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7 錦笑的婚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7 錦笑的婚禮字體大小: A+
     

    “你顧悠悠什麼時候學會低調這兩個詞了!”

    林初夏伸出自己的手指牽着田杉杉,現在人多,以免走失。

    “嘖嘖嘖,你這小姑子很可愛啊!小朋友,在叫一聲姐姐,姐姐送你禮物!”顧悠悠彎下腰摸了一下田杉杉的頭髮。

    “杉杉,喊姐姐!”林初夏出聲。

    白給的禮物,爲什麼不要,必須要。

    “悠悠姐姐!”田杉杉很甜美的喊了一聲。

    “不錯,不錯,來來來,姐姐給你禮物!”顧悠悠打開自己的包,找東西。

    “我們杉杉可是第一次喊姐姐,你可要看着點給哈?”林初夏看着顧悠悠很嚴肅的說道。

    “說的好像我很隨便似的!”顧悠悠拿出一個銀手鐲,可以看得出來做工非常精巧,並且很細緻。

    “在哪裏買的,款式不錯啊?”

    林初夏接了過來,拿在手裏仔細的端詳。

    “當然很不錯了!”那是給自己老家的妹妹準備的。

    因爲馬上就要回家了,總不可能空手而回吧。

    “捨得?”林初夏看着手裏的東西。

    應該不是什麼便宜的,因爲做工真的很好。

    “有什麼捨不得的,我們杉杉這樣可愛,值得!”顧悠悠壓根就不在意。

    以前在學校的時候確實很窮,但是出學校之後,特別是上班之後手裏真的很富裕。

    “快謝謝悠悠姐姐!”林初夏把東西遞給田杉杉。

    “可是………”田杉杉看着林初夏手裏的東西有些猶豫。

    “乖,沒事的,姐姐和你說了,這幾位姐姐得東西放心接!”林初夏把禮物給田杉杉。

    她當然知道田杉杉這性格,是不好意思了。

    畢竟在怎麼樣對於她而言顧悠悠就是一個陌生人。

    由此也看得出來,田杉杉家教很好,不隨便接受任何人的東西。

    “對呀,你嫂子說的對,別害羞,我們都是你嫂子的朋友。”

    看着懂禮貌的人顧悠悠更加喜歡了。

    “謝謝悠悠姐姐!”看着手裏的東西田杉杉很感謝。

    林初夏身邊的這些人都很好,會給她買好吃的,好看的,好玩的。

    “不謝,我們先走進去吧,我想去洗手間一下!”

    顧悠悠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可以去衛生間處理一下自己的問題。

    “走吧,在大廳裏等待也是一樣的!”林初夏牽着田杉杉,三個人一起走進去。

    “就在這裏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回來!”說完之後朝着一邊走去。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吧!”林初夏不耐煩的說道。

    “走吧,杉杉,我們去找一個地方坐一下!”穿着七寸高的該跟鞋,一直站在,真的很受罪。

    “好的,姐姐!”田杉杉點頭。

    說完之後林初夏就帶着田杉杉去找一個地方休息了。

    “杉杉想喝什麼?”現在離開席的時候還早,可以先吃一點墊一下肚子。

    “嫂子,我不餓的!”

    田杉杉看着周圍,富麗堂皇的,有些拘束,基本上從沒機會踏進這樣的場合。

    小姑娘的不自在林初夏自然看出開了。

    wWW ★ttκǎ n ★¢ ○

    “杉杉不自在麼,別怕,不是還有嫂子在麼,妥妥的,放心大膽的玩和吃!”

    林初夏是因爲穿着禮服不能拍自己的胸膛,因爲那樣很不文雅。

    “嫂子,這裏很豪華!”小姑娘也不知道怎麼說,就是覺得這裏太好了,好的有些不真實。

    和自己的世界格格不入。

    “杉杉,你還小,現在不想那些,等以後嫂子會慢慢教你的!”

