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1 沈唯一是一個很優秀的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51 沈唯一是一個很優秀的人字體大小: A+
     

    “小姐,你別激動,千萬別激動。”

    安妮看着唯一臉色慘白,額頭上全是細密的汗珠,眼眼裏還是有些焦急了。

    “小姐,你肚子裏還有孩子呢?你這樣孩子也會受傷的。”安妮大聲說道。

    唯一在這樣下去不行的,孩子還沒有三個月,經不起這樣的折騰。

    “小姐,你想想孩子,小姐?”看着人疼的嘴皮都咬破了。

    “我好疼,好疼!”那種深入骨髓的感覺又開始席捲而來。

    “我好疼,我的頭好疼,真的好疼!”唯一用手指拍打着自己的額頭。

    “小姐,你就先冷靜一下,你不要這樣!”

    安妮從沒有看過唯一這副脆弱的樣子過。

    現在看着讓這樣脆弱,心裏也不是滋味。

    “我難受,難受?”好像回到了在精神病院的時候。

    也是自己一個人,那些人總是想方設法地折磨自己。

    “小姐,你已經不在哪裏了,你現在肚子裏還有孩子,你這樣我們很擔心啊,小姐,你別嚇我們?”

    安妮拿出電話打算打給司帝雲。

    唯一現在的情緒有些不穩定。

    “我好疼,好疼,你們都別過來,別過來,啊,我好疼?”

    唯一彷彿聽不見任何聲音一般,陷入自己的想象裏。

    安妮巧妙的制止唯一的動作,讓她不至於傷害到自己。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唯一使勁的掙扎。

    安妮看到這裏有些後悔,她就不應該把報紙給唯一看得,現在局面自己都控制不了了。

    這沈唯一要是有事情或者肚子裏的孩子有什麼問題,她簡直可以以死謝罪了。

    安妮的臉上全是焦急,電話一直在通話中。

    “我好疼,好疼。”那是一種記憶裏的疼痛,沒看見還好,一看見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

    “小姐,別動了。”安妮想把唯一打暈,現在她一直都在掙扎,也不顧自己的身子。

    力氣大的安妮都快要控制不了了。

    “放開我,我好疼?”唯一抱着自己的頭顱到處撞。

    想要以此來緩解自己的疼痛。

    “小姐,你清醒一下。”看着唯一越來越癲狂,安妮電話又打不通。

    這還不算最重要的,唯一突然抱着自己都肚子。

    “肚子好疼,肚子好疼?”唯一感覺自己小腹有些疼痛。

    “小姐,你怎麼啦?你怎麼啦?”看着她抱着自己的肚子,安妮嚇壞了。

    “孩子,安妮,我的肚子好疼。”唯一現在有一絲清醒了,但是更多的人驚慌。

    “孩子,我的孩子!”唯一看着自己身下的血跡。

    那血跡太刺眼了,讓唯一神經更加的緊張。

    “安妮,去醫院,去醫院?”唯一拉着安妮的手指。

    “安妮,快點去……醫院!”說完之後人直接就暈過去了。

    “小姐,你怎麼啦,別嚇我?”安妮拍拍唯一,人現在已經沒意識了。

    安妮連忙調轉方向,踩着油門朝着醫院開去,一路上不知道闖禍多少紅綠燈。

    因爲唯一的血還在不停的留着。

    到達市一醫之後,“醫生,快來醫生啊。”

    安妮着急了,打開車門抱着唯一就走進急診室。

    那些醫生也都趕緊趕出來,看着唯一的病情做出暫時的評估。

    “準備手術!”

