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9 永遠在一起(大結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9 永遠在一起(大結局)字體大小: A+
     

    “我們大學就認識了,那個時候不止是冷夢舞,還有齊瑤,也就是你的哪個舅媽,那個時候齊瑤可沒有這樣風光,那時候的齊瑤不過就是一個窮酸的大學生而已。”

    “可是偏偏就是因爲那個賤人,讓我和冷夢舞的關係越來越遠,甚至最後的形同陌路,令我們關係最終走向決裂的就是因爲你的父親。”

    “你的母親憑什麼,明明是我先遇見司帝亦的,明明是我,可是冷夢舞爲什麼要搶走我心愛的男人,我苦苦的哀求她,我就只是想要一個位置而已,我不在乎名分的。”

    唐瀾回憶着以前,一個人開始自言自語。

    唯一看着那人有些噁心,明明就是自己的私慾,想要獨佔司帝亦,偏偏還把話說的那樣好聽。

    不計較名份,只需要一個位置,你都把自己那所謂的愛情低到了塵埃裏面。

    難道你還會期望司帝亦那樣高高在上的人會發現麼,簡直就是想太多了。

    沒有誰不在乎名分的,說不在乎哪都只是暫時的。

    “可惜我爸爸就是看不見你,他就是不喜歡你,因爲他心裏一直至使始終都是冷夢舞!”

    唯一覺得像司帝雲那樣滿手殺戮沾滿鮮血的人。

    對於冷夢舞那樣身處於陽光的人應該都是求之不得的。

    任何人都喜歡陽光,儘管那個人不承認,可是心裏都是渴望的。

    所以,司帝亦喜歡冷夢舞很正常。

    “胡說八道,如果不是你母親那個賤人,司帝亦一定是喜歡我的!”唐瀾一輩子對於自己的容貌很自信。

    一直都有無數男的爭先恐後的向她獻殷勤,就只有司帝亦,從來不屑看她一眼。

    可是越是這樣唐瀾心裏更加不舒服,就是想要征服那個人。

    所以想方設法的都要勾搭到,最後的結果就是因爲在齊瑤的設計之下,把她的整張臉都毀了。

    “可是,你依舊得不到我父親的愛,你知道爲什麼麼,因爲你這個人不值得,當初我的母親對於你這樣好,可是你最後還不是謀害了她,唐瀾,你爲什麼這樣自私!”

    唯一眼裏有着冷意,這麼多年,這個人依舊執迷不悟。

    總是喜歡把所有的錯誤都歸結到別人的身上。

    “對我好,對我好,哈哈哈哈哈,冷夢舞那裏對我好,搶了我最愛的男人,我恨不得殺了她,她也是同樣的,恨不得殺了我!”唐瀾開始冷笑,笑得有些諷刺。

    “是你不知足,不滿足纔會有後來的結果,唐瀾,都是你活該,怪不得別人!”唯一真的覺得自己沒救了。

    “不知足,哈哈哈哈,所以啊,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不可能得到,所以我想方設法的殺害了你的父親,那時候你的母親還不知道?”唐瀾看着唯一眼裏有着笑意。

    唯一的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很努力的壓制自己的怒氣。

    “你的父親原本其實可以不用死的,因爲那時候大家都以爲冷夢舞死了,死就死了,爲什麼還是不願意放過司帝亦!”

    那時候司帝亦很堅持自己的立場。

    此生就只有冷夢舞一個妻子,即使知道冷夢舞死了,也不打算背棄兩人的愛情。

    其實有時候唯一對於自己的爹媽的感情還是很羨慕的,死都還記着對方。

    “我爸爸一直都摯愛我的母親,你根本算不了什麼?”

    唯一看着人,現在越來越覺得這個人很可憐。

    “不可能,一定是你的母親使用什麼狐媚的手段誘惑司帝亦的!”唐瀾的聲音嘶啞。

    唯一就這樣看着人一直在哪裏發瘋。

    現在的墨御迫切的趕往墨家,因爲他以爲在這個時候唯一應該在家裏了。

    “這小一一,爲什麼還沒有回來,都這樣晚了,打電話打不通,或者一直就沒人接聽,真的很令人擔心!”