    林初夏招來服務員給兩個點了一些糕點。

    現在田杉杉還小,應該好好玩,等以後有機會,她會把她接回這裏,教導她更多東西。

    讓她走得更遠,更久,也更輝煌,而不是一輩子在哪裏。

    雖然哪裏很質樸,沒什麼不好,但是林初夏還是希望田雲的這些弟妹有更好的發展。

    而有更好的發展就必須學習更多的東西,和更多的人交流,每一個層次的人談吐都不一樣。

    林初夏的初衷就是希望田杉杉走得更遠。

    “試試,帝尊的糕點很不錯的。”林初夏叉了一點放進自己的嘴裏,動作很優雅。

    而田杉杉也在努力的學習林初夏的吃相,因爲覺得自己嫂子吃相很好看,很唯美。

    “看什麼,嫂子貌美如花,看呆了!”

    林初夏覺得自己這個小姑子真的很有意思。

    每天逗弄一下,看着她露出各種神情,那也是一種愉悅。

    “嗯,嫂子很美!”是她看過的最美的人。

    也不是田杉杉小姑娘覺得驚豔。

    今天的林初夏打扮的時候那麼一段得體。

    平時都是一身休閒裝,也不是很在乎自己的儀容儀表。

    可是真正打扮起來,還是很令人耳目一新的。

    今天的林初夏特意去把自己的頭髮燙成了大波浪卷,全部披散在一邊,臉上有着精緻的妝容。

    身着一身淺藍色的魚尾緊身裙,七寸的同色水晶鞋,整體感覺,很優雅,很淑女。

    “咳咳咳,低調!”對於小姑娘的誇獎,林初夏很受用。

    “少吃一點,一會兒上面點心更加精緻和可口!”看着吃的很歡的田杉杉林初夏忍不住開口提醒。

    “好的,嫂子!”田杉杉看着自己面前的點心,放慢速度小口小口的吃着。

    林初夏的話田杉杉一般都很聽。

    “來來來,來吃菜!”

    不知道爲什麼聽到這個聲音有覺得有些熟悉。

    “這個聲音?”林初夏皺起眉頭。

    “是那個董浩。”小姑娘撅起嘴巴有些不樂意。

    “不了,我不喝酒的?”可是這個聲音林初夏就知道了。

    “沒事,儘管吃,算我的,一會兒我就去結帳,你來還沒有好好招待你,現在有機會,自然要盡一下地主之誼。”這個是董小雪老公的。

    “你二哥!”林初夏聽出來了,隨即翻了一個白眼,這家人又開始炫富了。

    不炫富能死是不是,一羣奇葩。

    “二哥!”田杉杉眼睛一亮,跑下自己的座位走過去。

    林初夏拿起自己的包包,也跟着走過去。

    因爲田雲這個二弟確實有些靦腆害羞。

    “杉杉,你怎麼在這裏!”田祈有些驚訝田杉杉在這裏。

    “嫂子帶我來的,說是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田杉杉看見自己二哥很開心。

    “二弟,你來這裏是有什麼事情麼?”林初夏走過來,看着那坐在一起的人。

    幾個人倒也很齊,田祈,還有那家那兩個奇葩,以及那個什麼董浩和小梅。

    幾個人看着林初夏眼裏神色莫名,因爲林初夏現在的氣質穿着和那時候簡直就是大相徑庭。

    而董小雪一直就不相信這一位是什麼豪門。

    現在看看那渾身的名牌,不得不說,很有說服力。

    “嫂子……”果然,田祈開始靦腆起來,有些不知所措。

    “我們是來參加市裏的學術交流會的!”

    倒是那個董浩開口,只是眼睛一直就是直愣愣的看着林初夏。

    林初夏沒理他,偏過頭看着她身邊的那個小梅,再看看田祈。

    “說實話,有些人真的不怎麼樣!”林初夏這話是對着那個小梅說的。

    和田祈分手也就罷了,現在明目張膽的和那個董浩膩膩歪歪的,那個樣子看着着實有些噁心。

    “我如果是你,不會再出現在田祈面前,追求幸福是好事情,追求更好的物質生活那也是本能,只是不能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那樣會很讓人爲難的!”

