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8 最後一次任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8 最後一次任務字體大小: A+
     

    果然,袁寄語的眼裏有一些失望。

    “對不起,小語。”莫綺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說。

    “沒事的,伯母,你能這樣我已經很開心了?”袁寄語笑笑。

    “你恨你的媽媽麼?”莫綺問出這句話的身子有些顫抖。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希望袁寄語說不恨麼。

    不可能,自己把她丟棄那麼多年都不曾找回來。

    原本衣食無憂的童年也因爲要照顧自己的妹妹而沒時間去享受。

    是自己,讓她把所有的苦楚都吃盡了。

    有時候莫綺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配做一個母親。

    自己真的沒資格。

    “不恨!”出乎意料的,袁寄語的回答很平淡。

    “爲什麼!”莫綺聲音有些微微的哽咽。

    袁寄語和袁寄雲應該恨她們的,是她們沒有用,沒有保護好自己的孩子。

    如果可以,莫綺寧願不要如今的身份地位和榮耀,來換取自己孩子的平安和幸福。

    “爲什麼,她們丟下你很多年?”即使不是故意的,可是傷害都已經造成了。

    在多的語言,也只會顯得虛僞。

    “我執意要找到自己母親,就是想要問問,當初爲什麼丟棄我和妹妹,是不是因爲我和妹妹說拖油瓶,爸媽纔會不要我們的?”

    袁寄語低下頭,掩飾自己眼裏的情緒。

    “怎麼可能!天下沒有哪一個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小語,你爸媽一定很愛你和小云。”莫綺有些激動。

    “小語,真的,你爸媽一定很愛你們,不要胡思亂想?”莫綺拉着袁寄語的手指,輕輕的拍着。

    “伯母認識我的媽媽麼?”袁寄雲大聲的問道。

    莫綺轉過身子,看着病牀上的人,眼裏有着顯而易見的心疼。

    走上前去,看着這個自小就被病魔折磨的人。

    莫綺自己也有心臟病,所以自然知道發作起來的時候究竟有多疼。

    可憐袁寄雲年紀輕輕,就必須忍受病痛。

    “好孩子,伯母還在給你們聯繫,你身子不好,要好好休息,情緒不能太激動,知道麼?”