    那些護士趕來推車過來,安妮把唯一放在上面。

    護士推着唯一就進了急診室,安妮有着愣神,不知道爲什麼事情會演變成爲現在這個樣子。

    拿出電話,打電話給墨家,這些事情墨家也應該知道的。

    唯一感覺又看到了從前,那時候似乎還在精神病院裏面掙扎,沒有任何人來幫助自己。

    那時候的沈唯一最想做的時候就是逃出去,活得像一個人。

    可是那些人別說讓她逃走,就死人,也沒有那個權利。

    唯一隻能日復一日的忍受着那種疼痛,唯一記得那房間的擺設,記得那些人的面目。

    特別是段映紅和沈無雙,那時候的沈唯一是恨不得殺了那兩個人的。

    因爲那兩個人總是想方設法地折磨她,看她的笑話。

    шωш¸тTk án¸¢〇

    特別是毒癮發作的時候,唯一很多次就想要死了,因爲死了就解脫了。

    可是想想那些人,她們都不死,自己更不能死。

    所以,那時候唯一也不知道自己是靠什麼活下來的。

    她只知道,沈無雙和段映紅都必須付出代價,來彌補那時候她生不如死的痛苦。

    所以再看看那些照片的時候,勾起了唯一那些痛苦的回憶,一時間有些控制不住。

    她記得,肚子很疼,然後有血跡流出來,孩子,那是自己和墨御的孩子。

    唯一有些驚慌,她不能沒有這個孩子,墨家那些人都已經盼望很久了。

    特別是墨御,對於這個孩子更加期望,自己又怎麼可能讓他失望。

    對於這個孩子一定不能出事情。

    “孩子,我的孩子?”安靜的房間裏面有着唯一微弱的聲音。

    頓時病房裏的人都圍上來,看着唯一。

    唯一的睫毛眨了眨,眼睛慢慢睜開,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這個光線。

    等適應光線之後看着圍在自己牀邊的一羣人。

    “你們怎麼來了,爺爺奶奶,爸媽,我沒事!”唯一想要坐起來。

    “別動,好好躺着!”元秋晴阻止了唯一的行爲。

    唯一看了一眼,沒看見安妮有些疑惑。

    “有沒有看見安妮?”她記得是安妮送自己過來了,怎麼沒看見人。

    “小姐,我在這裏!”安妮的臉色有些難看。

    看着安妮身邊司帝雲那漆黑的臉色,唯一露出一抹笑意。

    “哥哥,這件事情和安妮沒關係,是我情緒波動太大了,身子有些經受不住!”唯一開口解釋。

    這一件事情和安妮一點關係都沒有好嗎!都是自己作的。

    “你還說沒事,你知道不知道差一點……”司帝雲的聲音有些顫抖,差一點孩子就沒了,流了很多血啊。

    今天自己手機剛剛開機,自己手下就一直彙報情況,所以安妮的電話纔打不進來。

    彙報完了之後司帝雲就開車去墨家裏,想要問清楚一些事情。

    哪裏知道,纔剛剛到墨家,一家人都開始驚慌失措的要出門。

    最後還是元秋晴說出來的,那時候司帝雲嚇的心都在抖了。

    在司帝雲心裏最重要的還是沈唯一,孩子如果不在了,只是因爲沒緣分,沈唯一要是有什麼事情。

    誰也不要想好過。

    “哥哥,這真的和安妮沒關係,我是自己的情緒沒控制好!”

    本來就是因爲自己的問題,和安妮一點關係都沒有。

    “小姐,對不起,是我的問題,我沒保護好你!”

    安妮眼裏有着愧疚,今天的事情確實是她欠缺考慮了。

    “沒事的,有不是你的問題!”唯一笑笑。

    “小一一,還有哪裏不舒服沒有!”墨奶奶上前問道。

    剛剛聽到唯一在醫院的消息的時候,墨奶奶整個人都是顫抖的。

    如果這個人出了什麼意外,自己的孫子可能也會活不下去的。

    沈唯一對於墨御多重要,墨家一家人都是看在眼裏的。

    沒有了沈唯一,這些人有些不敢想象。

    “我沒事的,奶奶,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唯一朝着幾個人努力的擠出一抹笑意。

    “別想那些了,小一一,都過去了,也許所有的苦難只是爲了迎接幸福呢,對不對,誰都會遇見挫折。”墨老爺子站在唯一的旁邊。

    看着唯一蒼白的臉色,眼裏閃過擔憂和心疼。

    “爺爺,別擔心,今天只是因爲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沒準備好!”

