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4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4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字體大小: A+
     

    “我覺得你和墨御不合適?”看着這個長相絕美的人,季晴開口說道。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唯一覺得這女的腦袋裏面裝的一定就是豆腐渣。

    要不然怎麼可能說的出這種腦殘的話。

    自己和墨御不合適,合適不合適這個人是從哪裏看得出來的。

    這個人是不是眼睛粘到屎了,說話之前都不需要考慮一下的。

    “我爸爸是司令,墨御和我在一起,可以少奮鬥很多年?”

    說到這裏季晴就有一些驕傲。

    唯一揚起笑顏,看着人眼裏有着諷刺。

    墨御這樣的家世一直都不需要什麼外來的輔助啊。

    “你對於自己就這樣有自信?”

    唯一拿出自己包包裏的口香糖,剝了一顆放在嘴裏。

    “那是當然,我爸爸可是司令呢?”季晴很肯定的說道。

    “你這樣囂張並且目中無人,如果你的爸爸不是這個司令,可能你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唯一覺得這簡直就是一個廢物加腦殘。

    “你知道我是誰麼,你敢這樣和我說話?”唯一抱着雙臂有些盛氣凌人。

    “像你這樣的小姑娘我見得多了,不就是喜歡錢,想要多少,只要你肯離開墨御,多少都沒問題?”

    季晴看着唯一很爽快地開口。

    聽到這裏,唯一眼裏閃過一絲興趣了。

    很久沒人和自己談論錢的問題了,現在聽着還是覺得有些意思的。

    “你能給多少錢,讓我離開墨御啊?”這個女的哪裏來的錢。

    “你想要多少?”看着唯一那個想要錢的樣子,季晴眼裏有着鄙視。

    “墨御畢竟和我結婚的,太少了肯定對不起我們之間的感情對不對,在怎麼樣,也得賣一個划算的價格,嗯,既然這樣,那就選擇一個吉利一點數字的!”

    唯一比了一個比較吉利的數字。

    “八十萬?”季晴眼裏有着鄙夷,果然就是小門小戶出來的,八十萬就打發了。

    唯一搖搖頭,八十萬,想得美,還不夠自己剪裁一件衣服的價錢。

    “八百萬?”季晴覺得這個價格很公道了。

    “難道你覺得墨御就值這點錢?”唯一反問道。

    不是很有錢麼,那就繼續傻缺啊?

    “你想要多少?”季晴的臉色有些難看了。

    “就是這個數啊,你不是說我可以隨便開麼,我現在正在開啊,還是你壓根就沒錢,想在我的面前裝大款?”唯一看着人眼裏全是質疑。

    “你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八千萬,你爲什麼不直接去搶?”季晴覺得這個人壓根就是看不起自己。

    “是你自己說的,又不是我開口的,你不是很有錢,我這是給你表現的機會啊,剛剛誰說的八千萬,我很喜歡八個億,你能給我麼?”

    唯一轉動着自己手上的鉑金戒指,幽幽的看着人。

    沒錢那就低調一點,偏偏還喜歡到她面前找虐。

    “還有一件事情,我覺得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但是這種權利是在不打擾別人的情況了進行的,你這樣對於我們的生活已經在造成了嚴重的影響,如果你在這樣繼續執迷不悟,我也不會心慈手軟。”

    唯一冷冷的看着人,自己也算見過不少人,但是還沒見過這樣的人。

    “你能幹什麼!”顯然季晴根本就沒把唯一看在眼裏。

    “我能幹什麼,我只是想說,你對於世界的認知太狹隘了,你知道墨御家是幹什麼的麼,你一直這樣自以爲是,就沒想過其實他厭煩的不行,一個女人最重要的都是自愛,如果你最基本的自愛都做不到,你還期望別人來愛你,你這不是說笑話麼?”

    唯一看着這個死皮賴臉的人,絲毫不覺得自己說話很過分。

    “墨御的家世,根本就不需要你來輔助什麼,我老公之前有更多的軍銜,只不過因爲爲了照顧我和孩子而來到了這裏,對於你口中那些榮耀甚至是地位,他壓根就不需要,你別自作多情好麼?”