    莫綺溫柔的拉着袁寄雲的手指。

    眼裏全是憐愛。

    迎着莫綺的目光,袁寄雲嘴角勾起笑意。

    “伯母笑起來真好看,要是伯母是我的媽媽就好了?”袁寄雲眼裏有着溼意。

    從小和自己的姐姐相依爲命,從來沒有任何人會去心疼她們。

    姐姐也一直咬牙堅持到今天,如果有機會,袁寄雲也想問一下。

    她們的母親究竟愛不愛她們,她們是不是都是被家人丟棄的孩子。

    “傻孩子?”我當然也想光明正大的做你們的媽媽。

    可是這句話莫綺還是不敢說出口。

    莫綺受不了自己良心的譴責,她的孩子,在她沒有看見的地方,吃了很多苦。

    “小姑娘叫什麼名字?”歐陽逸走上前,看着臉色蒼白躺在病牀上的人,心裏難受可是表面卻是一派平和。

    “伯父,我叫袁寄雲!”袁寄雲微微笑道。

    看見這兩個人心裏很舒服,也很有歸屬感,覺得兩個人特別親切。

    “現在身體好一點沒有,心情要保持愉快知道麼?”歐陽逸拉着袁寄語的小手溫柔的說道。

    “當然,伯父,我一定會活得長長久久的,嘻嘻嘻?”袁寄雲現在對於生活是真的很客觀。

    因爲自己一直牽掛的姐姐終於走向幸福的彼岸。

    而自己心裏也踏實了,她一輩子爲了她勞心費神的姐姐終於有人疼有人愛。

    也終於有自己的家庭了,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家庭成員。

    這一輩子,袁寄雲就想看着自己的姐姐幸福,其餘的她不奢求。

    無論什麼事情,都要保持平平淡淡的心情,那樣自己纔會活得更加長久。

    “好孩子,你不會有事情的,伯母在呢?”莫綺忍住自己眼底的眼淚。

    “伯母是一個好人,只是生命這種東西不要強求,有些東西,終歸得不到!”袁寄雲現在已經沒什麼遺憾了。

    “相信伯母,你一定會好好的,伯母不會讓你有事情的?”莫綺緊緊的拉着袁寄雲的手指。

    就怕一鬆手,人就不見了。

    “伯母放心,我不是對於生命失去希望了,而是保持平常心,傲寒哥哥說的,不能讓愛自己的人失望和痛苦。”

    袁寄雲年齡是很小,可是悟性卻很強,心胸也算開朗。

    “對,不能就這樣輕易的放棄,你姐姐馬上就結婚了,不能做什麼讓家人傷心的事情。”

    莫綺當然知道袁寄雲心裏的感受。

    當初自己知道自己得了心臟病,感覺整個人生都灰暗了。

    可是世事無絕對,不堅強一點怎麼知道前面沒有奇蹟。

    “嗯,伯母說的對,要活得對得起自己。”袁寄雲臉上始終有着笑意。

    袁寄語在一邊看着嘴角也勾起,歐陽市長夫婦是真的很好,很會安慰人。

    可是邢雲卻不這樣想,歐陽家這兩位是什麼樣的人和性格,這些年來也是瞭解的。

    並不是什麼熱絡的人,所以邢雲有些好奇,爲什麼突然之間對於袁寄語兩姐妹這樣好了。

    有時候無事獻殷勤,就顯得有些欲蓋彌彰了。

    不過,他心裏只是有些疑惑,暫時還想不到這兩位的心思。

    ——

    墨氏。

    “叩叩叩。”唯一放下自己手裏的簽字筆看着來人。

    “總裁,斯密斯先生大約明天上午九點左右會達到A市,我們需要去會一下麼?”王黎把斯密斯最新的消息給唯一。

    “不需要,等他休息好了之後,我們打電話預約,現在去我們也不可能會見到人的?”

    因爲人家也是需要休息的,唯一可不覺得自己上去那個斯密斯先生就會給自己面子,那顯然不可能的。

    “好的總裁!”王黎回答。

    “那個斯密斯先生查出來沒有,有沒有什麼特別喜歡的?”

    想要個人家交好,自然要知道人家喜歡什麼。

    要不然最基本的交流都沒有,項目更不可能進行。

    “總裁已經打算進軍這個項目了麼!”王黎的聲音裏有着笑意。

    對於這種未來科技,很有興趣,誰不會會有不一樣的收穫呢?

    這種事情真的說不清楚。

    “對的,我想任性一點賭一把試試!”一直都是這樣平淡無奇的,一點挑戰性都沒有。

    “總裁一直都很任性,現在外面那些報道都在說總裁和冷氏的合作!”唯一這速度真的很厲害。

    至少王黎覺得冷氏那一位是令人非常頭疼的存在。

    之前王黎都不覺得唯一會成功,因爲唯一在商業上有些東西還是不夠熟練。

    冷千凰又是一個老狐狸,並且據說吹毛求疵的很厲害。

    之前很多家大型企業也都打算和她合作。

    可是都不是很順利,用冷千凰那個任性的話語來說就是。

    整個海島的設置還達不到心目中的標準。

    可是誰也不知道冷大小姐心目中的標準是什麼。

    當然,也有一些嘴欠的開口問過,冷千凰回答的很隨便。

    至少第一眼給她的視覺衝擊比較大,而不是就好象在觀察那些一模一樣的藝術品一樣。

    王黎很好奇,唯一是怎麼做到的,冷千凰可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人。

    “總裁,你到底是怎麼樣做到的!”王黎眼裏有着八卦。

    “陰差陽錯吧,也許冷千凰就是中意我給的方案!”