    難怪今天大家都這樣奇怪,這樣的事情確實不好說。

    “今天的事情不是不告訴你,只是怕你難受!”墨子芩也跟着開口。

    “你們都別擔心,我真的沒事,修養一會兒就好了!”唯一看着墨子芩眼裏的歉意安慰的笑笑。

    “小一一,難受就不要笑了,媽媽知道你心裏難受!”那樣的事情誰都不希望別人不知道。

    可是突然這樣被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確實有些難看。

    並且還是像沈唯一這樣高傲的人,可能心裏會更加難受。

    “媽媽,公司怎麼樣了,那些人有沒有什麼動作!”唯一有些擔心公司。

    之前那些人就不同意自己這個董事長,現在可能更加讓自己回不去。

    現在機會來了,之前被自己打壓的人可能現在正在鬧騰呢?

    “哪裏現在還算穩定!”墨子芩有些欲言又止。

    唯一笑笑,有怎麼可能不知道,那些人這麼可能死心。

    現在肯定想方設法地拉自己下馬。

    “大哥,別安慰我了,我很清楚自己處於什麼樣的位置,可是別以爲就這樣打到我,我是不可能倒下的,也不可能讓那些人看我的笑話。”

    唯一眼裏有着寒光,真以爲這樣自己就會一蹶不振麼,不可能。

    沈唯一一直就是打不死的小強,不是因爲她有什麼後臺無所畏懼。

    而是內心真正強大的人,這樣的人真的最可怕,一旦惹上就是不死不休。

    曾經段映紅就說過,沈唯一是一個瘋子。

    “公司的事情你就別擔心了,好好修養身體。”墨老爺子趕緊開口。

    “對的,現在你先休息,不能再去上班了,我們很擔心!”

    墨奶奶拉着唯一的手指,眼裏有着憐愛。

    這個傻丫頭啊,什麼事情都是義無反顧的往前衝。

    “只是我給墨家蒙羞了。”現在估計很多人都在嘲笑墨家,娶了這麼一個丟人現眼的少夫人。

    “不會,我們小一一很好,是我們的驕傲!”元秋晴一直都很承認唯一。

    沈唯一對於墨家真的付出很多,並且對待家人特別好。

    現在的女孩子像這樣的很少了,所以有時候元秋晴都不得不感嘆墨御眼光之好。

    “對呀,你都這樣優秀了,是不是故意嘲笑我這個現在一無是處的大哥了!”墨子芩有些好笑。

    沈唯一是真的很厲害,給她一個信念,她可以無所畏懼的勇往直前。

    “就是,別聽外面那些人胡說八道!”陸新藍坐在唯一的病牀前,溫柔的說道。

    “就是,有些人就是閒。”二伯母也忍不住開口。

    “下次遇見這種人千萬不要客氣!”

    “就是,想方設法往死裏整,簡直就是過分。”

    自家人還是自己心疼,別人都是等着看笑話的。

    “小一一,你心裏千萬不要有什麼想法,我們一家任都是支持你的!”

    墨君也跟着說道。

    “謝謝大家!”唯一笑笑,只要這些人都還站在她身邊,她就有勇氣站起來。

    她不會讓這些人失望的。

    “哥哥,你打電話給王助理,有什麼事情打電話通知我,我先休息一下,叫他準備一下,一個星期之後,我接受任何人的採訪!”

    唯一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不勇敢面對永遠都是活在過去。

    “小一一,你先休息一下,那些事情你就不要處理了?”

    元秋晴害怕沈唯一在像今天這樣受到刺激。

    шшш.TTkan.co

    “媽媽,人總得往前走,有些東西也許很痛苦,可是不去面對,那永遠都是夢魘,所以,該面對的還是去面對?”

