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5 唯一的報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5 唯一的報復字體大小: A+
     

    唯一的身子有些抑制不住的顫抖,放下杯子躺在牀上。

    唯一拉被子緊緊的裹着自己,眼裏沒有任何睡意,一眨不眨的盯着房間裏的某一個角落出神。

    心裏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很想要哪一個人打電話過來可以和自己說說話,讓自己知道他是平安的。

    現在這樣一點消息也沒有,說實話,唯一心裏一點底氣都沒有。

    現在也才凌晨四點,唯一就這樣睜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的黑眼圈就有一些嚴重了。

    “小一一,你昨晚沒睡好麼!是不是心裏有事情還是身體不舒服啊?”

    看着唯一那個無精打采的樣子,元秋晴關心的問道。

    “媽媽,我沒事,就是有些失眠。”唯一笑笑,示意元秋晴自己沒事。

    “爲什麼會失眠,有沒有請醫生來看看!”唯一現在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墨奶奶看着唯一,懷着孩子,不但沒胖,反而瘦下來了,有些心疼。

    “我沒事的!奶奶,就是這幾天心裏有些不痛快喜歡胡思亂想,過一段時間就好了!”

    唯一說完之後一口咬着麪包,再喝一口牛奶,動作有些滑稽。

    “你呀,有什麼事情別忘心裏憋着,說出來我們一起想辦法解決!”墨爺爺沉聲說道。

    她難道不知道現在一大家子都非常緊張他麼!

    “好的,我聽爺爺的,不想了?”唯一笑嘻嘻的說道。

    吃好東西之後唯一就去上班了,和斯密斯合作之後,接下來會更加忙碌。

    唯一看着自己微微有些凸起來的肚子,嘴角掛着柔和的笑意。

    之前不能穿的那些衣服,現在也能可以駕馭了。

    “總裁,你今天氣色似乎不好?”安妮看着唯一那個即使化妝也遮不住的黑眼圈。

    “有這樣明顯!”唯一拿出鏡子看看,果然有些糟糕。

    “這形象也是沒誰了。”不過也只能將就了。

    因爲現在懷孕,唯一可不敢在自己的臉上亂塗亂畫的。

    妝容都是非常淡雅的,並且有質量保證的。

    “沒事,反正我今天就在辦公室處理問題,誰來我都不見!”這個樣子似乎沒辦法見人啊?

    “小姐是不是晚上又做噩夢了!”唯一這幾天似乎睡眠質量都是非常不好的。

    即使有時候偶爾在公司淺眠,也會突然之間驚醒,也不知道她夢見了什麼。

    “就是一整天心神不寧的,然後一到晚上就開始做噩夢!”

    唯一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經太緊張了,纔會有這樣的反應。

    “小姐,你可能就是最近的精神太緊張了,有時間適當的放鬆一下也是可以的!”

    安妮沒往其他方面想,覺得肯定就是唯一的精神太緊張了所致。

    “嗯,我會調理好的!”只有唯一自己知道,這是擔心墨御的安危引起的。

    因爲墨御很久沒和自己聯繫了,對於心裏一直都沒安全感。

    然後這幾天做夢都是和墨御相關的,這心裏面就更加着急了。

    也不知道墨御得任務完成的怎麼樣了。

    哪怕就是一個信息,唯一覺得自己也會安心啊,可是最奢侈的就是一個信息都沒有。

    “小姐,墨隊長一定會很好的,你就不要擔心了!”安妮一看唯一的樣子瞬間明白了。

    這感情的事情想來就是最令人費神了。

    “嗯,感覺心裏很糾結。”唯一這幾天是真的被夢境折磨的有點慘。

    “小姐,你不要胡思亂想,說不定墨隊長都已經完成任務在來的路上了,你丫,就是太擔心了!”

    這也是情有可原的,唯一和墨御兩個人本來感情就好,現在墨御一點消息都沒有,心裏擔心很正常的。

    “沒辦法,可能最近不在狀態!”唯一失笑。

    “小姐,你要相信墨隊長一定會平平安安的回來的!”

    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樣安慰了,安妮真的詞窮。

    “嗯,他一定會平平安安回來的,他捨不得我和孩子的?”

