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8 墨御的出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8 墨御的出現字體大小: A+
     

    “你怎麼不說那是我的本色出演?”冷千凰朝着林初夏調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確實是那樣!”每一次看着冷千凰飾演的那些角色,都覺得應該和真人性格很像。

    “並且看你的電視很有感覺,看得我激情澎湃的。”

    因爲冷千凰大多數時候演的就是哪一種比較傳奇的人物,所以飾演的很深入人心。

    “謝謝你的誇獎。”冷千凰臉上的笑意加大了。

    沒有那一個不喜歡別人誇讚自己和認可自己。

    “你們兩個就不要相互恭維了,我們在一邊看很難受啊。”

    唯一看着林初夏那個花癡的樣子,覺得簡直就是不忍直視。

    “小一一,你不知道和女神近距離相處的感覺!”

    因爲唯一一直都屬於別人仰望的哪一種。

    所以根本不會去仰望什麼人,自然不會知道那種感覺。

    “不知道,難道我就不是你的女神?”唯一看着林初夏眼裏有着調侃。

    “當然是我的女神,可是千凰是我的偶像啊,那感覺肯定不一樣,你都不知道看見千凰我有多麼的激動!”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一定拿着海報去要簽名。

    “你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太現實了?”唯一不由得有些好笑。

    “你知道的,我最愛你了,你的孩子給我留一個,以後我們做親家哈,那樣我們關係一定會更加親密?”

    林初夏看着唯一圓滾滾的肚子,笑得有些不懷好意。

    “看看你自己那個猥瑣的樣子,算了吧?”

    這還是看孩子以後的意願,現在就操心這些問題難免有些杞人憂天了。

    現在唯一就想好好過自己的小日子。

    “小一一……”這絕對是歧視,當初白薔薇說的時候也沒見他反對。

    “因爲你失寵了,快點吃東西吧?”

    唯一不想和她閒扯這些,林初夏那個三寸不爛之舌一定會說的自己啞口無言的。

    “好吧,我就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有了新歡忘了舊愛?”林初夏的表情有些怨念。

    “吃飯,看看你的樣子,注意形象?”

    唯一無奈的搖搖頭,這個二貨永遠都是這樣沒心沒肺一整天傻兮兮的。

    “嗯,吃完東西我們繼續這個話語!”

    林初夏難得看見唯一這樣放鬆,自然當方設法的要逗弄一下。

    比起那個面無表情或者臉上笑着眼裏森冷的沈唯一。

    林初夏還是更喜歡這個說話比較幽默的人。

    唯一端起齊瑤的碗,給她盛了一碗雞湯放在她的面前。

    “小一一,別客氣,你懷着孩子不方便,別麻煩了?”齊瑤看着唯一的動作有些受寵若驚。

    “舅媽,這不是應該的麼,你和我客氣什麼!”

    唯一覺得不存在其他的,這裏的都是一家人。

    “你懷着孩子,我也是怕你不方便?”齊瑤當然非常樂意了,唯一和她親近她求之不得。

    就是最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有些多,讓她一直都沒時間和唯一培養感情。

    “沒什麼的,這些都是小事情,舅媽,你別擔心,我會時刻注意自己的安全的。”唯一露出笑意,看着人很溫和。

    “你太瘦了,你要多吃一點?”齊瑤給唯一夾了幾塊雞肉。

    “舅媽,你別這樣,可能是懷孕初期吃多了,現在看着這些油膩的東西就覺得特別反胃,心裏不舒服。”