    大部分是因爲自己的設計,小部分是因爲私人感情。

    “總裁就是這樣愛開玩笑!”兩個人都不是那種隨便的人,並且還都是唯利是圖的女人。

    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王黎的身子有些顫抖,不敢想象。

    “你先去準備一下,明天我們去見人!”唯一喝了一口果汁。

    “好的!”唯一不願意說,王黎也不打算再問了。

    怎麼樣做到沒關係,最重要的就是目的達到了。

    拿起自己的手機,心血來潮的登錄QQ。

    現在這個時候林初夏和袁寄語正在聊天。

    唯一看着兩個人聊天的內容,忍不住去翻看了聊天記錄。

    朝着上面往下看,大眼睛漸漸的眯起來,嘴角忍不住翹起。

    如果這不是在辦公室,唯一真的很想大笑幾聲,簡直就是太逗了。

    “油菜花,你成功的娛樂到了我?”

    編輯好之後發送過去,附帶一個大笑的表情。

    還有這樣奇葩的人,簡直就是太逗了,哈哈哈哈哈。

    “哎呦喂,這不是霸道女總裁!”林初夏看見唯一出來很高興。

    “說什麼呢?田雲家裏怎麼樣,好相處麼?”自己這個朋友有時候就是是少根筋。

    “沒什麼啊?田雲家裏人都很好,就是那幾個親戚,每一次看我,就好象再看什麼窮鬼一樣,我也很無奈?”

    林初夏現在正在牀上躺着,自己身邊田杉杉睡得很香。

    “撲哧,你在怎麼樣也不算窮鬼吧。”林初夏家屬於那種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

    田雲的家庭唯一也是聽自己老公說過,也算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

    “不是田雲家,是他那個二伯,我簡直快要氣笑了,每一天必備就是來炫富,我都免疫了。”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你也可以啊?”林初夏有時候嘴巴也是很毒的。

    “臣妾不敢啊?”還沒有嫁過去,林初夏又不是傻,自然不敢輕舉妄動。

    等他嫁給田雲之後,那些人有的是機會收拾。

    所以,林初夏只是平時比較二,一旦理智起來,智商還是很在線的。

    “還有你不敢的事情,別逗我了!”唯一覺得這幾個人裏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

    但是唯一一點就是,哪個都不是怕事情的。

    “是不是傻,現在還沒有進家門,以後有時間大家騎驢看唱本,不是很喜歡炫富,沒事,有機會給她們一點刺激!”

    林初夏不是一個特別喜歡找事情的人,但是也不可能別人來找事情還這樣無動於衷。

    “心機!”唯一隻能感嘆。

    “小一一,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救我!”袁寄語發了一個哭泣的表情。

    “你咋了?”袁寄語一直都是一個存在感比較弱的人。

    “我現在在去邢雲家的路上?”袁寄語想起邢雲的奶奶和爸爸,這心裏真的有些慫。

    “邢家老夫人,是一個特別勢力的人!”喝了一口果汁。

    袁寄語進邢家的門,以後的日子估計不會太好過。

    當然,除非搬出來,天高皇帝遠的,邢家老夫人也是鞭長莫及。

    那個老太婆也不知道咋回事,一把年齡了也不知道放權給這些子孫。

    非要自己的子孫聽從自己的安排,不安排就想方設法的阻止。

    並且邢雲那個爹也不管事情。

    簡直一大家子的奇葩。

    “不要慫,就是幹!”林初夏那個二貨又開始有些不正經了。

    “憋說話,你就這樣幸災樂禍真的好嘛?”唯一有些無語。

    唯一想了一下,其實如果兩個人商量的話,那就可以在外面自己居住。

    在邢家那個老宅裏,袁寄語那個溫順善良的樣子,生存不了多久的。

    袁寄語不適合哪種步步爲營的生活,那樣的人還是活得簡單一點。

    複雜一點的不適合她。

    “其實如果婚禮定了,我建議你和邢雲結婚之後搬出來住?”這是現在最直接的辦法。

    “對的,小一一,我也有這一方面的打算,我和邢雲搬出來,把我婆婆也一起接過來?”