    元秋晴站起來一直朝着外面看着。

    唯一最近的心情才漸漸的平穩,也會時常來軍區大院和大家說話。

    原本今天唯一就答應來軍區大院陪大家吃飯的,也不知道臨時有什麼工作,就耽擱了。

    “別擔心,那孩子比我們想象中恢復得要好!”墨君看着手裏的報紙,倒也不擔心。

    “你倒是放得下心,現在這麼晚了,我很擔心啊,那丫頭可是懷着孩子呢?”

    其實元秋晴就怕唯一想不開。

    “沈唯一不是那樣的人,她一定會很堅強的活着。”因爲肚子裏面還有一個孩子。

    “我這不是怕麼?”

    想起那時候醫院裏唯一那樣生無可戀的樣子讓元秋晴一直很擔心。

    就怕她有什麼想不開的地方,到時候就是一屍兩命了。

    “你呀,小看唯一了!”墨老爺子喝了一口茶,沈唯一的恢復能力是非常強的。

    “但是每一次看着她那個堅強的樣子,心裏就特別不舒服啊?”墨奶奶嘆了一口氣。

    她很喜歡以前會撒嬌的唯一,也不是現在這樣笑着都是疏離的,讓人看不見她原本的樣子。

    “對呀,那孩子簡直就是一個手段凌厲的。”

    現在的洛思琪還在警察局裏,並且唯一對於洛家的人一直視而不見。

    那就說明這件事情不會就這樣算了。

    “這丫頭做事情不考慮前因後果,現在洛老爺子哪裏我很爲難。”墨老爺子這些天都不敢見洛家人了。

    “這幾天洛家老爺子一直都來說情,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洛家那個小丫頭看着也是一個很乖巧的,想不到居然幹出這樣的事情的,真是令人太意外了。”墨奶奶也有一些感嘆。

    很好的一個孩子,怎麼就這樣心機深沉呢?

    “當初唯一給過機會的,可是那個人一直就這樣自以爲是,對待我們長輩自然不敢如此無禮,可是一去公司打聽,那個洛思琪就一直給我們小一一找事情!”元秋晴一直都不喜歡洛思琪。

    小時候看着白白胖胖的,看起來很討人喜歡。

    但是自己也從未想過讓那個人和自己的兒子有什麼關係。

    元秋晴看得出來,那個人不適合自己的兒子。

    雖然有些東西或行爲很剋制,可是從一些細微的地方看得出來的,那眼底極力掩飾的驕傲。

    而自己的兒子太過沉悶,不是很喜歡溝通。

    而洛思琪那樣的人心高氣傲的,有些自以爲是,兩個人一直甜蜜還好。

    如果發生什麼事情,絕對的會引發很多平時忽略的問題。

    兩個人的性格都比較極端,很難走到最後,所以這就是爲什麼即使兩家人很交好。

    元秋晴也不打算讓洛思琪和自己兒子發展的原因。

    “這一次確實是洛家那個小丫頭過分了,小一一也不是沒給過機會!”墨奶奶倒不覺得洛思琪值得同情。

    如果考慮到今天的後果,當初做那樣的事情的時候也會三思而後行。

    既然想過後果並且依舊選擇哪種樣做。

    那就得嘗試一下其中的滋味,免得一直都這樣肆無忌憚的。

    “我也覺得那個小丫頭有些過分了,這一次我們不鬆口,給她一個教訓!免得以後總覺得我們小一一好欺負!”陸新藍支持元秋晴的觀點。

    “對的,別鬆口,這樣的事情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現在唯一懷着孩子呢,可經不起折騰,當初做下這種事情的事情,爸爸,她可沒管你和洛老爺子什麼關係!”