    唯一看着自己碗裏的雞肉,臉上有些爲難。

    “怎麼啦,是不是孩子鬧騰你啊?”齊瑤的臉上有些緊張。

    “沒事,就是最近吃不得這些油膩的,一聞到就覺得噁心想吐?”唯一的臉色其實真的有些不好。

    齊瑤趕緊把唯一碗裏的雞肉夾走,就怕她更加不舒服。

    看了一眼酒席上的菜色,有什麼合適唯一吃的沒有。

    “這個不錯。”冷千凰給唯一夾了一塊糖醋排骨。

    這個味道她覺得不錯,同爲懷孕的小一一,當然也會喜歡的。

    “我試試?”看着那色澤良好排骨,唯一用筷子夾起來咬了一小口。

    “還不錯,感覺挺好吃的?”唯一眯起眼睛,有些享受。

    說完又低下頭開始繼續吃,看着唯一喜歡吃,齊瑤有再一次給她夾了幾塊。

    “沒事的,舅媽,你快吃,別管我?”唯一笑笑。

    “看着你這樣舅媽才放心呢?”

    懷孕的時候齊瑤很怕唯一心情不好不喜歡吃東西,那樣孩子會跟不上營養的。

    “舅媽,我沒你想的那樣脆弱?”

    自己的身體一定會好好照顧的,就算不是爲了自己,也還有肚子裏面的孩子呢?

    唯一知道,墨御盼這個孩子盼了很久了。

    所以自己做什麼都是慎重慎重在慎重,自己的孩子一定不能有什麼事情。

    墨御一定會回來的,所以,她等着。

    “嗯,想開就好了?”唯一的情緒越來越穩定了,齊瑤也很高興。

    “小一一,來,我敬一杯?”錦笑端着一杯紅酒走過來。

    唯一看到這裏眉頭緊緊的皺起,都懷着孩子了,還這樣這樣自己。

    錦笑看着唯一的樣子笑笑,悄悄地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了一下唯一這不是紅酒。

    那可是剛剛榨出來的紅葡萄汁。

    “不如舅媽先和你喝一杯!”

    齊瑤看着錦笑端起自己的杯子。

    “有空多回家看看,冷家也是你的家!”

    看着那張和唯一長得一模一樣的臉蛋,齊瑤眼裏全是憐愛。

    這些都是夢舞的孩子。

    “舅媽,我會的,有空我會回去的?”錦笑看着身邊的南宮錦,一臉的幸福。

    “錦笑,和南宮錦好好過日子,那個小混蛋給你受委屈了,你就來告訴舅媽,舅媽給你收拾他!”對於這兩姐妹的感情,那都是一樣的。

    只不過更多的時候,沈唯一堅強的更讓人心疼。

    “她不會讓我受委屈的?”錦笑露出一個微笑。

    “那肯定最好,不然饒不了他?”看着錦笑身邊的南宮錦。

    “南宮,我也算看着你長大了的,以前那些混賬事情我們就不說了,從今以後別做什麼讓錦笑覺得爲難或者讓她受委屈的事情,你知道的,冷家很很護短!”

    齊瑤這話可不是說着玩的,她是真的乾的出來。

    都這把年紀了,就只想看着自己的孩子幸福,面子那種東西,齊瑤壓根不需要。

    年輕的時候她就是一個爆脾氣,做了幾年的好人,現在覺得還是以前好,任性的可以不用顧忌任何人。

    “舅媽,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對錦笑很好的,不會讓她受委屈,也不會讓你爲難的!”

    南宮錦看着齊瑤嚴肅的說道。

    “我當然是相信你的,時間會向我證明,我的信任會不會是錯的?”齊瑤點點頭。

    “一定不會讓舅媽失望的?”南宮錦握着錦笑的手指,兩個人相視一笑,盡在不言中。

    “好好在一起,幸福的走下去,舅媽祝福你們白頭偕老!”

    齊瑤說完和錦笑喝了一杯,在和南宮錦喝了一杯。

    “謝謝舅媽?”南宮錦喜笑顏開的說着。

    “小一一,謝謝你。”看着唯一,南宮錦由衷的說一句感謝。

    “感謝什麼,錦笑是我的姐妹,我們都是一家人,什麼事情都不需要這樣客氣!”