    “你又不是墨御你怎麼知道他不需要?”季晴反駁,沒有哪一個男的不喜歡這些的。

    “傻孩子,你知道墨御是誰麼,他爺爺是抗戰時期的老領導了,家族更是強大,你出去隨便問一下,誰不知道五大家族的,就只有你這個自以爲是的土鱉,能不能正常一點。”

    “至於我,我覺得你離開你的爹媽很可能餓死,而我,自認爲比你好,我現在接任了墨氏,現在是首席執行總裁,所以,誰更有能力或者對於墨御更加有用,你應該知道了?”

    唯一看着身子有一絲顫抖的人眼裏有着笑意,也就這點膽子而已。

    “你說……墨御是墨家的人?”

    如果真的是墨家的人那自己這幾天真的就是一個笑話了,墨家那還真的是一個大佬。

    和自己家那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的。

    “所以呢,別有事沒事就喜歡炫耀,很多人都只是低調,下一次我不希望你在糾纏墨御,我們有孩子了,在有下一次,你一定會知道我的手段的,我的上一個情敵,前幾天才從警察局裏出來。”

    “如果你覺得哪裏不錯,你也可以繼續作死,我這人平時還是也沒什麼別的愛好,就是喜歡看戲,如果你願意免費爲我表演的話,那我一定會很高興的?”

    季晴不是第一個,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唯一也不會怕這些女人。

    有本事就來,來一個她虐一個,來一對那就虐一雙

    那對於她而言完全就是沒壓力的。

    “好了,墨御很快就下來了,他不會想看見你的,你難道還想着和我們一起吃飯麼,當然,我這人不介意的?”

    唯一笑嘻嘻的,看起來相當的沒心沒肺。

    季晴站起來,看着唯一有些不甘心。

    可是看着唯一眼裏的冷意,心裏又有一些害怕。

    如果是墨氏現在的總裁,傳聞她也是聽說過一些的,據說手段非常凌厲,作風非常彪悍。

    “不見了。”唯一抱着雙臂似笑非笑的看着人。

    以後都不想和這個人見面了。

    “哼!”這一次季晴轉過身子走了。

    爲了墨御,自己算是把所有的臉都丟盡了。

    可是現在看着這個人,即使不甘心也不可能會繼續了。

    要不然自己的爸爸的哪裏,可能也會受到影響。

    “看什麼呢?看得這樣全神貫注的?”

    墨御端着飯菜走上前,看着唯一嘴角帶笑似乎很高興的樣子開口問道。

    “就是看到一些有意思的人,沒事的,吃飯。”

    看着擺放在自己面前的飯菜,唯一拿起筷子,開始吃起來,因爲確實有些餓了。

    “慢點吃,還有很多的?”

    唯一現在是一個人吃三個人的,有時候吃相難免不是很優雅。

    可是這些都不是重點啊,墨御是怕吃的太急,嗆到自己。

    “好,我慢慢來。”唯一放慢吃飯的速度。

    墨御現在確實有一些磨嘰的,吃飯要管,穿衣服要管,就是走路,他也要管,簡直就是大媽級別的人。

    “乖!”墨御看着唯一這個聽話的樣子滿意了。

    而唯一隻是嘴角帶笑得看着人。

    週末第一天和墨御去了軍區,第二天就陪袁寄語去看婚紗了。

    當時墨御還是特別不放心,親自把人載到婚紗店的門口。

    看着唯一和袁寄語以及林初夏幾人匯合之後才放心的走了。

    “你家墨爸爸還真的有操不完的心,你看看,現在即使你出來,那都是寸步不離的。”

    林初夏看着唯一眼裏有着赤裸裸的羨慕。

    “我感覺他現在神經比我這個孕婦還緊張,你都不知道,現在一點點小事情,在他眼裏那都是大的不得了的,有時候疑神疑鬼的我都恨不得直接給他一巴掌,簡直就是太氣人了?”

    唯一氣鼓鼓的,可是眼裏掩飾不住的幸福。

    “別虐我們了,我們知道你幸福的!”林初夏翻了一個白眼。

    “小一一這個孩子是一個有福氣的。”

    夏涼也有一些感嘆,像沈唯一這樣的福氣不是每一個豪門夫人都有的。

    不,或許墨家那個豪門一直都是不一樣的。

    基本上就沒什麼緋聞傳出來,墨家的男人也都基本上不會沾花惹草的。

    對於自己的妻子也都是非常忠心的,墨家的婚姻基本上就沒有什麼不幸福的。

    “對呀,小一一,你太幸福了?”袁寄語微笑着說道。

    “咳咳咳,下一個話題吧,免得有些人覺得我存心讓她眼紅?”唯一挽着身邊的林初夏。

    “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對不對,杉杉?”林初夏偏過頭看着自己的小姑子。

    “對的,哥哥也很愛嫂子的,當然,墨御叔叔也很愛一一姐姐。”小姑娘嘴巴太甜了。

    “你這句話我最喜歡聽!”唯一看着小姑娘笑道。

    “我很喜歡一一姐姐。”