    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把洛思琪放了,餘素非也覺得不行。

    有些人就是欠,也不知道誰給她的驕傲感和自豪感。

    敢在墨家的地盤上這樣撒野,簡直就是不知所謂。

    “對,姑息不得,就必須給一個教訓。”

    墨老爺子看着自家這些人同仇敵愾的樣子有些好笑。

    “我也只是說說,真的沒打算把那個小丫頭放了,要不然唯一哪裏我可沒辦法交代。”

    唯一當初既然報警,想必很多問題都考慮到了,確實也有一些生氣。

    作爲一家人,墨老爺子不可能幫着別人傷害自己人,孰輕孰重墨老爺子心裏還是有分寸的。

    “哼,老頭子,你和洛老爺子那點交情省着點花,別被這些後輩花完了,那就尷尬了?”墨奶奶冷哼一聲。

    她家小一一那樣的人都氣成那樣了,想的出來當時洛思琪是多麼過分,想要事情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解釋,沒門。

    別以爲年紀輕輕做錯什麼事情別人就必須原諒你,沒有誰願意爲你的錯誤買單。

    當初敢這樣做,想必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準備了。

    “老婆子,你就別說了,我肯定不能看着我們小一一受委屈啊,就是這幾天洛家老爺子一直都在約我,我就是隨口提,你看看你們!”

    墨老爺子只是覺得一個軍區大院了,擡頭不見低頭見。

    有時候真的很尷尬啊,也不知道當初洛家那個丫頭在想什麼。

    居然會幹出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太不理智了。

    “沒事,你都這個態度了,想必洛老爺子也是理解的,他心疼他的孫女,我孫媳婦懷着孩子還在公司操勞,我們也心疼啊,不但不幫忙,居然還敢背後給我孫媳婦穿小鞋,簡直就是活該。”

    “這件事情不可能就這樣算了,我們沒有追究其他的法律責任,那已經是最大的仁慈了,就只是讓警察局把人關一段時間,進行一下改造而已,免得出來還是那個會樣子,年紀輕輕的,一點感恩的精神都沒有。”

    “當初如果不是看在洛老爺子的面子上,她覺得她可以進墨氏麼,她搞錯沒有,誰做這個總裁的位置,是我們說了算,不是她洛家,這孩子的思想教育簡直就是失敗,什麼德行啊?”

    “現在他洛家還有什麼面子來我們這裏求饒,等着吧,什麼時候我們心情很好了再說吧!”

    墨奶奶以前不喜歡洛思琪,現在更加不喜歡甚至稱得上是厭惡。

    “別生氣,別生氣,老婆子,你有高血壓呢,不能這樣激動?”墨老爺子看着自己的老伴連忙安慰。

    “我告訴你,這件事情不會就這樣完了的,不說還好,越說越生氣,那時候小一一心情本來就不好,懷着孩子呢,整個人骨瘦如柴的,看得我心疼!”總有人爲這份心疼買單。

    “你說了算,別激動了,我有沒說一定會承洛老爺子這份情!”

    墨老爺子覺得這一次如果答應了洛家老頭子,墨家這家人他再也沒有位置了。

    “知道就好,別當着一面揹着一面的,那就尷尬了!”

    墨老爺子這個人就是容易耳根子軟,並且很重感情。

    “一定,你說什麼就是什麼!”難得一次看見墨奶奶這樣堅持一件事情,墨老爺子肯定不會反對的。

    “唉,這樣就好了,對了,軍區那邊怎麼說,墨御哪裏有消息沒有!”

    墨奶奶嘆了一口氣,語氣有些萎靡起來。

    墨奶奶這句話說出口,大廳的氣氛立刻沉默起來,大家臉上神色各異,但是都沒主動開口說話。

    “軍區那邊說,一直沒有墨御的消息,找不到人!”墨老爺子聲音有着沉悶。

    那是他最驕傲的孫子啊,一定不可能就這樣沒了。

    “現在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墨奶奶也很擔心。

    “說不定某一天墨御就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呢?”墨奶奶也只是玩笑話。

    因爲她知道,根本沒那樣的可能。

    “說什麼傻話呢,墨御怎麼可能……”墨老爺子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爺爺奶奶,我回來了!”這一句話,讓整個客廳的人覺得有些恍如夢境一般。

    集體轉過頭,看着那身姿挺拔的人慢慢的走進大家的視野,眼裏都有着不可置信或者驚喜或者意外。

    “你……”墨奶奶的聲音有些顫抖,看着人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有些想不明白,爲什麼人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點消息都沒有。

    就是軍區那邊,也沒什麼消息。

    元秋晴眼睛眨也不眨的,就怕這只是一個夢境,夢一醒什麼都沒有了。

    “御兒!”墨奶奶的眼眶有些溼潤,朝着墨御招手。

    “嗯,奶奶我回來了,爸爸媽媽對不起,兒子讓你們擔心了,還有爺爺,孫子讓你丟臉了,很抱歉!”