    看着那個小梅巴結討好董潔的樣子,林初夏怎麼看怎麼討厭。

    “嫂子,不說了!”田祈看着林初夏爲自己說話有些感動。

    因爲現在很多時候田雲不在家,這一位也是會抽時間去看看家裏的兩位老人家的。

    林初夏是一個很孝順的人。

    “嗯,不說了,浪費心情,二弟在哪裏進行學術交流會!”林初夏開口問道。

    “就在一中,因爲最近幾年A市得改變有些大,所以都不是很認識路,正好在這裏遇見了董浩他們,就打算明天一起吧。”田祈如是說道。

    “一起去,既然明天就是學術交流會,你現在還和他們喝酒?”

    這不會是這幾位想要將他灌醉了,然後讓他去不了吧。

    這要是因爲喝酒去不了了,可能田祈這以後也不會再有什麼機會進行深造了。

    “我沒喝!”田祈淺笑。

    “正好,你在這裏吃東西等我,我上去參加我朋友的婚禮,一會兒我送你去一中,既然來了,那就好好表現。”林初夏看了一眼時間說道。

    “不用了,那樣太麻煩嫂子了?”田祈有些不願意麻煩林初夏,因爲是真的很不好意思。

    “沒事的,我自己開車來的,非常方便!”就是一點點時間的問題。

    “可是………”還是不想麻煩林初夏啊。

    “都說沒事了,一家人不要這樣客氣。”林初夏再一次說道。

    “還有就是二弟想吃什麼都點,這裏的幾款招牌菜不錯,那幾個人也是,吃得開心一點,一會兒我下來結帳,大家別客氣啊?”林初夏的話纔剛剛說完。

    成功的看見那幾個人臉色有些難看。

    林初夏心裏冷笑,你們也會知道什麼叫不舒服麼。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總的讓他們試試這是個什麼滋味。

    “林初夏,你走哪裏去了?”一邊傳來顧悠悠的聲音。

    “在這裏,快過來?”林初夏朝着顧悠悠招手。

    顧悠悠有些無語,翻了一個白眼,走上來。

    “說好的等我一起呢,你在這幹什麼,我差不多以爲你都上去了?”嘴裏有些抱怨。

    “遇見一個熟人,所以來看看?”林初夏聳肩。

    “那個熟人!”林初夏轉過頭看着那一桌子的人。

    “這些都是田雲爸媽家裏的那些人!”林初夏若無其事的說道。

    “這就是哪一羣奇葩?”

    “沒錯,就是哪一羣奇葩,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很驚喜也很意外,那個是你的二弟!”

    “比較老實靦腆是那一個!”旁邊的人只看見兩個人眉來眼去的,完全看不懂她們想要幹什麼。

    “咳咳咳,田雲的弟弟啊!”顧悠悠伸出手指笑嘻嘻的說道。

    “你好!”果然更加害羞了。

    “今天來這裏是幹什麼的!”看着老實巴交的人顧悠悠挺有好感的。

    “來一中進行學術交流會!”林初夏直接開口說道。

    “你說的是城南哪一個學術交流會!”顧悠悠有些疑惑的問道。

    “對的,就是城南的哪一個?”林初夏點頭。

    “我能說那個學術交流會子芩也會參加麼,因爲貌似他也是那個學校的董事會的,據說這一次如果學術交流會裏面有滿意的人,是會往上調的?”

    當初墨子芩說這個的時候,還讓顧悠悠嘲笑了很久呢。

    明明就是一個大尾巴狼,偏偏還去裝什麼學者,能不能正常一點。

    “所以,二弟你要加油,也許調上來不是什麼難事!”

    林初夏對於那個學術交流會有一些瞭解的。

    學術交流只是一部分,最多的還是看關係,能不能成功晉級,還要看你的關係是不是很硬。

    “嫂子,我會加油的?”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

    “嗯,在這裏好好吃東西,一會兒我送你回去!”可別讓這幾個人把他坑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嗯,謝謝嫂子?”這一次田祈答應了。

    “那我就先走了?”林初夏說完牽着田杉杉的手指和顧悠悠就朝着上面走去。

    “田祈,你知道你這個人家裏是幹什麼的麼?”

