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6 醜惡的嘴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6 醜惡的嘴臉字體大小: A+
     

    “小語,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是媽媽的錯誤,媽媽當初也是沒辦法啊。”

    莫綺最後悔的就是那當那場災難,自己沒有第一時間趕到自己的孩子身邊。

    以至於她們姐妹倆受了那麼多年的苦。

    誰說莫綺不痛,她比任何人都痛苦,只是不敢說出來。

    因爲每一次只要一想起是因爲自己,才讓兩個孩子這樣的,她就忍不住責怪自己。

    “爲什麼?”

    袁寄語一直不明白自己的媽媽爲什麼要丟棄自己。

    現在袁寄語看着人,就是爲了想要一個答案。

    “我沒有丟棄你們,是你們走失的,我們當時下鄉歷練也帶着你們,可是那一次發洪水,很多地方都被沖走了,那些村民也都是流離失所的。”

    “當時那一塊都是我和你的爸爸在管理,等我們把村民安頓好了,你都不在了,你和小云都不在了。”

    莫綺搖搖頭,她永遠不會忘記自己那時候回到家裏的時候那種絕望的。

    房間裏面一無所有,自己的兩個孩子就這樣不見了。

    “小語,媽媽是愛你的。”

    這些年也都一直沒放棄尋找你。

    莫綺這些年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從她被領養進歐陽家就知道了。

    很多時候都是一個人偷偷的躲在房間裏面抹眼淚,拿着泛黃的照片不停的緬懷。

    “你怎麼就這樣確定我就是你的孩子?”袁寄語詢問道。

    “因爲你耳朵上的那顆紅痣,那是我孩子一出生就會有的,並且位置和形狀都很特別,世界上不可能有一模一樣的?”

    莫綺很確定這就是自己的孩子。

    “別說了,我想冷靜一下!”袁寄語靠着邢雲有些累。

    袁寄語這些年一直都在猜測自己的媽媽爲什麼會拋棄自己。

    可是卻從未想過這一位會是因爲陰差陽錯之下的誤會。

    可是一時半會兒想要袁寄語接受那也不可能,因爲機器上需要消化的時間。

    “小語,對不起,你不原諒媽媽,媽媽不說什麼,但是你別這樣不開心,媽媽看着心裏也難受啊。”

    莫綺看着人那個有氣無力的樣子,精緻的妝容在臉上彷彿都失去了顏色。

    彷彿整個人都有些灰暗了。

    “我帶你去休息一下。”

    邢雲給主持人使了一個眼神,便帶着袁寄語去後面的休息室休息了。

    袁寄語進去之後唯一幾人也都跟着走進去了。

    看着那靠在邢雲肩膀上哭的眼淚不止的人幾個人心裏都不是很好受。

    “別哭了,找到了媽媽不好麼?你不是一直都在想找到自己的媽媽問清楚這些事情麼,現在知道她並不是想要丟棄你們,你應該高興的。”

    邢雲轉過頭看着自己乖巧的老婆,聲音放的很溫柔。

    “我一直都在猜測,我也想過任何的結果,可是還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原來我不是一個沒人要的孩子。”

    袁寄語也不會說多恨,當初歐陽家的那兩個人只是因爲粗心,然後自己和妹妹一直流離失所,並沒有其他的原因。

    可是這一時半會兒確實有些難於接受。

    自己盼望了很多年的母親就這樣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說不激動那是不可能的。

    “那就好,今天可是我們的結婚的日子啊,放的開心一點,有什麼不愉快的,我們改天再說。”邢雲拉着人的手指繼續撫慰。

    “嗯,我一定會很快就恢復好的,就是需要一點時間。”袁寄語點頭。

    她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婚禮,所以自然不會那樣放肆了。

    “恩,那就好,乖了。”邢雲抱着袁寄語很開心。

    “你去招待賓客吧,我把自己處理一下就出去。”袁寄語站起來看着邢雲。

    不可能把那些客人丟在這裏,邢家那些人可不會幫助自己招待客人的。

    “我陪你!”邢雲有些不放心,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傻丫頭哭呢。

    “沒什麼不放心的,不是還有小一一她們麼?”袁寄語推着人,讓他趕快去招待人。

    “行行行,你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我先出去了,先說好了,不準哭。”邢雲有些無奈。

