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3 手撕白蓮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3 手撕白蓮花字體大小: A+
     

    “你怎麼就知道,我會比你的老婆更差勁?”這一點季晴就有一些不滿意了。

    任何人都不會喜歡聽見什麼情敵比自己更加優秀的事情!

    “你這人怎麼回事,我都是說了,我有老婆了,你到底想要怎麼樣,要不要把片區的司令叫過來,大家一起說說?”

    墨御也真的生氣了。

    這個人這麼可能和自己的老婆相比,兩個人壓根就沒有一點可比性。

    對於這個人的糾纏,墨御真的很煩。

    “有本事你叫啊!”季晴就是有恃無恐。

    “我再說一次,以後別出現在我的面前!”墨御的眼裏已經盛滿了冷意。

    “我就不!”反正季晴就打定主意一定要和這個人糾纏了。

    “行,我說話你不聽,有人說話你會聽的!”墨御總算看出來了,這就是一個腦殘。

    他一個大男人沒必要和一個腦殘見識。

    等過幾天小祖宗過來了,她會知道什麼是厲害的。

    “請你回去,別影響我訓練!”墨御看都不看人一眼。

    季晴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看着墨御,但是還是聽話的轉過身子去。

    “別以爲我會就這樣放棄!”第一次這樣喜歡一個人。

    季晴就屬於那種特別霸道的性格,喜歡的東西就一定要追到手。

    難得自己第一次這樣喜歡一個人,不可能就這樣無疾而終的。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打動墨御的,讓墨御看見她的真心。

    可是她也不想想,從始至終,人家墨御的意思很明顯,不可能會和她有什麼關係。

    一個人陷在自己美好的臆想裏確實有些智障。

    “隊長,這樣沒事吧,她爹可是軍區司令?”這墨御畢竟纔是剛剛轉過來了。

    “對呀,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這個人總覺得自己喜歡什麼那個人就必須是自己的?”

    很多人也不喜歡這一位大小姐,因爲太過以自己爲中心了,壓根就不會顧及別人的感受。

    “沒事的,這種人會有人收拾她的?”

    她缺的就是自家老婆那種實力干將。

    “你家夫人……”這要是知道自己老公在部隊一直被別人惦記,可能心裏也不會太好。

    “我老婆比較開朗,不會和這種事情過不去的!”

    她只會讓那個人讓自己不舒服的人更加難受的。

    “別說了,繼續訓練吧?”

    ωωω_ тtkan_ ¢ ○ 這個人根本就不會威脅到自己和唯一的感情。

    因爲兩個人彼此都太過相信對方了。

    不會就因爲這一點小事情而產生隔閡。

    ——

    顧悠悠這邊,這兩天過的倒是很悠閒,也不用加班,每天睡到自然醒。

    這樣的日子對於現在的顧悠悠來說,簡直就是太美好了。

    墨子芩很早就醒了,那是他的生理時鐘,在廚房裏和老丈母孃準備早餐。

    墨家的孩子無論男孩還是女孩,基本上都會做飯做菜。

    因爲這樣不至於自己一個人就活不下來。

    “小墨啊,你快去休息吧,你好歹也是客人,讓你跟着我一起做這些心理很不好意思啊!”

    這個人比自己的孩子還要貼心啊。

    最重要的就是對於自己的女兒是真的很溫柔呢?

    看見有一個人這樣對待自己的女兒,顧媽媽心裏這顆大石頭也算落地了。

    “伯母,你別和我客氣,這些我們在家裏的時候都會經常做的?”

    因爲元秋晴有時候心血來潮也會把兄弟幾人拉倒廚房給她打下手。

    所以對於這些瑣碎的家務事,墨子芩做起來也不覺得怎麼樣。

    居家好男人的必備條件就是一定會下的廚房。

    “你呀,以後和悠悠在一起,也不好太寵着那個死丫頭,你看看,我都不知道她怎麼好意思現在都還在睡覺!”

    顧媽媽覺得自家那個丫頭就是懶。

    “顧媽媽千萬別這樣說,悠悠現在上班很累的,我也理解的!”

    沈唯一可不會那樣手下留情的。

    不能坑自己,也會想方設法折磨一下顧悠悠,給她做免費的勞動力。

    “那個丫頭一直都很迷糊,什麼都做不好,所以有時候你多擔待一點兒,發生矛盾的時候讓着她一點兒,兩個人好好過日子!”