    看着自己的家人,墨御一個大男人眼眶也有一些微紅。

    “好孩子,你這麼久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們一直都很擔心,你都不知道,因爲你的失蹤,你那媳婦差一點都……。”

    墨奶奶現在還是可以想起來唯一那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小一一她怎麼啦!”墨御一直最擔心的就是自家那個傻老婆。

    “唉,不說了,你回來就是好的!”墨奶奶也不想再讓墨御跟着心裏難受。

    “她呢,爲什麼沒在!”墨御四處張望。

    但是就是沒看見自己的妻子,眼裏有着失望。

    “好象是說今天公司臨時有一個項目需要緊急處理,所以晚一點纔回來!”那個孩子有時候就是太拼。

    “兒子,過來讓我看看!”元秋晴吸了一下鼻子。

    看着自己突然失蹤的兒子就這樣出現還是有些不真實。

    “媽媽,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墨御走過去,伸出手一把抱住元秋晴。

    一直以來墨御的夢想,元秋晴都會支持的。

    墨御很慶幸,有這樣一個母親,這樣一個義無反顧的支持他工作的母親。

    “爲什麼沒事不打一個電話回家,你知道不知道我們很擔心啊,就怕你有什麼事情,讓我們怎麼活,你就不能爲你老婆考慮麼,她還那樣年輕,就承受這些!”

    那個不會心疼啊,那個都在心疼。

    “對不起!”即使現在語言的表達有些蒼白無力。

    可是墨御卻只能一遍一遍的重複自己對於家人和愛人的抱歉。

    “以後不會了,再也不會讓你們擔心了,一直守在你們的身邊!”

    十多年來,保家衛國也是可以了。

    保護着百姓,卻忽略了自己的家人,現在墨御就只想要好好陪着家人和愛人。

    給予那個小祖宗一個的生活,陪着兩個人的孩子一起長大,那是他以後最希望做到的。

    “你去公司看看那個丫頭,別整天就想着工作,對了,你們的孩子查出來了,是雙胞胎,那個傻丫頭也不知道愛惜自己。”

    元秋晴拉着自己兒子的雙手,想起唯一現在還在公司。

    “嗯,媽媽,那我先去接她!”墨御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見唯一。

    “去吧!”即使很想念自己的兒子。

    可是人家兩口子差不多經歷了生離死別,自己也不打算在打擾了。

    “我們馬上就回來!”墨御拿着車鑰匙急匆匆的就往外面走。

    元秋晴看着那恨不得長一雙翅膀直接飛到沈唯一身邊的人不由得有些好笑。

    不過,兩口子感情好,一直就是他們最樂意見到的。

    現在看着墨御平安歸來,家裏的人也算都送了一口氣了。

    只要人好好的你,那就沒事。

    冷家。

    冷千凰窩在蘇錦年的懷抱裏,看着茶几上的電腦。

    現在冷家空無一人,所以電腦裏面那嗯嗯啊啊啊的聲音就特別明顯。

    “你看着這些姿勢,即使去拍島國大片,那些女的可能都比不上,你看看那銷魂的勁。”冷千凰一邊看一遍點評。

    而蘇錦年的目光一直就在冷千凰的身上不曾離開過,冷千凰說什麼他只管聽着就好。

    “唉,這都一把年齡了,怎麼就還有臉去做這些厚顏無恥的事情,難道都這個年紀了,需求量還是這樣大,真是令人歎爲觀止,秦家家主那個綠帽子也不知道帶了多少,感覺都可以加冕爲王了。”

    “遇見這麼一個老婆,那也是上輩子倒了血黴!”