    “嗯,你去吧,我沒事的。”剛剛就是情緒太激動了,現在都收拾好了。

    “那我走了,等着你一起出來。”邢雲說完轉過身子走出去了。

    “嗯,我一會兒就出來!”袁寄語點頭答應。

    看着邢雲走出去的背影,坐到化妝鏡子的面前開始讓人給自己補妝。

    “哭什麼,找到自己的母親不是應該很高興麼,你看看你,哭的跟一個二狗子似的,我都有些難受了。”

    這裏面一直都是林初夏的脾氣最直接。

    “我那是激動,請你別誤會好麼?”袁寄語瞟了林初夏那個二貨一眼。

    “確實,夏夏,我想到了開頭,卻沒想過結尾啊,原來歐陽市長會是你的老爸!”唯一也覺得很驚訝啊?

    袁寄語這算不算一秒鐘灰姑娘變身公主啊,簡直就是讓人歎爲觀止。

    “小一一,不只是你,就是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袁寄語的臉上有些苦笑。

    “嗯,沒事的,知道他們不是故意拋棄你的就好了,不過,接下來不打算怎麼辦?”

    唯一很好奇,袁寄語會不會就這樣原諒那兩個人。

    不是故意的是真的,但是傷害卻是始終存在的。

    “段時間之內不知道該怎麼樣接受,因爲一時間實在是無法適應了,我想慢慢的,我一定會接受的,得給我一些時間?”袁寄語不恨那兩個人,一直都不很。

    因爲這些年她吃了很多苦,也看明白了很多事情,所以很多時候,她都是理解的。

    “恩,那就好,我還怕你一跟頭栽進去就這樣出不來了,那就很尷尬了。”

    唯一點點頭,袁寄語的興趣還是不錯的。

    “嗯,我不會做什麼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她現在已經在通往幸福的路上,而自己的父母又出現了。

    所以,有了愛情的同時,也想去兼顧一下親情。

    畢竟那所謂的父愛和母愛,自己是一直都沒有機會嘗試的。

    “加油,大家都會幸福!”唯一笑笑。

    “嗯,都會幸福的!”說完之後繼續等人處理妝容。

    把自己修飾好了之後袁寄語纔出去接待賓客。

    那些人看着這恢復的很好的人也都沒說什麼。

    “小語?”倒是歐陽詩詩蹭到了袁寄語的身邊,看着人有些欲言又止。

    “詩詩姐姐,有什麼事情麼?”袁寄語正在給別人敬酒,看着自己面前的人有學好奇。

    “小語,媽媽是真的愛你的,你能不能過去和她說兩句話啊。”

    看着自己的母親一直盼望的看着這邊,歐陽詩詩才過來的。

    都是自己人,怎麼可能不心疼的,更何況莫綺對待自己真的特別好。

    所以歐陽詩詩自然不希望莫綺難過。

    袁寄語看着那一隻凝視自己的人,咬了一下嘴脣,扯了一下邢雲的衣袖。

    “怎麼啦?”邢雲看着袁寄語。

    “走吧,我們去敬歐陽市長一杯,再怎麼樣也是我乾爸?”袁寄語是一個懂得感恩的人。

    在這個場合,如果自己不過去,也就是丟她們的臉。

    畢竟剛纔莫綺是當着衆人的面承認自己是他的女兒的。

    現在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是她的女兒。

    而今天確是自己大婚的日子,作爲一個女兒,其他不說什麼,可是這一杯酒還是應該敬的。

    邢雲看着袁寄語眼裏有着驚訝,想不到她這麼快就想通了。

    “好,我們一起過去!”