    唯一撫摸着自己的肚子,眼裏有着堅定的神色。

    “對,想開一點!”墨御對於唯一的寵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唯一的話還沒說完自己的手機就響起了。

    唯一拿起手機看着顯示屏的時候眼裏有着欣喜。

    連忙接聽電話。

    “喂!錦笑。”唯一的聲音裏面有着掩飾不住的笑意。

    “小……一一!”錦笑聲音沙啞,斷斷續續地開口。

    “嗯,我在呢,怎麼想到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南宮錦欺負你了。”因爲錦笑基本上從未給自己打過電話。

    “不是,我…是想……告訴你,我…要結婚了,我想…邀請你…來參加我的婚禮!”

    沈唯一是自己的親人,錦笑肯定會親自邀請了。

    “好啊,日期訂在什麼時候,我一定會去的!”自己姐妹的婚禮怎麼可能不去。

    一直都以爲會是南宮錦給自己打電話呢,想不到是錦笑親自給自己打,讓唯一很意外,同時心裏很高興。

    “就在……下個月底!”也不是很遠了,還要拍結婚照,還有邀請賓客以及佈置婚禮現場。

    “這麼急!”隨即不知道想到什麼倒也不再說話。

    錦笑畢竟懷孕了,比較特殊。

    “嗯,我想要…穿上婚紗?”或許每個人對於那一身潔白的衣服都有着執念吧。

    “可以的,我們錦笑穿上婚紗一定會很美的,需要我陪着你麼?”唯一詢問道。

    “沒事的,錦哥哥說……會和我一起去挑選婚紗!”現在唯一這樣忙碌,錦笑也是很理解人的。

    “嘖嘖嘖,不錯,南宮錦是一個有覺悟的!”唯一咂舌。

    “嗯,小一一,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好,是不是……墨御哪裏的問題!”錦笑問道。

    這幾天南宮錦一直在她耳邊說的。

    錦笑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和唯一說,其實墨御這一次的任務很兇險。

    只是怕唯一擔心,沒說。

    “沒事,就是有些杞人憂天,別擔心!”唯一的臉上有着柔和。

    “別擔心,小一一,墨御……一定會沒事的!”

    墨御的拳腳功夫在自己之上,一般人傷不了他的。

    “我知道,我會調整好自己的!”唯一和錦笑說話覺得很開心。

    “嗯,好好……上班,無聊了……來南宮家找我!”錦笑也很喜歡唯一。

    唯一給她的感覺很親切,相處起來很愉快。

    一點都不像分開多年的姐妹,更像是那種經常在一起相處的。

    “嗯,你先休息吧,我上班去了!”唯一想着現在的時間,錦笑可以多休息的。

    畢竟懷孕了。

    她就沒想過其實自己也是孕婦。

    “你也是,多……休息!”想着唯一可能要上班了,錦笑也不再打擾了。

    “好,拜拜!”說完之後唯一沒掛斷電話。

    “嗯,拜拜!”最後是錦笑掛斷電話的。

    “是錦笑小姐麼?”能讓沈唯一露出這樣的神情的人基本上不多。

    而沈唯一那幾個朋友相處的方式不是這樣的。

    “對呀,她要結婚了,我很高興!”看着自己的親人幸福,唯一心裏很高興。

    只要自己身邊的人都過得很好,唯一不介意自己糟糕一點的,因爲值得。

    “錦笑小姐很幸福!”確實是那樣的,錦笑有一個南宮錦,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事無鉅細給她做好,錦笑基本上都可以不用擔心的。

    其實只是墨御不會再唯一身邊,如果墨御在的話,那纔是真的令人羨慕。

    即使墨御是真的很寵愛唯一,只是有時候身不由己。

    沒有南宮錦那樣自由,也不能陪在自己喜歡的人身邊。

    很對時候,唯一都是一個人,什麼事情都是自己扛着。

    因爲她的老公是軍人,而她是軍嫂,對於那些寂寞和孤單必須自己一個人扛,

    很大程度上,可以說,錦笑很幸福了。

    對於這兩位小姐,安妮更心疼唯一,或許也有經常一直都是在唯一身邊的原因。

    在安妮眼裏,唯一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就沒有她辦不了的事情或者過不去的坎。

    並且這個人總是把那些苦的累的都自己一個人扛着,很多時候都是喜笑顏開的。

    但是安妮知道,很多時候那都是僞裝,就是不想讓自己的家人的擔心。

    “錦笑幸福是我最願意看到的?”