    因爲平時的沈唯一不會那樣尖銳。

    相反,很平和,所以很招人喜歡。

    “我也很喜歡我們杉杉,太聽話了,有什麼喜歡的沒有,告訴姐姐,姐姐給你買!”唯一帶來非常爽快的說道。

    “謝謝一一姐姐,不用了,最近嫂子也給我買了很多東西,足夠了。”小姑娘有些害羞。

    “哎呦,還和一一姐姐客氣呢,你和你嫂子在一起,其他的別學,學習一下你嫂子那個厚臉皮,保證你到哪裏都是吃香的。”至少林初夏沒和自己客氣過。

    “嘿嘿嘿,那是因爲我嫂子和一一姐姐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嫂子是不會和一一姐姐客氣的,因爲你們關係很好。”

    小姑娘也懂得這是朋友,所以不需要客氣。

    “懂得還挺多的,嗯,晚一點姐姐帶你去吃KFC怎麼樣,最近有幾款新的套餐不錯!”唯一摸着田杉杉的頭髮,很喜歡。

    “謝謝一一姐姐。”吃的小姑娘基本上不會拒絕。

    因爲林初夏說過,這種東西一般不貴。

    “不謝,好歹你也喊我一聲姐姐。”

    唯一覺得自己這一分鐘也很想自己肚子裏面的是一個女兒。

    那樣的話自己也可以帶着女兒去吃KFC。

    給她買漂亮的小裙子,打扮成爲一個公主一樣惹人憐愛的人。

    “現在的小姑娘看着都很令人喜歡。”

    夏涼只有兩個兒子,所以看着那些粉粉嫩嫩的小姑娘也是打心眼裏喜歡。

    “伯母,那有什麼難得,你和小語他們住在一起,那時候還怕沒機會!”

    唯一看着夏涼的大到來,就知道袁寄語的心思了。

    當然唯一覺得如果自己可以辦到,也不介意出手幫助一把。

    “我想在邢家!”夏涼就是不想看着邢鋒太過於快活。

    “伯母,有些話我覺得作爲一個晚輩我是不應該說的,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伯母呢?”唯一其實還是有些心疼夏涼的。

    這個女人的婚姻從一開始就是被人算計好了的,一直都是被人利用的。

    “伯母,我知道你爲什麼不肯走出邢家,那是因爲你不甘心對吧?”唯一看着人,臉上笑容溫和。

    “你並不是捨不得那些財產或者名利,你就是不想讓邢雲的那個爹活得太過逍遙肆意!”女人的心思真的一點都不難猜?

    “也許吧?”也許就是沈唯一說的這樣,就是因爲不甘心。

    “伯母,報復一個人有很多方式的,別選擇一個對於自己最差的,既然都要活着,爲什麼不讓自己活得簡單一點呢,人生太短暫,經不起折騰的,有些東西既然不屬於自己,那就不要去強求?”

    夏涼這樣的女人和真是傻啊。

    “可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夏涼第一次很明顯的露出自己的情緒。

    “不甘心說明你的心裏還是很在乎那個人,爲什麼不甘心?”唯一循序漸進的詢問道。

    “不,我不在乎那個人,我就是想要兩人的日子不好過。”這樣來償還她這些年的煎熬。

    “那很簡單啊,既然邢雲的爸爸都那樣的,你何必一直這樣執着,報復一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活得比他更加幸福和耀眼,讓她痛苦,讓她後悔。”

    沒必要這樣爲難自己,搞得自己不人不鬼的,只會讓那些人更加的得瑟。

    “可是……”活得很好,怎麼樣算是活得更好。

    “伯母想想,你都已經爲那個人花費了所有的青春和半輩子,難道還想接下來的半輩子和那個人一直糾纏在一起?”那就真的無可救藥了。

    “不想,一點都不想?”