    “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有勇氣去面對那些人和過往。

    “好,媽媽支持你!”元秋晴笑笑,確實是這樣。

    只有面對,才能忘記過去重新開始,一直活在過去,只會讓自己更痛苦。

    “好,一定會更好。”唯一點點頭,這樣以後自己就無所畏懼了。

    “嗯,加油,我們小一一最棒!”餘素非撫摸一下唯一的頭髮憐愛道。

    “嗯,謝謝伯母!”唯一拉着人的手指。

    接下來的時間,唯一就沒去墨氏了,但是公司的基本動向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這幾天確實應該休息,因爲唯一也怕自己都身子受不了,孩子始終還是最重要的。

    整天沒事就個墨老爺子下棋,日子倒是過的逍遙。

    “小一一,你朋友來拜訪了?”元秋晴笑着說道。

    “誰?”唯一有些好奇,誰來看她了。

    “在外面呢,警衛剛剛打電話過來,我記得你有一個朋友叫什麼林初夏都對吧,就是她!”

    元秋晴把自己剛剛做好的點心放在桌子上。

    “我先出去一下,爺爺先休息一下!”唯一有些高興,很久沒看見那個人了。

    還是有些想念的。

    走到外面看見那個被警衛攔住的幾人,唯一露出笑意,擡起腳步走上前。

    “你們怎麼來了?”很意外這幾個人會來軍區大院找她。

    “小一一,你還好吧!”外面的人都說你身子不舒服,進醫院了。

    其實不是這樣的,林初夏的這一個只是比較婉轉一點的說法。

    準確的說那些人是覺得唯一是怕面對羣衆不敢出現。

    “我沒事啊,那天情緒不穩定。”唯一看看幾人解釋道。

    “走吧,進去說話!”唯一說完帶着幾人走進去了。

    “你心裏別有什麼想法,那些人就是嫉妒,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些人就是眼紅你如今的位置。”

    林初夏拉着唯一的手指拍拍安慰道。

    “小一一,對不起,因爲我的疏忽讓你陷入如今這樣的局面!”一直沒開口的顧悠悠終於說話。

    “是不是傻,都說了不是你的事情,你看看這些後續的發展,那些人早就準備好了,你在小心也沒有用!”

    因爲對方總是會想方設法的見縫插針,今天的局面不過就是提早進行了。

    “可是事情出在我的這裏?”這就是顧悠悠最愧疚的地方。

    “傻姑娘,幹嘛總是把責任往自己的身上攬!”拍拍顧悠悠的肩膀。

    “以後多留一個心眼,現在就是長見識的時候。”

    一帆風順成就不了人才,只有受到打擊和挫折纔會成長的很快。

    “謝謝你,小一一!”這個人無論怎麼時候都這樣體諒人。

    “一家人,說什麼客套話,大哥還在等着你呢?”

    這貨這幾天可能都沒見人,看她那一臉憔悴就知道。

    何必逼自己的,事情發生了,想辦法解決就是,人啊,永遠都不要爲難自己。

    “有幾天沒見墨叔叔了,還是有些想念!”

    想着那個人這幾天一直打電話安慰自己,顧悠悠心裏就非常溫暖。

    唯一來到客廳,看着只有元秋晴還有墨奶奶墨老爺子在。 WWW ⊙ttκá n ⊙¢〇

    “媽媽,奶奶爺爺,這是我朋友!”唯一介紹。

    元秋晴擡起頭看着幾個小姑娘,長得都很水靈靈的。

    “你們好,快來坐,別客氣。”元秋晴站起來給親自給幾位泡茶。

    “伯母,你太客氣了。”林初夏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這好歹也是墨家的夫人啊!身份尊貴,一般情況下她們這些人都不可能見到的。