    其實袁寄語心裏應該是接受兩個人的,就是表面上還是有些不願意開口。

    歐陽市長和莫綺看着袁寄語走過來都有一些驚喜和驚訝。

    “小語?”莫綺的臉上有着笑意。

    真的想不到袁寄語會過來給自己敬酒,這是不是代表她的心裏已經原諒自己了。

    “乾媽,這一杯我敬你,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很感謝這些以來你對於我的照顧,我一直都沒機會親口說這句感謝,現在趁着這個時機,由衷地說一句謝謝!”

    袁寄語喊得依舊是乾媽,因爲媽媽這個詞語暫時還喊不出來。

    可是這對於莫綺來說僅僅足夠了,看得出來袁寄語的態度了。

    “乾爸,同樣也感謝你,感謝你在我不知道的時候爲我做的那些事情!”

    就比如一直都在給自己的妹妹尋找合適的器官,打算移植。

    “不謝,小語,記着,一定要幸福啊,如果這個邢雲欺負你了,你就回來和我說,我一定替你教訓他。”

    歐陽市長看着自己長得亭亭玉立的女兒,溫潤的眼裏有着溼意。

    這是自己和自己所愛之人的孩子,只是一直沒機會照顧罷了。

    想不到等到她喊自己一生爸了,卻是她結婚的時候了。

    “邢雲,我把我的女兒交付給你,從今以後請你務必好好待他,如果讓我聽見一點閒言碎語,我這個人可是非常護短的。”

    歐陽市長看着邢雲,這個自己女兒將要共度一生的人開口鄭重的說道。

    “嗯,爸爸,我一定會好好對待小語的,不會讓她受任何的委屈的。”袁寄語是一個值得自己吃女孩一輩子的女人。

    “邢雲,請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如果那一天做不到了,那就別怪爸爸翻臉無情,你是知道,我這一輩子沒做什麼對不起別人的事情,可是卻唯獨欠了我這兩個女兒的太多。”

    “以前我知道她過得很苦,現在從今往後,我希望她都是幸福的!”

    這是每一個父母都想看見的,看見自己的孩子有一個幸福的婚姻和家庭。

    “嗯,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邢雲點頭,歐陽市長說什麼就是什麼。

    因爲看得出開,這些人都是在關心自己的老婆。

    “小語,這些年都是爸爸媽媽對不起你,請你別往心裏去,以後如果有什麼難處就來找爸爸媽媽,我們都是你一輩子的親人,其實爸爸媽媽真的很愛你,你別有什麼想法?”

    歐陽市長走到袁寄語的身邊拉着人的雙手。

    感受着人的手心裏有着薄薄的一層繭,心裏有些酸澀。

    “嗯,我一定會幸福的!”

    即使以後有什麼地方不順利了,自己身後也還有這家人,也還有着依靠。

    “妹妹,新婚快樂,一直幸福啊?”歐陽詩詩拉着人很開心。

    “謝謝詩詩姐姐!”袁寄語點點頭。

    很高興自己結婚的時候這些人能夠給自己祝福。

    “嗯,我們是姐妹啊。”歐陽詩詩眨巴着眼睛說道。

    “嗯,我們是姐妹!”袁寄語看着歐陽詩詩笑得很溫和。

    “好了,快去照顧其他的客人了,我們都是自己人,別再一直顧及我們了!”

    莫綺雖然有些捨不得,可是也不能那樣自私。

    “那乾媽你現在這裏吃一些東西,我先去招待一下其他人,晚一點再過來。”

    賓客有些多,袁寄語也不可能就這樣一直停留在一個地方。

    “小語,我們需要招待,新娘子,快過來招待我們!”林初夏朝着袁寄語招手。

    “那我們先回去了。”

    袁寄語看着那一點都不客氣的的人無奈的搖搖頭。

    “都是自己人,還需要我怎麼樣招待你啊?”袁寄語出聲打趣。

    “沒事啊,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嘛,一生只有一次,當然要好好招待啊?”

