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2 一輩子就這樣煎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62 一輩子就這樣煎熬字體大小: A+
     

    “好的,伯母,這幾天飛揚哪裏都比較忙碌,晚一點我會和她說的!”

    本來任尹的婚事白薔薇就打算去的。

    大家以後擡頭不見低頭見的,又沒有見不得人的關係,讓人覺得心虛,所以沒什麼不敢去的。

    “那就麻煩你了,飛揚的脾氣你是知道的,我說什麼基本上都是沒有用了。”

    楊嵐覺得自己身爲一個母親是真的很失敗。

    沒有讓自己的兒子過好日子,反而把關係弄得這樣僵硬。

    所以有時候夜深人靜的時候楊嵐都忍不住問自己。

    當初那般不顧一切爲了那所謂的愛情都是爲了什麼。

    弄得自己現在這樣狼狽,說得好聽一點那叫爲了愛情不顧一切,說的難聽一點,那就是傻缺。

    傻傻地分不清楚什麼纔是對於自己最好的,等到回過頭,自己該失去的都失去了。

    “伯母,其實飛揚也不是不在乎你,就是有時候不知道該怎麼樣表達。”白薔薇看着人覺得有些於心不忍。

    “傻孩子,這些年我比誰都看得清楚,都是我的錯,當初爲了追求自己的愛情和那個任尹的媽媽兩個人一直爭鋒相對的,就想爭一個輸贏,然而卻忽略了自己的兒子的成長。”

    “等到我發現的時候,我的兒子都已經不需要我了,那一場爭奪戰,誰都沒勝利,任尹的媽媽卻讓那個人一直記着她,後來想想,什麼愛情啊,都是生活的得過且過。”

    楊嵐嘆了一口氣,有些頹廢。

    “也許那時的飛揚或許是有一些怨念你的,可是隨着時間的增長,飛揚也漸漸的成熟,有時候不是不愛你,只是不知道怎麼表達!”

    有些事情楊嵐沒有白薔薇這個外人看得清楚,任飛揚絕對在乎楊嵐這個媽媽的。

    “也許吧!”楊嵐不敢想自己的兒子是不是真的在乎自己。

    其實有時候楊嵐真的很喜歡自己的孩子給自己撒嬌賣萌,和自己更加親近了一點。

    可是自己沒機會,因爲最好的機會都讓自己弄丟了。

    “伯母,你真的別這樣想,有時候有些感情不一定要表現的很明顯,任飛揚心裏絕對有你這個媽媽的位置的,你別這樣給自己壓力!”

    楊嵐是真的很愛自己的孩子。

    也許她不是一個好人,甚至還有點讓人覺得厭惡。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人,對於自己的兒子基本上都是有求必應。

    可以說,任飛揚的一切行爲掌握着她的喜怒哀樂。

    這個刻薄的女人也會因爲自己兒子的一個眼神而偷偷掉眼淚。

    “嗯,慢慢來!”楊嵐點點頭。

    以後還有很多日子,大家都還有時間相處在一起,以前的隔閡都會慢慢解開的。

    “微微,你和飛揚結婚之後也來這裏住好不好!”

    要不然這裏始終還是太冷清了。

    “呃,可以啊。”

    看着楊嵐眼裏的期待,白薔薇覺得自己有些不忍心拒絕。

    “那就好,找一個時間把你的東西搬過來,我和你一起去,因爲你懷着孩子,很多東西都不是很方便。”

    “任飛揚休息的時候我們一起,我們兩個女的可能會有些費力?”

    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現在懷着孩子了。

    “好,那就這樣說定了!”楊嵐臉上有着柔和的笑意。

    白薔薇看着她微笑的點點頭,其實有時候別人說的果然沒錯。

    沒有深入的去了解一個人,就不會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有時候表面的判斷還是有些膚淺了,就比如楊嵐這樣的人,絕對屬於嘴硬心軟的人。

    不過,也不是很難相處就對了。

    ——

    A市的警察局。

    齊瑤看着那幾個字,眼睛微微眯起,據說那個人在這裏。

    齊瑤的嘴角勾起笑意,都是熟人了。

    現在自己有空,肯定會來看看的。

    擡起腳步昂首挺胸的走進去。

    冷家雖然已經隱退很多年,但是很是有很多人認識的,齊瑤纔剛剛進去。

    “冷夫人,不知道你來這裏有什麼事情麼!”已經有小警察去通知自己的上級了。

    所以纔有人過來迎接。

    “你好,現在我想看看你們收監的那個唐瀾,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在外人面前齊瑤一直都是很優雅的。

    “夫人想要看那個秦夫人!”