    唯一看着人,端起自己自己面前的果汁,和南宮錦喝了一杯。

    “小一一,謝謝你,我一定會幸福的?”錦笑拉着唯一的手指,眼裏有些溼潤。

    不知道爲什麼每一次看見唯一,都有些心裏不是滋味的感覺。

    “哭什麼,新婚大喜的日子,要笑,比任何人都要笑得開心。”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拉着錦笑。

    看着這個終於走向幸福的人眼裏有着祝福。

    “我一定會幸福的,小一一,你也會幸福的?”每個人一定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幸福。

    “嗯,肯定的?”

    “快去給其他客人敬酒,我是自己人,不會拘束的,但是其他人就沒有我這樣隨遇而安的心境了。”

    唯一看着周圍的那些賓客,和錦笑說道。

    即使不喜歡,這個儀式都是必不可少的。

    這也是讓錦笑走進南宮錦的世界,認識南宮錦周圍的這些人。

    “嗯,好,有什麼喜歡吃的一定要和我說?”錦笑看周圍,確實還有很多需要敬酒的人。

    “嗯,快去吧?”唯一給人揮揮手,示意她快走。

    唯一可不會知道什麼叫客氣。

    “我走了?”說完錦笑和南宮錦就去其他人哪裏敬酒了。

    而原本吃的好好的唯一被自己的手機鈴聲打斷,唯一拿起手裏。

    “你們慢慢吃,我先去接一個電話?”唯一臉上有着抱歉。

    拿起自己的手機走向外面,等待沒有任何一個人了,才接通電話。

    “喂,你好,我是沈唯一!”唯一眉頭皺起。

    “總裁,唐瀾不見了?”被派去監視唐瀾的人說的有些小心翼翼的。

    在說完這一句話之後氣氛久久的沉默,唯一緊緊的捏着自己手裏的電話。

    “沒事,找人給我把機場看住了,還有處境記錄哪裏,想方設法給我查看一下,有沒有出境的記錄!”

    那個人如果跑到國外會很麻煩了,那樣想要抓住一個人這無異於大海撈針。

    “是的,總裁?”說完之後就等着唯一掛斷電話。

    唯一掛斷電話之後揉着自己的額頭,現在唐瀾應該還在A市,她走不出去的。

    現在她身無分文,銀行卡哪裏自己早就做了手腳了。

    而最有可能給唐瀾錢財的就是秦思柔。

    但是秦思柔也已經被秦家家主相當於軟禁,根本就不可能見到任何人。

    秦家那個秦思源,那簡直就是一個廢物,影響不了大局。

    唯一眯起眼睛,這個人之前就一直潛伏了二十多年,手段看得出來一定也是很厲害的哪一種。

    A市這種地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想要隱藏一個人,完全就不是事情。

    不過,自己把她害成那個樣子,估計不可能會放過自己的,自己就等着那個人來自投羅網。

    唯一轉過頭看着離自己不遠處的安妮。

    “安妮,你和哥哥說一下,最近多找幾個人到我身邊來,我懷疑那個唐瀾會直接找到我的頭上來!”

    反正都是喪家之犬了,那個人應該現在沒什麼不敢做的了。

    當初都敢想方設法是讓自己活得生不如死,那就是一股仇恨支撐着她。

    現在可能更加不想死,因爲那個人現在恨自己恨得要死。

    恨不得把自己扒皮拆骨,可是,自己就是不死,就是要看着她煎熬。

    底下有看着自己的肚子,眼神很溫柔,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了一下。

    “寶寶,很快的,只要那些人都落在我的手裏了,你爸爸纔會回來,你爸爸一定會回來的。”

    唯一一直都堅信墨御不會死。

    因爲那個人一定捨不得自己,也一定會回來的。

    只不過是時間的早晚而已,現在找不到人的屍體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麼!