    “客氣什麼,你們和我們家小一一是朋友,伯母自然把你們當作自己人!”元秋晴拿手之一的就是這花茶,特別濃郁清香。

    配上她親手做的點心,會讓人很享受。

    “唉,你等等,你這孩子不能喝茶!”元秋晴看着白薔薇,端茶的手打住了。

    “伯母,別客氣了,我不渴的。”怎麼好意思麻煩人家。

    “沒事的,伯母也是一個閒不住的!”元秋晴去廚房給白薔薇到了一杯果汁。

    “謝謝!”白薔薇接過果汁的時候還有一些受寵若驚。

    “不客氣,還有,這裏是我剛剛烤好的點心,大家來嘗一嘗!”

    元秋晴把做好的點心端到幾個人面前。

    “你們別客氣,就當作自己家一樣,我和老頭子出去了,你們慢慢聊!”

    墨奶奶扶起墨老爺子打算出去,因爲怕在這裏這幾個小丫頭有什麼話都不敢說。

    唯一現在即使淺笑嫣然的,可是看得出來。

    她並不是真的開心,也許有朋友陪着會更好一點。

    “對的,你們幾個好好玩,我們出去!”無論在哪裏,私人空間是一定要有的。

    “伯母,墨爺爺墨奶奶,沒事的,這樣我們會更加不好意思了?”林初夏感覺有些尷尬。

    “傻孩子,你們能來陪陪小一一,我們已經很高興了。”

    墨奶奶也年輕過,當然知道朋友之間話語更多。

    有時候說出來,心裏也會更加舒服的,這幾天唯一遭受的打擊確實有些大。

    儘管一直表現都很好,可是這些人都是人精,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

    “是我們打擾了?”白薔薇覺得這兩位老人家簡直就是太親切了。

    “別客氣,好好玩。”墨奶奶眼裏有着慈愛。

    和墨爺爺一起走出去了,元秋晴也跟着一起走出去了。

    “小一一,你怎麼樣?”白薔薇很久沒看見唯一,現在看着把臉色蒼白的人有些心疼。

    想起外面那些報道,更是恨不得把那些人的嘴巴撕了,就是有那麼多無事生非的人。

    “我沒事啊,很好地,別擔心!”唯一端着自己面前的杯子,裏面是元秋晴給自己準備的果汁。

    “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就任由那些人謠傳那些子虛烏有的東西麼!”林初夏也是恨極了那些人。

    那些人只是爲了自己的利益,壓根就不顧別人的死活。

    但是更讓林初夏心裏不舒服的就是沈唯一居然被關在精神病院兩年。

    那樣的日子林初夏簡直就是不敢想象。

    那樣堅強樂觀的人居然會絕望到自殺,林初夏真的無法想象沈唯一那時候到底面對了一些什麼。

    “所以,小一一,你當初壓根就不是出國留學了,那一切都只是對外的藉口是不是!其實你一直都在A市。”白薔薇的聲音也有一些哽咽。

    顯然也是看了哪些視屏的。

    “你們是不是都看了那些視屏了!”唯一倒是不在意,微笑着說道。

    “嗯,看了。”顧悠悠也很難過。

    原來一直堅強的後面早已傷痕累累啊!

    也難怪沈唯一大學的時候會是那樣肆意囂張,不讓任何人接近,本能的排斥對外的一切。

    在遭受那樣的事情之後,確實不能相信別人了。

    “別難過,都過去了,我會好起來的,這幾天我身體不舒服,所以不會出現在新聞媒體面前!”

    唯一在做心理準備,怕自己還是不必面對。

    自己倒是無所謂,可是自己肚子裏還有一個孩子呢。

    現在不能太任性了。

    “小一一,好好的,我們相信你一定可以站起來的,我們的沈唯一是打不倒的!”白薔薇和唯一也算青梅竹馬。

    沈唯一很小就沒了母親,一直都很堅強,這一次也不列外。

    “對,站起來,讓外面那些人打臉啪啪啪,讓那些嘴賤的人看看!”林初夏也跟着說道。

    “會的!不會一直這樣頹廢的?”她只是需要時間去適應,不會一直就是這個樣子。

    她不會讓那些人看自己笑話的,沈唯一的人生是有一點污點,但是那都不代表什麼。

    誰還沒有一個過去啊!