    董小雪有些嫉妒,看着林初夏的背影恨不得瞪出一個洞來。

    田祈垂下眼瞼,眼裏神色莫名。

    “聽說我嫂子家是開公司的,並且公司的規模還很大?”不是很喜歡嫉妒麼,那就更嫉妒吧?

    “開公司的?”董小雪臉色果然不好看。

    “是的,也算一個世家小姐了?”田祈老實的點點頭。

    “你大哥福氣真好,找了這麼一個厲害的?董浩說話有一些陰陽怪氣的。

    “我嫂子一開始就很喜歡我哥哥,那時候我哥哥還不知道她就是世家小姐呢?”要不然那時候田雲未必會和她走到一起。

    “那你真是有福氣了,你沒看看剛剛那個說,她朋友也是董事會的?”語氣裏面全是嫉妒。

    “那和我沒關係?”田祈搖搖頭。

    “說的不在意,誰都想調上來!”城裏可就是一塊香餑餑了。

    “再說吧?”田祈不想糾結這個問題。

    “嗯,虛僞?”之前看着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想不到後臺這樣硬。

    不,應該是說那個女的後臺很硬。

    想到這裏,在場的兩位男的就有一些不是滋味了。

    有能力又漂亮還有背景的女的,基本上就是這些人最大的追求了,可是人家壓根就看不去他們。

    而林初夏這邊。

    “悠悠,墨叔叔真的是董事會啊?”林初夏親熱的拉着人。

    “我騙你幹嗎,確實是董事會的!”顧悠悠看着無事獻殷勤的人翻了一個白眼。

    “不幹嘛,就是想要你吹一下枕邊風!”林初夏笑得更加討好了。

    “你給我什麼好處?”這種事情顧悠悠也不會拒絕。

    反正都會有人上來的,既然都有人上來了。

    都可以是外人,那麼就爲什麼不能是自己人。

    再者,,這田雲家的二弟看起來也是一個不錯的,她也不介意看在林初夏的面子上幫助一把。

    當初自己勤工儉學,林初夏一直明理暗裏的幫助自己,爲自己處理了很多麻煩。

    現在走到這一步,很多時候,都是身邊這些朋友的支持。

    不就是吹枕邊風,那根本沒問題。

    “這得看你想要什麼好處了。”林初夏眼裏一亮。

    顧悠悠這樣說,就代表有戲。

    “看你的誠意!”顧悠悠暫時還想不到。

    “聽說最近在水一方來了一個大廚,做的糕點非常不錯。”

    作爲死黨,林初夏當然知道顧悠悠喜歡什麼。

    “成交,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顧悠悠打了一個響指。

    “什麼事情,看你們神神祕祕的!”

    唯一走進來就看着這兩個在哪裏交頭接耳的。

    wωω ★тTkan ★C〇 還笑得非常賤,所以有些好奇,什麼樣的事情需要這樣。

    “啊,小一一,我好想你?”林初夏看着唯一就想一把撲上去。

    “看見孕婦也不用這樣飢不擇食吧?”白薔薇看着那激動的人語氣裏全是嫌棄。

    “滾你的,你這是羨慕!”林初夏撲到唯一的面前就停止了。

    看着唯一一的肚子裏有些疑惑,再看看白薔薇那個肚子,兩個人的月份不一樣。

    可是沈唯一的肚子看起來甚至比白薔薇還要大。

    “小一一,你這肚子裏面不會就是雙胞胎吧?”神情傻愣愣的,有些滑稽。

    “對的,就是雙胞胎?”看着人眼底的不可置信唯一很平靜的說道。

    “臥槽,雙胞胎啊?”林初夏低下頭看着唯一圓滾滾的肚子想要研究一下。

    “周圍那麼多人,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因爲有很多人都朝着這邊看過來了。

    也是,沈唯一這幾人不說其他的,就是外在那也是極其耀眼的。

    幾個人往這裏一站,那些男的自然看得目不轉睛。

    “咳咳咳,好!”林初夏裝作若無其事的直起身子。

    “走吧,我們進去了,婚禮差不多應該要舉行了!”