    夏涼怎麼可能想和邢鋒糾纏在一起。

    那個人傷害她傷害的太多了,這輩子她恨不得邢鋒去死。

    “那不就得了,離婚是最好的選擇,你有更加廣闊的視野,你可以到世界各地去看看,或者和小語一起看管畫室,又或者無聊的時候約着幾個朋友一起品下午茶,逛街,又或者以後可以含飴弄孫,難道這樣的日子不好?”

    有必要爲了那樣的渣男一直在哪裏煎熬麼?

    唯一敢保證,也許現在沒什麼,但是三年五年之後,邢鋒一定會後悔的。

    “很嚮往。”那樣的日子一直都是自己最嚮往的。

    可是自從嫁入邢家之後,那些嚮往都成爲了奢侈。

    “伯母,你的孩子們都大了,也是時候給自己一個假期了,就好好的去玩耍吧,爲自己活一次。”

    不然老了之後會更加後悔的。

    “我考慮一下。”夏涼的神情有些恍惚。

    唯一朝着袁寄語眨了一下眼睛,表示這根本就不難。

    夏涼其實不是不想離婚,就是不甘心。

    如果換一個角度的即可以讓自己活得更好,也可以報復邢鋒,那麼她一定是會考慮的。

    “對呀,現在冬天了,等春天,北海道的櫻花就開了了!”唯一也有一些嚮往。

    “謝謝你,小一一,我一定會考慮的。”夏涼看着身邊的小姑娘溫和的笑道。

    原來自己這些年一直畫地爲牢,把自己困得死死的。

    一味的就想要報復那些人,看着那些人煎熬。

    可是沒想到哪個最傻的人居然會是自己。

    也對,自己傻了半輩子,要是在傻一輩子那就真的是一個笑話了。

    所以,結束吧,讓一切都結束吧,自己想要爲自己活一次了。

    想想唯一說的那些,夏涼是真的很嚮往啊。

    對於美好的事物,夏涼還是會有一些期待的。

    “不謝,都是自己人,別這樣客氣!”唯一搖搖頭。

    “你這肚子,懷孕幾個月了?”看着唯一的肚子,夏涼有些好奇。

    不知道袁寄語和邢雲什麼事候纔會打算要孩子。

    只要生下來,夏涼也不會讓孩子打擾兩個人的二人世界的,自己會幫忙帶的。

    “快要五個月了!”唯一看着自己大的過分的肚子,開口說道。

    “才五個月。”看着很像那種七八個月的。

    “是五個月,這是雙胞胎呢。”

    “雙胞胎?”夏涼的語氣裏有些驚訝。

    “是男孩還是女孩啊?”

    “這個還真的不知道,我原本打算去做一個看看的,但是墨御不讓啊,他說那樣比較驚喜,現在就看了,以後生出來就沒那種感覺了?”唯一聳肩,表示很無辜。

    “你老公倒是很有意思!”

    “對的,是一個有意思的,並且他很希望兩個都是小公主!”

    因爲一提起兒子墨御就是那種咬牙切齒的。

    “很多人不都是喜歡兒子麼?”

    當初自己要是生的兩個都是女兒。

    夏涼覺得,可能不只是自己,自己的孩子處境會更加尷尬。

    並且那個邢老夫人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推自己的孩子出去聯姻。

    因爲邢家的女孩子的作用就是這樣的。

    “他很喜歡啊,不止是他喜歡,家裏人也都喜歡生女孩子?”因爲家族裏面女孩子很少啊。

    “不錯,反正我覺得無論你生什麼,你老公都很喜歡的。”因爲墨御很喜歡的的是這個人。

    “嘿嘿嘿!”唯一笑嘻嘻的,有些不好意思。

    “對呀,這貨一直都是運氣很好的哪一種。”

    林初夏還有感嘆,有些人的好運氣是別人羨慕不開的。

    作爲好朋友,看着唯一這樣幸福,大家都是高興的。

    “對呀,有一個這樣愛你的人,真的是一輩子的運氣了。”

    還好,她們幾個人都很幸福。

    “哥們,都別再感嘆了,快點看看婚紗?”走進婚紗店,立刻就有人出來了。

    “你好,歡迎光臨。”那個導購看着幾位,很客氣。

    “你好,請問一下最近這裏有沒有什麼最新進口的婚紗?”