    顧媽媽這些話就說明,同意顧悠悠和墨子芩的。

    墨子芩露出一個溫潤的笑意,顧悠悠的家人是真的很不錯呢,不是那種胡攪蠻纏的人。

    “其實我們很少發生什麼矛盾的,我知道悠悠年齡比我小,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會讓着她的!”

    那個小丫頭自己可捨不得和她置氣。

    “她這輩子唯一的好處可能就是福氣好?”

    可不是,雖然以前受了一些苦,可是現在終於有一個人疼着她,寵着她了。

    “其實悠悠這孩子,就是一個嘴硬心軟的,她爺爺奶奶就是一個重男輕女的,所以小時候也沒有得到多少疼愛,慢慢的就養成了那種比較尖銳和好強的性格。”顧媽媽嘆了一口氣。

    說到底還是自己不爭氣,不能給顧悠悠一個好得生活環境。

    “悠悠很理解你的!”墨子芩能夠想象得到顧媽媽的處境。

    在這樣的家庭,確實很吃虧。

    “她是一個好孩子,你也是!”顧媽媽露出一個笑容。

    把清炒的白菜盛在盤子裏,墨子芩端起盤子放在桌子上。

    “爺爺,奶奶,你們怎麼來了?”兩個人在廚房裏,外面的顧絲絲開口說到。

    聽見這句話顧媽媽的身體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即恢復自然。

    “小墨,你在這裏幫我看一下鍋,我出去看一下?”

    顧媽媽不想讓墨子芩出去和那些人見面。

    別見到那四人醜惡的嘴臉,這個人和自己的孩子可還在處對象呢?

    “你說的什麼話,你那個媽媽就是這樣教育你的,和大人說話就這樣沒禮貌?”首先說話的是顧爺爺。

    聲音有些盛氣凌人,墨子芩劍眉微挑。

    這些人也還真是有一點意思啊,大早上的就來找茬。

    “就是,你媽媽沒受到什麼教育就算了,你好歹也讀了幾年書了,爲什麼還是這樣。”顧奶奶也是尖酸刻薄的。

    “你看看人家顧惜,一舉一動都是優雅矜貴的,那和你一樣,就是一個鄉野丫頭。”顧奶奶趾高氣揚的。

    顧絲絲低着頭,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如果不是顧媽媽一再的強調過不能頂嘴,顧絲絲肯定給她還回去。

    既然顧惜家這樣好,也不見得你回去享福了。

    還不是住的老房子,人家顧惜家裏可都是小洋樓呢,會沒有你的位置。

    人家壓根就不想接你過去,偏偏還總是這樣無理由的討好。

    討好也就罷了,爲什麼要貶低她的母親來擡高顧惜家。

    而那個所謂的顧惜就站在一邊一句話都沒說。

    穿着一身白色的雪紡短裙,臉上有着淺淺的笑意。

    和顧絲絲的惱羞成怒成爲了很好的對比。

    “母親,絲絲不是故意的,這個孩子還小,不懂事情,母親千萬不要和她計較!”

    顧媽媽看着顧奶奶很溫和的說道。

    “就是因爲還小才需要好好教育,你看看她現在這是什麼樣子,簡直就是沒把我放在眼裏?”顧奶奶看着顧媽媽眼裏全是鄙夷和瞧不起。

    當初如果不是自己的兒子一意孤行,非要和這個女的結婚,並且當時還有了顧悠悠。

    原本以爲是一個兒子也就罷了,放棄了顧惜的媽媽介紹好的女人娶了她,可是沒想到居然會是一個女孩子。

    當時可這兩個老人家氣慘了。

    現在醫院又不能做什麼胎兒性別鑑定,要是早知道這個是一個女孩子,早就把她打了。

    怎麼可能還有顧悠悠生出來的機會。

    “母親,絲絲還小,請你別和她計較!”任由那一個母親都不希望別人說自己的孩子。

    孩子就是在差勁,那也是自己的孩子,這些人沒資格在這裏指手畫腳的。

    “呦,你這是幾天沒見,氣焰更加囂張了,還是說你那個沒出息的女兒給你帶一個女婿回來了,叫出來看看啊,我到要看看能讓你這樣硬氣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顧奶奶一直都瞧不起顧媽媽,平時有事沒事的時候也回來找茬。

    就是因爲覺得顧媽媽是那種小門小戶出來的,上不可檯面。

    “母親,請你放尊重一點!”顧媽媽深吸一口氣。

    有些生氣,自己的女兒帶男朋友會開這些人也不放過,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自己可以吃苦受罪,那些都沒關係。

    因爲已經成爲一個習慣,可是這些人憑什麼都想看自己女兒的好戲。

    “你怎麼和長輩說話的,你會不會說話,窮酸的人就是不一樣,這些年也沒能改變你什麼!”