    話是這樣說,可是冷千凰眼裏依舊有着幸災樂禍。

    還是很喜歡唯一的手段,儘管不是太光明正大,可是這樣最直接有效不是麼。

    直接斬斷唐瀾的那些所謂的背景後臺,讓她孤立無援,然後任由自己掌控生死,慢慢折磨。

    現在冷千凰很欣賞自己這個妹妹的行爲作風了,倒是很彪悍啊。

    “老婆,你就不能別看了!”那上面還有男的啊,蘇錦年覺得自己的心裏有些酸。

    就是不喜歡冷千凰把眼光放在除了他身上的另外一個人身上,那樣他會感覺很暴躁。

    “呦,不就是一個視頻而已,你這是吃的哪門子的醋?”

    冷千凰偏過頭終於不再欣賞那些限制級的畫面。

    “我就不喜歡你看着別人,那樣我心裏不舒服!”

    現在的蘇錦年膽子倒是也來越大,會和冷千凰提要求了。

    這就是進步,冷千凰見此勾起嘴角一笑。

    這樣的蘇錦年纔是她最喜歡的,什麼事情都表達得很清楚,懂得很她討價還價。

    冷千凰雖然脾氣很霸道,可是也不喜歡自己身邊的人那樣低眉順眼的遷就自己,那樣冷千凰會更加生氣。

    “嗯,老婆,我吃醋了?”蘇錦年湊過去,在冷千凰的臉上磨蹭一下,有些乖巧。

    “別鬧了,就是對於這段視頻有些好奇,要知道,現在可是點擊觀看率的排名榜第一啊,這個華雲是不是要紅了!”

    冷千凰就是想要看戲而已,其餘的沒你的意思。

    上一輩子那個老女人算計了自己一輩子,現在自己好不容易活過來了,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那個老女人。

    一旦有什麼發現的,冷千凰絕對會給唯一說,唯一對於那個人可是嫉惡如仇啊。

    那個老女人當初不但謀害唯一的母親,現在居然還有膽子謀害墨御,不得不說,有時候還是勇氣可嘉的。

    只不過是找死的勇氣而已。

    “看什麼,看的這樣激動?”齊瑤看着冷千凰看的這樣津津有味地,便不聲不響的走過來了。

    看着電腦上面上演的畫面滿臉黑線!“冷千凰,你還是不是女的,你肚子裏面還有一個小的呢,能不能注意一點形象。”

    “媽媽,你怎麼就突然出現了!”冷千凰看着齊瑤,沒有任何被抓包的尷尬。

    “這是不是就是現在那個流行比較廣泛的那個什麼秦家夫人啊?”

    齊瑤找一個地方坐下來,好整以暇的問道。

    “沒錯,就是那個人,想不到吧!”

    平時看起來那麼溫和善良又特別懂禮貌的人,行爲居然如此不知檢點。

    “確實讓人覺得有些意外,並且這些還都不是PS的,那麼就是這個人被人跟蹤了拍的。”

    齊瑤一點都不同情這個唐瀾,因爲一開始她和唐瀾就處不來。

    看着電腦裏面那兩個人翻雲覆雨的畫面,齊瑤面無表情。

    只不過看着那個唐瀾,齊瑤眯起眼睛,不知道看到什麼眼睛睜大。

    “等等,給我倒回去,剛剛哪裏是什麼!”齊瑤站起來走到電腦面前,動作有些着急。

    “怎麼啦,媽媽?”冷千凰看着齊瑤有些疑惑。

    剛剛不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麼,現在這是怎麼啦?