    袁寄語很喜歡夏涼,她覺得即使邢雲不在家,和夏涼到一起,兩個人也會相處的很好。

    “很機智的選擇。”自己的婆婆就說過,邢老夫人那種人一直都只認權。

    “小一一,我就是有點怕!”袁寄語和唯一不一樣。

    沒有經歷過於大風大浪,過得辛苦而且很充實。

    之前也沒想過自己會嫁入豪門,袁寄語也不傻。

    A市這麼多豪門,不是每一個豪門都和墨家一樣,不是每一個人都和元秋晴一樣。

    全心全意接納自己的兒媳婦,把兒媳婦就當作女兒養,甚至比自己的孩子都好。

    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沈唯一那個福氣,享受萬千寵愛。

    但是袁寄語知道,爲了這份寵愛,唯一也付出很多。

    “別怕,我們一直都在你身後,受委屈你就來和我說!”

    唯一很護短,不允許別人欺負自己的朋友。

    “好的,謝謝你,小一一!”唯一是真的很講義氣了。

    “不謝,我什麼忙都沒幫上!”這個功勞唯一可不敢承認。

    “嗯,我一定會加油的?”事關自己都終身幸福,袁寄語緊緊的捏着自己的手機,絕不可能就這樣退縮。

    “加油,給我狠狠的打擊那個老太婆?”林初夏看那個人也是十分不順眼。

    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看誰都覺得不順眼,感覺全世界就只有她邢家最牛逼一樣。

    “夏夏,咳咳咳,不說了,先下線了!”袁寄語沒有林初夏那個膽子。

    “嗯,馬到功成?”唯一和林初夏同時說道。

    現在在車子上的袁寄語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鎮靜的樣子。

    “別擔心,一切都有我呢?”邢雲空出一隻手拉着袁寄語溫軟的手指。

    他周圍這幾個哥們的婚事都基本上定下來了。

    就只有他這裏還沒消息,所以邢雲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加快步伐。

    “你奶奶不喜歡我,你爸爸也不喜歡我!”袁寄語一些失落。

    上一次看見邢雲爸爸的時候就知道,邢鋒看見自己的眼裏全是嫌棄。

    就好象自己是那種趨炎附勢的人一樣,圖的就是他邢家的錢財。

    “沒事的,你完全可以不用顧慮那些人?”因爲那些人壓根就不會關心別的人的死活。

    最關心的永遠都是自己的利益,一個比一個更加自私。

    爲了利益,就沒有那些人不能犧牲的。

    反正最後痛苦的也不是自己。

    就好像當初的夏涼,如果不是那些人自私,一開始就把所有的事情都說開。

    至於讓夏涼一直悶悶不樂到今天麼?

    夏涼是悔,是恨,是怨,可是最多的就是對於自我的放逐。

    因爲夏涼根本就不在乎自己。

    “放心吧,小語,我不會讓你和那羣人住在一起的,結婚之後我們就搬出來,自己住!”

    這一點邢雲很早就考慮過了,袁寄語嫁給自己。

    斷然不可能讓她受委屈的。

    邢加那就是龍潭虎穴,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

    邢雲又怎麼捨得袁寄語這樣單純的人在哪裏湮滅呢?

    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自己的父親毀了一個母親,邢雲做不到和邢鋒一樣無情。

    “你說話和小一一一樣,小一一也是這樣和我說的?”

    不得不說,兩個人都是太瞭解後果了,纔會想法一致。

    “是麼,小嫂子看事情一項看得很通透?”想必也是知道邢家目前的狀況的。

    “小一一很厲害的?”袁寄語表示自己的朋友很不錯。

    邢雲笑笑沒說話,袁寄語要是有沈唯一一半的狠辣勁。

    可能邢家那羣人也不會這樣放肆,唯一的領地意識很強。

    不服那就打到你服爲止。

    不過,邢雲還是喜歡袁寄語這樣單純善良的。

    唯一那樣的美人恩,也不是每一個人都享受的起的。

    起碼有那個駕馭的能力,不然也不會和諧美滿的。

    邢家,此時一大家子人全部都在場。

    坐在最上面的邢老夫人臉色非常不好看,大廳裏靜悄悄的,都能夠聽見呼吸聲了。

    “夏涼,你什麼意思!”邢老夫人用柺杖敲打着地面,臉上全是憤怒。

    “沒什麼意思啊,我覺得我做得很明顯了,雲兒也不小了,是時候找一個過日子的了!”

