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5 總是有人想作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5 總是有人想作死字體大小: A+
     

    “大哥,我什麼都不服,就服你,爲什麼就這樣想不通?”

    林初夏現在正在喝檸檬水,差一點嗆到自己。

    這貨還真的是有勇氣,帶着自己的現任去參加前任的婚禮。

    果然,都不是一般人。

    “沒關係啊,反正又不是我尷尬!”

    白薔薇無所謂的,反正對於這些一直都沒在乎過。

    “怎麼樣,任尹那個新娘?”那個人據說還是當初任尹的女神啊。

    看了半天,其實林初夏也沒看出一點女神的樣子,那就是一朵純潔的小白蓮花。

    “還不錯,據說之前還沒結婚就從任尹這裏拿了幾十萬,公司才走上正軌,現在好像出問題了,現在任尹的臉色有些不是很好看?”白薔薇沒心沒肺的笑着。

    “哈哈哈哈,他以爲誰都和你這個傻子一樣什麼都不在乎,就是單純的喜歡麼,你當初也算一擲千金吧,一分錢都沒要回來,現在那點錢,也夠兩個人折騰了。”

    唯一也來湊了一腳。

    許雙雙那個人做人真的目的性太強,都已經和任尹分開了那麼久。

    之前那點爲數不多的感情早就消磨光了。

    說許雙雙對於任尹有什麼太深的感情,唯一是不信的。

    許雙雙不是那種感情用事的人,和任尹在一起就是爲了任尹的錢,目的是真的很明確啊。

    可憐任尹那個傻子,還以爲那是真愛呢?

    “你就看着吧,兩個人才剛剛開始,以後看好戲的時候多得很?”

    任尹不像是那種癡情到不行的人。

    對於許雙雙也許更多的是年少的時候那種得不到的征服心理。

    男人嘛,也就那樣,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很喜歡犯賤啊,那就繼續啊。

    “我現在很同意小一一觀點。”唯一一直都是那種眼光比較長遠並且看人很毒的哪一種。

    “嘖嘖嘖,未來的日子還很長,現在才只是開始,別現在就受不了,以後就沒意思了!”唯一喝了一口果汁,心情很美好。

    “小一一,能不能現在先救救我啊!”

    顧悠悠看着那個努力想要勾搭自家男人的人,恨不得給她一巴掌抽上去。

    媽蛋,勞資還在這裏呢,能不能收斂一點。

    “像你這種有着無限白髮裏的人,是不需要我的支招的?”這些人真當自己是萬能的啊。

    “小一一,我現在腦子嚴重短路,你都不知道這些人有多麼不要臉,簡直就是要不要臉了?”

    顧悠悠眼神都快要殺人了。

    “淡定淡定,沒什麼的,像那種人,那就是欠。”

    唯一覺得對於自己的情敵是不能姑息的,否則就只會助長對方的囂張氣焰。

    “你這個死丫頭看見我們來了都不回去倒水。”

    顧悠悠窩在墨子芩的懷裏把玩着手裏,突然聽見這道聲音有些無奈。

    但在依舊沒打算動,憑什麼,你最喜歡那個顧惜不是在這裏麼?

    “聽見沒有,死丫頭,快起來給我倒水?”

    顧奶奶一走進來就開始教訓人,並且還是非常囂張。

    墨子芩看着這一幕,緊緊的摟着懷裏的人,而一邊的顧惜有些可憐巴巴的看着人。

    “小惜,你怎麼啦,是不是這個死丫頭欺負你了?”

    顧奶奶走上前,看自己一直疼愛的孫女,眼裏有着溼潤。

    立刻就把這個罪名給顧悠悠按上去。

    “關我什麼事,去求你們來我家了,不喜歡就給我走,一直死皮賴臉賴在人家的,你還希望我有什麼好態度,簡直就是不可能?”