    “小姐,你懷疑那個人會來對付你!”安妮覺得一些人的心思你就是猜不着。

    像唐瀾這種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真的不多,不得不說膽子很大的。

    “嗯,那樣的人是不可能讓我好過的,不過不想讓我好過的人多得是,從來都不是她一個人,我倒要看看是誰讓誰不好過!”唯一眼裏有着陰霾。

    最重要的就是唐瀾,那個人最不可能放過。

    “是,小姐,我一定會加派人手得,讓那個人有來無回。”安妮眼裏也全是陰狠。

    “嗯,注意一點,那個人很善於僞裝?”唯一還是提醒一下,免得自己的這些人受傷。

    “好的,小姐。”安妮點頭

    “那接下來就麻煩大家了?”唯一看着自己手裏的手機上的照片,眼裏有着柔和。

    自己的痛苦都是拜那個人所賜,那個人落到自己手裏,唯一嘴角勾起,一定要她們生不如死。

    “還有安妮,去精神病院給我那一瓶那種精神藥物?”等着抓到那個人,纔有發揮的餘地。

    報答那個人在精神病院對於自己的照顧。

    放心,自己一定會加倍奉還。

    即使不在精神病院,也會讓她享受一下精神病院的待遇。

    唯一手指緊緊的捏起。

    “你想幹什麼?小姐,需要哪一種?”安妮有着好奇,唯一拿精神藥物幹什麼。

    “對於人的神經沒有任何傷害性的。”如果那個人瘋了,就沒有什麼意思了。

    “好的,小姐。”唯一要那些東西一定是有自己的用意的。

    “還有,找人去把龍四做了!”唯一一隻記着那個人呢。

    “好,小姐!”殺掉一個人對於安妮而言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恩,下去吧,趕緊去辦。”唯一催促的說道。

    “嗯。”說完之後安妮就轉身走出去了。

    唯一看着遠方,嘴角勾起,好戲很快就來了。

    唐瀾,我期待你什麼時候來找我。

    我等你落在我自己手裏的時候。

    那時候,我一定會讓你體驗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覺。

    就是任由唯一怎麼樣聰明,也沒有想到那個唐瀾居然在自己的眼皮之下。

    沒錯,現在唐瀾依舊居住在秦家,只不過一直都在秦思柔的房間。

    “媽媽,怎麼辦,你現在一直這樣不是辦法?”

    秦思柔有學着急,現在秦家家主不但禁足自己,就是自己的銀行卡也都凍結了。

    現在的自己也算一無所有,就是門都出不去。

    這樣的日子秦思柔這樣的大小姐什麼時候嘗試過。

    心裏自然非常着急,很憋屈。

    “思思,彆着急,現在這樣的情況很快就會緩解的?”

    唐瀾看着自己的女兒這樣委屈,心裏也很不是滋味。

    一直被捧在手心裏,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委屈了。

    “媽媽,我就是着急,爸爸會不會就這樣捨棄我們了?”

    不是秦家大小姐,沒有了榮華富貴。

    這樣的日子對於秦思柔而言,那簡直就是噩夢。

    “思思,我以前都說過,遇見事情要沉着穩重,你看看你這個急躁的樣子,即使從這裏走出去了,你又能在外面立足多久?”

    唐瀾看着自己的女兒有些失望,一直都在苦心教導,爲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呢?

    還比不上那個一直沒爹疼沒媽愛的野種,想到這裏唐瀾就更加不服氣了。

    那張妖豔的臉上全是猙獰和扭曲。

    憑什麼沈唯一可以那樣肆意瀟灑,得到千萬人的尊敬。

    而自己和自己的女兒只能在這樣的地方苟延殘喘。

    不服氣,一點都不服氣。

    “可是最近爸爸根本不願意見我,媽媽,外面對於你似乎都傳遍了,媽媽,你和那個人是什麼關係?”