    林初夏拿起酒杯,倒了幾杯進去,那些都是濃度很高的白酒。

    “夏夏,你還是未婚呢,做事情千萬不要這樣過分!”袁寄語笑得臉蛋有些僵硬。

    這是要把邢雲往死裏喝的節奏啊!

    “沒事啊,當初墨御不也是這樣過來的,所以,你家邢雲應該也不是什麼身體不行的哪一種對吧?”

    林初夏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這兩個當事人。

    “對的,這杯酒必須的喝,並且一定是墨御和你喝!”

    唯一也站起來,這個邢雲,當初自己結婚的時候就是他鬼注意最多。

    現在到了他結婚了,想要就這樣忽悠回去,那就有些不厚道了。

    “對呀,當初看邢雲的樣子也不是玩不起的哪一種啊,不會是現在結婚了,反而有些慫了,那就有些讓人看不起了,我們可都是客人呢,難道連這一點最基本的要求你就不願意滿足我們麼?”

    林初夏也不可能就這樣放過人,反正現在結婚,就是湊這個熱鬧了。

    “油菜花,你終於腦回路正常一回了!”唯一也想看着個的笑話。

    所以自然希望林初夏越鬧越好,這個邢雲當初的在自己的洞房花燭夜那可是花招百出啊。

    “小嫂子,你就放過我吧,當初是我不懂事。”

    邢雲有些欲哭無淚,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這個你問我可沒有什麼用,比如你就和你大哥說說?”

    唯一看了一一眼,眼裏的警告意思很明顯。

    自家老婆想要看戲,墨御自然不可能掃唯一的興趣。

    “邢雲,大家早些年也算是戰友,感情自然比一般的世家子弟都要深厚,如今你結婚了,當兄弟的也沒什麼可說的,但是這一句百年好合還是要說的!”

    墨御拿起林初夏倒的酒,遞了一杯給邢雲。

    邢雲心裏雖然一百個不願意,但是這杯酒自己也不可能拒絕,只能陪着笑臉接回去。

    畢竟當初玩的有些過分了,也難怪現在都想要報復回來。

    “謝謝大哥,這一杯酒本來應該是兄弟敬你的,你簡直就是太客氣了!”邢雲拿起酒杯和墨御碰了一下。

    “不客氣,你這樣謙虛含蓄的人,我怕你沒有那麼好的覺悟。”

    邢雲這個人墨御也算了解的,整個人就是一個非常圓滑的。

    你不說到自己想要表達的那個意思,有些人有本事裝傻一輩子。

    “還有,這一杯,祝賀你和弟妹早生貴子!”墨御在遞給邢雲一杯。

    “大哥沒必要這樣客氣啊?”邢雲又快有些皮笑肉不笑了。

    自己之前喝了不少的酒,本來酒宴上配備的和不是什麼高濃度的,可是這些人居然犯規的帶這種酒進來。

    “沒事,都是一家人,但是最基本的禮數還是要有的!”墨御只想要灌醉這個人,其他的根本不重要。

    “大哥,你這樣就不公平了,我都喝了,你爲什麼不喝!”邢雲看着墨御拿在手裏的酒杯,那根本就是一滴酒都沒有動過啊。

    “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你也知道的,你嫂子懷孕了,現在幾個月了,你嫂子嗅覺特別靈敏,聞不得一點異味,所以都是兄弟,想必你也理解的的?”