    夏涼端着自己的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動作很優雅。

    “沒什麼意思你爲什麼喊邢雲把那個女的帶回來,你是不是看我這個老婆子不順眼,故意氣我的。”

    袁寄語,和她理想中的孫媳婦相差十萬八千里,她壓根就瞧不起那個人。

    “那個人配不上雲兒,我不答應!”邢鋒也跟着說道。

    夏涼看着這一家子醜惡的嘴臉,真的覺得沒意思。

    “我只是來通知你們,不是和你們商量?”夏涼在邢家還是第一次這樣硬氣。

    她受夠了,都想要利用她的兒子來達到目的,她夏涼絕對不允許。

    “這件事情你說了不算,這件事情就只有當事人說了纔算。”夏涼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這些年自己深居簡出,也懶得和這些人計較。

    ?而這些人也都基本上習慣了她溫和無害的樣子,可能都忘記了。

    當初那個手段強勢的夏家大小姐,時光是磨平了她一些菱角,但是那種深入骨髓的尊嚴卻依舊在。

    “你想幹什麼!”邢鋒死死的盯着夏涼。

    “你別一副我做了什麼天大的錯事的樣子,邢鋒,從始至終就不是我夏涼欠你們的,而是你們邢家欠我夏涼的。”

    “還想要利用我的兒子來聯姻,鞏固家族的榮耀,做夢。”夏涼這一分鐘有些尖銳。

    隱忍看幾十年,對於這家人早就失望沒感情了。

    有些話說起來自然無所畏懼。

    今天有些事情必須給一個了斷了。

    “誰給你的權利決定雲兒的婚事?”邢鋒咬牙切齒的盯着人。

    “就因爲我是他的媽媽,他想要的我都盡力而爲,幫助他。”

    現在在夏涼心裏,沒有什麼東西比自己的孩子幸福更重要。

    “邢雲還小,你一把年紀了有些事情還看得不明白麼?”

    在豪門裏面,就沒有所謂的愛情,那些東西不過就是爲了掩人耳目而已。

    “對於當初利用了我,現在還想要利用我的兒子,讓我煎熬了一輩子,也想要我的兒子愛而不得痛苦一輩子?”

    夏涼看着邢鋒的眼神就如同看什麼仇人一樣。

    “邢鋒,當初毀了我,我不和你計較,想要毀了我的兒子,你們邢家全部的人都別想好過。”

    夏涼也很堅定自己的立場。

    “母親,我回來了?”在夏涼的話語落下的時候,邢雲就帶着袁寄語款款而來。

    邢老夫人和邢鋒的臉色有些難看。

    “兒子,你回來了?”夏涼的臉上立刻浮現出驚喜。

    “嗯,我帶着寄語來了?”邢雲攬着身邊的人,臉上全是笑意。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走,一起去吃東西,管家都準備好了?”拉着邢雲和袁寄語往餐廳哪裏去。