    想起那些視頻,秦思柔的身子有一些顫抖。

    如果是真的,秦家家主一定不會就這樣算了。

    即使自己是他的親生孩子,可是自己的母親也讓他名譽掃地,在外人面前擡不起頭來。

    她爸爸是不可能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放過她和秦思源的。

    “那裏面的人不是我,我沒有做過那些事情,都是沈唯一那個賤人陷害我的,她巴不得我死。”

    唐瀾的眼神有一瞬間閃爍,只不過秦思柔沒看見。

    “沈唯一那個賤人爲什麼要這樣陷害我們,爲什麼,我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的,她何必那樣狠毒呢?”

    秦思柔現在對於唯一滿心滿眼的都是恨意。

    “那個賤人就是見不得別人比她更好,不然她都會想方設法的打壓,簡直就是卑鄙無恥?了。”

    唐瀾就沒有想過,這樣在自己的孩子面前灌輸這樣的思想有什麼不對。

    所以,秦思柔最後的結局,也不會太好。

    因爲她的身體裏留着唐瀾的血,一樣的自私自利,一天的自以爲是目中無人。

    一個人的性格,早已註定了往後的一生。

    “媽媽,那樣的賤人活不長久的,見不得她好的人多了去了!”

    秦思柔對於唯一那也是仇恨嫉妒的,憑什麼自己是秦家大小姐,而那個人也只是一個三流公司出來的。

    爲什麼那個人可以坐在雲端享受萬丈光芒,而自己卻只能在這狹小的地方苟且偷生。

    “思思,放心吧,目前只是暫時的,媽媽不會讓情況一直這樣糟糕的,所以沈唯一必須死,她死了對大家都好?”唐瀾眼裏就如同淬了毒一般。

    她當初可以謀殺冷夢舞,現在的沈唯一當然也不在話下。

    只要沈唯一死了,大家都解脫了,沈唯一就是一個禍害。

    沒有她自己現在依舊會是秦家受人尊敬的秦夫人,可是因爲她,現在自己根本沒臉見人。

    那些視頻是真的,早些年秦家家主生意比較忙,一直都沒什麼空閒的時間在家裏。

    所以那些都是她忍受不了寂寞出軌的證明。

    可是那又怎麼樣,秦家家主也不知道在外面玩了多少女人。

    他自己都不檢點,憑什麼要自己爲他守身如玉。

    所以唐瀾在滿足自己私慾的時候也在報復,報復那個出軌的老混蛋。

    反正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只要殺了沈唯一,自己就可以重新再換一張臉繼續生活。

    反正這張臉也已經千刀萬剮過無數次了,不在乎這一次。

    “那我們怎麼樣才能讓她死!”現在沈唯一的身份可以說是很尊貴了。

    這樣的人出入各種場合都是有保鏢在身邊的。

    在那樣的情況下,想要殺了沈唯一,無疑是癡人說夢的。

    “沒什麼不可能的,沈唯一作爲墨氏的總裁,偶爾也會加班,直接讓她死在公司裏不是更好?”

    唐瀾的嘴角掛着笑意。

    “可是我們怎麼進公司?”秦思柔畢竟沒這些的經驗。

    “那都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只要記住,好好保留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別和媽媽一樣,過得這樣顛沛流離的?”唐瀾看着自己的女兒。

    從小打心眼裏她就比較偏愛自己的小女兒,自己死了不要緊,可是秦思柔還是很年輕的。

    不能年紀輕輕就被自己連累,她還有大好的時光。

    “媽媽,你不是沈唯一那個賤人的對手?”秦思柔拉着唐瀾的手臂有些擔心。

    “媽媽自然有辦法對付她,放心吧,還有,你手裏不是還有一點積蓄麼,先把它給我,我有急用!”唐瀾現在是真的身無分文了。

    “好的,媽媽!”秦思柔轉過身子去到衣櫃裏面找出一張卡遞給唐瀾。

    這張卡是自己之前慢慢存的,一直都沒捨得用。

    而至於唐瀾爲什麼知道,那畢竟是自己的女兒,這些小動作可能逃得過唐瀾的眼睛。

    “思思別和任何人說過見過我。”唐瀾拿着自己手裏的卡看着秦思柔眼裏有着淚意。

    也不知道這一次能不能成功的回來。

    “嗯,媽媽,你也一定要回來啊?”

