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5 正室VS小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5 正室VS小三字體大小: A+
     

    “嗯,因爲你爸爸!”那時候的司帝雲雖然是一個黑手黨教父。

    可是不得不說,也是一個魅力非常好的。

    容貌俊美,手段凌厲,在意大利也算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確實讓很多人都愛慕有加。

    即使所有人都不看好這一段感情,那個人也是義無反顧的付出了一切,包括自己的性命。

    在感情生活和行事作風上,那個人從來沒有讓這些人失望。

    “女人有時候比較偏激,最後那個人和我媽媽應該分道揚鑣了!”蘇穎又不是傻子。

    怎麼可能任由一個覬覦自己老公的人在自己身邊,那不是爲自己埋下隱患麼。

    再好的朋友和閨蜜,也不要也老公或者男朋友牽扯在一起。

    否則就只有反目成仇。

    “對的,她根本就不顧念舊情,幾次三番的想要你母親的性命!他真的覺得冷夢舞死了她就可以和司帝亦在一起麼,想的太簡單了。”

    司帝亦對待別人就是一個混蛋,可是對於自己喜歡的人,他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她。

    “我爸爸很愛我媽媽對不對!”即使知道對方不在了,自己身邊也不打算留給別人。

    “對呀,你爸爸很愛你的媽媽!”那種愛並不是隨口說說。

    而是司帝雲那個傻瓜真的用命去詮釋的。

    “最後那個人呢,死了沒有?”唯一垂下眼瞼開始沉思。

    “不知道,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齊瑤也不知道那個人死了沒有。

    “不知道麼?”不知道的可能就有一些多了,很大的可能就是沒死。

    “都過去了,也都別在提了。”齊瑤搖搖頭。

    “舅媽,有時間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情?”齊瑤和藍夢盡很久以前就是朋友,倒是可以讓她和自己去看看。

    那個人以前是什麼樣子的,現在即使容貌改變了,很多的行爲習慣也不會變的。

    唯一很想知道,自己一直以來所受的痛苦是不是這個人給予自己的。

    “有什麼事情儘管說,舅媽一定竭盡全力幫助你!”攬着唯一就好象回到了多年前,自己也很喜歡這樣攬着冷夢舞。

    “到時候再告訴你,舅媽!”唯一很喜歡齊瑤,倒是一個不做作的。

    “還挺神祕的。”齊瑤笑笑也不追問。

    “一一姐,我感覺你才結婚沒多久,想不到孩子都有了,姐夫是真的很努力啊?”冷雲凰看着兩個人眼裏有着調侃。

    “咳咳咳,小孩子家家的,說話不害臊啊,你的初晏哥哥受得了?”林初晏就是一個比較含蓄的。

    “那可不,我爲了這個事情可是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啊,你都不知道初晏哥哥有多麼古板,還好我思想開放?”

    說起這個冷雲凰就開始嘿嘿嘿的奸笑。

    “你這樣他知道麼?”唯一有些忍俊不禁。

    這冷雲凰在家裏和在外面簡直就是兩個樣子。

    “不會的,我們感情很穩定的!”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林初晏早就知道了。

    既然知道了還對自己那麼好,那就說明這段感情也差不多穩定了。

    “你對於林初夏的哥哥是一見鍾情?”好像第一次見面冷雲凰就特別喜歡粘着林初晏。

    那個時候似乎林初晏對於自己有那麼一點意思。

    想到這裏,看着冷雲凰就有一些尷尬了。

    “應該是二見傾心,我和初晏哥哥在國外就認識了,只是那時候,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

    那時候基本上也算一見鍾情。

    “嘖嘖嘖,好浪漫的相遇場景啊,我和我老公就比較別緻了。”

    唯一轉過頭看着自己身邊的老公。

    “我記得我們見面的時候我好像是拿着菸灰缸揍人吧?”

    那時候自己確實有一點衝動。

    “噗,確實是那樣。”不過那也得第二次見面了,第一次見面唯一穿的還是很淑女的。

    很乖巧,很聽話,名副其實的小仙女。

    “但是我老公還是懂得透過現象看本質。”那時候的自己簡直有些慘不忍睹。

    至少那時候唯一很少照鏡子。

    “我眼光一直都很好,這一點都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怎麼可能遇見這樣好的老婆。

    “咳咳咳,不錯,是一個有覺悟的。”唯一倒沒覺得不好意思。

    “呵呵呵,先去吃飯,一邊吃一邊說!”看着小輩關係都相處的不錯,幾位大家長也很高興。

    “好的,我們一起去吃東西?”唯一扶起冷奶奶,朝着餐廳走過去。

    “對,小一一也上班一天了沒吃東西,我們先去吃東西。”冷奶奶也捨不得唯一餓着。

    “也是,懷孕了餓得快,我感覺我一天都在吃,但是還是吃不飽。”冷千凰也跟着站起來。

    蘇錦年連忙扶着她,就怕她嗑着碰着。

    “別擔心,自己家裏不會有什麼意外的!”