    那個警察有些好奇,似乎外界傳聞這兩個人關係一直都不怎麼樣啊。

    自從這個秦夫人進監獄以來,就只有秦家家主來看一次,並且還動手了。

    具體的原因這些局外人也不知道,當然人家的家事也不想知道。

    自從那裏之後,就再也沒有人來看這一位以前風光無限的秦夫人了。

    就只有目前這一位。

    “對的,就是她!”齊瑤說道。

    “夫人請跟我來!”那個警察帶着齊瑤朝着看望犯人的地方去。

    越往前走,齊瑤手指緊緊的捏起,那是憤怒的。

    小一一已經打電話給自己說了這個人就是當初那個沒死的人。

    現在居然活了那麼久,還把冷夢舞和司帝亦都設計死了。

    沒死就不能滾出這些人的世界,爲什麼還要繼續糾纏。

    “冷夫人,就在這裏,你直接就在玻璃窗外面就好,我馬上帶人來!”

    說完之後給身邊的小警察使了一個眼神,讓人去把唐瀾帶來。

    “冷夫人請稍等,人馬上就來了!”警察親自去給齊瑤到了一杯水。

    “謝謝,我想要單獨和那個人說說可以麼!”齊瑤微笑的問着那個警察。

    “當然可以,冷夫人在這裏有什麼需要都是可以說的,我先下去處理一些事情了!”警察說完便退出去了。

    自己的身邊沒人了,齊瑤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纔剛剛嚥下去。

    就看着那人被人帶過來了,說實話,那張臉完全看不出當初清純的樣子,豔麗的就好像一個妖精。

    唐瀾的神情有些渙散,彷彿不認識人。

    “放開我,放開我,有鬼,有鬼!”

    看見齊瑤,唐瀾有着害怕,連忙往後退。

    “老實一點的,這個人想見你!”女警察一點都不客氣的把人按在椅子上。

    齊瑤看着人怕的瑟瑟發抖的模樣,嘴角勾起。

    “啊啊啊……鬼啊,有鬼!”唐瀾尖叫起來,蒙着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看人。

    “藍夢盡,到現在你還想要裝瘋賣傻麼!”

    齊瑤看着神志已經有些不清醒的人譏諷道。

    她就不信那個能夠承受千刀萬剮改變自己的自己容貌的人會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瘋了。

    確實,就像齊瑤說的,藍夢盡確實沒瘋。

    就是這幾個被折磨的有些精神恍惚,看見誰都覺得對方想要害她。

    聽見齊瑤的聲音,唐瀾瞬間安靜了,低着頭,“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直髮出低沉的笑聲,在監獄顯得有些詭異。

    擡起頭看着齊瑤,眼裏是毫不掩飾的恨意。

    “如果不是沈唯一那個賤人,我現在也不會這樣被動,都是你們,爲什麼不放過我?”

    唐瀾有些不明白,自己不過就是愛上一個男人而已,爲什麼大家都覺得是她的錯。

    “你好意思說都是別人的錯,要不是你一再的執迷不悟,冷夢舞和司帝亦會死麼,他們的孩子會這樣飽受折磨麼,都是你這個不知道什麼是滿足的噁心的女人的錯誤,你怎麼不去死,你偏要害死那些人,這些人裏面誰都不欠你的?”

    齊瑤眼裏有恨,恨這個人對於冷夢舞的絕情。

    當初若不是冷夢舞的仁慈,司帝亦早就把這個人剮了。

    當年做下那種多事情,不但不悔改。

    居然還敢這樣肆無忌憚的傷害別人,她藍夢盡是最沒有資格的一個人。

    自己不死,偏偏要連累其他人。

    “胡說八道,當初明明最先見到司帝亦的就是我,憑什麼最後確是冷夢舞和他在一起,我不甘心,不甘心。”

    “還有你,都是你這個毒婦,如果不是你的設計,我不至於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想起自己的臉,唐瀾眼裏都是扭曲,都是這些人害她的,都是這些人。

    “直到現在,你還這樣執迷不悟,藍夢盡,冷夢舞欠過你?她一直當你是最好的朋友,可是你呢,想方設法的陷害她。”

    當初冷夢舞是真的瞎了眼了,居然和這個人成爲了朋友。

    最後還讓冷夢舞死的那般悽慘,就是自己女兒最後一面都見不到。

    這個女的簡直就是太狠心了,現在還好意思說是冷夢舞的錯誤。

    怎麼就好意思把這些話說出口呢?