    顧悠悠也把自己的立場表明了。

    “你說話的,你媽媽難道就沒有好好教育你!”顧奶奶一直都很看不順眼顧悠悠。

    因爲那時候如果不是她的出現自己的兒子說不定已經娶了一個有頭有臉的媳婦了。

    所以這一切都是顧悠悠的出現造成的。

    這些年,顧爺爺和顧奶奶之所以對她這樣不好。

    這就是最根本的理由,因爲這是在遷怒。

    “這些話你說了很多年了,結果呢,我依舊還是這個樣子,反正你說什麼我都不會聽的,你們這是何必呢?”

    顧悠悠真的不知道這些人一直持之以恆的找自己的麻煩就真的這樣有意思。

    “所以呢?你當初就不應該出現?”顧奶奶壓根就不管是我是不是自己的孫女。

    “爺爺奶奶別生氣了,那又不是妹妹的錯誤?”顧惜開始充當好人。

    “要你管,你給我閉嘴,滾出去,別在我家!”每一次一回來,這些人都不會放過自己。

    “悠悠,姐姐也是爲你好?”看着顧悠悠那個委屈的樣子,顧惜就覺得自己心裏痛快。

    “你爲她好,你不過就是一個堂姐而已,你有什麼資格,還有你們兩位老人,顧悠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我自己都捨不得說一句,你們憑什麼?”

    墨子芩越看越心疼自家這個傻丫頭,這以前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啊?

    “墨大哥,你何必這樣呢,悠悠這個人有時候就是脾氣不好,你不要這樣慣着她!”

    看見墨子芩寵着顧悠悠的那個樣子,顧惜眼裏有着嫉妒羨慕恨啊。

    “我和我女朋友的事情關你什麼事啊?”墨子芩可不會因爲對方是一個女的就會有所顧忌。

    有些女的就是那樣,喜歡得寸進尺,這一點墨子芩比很多人都看得清楚明白。

    “墨大哥,我不是那個意思!”顧惜看着人有些委屈。

    “別做出那一副樣子給我看,我這個人沒那個心思?”比顧惜更美的女人墨子芩又不是沒見過。

    比起顧惜那張好像沒了男人就活不下去的臉,墨子芩顯然很很喜歡顧悠悠這種真性情的。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對待顧惜呢,顧奶奶就不敢了。

    “老人家,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用不着這樣厚此薄彼吧?”

    之前墨子芩還想着和這些人愉快的相處,現在看看,壓根就沒必要。

    因爲這些人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和自己好好相處。

    “以後我不希望聽見別人在說一句顧悠悠怎麼啦怎麼啦,顧悠悠是我的老婆,她怎麼樣用不着你們管,我寵的,我自己受着!”墨子芩冷冷的看着幾個人。

    這些人真的是太肆無忌憚了。

    “還有你,別以爲你什麼心思我都不知道,你即使千好萬好,在我心裏,就只有顧悠悠纔是最好的,我對於不這樣的人不感冒。”

    “你這樣的女人我看得多了,比你條件更加優秀的比比皆是,我和顧悠悠在一起,只是因爲單純的喜歡這個人,對於你,我沒什麼想法。”

    “你別以爲你家裏有兩個錢就可以胡作非爲,我家裏也算可以,對於錢我更是沒什麼概念,所以,別拿着你那些小聰明到我的面前晃悠,因爲真的是很幼稚。”