    “快點給我回放!”齊瑤的聲音裏面有着顫抖。

    冷千凰起身走到電腦前,開始回放。

    “等等,就是這裏,就是這裏,給我暫停,暫停!”齊瑤看着暫停的畫面。

    那個胎記齊瑤記得,因爲那顆胎記非常隱祕,並且形狀很特殊。

    “這顆胎記有什麼奇怪的?”冷千凰不理解自己的母親有什麼好激動的。

    “這顆胎記,這顆胎記……”齊瑤看着那顆胎記,眼淚無聲的花落。

    冷千凰看到這裏有着驚慌了,齊瑤什麼時候哭過,打從她有記憶開始,就沒看見齊瑤哭過。

    “怎麼啦,母親,到底怎麼回事!”這個唐瀾到底是什麼人,讓自己的母親這樣動容。

    “都是這個賤人,爲什麼還不死,爲什麼還不死,我一定要殺了她殺了她。”

    齊瑤看着電腦裏面的人眼裏全是恨意和憤怒。

    “嗚嗚嗚,一定就是這個人,一定就是她害死蘇穎的,蘇穎都遠離司帝亦了,這個人爲什麼還是不放棄,爲什麼!”齊瑤有些失控。

    這個人居然在眼皮子底下活了這麼多年。

    最後還任由她害死蘇穎,還把唯一兩姐妹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一切都是這個噁心的女人,爲了滿足自己的私慾。

    “母親,你認識唐瀾?”

    看着齊瑤的這個樣子,並不像之前那樣,和秦家就是一個單純的親家。

    齊瑤眼裏的恨意簡直就是快要溢出來了,彷彿恨不得把那個人扒皮拆骨。

    “認識,怎麼不認識!居然讓這個賤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活了這麼多年,我也是蠢貨!”

    明明有時候覺得這個人很熟悉,可是就是沒有想起來。

    因爲打心眼裏,齊瑤覺得那個人就是已經死了,不能這樣疑神疑鬼的。

    “這個人居然還是秦家的夫人,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藍夢盡,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活該,活該!”齊瑤的神情有些癲狂。

    她依舊想起來當初大海邊那雙高跟鞋還有哪些一直延伸到海里的腳印,那是她這一輩子的噩夢。

    因爲那是她最好的朋友走向死亡的證據。

    而一切的幕後主謀,能把冷夢舞害得那樣生不如死的,就只有藍夢盡這個賤人。

    “她爲什麼就是不死呢,當初我和司帝亦聯手將她抓住,毀掉容貌,最後還把她逼下大海,那時就已經奄奄一息了,沒想到這個賤人這樣命大,一直不死。”

    “既然當初不死,現在也不介意讓她死一死!”齊瑤拿起電話。

    這個人她一定不會放過的,一定會出之而後快。

    冷千凰和蘇錦年對視了一眼,眼神在在無聲的交流。

    “媽媽,彆着急,我馬上給你查,據說這個唐瀾已經失蹤了,警方和秦家人也一直找不到,現在幾乎躲起來了?”冷千凰拉着自己母親的手指,輕聲地安慰。

    看着齊瑤氣的渾身顫抖的樣子,就知道有多麼的恨那個人。

    “母親,也許你現在可以去墨氏試一下,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更何況走到今天,這一切都是唯一一手造成的,那個人既然不惜改頭換重新生活,但是這樣安穩的生活被唯一一手破壞,那個人不可能就這樣放過唯一,說不定現在就潛伏在沈唯一的身邊,等待着機會!”

    蘇錦年以前一直都是活在陰暗世界裏的人,肯定想法比齊瑤這些人都多。

    “對的,那個人特別恨冷夢舞,連帶着沈唯一和錦笑也都恨不得死了!”

    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偷走錦笑培養成爲殺手,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甚至不惜毀掉進錦笑的嗓子。

    那樣的人被沈唯一害成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會放過她。

    “嗯,母親,你等着,我馬上叫人去查,只要在A市,就是挖地三尺,我也會把人給你找出來?”蘇錦年在A市暗勢力方面很有權威。

    “你去查查,看看這些年是那些人在幫助那個賤人,給我一個不留的全部抹殺!”齊瑤眼裏有着仇恨。

    “好,母親!”蘇錦年站起來,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打電話。

    齊瑤這個丈母孃的事情他一定會辦的非常妥當的,不就是抹殺一些人,那對於他而言簡直就是太容易了。

    而唯一這邊,看着那個瘋狂的人,唯一的表情已經麻木了,看着唐瀾就好象看着一個死人一樣。

    “所以,都是你對不對,當初我母親只是患有輕微的心臟病,明明可以不用死的,所以你就慫恿段映紅那個賤人在我母親去醫院的路上把它攔截住,故意發生爭吵,最後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你趁機換了我母親的心臟病藥物,在她病發的時候,其實吃的就是無效的藥物,對吧!”