    顧奶奶滿是滄桑的臉上有着譏諷。

    “你說什麼,你怎麼不看看你自己呢?”

    顧悠悠都沒來得及梳洗直接就走出來,看着那些人。

    “你們憑什麼說我的媽媽,先把自己那些德行改了再說?”

    看着兩個勢力的老人顧悠悠實在是很生氣。

    “悠悠,這是爺爺奶奶,兩位老人家未來人家也是關心你,聽說你帶男朋友回來了,也都想要來看看,因爲現在的人心機都比較深沉,你這人又單純,爺爺奶奶這是害怕你被騙了?”顧惜柔柔弱弱的說道。

    話裏全是爲顧悠悠說話的意思,可是如果仔細品味那就不是這個意思了。

    不就是說她傻,被人騙麼。

    “我做什麼還需要你這個白蓮花來管,你以爲你是誰啊,自己都管不好,你還想管我?”

    顧悠悠看着那行爲舉止都很到位並且很裝的人眼裏有着鄙視。

    不就是她爹有兩個錢麼,自己還不是一個廢物。

    看起來是很清純,可是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睡過了,還敢在這裏教訓她。

    她顧悠悠至少不會做哪些令人噁心的事情。

    這就是一個白蓮花,十足的白蓮花。

    顧惜看見顧悠悠這樣不給面子臉上有些難看。

    “悠悠,在怎麼樣,姐姐也是爲你好,聽說那個男的比你大很多,你這樣會讓別人說閒話的!”

    說到這裏顧惜看着顧悠悠的眼裏閃過一絲鄙夷。

    這個人還不是找了一個老男人。

    說什麼是喜歡是真愛,可是還不是爲了人家的錢。

    要不然怎麼可能找一個比自己大十多歲的。

    “我的孩子喜歡什麼樣的人用不着你來說,那是他自己喜歡的人?”顧媽媽也不喜歡顧惜。

    “閉嘴,你當初不覺的自己丟臉,我們都不敢面對周圍的街坊鄰居了,現在你的孩子也是這樣,簡直就是丟臉!”顧爺爺也是開口了。

    “爸爸媽媽,你們怎麼在這裏!”

    中午下班回來的顧爸爸看兩位老人家。

    還有自己的老婆以及自己的女兒,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顧輝,你來了正好,今天就好好教育一下你這個女兒,簡直就是丟臉。”顧爺爺命令着自己的兒子。

    “悠悠怎麼啦,爸爸,悠悠年紀小,不懂事,哪裏得罪你了,你也別往心裏去。”

    顧輝對於這兩個老人也是有些無奈。

    “找了一個比自己大這樣多的,肯定是被人家包養了,這不是丟臉是什麼?”

    這一下不只是顧媽媽了,就是顧爸爸也有一些生氣了。

    “爸媽,悠悠是我的女兒,她什麼性格我最清楚了,麻煩你們說話之前考慮一下行不行啊,別總是這樣聽風就是雨的,顧惜是你的孫女,悠悠也是你的,你厚此薄彼也就算了,你能不能放過她?”

    他家顧悠悠一直都是他的驕傲,一直都很聽話,沒讓父親操心。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這兩個老人家就是不喜歡顧悠悠。

    “舅舅,我怎麼啦,我們也都關心悠悠啊,她這樣單純,我們也是怕她被騙?”

    顧惜顯然不會讓顧悠悠就這樣輕而易舉的逃過去。

    “我的女兒我自己清楚,不用你管!”

    每一次都是因爲這個顧惜,自己的女兒總是莫名其妙的躺槍。

    所以顧爸爸是真的很不喜歡這個虛僞做作的人。

    “你吼什麼,你自己的女兒你不好好教導,你吼惜惜做什麼?”顧奶奶很維護這個孫女。

    “教導,我並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麼,我喜歡誰是我的自由,她顧惜憑什麼來插手,我請她了,求她了,別噁心人了好不好!”顧悠悠冷眼看着這一羣人。

    “這就是你的教養,和大人頂嘴,這些年的教育你都學到哪裏去了?”顧爺爺也是不打算放過顧悠悠。

    在裏面的墨子芩覺得自己快要聽不下去,放下自己手裏的鏟子。

    這個小丫頭在自己身邊的時候自己可是話都沒大聲說一句。

    這些人倒好,自己沒做的事情他們全部給自己做了,墨子芩覺得自己有些生氣。

    “其實我覺得悠悠說的不錯,這都什麼年代了,屬於戀愛自由了,兩位老人這樣是不是有些欺負人了?”