    完全就不管其他人。

    “伯母,我……”袁寄語有些害羞,不知道該怎麼樣說話。

    邢家這裏的氣氛真的很壓抑啊?非常不自在。

    “沒事的,安心吧,把一切都交給伯母!”夏涼安慰的拍拍袁寄語的手指。

    “嗯。”看着那些人袁寄語心裏有一些沒底。

    邢鋒和邢老夫人也都自己走過去。

    “沒教養,看見人都不知道喊一句!”邢老夫人開始吹毛求疵了。

    “她喊我了,畢竟我是邢雲的媽媽!”夏涼拉着袁寄語坐在自己的身邊。

    “夏涼,你到底想要幹什麼?”邢老夫人覺得自己就一直沒明白夏涼這個兒媳婦。

    看見自己的老公和外面哪些小三小四在一起也是無動於衷。

    當初就是因爲夏涼更優秀,邢老夫人才去夏家提親的。

    可是她當初卻隱瞞了邢鋒心有所屬的事實,讓夏涼一頭栽下去。

    要說夏涼心裏不恨邢老夫人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更加恨自己有眼無珠。

    “其他就別說,我是不會同意這個女都和邢雲的婚事的,有我在一天,她就不要想進邢家的大門?”

    想起上一次這個人對於自己的態度。

    邢老夫人最不喜歡不能掌控的人。

    “母親,現在還喊你一聲母親是尊敬你,邢家也不是什麼特別頂級的豪門,說話沒必要這樣咄咄逼人的?”

    因爲看着那副勢力的嘴臉真的很難受。

    “我不同意!”邢老夫人放下筷子,看着夏涼。

    夏涼看都不看她一眼,吃着自己碗裏的菜。

    順便夾一點給袁寄語和邢雲。

    “我當初記得我嫁過來,你們邢家給了我百分之二十的公司股份!”那些東西夏涼一直都收藏得很好。

    “你想要幹什麼!”那些是當初老爺子許諾的。

    所以邢老夫人也想過結婚之後讓邢鋒把股份想方設法地拿過來,可是兩個人關係不好。

    夏涼也不是傻子,這麼可能拿出來。

    那可是自己在邢家安身立命之本,有了那些東西邢家的人都敢如此肆無忌憚。

    如果沒有那些東西,夏涼不敢想象自己過得會多悽慘。

    “我沒想幹什麼,家和萬事興啊,我就問一下你們想幹什麼?”夏涼掃視這兩人。

    “我只是想要看見我的兒子儘快完婚,對象必須是袁寄語,只要邢雲和袁寄語結婚,我就把股份還有一些其他的產業交出來。”

    這些人這些年一直盯着自己,就怕自己拿着股份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這些東西都是當初邢老爺子爲了彌補自己的。

    當初讓這個老婆子讓出一點產業,那可是費了不少起功夫的。

    “你是邢家的兒媳婦,一切都應該以邢家的利益爲先,這些不應該知道的?”

    當初股份的事情,邢老夫人一點都不知情,因爲基本上都是星老爺子在辦理。

    “邢家爲我貢獻過什麼,讓我爲他犧牲,你們邢家欠我的。”夏涼毫不避諱的看着老夫人。

    這些人是多不要臉才能夠說的出這種話。

    “別說那些有的沒的,我的意思很簡單,答應邢雲和小語的婚事的,那麼我就把產業股份讓出來,不然我就拋售。”

    夏涼這一句話讓邢老夫人和邢鋒直接氣的顫抖。

    那是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啊,拋出去公司肯定會經歷一場大的風波了。

    還有夏涼旗下的產業,當初夏家財大氣粗,也不知道陪嫁了多少。

    兩個人都開始權衡利弊。

    “媽媽,你沒必要這樣的!”邢雲看着自己的母親有些心疼。

    “傻孩子,這沒什麼,只要你好好的幸福下去,媽媽做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夏涼笑笑。

    錢財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走的東西。

    一味的追求,最後還不是什麼都沒得到。

    所以有時候夏涼很不理解邢老夫人和邢鋒。

    “邢雲也是我的兒子,我的婚事我也可以做主!”邢鋒還是有些不死心。

    “你的兒子又不是隻有兩個,外面不是還有兩三個,在這裏裝什麼,虛僞。”