    唯一笑笑,如果能夠讓自己身邊的人都幸福,唯一會努力讓自己更加強大。

    “嗯,小姐你也是,一定會很幸福的!”這個人值得墨御溫柔以待。

    “必須的,我這樣好的人沒道理不幸福!”唯一有些得瑟。

    “對,沒道理不幸福!”安妮跟着說道。

    “嗯,安妮你也是,遇見合適的就嘗試一下,還是那句話,人的一生太會短暫了,別給自己留下遺憾!”

    看着安妮,唯一是真的想要看見她幸福。

    “咳咳咳,遇見合適的,我會嘗試的!”談起感情,安妮有一些害羞。

    畢竟沒經歷過哪些,也不知道是怎麼樣的感覺。

    但是如果和沈唯一這樣甜蜜,安妮還是有一些期待的。

    對於美好的事物,基本上就沒人會拒絕。

    安妮也是一個人,並且是一個女人,所以對於愛情還是有那麼一絲絲盼望的。

    而那一絲盼望,都是唯一和墨御給的。

    “對的,別想那麼多!”唯一笑着說道。

    “嗯,我知道了,總裁!”安妮點點頭。

    到達公司之後,唯一靜下心來打算開始辦公,但是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

    心裏感覺空落落的,一直都不能集中精力辦事情。

    看了一下手裏的項目,那是和冷千凰合作的初始設計方案。

    看着整片海島的設計藍圖,唯一嘴角勾起。

    開始細細的看起來。

    而墨家這一邊,接到了來自軍區的電話。

    “你說什麼,墨御掉落懸崖,生死不明!”老爺子的聲音裏面有一絲微微的顫抖。

    也不知道最後那一邊說了什麼,最後老爺子顫顫巍巍的掛斷了電話。

    身子搖搖晃晃的,感覺隨時都會倒下去,臉上全是滄桑。

    “怎麼啦,老頭子到底是什麼事情啊!”墨奶奶顫抖着聲音問道。

    其實心裏明白了,只是不願意相信。

    “爸爸,軍區那邊說說了什麼!”元秋晴緊緊地捏着自己手指。

    “對呀,爸爸,墨御哪裏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啊!”

    “爸爸,一定不是那樣的對不對。”

    墨老爺子看着一家人眼裏殷切的目光,混沌的眼裏有些溼潤。

    “那邊說,墨御失蹤了,聯繫到了!”墨老爺子一點都不相信自己孫子會有什麼事情。

    “御兒生死不明?”元秋晴努力壓制整個身子的顫抖,眼眶紅潤。

    “對的,找不到人?”那樣是不是還可以期望一下,其實人沒死,只是暫時失蹤了。

    “嗚嗚嗚,我的兒子,我的兒子!”

    元秋晴捂着自己的嘴巴開始哭起來,她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爲什麼,爲什麼,我的兒子!嗚嗚嗚嗚。”對於墨御參軍這一塊,元秋晴一直都沒反對過。

    而危險係數元秋晴一直都很瞭解的,而心裏也做了準備的。

    可是真的等待那一天的到來,元秋晴發現自己作爲一個母親根本做不到無動於衷。

    那個孩子一直都很優秀,優秀到不需要任何人的擔心。

    可是哪裏知道會有這一天啊。

    “兒子,我的兒……子!”這一次元秋晴直接暈過去了。

    “秋晴,你怎麼樣了,快,快叫醫生!”看着元秋晴承受不住打擊暈過去了,一家人開始手忙腳亂下來。

    元秋晴這裏都是這樣的,沈唯一哪裏這些人都不知道該怎麼樣說。

    可是即使現在不說,她以後也會知道了,可問題就是她現在肚子裏面還有一個孩子呢?

    萬一這情緒抑制不住,到時候孩子可經不起折騰啊?

    元秋晴住院的消息唯一很快便知道了,當天下午直接班都不上了。

    匆忙的趕來醫院,看着圍在病房門口的一大家子。

    “爺爺奶奶,媽媽怎麼樣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唯一看着兩位來人家問道。

    因爲走的比較匆忙,所以唯一一直在喘着粗氣。

    但是墨爺爺轉過頭,墨奶奶直接低下頭,不敢直視唯一。

    這樣的事情讓她們怎麼說的出口啊。

    “到底怎麼啦大家!你們別這樣啊!”