    “藍夢盡,你真的應該拿出鏡子好好看看自己現在這個樣子,真的很令人噁心,我也真是傻,這些年大家也見過不少次了,居然就是沒想到會是你,不過,你隱藏的倒是很深啊?”

    誰會想到秦家的夫人會是那個惡毒的女人。

    如果不是唯一親口說,其實齊瑤還不能拿這一位和當年那個人比較。

    “那是你傻,是你眼瞎,如果不是我僞裝的這樣好,冷夢舞怎麼可能死在我的手中,那個傻女人,可能死的時候都不會知道那一切都是我在操縱!”

    段映紅是一個很好的棋子,至少很好利用,因爲那個人就沒什麼心機。

    想不到女人嫉妒起來果然是不認人的。

    如果不是段映紅,自己當初怎麼可能就那樣輕而易舉的殺害了冷夢舞。

    “是啊,你殺了她,你註定就只能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過一輩子吧,你不是喜歡名義和地位麼,這些統統都沒有了。”

    “你的後半輩子,就只能和那些瘋瘋癲癲的人在一起一輩子,永無休止直到你死,這種折磨纔會停止!”

    這個人在裏面,唯一一定找人照顧她了,不然剛纔不會這樣精神恍惚。

    “你告訴沈唯一那個賤人,我是不可能會放過她的,她和她媽一樣,我一定不會讓她好過的,一定不會?”

    唐瀾拍打着窗戶,尖叫着,直到現在也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沈唯一現在活得很好,有愛自己是老公和家人,還有自己的孩子,名利,地位,尊重,她什麼都有了,你呢,哦,不對,或者說你的女兒呢?”

    齊瑤悠閒的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顯然想到什麼什麼好事情。

    “我女兒怎麼啦,我女兒怎麼啦?”唐瀾情緒更加激動了。

    “提起你的女兒你就這樣激動了,是不是心疼了,你當初那樣折磨唯一和錦笑,怎麼就不會有一點愧疚,兩個人都是孩子啊?”齊瑤眼裏全是冷意。

    “那兩個都是冷夢舞的孩子,我怎麼可能會可憐她們?”

    如果不是想要留着好好折磨,唐瀾早就讓她們去死了。

    怎麼可能留到今天,還把自己害成這個樣子。

    “所以呢,你的報應來了,正好報應在你的女兒身上麼,等我想一想哈,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情!”

    齊瑤看着人那樣着急,就是故意不說的。

    “哦,是秦家家主,覺得自己這個女兒到了成婚的年齡了,孩子大了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自己的身邊!”

    齊瑤覺得那個秦家家主也不是一個好東西。

    那個秦思柔雖然有些過分,但是始終還是一個孩子,一個十九歲很多事情都不懂孩子。

    可是那個人卻要用秦思柔來爲自己換取最大的利益。

    並且據說對方還是一個四十幾歲的老男人了,當秦思柔的父親都綽綽有餘了。

    “思思還那樣小,秦逸那個混蛋到底想要幹什麼,那個男人,敢這樣對待我的女兒,我只恨早一點爲什麼不弄死他!”

    唐瀾現在就是一個瘋狗。

    別說和秦逸是夫妻,秦逸對於她是什麼想法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可是兩個人也算有了孩子,那個人爲什麼可以這樣狠心呢。

    “對方很有錢,就是年齡有些大,平時還有一些特殊的愛好,因爲你的原因,最近秦氏虧本有些大,所以這個秦家家主有些無奈啊,所以只能出此下策了!”

    秦家一家人齊瑤都不是很喜歡。

    “他想要幹什麼,那個老不死的,都是我的錯,和思思有什麼關係?”

    “齊瑤,你一定是騙我的對不對,你一定就是想要看見我痛苦?”唐瀾想起自己的女兒。

    她這一輩子壞事做盡,且唯獨自己的兩個孩子。

    一直都是盡心盡力的照顧着,寵愛着,捨不得她們兩兄妹受一絲一毫的委屈。

    “你說對了,我就是故意說給你聽的,我今天就是特意來告訴你這件事情的。”

    齊瑤完全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麼不對的。

    “再說,秦家家主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覺得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纔對!”