    每一次看見蘇錦年爲自己擔驚受怕的樣子就覺得有些好笑。

    “懷孕了,和平是不一樣!”他平時對於冷千凰就呵護有加,現在更是唯命是從。

    “撲哧,有什麼不一樣的!”就怕這個人太過擔心。

    看着人眼底的黑眼圈,有些嚴重啊。

    “我沒事啊,小姐,先去吃東西?”蘇錦年現在最在乎的就是這個人了。

    “自己多注意身體,你把自己整跨了,我這裏就沒人照顧了。”不在乎自己總的照顧她吧。

    “好的,小姐,我會注意休息。”只有把自己的身體養好了,纔能有更多的精力照顧這個人。

    “記住你說的話?”這個人其他方面還好,這方面一直都是陽奉陰違的。

    “小姐的話我一直都牢牢的記在心裏。”可以說冷千凰的話就是蘇錦年的宗旨。

    冷千凰說一,他不會說二,冷千凰說的都是對的。

    “嗯哼,聽話,晚上寵你?”這句話冷千凰是在蘇錦年的耳朵邊說的。

    蘇錦年的耳朵有些紅,顯然不好意思。

    “不要就算了,看你很勉強的樣子?”冷千凰就是存了一些捉弄這個榆木疙瘩的意思。

    “小姐,我……”蘇錦年對於個冷千凰的親密,簡直就是求之不得。

    “走了,吃飯去!”牀底方面別期望蘇錦年會主動。

    因爲太過在乎自己了,每一次自己不主動他也不會主動要求的。

    可是每一次她一主動,這個人一定會把自己折騰得半死。

    所以,主動什麼的,看自己的心情吧。

    冷家也是很多年沒這樣熱鬧了,全部的人都聚在一起吃飯。

    這一頓飯下來,倒是讓唯一心裏肆然了,也打心眼裏接受這些人了。

    人與人之間最需要的就是溝通,唯一之前不否認自己對於冷家兩位老人家心裏是有怨的。

    說不在乎那也是假的,因爲從小到大一直被忽視,唯一比任何人都在乎親人。

    說不在乎不過就是自己騙自己罷了,給自己一個藉口去躲避,不想去面對這些事情。

    冷千凰可能就看出這一點,纔會一再要求她來冷家的。

    不來這裏,大家一輩子的隔閡都永遠存在。

    只有把事情看清楚了,理解明白了,纔會真正的敞開心扉接納所有人。

    就好象冷千凰說的,大家都是一家人。

    當初冷家兩老有錯,可是蘇穎也有錯,幾個人都是錯在沒有坐下來好好溝通。

    每個人都按照自己都處理方式來,才造就了後面無法挽回的悲劇。

    白髮人送黑髮人,誰說冷家這兩位老人家不痛。

    不痛,怎麼可能,那是自己最疼愛的孩子。

    後悔麼?唯一覺得,冷爺爺和冷奶奶肯定很後悔。

    如果在有一次機會,可能結果會更好。

    只是,生命沒有如果,你只有選擇往前看,人生不會給你重新選擇的機會。

    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得更好,活得沒有遺憾,珍惜身邊的人呢。

    別等那些人都不在了纔去說自己很愛。

    她也許聽不到了。

    ——

    林初夏這邊一整晚下來,覺得自己整個人都是不好的。

    並不是因爲牀太硬,而是鄉下這種地方蚊蟲確實有點多。

    看着自己手上和腳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傷痕就知道。

    太癢了,忍不住自己撓的。

    而薰蚊子的蚊香有些難聞,林初夏暫時還不能適應。

    鄉下這種地方唯一的好處就是空氣清新,大早上起來,田雲早就運動去了。

    田爸爸也在運動,田媽媽在打算生火做菜。

    林初夏有些不好意思了,總不可能讓這兩位老人家服侍自己吧。

    這樣於情於理都不符合啊。

    林初夏走過去打算幫忙,田媽媽看見她了。

    對於年輕人特別喜歡懶牀的毛病她一點都不在乎。