    夏涼看着人就覺得噁心,當初自己真的瞎狗眼。

    那麼多世家公子追求自己,自己不屑一顧,卻嫁給一個對於自己完全不在乎的人。

    “你……”邢鋒就是不喜歡夏涼有時候過於強勢的性格。

    邢鋒這樣的人比較喜歡那些溫婉善良的,所以當初對於夏涼感情真的不多。

    又因爲後來自己的情人回來了,夏涼那個冰冷的態度,久而久之,兩個人就越走越遠了。

    邢鋒也基本上都是在情人哪裏過夜,基本上就不回家。

    夏涼這個邢老夫人,也不過就是一個擺設,根本沒什麼話語權。

    可是,那些都只是因爲夏涼累了,不想再去掙扎了。

    “還有,這件事情我已經和家裏人說了,我家裏人很同意我的意見,並且會支持到底。”

    夏涼看着兩個人那難看的神情,這麼多年第一次心裏這樣舒坦。

    “你這是威脅我們?”邢老夫人惡狠狠的看着人。

    “你也可以這樣認爲,反正不管怎麼樣,反正在你眼裏,就沒有一個看得順眼的。”

    夏涼有着嘲笑,你看得起的,人家未必看得起你,你看不起的,別人也未必就喜歡巴結你。

    “只要邢雲完婚。”這是條件。

    “好?”最後還是邢老夫人答應的。

    “母親!”邢鋒有些不理解。

    “好了,別說了,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邢老夫人臉色也不太好看。

    可以看得出來邢老夫人是十分不願意的。

    “你什麼時候把股份讓出來。”那些都是邢家的,絕不可能讓這個女人佔去。

    其實夏涼有寫悲哀,這麼多年對於邢老夫人而言,自己就是一個外人。

    “小語和邢雲結婚之後,我一定說道做到?”免得這些人在婚禮上給袁寄語難堪。

    夏涼也不是傻子。

    “我怎麼就知道你不會騙我?”邢老夫人還是有些不相信。

    “有必要麼,不是每個人都那樣無恥的?”夏涼聲音裏面全是譏諷。

    “那就這樣說定了,給兩個人看一個日子吧?”邢老夫人現在最關心的就是股份和產業。

    “我自己的兒子我自己會處理?”夏涼開口說道。

    “儘快?”是不是黃道吉日邢老夫人並不關心。

    因爲那些和她的利益壓根就沒關係。

    “看情況?”自己的兒子結婚,夏涼自然想要好好操辦。

    這個話題結束之後,沒有人再說一句話,就只有夏涼安靜的給自己身邊的兩個人夾菜。

    袁寄語看看夏涼一眼,心裏有些不舒服。

    邢雲的媽媽過得一點都不幸福啊,邢家這些人簡直就是太現實了。

    邢家這一邊默不作聲,而唯一那邊就不這樣了。

    纔剛剛睡下,墨御拿着書籍在給唯一練童話故事。

    墨御的手機就響起來了,不只是墨御,就是田雲也是一樣的。

    “你說什麼,有那些人的蹤跡了,那些人打算偷渡?”

    墨御的臉色非常陰沉。

    “先把人控制住,那也許不是全部的人,我們放長線掉大魚?”

    “你們注意,不要打草驚蛇,我馬上過去,這一次一定要把那些人一網打盡。”

    墨御說完起身下牀開始穿衣服。

    唯一看着墨御穿上那身熟悉的軍裝連忙下牀。

    “你又有任務了?”唯一拉着人有些捨不得,這個人還沒有陪自己很久。

    “嗯,墨柳說幕後的人終於現身了,所以我想太去看看?”那個人不死一直都是自己最大的遺憾。

    “幕後之人,你小心一點?”不知道爲什麼唯一心裏很不安。

    “沒事的,老婆,老公的能力不放心,那個人欠老公一條命,所以必須還!”

    已經讓那個人蹦躂的夠久了,該下去陪自己的戰友了。

    “我當然相信你的能力!”就是不會相信那些人啊。

    一個處心積慮潛伏那麼多年,肯定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物。

    “老婆,好好照顧自己,天涼了,多穿一點衣服,你體質不好,有懷着孕。一定做什麼事情都要小心?”

    墨御伸出自己的的手,撫摸着唯一嬌嫩的臉龐?