    唯一的眼裏很平靜,一點情緒都沒有。

    “而錦笑,那個應該說我的姐姐,從還沒有出生開始,你就買通了我母親經常去的哪家醫院的醫生,在我母親去生產的時候,偷走錦笑,培養成爲殺手,毀掉她的聲帶,想方設法的折磨她!”唯一越說聲音越平靜。

    “對,沒錯,都是你們活該,誰叫你們是那個女人的孩子呢,哈哈哈哈哈,活該你們這樣生不如死煎熬的活着!”唐瀾的臉都扭曲了。

    “然後我,你就借用那個段映紅的手指,把我關在精神病院裏面,注射毒品,每日每夜的煎熬,活得痛不欲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唯一看着眼前這個,自己所有的一切痛苦都是這個人賜予的。

    這個爲了自己的愛情不折手段的,這個打着愛情的名義傷害他人的人。

    “其實,你該死!”唯一的聲音很輕柔。

    “你早就該死了,活到老今天,你害死了多少人,唐瀾,你應該死了!”

    唯一看着唐瀾就好象看着一個死人似的。

    “說完了對吧!”唐瀾拿着自己手裏的匕首朝着唯一刺過來。

    唯一往旁邊一偏,手裏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把軍刀。

    唯一握緊手裏的軍刀朝着唐瀾的手臂快速的輕輕一劃。

    血液頓時就流了出來。

    “你這賤人,看來這些年簡直就是小看你了!”

    唐瀾看着自己鮮血流過不停的手臂,凝視唯一的眼裏全是狠毒。

    拿着匕首再一次朝着唯一使來,唯一每一次很輕鬆的就躲過去了。

    就好象耍着猴子似的,耍着唐瀾玩耍。

    每一次唐瀾衝過來,唯一都會賞賜她一道傷口。

    唯一一隻手擋在自己的面前,免得誤傷自己的肚子,這個女人很瘋狂。

    “沈唯一,你這個賤人,你去死!”

    最後唐瀾彷彿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不知道什麼時候手裏出現了一把槍。

    唯一瞳孔微微睜大,退後幾步,看着的那個瘋狂的樣子。

    “安妮!”唯一朝着身後喊一聲。

    自己必須先下手爲強。

    “哈哈哈哈,去死吧!”唐瀾對着唯一的肚子,扣動扳機。

    唯一看着那個朝着自己飛來的子彈,看着周圍。

    看看那裏適合自己躲避,她就知道這個死女人一定會有後手的,因爲這就是一個瘋子。

    可是來不及了,唐瀾發射第一顆子彈之後便緊接着發射第二顆。

    “小姐,小心!”安妮連忙拍上去,打算協助唯一躲避。

    可是顯然有人比她更快,在唯一心思方法對你的時候,身子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問着那熟悉的氣息,唯一有些呆愣,回不過神來。

    一時間僵硬的身子慢慢的放鬆,但是卻不敢回頭看看是不是自己日夜思念的那個人。

    墨御抱着唯一就朝着旁邊躲避,抽出自己腰上的槍支,朝着唐看得雙手扣動扳機。

    “啊……”殺豬似的聲音響起。

    可是那些唯一都不想理睬,聞着那熟悉的味道一直低着頭。

    墨御從身後抱着唯一,“老婆,我回來了,想不想我?”

    說完在唯一的側臉上親了一口,眼裏全是愛意。

    “老婆,你說一句話來聽聽,老公想要聽你說一句話!”

    墨御緊緊的抱着唯一,避開她的肚子,免得壓到孩子。

    “老婆,你怎麼啦,是不是老公來晚了,你不開心!”