    越這樣唯一的心底會越着急的,同時心裏的不安也在慢慢的放大。

    “快說啊,你們,到底怎麼啦!”唯一直直的看着幾人,眼眶都有一些紅了。

    “大伯母,你說,你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好不好?”唯一的聲音有些哽咽。

    陸新藍低下頭不敢說話,眼眶微紅。

    唯一偏過頭看着餘素非,眼裏有這希望。

    “小一一,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別問我。”餘素非覺得這樣有些殘忍了。

    “爲什麼都不說話,你們告訴我啊,我有權利知道的!”

    剛剛通知自己的人只說是軍區打來的電話,然後元秋晴就會暈倒了。

    如果不是什麼不能接受事情,唯一很瞭解元秋晴。

    元秋晴不是什麼懦弱無能的人,相反,元秋晴是一個內心非常強大的人。

    “小一一”最終還是墨君開口。

    唯一轉過頭看着墨軍,拽着他的袖子,希望得到答案。

    唯一也不知道自己在期望什麼,明明事情已經很明顯了。

    可是,還是忍不住心裏有一份希翼啊?

    “軍區……那邊說……墨御……”墨君看着唯一這個樣子,覺得自己有些殘忍。

    “生死不明。”似乎這四個大字用盡量墨軍的全部力氣一樣,說完之後有些萎靡。

    “騙我,你們一定是在騙我!”

    唯一退後幾步,臉上有着笑意,只是眼裏的淚水忍不住往下掉。

    “小一一!你別這樣?”陸新藍看着這樣的唯一,心裏更加難受了。

    “你們都騙我,一定是在騙我,我一點都不相信,他說他會回來的,他會回來的!”唯一聲嘶力竭的大吼。

    她不信,一點都不信,一定是他們在和她開玩笑。

    唯一轉過身子,她想去軍區問清楚,是不是搞錯了。

    墨御一定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一定是這些人的玩笑話。

    可是腿上似乎沒什麼力氣,走一步都感覺很困難。

    “小一一,你別這樣,那邊是不會說謊話的,你別這樣折磨自己了?”餘素非眼淚也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我不信,他說他會回來的,他捨不得我和孩子呢?爲什麼會這樣,我不信?”唯一喃喃自語。

    “小一一……。”墨爺爺開口。

    “別說了,我求你們別說了,他不會死的,他一定是在那裏等着我,我要去找他!”唯一說完打算往醫院外面跑。

    “小一一,你要冷靜啊,別這樣,你還有肚子裏的孩子,你這樣到底折騰誰啊!”

    餘素非緊緊的拉着唯一,就怕人做什麼傻事。

    “放開我,放開我,我一定要去找他,他說過會一輩子和我在一起的,他那個騙子,他也是一個大騙子,我不信,不信!”唯一的情緒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

    “小一一,你冷靜啊?”看着沈唯一這樣瘋狂想要去尋人的樣子,大家心裏都不好過。

    “我不,我要去找我老公,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唯一使勁的掙扎。

    “弟妹,冷靜一下,還沒有做最終確認呢,說不定搞錯了!”墨子芩看着唯一這樣,開口安慰道。

    其實是不是真的,這些人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墨柳呢?”餘素非哭着問道。

    “墨柳只是身受重傷,現在還在養傷!”墨子芩開口說到。

    “放開我,二伯母,放開我,我要去找墨御,那個騙子,我饒不了他!”唯一就想着去軍區。

    “我求你們了,放開我,我就想去看看?”她接受不了,一點都接受不了。

    怎麼可能接受的了,那個說陪自己一輩子的人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小一一,你去也沒有用了,你找不到的,你現在的身子受不了你這樣情緒的大起大落啊?”墨奶奶也是泣不成聲。

    看着唯一眼裏有着憐愛,墨御的生死不明,最痛苦的應該就是這個人了。

    “我不,我要去找我老公,放開我,他一定還在的,他說他會回來的,他不會違背諾言的!”唯一就是不聽。

    “我不相信,你們都是騙我的,我一點都不相信,都是騙我的,騙子,全部都是騙子。”

    “我要去找墨御,我要……”話還沒說完,也暈了過去。

    “快快,叫醫生啊?”這下更驚慌了,這肚子裏面還有一個小的呢?