    因爲這裏也算是A市最大的婚紗點了。

    “請問一下,你有什麼喜歡的款式麼?”導購員看着袁寄語詢問道。

    因爲這裏沒每一個季度都會從國外進口一些限量版的婚紗,每一款樣式基本上都只有一件。

    因爲樣式有些多,所以代購員需要問的清楚一點。

    那樣找起來纔不會那樣麻煩。

    “我們這一次需要婚紗和中式的禮服。”唯一看着導購員開口說道。

    “你覺得她適合哪一種?”這些人看人的眼光一直都是很準的,並且很會搭配。

    “這位小姐的婚紗我覺得可以嘗試一下魚尾的,因爲這位小姐身材很不錯。”並且長得很清純。

    而魚尾的婚紗穿起來會很性感,把兩個不同的元素相互結合在一起,那會很有視覺衝擊。

    一般的婚紗都太過沒有特色了。

    “可以嘗試一下,你去給我們選幾套過來,還有中式的禮服,謝謝。”

    既然都是來試婚紗的,那就慢慢來。

    反正這裏樣式非常多,唯一就不相信沒有一件適合袁寄語的。

    導購員帶着幾人來到三樓。

    “請在這裏休息一下,我馬上就回來!”

    說完之後就轉身走了,而很快就有人給唯一她們端茶上來,還有精緻的點心。

    “所以說,人家生意好也不是沒道理的,至少服務那都是非常到位的?”林初夏拿起一小塊餅乾,餵給田杉杉。

    “這也是一種做生意的手段啊。”唯一看着周圍富麗堂皇的。

    自己似乎沒去過婚紗店啊,都是在外面拍攝的。

    “小語,你看看還有什麼喜歡的款式沒有?”唯一拿了一本婚紗圖的相冊給袁寄語。

    袁寄語翻開一頁一頁的認真看着。

    “我感覺都好漂亮的。”林初夏看着上面那些樣式,都有些心動了。

    “小一一當初的婚紗我記得也是國外進口的對吧?”

    唯一那件天價婚紗,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奢侈啊。

    “那件婚紗當初是那個老男人找人給我設計的,但是看到的時候我都還是很驚訝的。”

    因爲當時唯一是真的沒想到墨御會提前把那些東西都準備好了。

    “別再炫耀了,我們嫉妒,話說,聽說你昨天去墨御的地方了,是不是就像我說的一樣,有很多漂亮的女學員?”

    林初夏湊過去看着唯一笑嘻嘻的說道。

    “對的,你說的都對,所以我還手撕白蓮花了?”想起那個人唯一就覺得自己有些不舒服。

    “臥槽,還真的有啊,我當時就是隨便說說的。”林初夏趕緊靠近唯一,眼裏有着八卦的光芒。

    “什麼真不真的,就是那樣的,那個女的我總覺得思想和一般人不一樣?”唯一有些好笑。

    難道這種事情還有騙人的。

    “對方是誰,居然有那個膽子和你搶男人,還真的很強勢啊?”

    唯一這張嘴巴,可能被說的人直接懷疑人生。

    “就是墨御工作哪裏的一個學員,家裏有些錢,然後就不把別人放在眼裏。”說到底還是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更搞笑的是,那個人還說給我錢,讓我離開墨御呢?”唯一喝了一口水,慢悠悠的說道。

    “撲哧!”林初夏的一口水差一點就噴出來了。

    “這個很強勢。”

    真的,敢這樣說話的人基本上都很強勢。

    “然後呢,你怎麼做?”這種拿錢侮辱人的事情確實有些讓人看不起啊。

    “我問她能夠給多少錢?”

    “然後呢?”

    “沒然後了,那個女的給的錢太低了,我瞧不起?”唯一眨了一下眼睛,有些無辜。

    “那種女的,惦記誰的老公不好,居然惦記你的,這不是作死麼?”

    沈唯一這個人雖然表面上不說,可是內心的佔有慾還是很強大的。

    要是知道有人覬覦自己的老公,怎麼可能忍受的了。

    肯定會想方設法地的把那個眼中釘拔除掉。

    “別說了,先看看婚紗。”

    那件事情現在唯一也不想再繼續計較了,想起來就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這裏是這個季度最新出來的,小姐,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