    墨御自然有自己的一番說辭,現在唯一懷孕了,可以說有時候墨御比唯一這個孕婦都還要緊張。

    所以怎麼可能和邢雲去喝酒,那是不可能的。

    邢雲嘴角抽了抽,這貨都知道一起照顧自己的老婆。

    難道就不能爲他考慮一下,今晚可是他是洞房花燭夜啊。

    “今天可是你的新婚大喜啊!”接下來的意思就是你不可能不喝。

    “喝,爲什麼不喝!”邢雲牙齒緊緊的咬在一起,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好酒量,那麼接下來我在祝福你和袁寄語兩個人白頭偕老,恩愛百年!”墨御再一次遞給邢雲一杯酒。

    一邊的唯一嘴角一直都在憋笑,墨御這人確實不會說話,一直都是這幾句。

    可是看着邢雲那個苦逼的臉色,唯一的心情也很愉悅。

    招不在多,有用就行,反正不管墨御怎麼說。

    只好能夠讓邢雲那個老奸巨猾的狐狸吃虧那就是不錯的。

    接下來唯一一直都是嘴角帶笑的看着某人被虐待。

    反正邢雲今晚就別想什麼洞房了,因爲沒戲的。

    墨御和他喝了之後白薔薇就示意自家老公去試試。

    那個任飛揚也是真的屬於那種不要臉的。

    即使和邢雲真的不是很熟,第一次也整的就和哥倆好的那種模樣一樣的。

    這一桌,雖然不是人太多的,但是卻是真的吧邢雲灌趴下了。

    “來,繼續喝,我們繼續喝。”

    最後幾個人都想放手了,可是這個邢雲卻開始發酒瘋了。

    “不錯,看到你這個樣子是就放心了!”

    唯一點點頭,看着那個一臉爛醉如泥的模樣心裏很高興。

    “小一一,你呀,就是這樣惡趣味!”袁寄語扶着人就怕人倒在地上。

    “好了,我也就不爲難你了,你和邢雲還有什麼賓客沒招待的就自己去招待吧!”唯一笑着說道。

    “他現在這個樣子都是需要的招待的!”更別說去招待別人,可別鬧了什麼笑話。

    “老婆,我愛你?”邢雲突然發酒瘋的來一句。

    “撲哧!”

    唯一和林初夏以及顧悠悠幾人看着突然拉着袁寄語的手指一本正常的說着情話的人都忍不住噴了。

    看着邢雲那通紅的臉頰和那個迷離的眼神,還有臉上那傻笑的動作,之前心裏有着懷疑這個人是裝醉的。

    可是現在看看,這是真的醉啊,整個人都有一些人事不清了。

    “我知道,走,我們去休息室休息一會兒,醒一下酒!”

    後面可還是有一些賓客沒招待呢,可不能就這樣了。

    “不去,我哪裏都不去,我現在就要告白!”邢雲說我們都不懂。

    一些邢雲工作上的夥伴看見了,有些人忍不住了其實笑起來。

    “大嫂別緊張,隊長就是這個樣子的,喝多的時候就開始拉着人表白,當初我們打火機其出去玩耍的時候。”

    “有一次也有人壞心眼的吧隊長灌醉了,可是灌醉之後的人不但不會想要睡覺,然而越來越精神。”

    “甚至就和現在一樣,拉着人就開始表白,大嫂,你準備一下,一會兒就開始好好的配合隊長吧?”那些人眼裏有有着笑意。

    據說那個當年被邢雲告白的人從此之後和他在一起出去喝酒了。

    被一個男人告白,那可不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啊,反而有些覺得丟人。

    “老婆,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一生一世保護你,老婆……”某些人甚至還開始手舞足蹈的客氣啥唱歌配上各種類人的動作。

    依舊的人生當中,每一次一件比較熟悉的人,人家看見他的第一眼開始就是開始莫名其妙的發笑。

    有時候弄得邢雲都有一些神經質,但在問着身邊的人,袁寄語是第一次感覺自己的脾氣還不夠好。

    因爲當時很丟人,當時是真的很丟人啊。

    “好了,別說了。”

    看着邢雲緊緊的拉着自己的手,袁寄語很想就這樣掙脫她的手臂,躲得遠一點。

    可是這個人自己喜歡丟人現眼,卻還是執迷不悟的拉着自己和他一起受罪。

    “老婆,我們生一個孩子吧,老婆,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麼愛你啊,老婆,來,親一個!”