    萬一出了什麼事情,大家就更加接受不了了。

    “唉,這都是造了什麼孽啊?”墨奶奶眼裏有着淚水。

    這一輩子墨奶奶就沒好好掉過眼淚。

    這邊才把唯一安頓好,那邊元秋晴就醒過來了。

    現在元秋晴的情緒沒有之前那樣激動了,可是依舊在哭了。

    “老婆,別哭了!”墨君心裏很難受。

    可是他是男人,不能哭,如果連他都哭了,元秋晴可能更加沒辦法控制自己。

    “墨君,我的兒子,我那麼優秀的兒子,這些年我看着他一路跌跌撞撞到現在,我還以爲會一直順利下去,哪裏知道,老天給我開了那麼大的一個玩笑,這讓我們怎麼接受?”

    “還有小一一哪裏,怎麼說,小一一還那樣年輕,肚子裏還有孩子,嗚嗚嗚,這都是些什麼事情啊?”

    “問題就是這件事情她怎麼接受的了啊,那孩子和墨御一直如膠似漆的,好的讓別人羨慕,就是因爲這樣,纔會更加難於難受啊。”

    “她還那麼年輕,往後的人生可怎麼過啊?”元秋晴眼淚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別哭了,會過去的!”墨君緊緊的妻子,給她一點力量。

    “她已經知道了!”墨君想了一下,開口說到。

    “什麼?她知道了,怎麼知道的,誰告訴她的?”元秋晴驚訝。

    “傻,那孩子這樣聰明,肯定有人說軍區那邊打電話過來,然後你就暈倒了,她肯定聯想到了?”沈唯一又不是傻的。

    “那她現在怎麼樣了?”元秋晴有些擔心那孩子承受不住這個打擊。

    “情緒非常激動,根本安撫不下來,最後身子承受不住,暈倒了,但是醫生說沒事。”

    墨君嘆了一口氣,也真的苦了那個孩子了。

    “嗚嗚嗚,是我們墨家對不去那個孩子,她可千萬別出什麼事情了?”他們可承受不住再來一次打擊了。

    “會好的,那是一個堅強的孩子,她會想明白的!”

    墨君也沒把握,墨御和唯一的感情好的曾經一度讓他這個做爸爸的都覺得膩歪。

    可以看得出來兩個人感情是有多甜蜜。

    “嗯,她不能再激動了,在這樣下去,不但肚子裏面的孩子保不住,就是她自己,也會逐漸萎靡的!”

    她們都不願意見到沈唯一變成那個樣子。

    她們更喜歡哪個眼裏有着狡詐的笑意甜甜的喊着元媽媽的樣子。

    “不會的,沈唯一不會是這樣懦弱的人,她會站起來的,只是需要時間。”墨君也不確定這個時間是多久。

    “恩,小一一,一定會站起來的,她是一個很堅強的孩子。”堅強的讓人心疼。

    元秋晴不明白爲什麼上天那樣狠心,沈唯一前半生已經夠顛沛流離了,爲什麼明明已經得到幸福了,還是會失去。

    爲什麼這樣不公平,爲什麼要讓她這樣煎熬,看得他們心裏也難受啊。

    但是儘管元秋晴這些人有預想,也還是沒想到唯一醒來之後會是這樣的。

    如果唯一像之前一樣大吵大鬧的話這些人還好。

    可是現在唯一就像一個安靜的布娃娃一般。

    臉色蒼白,沒有任何一絲血色,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天花板,眼裏沒有任何神色,全是空洞。

    “小一一,你說一句話,你別嚇媽媽啊?”看着這樣的沈唯一,元秋晴更加難受了。

    “小一一,你怎麼啦,你說話啊?”林初夏看着這樣的唯一,眼淚也忍不住的流。

    “小一一,你別這樣,你和我們說話,好不好?”顧悠悠聲音哽咽。

    何時見過沈唯一這樣,一動不動的,就好象沒了靈魂的布偶一般。

    無論這些人怎麼說,唯一臉上沒有任何變化,依舊還是那樣。

    不但不說話,她還不進食,一直就這樣傻傻的看着一個方向。

    這些人都如同那鍋上的螞蟻一般急得不行。

    可是唯一就好像和外界斷了聯繫一般,依舊不哭不鬧的,東西也不吃。

    司帝雲來醫院已經是三天後了,這幾天一直都在忙着調查唐瀾的事情,也沒人和自己說唯一的情況。

    看着牀上的唯一,司帝雲覺得就好像有人在扎自己的心一樣。

    那樣空洞的眼神,看起來就是不想活了。

    看着唯一那年輕的臉龐,司帝雲咬牙切齒,果然,墨御就是一個禍害。

    “妹妹,哥哥來了,很抱歉,哥哥現在纔來看你,哥哥對不起你,一直都說保護你,卻還是會讓你受到傷害?”