    墨御眼裏有着不捨,很想陪在自己自己老婆的身邊。

    回去之後就開始打報告,申請調回過來這一邊,以後不出任務了,教導學員就好了。

    “老公,我……”而已很想說能不能不去了。

    可是看着那一身軍裝,手指緊緊的捏着,她不能那樣自私啊。

    爲國家奉獻一直都是墨御很喜歡的事情,唯一又怎麼狠心阻攔。

    “那你對注意一點,好好完成任務回來,我和寶寶在家裏等你?”唯一拉着墨御的大手,很捨不得。

    “下一次不會這樣了。”下一次唯一懷孕。

    他要一直守在唯一的身邊,不離不棄,看着孩子慢慢長大。

    因爲這一次的任務還不知道要執行多久,危險係數也很高。

    “老婆,無論什麼時候,老公都希望看見你高高興興地,遇見什麼事情都不能哭,我老婆笑起來很美?”

    拉着唯一的手指在嘴邊親了一口,隨便收拾兩件衣服。

    “老婆,等我回來?”說完就打算急匆匆的走了。

    “我送你!”唯一看着人的背影說道。

    墨御轉過身子,露出一口大白牙。

    “老婆,我不希望你看着我走遠,其實我更希望你來接我回家?”

    看着一個人走遠的滋味是真的有些難受。

    “好,等你完成任務,我去接你回家?”唯一點點頭。

    “好好照顧自己,別挑食,晚上別踹被子,不能吃冰的,等我回來?”說完大步的走出去了。

    他怕在晚一點,自己也捨不得就不想走了。

    那些人必須收拾,不收拾以後會傷害更多的人。

    AK哪裏墨御很放心,因爲之前與希爾見過面。

    而希爾承諾,只要救出那個人,自己立刻收手,離開AK。

    因爲墨御也怕自己不在,那個人累着自己。

    在唯一看不見的地方,墨御還是爲了她做了一些事情的。

    只是不會說出來,有些東西,真的是隻做不說的。

    聽見房門關上的聲音,唯一回過神。

    走到窗邊,看着那漸漸消失在黑暗裏的身影。

    真的很捨不得,一點都捨不得,她就想那個人陪在自己身邊。

    最重要的一點,也不知道是不是懷孕之後想法有點多,就怕那個人一去不回。

    “唔……”唯一捂着嘴邊跑到衛生間。

    心情不好孩子也感受到了,開始折騰自己。

    “你這小混蛋,你爸爸在的時候你不折騰,你爸爸走了你就開始折騰你的媽媽了,小心你爸爸回來打你,畢竟你的爸爸很寵我。”

    唯一輕柔的估摸着自己的肚子,小混蛋。

    嘴角的笑意幸福又苦澀,隨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

    “媽媽一定會等你們爸爸回來的,你們爸爸一定會平安無事的回來的。”

    “你們爸爸可是一個蓋世英雄,媽媽覺得他真的很有男人味,也很負責。”

    “所以,媽媽放任他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大晚上的,唯一一個人自言自語。

    ------題外話------

    推薦2p文

    《重生之第一毒妃》七月未暖

    【雙強,身心乾淨!權寵1v1,歡迎入坑~】

    上輩子。

    某人不知“蠢”字怎寫,最後被自己活活蠢死!

    重活一世。

    看她如何發亮發光,戳瞎世人雙眼!

    陸家長女,紅顏傾世,驚才豔豔,世人皆驚歎!

    只是……她何時入的圈?上的當?

    待她察覺,已被某男騙回了家!

    反抗?做夢!

    想逃?沒門!

    “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們還是早些休息吧~”

    ……

    曾因某女一句:要這楚家天下!

    待塵埃落定,某男雙手奉上。

    美名其曰:聘禮。

    “娘子身份尊貴,沒點兒靠譜的聘禮,我怎敢上門提親?”

    不待她有所反應,某男打包!回家!生包子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
    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名門暖婚:霸道總裁極致長生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