    墨御自己一個人自顧自的說着,可是唯一一句話都不說。

    久久的得不到唯一的回答,墨御有些着急。

    “老婆,你和我說說話,打我罵我都好,就是不要這樣,老公心疼!”墨御更加着急了。

    連忙打算放開唯一,可是大手卻被唯一一把拉住了。

    唯一依舊不說話,只是眼淚啪嗒啪嗒一直往下掉。

    “老婆,怎麼啦,怎麼啦!不哭,乖,老公錯了!”

    墨御擡起唯一的臉蛋,那張絕美的臉蛋上全部都是淚水,這可把墨御心疼壞了。

    墨御一把把唯一抱在懷裏,輕輕的拍着背。

    “你……爲什麼現在纔回來了,你這個混蛋,爲什麼不打一個電話,你知道不知道我多麼害怕?”唯一雙手環着墨御的腰,有些埋怨。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對不起。”千多萬錯都是自己的錯。

    其實墨御也醒過來沒多久,現在手上都還纏着紗布,一醒過來,便迫不及待的回來了。

    至於手機卡,手機沒事,卡沒了。

    “嗚嗚嗚,你知道不知道,我多麼害怕啊?”害怕這個寵自己愛自己的人就這樣沒了。

    “不怕,老公一直在呢,一直在,以後我們都不分開了好不好,一直不分開,老公一直陪着你!”墨御連忙說道。

    “敢說話不算話,我和你沒完?”唯一看着人平安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之前積累下來的怒氣就這樣沒了。

    “嗯,乖,聽話,不哭了,以後隨便折騰我,老公一直在!”伸出大手給唯一擦眼淚。

    “當然,折磨你,是你活該!”唯一淚眼婆娑的看着人,其實眼裏很多的是驚喜。

    “好,都聽你的,聽你的!”墨御拉起人的雙手,親了一下。

    “嗯。”唯一點頭。

    轉過頭看着那躺在地上的唐瀾。

    唯一走過去,伸出自己的腳一腳踢在她的肋骨上。

    唯一蹲下身子一把掐住她的脖子,臉龐逼近她。

    “放心吧,你不會就這樣死去的,因爲我會留着你慢慢的折磨,一直到你死,你欠我的都應該還我,還清我之後,你纔有資格死!”唯一說完放開人。

    “安妮,照我說的去辦,這個人別讓她死,這輩子,我只希望她生不如死,過一段時間我都回去看一下的。”

    唯一走到墨御的身邊,緊緊的拉着人的手指。

    “唐瀾,我會讓你一直看着,讓你一直活在煎熬裏,讓你看着,我到底是怎麼樣幸福的活下去的,我會有自己的老公,自己的孩子,而你,什麼都沒有。”

    “哦,對了,你那兩個孩子,你也不要擔心,我一定會替你好好操心的,到時候你別太感激我?哈哈哈哈。”

    “賤人,沈唯一,你這賤人,我的錯和我的孩子有什麼關係?”唐

    瀾想要撲上去,可是兩隻手都墨御一槍貫穿,根本沒辦法。

    “因爲她們是你的孩子?”唯一說完轉過頭看着身邊的人。

    “走,我們回家!”牽着人溫暖的大手,唯一嘴角勾起笑意。

    “好,回家!”墨御溫柔都說道。

    “以後一輩子不分開了。”

    “好,一輩子不分開了。”

    “以後不許讓我擔心,害怕。”

    “好,這些都不會發生的。”

    “以後做什麼事情都要和我說。”

    “好,聽你的。”

    “以後……。”

    “好……。”

    夜風輕輕的吹起,兩個人的幸福還在繼續,只要相信,也許那個人從來都不曾遠離。

    ------題外話------

    我知道也許大家對於這個結局不滿意,因爲還有後續啊,接下來就是番外了,寫的就是墨御到了軍事學院任教,還有唯一懷孕的趣事以及顧悠悠和墨子芩的婚姻,任尹的後悔,袁寄語的真實身份,小包子的愛情看情況吧,現在還未知,新文出來了,就是還差一個名字,就等着名字了,下一步的男主屬於那種佔有慾強很強的死變態,女主屬於清冷淡然的,反正CP感不錯哈哈哈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