    墨子芩越說,顧惜的臉色更加慘白,看着墨子芩的眼裏有着不甘心。

    “你千萬不要不甘心,你的家裏人對於我而言那就是九牛一毛,輕輕一捏,那都是灰飛煙滅的,我很明確對我說過,我這個人脾氣不好?”墨子芩看着人嚴酷的不甘心心裏有着冷笑。

    一直會這公主一般優越的生活,卻讓顧悠悠處於這樣的水深火熱當中。

    憑什麼還想要奪取屬於顧悠悠的一切。

    “我不願意,說都勉強不了我?”墨子芩說完也不再看她,低着頭看着自己懷裏的小丫頭。

    顧悠悠緊緊的靠在墨子芩的的懷裏,眼裏有着滿足,原來最安全的地方除了家人的懷抱還有愛人給的港灣啊。

    “墨叔叔?”顧悠悠有些感動。

    “乖,以後我寵你!”加倍的寵愛着顧悠悠,顧悠悠不是一個堅強的孩子,只是不換一懦弱給別人看而已。

    “嗯,你寵我。”顧悠悠覺得能夠預見這個人真的是太幸運了。

    “好,寵你一輩子!”墨子芩撫摸着顧悠悠的頭髮,眼裏全是溫柔。

    世界上總有那麼一個人,不管前方是什麼。

    都會義無反顧的牽着你的手披荊斬棘,無所畏懼,直到幸福的彼岸。

    而這幾個人,都很榮幸的得到了屬於自己的守護騎士,有些人也許來的不早不晚剛剛好。

    顧悠悠這一住,就是一個月,等待再一次回到A市的時候,都有些物是人非的感覺了。

    “我感覺小一一會直接捶死我的?”

    半個月之前唯一就一直在催了,可是自己找了很多借口來推辭。

    現在袁寄語的婚禮馬上就要舉行了,作爲好朋友,顧悠悠不可能不回去的。

    “沒事,不是還有我在呢?”唯一就是再想把顧悠悠吃了,那也得看看墨子芩這裏啊。

    “墨叔叔,回去之後問答人生和安全就交給你了,你可要好好保護我?”顧悠悠一臉羞澀狀。

    “好,把一切都交給我?”墨子芩知道顧悠悠就是一些怕面對唯一那個孕婦。

    因爲隨着懷孕的時間越來越長,唯一的脾氣也越來越差。

    更何況還有墨御那個妻奴寵着,更是無法無天。

    軍區大院那邊也都是一模一樣的,隨着沈唯一說一不二。

    “想要擁有這個特權,我們兩個人也早點把事情辦了?”墨子芩在顧悠悠耳邊輕聲說道。

    “墨叔叔,你矜持點!”顧悠悠更加不好意思的看着人。

    “真是爲你着想,到時候你也可以體會一下弟妹現在那種被人捧上雲端感覺的。”墨子芩看着自己懷裏的人誘哄的說道。

    “說的很有道理啊?”顧悠悠點點頭,等自己那一天不想上班了,還是和墨子芩的事情辦了。

    “找一個時間,我們兩個去把證領了!”顧悠悠看着身邊的人提議的說道。

    身邊這幾個基本上都嫁出去了,自己也應該考慮一下結婚這種大事情了。

    並且自己的爸媽對於墨子芩一直都是很看好的,把自己交給墨子芩他們也很放心。

    再說墨子芩年齡也不小了,結婚這種事情確實應該辦理。

    “好,匯聚太完美就去吧結婚證領了!”墨子芩嘴角露出笑意,臉上全是溫柔。

    “嗯,墨叔叔,我們結婚吧!”顧悠悠笑嘻嘻的看着人。

    “好,我們結婚吧?”墨子芩跟着附和。

    因爲這一次顧悠悠的請假,很多事情又落到了唯一的手上。

    所以有時候脾氣難免很暴躁。

    “老婆,高興一點,大哥馬上就回來了。”墨御小心翼翼地開口。

    現在這個纔是名副其實的祖宗。

    “我沒生氣啊,就是覺得大哥和顧悠悠一樣,都是坑?”說好的半個月,結果居然去了一個月。

    並且看那個趨勢,還有不想回來的打算。

    這一次之後顧悠悠不要想有什麼比較長的假期了。

    “對對對,大哥簡直就是太過分了?”墨御也跟着說。

    現在可不是幫助墨子芩說話的時候了,因爲唯一現在正在氣頭上。

    “嗯哼,回來再和他們算賬?”唯一看着墨御這樣低眉順眼不得也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真的覺得最近自己的脾氣簡直就是越來越壞了。

    可是自己就是說控制不住。

    “老公,你會不會覺得我脾氣很壞啊?”