    “我們小一一很厲害!”林初夏挽着唯一的肩膀笑嘻嘻的說道。

    “嗯,還說我呢,去田雲的家裏怎麼樣,還相處的來麼!”

    有時候想起林初夏繪聲繪色的說那些奇葩的事情唯一就覺得心情很好。

    “和田雲父母相處得很好,田爸爸還說了,有時間約兩家人吃飯,把我們的事情說一下!”

    林初夏眼裏裏有着對於未來的希望。

    “嘖嘖嘖,你看看她那一臉的花癡相,超級得瑟!”顧悠悠受不了了。

    “就是田雲家裏那個二伯母,真的很奇葩,我去了幾天,每一天她都在拿我的身份說事情,很無奈?”林初夏有時候真的很低調。

    “不就是炫富!”白薔薇也忍不住勾起嘴角。

    “說真的,如果是什麼豪門,我也就心服口服了,可是,那是連豪門都算不上的,我就不知道有什麼好得瑟的!”所以有時候林初夏不理解那些人想什麼。

    “並且最搞笑的一點就是她們還說是幹那些不三不四出來的,你說我氣不氣,那個老女人。”

    對於那個人,林初夏是真的有些咬牙切齒。

    “還有這種操作!”唯一露出笑意。

    “沒錯,這種操作確實存在。”想起來整個人都是不好的。

    “又不是你婆婆,以後嫁過去了,惹到你,就適當的給一點教訓,別太過分了!”免得有些人覺得你是軟柿子。

    “我也是這樣想的,現在先不計較,等有那個資格了,慢慢來!”林初夏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

    主要是別惹她,否則照樣會讓步脫下一層皮。

    “對了,寄語,你呢,那邊還好吧!”唯一有些擔心袁寄語的那裏。

    因爲邢老夫人給人的感覺實在是不怎麼好,甚至還有一些令人厭惡。

    “還好,我和邢雲的婚禮快要提上日程!”袁寄語的臉上有着嬌羞。

    “真快啊,一個兩個的,都快把自己嫁出去了?”唯一感嘆。

    “就是啊,那時候我最擔心的就是小白癡,現在看着她這樣幸福我也欣慰了。”

    那時候白薔薇就是跳在任尹的坑裏一直出不來,現在總算跳出來了。

    “對呀,特別是現在很有意思,我一直都不知道原來許雙雙家是那樣的,接下來就更熱鬧了。”

    白薔薇很想看看,當初拋棄自己選擇了那麼一個貨色能不能幸福到最後。

    “怎麼回事!”看白薔薇的樣子,似乎有好戲看啊。

    “許雙雙家裏欠了很多高利貸,然後沒錢還,這不,給任尹借錢呢?任尹這公司現在也只能說是平穩,想要抽出錢,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兩個人現在在冷戰呢,我也樂意看着!”

    不得不說,看到這裏白薔薇這心裏是爽快的。

    有時候有些人就是犯賤,你對他太好了他不會感激。

    他就是喜歡那些有所圖謀的。

    許雙雙那家人可是一羣吸血鬼啊。

    “你現在!”唯一想問白薔薇現在走出來了沒有。

    “小一一,我的心裏已經很平靜了,可以面對了!”