    唯一說完擡起腳走上旋轉式的樓梯,電梯哪裏太擁擠了。

    “好的,進去看看?”顧悠悠挽着唯一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攙扶着人。

    “我沒事的,你不要這樣緊張!”唯一看着顧悠悠對於自己的擔心,眼裏有着笑意。

    “現在人多,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小一一,安靜一點,仔細自己的腳下!”顧悠悠還是不放心。

    “別擔心我了,打算什麼時候帶大哥去你家拜訪啊!”

    這個人的事情一直都在耽擱着,還是因爲自己的原因,唯一有些過意不去。

    “擔心什麼,先準備一下,免得到時候緊張!”

    顧悠悠根本不急,像墨子芩這樣優秀的人,她的爸爸媽媽一定不會反對的。

    “你呀,就是這樣想得開!”唯一看着顧悠悠,一轉眼,這個二貨都要結婚了。

    “必須的,想不開糾結的是自己,何必讓自己這樣煩惱!”顧悠悠可以說得上是一個樂天派。

    “嗯,這樣的心境不錯?”以前唯一也覺得自己可以很淡然的面對任何事情。

    後來墨御的事情證明,自己壓根就做不到。

    因爲自己看不開,一點都看不開,或者說壓根就不想看開。

    幾人走上四樓,看着賓客雲集的樣子,還有着那不停和別人的攀談的南宮錦。

    現在的錦笑應該就在化妝室。

    唯一到來南宮錦也發現了,連忙走上來。

    “小一一,你找錦笑麼,她在後面的化妝室,還有一會兒纔出來。”南宮錦帶着唯一往錦笑現在所在的地方走去。

    “南宮錦!”唯一輕輕的喊了一聲。

    “嗯!”南宮錦看着突然停下來的人應道。

    “無論如何,一定要讓錦笑幸福,否則我不會手下留情的,以前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額我管不着,但是結婚了,就和錦笑過一輩子,如果那一天覺得不喜歡她了,也一定要明明白白的說出來,不要一直隱瞞她,那樣她會更加傷心。”

    畢竟是一個孃胎裏出來的,錦笑的性格唯一很瞭解。

    “小一一,你放心,我給你保證,不會有那一天,如果那一天我放開錦笑的手,那無疑就是我死的時候?”

    南宮錦看着唯一鄭重地說道,眼裏全是認真。

    “好,南宮錦,就憑這句話,我認可你了,如果有哪一天你傷害了錦笑,別說死,死是一種解脫,你記住,不留餘力,我也會讓你生不如死?”唯一說完轉身走進化妝室。

    錦笑安靜的坐在那裏,看得出來有一絲的緊張。

    乖巧的任由化妝師和造型師給自己打理妝容和穿着。

    從鏡子裏面看唯一,眼裏有着欣喜。

    “小一一,你來了?”錦笑的聲音基本上說話都不會停頓了,說的很流利。

    她說話的語氣,就和她人一樣清清冷冷的。

    “嗯,我來看看你,最近身子不舒服,一直都很少出門走動。”唯一走上前,看着自己的姐妹。

    “心情好一點沒有,你放心吧,一切都會很好的,我們小一一那樣好的一個人,一定會得到幸福的眷顧的。”錦笑看着唯一微微勾起嘴角。

    “嗯,你也是,要緊緊的握着自己手裏的幸福,我相信你的!”唯一坐在錦笑的身邊。

    而其餘的幾個人看着錦笑都有一些回不過神來,因爲之前錦笑一直都是戴着面具的。

    現在看着人把自己的真實容貌露出來,還是有些令人意外的。

    可是最意外的還是那張和唯一一模一樣的臉蛋。

    之前唯一一直都說這個人是自己姐妹,這些人也都幻想過會是什麼樣子的。

    現在看看,果然是姐妹,都不用檢驗DNA的。

    “看什麼呢?都傻了是不是?”看着自己的幾個朋友那個呆愣的模樣,唯一不由得有些搞笑。

    “很像啊,小一一,這個人和你很像?”林初夏走上前看着錦笑。

    如果不是兩個人的氣質不一樣,壓根就分辨不出誰是誰。

    “那當然,我們可是雙生子,長得很像一點都不奇怪?”唯一拿着錦笑的手指,看着爲別人穿上婚紗的人。

    “錦笑,一定要幸福,我會一直看着的,看着你走向幸福,誰也不會成爲的走向幸福路上的絆腳石。”