    現在總是莫名其妙的發脾氣,很多時候都屬於那種無厘頭的。

    所以唯一覺得對於墨御還是有一些愧疚的。

    “說的什麼傻話,你現在懷孕了,脾氣不好也很正常的,別想太多了,乖!”

    只要沈唯一心裏舒服了,她現在想愛折騰誰墨御都是舉着雙手贊成的。

    畢竟誰也沒有自己的老婆重要。

    “嘖嘖嘖,這份寵愛簡直就是讓人眼紅啊?”唯一開始恢復正常模式來。

    “必須的,你是我的老婆,不寵你寵誰!”除了沈唯一,墨御覺得自己真的貌似沒寵過誰啊。

    “問題最重要的就是,除了我你還想寵誰!”唯一說的有些漫不經心。

    “你肚子裏的小公主,那可是我前世的情人啊?”墨御也跟着開玩笑。

    “算你識趣!”說完之後唯一閉上眼睛,只不過嘴角一直有着笑意。

    墨御看着終於被安撫的人終於鬆了一口氣,孕婦確實比一般的時候還要難搞定。

    不過倒是讓墨御看見了很多時候都沒看見的另外一幕。

    唯一才稍稍休息了一會兒,婚禮現場就到了。

    “老婆,我們到了!”墨御輕輕的在唯一的耳邊說道唯一慢悠悠的睜開眼睛,隨着懷孕時間的越來越長,唯一記得自己越來越喜歡睡覺了。

    “嗯,走,我們下去!”墨御側過身子給唯一解開安全帶之後,自己先下車子給她打開車門。

    唯一走下去之後看着前面那屬於袁寄語和邢雲的結婚照片,兩個人笑得很甜蜜。

    墨御把車子的鑰匙丟給那些看着的人,然後伸手把唯一圈在自己的懷裏,就這樣走進去。

    邢家家世不錯,所以開的很多都是很體面的哪一種。

    現在袁寄語和邢雲正在給那些人打招呼。

    看着周圍,確實佈置的很中式啊,就是前方那個大舞臺,哪裏櫻花就是一會兒交換戒指的地方了。

    唯一走進來之後袁寄語也看見了,和身邊的人打招呼之後就走過來。

    “怎麼來的這樣早,吃東西沒有?”袁寄語端着一小塊點心遞給唯一。

    “新娘子真是貼心。”唯一接了過來。

    出門之前確實吃了,可是那對於現在的自己根本起不來任何作用的。

    因爲現在自己餓得非常快,並且吃的非常多。

    “什麼時候不貼心你了。”袁寄語最貼心的就是這一個朋友了,無論什麼時候,這個人總是會像她伸出自己的雙手。

    “那你要不要也貼心一下我?”林初夏帶着自己的小姑子走進來。

    “我覺得你不需要。”袁寄語笑道。

    “誰說我不需要,杉杉,去給新娘子要紅包。”林初夏催促着自己的小姑子。

    “好?”田杉杉還款的走上前,看着打扮得非常漂亮的人。

    “小語姐姐,祝你和邢雲哥哥白首偕老,早生貴子,生活美滿,婚姻幸福?”

    田杉杉小姑娘嘴巴也是屬於哪特別會說話的。

    “謝謝,杉杉!”袁寄語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一個紅包給田杉杉。

    田杉杉眯起眼睛眼裏全是笑意小孩子對於這樣的事情都是非常喜歡的。

    “喜糖一會兒給,因爲姐姐沒放在身上!”袁寄語摸着田杉杉的頭溫和的說道。

    “沒事的,謝謝小語姐姐?”說完之後小姑娘回到了林初夏的身邊。

    林初夏看着周圍,“嘖嘖嘖,這個排場,今天邢雲喝酒一定會喝到吐吧?”