    司帝雲坐在唯一的病牀上,拉着唯一的小手。

    唯一依舊無動於衷,眼睛眨也不眨的,根本不知道身邊的人是誰。

    “我知道你在聽!”司帝雲看着憔悴的人。

    恨不得那些害她如此的人碎屍萬段,那樣都不解恨。

    司帝雲也沒和之前那些人說的一樣,因爲他知道,唯一不想聽。

    “妹妹,墨御生死不明,你現在就這樣在牀上躺着,墨氏現在都快要炸開鍋了,還有就是,你不想要知道是誰害了你的老公麼,你就這樣一直睡在牀上,任由別人恥笑?”

    剛剛說完,司帝雲很明顯的感受到自己手裏的小手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司帝雲有些激動了,看着唯一繼續再接再厲。

    “還有安娜,還有唐瀾,你如果就這樣一蹶不振,豈不是讓那些人大快人心,墨御的生死不明,她們兩個都有份。”

    “難道你就想看見你的敵人逍遙法外,而你一直這樣無動於衷,妹妹,現在安娜已經在開始壟斷墨氏的生意了,你在這樣下去,你怎麼對得起墨御對於你的期望。”

    “墨御希望你好好活着,活得比任何人都好,你難道還想這樣一直下去。”

    “特別是唐瀾,她也是這一次造成墨御生死不明的策劃者之一,還有安娜,這人,也是幫兇,妹妹,你還要這樣萎靡下去吧?”

    看着這樣的沈唯一,司帝雲覺得自己很心疼。

    唯一輕輕的眨了一下眼睛。

    “還有孩子,這是你和墨御的孩子,你一直這樣不吃任何東西,你是沒問題,可是孩子呢,妹妹,沒什麼大不了的,都會過去的。”

    “你看看你的婆婆還有其餘的墨家人,一直都很擔心你,一直都守在外面,就怕你做什麼傻事,他們都幾天沒睡覺了。”

    不得不說,墨家人對於唯一是真的很好,是真的吧唯一當作一家人。

    “老爺子都已經一把年齡了,你還這樣折騰,難道你忍心。”

    唯一眼裏升騰起水霧,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

    “你難道要讓那些幫兇逍遙法外麼,妹妹,要她們還回來,還有媽媽的死,那些人欠的,都必須還!”

    司帝雲看着唯一,心裏鬆了一口氣。

    這樣果然有效,她現在沉迷在自己的世界裏,不刺激一下是不行的。

    既然她站不起來,司帝雲就給她一個理由站起來。

    對呀,你的敵人都還在,你怎麼可以倒下。

    一直這樣躲避事情解決不了問題的。

    只有站起來,只有振作,纔會讓那些人狠狠打臉。

    “嗚嗚嗚,哥哥,我難受,爲什麼,爲什麼,我不相信!”唯一的聲音很嘶啞。

    而外面的人聽見唯一的聲音,眼裏閃過欣喜,全部衝進來,看着那哭泣的人。

    即使哭也沒事,總比一直不說話,感覺沒有任何人氣要好。

    “不難受,記住這份難受,把它還給那些人!”司帝雲微微笑着。

    “好,我一定還給那些人!”唯一點點頭。

    唯一這一次醒過來之後和之前一樣,臉上始終掛着笑意,隻眼底的森寒讓人不寒而慄。

    休息兩天,就回去上班了,情緒非常穩定,一直投入在工作裏。

    不,可以說,更加瘋狂,一直不留餘力的打擊着AK。

    手段凌厲到讓人髮指,什麼都不管不顧的,現在的唯一,就是別人眼裏的瘋狗。

    因爲她急於發泄自己心裏的恨意和怒火。

    把AK之前收購的那些全部搶回來了。

    辦公室裏,唯一看着手裏的數據,臉上沒有了任何笑意,全是冷意。

    “總裁,AK餐飲行業基本上已經被壟斷。”

