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9 同意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9 同意合作字體大小: A+
     

    墨御走了,唯一又開始投入到工作中。

    只是沒那樣瘋狂而已,因爲肚子裏面還有一個小混蛋需要照顧。

    拿着自己的手機翻看朋友圈,貌似最近都在流行秀恩愛啊。

    一個二個的都在拍婚紗照,唯一也是都給了祝福了。

    “總裁,我們今天該去拜訪斯密斯先生了!”王黎走進來提醒。

    因爲唯一在哪裏拿着手機傻笑。

    “嗯,準備一些要用的資料,我們今天去拜訪一下!”

    唯一站起來,又開始充滿活力。

    墨御走了,生活還要繼續啊,這樣的狀態很明顯的不行。

    “好的,總裁!”王黎轉過身子去,整理唯一所需要的資料。

    因爲安妮業務沒有王黎熟悉,所以這一次都是他陪着唯一去的。

    “據說昨天去預約的人都吃閉門羹了!”王黎開始找話題和唯一說着。

    “那是一定的,要是我坐了幾天的飛機還有人沒眼色的打擾我,我也會生氣的!”

    所以唯一纔沒打算當時就去,因爲斯密斯不會見人的。

    既然那樣,又何必浪費自己的時間呢?

    “總裁好算計!”這沈唯一還是很聰明的。

    “只是預約的這樣快,讓我有些措手不及!”

    唯一覺得在怎麼樣,也得多晾自己幾天吧。

    因爲斯密斯確實有那個資本目中無人。

    “不知道,我打電話去的時候,他的祕書很爽快便答應了。”王黎也覺得事情發展的有些順利。

    “沒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什麼,人家既然給機會了,我們就去試一下,反正不成功也沒什麼。”

    唯一看着手裏的資料腦子不停的轉動着。

    “我在想還是這個機器人要是普及,不知道效益會怎麼樣?”

    因爲這屬於高端產品,走的都是高端路線。

    一般人家根本買不起。

    “總裁,物以稀爲貴,更何況現在的人更喜歡的就是這種高端的產品,因爲他們覺得那直接就是體現他們的品味。”

    王黎說到這裏忍不住有些好笑。

    現在確實很多人都是那樣的,喜歡用一些物質上的東西來標配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確實是那樣,我就是再想,如果成功了,該怎麼樣打開知名度!”這也是一個關鍵的。

