!”元秋晴給唯一說道。

    餘素非也抱着孩子一起來到唯一的眼前。

    唯一看着這基本上一模一樣的孩子,並且哭的都很傷心。

    “我來吧?”墨御結果餘素非手裏的孩子,雖然姿勢有着僵硬,但是還是不錯的。

    “哇哇哇!”兩個孩子一直都在哭泣。

    唯一伸出手指把哥哥抱在懷裏,看着哭的和一個小淚包一樣的小不點,心裏都是軟軟的。

    “不哭了,不哭了,媽媽在呢!”

    唯一沒抱過孩子,可是那並不代表她不會,很多東西都是天性。

    女孩子在爸爸的那裏很快就停止哭泣了。

    可是男孩子着一個卻似乎很粘媽媽,一直都在吵鬧。

    “是不是餓了,要不我們出去你喂一下孩子?”元秋晴看着一直不依不饒的人開口說到。

    “好的,那我先餵奶。”聽到唯一要喂孩子,這些人都很識趣的走出去。

    看着自己兩個可憐兮兮的孩子,唯一簡直就是母愛氾濫啊。

    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孩子了,和墨御的家也算完整了。

    “先喂女孩子吧,你看看這對可憐!”

    纔剛剛開始,唯一就看出來了,以後的日子裏面,哥哥絕對不是受寵的哪一個。

    “一個一個來,你也別太緊張了,都是你的孩子!”重女輕男不是這樣的好嘛!

    “嗯,我女兒餓了?”抱着自己的女兒,墨魚覺得非常滿足。

    唯一的嘴角有一絲抽搐,大哥,你兒子還在呢?

    不過倒是開始餵奶。

    其實唯一想的也都是差不多八九不離十,墨御還真的就非常寵愛小公主。

    唯一在醫院裏面住了半個月纔回家帶,還是在唯一的強烈要求下。

    只不過會的是軍區大院,自從兩個孩子出生之後,墨家的人基本上都是分沸騰了。

    男孩子除了元秋晴一直都沒人回去爭奪,可是女孩卻非常受歡迎。

    特別是墨老爺子,寵的快要沒邊了。

    孩子的名字唯一覺得自己比較適合取小名,所以大名還是其他人取得。

    男孩子就叫墨奕麟,這是爺爺取得,而女孩則是叫墨相璃,這是孩子他爸自己親自取得。

    哥哥的小名唯一沒法取,因爲覺得不合適,所以就只能將就大名。

    而妹妹的話,看着那一團小小的水嫩嫩的模樣,唯一偏過頭看着墨御。

    “我覺得叫小櫻桃不錯的!”很可愛的名字。

    “想法不錯,那就叫小櫻桃吧?”墨御點點頭,確實還不錯的。

    “小櫻桃,我是媽媽,是媽媽。”

    小櫻桃睜大眼睛看着唯一,嘴裏吐着泡泡,很頑皮,看得出開這以後也是一個很喜歡玩鬧的。

    而墨奕麟就比較乖巧了,一直都安安靜靜地,不吵不鬧的。

    “這孩子的性格是不是隨你?”這纔是一個嬰兒了,就要高冷了。

    “沒事,走的都是內心戲。”墨御無所謂,看着唯一懷裏的小人兒,眼裏有着希望。

    “女兒奴。”把孩子遞給墨御,墨御抱着都不想撒手。

    “小公主,我是爸爸,我是你的爸爸!”

    看着自己乖巧可愛的女兒,墨御都恨不得把自己的整顆心掏出來給她了。

    “寵吧,以後有你哭的時候?”看着墨御這個樣子,唯一覺得以後墨御絕對哭在自己的手裏。

    “沒事的,這是我們小公主。”墨御絲毫不在意,依舊寵着。

    兩個孩子比起一般的小寶寶還是乖巧的,只要吃飽了就基本上航不哭不鬧了。

    但是就是小櫻桃特別粘墨御,必須要他抱着才肯睡覺。

    所以基本上一直都是墨御在帶着孩子,而唯一非常輕鬆,除了餵奶,其他事情都沒幹過。

    而等着她出月子之後,也快要過年了,那些親朋好友也都開始來祝賀了。

    同樣的,都是大家約着來的,白薔薇抱着自己的兒子柔聲的哄着。

    “你這兒子可真是粘你。”

    看着白薔薇和自己的兒子這樣親密唯一想起自家那個高冷的兒子。

    “可不就是,不抱着就開始哭,恭喜你啊,一次就把兩次該做的事都做完了?”