    特別是邢雲工作上的那些人,那些都是硬漢啊。

    “沒事啊,使勁折騰,這當初不是也把墨御折騰的很慘麼,現在輪到他了?”唯一說到這裏看着袁寄語意有所指啊。

    特麼的,這幾個人在自己結婚的時候可把墨御整的夠慘的。

    特別是洞房花燭夜的時候,簡直就是花招百出。

    “老公,今天不是邢雲的婚禮麼,最爲好兄弟你可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啊?”唯一看着身邊的人,總的把當初的那些換回開。

    “好,一會兒我會好好的招待他是!”自己就不太可能了,因爲自己如果喝醉了誰來照顧這個小祖宗。

    “很完美?”唯一點點頭。

    “小一一,你可要放過我,當初我沒折騰你的。”對於唯一的手段袁寄語也是佩服的。

    “沒事,夫妻本是同林鳥!”唯一給力讓一個安撫的表情,就是讓人更加每天任何安全感了。

    “說什麼呢,小語臉色這樣差?”白薔薇走進來看着這幾個人。

    今天也是任飛揚陪着她來的,一般如果任飛揚不是特別忙,基本上都想守着自己的媳婦兒。

    “說結婚呢,你的打算在什麼時候?”唯一轉過頭看着那八個月的肚子,應該快要生產了。

    “等肚子裏面這個小混蛋生下來再說吧!”這種穿不了婚紗,很遺憾的。

    “那也快了?”沈唯一點點頭。

    “小一一,什麼事快了?”顧悠悠的聲音也行背後響起。

    “你看見我你就不覺尷尬甚至是不好意思麼?”唯一看着人翻了一個白眼。

    “不會啊,我這不是回來了麼?”顧悠悠一直都是那種死皮賴臉的人。

    “小一一這是生氣了,我知道那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顧悠悠認錯的態度非常的積極。

    只希望以後唯一能夠少折騰自己一會兒。

    “道歉沒有用。”唯一還能不知道這貨心裏想什麼。

    “所以呢,傷害都已經造成了,口頭上說說是什麼回事,拿出一點表示啊。”林初夏開始在一邊去哄。

    “你別說話!”這就是一顆老鼠屎!

    “我喜歡,樂意,不服氣,你咬我啊?”林初夏的非常欠揍是來了一句。

    “二貨?”顧悠悠有些嫌棄。

    兩個人在鬥嘴,而唯一卻看見了那個許久不見得人,在唯一看回去的時候那個人也看過來。

    眼裏有着對於唯一濃濃的厭惡,這件事不會再像以前那般走上來找茬。

    “你在看什麼,小一一?”身邊的袁寄語問道。

    “對面那個人?”唯一示意着自己的前方。

    林初夏順着唯一的目光看過去,在看到人的時候眼裏閃過了然。

    這不就是唯一那個情敵洛思琪麼,想不到也回來參加邢雲的婚禮。

    “那是邢家那邊邀請的?”如果是自己,這個人不可能回來。

    “沒事的,反正A市也就這樣大,遇見也不是很奇怪?”唯一到不在意。

    洛思琪轉回頭,渲染唯一的目光她也感受到了。

    洛思琪在看見唯一的時候眼裏有着恨意,只是已經不敢輕舉妄動了。

    唯一底下有喝着自己的果汁,她還洛思琪以後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了。

    所以保持這樣也不錯。

    可是洛思琪的眼光卻從未從沈唯一的身上移開過

    都是因爲這個人,自己纔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如果說沒想過報復沈唯一那是不可能的,又是因爲沈唯一才讓自己蒙上那些污塵。

    現在一去到任何公司應聘,很多人都會選擇掉檔案。

    而那件事情就在裏面,那是沈唯一給自己的侮辱,那是一輩子的。

    可是洛老爺子說過,如果在這一繼續執迷不悟和沈唯一作對,以後如果發生什麼事情,他也不會再管的。

    所以即使洛思琪非常怨恨沈唯一,但是卻不敢再去找沈唯一的麻煩了。

    “這一次出來之後倒是懂得什麼是安分了,果然,人總是需要得到教訓纔會成長的!”