    聽到這裏唐瀾的臉色有些慘白。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殺了那個賤男人,放我出去?”唐瀾使勁的拍打着窗戶。

    被身後的警察控制住了,可是依舊還在不停的掙扎。

    “現在你就覺得自己受不了了,我還有一個好消息呢?”

    這個人當初那樣害冷夢舞,就沒有想到自己可能也有今天麼。

    “別說了,我不想聽!”聽了之後一定會更加抓狂的。

    唐瀾很討厭那種明明恨死了卻無能爲力的感覺。

    就好像當初的自己被司帝亦和齊瑤設計抓住一樣。

    兩個人聯手毀了她的整張臉,任由她什麼樣掙扎。

    依舊逃不過,只能後眼睜睜地看着。

    現在依舊是這樣的,面對自己的孩子受到欺負。

    自己無能爲力,這種感覺甚至比當初更加嚴重。

    “爲什麼會不想聽呢,是不是覺得你很痛苦,恨不得毀了自己的耳朵,你很心疼自己的孩子!”

    齊瑤現在倒是面帶微笑。

    “你痛苦什麼,你理解冷夢舞的痛苦麼,你理解沈唯一年紀小小就在精神病院的痛苦麼,你理解錦笑小小年齡就被人毀了聲音被人培養成爲殺手歷經生死,你好意思覺得你自己很痛苦?”

    “哈哈哈哈,你覺得死了的冷夢舞痛苦不痛苦,可是即使死了,看着自己的孩子遭受這份罪,即使在九泉之下,也會死不瞑目吧?”

    “現在才一點點你就覺得受不了了,傷害別人的時候怎麼不想想別人的痛苦。”

    “你理解當時司帝亦的痛苦麼,你理解冷家父母的痛苦麼,你理解我們的痛苦嗎,當年爲了冷夢舞的事情,我們冷家簡直就是活在痛苦裏,我們也煎熬了很久。”

    “所以,你現在最沒有資格說自己很痛苦的就是你。”

    齊瑤壓根就不會同情這個人。

    這個人罪孽太多,活該自己承受這些痛苦。

    “都是你們的錯,如果不是你們逼我,我爲什麼會走到今天,還不都是因爲你們!”

    唐瀾死死的的看着齊瑤。

    “如果當年冷夢舞對於你和我公平一點,她最後也不會走向死亡,並且還是死在我的手中!她永遠都是那樣,對你永遠都是比較仁慈,可是對於我呢,永遠都在隱瞞?”

    “什麼都不告訴我,什麼事情永遠都是那樣,那時候我們三個人,就只有你們兩個,如果不是你,其實冷夢舞會只有我一個朋友,都是你的出現,破壞了我和她的感情,如果不是你,不會有這麼多事情?”

    那時候其實唐瀾很喜歡了冷夢舞。

    只不過後來齊瑤加入她們之後兩人關係就沒有那樣好了。

    因爲冷夢舞總是會更加的相信齊瑤。

    總是不相信自己,久而久之,這心裏也有一些怨恨了。

    慢慢的,對於齊瑤的怨恨越來越深,對於冷夢舞也有怨恨,恨這個人喜新厭舊。

    “胡說八道,你說話都不想想麼,當初冷夢舞對你怎麼樣你自己最清楚,別給自己的錯誤找理由,你就是錯了,並且錯的離譜。”

    “你當初挑撥離間的時候冷夢舞不相信你?她總是怕你受委屈,所以很多時候都是找我溝通,叫我不要介意,這就是你說的不在乎!”

    “她最在乎的就是你,每一次都是這樣,可是你呢,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就算最後你不要臉的想要勾搭她男人,她依舊選擇原諒。”

    “冷夢舞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是清楚的,如果她真的想要你死,你覺得你會活到現在麼!都是冷夢舞對於你這個朋友最後的仁慈。”

    冷夢舞那個人一直都很護短,也很在乎自己爲數不多的朋友。

    可是哪裏知道自己身邊最親的朋友都是狼子野心,總是想方設法害死她。

    “不是那樣的,都是冷夢舞的錯,都是你們的錯,我不會的錯,我不會錯!”唐瀾搖搖頭。

    “藍夢盡,你還記得夢舞曾經說過什麼麼,她說過,一時的朋友,一輩子的朋友,所以,即使在最後,她也沒忍心向你下手!”