    還是有些羨慕的,一對孩子呢。

    現在還小也許難帶一點,可是長大一點之後一定會讓人很羨慕的。

    “謝謝!”唯一笑笑。

    “孩子呢,我們看看?”林初夏有些興奮,看着唯一眼裏有着亮光。

    “在樓上休息,現在估計差不多也要醒來,走吧,帶你們去看看!”唯一領着人走上樓去。

    打開墨家準備的人嬰兒房間,很溫馨也很豪華,看着那精緻的嬰兒牀。

    幾個大人把自己的腳步放輕,慢慢的走過去,彎下腰,看着說的很香甜的兩個孩子。

    “哇,這簡直就是一模一樣,以後怎麼可能人的出來?”男孩子女孩,子都屬於那樣精緻。

    看得出來,遺傳了自家爹媽的好相貌,以後一定也會是禍害。

    “女孩子比較調皮,但是男孩子就比較高冷了!”唯一認得出來。

    “真的很可愛啊,小一一”看着那水嫩嫩的臉蛋,就很想親一口。

    “自己生一個不就好了?”唯一看着林初夏覺得有些好笑。

    “小一一,你答應把你的女兒給我是兒子做媳婦還算數不!”這種事情準先下手爲強。

    唯一先回去這回事就有一些尷尬了,她都不敢說自己也答應了別人。

    “不是我不給你,而是如果孩子們有緣分,我也不會制止的,但是如果沒那個緣分,大家也不要勉強?”唯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覺得有些心虛。

    “你這是糊弄我呢?”不就是沒答應麼。

    “如果長大之後你的兒子不喜歡我的女兒,或者我的女兒不喜歡你的兒子,這種事情可以勉強麼?”唯一看着人有些好笑。

    “那倒是!”白薔薇點點頭。

    不說和白薔薇的兒子沒緣分,就是和雪莉的孩子也是沒緣分,有些人的緣分,那是天註定的。

    幾個人一直都在嬰兒牀得到旁邊看着,一直都捨不得離開。

    等着墨御下班回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抱着自己的女兒。

    不顧別人的眼光直接就走了。

    “就這樣走了,我們還在呢?”顧悠悠看着墨御,眨巴了一下眼睛。

    “墨御就是一個女兒奴。”唯一覺得一點都不奇怪。

    那是因爲現在小櫻桃還小,等着以後墨御就知道什麼是厲害了。

    所以未來的日子裏,小櫻桃一直都是很喜歡自己的爸爸。

    因爲對於她,墨御一直都是有求必應的。

    但是唯一不一樣,一定會看看她提出來的要求合理不。

    女孩子一直都是墨御帶着,而男孩子又特別乖巧。

    所以唯一特別輕鬆,平靜而幸福的日子就這樣慢慢的過着。

    有了孩子的加入,兩個人的世界也更加充實。

    等到滿月的時候,墨家興師動衆的請了一大羣人來祝賀。

    看着墨老爺子那笑得見牙不見眼的樣子唯一就有一些忍俊不禁。

    因爲墨老爺子現在最喜歡的就是炫耀自己的重孫子了。

    一大家人和和樂樂的,充滿着歡聲笑語。

    唯一和墨御一個人抱着一個孩子。

    “沈唯一,這輩子你幸福麼?”這句話墨御很早就想問了。

    因爲之前的日子唯一都是一個人在等待。

    爲了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很幸福。”這一輩子,值得了,基本上想要擁有的都有了。

    “你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的。”因爲我會陪着你。

    唯一勾起嘴角燦爛的笑着,“好,我們一起幸福下去。”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不是你有多少權利和地位。

    而是無論你走對遠,回過頭的時候依舊有人願意不離不棄。

    而沈唯一就是那麼一個幸福的人,在最美的年紀遇見那個對自己最好的人,一牽手就是一輩子。

    謝謝你,給我這麼多的寵愛。

    也謝謝你,給予我足夠的等待。

    人這一輩子太長,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那纔有意思。

    沈唯一是幸福的,同樣的,墨御也是幸福的,只要兩個人都是幸福的,那就是最完美的。

    ------題外話------

    走到這裏,可能也差不多了,接下來的番外,寫的會是墨御唯一的孩子了,完結禮物來襲,親們,我打算獎勵粉絲榜前十五,前三獎勵實體禮物,禮物是什麼由我來選,而後面的十二位,則是獎勵瀟湘幣,從520開始往下推,所以等到完結的時候,希望那些能夠得到獎勵的冒泡一下,完結當天冒泡的也都有相應的獎勵,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