    導購員把幾件婚紗展示在幾個人的面前,全部都是魚尾款的。

    唯一看着那些婚紗,再看看袁寄語,點點頭,確實不錯。

    袁寄語這種溫婉內斂的人可以嘗試一下這種性感迷人的,那會讓人耳目一新的。

    “你覺得呢,寄語?”畢竟袁寄語纔是新娘子。

    即使唯一覺得不錯,也還是需要徵求環寄語的意見。

    “是覺得都不錯,只是……”袁寄語穿衣服一直都很保守啊,這樣的樣式確實沒嘗試過。

    “怕什麼,自己結婚,怎麼高興,怎麼穿。唯一看着袁寄語羞紅着臉低下頭建議道。

    ”這些婚紗其樣式還是都不錯,小姐如果覺得難於選擇的話可以一件一件來試,那樣也不會這樣爲難?“導購員看到袁寄語眼裏的爲難開口說道。

    ”這個主意不錯,小語,你去試試,合適不合適,一眼就看得出來?“夏涼覺得這樣比較靠譜。

    這應眼睛看得,和自己比起來,有時候出入還是比較大。

    ”好的,那我去試試?“袁寄語拿起第一件婚紗走進去,身後有兩個服務員跟着。

    ”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袁寄語很不好意思,不習慣把自己的身體展現在人前。

    ”可是小姐,這樣的婚紗很難穿單位,我們也是爲了你着想。“兩個服務員也很尷尬。

    ”沒事的,你們現在外面看着就好,一會兒她覺得不行了,你們再進去?“唯一開口說道。

    ”那行,小姐,你有什麼地方覺得不懂得,隨時喊我們。“

    兩個人看着袁寄語眼裏有着笑意,顯然還是第一次看看有人這樣害羞的。

    ”好的,謝謝你。“走進換衣間,見沒有人跟着自己來,心裏才放鬆。

    實在不習慣兩個陌生人在自己的身上動手動腳的。

    ”都結婚的人了還這樣害羞。“林初夏看着袁寄語的方向有些打趣。

    ”你以爲誰都和你一樣,沒臉沒皮的?“唯一白了她一眼。

    ”小一一,我那叫開朗。“林初夏繼續吃了一塊點心。

    ”過幾天來墨氏找我,我帶你去看一下房子。“

    之後還是先把自己的事情辦完了再說,免得自己忙的時候我是真的沒時間。

    ”謝謝小一一,小一一果然就是真愛啊。“

    沈唯一和自己一起的話就省事很多,因爲兩個人也有不同的想法。

    ”憋說話,不想聽你的廢話?“唯一看着她那副討好自己的樣子有些好笑。

    ”嘻嘻嘻,都是自己人,我不會和你客氣的!“和維護客氣,那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得瑟!“唯一也拿了一塊糕點,吃下去。

    ”伯母,這一家的點心不錯的,你試試。“唯一把小碟子拿起來,端到夏涼的面前。

    ”謝謝小一一,我不餓的。“夏涼搖搖頭,微笑道。

    ”吃一塊試一下就好。“

    主要是自己和林初夏兩個人一直在吃那就有些過意不去了。

    ”那就謝謝小一一。“唯一都這樣說了,夏涼也不可能讓唯一一直這樣端着東西吧。

    伸出自己的雙手拿起一塊放進自己的嘴裏。

    ”還不錯!“這一家的點心應該就是找人專門做的,味道很不錯。

    ”喜歡就多吃一點,伯母有時間可以來墨家找我媽媽一起聊天。“夏涼還是先從自己世界裏走出來。

    ”你媽媽?元秋晴麼?“那個人自己很多年沒接觸了。

    很多年自己還年輕的時候。

    和元秋晴以及容家夫人的關係都是不錯的,但自從嫁人之後。

    出了那樣的事情之後,所有的人夏涼都不想來往了,主要是覺得沒意思。

    ”對的,我覺得夏伯母和我的媽媽應該相處得很好纔對。“

    看得出來,兩個人都是那種賢惠居家的人。

    只不過元秋晴的運氣比夏涼好,夏涼就是找了一個對自己很不好的老公。

    看來女人這一輩子,即使再怎麼樣風光那都是沒有用的,主要還是找一個愛自己的好老公,那纔是最實際的。

    ”你媽媽其實年輕那會兒我們關係還不錯,後來因爲一些事情,大家就沒來往了。“夏涼想着元秋晴,那個一直都很幸福的女人。

    ”是麼,那肯定更好了,你有時候就去墨家找我媽媽,她一定會很高興的?“

    元秋晴一直都很好客的,除非是那些不請自來的,那樣她可能會心裏不高興,但是也不會表現在臉上。

    ”好,有機會去和秋晴聊聊。“是時候去看看自己這幾位老朋友了。

    ”嗯!“唯一的話纔剛剛說完,試衣間的門就打開,幾個人默不作聲的盯着那裏看。

    袁寄語努力的拉着自己的裙襬,以免掉到地上,整個人看起來有着滑稽。

    ”小語,你可以放鬆一點的,把裙襬放下來。“唯一看着袁寄語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