    “這件事情對於總裁而言應該輕而易舉纔對啊?”王黎笑道。

    “比如!”唯一挑眉。

    “你不是認識冷氏都總裁麼,她要是肯出面,你還怕沒知名度?”冷千凰也算國民偶像了。

    基本上家喻戶曉,粉絲都不知道有多少。

    “王助理,看不出開你還挺會物盡其用的!”唯一覺得如果項目成功了。

    冷千凰哪裏應該是沒問題的,因爲冷千凰是一個很爽快的人,至少對於自己家人是這樣。

    “嘿嘿!”王黎笑道。

    和墨子芩呆的久了,有些東西潛移默化的,就變得非常通透了。

    車子一路直達斯密斯所在的會所,下車之後就有人來迎接。

    “請問是沈唯一小姐麼?”來人是一個外國人,說的中文有一些饒舌,不太標準。

    “你好,我叫沈唯一,歡迎來到華夏!”唯一走上前露出標準的笑容,何人握手。

    “謝謝,斯密斯先生已經在裏面等着沈總,這邊請!”高大的男子給唯一引路。

    “嗯。”唯一覺得着斯密斯先生還是挺親切的。

    和資料上都不一樣,就是不知道。這位的態度這樣友善那是爲什麼了。

    進去之後直接坐VIP電梯上了會所的頂層,來到斯密斯先生所在的包廂。

    “沈小姐,就是這裏了,我們總裁已經在等候?”男子上前輕輕的敲了一下房門。

    “請進!”裏面的人普通話倒是很標準。

    男子打開房門,邀請唯一進去。

    看着那坐在沙發上悠閒的喝着茶的人,唯一走上前。

    “斯密斯先生,你好,很高興見到你,歡迎來到華夏!”唯一伸出自己的右手。

    “你好,沈小姐?”斯密斯先生站起來,同樣伸出自己的手指和唯一握手。

    輕輕的擁抱了一下唯一。

    “沈小姐請坐!”斯密斯說完讓旁邊的人給唯一倒了一杯茶。

    唯一擡起頭打量人,斯密斯應該也屬於混血兒哪一種,並不是完全就是外國人。

    是一個看起來很有魅力的大叔吧?唯一特別的就是那對雙紫色的眼睛。

    和雪莉一樣,很美麗。

    “沈小姐看什麼,看得這樣入迷?”斯密斯看着這個小了不知道自己多少倍的小姑娘傻兮兮的看着自己,覺得有些好笑。

    “斯密斯先生和我認識的一個朋友有學微乎其微的相似。”其實那雙眼睛基本上一模一樣。

    “那一位,你說說,說不定我還認識呢!”斯密斯有些興趣。

    “就是國外的一個朋友?”唯一沒打算細說。

    “沈小姐說話很保守啊,我很喜歡直接的人,你這樣我們怎麼可以更好的合作。斯密斯也不是生氣,就是覺得唯一有些緊張了。

    “斯密斯先生還和我合作!”唯一有學意外,這關驚喜還是來得太突然了。

    “不合作你以爲我會見你?”斯密斯也屬於個你的性很強的人。

    “那唯一有一個問題不知道該不該問!”唯一覺得事情發展的太順利了,有些跟不上節奏啊。

    “有什麼問題你儘管說?”斯密斯笑道?

    看着人年輕的臉龐,在我想起自己妹妹雪莉的叮囑。

    一定要和這一位合作,以後纔有往來,唯一未來的孩子她可是承包了的。

    “你爲什麼會選擇我,在A市墨氏業績併購名聲甚至是很優秀,可是還達不到第一眼就讓斯密斯先生相中的地步?”

    這天下哪有什麼白吃都午餐,唯一從來都不相信那些。

    所以有些事情還是一開始就清楚明白的好。

    “當然是有原因的,第一我覺得墨氏信得過,第二麼,選擇合作只是第一步,能不能那就要看沈小姐會不會可以給我一個滿意的計劃方案了。”

    斯密斯很相信自己的妹妹,所以也願意做着一份順水人情,可是他也想看看唯一的能力。

    沒有那御告訴商人不喜歡豐厚都利潤的。

    “方案自然會有,斯密斯能給這樣的機會給我,我很高興?”唯一這下肆然了。

    “那就好,很期待沈小姐的表現。”斯密斯微笑,拿起茶杯動作優雅的喝了一口。

    而唯一眼前的杯子卻至使始終都沒動過。

    “沈小姐不喜歡喝茶麼?”斯密斯忍不住問道。

    “斯密斯見諒,最近身子不適合喝這些,浪費了斯密斯先生的好意,唯一感到很抱歉。”自己的孩子最重要。

    斯密達仔細的打量了唯一一眼,有學瞭然。

    “沈小姐這是有喜事了吧,恭喜沈小姐!”斯密斯看了唯一的肚子一眼,應該也是懷孕不久的。

    別問他爲什麼知道,因爲唯一那有意無意之間總是把手放在小腹的動作。

    也許這樣的動作太平時看起來很優雅也不能說明什麼,可是唯一眼裏的笑意很清楚的說明了一切。

    再說,自己也是當爸爸的人了,對於孕婦一些都禁忌還是知道的。

    “對呀,有喜事,所以浪費了先生的一片心意,唯一有些過意不去?”唯一點頭,臉上都笑容很溫和。

    “人之常情,沈小姐平時還是對注意一些飲食習慣?”這個孩子有可能未來會和似乎成爲家人啊。

    “謝謝斯密斯先生的關心,我會注意的!”家裏人對於她的飲食都特別傷心。

    “託尼,把我的那個拿來,正好給沈小姐做禮物!”斯密斯對着自己身邊的祕書喊道。

    “好的,請稍等!”被稱作託尼的人轉過身子去拿東西了。

    “斯密斯先生不必這樣客氣,唯一受寵若驚!”唯一開口委婉的拒絕。

    這人對於喜歡似乎好的有一夫少年過分了,但是唯一可不會自戀的認爲人家是對自己有意思。

    斯密斯年齡都可以作自己爸爸了,再者,這個人眼裏也沒有任何惡意。

    這些都沒有,唯一就不知道着斯密斯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唯一可不是什麼貪圖別人小便宜的人,喜歡什麼也會自己買。

    “沈小姐一定要收下,這是我的心意?”並不,其實這是雪莉千叮萬囑要自己哥哥帶過來給唯一補身子的。

    “斯密斯先生太客氣了!”