    墨子芩的聲音在幾個人身後響起。

    聽見這道溫潤的聲音,全部的人齊齊的轉過頭,顧惜的眼裏閃過一抹驚豔。

    墨子芩那張臉和身上的氣質以及談吐無疑都是讓人欣賞的。

    “你是誰?”顧爺爺看着這個年輕人,可以看得出來,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

    “我就是你口中那個包養顧悠悠的人?”墨子芩半開玩笑的說道。

    “子芩,你怎麼從哪裏出來了!”顧悠悠走上去看着人。

    “幫助伯母做菜,看見你睡得很香就沒叫醒你?”

    墨子芩看着眼裏有着委屈的人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裏。

    動作很溫柔,眼裏有着寵溺,輕輕的撫摸着顧悠悠的頭髮,安撫人。

    顧惜看到這裏眼裏有一絲嫉妒,這個顧悠悠憑什麼。

    一個村姑而已,之前就是想要來看她的笑話的。

    以爲她找了一個老男人回來,這不,確實是老男人,只不過是一個很養眼的老男人。

    “你是……”顧奶奶看着這份舉手投足間都是優雅的人沒敢放肆。

    所以有些人就是屬於那種欺軟怕硬的人。

    “我以爲我剛剛說的很明白,我這個人脾氣很壞,不喜歡說第二遍?”

    這些人囂張,自己比他們更囂張。

    “你怎麼和大人說話的?”顧爺爺有些生氣了。

    “那你又是怎麼和晚輩說話的,做長輩的就得有一個做長輩的樣子,這個長輩要是爲老不尊,我覺得我們這些晚輩沒必要一直眼巴巴的討好,那樣沒意思?”

    墨子芩淡淡的說道,臉上有着微微的笑意,一直盯着這幾個人。

    “你懂什麼,我們這是在教育這個不聽話的人,那是我的孫女?”顧奶奶也開口。

    “教育她?我這個作爲人家男朋友的都沒說什麼,請問你們站在什麼樣的立場來教育她,悠悠這樣很好了,我很喜歡,我家裏人都很喜歡,都覺得悠悠是一個率真的人?”

    墨子芩有些好笑了,自己都捨不得,這些人還蹬鼻子上臉了。

    “不好意思,我爺爺奶奶不是那個意思,最初的原因只是擔心我的妹妹?”

    顧惜走上前,可以更加近距離的和墨子芩接觸,語氣非常溫柔。

    顧悠悠看了她一眼,再看看自家老男人,緊緊的抱着。

    “那和你也沒關係吧,你就是一個表姐,管這些還真是爲難你了,我看你和悠悠年齡也差不多,每天這樣遊手好閒的,不覺得辜負了自己的父母的期待麼?”

    自家小丫頭之所以會受委屈,就是因爲這個人的挑撥,所以墨子芩當然不會太客氣。

    他也不是很喜歡這個喜歡裝柔弱的人。

    在A市看得多了,那些人哪一個不是想着勾搭他。

    現在看着這個女的眼裏的神色,墨子芩立刻就瞭然了。

    “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顧惜有些着急解釋。

    “你是不是那個意思和我沒關係,我只是想要你記着,其實我這個人很護短的,有時候脾氣也不是很好!”墨子芩攬着自己懷裏的人。

    對於那個想要討好自己的人壓根就不理。

    “走,悠悠,伯母,飯菜都差不多了,先去吃飯吧?”