    因爲唯一都會一一給她剷除那些阻礙。

    “嗯,小一一,大家都要幸福!”錦笑眼眶微紅,看着唯一有些動容。

    “以後南宮錦欺負你了,你受委屈了,也可以來我這裏,到時候我給你收拾他,別有什麼事情都一個人獨自承受,很多時候需要表達出來知道麼?”

    唯一知道自己這個姐妹一直就沒過過正常的生活。

    有時候不知道和人怎麼樣溝通,怎麼表達自己的想法,其實那也是需要,一個過程的。

    而唯一相信,錦笑未來一定可以的。

    “好,我不會讓自己受委屈的,我會和身邊的人多溝通的。”

    結婚了和之前就不一樣了。

    因爲自己也有家人了,不能和之前一樣任性了。

    “好,一定要幸福,幸福給我看。”能走到一起都是緣分了。

    “你也會的,我相信?”錦笑覺得墨御一定會回來的。

    因爲這麼久了屍體還是沒有找到,那就說明,真的沒死。

    只是這畢竟是唯一心裏最痛的,錦笑也不想唯一不高興,自然沒提。

    “你們都會幸福的,小一一,別灰心!”

    司帝雲走進來看着自己的兩個妹妹,兩個人都嫁出去了。

    他基本上又是一個孤家寡人了,想起來就有一些不是滋味。

    “哥哥。”

    “哥哥。”

    兩個人異口同聲地喊道。

    “乖,準備好了沒有,馬上可能就要開席了?”司帝雲走上來把兩個人抱在懷裏。

    “嗯,都準備好了?”錦笑點點頭,感受着來自司帝雲身上的溫暖,眼裏有着笑意。

    這些都是自己的家人,自己也有家人了,不再是孤苦無依的一個人。

    “沒事,以後誰敢欺負你,和哥哥說,哥哥讓她上天?”

    在司帝雲眼裏可沒有什麼該不該的。

    對於他而言,只要自己的妹妹不受委屈,那就是最好的。

    如果自己的妹妹受委屈了,別說了,說那些都太遲了。

    “哥哥,我一定會幸福的!”錦笑擡起頭看着司帝雲眼裏有着溼潤。

    “受委屈了和哥哥說,哥哥一直在的?”雖然不會一直在華夏。

    “嗯,錦哥哥對於我很好的。”錦笑覺得除了南宮錦。

    就只有自己的親人會無條件的對自己好。

    “他敢對你不好,我扒了他的皮!”南宮錦和墨御不一樣。

    南宮錦看似圓滑,其實沒多少壞點子,也很好控制。

    可是墨御不一樣,那就是長了一張欺騙衆人的臉,看着老實巴交的,其實心眼多的很。

    “大哥,別這樣,今天我大喜的日子!”南宮錦怕死自己這個大舅哥了。

    “我這是對於你善意的提醒,以後別犯錯誤,否則,我不是什麼仁慈的人,也不會給你機會讓你解釋,做錯了那就必須接受懲罰?”司帝雲冷冷的看着南宮錦。

    和他搶他妹妹的人都是他的眼中釘,怎麼看都不順眼。

    “是,大舅哥放心,如果錦笑受一點委屈不用你出手,我自己親自動手!”

    南宮錦現在也不敢和司帝雲叫板,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南宮錦覺得自己沒有墨御那種勇氣。

    “有這個覺悟就是很好的,南宮錦,我不是和你開玩笑的!”