    唯一的話說完,託尼已經走回來了。

    把東西遞給斯密斯。

    斯密斯接過來打開,裏面是一株人蔘,並且是那種年份很久的,很滋補人,特別是懷孕的女人。

    “沈小姐,這是一個朋友送的,我人高馬大的也不可能用得到,今天第一次見面什麼都沒準備,就只有借花獻佛了,希望沈小姐不要嫌棄。”

    斯密斯把人蔘遞過去,唯一纔有些尷尬。

    別以爲她看不出來設人蔘價值不菲,這樣的禮物真的是棘手啊。

    “沈小姐心裏別有什麼負擔,這什麼東西還是要有它的價值對吧,我用不着它在珍貴也沒有用?”

    看着唯一的樣子,斯密斯對於這個小姑娘的好感更多了。

    和那些見錢眼開的人不一樣,這株人蔘是很珍貴,喚作其他的人,可能早就接回去了。

    因爲從昨天開始,便一直都有人在不停地預約。

    “並且沈小姐有孕在身,吃這個比較補!”斯密斯看着唯一笑得溫和。

    “那就謝謝斯密斯先生!”唯一伸出自己的雙手把人蔘接過來。

    “不應客氣!”

    “對了,沈小姐對於我們的機器人有什麼瞭解沒有!”

    斯密斯很好奇唯一對於自己產品都熟悉度。

    “在這之前對於斯尼斯先生的這個項目確實做了一些周密的瞭解,對於對於這一次的合作纔會更加期待?”

    對於這種智能的未來科技,唯一毫不猶豫的表現出了自己的愛意。

    “喜歡纔是最大的興趣,很期待和你的合作!”因爲雪莉一直都在自己耳邊年代着這個人。

    對於斯密斯對於唯一有着很大的興趣。

    特別是知道這個人和雪莉肚子裏的孩子締結了以後的婚約時。

    這是不是也算“自家人”。

    “首先謝謝斯尼斯先生給哦這個機會,我一定竭盡全力,不會讓你失望的。”唯一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人對於自己那樣好,可是這份恩情唯一認下了。

    “嗯,很期待,聽說A市都風景很不錯,接下來可能就要帶出看看。”。斯密斯問道。

    “斯密斯先生,謝謝你!”斯密斯的這句話就說明了。

    他會給他機會讓她準備,然後簽約項目。

    “現在快到午餐時間了,想必沈小姐不介意和我一起吃午餐吧?”斯密斯看了一下時間,詢問設唯一。

    “當然願意,那是我的榮幸!”唯一點頭。

    “斯密斯喜歡吃什麼,對於A市的餐點我還是有一些瞭解的!”就是不知道這個人會不會喜歡中餐。

    “我對於音樂,飲食不挑的,年輕的時候也在華夏居住過一段時間!”

    斯密斯覺得中餐也別有一番風味啊?

    “今天說什麼都是我做東,請斯密斯先生一起吃午餐!”唯一站起來。

    “斯密斯先生,這裏有一家不錯的中餐,離這裏很近的,我們一起去嘗試一下。”唯一給人引路。

    “那就多謝沈小姐了?”斯密斯站起來,和唯一一起走出去。

    AK集團。

    “斯密斯先生還是不願意見我麼?”安娜沉聲問着自己的祕書。

    “是的,總裁,斯密斯先生的祕書水斯密斯先生已經有了合作的對象!”小祕書身子有一些顫抖。

    每一次面對這關喜怒無常的人都感覺自己心都要跳出來了。

    “哪家如此得到斯密斯先生的肯定?”安娜眼裏全是陰沉。

    “據說是墨氏,斯密斯先生一直很中意沈小姐?”小祕書聲音越說越小。

    “砰!”安娜把自己手裏的茶杯砸出去。

    “沈唯一,又是她?”爲什麼又是她,這個都很唯一無論什麼時候都是那樣陰魂不散的。

    “兩個人簽約了沒有!”主要沒簽約就是有機會的。

    “應該是準備的不充分,對於沒簽約?”小祕書如實回答。

    “那就好,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再叫你!”安娜說道。

    “好的,總裁!”小祕書連忙退下去。

    拿起手機,開始把打電話。

    “事情給我提前進行,給我多找一些人,鬧的大一點,我看看這一次沈唯一該怎麼樣收場!”