    墨子芩沒喊其他人,因爲覺得沒必要。

    “好,我想吃你做的紅燒魚?”這幾天墨子芩總算露了幾手,做的很好吃啊。

    現在顧悠悠就是很饞墨子芩的手藝。

    “走吧,有的,你喜歡的都有的?”墨子芩拉着顧悠悠就往裏面走。

    顧爸爸和顧媽媽也隨後跟上,就沒打算留着幾個人一起吃飯。

    三個人當時候有些尷尬了,並且臉色很難看。

    時間過得很快,週末很快就到了。

    清晨,墨御起了之後去叫醒唯一。

    “幹什麼,大早上的,能不能讓我好好休息啊!”唯一有些不耐煩。

    如果是平時,可能墨御也不會有這個膽子去喊唯一的。

    因爲唯一平時的時候起牀氣都是比較大的,自從懷孕之後,起牀氣更大了。

    但是如果不叫醒唯一,自己一個人走了之後,回來這個人絕對和自己鬧彆扭。

    “你不想和我去部隊了,今天訓練不是很多,帶你去參觀一下?”

    把人輕輕的抱起來,看着那迷糊的人嘆了一口氣。

    “要去,要去!”唯一立刻就醒過來了。

    伸出自己的雙手摟着墨御的脖子等着你人抱自己去洗漱。

    然後唯一再去收拾自己,墨御去做早餐,吃完東西之後兩個人才出門。

    今天唯一顯得有些興奮,一直都是嘴角帶笑的。

    “這麼高興麼,以前去特種部隊訓練的時候,怎麼沒看見你這樣高興?”那時候唯一腳都磨起水泡了。

    “那肯定不一樣啊,那一次是去訓練的,你都不知道,我那一次腳都差不多廢了,累死了。”

    唯一想起那一次,話是這樣說,還是很懷戀的。

    “你這個小身板確實不適合鍛鍊?”

    即使現在唯一懷孕了,看着也是很瘦弱的哪一種。

    很多時候墨御也是想方設法地給她補充營養。

    但是這麼久了,依舊還是沒什麼進展。

    除了那個肚子特別大之外,就是臉頰圓潤了一點。

    “你說的,我是因爲現在懷孕不方便,當初我也是有毅力的人。”

    唯一當初在同一批的學生裏,確實很有標誌性的。

    “確實。”

    唯一是一個堅強的人,不會輕易就會說自己受不了或者不行之類的。

    “這邊的環境倒是比那一邊的還要好?”因爲特種部隊那裏不需要這樣好的環境。

    只要能夠生存下來那就好了。

    “咳咳咳,那不重要,其實也得感謝那一次訓練啊,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有田雲和林初夏的好姻緣啊!”

    唯一覺得有些東西那就是命中註定的。

    就比如田雲和林初夏,也許就有那麼一個人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一直等着你。

    “對了,去到部隊以後聽見什麼謠言也別往心裏去。”想起那個女人墨御真的就覺得很火大。

    “哦,什麼謠言,不會是你平時沾花惹草纔出現的問題吧?”唯一挑眉,有些興趣。

    難得有人和自己眼光一樣。

    墨御是很不錯,可是這人已經是自己的了,那就容不得別人覬覦。

    “怎麼可能,老婆,你別冤枉好人啊,我對你的心思你自己最清楚的,有了你,我怎麼可能還看得上別人啊?”

    墨御覺得自己有些冤枉,自己和那個人,是真的不熟悉啊。

    “有覺悟就是好的,讓我去看看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能讓墨御這樣厭惡甚至煩躁,不得不說還是有一點本事的。

    “沒事,老婆,使勁虐?”墨御覺得那樣的人簡直就是欠教訓。

    “其實我很喜歡辣手摧花的,有些人就是不能太仁慈。”特別是對待自己的情敵,更加不能仁慈。

    就像自己的母親一樣,仁慈的最後這就是自己的滅亡。

    沈唯一做不到和自己的母親一樣宅心仁厚。

    對於威脅到自己幸福的人,唯一一定會不留餘力的打擊。

    “同意老婆的觀點!”那種人就服氣唯一這種完全不客氣的。

    “嗯哼,你最好給我安分一點?”唯一有些傲嬌。

    “老婆,我一直很安分的。”墨御一直都是這個樣子,不喜歡那就是不喜歡。

    無論說什麼都不喜歡,但是如果喜歡的話。

    就像看見唯一的第一眼一樣,就覺得這個人是自己的此生不忘。

    “快點開車,讓我去看看你的工作環境。”

    “好!”墨御點頭,但是車速依舊不敢太快。

    自己怎麼樣都無所謂,但是自己身邊還有一個孕婦呢?

    保持速度就這樣一路去軍區,今天墨御會帶自己老婆來的事情基本上都沒人知道。

    因爲當時墨御說的是以後會帶自己的老婆來,而不是這樣迅速。

    “唉,你說那個季晴是不是神經病啊,人家都很明白的表示自己有老婆,她還是這樣就糾纏不放的,有意思麼!”