    看着唯一現在這個樣子,司帝雲覺得墨御沒死就算了。

    要是活着,他也不會讓他太好過。

    讓自己的妹妹懷着孩子還去操勞公司的事情。

    而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哪裏角落讓唯一傷心,這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

    “好了,走吧?”司帝雲牽着錦笑,打算牽着她走過紅地毯,走向幸福。

    上一次唯一走紅地毯是沈嚴,現在錦笑走紅地毯,司帝雲打算自己親自來。

    “嗯,走。”錦笑蒙上頭紗,看着周圍的這些人。

    “要幸福,錦笑!”唯一再一次開口。

    “好,一定會非常幸福的?”錦笑點點頭。

    坐在觀衆席上,唯一看着司帝雲牽着錦笑一步一步的走向舞臺的中央,眼裏有着淚水。

    看着南宮錦說的那些愛語和錦笑那個嬌羞的樣子,這樣的情景和記憶中的重合。

    “小一一,別哭了,錦笑結婚了,你應該高興。”齊瑤再旁邊說着。

    抽出紙巾給唯一擦眼淚,看着上面的一幕,齊瑤嘆了一口氣,唯一應該是觸景生情了。

    “對,應該高興。”唯一深吸幾口氣,把那些想法拋之腦後。

    可是壓根就做不到啊。

    淚水模糊着雙眼,看着前面那幸福的畫面。

    最令人激動的就是錦笑被南宮錦掀開面紗,那一模一樣的面容呈現在大家的面前。

    那些人直接就是炸開鍋了。

    “那不是墨氏的總裁麼,不是和墨御在一起麼,現在爲什麼又和南宮錦?”

    “對呀,當初沈唯一那場婚禮可是讓我們羨慕了很久,可是想不到她居然會是這樣水性楊花的女人。”

    “可是也沒消息傳出來她和墨御離婚啊,這都是些什麼事情啊?”

    “就是,到底怎麼回事。”

    聽着那些人的竊竊私語,唯一很平靜的聽着。

    “安靜,大家安靜?”上面的南宮錦拿着話筒發話了。

    “大家是不是很疑惑爲什麼我老婆和墨家少夫人長得很像?”

    “其實我老婆和墨家少夫人還是有一點血緣的?”南宮錦就知道會是這樣的場面。

    別說不喜歡沈唯一,就是魔怔的喜歡上了,也不敢和墨御搶啊。

    “那這一位是誰?爲什麼和墨少夫人一模一樣。”

    “就是啊,這個太像了吧,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啊。”

    “南宮少爺,你說一下,兩個人什麼關係?”

    這樣的八卦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放過。

    “墨少夫人不就在你們的前面,我覺得這件事情由她來說會更好?”

    南宮錦看着唯一,希望她可以解釋一下,承認錦笑的身份。

    如若不然,錦笑一輩子也只是一個來歷不明的人,南宮錦怕自己不注意的時候。

    這些狗眼看人低的人會給錦笑難看。

    但是有沈唯一的承認就不一樣了。

    現在沈唯一也算A是一個名人了,並不是因爲她墨少夫人的位置,也不是因爲她的容貌。

    而是因爲她那鐵血的作風,手段非常凌厲。

    如果有沈唯一的庇護,錦笑會減少很多麻煩。

    南宮錦的意思唯一自然是理解的,她當然願意給唯一撐起一片天。

    唯一站起來,走向臺上,兩個一模一樣的人站在一起,還是很有視覺衝擊的。

    “真的一模一樣啊。”

    “我覺得除了氣質,兩個人根本就看不出來誰是誰。”

    “對呀?世界上爲什麼會有一模一樣的兩個人,難道是雙生子。”

    不得不說,這一位真相了。

    “嗯,我是沈唯一,而站在我身邊的這一位,可能大家都會有一點陌生,很好奇爲什麼我們會長的一模一樣。”

    “就像有些人猜測的那樣,我們是雙生子,只不過我的這位姐妹一直都是居住在國外,基本上不回國的?”