    安娜從自己的抽屜裏拿出一個錄音帶,嘴角勾起笑意。

    沈唯一,這一次一定要你付出代價。

    我一定要你痛不欲生,讓A市這些人看看,你這個墨家少夫人是怎麼樣對的一個人。

    接下來的時間,唯一就開始更加投入了,開始着手準備項目所需要的是數據和資料。

    然後再給斯密斯介紹景點和餐點。

    從不加班,下班都是準時回家的。

    人力資源部。

    “唉,你們聽說了沒有,我們總裁馬上就要和斯密斯簽約了,總裁很厲害啊!”一個小職員說道。

    “對呀,年紀輕輕,確實有勇有謀,真的很不錯。”另外一個也跟着符合。

    “對呀,人也很溫和,看這個樣子,墨總裁這一次肯定是讓位成功了,這個小總裁上任很順利啊?”

    “就是啊,人家也有能力啊,你看看這一次的單子,那要是簽約成功,將會是多麼大的一筆數據。”

    “就是,有能力了,但是總裁也很努力啊,現在天天都在準備數據和資料,這一次項目可以會馬到功成。”

    洛思琪聽着周圍那些人嘴裏對於沈唯一的恭維,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眼裏有着恨意,要不是因爲沈唯一,她現在依舊是人力資源部的經理。

    可是哪個沈唯一絲毫情面也不留,直接讓她下位。

    她洛思琪一定不會讓沈唯一好過的,想要一戰成名,做夢,一定不會讓她簽約順利的。

    冷家。

    “哎呦,我這妹妹不錯麼?還是很有能力的!”冷千凰覺得不論這個斯密斯抱着什麼樣的目的和自己合作。

    可是有錢不做是傻子,更何況那個斯密斯真的很有錢。

    國外頂尖的財團啊,實力真的不敢相信。

    唯一這一筆單子賺下來,那回事令人很驚喜的意外收穫,至少可以讓墨氏把戲老傢伙閉嘴了。

    “小姐也喜歡這個項目麼?”蘇錦年靠在冷千凰的肩窩,看着冷千凰手上的報紙。

    “小姐要是喜歡,我可以給你弄回來?”只要是冷千凰喜歡的,蘇錦年一直都是不折手段拿來給她。

    “想什麼呢?那個人可是我妹妹,你也是,少給哦作妖,還是因爲我的妹妹這筆單子黃了,我叫你脫一層皮?。”

    冷千凰看着自家忠犬,忍不住一再提醒。

    “好的小姐,我我不會打這個的主意的?”冷千凰都不喜歡了,蘇錦年又何必去費這樣的心思。

    吃力不討好,蘇錦年不做的。

    “知道就好,你記着,沈唯一是自己人,不可以輕舉妄動,所以關於她的事情,記住。”

    冷千凰看着自己懷裏的人,嘴角勾起笑意。

    “寶寶鬧你沒有?”蘇錦年轉移話題,輕輕的撫摸着冷千凰的肚子。

    “寶寶很乖,一直都不鬧媽媽!”冷千凰眼裏全是慈愛。

    這是她和心愛之人的孩子,一直都在盼望他的到來。

    “嗯,她不乖生下來我就打………”蘇錦年看着冷千凰的眼神不敢則繼續往下說了。

    “你就打!”冷千凰眯着眼睛看着人。

    “怎麼可能,額愛她都來不及,這麼可能捨得打!”這句話蘇錦年可不敢說。

    “算你會說話,要不然…………”冷千凰似笑非笑的看着蘇錦年。

    “老婆,你想多了,你和寶寶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了,我怎麼捨得呢!”蘇錦年藉機蹭了一下冷千凰的脖頸,有些撒嬌的意味。