    齊瑤覺得當初冷夢舞就是太在乎藍夢盡這個朋友了。

    那個傻瓜啊,這個人一直就是一個白眼狼,養不熟的。

    “所以,藍夢盡,你就一直這樣在這裏煎熬了,爲自己所犯的錯贖罪!一輩子在這裏,直到死,直到你認識自己的錯誤!”

    齊瑤站起來看着那個痛哭流涕的人。

    “不是我,不是我,都是你,一定都是你,冷夢舞根本不在乎我,你想要騙我,哈哈哈哈哈,都是騙子?”

    唐瀾哭的有些崩潰,因爲當初確實就是那樣,冷夢舞對於自己很好。

    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那個樣子的,最後甚至還要害死自己的好友。

    唐瀾都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抱着什麼樣的心態,看着冷夢舞死在自己的面前。

    捂着自己的臉頰,淚水在自己的指尖滑落。

    齊瑤搖搖頭,所以說有時候這個人啊,不能做錯什麼事情,有時候一步錯步步錯。

    等你覺得自己錯的時候,也許已經回不了頭了。

    而有些情緒最好是能夠控制,控制不住那就是一頭野獸,一頭吞噬自己的野獸。

    它會讓你變得無惡不作,變得六親不認。

    當時的藍夢盡就沒控制好自己心裏的這有野獸。

    任由那頭野獸一直支配自己的行爲,讓自己一步步走向深淵,直到不可自拔。

    藍夢盡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冷夢舞。

    冷夢舞當初放過她,就是想要她好好的活着。

    可是這個人最終爲自己選擇的確是活得這樣不人不鬼的。

    簡直就是浪費當初冷夢舞給她的機會。

    這輩子,藍夢盡都不可能從這裏走出去。

    齊瑤覺得自己一定會經常來看她的。

    一定要看看她受盡折磨的樣子,慰籍夢舞的在天之靈。

    軍事學院。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整齊的旋律在操場的每一個角落響着。

    “全體都有,立正,稍息!”

    墨御看着自己面前的這些士兵,一個兩個都就好象沒吃飯一樣太頹廢了。

    “你們是不是今天早上都沒吃飯,看看你們自己,一個兩個的都像娘們似的,配得上自己男人的形象麼?”

    墨御把雙手背在自己的身後,滿臉冰霜的看着人。

    這些人比起特種部隊那些狼崽子,真的聽話很多,也弱很多。

    至少他安排下來的任務,那些人完成的時候一般都是笑嘻嘻的。

    而這些人,累的和一個死狗一樣,都開始喘不上氣了。

    “報告隊長,我們吃飯了的。”

    “報告隊長,這個訓練的強度太大了,我們受不了。”

    一些人開始反駁了,這簡直就是拿他們不當人啊?

    “覺得訓練的強度大,覺得自己委屈自己很累,你們給我記着,穿上這身衣服之後你們就沒資格抱怨苦和累。”

    “如果你們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保護國家,與其這樣還不如趁早退伍回家,免得浪費國家的糧食,還丟家人的臉!”

    墨御覺得似乎這樣的場景在自己新兵連的時候經常發生。

    現在倒是勾起那時候的回憶裏,新兵連班長也是這樣和自己說話的。

    那時候覺得班長說話很打擊人,後來無數次的任務證明了。

    如果不好好訓練,那就是在爲別人當靶子。

    “隊長,就不能稍微休息一下,我們休息一下之後一定會好好訓練的!”有些士兵開始和墨御商量。

    “在戰場山的時候,不知道敵人會不會和你商量,或者說,直接扣動扳機,讓你的腦袋開花!”墨御冷笑出聲。

    “這個……”確實是這樣,敵人可不會因爲你技術不精湛就會放過你。

    相反,想盡一切辦法都會幹掉你。

    “我們現在繼續訓練!”有些人倒是很喜歡墨御這個訓練方式。

    男人嗎,骨子裏都是不認輸的,都想要好好表現一下自己。

    畢竟那一邊可還有女生看着呢?

    “唉,季晴,你看看墨隊長好帥啊,簡直就是太有男人味了。”

    “對呀對呀,真的超級有男人味?”