    有些愛,始終太累了,人嘛,還是對自己好一點。

    “就是,和誰都不要和自己過不去,。沒必要!”林初夏拿起一小塊點心放進嘴裏。

    “味道好棒!”林初夏忍不住在拿去一塊放進嘴裏。

    “小一一,你福氣太好了,有這樣一個手藝良好的婆婆。”自己媽媽也會做,只是不會這樣美味。

    “元媽媽做這一方面很專業。”因爲當初元秋晴特意去學習過。

    這麼多年,也一直都在做,所以手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較的。

    “真是幸福!”端起花茶喝了一口,眼裏全是享受。

    “是啊,很幸福!”唯一眼裏盪漾起笑意,墨家人對於她是真的好。

    不過和這幾個人聊天,心情是真的很愉快了。

    “你們看,是冷千凰!”林初夏指着電視裏的採訪說道。

    以前她一直都是冷千凰的小迷妹,但是那個人在人前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女神形象。

    林初夏也不敢貿然去打擾,最重要的就是。

    那個像影子一樣無時無刻在冷千凰身邊的人。

    那個人,每一次別人多看冷千凰一眼,都恨不得把人家的眼睛挖出來,所以林初夏一直都很慫。

    “我女神啊!”很久沒看見冷千凰出現在電視屏幕上了,有些激動。

    “是不是很美!”看着冷千凰那高高在上的樣子,林初夏花癡了。

    “確實很不錯,影視娛樂圈的一姐,那個位置不是誰都可以坐上去的。”

    冷千凰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現在的冷千凰確實在接受採訪,並確還是現場直播。

    從始至終,她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嘴角噙着笑意,看着衆人。

    蘇錦年一直就在她身邊站着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很高興今天能夠請到我們冷小姐,冷小姐退出娛樂圈已經不少時間了,但是依舊很受歡迎啊?”

    主持人看着下面那些尖叫的人,座位基本上全部爆滿。

    “謝謝各位粉絲對於我的喜愛,爲此,千凰表示感謝!”

    冷千凰看着下面那些人,臉上露出笑意。

    這些人陪伴她無數個日日夜夜,從一個明不見經傳的小透明到娛樂圈一姐。

    其實除了冷千凰的努力,還離不開這些人的支持。

    “女王大人,我們愛你,我們愛你。”

    “女王大人,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們很期待你的電視劇啊,不看你的電視劇我感覺都沒意思了。”

    “女王大人,回來吧,我們一直都在啊,我們永遠都在支持你。”

    “女王大人……。”

    聲音一次比一次響亮,冷千凰看着心裏有一些感動,這些粉絲真的很單純。

    “其實我也想早一點回來和大家見面,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

    冷千凰覺得演戲也很有意思的。

    “女王大人,你爲什麼突然退出娛樂圈啊,是不是有什麼苦衷,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們怎麼辦?”

    “對呀,我一直看着你演的戲長大,那已經是一種習慣了,每一次不看就覺得很難受。”

    冷千凰臉上的冰冷不再,露出笑意。

    “很感謝你們對於我的支持和認可,我也很高興認識你們,很幸運。”

    “我們愛你,冷千凰。”

    “女王大人,我們愛你?”

    冷千凰看着下面涌起的表白,淺笑嫣然。

    “看來我們一姐的位置依舊堅不可摧啊,千凰現在正處於事業的高峯期,爲什麼選擇退出呢?”

    冷千凰的實力完全可以走進國際,而不是現在這樣止步不前。

    “這一方面我現在做出迴應,並不是退出娛樂圈,而只是暫時的休息。”

    現在懷着孩子蘇錦年壓根不讓她出來工作啊。

    “女王大人要回歸麼?”

    “女王大人什麼時候回來,我們一直都在這裏不離不棄。”

    “對,我們不離不棄。”

    聽見冷千凰說自己只是休息,那些粉絲沸騰了。

    “因爲這些年一直都在工作,也沒抽出時間陪家人,所以趁着這一次休息,想要好好的陪着家人。”

    “還有我個人的感情生活問題,也都是現在不可分割的,最重要的一點,現在的身子不適合勞累?”

    “啊,女王大人身體怎麼啦?”

    “要不要緊,注意休息啊?”