    “但是,你也不能太關心沈唯一啊,她是有老公的人,不需要你的關心?”最需要關心的應該是他。

    可是他老婆卻從來都不把眼光放在他的身上。

    “你這個醋罈子,沈唯一是我姑姑都女兒,也就是我的妹妹,關心一下怎麼啦?”看看他那個小肚雞腸的樣子。

    “我就是吃醋,以前都不是這樣的,你現在太關心那個人了,是不舒服!”蘇錦年強烈的要求自己的不滿。

    “有出息了,吃醋吃上癮了是不是!”冷千凰掐了一下蘇錦年的勁腰。

    “可是你是我老婆啊,她又不是我的誰!”看得出來,其實蘇錦年真的是預防很薄情的人。

    在冷家這麼多年,即使齊瑤和冷冽在他眼裏也都只是冷千凰都父母。

    所以,他會對她們好,冷千凰希望的或者想要的,他都可以做到。

    “行行行,走吧,陪我去外面散步!”冷千凰不想再和蘇錦年討論設法問題。

    反正這麼對年,這個人就是這樣,一直固執。

    “好,我們去院子裏走走!”冷千凰如果不運動,腳就會浮腫。

    每一次看見蘇錦年就覺得恨不得這些都是發生在她自己的身上。

    他見不到冷千凰受一點罪,在蘇錦年眼裏,冷千凰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大人。

    “嗯?”冷千凰站起來,蘇錦年連忙扶着她,就好象她是什麼易碎都珍寶一樣。

    冷千凰轉過頭看着人,嘴角有着笑意,這個人從始至終對於自己都很還。

    好的又時候冷千凰都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報答。

    唯一這邊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可是有些人就是見不得他好過。

    此時的唯一正在辦公室處理文件,手機的電話卻響起來了。

    “喂,你好,我是沈唯一!”唯一沒有停下自己手裏的筆,繼續做着手上的工作。

    “老婆!”電話裏傳來墨御的聲音,唯一停下自己的動作,嘴角勾起來。

    總算打電話給她了。

    “嗯,我在呢!”往後靠在背椅上,端午自己的杯子喝果汁。

    “最近怎麼樣,孩子有沒有鬧騰你!”隨時隨地都在關心唯一都身體。

    “寶寶很乖,倒是沒耐我!”偶爾有時間比較調皮,可是大多數時候還是特別聽話的。

    “這我就放心了,我那時就要去出任務了,不放心你一個人,我們又要很久不聯繫了,老婆,出完這一次任務,我就一直陪在你身邊好不好,我們一家三口,無憂無慮的?”

    司令這邊的申請已經通過了,只要完成最後的任務,就可以回去A市一直陪着唯一了。

    看着寶寶成長,她也不會那樣累。

    唯一一時間沒聽清楚後面那句一直,只關心出任務。

    “這一次又是多長時間?”手指緊緊的握着手機,有一絲輕微的顫抖。

    每一次聽見這個男人出任務自己丟丟心神不寧的,不是因爲不相信墨御都的能力,而是因爲那個人是自己的愛人。

    哪怕不受傷,聽到出任務這份名詞這心裏也是不舒服的。

    “不確定!”因爲那些人基本上都出現了,這一次觸動很多力量,想方設法都太一網打盡,否則以後會更加後患無窮的。

    “不確定是多久,危險性怎麼樣!”唯一緊張的問道。

    “老婆,你應該相信我,你和寶寶還在家裏等我呢,即使剩下最後一口氣,我也會回來的?”一定會回到這個人的身邊。

    墨御可不會大方都把唯一交付給什麼人,沈唯一接下來的人生,墨御已經承包了。

    所以,他一定會回來,陪着唯一度過漫長歲月,看着兩個人的孩子長大。

    “我沒有不相信你!”唯一就是覺得自己有些擔心而已。

    “我知道的,我老婆擔心我?”有些東西即使知道也會不由自主。

    “你和孩子好好保重,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我回來不想再看你憔悴的樣子,不準加班,別以爲我不再你就可以肆意妄爲,我要知道知道你陽奉陰違的,你看我回來怎麼收拾你?”