    ”裙襬有些長。“自己很不習慣。

    ”沒事的,這位小姐,你把裙襬放下來,這樣才能更加方便的看。“

    導購員看着袁寄語嘴角也有着笑意。

    ”嗯!“說完之後袁寄語放下自己的裙襬,有些緊張看着幾個人。

    ”你看我們幹什麼,你先從鏡子裏面看看合適不合適!“唯一出聲提醒。

    袁寄語擡起頭,看着鏡子裏面的自己。

    袁寄語覺得有些驚訝,看來真的還是人靠衣裝啊。

    穿着婚紗的自己,倒是不會顯得那麼平凡甚至沒有任何存在感了。

    潔白的婚紗把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看起來很性感。

    臉上沒有任何妝容,看起來有一種天然的美。

    一時間盯着自己覺得有些回不過神來。

    ”怎麼樣,是不是很有視覺衝擊,也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性感的一面!“唯一走上前,全方位的打量着袁寄語。

    ”是有一些不適應,但是真的很漂亮。“

    難怪每一個女的都很想要看自己穿上婚紗的樣子。

    因爲想看看自己最美麗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

    ”這一件還不錯,你再繼續多換幾套,讓我們來看看整體效果?“

    ”好!“袁寄語點點頭。

    接下來又繼續開始換婚紗,幾個人在一邊觀看,不停的搖頭點頭。

    直到把這個類型的婚紗基本上都試完了。

    ”小語有沒有覺得那一件特別喜歡的,或者說喜歡其他的樣式?“唯一詢問。

    ”我記得第三件不錯?“

    那一件自己很喜歡。

    ”第三件?“唯一想了一下,點點頭。

    ”那一件不錯的,如果你很喜歡,那就那一件,我們再看看婚服。“

    難得兩個人的意見是一樣的。

    ”嗯。“袁寄語答道。

    婚服就沒有這樣麻煩了,買的不比婚紗還要順利。

    雖然都是一隻坐着,但是一個下午下來,唯一還是有些受不了。

    墨御來接她的時候,在車子上直接就是睡着了。

    看着人,墨御搖搖頭,這傻丫頭,懷孕了也不知道讓人省心,非要讓自己這樣累,何必呢?

    顧悠悠這邊。

    這幾天一直都會看見顧惜來到顧悠悠家,而且穿的都是特別風騷。

    顧悠悠看着人,眼角不停的抽搐,他喵的,真的都很想直接把人趕出去啊。

    並且顧惜看着墨子芩的那張臉,簡直就是都快要把眼睛黏在上面下不來了?

    ”顧惜,你來這裏有什麼事情?“顧悠悠直接就是開門見山的說了。

    真的非常不喜歡別人覬覦自己的男朋友,那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我就想問問子芩大哥在這裏住的舒服麼,我家哪裏環境比較清幽,會相對舒服一點!“顧惜看着人,意思很明顯。

    而正在看書的墨子芩手指輕輕的停頓了一下,並不打算理財。

    ”子芩大哥……“顧惜見人不理睬自己有些難過,表情有些無助。

    ”我覺得悠悠家這裏很不錯,我也很喜歡,如果你沒有其他的事情那就回去吧!“因爲我們都不歡迎你啊。

    這個女的爲什麼臉皮就可厚成這樣呢?

    顧悠悠拿出自己的手機,直接登錄QQ。

    ”史上最不要臉小三,居然毛遂自薦,想要勾搭別人的男人。“

    顧悠悠是發在和唯一幾個人的羣裏說。

    還配上一個憤怒的表情。

    ”臥槽,還有這種操作啊?“林初夏覺得現在的事情一直都在刷自己自己的三觀啊。

    唯一那個是主動勾搭,顧悠悠這個更牛,人家都是直接毛遂自薦。

    ”你們兩個到底經歷了什麼?“林初夏有些疑惑。

    ”滾遠點,會不會說話?。顧悠悠看着那個二貨那句話,有些忍不住想笑。

    “不會啊,我現在還正在參加任尹的婚禮呢?”白薔薇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