    “就是,這樣的女人以後離得遠一點,這簡直就是思想有問題。”

    “可是我們隊長那就是一塊鐵石心腸,不懂得什麼風花雪月啊?”

    墨御手下的這支隊伍看着季晴站在墨御以往停車的地方,一直等着人。

    女人癡心很多人都是欣賞的,可是你特麼癡心也別選擇一個有夫之婦好不好。

    人家那是名花有主的,不是你隨便可以招惹的。

    “女人啊,果然最恐怖,以後誰娶到她,那就是誰倒黴?”

    這些人眼裏有着幸災樂禍,這種事情又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基本上現在的每一天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可是每一次滿心的期待在等待墨御之後那就是失望,因爲墨御壓根就不和她說話。

    車子駛進軍區,唯一打開窗戶看着外面那些景色。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其實這裏還是很不錯的!”

    這樣的環境很單調,和唯一那些奢靡不一樣。

    “還不錯,挺單純的!”和唯一那些簡直就是兩個世界。

    “現在是早上,有些冷,你把窗子關上,一會兒感冒了怎麼辦?”

    這個小祖宗總是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我現在嚴重的脂肪堆積,根本就是不怕冷的。”

    唯一看着自己身上的羽絨服,這都是墨御硬是要給她穿上。

    “老婆,懷着孩子就別任性了!”說完墨御直接給她關上了。

    有一些原則性的問題墨御是不可能退讓的。

    可是就在唯一打開窗子的那一瞬間,還是有一些人驚鴻一瞥了。

    “臥槽,那是誰啊!”

    “長得真的很正點啊。”

    “那不是墨隊長的車子哦,難道那是他媳婦麼?”

    可是再看看前方那個傻傻等着的人,這的人有些沸騰了。

    這是正室遇上小三啊。

    果然。

    墨御看着那個人又在繼續等自己的人,恨不得捶方向盤了。

    唯一挑眉,看着那個冷風中固執等待的人眼裏有着冷意。

    唯一不相信墨御沒說過自己結婚的事情。

    如果墨御說過自己結婚了,這個人還是這個態度。

    那麼這個所謂的“真愛”還真是令人感動啊,可是自己很不舒服怎麼辦。

    墨御的車子停下來,車門還沒打開,季晴就走上前。

    唯一翻了翻白眼,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這個人難道沒看見車子裏面還有另外一個人麼。

    你那臉上的激動是什麼回事,自己這個正室在這裏你就這樣真的好麼。

    “墨……”話還沒說完,唯一打開車門首先走下來。

    季晴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了,看着唯一眼裏有着敵意。

    唯一微微一笑,笑容很明媚,在那張臉上顯得非常驚豔。

    “你喊我老公幹什麼?”唯一看着人,水靈靈的大眼睛裏面有些不理解。

    這個死女人,看着就令人討厭,最討厭那種覬覦別人老公的人了。

    “你是……”季晴看着人,無疑看起來很年輕。

    想着那白皙細膩的肌膚和自己這個風吹日曬的相比,季晴這心裏有這不是滋味。

    這時候已經有很多人上來了,看見唯一的時候眼裏都有驚豔。

    “難怪隊長總是說他老婆像天仙,這個樣子可不就是天仙。”

    和這個季晴簡直就不是一個檔次的,難怪墨御看不上季晴。

    有了這樣一個老婆,季晴那樣的人壓根就進不了墨御的眼睛。

    “你就是嫂子?”

    “哎呀,嫂子簡直就是太漂亮了。”

    “嫂子好年輕啊?”看得出來墨御老牛吃嫩草了。

    唯一看着那些過分熱情的人,展開一個燦爛的笑容。

    “你們好,我叫沈唯一?”朝着衆人點點頭。

    “嫂子你好。”

    “嫂子好!”

    這些人一看大美人笑了,也都更加沸騰了。

    墨御看着這麼多人盯着自家老婆看有些不舒服。

    “是不是都太閒了,全部去給我訓練?”

    那些人一看見墨御那個面無表情的樣子就開始悶笑。

    他們敢保證,隊長一定就是吃醋了。

    “是是是,隊長,我們馬上就去訓練,馬上就去?”

    “嘿嘿嘿,隊長,我們馬上就走。”

    可是那個眼光還是依依不捨的徘徊在唯一的身上。

    墨御挑眉,“還不走,等着我親自請你們麼?”