    “這樣的男人不知道他女朋友是什麼樣子的!”

    其中不知道是誰說了一句,季晴的臉色就開始難看起來。

    “誰告訴你他有女朋友的?”季晴轉過身子冷着臉問道。

    現在最不舒服的就是聽見有人說墨御有什麼女朋友。

    難道她那個女朋友會比自己更好,在季晴心裏,墨御很優秀。

    而優秀的人,自然要像自己這樣什麼都很突出的人才配得上了。

    “很多人都在說!”那個女孩子連忙低下頭不敢看季晴,有些害怕。

    這件事情又不是她一個人再說,是很多人都在說。

    “現在這些人就是喜歡以訛傳訛,如果墨御真的有女朋友,爲什麼一點消息都沒有。”

    學院其他的人如果有女朋友,可能巴不得讓這些人都知道吧。

    墨御那個樣子,一定是沒有的。

    “對呀,即使有女朋友怎麼啦,沒結婚之前誰認識誰啊,萬一我們小晴更適合呢?”

    “就是,這沒什麼吧,追到就是誰的。”

    “小晴,我們支持你,這人麼,總的爲自己的愛情瘋狂一次!”

    說覺得這些人平時一直都是捧着季晴的。

    原因沒有其他,季晴家裏有錢,她爸爸是一個大官。

    這些人自然就是想方設法的巴結啊。

    “就是,看着吧,我一定要把墨御追到手,我就不信了,我還比不上那些人!”

    季晴去學院的便利店買了一瓶水,走向墨御哪裏。

    “隊長,你就讓我們休息一下吧?”這些士兵開始哀嚎了。

    “對,讓我們喘口氣,實在是受不了這種高強度的訓練了?”

    看着那些就像脫水的魚一般的人,可能也覺得自己需要循序漸進。

    “原地休息十分鐘,十分鐘之久繼續訓練!”

    墨御的話語說出口,這些人頓時就激動了。

    “隊長真好,像隊長這樣的人女朋友也一定很好?”

    人羣裏不知道是誰逗逼的來了一句。

    聽到這裏墨御來到這裏第一次露出一個微微的笑容。

    “我結婚了!”看着這些年輕的面孔,墨御也直接就坐在地上。

    “嗷,居然結婚了,隊長,你老婆哪裏人啊!”

    “能夠和隊長這樣的人相處在一起的,應該也不是一般人吧。”

    “隊長,嫂子是幹什麼的?”

    年輕人普遍的共性那就是話多八卦。

    但是現在是在休息的時間,墨御也不會那樣冷酷。

    “我老婆是一個很優秀的人,並且是一個女強人,有機會帶她來這裏給你們看看?”

    “並且她現在懷着孩子呢!那傻丫頭就是一個迷糊的性格!”墨御的語氣裏面全是甜蜜。

    底下這些人看着這個突然之間開始秀恩愛的人滿臉黑線。

    “那隊長,你這樣寶貝你的老婆,我感覺你的嫂子肯定就是一個天仙似的人物!”

    學院裏的那些女兵都太過暴力了。

    所以這些人還是很嚮往外面那些五彩斑斕的世界的。

    大老爺們喜歡的都是那種嬌滴滴會撒嬌的軟妹子啊。

    “嗯,我老婆的容貌一般人比不了。”

    唯一的容貌確實很少有人比得了,但也不是就說沒有。

    相反,如果就只有這麼一個容貌的話其實沒什麼,重要的是身上那股自信。

    會讓她變得更加耀眼,經常都是一張笑臉,眼裏時不時的閃過一抹算計,那個狡詐的樣子墨御就覺得特別生動。

    那些人看着開始冒粉紅泡泡的人一時間更加無語。

    “隊長,什麼時候把嫂子帶過來看看,聽你這樣說,我們都很期待啊。”

    “就是,隊長,你的福氣真好。”

    這些人有些羨慕了,憑什麼墨御冷的不近人情的人都有老婆了,。

    們還是單身,這是絕壁不公平啊。

    “會有機會的!”墨御的這句話剛說完旁邊就來人了。

    “哎呦,這不是學院一枝花麼,你來我們這裏幹什麼?”

    “就是,平時不都是不屑來我們這裏的麼?”

    “一枝花,你來我們這裏幹嘛,該不會是想要追求我們隊長吧?”