    沈唯一就是預感需要別人照顧的小混蛋。

    “我知道了,不會讓你的女兒受委屈的!”現在有孩子了,怎麼可能不好好照顧自己。

    “嗯,等我回來,我就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墨御覺得唯一要是知道自己調回A市,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什麼消息,說出來,提前讓我高興一下。”墨御說的好消息,那就是好消息。

    “保密,好了,老婆,好好照顧自己,老公出任務去了,記得照顧自己!”墨御說完掛斷電話。

    他怕再繼續聽下去,自己就更加捨不得離開這個小祖宗了。

    但是銀蛇那些人自己必須親自出面。

    那是血債,就必須血償,以前自己的兄弟的,還有後來沈唯一的,這一定要做一個了斷。

    唯一還沒有來得及在說話,看見這掛斷的電話,也有一些無奈。

    同時心裏也有一些不安,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事。

    甩甩頭,拋開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一定是自己最基本數據做多了,有些頭昏腦脹了,纔會開始胡思亂想。

    而墨御這邊。

    “哥哥,剛剛在給嫂子打電話麼!”墨柳走過來看着自己的哥哥。

    “嗯,你嫂子懷孕了,我要好好叮囑一下,免得她總覺得無所畏懼。”墨御開口說到。

    “臥槽,懷孕了,什麼時候的事情,怎麼沒人通知我?”墨柳在部隊是一段消息都沒有得到。

    頓時看着墨御的眼神就有一些幽怨,還是不是一家人,唯一懷孕她居然最後一個知道。

    “你的電話不是一直都在關機狀態,用什麼聯繫你!”墨御看着這個二貨,覺得有些無能爲力。

    有時候精明的就像一個狐狸,有時候蠢的和一條豬差不多。

    “呃,好吧?”這倒是事實,因爲自己在部隊一般情況下手機確實都是關機的。

    特殊情況基本上不會出現,因爲很多時候墨柳也怕自己家哪位老太后的電話來不停的催婚啊。

    爲了保險起見,有時候關機時很有必要的。

    “對了,哥哥,給你說一個特別好玩的事情!”想去這幾天自己的發現,墨柳就覺得很有意思。

    “你說?”墨御眯起眼睛。

    “有些人果然有問題,以前一直都是我們疏忽了,哥哥,你說六年前的事情,和這位有沒有一些關係,那時候她也是部隊實習的醫生,好像和你們裏面哪一個戰友在處對象,當然,那個戰友也犧牲了。”

    有時候沒發現都適合都覺得挺正常的,一旦有什麼一點就經不去推敲了。

    “你是說,有人泄密!”墨御眼裏有着寒光,那一次的任務,誰都沒有贏,因爲雙方都損失慘重。

    “那不排除啊,哥哥,你忘記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要不然當初怎麼都不可能犧牲那麼多人!”墨柳一直都很不喜歡那個人,很不喜歡。

    “沒事,這一次我們看看她怎麼辦,到時候就可以一起處理了?”那一次對於墨御而言簡直就是侮辱。

    看着自己的戰友一個接一個的倒在自己的面前,那種感覺,墨御現在都還要體會到。

    “哥哥,別傷心了,其實如果可以,我想不要不參加這一次的任務,太兇險了,嫂子又懷着孩子,你有一個萬一,可能我都沒臉回家了?”墨柳很希望自己的哥哥不參加。

    “不可能,那些人不能白死,總的給那些英魂一個交代,你小嫂子一定會理解我的。”墨御的眼神有些深邃。

    “哥哥。”墨柳還是有些不放心。

    當初的特種部隊那一批的精英,基本上都是死在那些人手裏,墨御的心理有恨意那也是無可厚非的。

    “墨柳,軍人保家衛國,雖死尤榮,可以死在敵人的槍下,死在戰場上,可是不能死在自己人的手裏,隨意有些人必須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

    墨御看着遠方淡淡的說道,眼裏沒有任何焦距。

    “我知道,哥哥?”每一個軍人對於保家衛國都是義不容辭的。

    還是真的是那樣,那個人簡直就是罪該萬死。

    墨柳的眼裏也升騰去恨意,那是她的戰友,患難與共的戰友,並肩作戰的戰友。

    “我一定會活着回來見你小嫂子都,我最捨不得都就是不小嫂子,我不放心把她舉起給任何人,所以額會照顧她一輩子!”墨御想起自己的老婆,笑得很甜蜜。

    “小嫂子要是聽見你這話,可是不知道多高興?”女人都是喜歡甜言蜜語的,包括沈唯一那個女漢子。

    “你小嫂子其實不是很喜歡甜言蜜語,運維等於一樣她而言,誰的再多,不如用實際行動向她表明愛意,嘴上的愛意都是空口無憑的?”