    唯一有些感嘆我,如果是以前的洛思琪,一定會直接衝上來找自己理論。

    可是現在她居然選擇人心吞聲,可看得出來,這一次對於她的打擊還是有些大。

    “人都是有着賤性的,你好好對待她的時候,她不知道什麼是厲害,等到自己吃虧的時候,嘖嘖嘖,後悔都來不及了!”林初夏搖搖頭。

    “不說那些無關緊要的人了,來,喝一杯,慶祝我們小語大婚?”

    唯一拿起自己的杯子,其餘的人也都很着舉起酒杯,和袁寄語喝了一杯。

    “謝謝!”袁寄語看着這些人,這些陪着自己從大一到大三甚至今後的整個人生,也許大家都會永遠在一起。

    “不客氣,大家都是什麼關係啊?”林初夏撞了一下袁寄語的肩膀。

    “嗯,我們關係都很好!”白薔薇看着袁寄語眼裏有着祝福。

    “謝謝微微,我們都會幸福的?”袁寄語眼裏有些溼潤。

    “別哭,要笑,一直笑到最後,今天是你的婚禮?”唯一看着人,提醒道。

    “嗯,不哭,今天是大喜的日子?”

    林初夏也有一些感嘆,才半年回去了,大家基本上都嫁人結婚了,也都有着各自的家庭了。

    “小語,祝福你,新婚大喜。”