    沒有唐瀾一直爲自己出謀劃策,秦思柔根本就是一個廢物。

    “嗯,等着媽媽!”唐瀾說完趁着夜色,走出秦家,期間沒有任何人知道。

    而再來A市的一輛公交車上,寬大的帽子遮住了男子的面容。

    那渾身冰冷的氣場讓人沒辦法靠近。

    男子拿出手機看着手機上屏幕上的人,那是一張笑得非常明媚的臉蛋。

    男子伸出手指細細地撫摸着照片,眼裏有着深深的眷念。

    “老婆,對不起,對不起,是老公錯了!”男子看着照片中的人低聲的呢喃。

    聲音裏面全是憐愛,看着路上熟悉的風景,男子的嘴角勾起。

    很快就到家了,這一次無論如何也不會在和那個人分離。

    男子擡起臉龐,視野變得更加清晰。

    那是一張無比熟悉的臉蛋。

    沒錯,就是那個失蹤一個多月的墨御。

    此時的墨御手上依舊還有這很多的繃帶,傷口完全沒有好。

    上一次的跌落懸崖,因爲偏差,銀蛇摔在地面死了。

    而自己,可能因爲運氣吧,下面是一個湖泊。

    所以自己當時被那些村名救了,醒過來那已經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

    在醒過來之後,墨御便迫不及待的走上了回家的路。

    因爲他知道,家裏還有一個在死死的等着他。

    墨御沒辦法想象當初部隊說他失蹤時唯一是什麼樣子。

    平時那個小東西因爲自己的一點事情都緊張得不行。

    這一次應該把人嚇壞了。

    這一次只要回去了,就一輩子陪着那個小祖宗,補償她一直以來的擔驚受怕。

    墨御嘴角勾起,老婆,我回來了。

    而唯一,依舊持續着之前的生活,平平淡淡的過着。

    “總裁,這個和冷氏集團合作的案子出了一點問題。”安妮把一份文件遞給唯一。

    唯一放下手裏的筆,接過安妮手裏的文件開始翻越起來。

    漸漸的眉頭皺起,“這些數據一直都是誰在處理,爲什麼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

    安妮低着頭,“一直都是市場部在處理。”

    “把他們的經理叫上來,我有事情和她說!”唯一放下文件。

    “總裁,我馬上去!”唯一在工作上一直很嚴謹,一般出現問題都是馬上解決的。

    “嗯,下去吧!”唯一說完低下頭繼續辦公了。

    看了一眼時間,快到下班了,嘆了一口氣,看來今天是必須要加班了。

    拿着簽字筆,繼續翻閱着手裏的文件。

    所以,別人一直很羨慕甚至嫉妒唯一的成功。

    可是誰又知道那些成功背後那個人到底付出了多少。

    當初剛剛接受墨氏的時候,不眠不休工作那都是經常性的。

    唯一拿起電話給軍區大院那邊打了電話,免得她們擔心。

    今天工作量不是很多,所以應該會很快的。

    打完電話之後就一直處理着文件,直到市場部的經理過來了,唯一纔開始和人商量起來,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