    沈唯一這方面是真的很現實,如果當初自己一開始用的是那些花花公子追求女人都那些方式。

    恐怖兩個人都分道揚鑣了。

    沈唯一這個人很接地氣,隨意喜歡的事情一直都很實際。

    “小嫂子與衆不同?”要不然當初也不會讓墨御這個老男人第一眼就看上。

    “一直都是不一樣都,即使物是人非!”即使物是人非了,墨御還是第一眼就知道,唯一就是他要找的人。

    “別酸了,哥哥,我們一定要盡力?”墨柳的眉頭皺起,這一次的任務說實話有些沒自信。

    但是那些人又必須死,那些人不死接下來會死更多人。

    “好,這一次吧那些人剷除。”本來當初就應該死的人,又對活了那麼多年,已經足夠了。

    唯一最近心裏很不安,也不知道是因爲懷孕還是真的還有事情發生。

    對於情緒一直都有一些暴躁。

    “小姐,是不是心裏不舒服?”唯一今天根本沒安心下來完成工作。

    “安妮,我有些心神不寧的,總覺得會有事情發生?”唯一眉頭皺起,總覺得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小姐,可能是你這幾天太累了,又懷孕,身子肯定受不了!”安妮覺得是這樣。

    “可是我感覺不是那樣都,那種感覺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形容?”唯一拿出抽屜裏的酸梅,出了一顆,這心裏才舒服一點。

    “小姐是不是擔心墨隊長?”安妮瞭然的笑笑,兩個人的感情那是有目共睹的。

    “對,他有開始執行任務了,我心裏很不安!”唯一袒露自己的心意。

    “小姐,你有些杞人憂天了,墨隊長那樣的人,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在安妮看來,墨御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至少自己沒把握。

    “就是擔心,沒理由的!”唯一也覺得有些矯情。

    果然,懷孕了之後,人都變得不一樣了。

    “你要相信墨隊長啊,你現在懷着孩子,不能一直保持這樣的心境,那樣對於孩子不好,你要學會開朗樂觀?”安妮安慰人。

    “嗯,我會努力調整自己的心態的,不會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唯一點頭,自己現在可不是一個人了,不能這樣肆無忌憚了。

    可是還沒等她鬆一口氣,內線的電話就響起來了。

    “喂,你好,請問有什麼事情麼!”敲打着桌子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小一一,我這裏出事了?”顧悠悠的聲音裏面有些驚慌失措甚至還有一絲顫抖。

    “發生什麼事了?”唯一開口問道,神情有些激動。

    “墨氏酒店,就在剛剛,出事情了,小一一,對不起,是我沒管理好,客人吃了食物之後就中毒,已經送去醫院裏,可是現在門口有一堆的記者,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

    顧悠悠的聲音哽咽的厲害,畢竟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事情,還是和人命息息相關的。

    唯一打開電腦,果然,墨氏酒店食物中毒已經霸佔了所有的頭版頭條,所有的人對於酒店都發出質疑。

    唯一看着這關場景,即使客人發生食物中毒也不會有這樣都排場,唯一的可能就是這些人都是被別人早就安排好了。

    唯一在腦子裏面開始過濾,終於有了目標。

    不過,現在還是先去顧悠悠哪裏,人現在可能嚇傻了。

    到底是因爲什麼中毒的,唯一也想去看看,墨氏酒店成立幾十年都沒發生這樣的事情。

    現在自己一接受,就開始一直各種問題不斷,唯一對於此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小姐,我們現在還是不要回去,這些人情緒有些激動,特別是中毒者的家屬。”

    現在唯一懷孕,可不能馬虎大衣了,墨御不再,唯一的人身安全就是她負責。

    那裏人多眼雜的,要是一個不注意,誰能說的清楚。

    “不行,那是我朋友,我必須去看看!”

    唯一不放心顧悠悠,那畢竟是自己的朋友,不是別人。

    平時都是護着她們,不會讓她們受委屈都,現在也一樣,不會讓那些有心之人陷害她的。

    “好吧,小姐,我和你一起去?”安妮也是理解的,因爲沈唯一一直都是一個很講義氣的人。

    “好的,你和我一起去?”唯一也不再糾結,帶着人就往外面走去。

    “總裁,我們的酒店發生………”王黎走進來原本打算說這件事情。

    “沒事,你先在這裏處理一下文件,我去看看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情,現在不解釋,以後我們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唯一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

    ------題外話------

    抱歉,寶寶們,更新晚了,今天有事情出去了,麼麼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
    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