    那些人就是該死,安妮一點都不同情,反而覺得罪有應得。

    “是嘛,現在安娜處境怎麼樣了!”比起那些,位於更想知道安娜活得怎麼樣了。

    “據說很煎熬!”可不是,之前一直的努力就這樣沒有了,能不煎熬麼。

    “她也會煎熬啊,可是這些都還不夠呢,我還需要她痛苦,越痛苦越好!”唯一的眼裏全是恨意。

    “還有唐瀾那邊,查到了沒有?”這兩個人現在就是唯一心裏的一根刺。

    “發現了唐瀾和別的男人開房的視頻,並且還是在我們酒店,我把監控調出來的!”安妮把一個U盤給唯一。

    “很好,也很久沒看那些限制級畫面了,還是有些想念呢,一個人看着也沒意思,不如請A市的廣大人民來和我們看看,說不定很有意思呢?”唯一嘴角勾起笑意。

    “像唐瀾這樣的美人身段簡直不能再好,嘖嘖嘖,這不知道會成爲多少男人的夢中情人。”

    看着自己手裏的U盤,唯一眼裏有着興趣。

    “秦家那裏打壓的怎麼樣了?”唯一問道。

    “一直在打壓,並且我們的意思很明顯,就是針對唐瀾,現在唐瀾和秦家家主的關係有些僵硬。”

    “呵呵呵,一個靠身體上位的女人而已,還希望有什麼真愛,她配麼,她有資格麼,我很想看看她的原型。”

    唯一從自己的抽屜裏拿出另外有一個U盤。

    這是之前齊瑤給自己的東西,據說很好玩,也不知道是什麼。

    “給我約一下華雲傳媒的總監,我有事情想要和她說說,你告訴她,絕對是爆炸性的消息!”

    她就是想要唐看名聲掃地,一輩子都擡不起頭來。

    “是,總裁,我馬上去約!”

    “等一下,現在先和我去看看安娜的好戲,聽說現在有很對投資人要求她賠償損失呢,不知道她現在處境怎麼樣,還有就是,據說那一位廚師抓住了。”

    “而那一位廚師很明確的表示就是安娜指使他對於墨氏下手的,還有就是,安娜的非法集資,不知道這一次她還會不會有這樣好的運氣。”

    唯一笑得一臉愉快。

    距離墨御那件事情快要過去一個月了,但是午夜夢迴之際,她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可是軍區那邊一直沒有放棄尋找,現在對於唯一而言,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起碼對於她而言,沒有消息,就代表墨御很可能就在世界上的某一個地方,好好活着,只是忘記了回家的路。

    她會一直等着,等着那個人回家,我們還要看着孩子長大呢?

    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肚子,現在穿的衣服都很寬鬆。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才三個月,肚子貌似和白薔薇那個懷孕五個月的一樣大了。

    處理完這些事情,唯一打算去檢查一下。

    “那我們現在是去警察局麼?”安妮看着唯一。

    對於處理安娜這些事情,安妮不得不佩服。

    那些投資人對於安娜的逼迫,還有就是那些所謂的非法集資,不過就是唯一一手策劃的而已。

    “當然,去看看喪家之犬是如何蹦躂的!”

    唯一心情很好,安娜她怎麼捨得讓她死,她就要把她踩在腳下,讓她一直煎熬。

    “嗯?”安妮點頭。

    唯一擡起腳步就往外面走去,看着外面陰沉沉的天空,就好像她現在的心情一樣。

    聽說唯一要去警察局,邢雲也跟着去了。

    “你來幹什麼?”唯一看着邢雲眼裏有一絲溫度。

    “嫂子啊,這不是來給你保駕護航麼?”邢雲笑嘻嘻的說道。

    “走吧,進去看看。”免費的勞動力,唯一自然不會拒絕。

    “好的!”邢雲讓唯一先走,自己跟在後面,邢雲看着唯一,眼裏有些不忍。

    “邢隊長,是什麼風把你吹來了?”不得不說邢雲那張臉還是很有標誌性的。

    “就是來看看,對了,那個安娜在哪裏,那個人和我嫂子有一些生意上的牽扯,我嫂子想要看看。”

    邢雲對着那個人很直接的說明自己來意。

    “這邊請!”那個警察眼裏閃過了然。

    “走吧,嫂子,去看看。”邢雲看着身邊的人輕聲說道。

    “恩,去看看!”去看看那個人階下囚的樣子,她不是一直都很驕傲麼,現在在這裏還驕傲的起來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