    再一次擡起頭,外面已經有些灰暗了,唯一揉揉額頭。

    “你先下班吧,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唯一看着那個經理說道。

    “那好,總裁,我明天再來和你討論一些別的項目上存在的問題?”女經理對於唯一眼裏有着讚賞。

    難怪墨老爺子想方設法都要唯一坐上設法總裁的位置。

    確實,很多方面,沈唯一確實很有獨特的見解。

    那樣的見解是他們這些這些浸淫商場很多年所做不到的。

    最重要的一點,這小總裁手段很強硬,幾句話就看得出來。

    “可以,有什麼問題及時的發現好做調整。”唯一點點頭。

    “那我先下去了,總裁也早點結束工作回家休息吧,你還懷着孩子麼?”女經理看着唯一那個大肚子,有些關心。

    “謝謝關心,沒事的,你先下班吧,我這裏馬上就處理完了!”唯一笑笑。

    “那好吧,我先走了!”女經理說完倒也不再猶豫。

    拿起自己的項目文件就走出辦公室的大門了。

    唯一看了走出去,又開始低着頭辦公,還差一點點,自己馬上就可以完成了。

    可是在女經理走出去後不久,辦公室門又響起。

    “叩叩叩!”

    “進來!”王黎這時候已經下班了,肯定就是安妮。

    “總裁,先吃一點東西吧。”安妮提着飯菜走進來。

    她一直都知道,唯一處理文件起來一直都是沒完沒了的。

    “謝謝,你怎麼不下班!”按你的生活簡直就是太單調。

    “在哪裏都是一樣的!”很多時候都是自己一個人。

    “你前段時間不是王譯打的火熱麼?”唯一放下筆,擡起頭看着人。

    接過安妮遞給自己的筷子,開始出東西。

    “打得火熱!和他打得火熱的多了去了,少我一個也不少。”

    安妮臉上說起王譯就有一些冷意。

    “咳咳咳,不是指最近那個人和那個什麼嫩模的緋聞吧!”唯一這下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王譯那個人,真的太不檢點了。

    這樣的人,很容易失去那些真心喜歡他的人,一直遊戲人間也沒意思啊。

    “總裁,別說他了,我和他是因爲工作上的事情也算聊得來,私底下沒什麼私人感情的,我也不會和他有什麼牽扯!”

    和那樣的人牽扯起來簡直就是太心累了。

    “你們還發生其他什麼事情了!”安妮對於感情應該不是這樣冷硬的態度。

    “沒事啊,就是單純的覺得不在一個世界,沒辦法相處在一起!”有時候道理很簡單。

    就是因爲不合適,所以走不到一起非常正常。

    “有時間約出來,大家有什麼誤會一次性說清楚,免得給自己以後造成什麼遺憾那不是天大的損失?”

    唯一覺得有時候安妮把感情看着有些複雜了,就不如她和墨御。

    就是因爲相信,所以從來不會因爲別人的事情而吵架,有什麼事情大家都是當着面說出來的。

    “沒什麼損失的!”和唯一墨御不一樣,她們有着感情的基礎。

    可是自己的王譯不一樣,相差的有些遠了,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最基本的,她和王譯沒有最基本的信任。

    “如果實在不行,那就試着接觸一下其他人,王黎身邊有幾個年輕人看起來很不錯的,有時間你就去,和王黎吹牛,讓他介紹認識一下!”

    安妮都這樣說了,唯一覺得也就沒必要在進行安慰了,感情的事情就只有兩個人才說的清楚。

    她只是一個外人而已,無論在怎麼說,依舊達不到效果。

    “不要!”王黎那個大嘴巴一定會傳播的很快的。

    安妮怕死王黎那個大嘴巴了。

    “其實王黎也就是八卦一點,你試試看看接觸其他人。”唯一看着安妮,感情方面一片空白。

    對上王譯那樣的人一定會非常吃虧的,王譯既然那樣做,就不要怪自己給他上眼藥水。

    шшш¸ttκǎ n¸¢ o

    安妮這樣好的人都不知道珍惜,活該氣死你。

    這也可以讓唯一看看,這王譯對於安妮有幾分情誼。

    如果他依舊那樣無動於衷,那就說明心裏沒有安妮,又何必要安妮執着於這樣的事情。

    還不如早點劃清界限,大家個走各的,一別兩寬,各生喜歡。

    “總裁,算了吧?”安妮實在沒臉去相親。

    “這件事情聽我的,我也是爲你的終身大事考慮,不可能在一棵樹上吊死,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我來安排。”

    這樣的事情就不能和安妮商量,因爲安妮這樣的性格就不會答應的。

    “我……”安妮還想在掙扎一下。

    “就這樣決定了,去見一下,喜歡不喜歡那是另外的抒情了,就是和異性吃一個飯,很簡單的!”