    “這就走,這就走?”

    看着墨御那貌似真的想要發火的樣子。

    那些人全部都一鬨而散,不敢多做停留。

    頓時就只剩下了三個人,季晴看着唯一覺得有些尷尬,唯一倒不覺得。

    相反,她很自在,因爲看見這個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樣子,心裏很舒服。

    “老公,我想到處去看看!”唯一看着身邊的人一起有些撒嬌。

    唯一平時很少撒嬌的,大多數時候都比較傲嬌。

    這爲數不多的撒嬌可讓墨御有些驚訝了。

    看着自己老婆那軟糯的語氣,墨御覺得自己整顆心都要融化了。

    “好,我帶你去參觀,帶你看看?”把唯一攬在自己的懷裏。

    看都不看季晴一眼,兩個人朝着一邊有說有笑的就走了。

    季晴低着頭,手指捏的咯吱咯吱響。

    轉過頭看着唯一,眼裏有着很明顯的嫉妒。

    唯一轉過頭燦爛的一笑,眼裏有着挑釁,有本事就放馬過來,勞資纔不怕你。

    季晴看到這裏更加咬牙切齒的了,這個女的也不是什麼好人。

    “和一個牛皮糖你有什麼、好計較的?”

    反正墨御覺得自己的對於那樣的人一直都是敬而遠之的。

    “這不是爭取捍衛自己正室的權利,那個人一看就不會善罷甘休的,老公,你惹得這一個倒是一個人物啊,只是我很不喜歡。”

    唯一一點也沒吃醋。

    就是很想手撕白蓮花唯一,因爲看着不舒服。

    “你呀,穩着點!”唯一的惡趣味墨御可沒的打算阻止,因爲那個人就是欠教訓。

    應該讓唯一給她一點厲害試試,免得自己以爲自己天下第一了。

    “你就不怕我過分了,要知道這個人和你可是一個戰區的,以後擡頭不見低頭見的,還是有些尷尬的?”

    唯一挑眉,這個人一直都很縱容自己。

    “沒事的,我相信你?”墨御輕笑,這個人做事情一直都很有分寸,這一點最基本的相信還是有的。

    “那就好?”唯一撩了一下自己頭髮,輕哼一聲。

    一早上墨御帶着她慢慢的就把整個軍區看完了,累的唯一直接路都不想走了。

    路上那些軍人看着兩個人眼裏也都有着羨慕。

    “我不想走了,好累啊?”唯一看着身邊的人抱怨道。

    “前面就是食堂,我們去休息一下,馬上就到午飯時間了?”墨御看着人詢問道。

    “走吧,還沒嘗試過部隊的飯菜?”

    那一次在墨御的特種部隊可是一直沒機會坐下來好好吃東西啊。

    那就像打仗似的,大口大口的繼續吃。

    “其實吃多了也就那樣,但是絕對沒有你老公的廚藝好?”墨御變相的誇了自己一把。

    “是是是,我老公大人的廚藝是最好的?”

    唯一連忙點頭答應,墨御的廚藝那是肯定的。

    自己這個廚房殺手可沒那個臉下廚房,很多時候都只能做下手。

    和墨御在一起更加不用自己操心,墨御總是很擔心自己弄傷自己。

    但是唯一卻很享受兩個人在一起下廚那種溫馨的感覺。

    “你在這裏等着,我去打飯菜?”怕唯一累,所以墨御覺得還是讓唯一休息一下。

    “好,你去吧,對了,上面不是還有一個樓層麼,有什麼好吃的?”唯一詢問着墨御。

    “都是一些湯?”其實味道很淡。

    “你去給我弄一點,我很喜歡那種淡淡的味道?”唯一眼巴巴的看着墨御。

    “好,在這裏等我?”墨御說完便去給唯一打湯。

    唯一看着那遠去的人,看着自己身後的某一個角落。

    還不等唯一自己出聲,有些人已經很自覺的走出來坐在唯一的前面。

    “一直跟着我們有意思,你想要幹什麼,一個女的總是這樣做這些恬不知恥的事情,真的很令人刮目相看啊?”

    唯一偏過頭,玩弄着自己的捲髮,似笑非笑的看着人。

    這個所謂的小三,唯一壓根就不放在眼裏,因爲根本沒威脅。

    一個沒有腦子的腦殘而已,相處多了,可能會直接拉低自己的智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