    唯一看着下面那些交頭接耳的人笑笑。

    唯一偏過頭看着錦笑。

    “今天是她大喜的日子,我想說。”唯一拉着錦笑的手指走到南宮錦的面前。

    “南宮錦,我把我的姐妹交給你,以後別讓她不開心,別讓她受委屈,更不要讓她哭,一定要讓她幸福,我最想看見的就是你們兩個幸福的走下去。”唯一把錦笑的手指遞給南宮錦。

    那是她對於這兩位最衷心的祝福。

    “錦笑,以後受委屈了就回家,我一直都在那裏了,不高興了,也可以回家,我也在哪裏!”唯一嘴角露出笑意,眼裏卻有些溼意。

    “好,小一一,謝謝你,我一定會幸福的,大家一起幸福!”

    錦笑走上前抱了一下唯一,拍拍她的背。

    “嗯,要幸福,我永遠在你身後,別怕!”唯一放開錦笑,高興的說道。

    “好,我們是一家人,永遠的一家人!”錦笑看着唯一開口說道。

    “好,一直一家人,要幸福啊!”唯一說完看了她一眼,走下舞臺。

    看着唯一和錦笑的那個樣子,這些也沒人質疑兩個人不是姐妹了。

    當初的蘇穎懷孕的時候肚子確實很大,當時只有一個孩子大家都疑惑很久。

    想不到這個孩子居然會是送到國外去了,至於原因,也就只有蘇穎自己知道了。

    上面的儀式完成了,纔開始擺酒席,唯一這一桌子基本上都是認識的。

    “你看着我做什麼!”冷千凰一直被盯着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因爲林初夏的眼光實在是太炙熱了想要忽略都很難。

    最終還是忍不住開口。

    “女神,你也要結婚了?”

    林初夏記得上一次冷千凰的採訪,那樣的說法很明顯的就是要結婚了。

    “對呀,你怎麼知道的?”看着那傻乎乎的女孩子,冷千凰說道。

    她記得這個女孩子,上一世見過幾次,是一個很有勇氣的。

    那些世家小姐都想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可是就只有這一個,想方設法就是往鄉下跑。

    爲了愛情的執着和付出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還有犧牲自己的青春去等待那一直在軍營裏面的人,這樣的人有幾人。

    “上一次看你的採訪,我總覺得你應該快要結婚了?”就是和她身邊那個對於自己橫眉豎眼的人。

    真是小氣,不就是看一眼麼,佔有慾怎麼這樣強大。

    “聰明的小姑娘,婚禮的日子快要到了,正在派發請柬!”冷千凰臉上有着淡淡的笑容。

    “這一位可是你的小迷妹,以前一直都很喜歡你演的電視劇。”唯一有些好笑。

    和自己的偶像坐在一起吃飯什麼的,簡直就是不要太幸福。

    可能現在林初夏就有哪心思,幸福的快要飛起來了。

    “是麼?”冷千凰看着人覺得更有意思了。

    “你演的太霸氣了,那是別人沒有的氣場。”

    林初夏覺得冷千凰身上的那種氣質別人根本沒辦法模仿。

    ------題外話------

    推薦好友軒少爺的孃的的豪門養成文《魔羯寵妻:肥妞欠調教》

    【這就是一個胖子逆襲成女神的故事,雙處文,一對一,男女主都狡猾,是對方的神坑,互懟是日常。】

    席悄悄是一個好看的胖MM,天蠍座,愛吃極腐還愛耍寶。

    律公子摩羯座,腹黑高冷,性格又悶又騷還傲嬌,富可敵國,家世一流,長相一流,嘴毒且刻薄。

    當天王之王的天蠍座碰到萬王之王的摩羯座,總是能轟轟烈烈擦出火花。

    律公子說席悄悄是他家的童養媳,某女不認帳,這仇就結下了……

    席悄悄愛虐渣,一虐就動手。

    律公子:“我慣的,我慣的。”

    席悄悄虐他。

    律公子:“親生的,親生的!”

    衆人:“親生的妹妹?”

    “親生的老婆。”

    “……”吐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