    安妮幫助了自己很多,感情生活上。既然她不懂,唯一不介意自己出面的,自己人可不能傻傻的讓別人欺負啊。

    “走了,下班了,今天有些晚了!”放下筷子,站起來,看着外面。

    “好的,等我收拾一下,馬上就去開車!”安妮站起來收拾桌面,然後走出去。

    唯一拿起自己的羽絨服,現在天氣已經很冷了,如果不是工作需要。

    其實唯一很想把自己裹成一個球,因爲真的很冷。

    外面的員工基本上已經走完了,長長的走廊上,就只有唯一的鞋子發出來的聲音。

    黑暗中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唯一,眼裏有着洶涌的殺意。

    唯一警覺性很強,轉過頭看着周圍,總覺得有人盯着自己。

    不知道想起什麼,若無其事的轉過頭朝着一邊走去。

    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電話給安妮。

    現在人來了,可不能就這樣把人放走了。

    要不然這個人成爲了驚弓之鳥,以後對於自己的威脅更加大。

    最好就是現在把人制服,免得夜長夢多,也讓自己寢食難安的。

    唯一說話的聲音很平常,就是平時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的語氣。

    就是反應很好的的安妮立刻就聽出來唯一語言裏面的不對勁。

    當時也顧不上什麼開車不開車了,拔腿就往唯一的那邊跑去。

    還帶上了那些一直潛伏的人,看來今天那個作死的人來了。

    其實安妮很同情那個人的。

    這樣不做任何周密的計劃,就敢這樣明目張膽的上門,還真的很有勇氣啊。

    唯一走到墨氏最大的陽臺上,夜風吹起她額前的頭髮在空氣中飛舞。

    唯一看着遠方,華燈初上,車上車水馬龍。

    唯一的嘴角勾起,聽着那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越作死越容易死,一些人對於自己的能力總是很自信,可是哪知道,世事無絕對的,也有你失算的時候!”唯一沒有轉過頭,自顧自的說着。

    “你這個小賤人,耳朵倒是很靈敏!”

    唐看手裏的匕首閃爍着光芒,眼裏是對於唯一毫不掩飾的恨意。

    “論賤,誰比得過你,當初把自己洗乾淨爬上我爹爹的牀,不但不成功,還被我爹爹親手毀掉整張臉,你說你賤不賤!”

    這種張口閉口就是賤人賤人的,唯一也沒必要和她客氣。

    “你……”唐瀾想起往事,恨意更加嚴重。

    “就算我得不到怎麼樣,冷夢舞得到了麼,哈哈哈哈,你那個媽媽什麼地方都好,就是太心軟了,當初我只是稍微的說一些往事,她就把我放了,那時候我就在想,如果我不死,那麼這一輩子我一定會讓他們兩個人不得好死!”

    唐瀾想起自己被毀掉的臉,還有別人的嘲笑謾罵,對於司帝亦和冷夢舞就更加仇恨。

    所以最後兩個人也算間接的死在她的手裏。

    “你知道你的母親怎麼死的麼!她原本可以不用死的,可是她一直一意孤行,不聽勸阻,既然那樣,我幹嘛還要讓她活着。”

    “我知道她能力很強,我不一定打得過她甚至計劃得過她,可是那時候有你這個賤種了,她做什麼都是小心翼翼的。”

    唐瀾說起以前,臉上就有一些扭曲的笑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