    邢雲湊上去就想親一口,袁寄語連忙躲開,周圍的人都好奇地看着這兩位當事人。

    “邢雲,你給我清醒一點!”這個人到底還要不要臉。

    “新郎新娘親一個,新郎,你愛不愛新娘啊,如果愛的話就必須親一個!”林初夏大聲說道。

    “愛,很愛我的老婆。

    ”邢雲大聲的說道。

    “那就親一個,來證明你是真的愛你老婆,否則我們都不相信你是真的愛她!”

    所以說林初夏就是一個攪屎棍,什麼熱鬧的事情都有它。

    “我是真的愛我的老婆,不信我馬上證明給你看!”邢雲捧着袁寄語的臉蛋,就打算琴上去。

    “她騙你的,我也很喜歡你啊!不需要這樣證明!”

    袁寄語看着林出席那個底色的樣子,這輩子她結婚的時候最好悠着點。

    “我想要證明給她們看,我是愛你的!”邢雲可不管三七二十七,湊上去就親了一口。

    “哇噢,男主角很強勢啊!”

    “對呀,難得有人這樣的喝醉了酒喜歡找人告白,簡直就是太有意思了。”

    “這個人的行爲還是很萌的!”有些人看見邢雲這個耍無奈的行爲眼裏都有着羨慕,簡直就是變相的秀恩愛了。

    袁寄語則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底下有了。

    “有什麼還不好意思的,反正你相信我,最後不好意思的意思你還不是你!”

    如果邢雲看見自己這個時候的照片,一定會殺人滅口的。

    可是,令大家還沒想到的就是,這是邢雲的醉酒纔是剛剛開始的。

    之後的一系列行爲,讓袁寄語這個腦子無比清醒的人都覺得自己無地自容了。

    這也是爲什麼後來袁寄語都不讓邢雲喝酒的原因。

    唯一和林初夏這幾個人都屬於笑點比較低的人。

    一直就在哪裏憋笑,眼裏的笑意都快要盛滿出來了。

    墨御那張冰山臉上似乎也是那樣的,一直都在笑。

    這一次的婚禮真的讓唯一的好心情持續了很久。

    每一次只要一想在邢雲的這件事情,j那就是一個巨大的笑點。

    袁寄語和邢雲的婚禮舉辦的也屬於非常別緻,至少段時間之內自己沒臉見人罷了。

    當然,邢家那些人是巴不得收拾自己。

    婚禮過後,第一晚兩個人是回去自己的房子,雖然只是蓋上棉被純聊天。

    第二日即使袁寄語不願意起牀,可是那也是逼不得已的,畢竟邢家那些人一直都很助於教養。

    “爲什麼起的這樣早!”昨遠晚上兩個人也是很晚才睡覺時!

    “我總記得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不得了大事情。”

    聽到這裏環寄語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這一眼邢雲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算了,按照習俗,今天你還和我去邢家大宅一趟,免得有些人拿着話語說這樣說那樣說。”邢雲起身下牀穿好衣服走進衛生間。

    “我……我馬上就起!”這已經作爲人家的人家的媳婦了。

    有些東西該講究的還是需要講究一下。

    等着邢雲走進衛生間,袁寄語才從自己的被窩沒出來。

    即使兩個人都已經結婚了,有時候坦誠相待這種東西,袁寄語覺得自己和其實有些做不到。

    反正這裏洗漱的房間很多,和自己當初暫時居住的那個地方不一樣,哪裏就只有一個衛生間。

    所以兩個人的洗漱動作很快,一會兒就把自己的收拾妥當了。

    兩個人也快速的來到了邢家的老宅,但是看這裏面的一切,似乎更加沉悶了。

    特別是邢老夫人,看着袁寄語的樣子就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樣。

    “奶奶,你這是幹什麼,小語現在也是邢家的媳婦!”