    莫綺和歐陽市長還有歐陽詩詩跟着走進來。

    “乾媽,乾爸,詩詩,你們也來了,快坐!”看見幾個人來,袁寄語非常高興連忙迎上去。

    “別忙活了,我們都是自己人,你快去招待自己的朋友?”莫綺看着穿着一身婚服的人,緊緊的拉着她的手指。

    想不到一轉眼自己的孩子都長這麼大了,都要結婚了。

    “孩子你一定要幸福啊?”這是媽媽對於你最大的期盼了。

    “嗯,一定會幸福的,一定會幸福的?”袁寄語也拉着莫綺的手指,這個人對於自己是真的好。

    自己準備婚禮所用的東西基本上都這人一直在準備,什麼都是無微不至的。

    有時候袁寄語自己都會忍不住的想,如果這個人是自己的媽媽該有多好。

    “小語,新婚快樂,和邢雲白頭偕老,早生貴子?”歐陽詩詩趴在環寄語的肩膀上,很親密。

    “謝謝詩詩姐姐?”袁寄語看着歐陽詩詩,滿臉的笑意。

    “謝什麼,我們什麼關係,開玩笑?”歐陽詩詩和自己親近的人還是很活潑的,不會很拘謹。

    “你們什麼關係?”倒是一邊的林初夏傻愣愣的來了一句。

    “呃……”這特麼就有一些尷尬了,這個人和自己也算姐妹了,所以歐陽詩詩無意之間就是和幫助親近。

    因爲在歐陽詩詩心裏,袁寄語是自己人。

    “小語是我媽媽的乾女兒,也就是我的妹妹,你覺得我們有關係沒有?”歐陽詩詩看着林初夏反問道。

    “這關係確實很強勢!”林初夏點頭道。

    “小語,要幸福!”莫綺就希望這個人就這樣一直幸福下去。

    “好的,一定幸福!”袁寄語點頭。

    “歐陽夫人也來了,還有歐陽市長,快點來這裏坐!”邢雲走過來和歐陽家這兩個人打招呼。

    “小語也算我是乾女兒,我當然會來參加了?”莫綺看着邢雲笑着說道。

    這個人就是將要和自己女兒走一輩子的人。

    “歡迎,很高興你們能來!”兩個人和袁寄語有這層關係,邢雲也是結婚之前聽說的。

    “我們也很高興能夠來參加你們的婚禮?”莫綺對於邢雲還是很滿意的。

    “你還客氣了,都是自己人?”夏涼走上來,看着莫綺由衷的說道。

    “夏涼,謝謝你?”謝謝你這樣照顧我的女兒。

    “我們之間還需要這樣?”隨便其他的人不理解,可是夏涼自己是很清楚的。

    “走了,婚禮也快要差不多開始舉行了,我們不該一直都在這裏磨磨嘰嘰的?”夏涼拉着莫綺走到最前面,這裏是離舞臺最近的。

    “好!”能夠近距離看着,莫綺也覺得自己心滿意足了。

    “一會兒說的親自牽着你走到紅地毯上盡頭好不好?”歐陽市長看着環寄語,語氣裏有着尋求。

    袁寄語有一瞬間的呆滯,然後回過神,“謝謝乾爸”

    其實自己真的需要一個陪着自己走到紅地毯盡頭的人。

    “不用謝的,傻孩子?”歐陽市長看着袁寄語也有一些心酸。

    “走吧,我們去準備了。”歐陽市長有些迫不及待了。

    “恩,走吧!”袁寄語引導着人朝着舞臺上另外一邊走去。

    而此時邢老夫人都身邊正坐着幾個妙齡少女,幾個人看着袁寄語的方向都有一些鄙視。

    “邢奶奶,邢雲哥哥爲什麼會娶哪個鄉巴佬?”

    洛晴覺得自己有些不理解,這一位之前不是還打算讓自己和邢雲相處麼?爲什麼突然之間就改變注意了。

    “哼,你以爲我願意啊,還不都是那些人逼得!”從剛纔一直開始,邢老夫人臉色一直都不是很好。

    “那爲什麼還要那個鄉巴佬和邢雲哥哥結婚?”

    弄死一個鄉巴佬簡直就是很簡單。

    “事情哪有那麼簡單!”夏涼觀點誘惑還是有些大,所以她並不打算放棄。

    “是不是那個人用了什麼手段威脅你?邢奶奶?”洛晴自己一個人開始腦補。

    “也就那樣?”邢老夫人沒說其他的,言語之間有姿色模糊其辭。

    這就造成了洛晴的誤會,看着舞臺上穿着一身白色婚紗走向邢雲的人,洛晴的臉上有些扭曲。

    並且看着兩個人臉上那幸福的笑意的時候,更加不舒服,就想破壞掉。

    “有沒有人反對新娘嫁給新郎?”其實這就是一個程序而已。

    但是有些人後期真的就不漲腦子啊。

    “我反對?”洛晴舉手說道。

    “爲什麼!”主持人看着這個讓這樣義正言辭的,覺得有些尷尬。

    “這個人配不上邢雲哥哥,不過就是一個沒爹沒媽的野種而已,憑什麼得到邢雲哥哥的愛護?”洛晴這一分鐘說話都不用腦子的。

    一邊的沈唯一幾人聽到這裏眼裏都有着冷意,果然,洛家的人就是不知道什麼安分,走了一個洛思琪,現在還有一個洛晴,簡直就是陰魂不散。

    “這個……”主持人沒想到有人說話會這樣難聽。

    一些人聽到這裏還是有些驚訝的,但在更多的是對於袁寄語這個邢家啊媳婦的鄙夷。

    原來是一個孤兒,什麼都沒有啊?因爲不知道邢家大少爺喜歡這一位的什麼,居然會想到要去這個一無是處的人。

    “沒想到這個新娘子居然會是一個這樣身份的人。”

    “是啊,是啊,簡直就是太不般配了。”

    “說什麼真愛,還不就是爲了錢,這種人就是想要嫁入豪門,當少奶奶,可是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那個命?”

    “就是,你看她那一臉青春的樣子,簡直就是太讓人意外了?”