    有些男的看着季晴和墨御眼裏有着不懷好意,甚至還吹起哨子了。

    這個季晴他們都是認識的,就是這姑娘平時有些狗眼看人低了。

    現在看這個樣子,估計是對於墨御有些想法。

    可是墨御已經結婚了,這一位來晚了。

    人家墨御孩子都有了,並且看墨御那個樣子,估計很在乎自己的老婆。

    “我……”季晴有些害羞的低下頭,伸出自己的手,手裏有一瓶水。

    希望墨御能夠收下。

    “你們女兵的訓練就這樣閒?”看着給自己送水的人墨御不但不接受,甚至劍眉皺起。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現在這麼多人在這裏,她到底想要幹什麼。

    他記得昨天明明白白的告訴她了,自己有老婆。

    “墨隊長,我……我喜歡你!”季晴臉蛋羞紅了。

    她就不信當着大家的面墨御會拒絕她。

    就是結婚了那又怎麼樣,結婚了還可以離婚。

    她爸爸哪裏她會親口去說的,不會讓墨御吃虧的。

    “哇噢,大家看看,學院一枝花告白了。”

    “對呀,簡直就是太令人意外了?”

    大家都來開始起鬨了,季晴的家世很多人都知道的。

    只要和她在一起基本上都可以少奮鬥幾十年。

    所以這些人裏面也有一些人打過這樣的主意。

    可是最終都沒有成功,因爲季晴的眼光很高。

    別的隊伍不知道就在一邊開始瞎湊熱鬧。

    可是墨御親自帶領的這一支隊伍可是非常清楚的。

    墨御親自說出自己有老婆的。

    “我記得我說過我結婚了,你是耳朵不好還是故意裝聾?”

    墨御是真的很討厭那種自以爲是的女孩子。

    墨御清楚的記得自己說的很明白的,可是這個人卻還是一意孤行。

    既然這樣自己也沒必要給她留什麼面子了,當着自己多人面前告白。

    這個人是覺得自己日子太好過了是吧。

    如果小祖宗來這裏聽見這些風言風語,打他罵他無所謂,可是就怕唯一心裏不舒服一直憋着。

    那個傻丫頭可是還懷着孩子呢?

    這樣直接不給面子的行爲讓季晴有些難看。

    她真的是第一次放下自己的身段去追求一個人。

    沒想在那個人居然這樣不屑一顧,越想臉色更加難看了。

    “臥槽,這墨隊長都說了自己有老婆了,季晴你什麼意思啊?”

    “對呀,做人不能這樣不要臉吧,隊長的老婆懷着孩子了。”

    “你想要在這中間橫插一腳是不是,你這樣做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一些人就覺得季晴這樣做有些過分了,每一個軍嫂都是都是值尊敬的。

    所以對於季晴這挖牆角的行爲難免有些不屑,這樣做,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不過還好墨御的立場很堅定,根本不爲這個人的話有任何的其他心思。

    “還有就是破壞軍婚是違法的,即使你爹有權利也不能這樣吧。”

    “你喜歡什麼就是什麼,你就不能考慮一下當事人的處境?”

    這些人都覺得這個人一定就是平時太寵愛她了,纔會這樣肆無忌憚。

    總覺得什麼東西只要是自己看見的,那就一定要屬於自己。

    “我不相信他有老婆了,我就是喜歡她!”季晴有時候腦袋就是有點抽。

    正常的人哪一個會在有理智的情況下說出這種類似我想做小三的話來。

    這些這些人看着季晴眼裏不再是玩笑,而是鄙視了。

    “我真的結婚了,我也不想和你再有什麼牽扯,過幾天我老婆會來部隊,我也不想她聽到什麼閒言碎語,我的老婆懷孕了,我希望她來的時候你不該刻意在她眼前晃悠,如果因爲你的問題讓她心裏不舒服,我覺得我脾氣不是很好的那種。”

    自家那個傻丫頭就是一個醋罈子。

    “還有就是,你看着年齡不是很小了,也有一定的思維邏輯能力,麻煩下次做什麼的時候用一下腦子可以麼,別總是想着什麼就是什麼,我們也很苦惱的!”

    墨御覺得自己很無奈,最不喜歡這種死纏爛打的,這樣有意思麼?

    “我老婆年齡還比你小,可是她做什麼事情都很有分寸!”

    看看自己眼前這個人,再想想自己的小老婆。

    發現,人比人,真的是沒法比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