    邢雲走到袁寄語的身邊,擋住邢老夫人那個不善的視線。

    “再說,你也知道的,小語他是歐陽市長的女兒,你這樣做不是再打歐陽市長的臉麼,你要知道歐陽市長可是很疼她這個女兒的。”

    邢雲看着自己奶奶的態度,不得不刻意的提醒現在袁寄語的身份,因爲他知道自己這個奶奶有多麼現實。

    “哼,少糊弄我了,歐陽夫人對於這個女的一直都是很好的,爲了這個女的編造一點謊言算什麼?”

    可是在邢老夫人的眼裏卻是這樣的。

    在他心裏,一定是那幾個人故意這樣設計的,那樣的話袁寄語纔會風光一點。

    她壓根就不相信袁寄語是歐陽市長的女兒。

    所以說啊,有時候即是你說的是實話,也不一定會有人願意相信的。

    邢雲看着自己的奶奶一時間竟然有些無語。

    夏涼看着邢老夫人嘴角勾起冷笑,都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卻還是自欺欺人的想要欺騙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不過就是不願意承認對方的家世比自己好麼,。

    “媽媽,奶奶,你們這是……”邢雲出口。

    大早上的,不知道這些人有怎麼啦?

    “沒事,我依舊還是那句話,想要拿到股份的轉讓文件,就必須還答應我一個條件!”夏涼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水,優雅的喝了一口。

    “住嘴,你還好意思說,當初你自己親口說的,等着袁寄語進門了,你就立刻把那個東西給我們的。”

    對於這件事情邢老夫人,主要是不願意在讓夏涼坐地起價。

    夏涼看邢老夫人,她來邢家二十幾年了,對於邢家沒有功勞也有苦惱。

    可是在這個人眼裏,居然還沒有拿起一段股份重要,公司是死的,人是活的。

    “夏涼,你什麼意思,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無恥了?”就是邢鋒都有一些生氣。

    看着這個已經很多年基本上沒怎麼存在感的妻子,不知道她這一次想要幹什麼。

    夏涼看着邢鋒的模樣,嘴角的冷笑越來越大,所謂夫妻情分不過就是這個樣子。

    “我的條件其實很簡單,但是如果做不到,我也不會拿出轉讓文件的。”反正袁寄語已經和邢雲結婚了。

    並且兩個人又不住在邢家老宅這裏,這兩個人的手指暫時還伸不長的。

    “什麼條件?”邢鋒的臉色很難看。

    “沒什麼,很簡單的,我想離婚?”夏涼這一句話的倒是讓很多的人跌破眼鏡。

    “什麼,你要離婚?”邢鋒有些驚訝,看着那淺笑嫣然的人心裏說不出我是什麼感覺。

    “嗯,對,就是離婚!”夏涼拿着自己的股份轉讓書,擺在自己的面前。

    “你們如果能夠做到,那這一份股份就是你們的了!”夏涼眼神看着幾人。

    邢老夫人手指緊緊的膩在一起,看着夏涼眼裏有着沉思。

    當初的夏涼無疑是優秀的,有着大家小姐的那一點風範,可是這些年這個人的轉變也很大的。

    基本上就是一個存在感很低的人,邢老夫人有時候很不明白夏涼的。

    既然當初那樣愛自己的老公,爲什麼又要放手讓他去追尋那個小三。

    現在邢老夫人這輩子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死心和失望,如果一個女人她對於那個男人特別失望甚至是絕望。

    那麼即使當初是愛意有多麼深,隨着時間的漸漸遠去,也只會慢慢的淡化。

    再說兩個人當初感情很好的時候維持的時間就不長。

    那些感情永遠沒有後面那些傷害更加刻骨銘心。

    “都一把年齡了,別鬧了,好好過日子,傳出去不是讓人笑話啊!”邢老夫人永遠都是站在邢家的立場考慮問題。

    如果兩個人離婚了,外面那個小三一定會鳩佔鵲巢的,比起那個小三,邢老夫人還是更加喜歡夏涼這個兒媳婦。

    “呵呵呵,你是覺得這些年的煎熬還不夠對不對,你永遠都是站在你邢家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什麼時候也請你爲我考慮一下,我這一輩子都在你們邢家煎熬。”