    看着下場面有些不受控制,袁寄語有些慌亂。

    “聽說家裏還有一個妹妹,常年沒意的都是在醫院裏,因爲不知道什麼事就去了。”

    “這還在猶豫過拖油瓶也敢家人,是真的是有勇氣啊?”

    袁寄語進您的扯着自己的婚紗。

    “一個爹媽都不要愛的人,憑什麼得到幸福,簡直就是的人笑話?”

    “你……”袁寄語還沒開口,就有人現出聲了。

    “都給我閉嘴,誰說她沒有媽媽了,我就在她媽媽?”莫綺站起來看着那些人大聲說道。

    莫綺估計很多的人都認識,所以她一說話,場面更加不是受控制了。

    “怎麼可能回事歐陽市長家的千金,一點都不可能?”

    “就是,既然是歐陽市長家的,爲什麼這些年一點消息都沒有呢?”

    “這肯定都是假的,我們不相信。”

    “你應該就只是袁寄語的乾媽吧,可是儘管是這樣,她依舊還是一個孤苦無依的孤兒啊?”

    這些話簡直就是氣死莫綺了,所以有些話想都不想直接說出口,也沒想過自己的話會給別人帶來多大的影響。

    “我就是她媽媽,不是乾媽?”這一次莫綺壓根都不敢擡頭看着袁寄語。

    袁寄語聽到這裏眼睛睜的大大的。

    “你說什麼?”袁寄語的聲音裏有着顫抖。

    看着莫綺,希望那個人能後給自己最準確的回答。

    這一幕要約定有些大,唯一居然也都是消化了一會兒的。

    “小語她是市長家的千金小姐,那我會是這樣的?”

    從認識袁寄語開始,給林初夏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那一直都沒停手的兼職。

    袁寄語自己不覺得,可是這些人看着就覺得非常心疼。

    “我說,我是你的親媽?”說完之後莫綺眼淚忍不住掉下來。

    “爲什麼?”袁寄語深吸一口氣,問道。

    當初爲什麼要丟掉自己和妹妹,我怎麼!

    袁寄語揭開自己的婚紗,直直的看着人,眼裏全是水霧。

    “當初你說你會幫我聯繫我的母親的,爲什麼現在倒是是你成爲了我的母親?”

    袁寄語之前對於這個人對於住自己的好很不明白。

    可是現在她明白了,因爲這個人和自己有着很深的淵源。

    “沒有,我不敢說,不敢說,當初是我不對,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嗚嗚嗚嗚?”

    莫綺終於可以大聲的哭出來了,這句對不起真的欠了很多年。

    可是這句對不起卻彌補不了自己和妻子所手的委屈。

    “你一定是說謊的?”莫綺這樣的好人怎麼可能捨得丟棄自己的孩子呢,袁寄語無論如何都不互相信的。

    “對不起,當初因爲我的失誤,然後你和小云受了很多委屈,對不起,小語,請你原諒媽媽,媽媽不是故意的,媽媽一直都很愛你們?”這是沒機會啊。

    “我不信,是一點都不信,你愛我我們爲什麼當初還要把我們丟棄,你根本不愛我們?”袁寄語第一次大吼道。

    這個人憑什麼,憑什麼啊,自己一直都很想見到自己的母親,可是真的見到了,心裏更多的是心酸。

    “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媽媽那時候又回去找過,可是找不到啊,很多人都是了我的孩子已經死了,我的孩子死了!”莫綺失聲痛哭,那是自己對於孩子這麼多年的愧疚啊?

    “小語,你媽媽是真的很愛你,這些年也沒放棄尋找,因爲她知道,也許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自己的孩子都在等着自己接她回家?”歐陽市長心裏也很不是滋味啊。

    畢竟是自己的孩子,看着他受苦自己特徵非常心疼的。

    “不可能,撒謊,一定是在撒謊,我不會相信的,不相信。”袁寄語一直捂着自己的耳朵,並不想聽任何人的解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