    “對,身體不舒服那就多休息,別累着自己。”

    看着那些人對於自己的關心,冷千凰很受用。

    “感情生活,女王大人和誰啊?”這個纔是重點啊。

    畢竟冷千凰傳聞和秦家少爺有婚約,所以冷千凰在娛樂圈一直都沒有緋聞。

    “對呀,女王大人,是和誰啊?”

    “女王大人,求解答。”

    “求解答,求解答。”

    “女王大人,你就說吧,到底是誰!”

    看着那些人語氣裏的興奮,冷千凰有些好笑。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冷千凰沒明說是誰。

    那些人粉絲眼睛猛然睜大,看着一直都在冷千凰身邊的人。

    “是蘇錦年。”也不知道是誰大聲說了一句。

    “原來是蘇錦年啊,嘖嘖嘖,其實挺般配的。”

    “騎士和女王,真的不能在般配。”

    “對呀對呀,當年我們就說那個人一定和女王大人有關係。”

    “哈哈哈哈,其實蘇錦年很忠犬的。”

    那些人說什麼冷千凰倒是不在意,斜着眼睛看着自己身邊那不自在的人。

    自己這是再給他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啊。

    這個人陪伴了很多年了,是時候站在陽光下了。

    “恭喜女王喜結良緣啊?”

    “一定要幸福。”

    “長長久久,幸福到老。”

    “謝謝!”冷千凰真心的道謝。

    “對了,冷小姐,聽說你現在正和墨氏的總裁合作,是不是真的!”哪裏都不缺乏八卦的人。

    特別是最近的沈唯一,那簡直就是霸佔了頭版頭條,很火熱。

    但是最近的負面新聞有點多,風評也不是很好。

    冷千凰沉思了一下,擡起頭。

    “我不知道大家怎麼想,也不管大家怎麼說,在我的印象裏,我覺得沈小姐是一個很棒的人。”

    “曾經的過去,那些都已經無能爲力了,大家看看現在的他,不是很優秀麼,大家爲什麼要帶着有色的目光看她。”

    “那些都不是她願意的,如果可以活得張揚肆意的,誰願意絕望到捨棄生命,只求一個解脫。”

    “沈唯一很優秀,一直都很優秀,我們不能因爲那些不光彩的過去而去否定一個人的努力,那樣對於她是不公平的。”

    “我想知道哪些誹謗他的人,質疑她的人,你們有什麼資格去說她,沒有走過別人的路,沒有體會別人的苦,就不能體會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冷千凰的眼神有些悠遠,彷彿再看什麼,又彷彿什麼都沒看。

    “所以,和墨氏的合作不會終止,將會繼續下去,我一直很信任沈唯一,也相信她不會讓我失望?”

    沈唯一是自己的妹妹,怎麼都不可能讓別人欺負。

    “據說之前很多人都找你合作,可是你都拒絕了,由此看來,沈唯一是真的很厲害,也很優秀。”

    主持人笑道。

    “是的,我一直在找人合作,可是那些人給的方案都太過千篇一律,給我的感覺就是粘貼複製。”

    “我需要的是一個可以給我視覺衝擊的合作方案,而不是看着都覺得和其他的設計別無二致的。”

    冷千凰是真的很喜歡沈唯一,也很滿意沈唯一給的方案。

    “能讓冷小姐欣賞的人,一定不俗。”因爲冷千凰具備那樣的眼光。

    ------題外話------

    推薦文《夫人嫁到之卿本絕色》羅曼輕紗

    她,爲了守護組織祕密,不惜以身犯險,當脫離重重困境時,卻被組織被放棄!

    她,姜國公府庶出四小姐,無權無勢,膽怯一生,被人陷害而終!

    當她成爲她,一切將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整個王朝將爲她重新洗牌!

    她歐陽蒙——不爲權勢,淡然一生,蘇華青衣隨風舞動,冷傲而立。

    只奈何,京中風雨瞬息萬變,隱忍六年,安閒六年,終於素手掀起,萬事萬物一切竟在掌握當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
    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