    “爲什麼直到現在還是不肯放過過,這一次我決定了,如果不離婚,不但得不到轉讓書,我還會自己註定搬出去,如果外面看那些人說什麼,那和我都沒關係列,好聚好散纔是最好的。”

    夏涼有時候是很強勢的,只是之前很對多時候她一直都是在壓抑狀態。

    “夏涼,你就不能別再鬧騰了。”邢鋒開口,下意識的氣勢他並不像和這個人離婚。

    “和你沒關係,你也不要那麼自私,當你帶着你那個情人出入各種場合的時候你就壓根一點都不顧忌我的感受,我這頂綠帽子,一戴就是很多年,邢鋒,難道你的心理一點愧疚都沒有麼?”

    “當初你欺騙我,你們邢家聯合起來欺騙我,不愛我爲什麼不是說,爲什麼一定要等我進門時候懷着滿心的歡喜卻被一盆冷水澆的熄滅,爲什麼你們對於我的傷害可以這樣肆無忌憚。”

    “所以,今天不管是誰說,這婚我是離定了!”夏涼深吸一口氣,現在只要想想能夠脫離邢家,這心裏都是渴望的。

    那是一種對於自由的嚮往和解脫,不用一輩子在這裏面備受煎熬了。

    “你真的就想離婚!”邢鋒看着那個說的信誓旦旦的人問道。

    “是的,是就是想要離婚,因爲我現在一看見你們邢家人這副嘴臉我都覺得噁心,所以先壞徹底的擺脫你們!”夏涼覺得二十多年,就只有今天最輕鬆了。

    再也不是最初的彷徨和失望,後來的淡然和絕望。

    現在的夏涼就想好好的對在自己,想要自我放逐了。

    “行,那就離婚,別以爲離婚禮,你的日子會比現在更加好過,不是邢家夫人了,看看你還會不會和現在一樣囂張!”

    在邢鋒的眼裏,夏涼就是預感意氣用事的人,並且做了幾十年的豪門夫人,不可能出去就這樣很快的適應的。

    說不定到時候還會來求自己。

    顯然,兩個人也算二十多年的夫妻了,這個人一點都不瞭解自己的枕邊人。

    夏涼絕對不是一個繡花枕頭,相反的,夏涼的是一個工作能力很強的人,獨立意識也是非常強的。

    “邢雲,邢宇你們都希望自己的母親和父親離婚麼?”

    邢老夫人轉過頭看着自己的兩個孫子詢問道。

    邢雲看着自己的母親,再看看父親,“我尊重我母親的選擇!”

    夏涼這些年已經夠煎熬了,現在想聽通了也不算壞事情!夏涼做什麼事情自己都是支持的。

    “那麼你呢,邢宇?”邢老夫人一點都不意外這個人會怎麼樣回答。

    “我……我覺得還是尊重兩個當事人的意見吧,這些事情我們都是外人。”邢宇這也是變相的答應了兩個人離婚。

    “行,既然大家都選擇尊重,那就隨便你們吧!”邢老夫人也不再挽留夏涼了。

    “那就離婚吧!”夏涼拿出自己準備好的離婚協議,字早就簽好了,就只有邢鋒的。

    “希望你不要後悔!”邢鋒拿起筆,也簽上自己的名字了。

    “我不會後悔的!”夏涼看着人落下時字跡,感覺很對事情都放下了。

    看着人把其外全部的文件都簽完,夏涼拿過自己的筆,把股份的轉讓協議簽了。

    從此以後自己夏涼和邢家,便再也沒有任何瓜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