    早起來也沒什麼事情,還不如在牀上躺着。

    “夏夏,怎麼不多睡一會兒在起來!”田媽媽看着那睡眼惺忪的人關心的問道。

    “伯母,已經睡得很晚了,真的有些不好意思啊?”林初夏有些抱歉。

    一直以來她就沒有早起的習慣,一直都是想什麼時候起就什麼時候起。

    現在來到這裏,丟臉丟大發了。

    林初夏覺得自己有些蠢,其實她很想表現一下自己的。

    “夏夏別往心裏去,年輕人睡眠時間都那樣,我們年輕的時候也是這個樣子的。”

    田媽媽是真的很喜歡林初夏這個坦白率真的兒媳婦。

    “我很多時候不是這樣的!”林初夏趕緊下過來,幫助田媽媽。

    “不用,你趕緊去休息,這一點事情我完全可以應付的。”這些事情田媽媽不打算讓林初夏做。

    “沒事的,就是一點小事情!”林初夏可不管那些。

    也不怕髒,幫助田媽媽生火,不過,有些東西是真的有心無力。

    因爲壓根就不會。

    “沒事的,你不會這個不奇怪!”林初夏也算土生土長的城裏人。

    “你教我,這些東西我沒試過?”看起來很有意思的。

    林初夏看着田媽媽有些不好意思,怎麼看自己都有一些矯情。

    “好孩子,去那裏坐着!”田媽媽拉着林初夏做在一邊,給她洗了一個梨子。

    “這是自家種的,很甜,先吃着將就一下,伯母馬上就做好飯菜了?”田媽媽慈祥的臉上有着笑意。

    “我給你切菜吧?”切菜和做菜林初夏還是會的。

    “刀子有些鋒利,一會兒切到手指就不好了。”田媽媽更不放心了。

    林初夏真的一看就屬於那種十指不佔楊春水的。

    “沒事的,伯母,我在家裏也會經常給我媽媽切菜,然後她炒菜。”並不是一定會依賴傭人的。

    就像許琳說的,可以做菜給自己的家人吃,那也是一種幸福。

    “你媽媽也會做?我以爲你們家都是傭人做的!”一般那種別墅都是請傭人的。

    “一般情況下傭人做,很多時候都是我媽媽自己做,我媽媽做的一手好菜,我爸爸經常讚不絕口。”夫妻兩人也是很有情趣哪一種。

    大半輩子了,和那些烏煙瘴氣的豪門不一樣,兩個人一直很想愛。

    “你家一定很和睦,你是家裏的獨生子麼?”

    如果不是人都在眼前了,田媽媽還是有些不能相信,這個人會喜歡自己兒子。

    田雲是很優秀,可是還優秀不到那個地步。

    這個姑娘如果願意,大概比田雲優秀的多的很,並且都是世家公子。

    她也可以衣食無憂的做一輩子的少奶奶。

    “不是,我家裏還有一個哥哥,哥哥管理生意,我就是一個閒人!”

    兩個人一個問一個說,讓林初夏來這裏一直都很緊張的心情緩解了。

    其實田媽媽和田爸爸真的很不錯。

    “所以說你傻,好好的一個大小姐不做,來我們這裏受罪。”

    田爸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兩個人的身後。

    “嘿嘿嘿,這每個人的選擇都不一樣,沒辦法!”誰叫她就是看上田雲了。

    “我這人,其實沒什麼追求的,屬於混吃等死哪一類!”這樣就很好了。

    “不錯,你這個想法!”現在的人沒能力的追求上進,而像這些有錢人,其實想法也很單純。

    “對吧,伯父,兩個人在一起平安快樂的,那纔是最好的了,錢這種東西,夠用就好?”林初夏一直都沒什麼金錢觀念。

    “哈哈哈哈,年齡不大,覺悟不小,是一個好孩子?”林初夏這樣的性格現在是真的不多了。

    現在很多人一開始看得就是你的房子車子還有存款。

    沒有這些就不要談情說愛了,因爲對方壓根就沒把你放在眼裏。

    “說什麼呢?這樣高興?”田雲從外面進來,看着幾個人笑得合不攏嘴。

    “沒什麼,你快點來炒菜,讓伯母休息一下。”林初夏朝着田雲招手。

    “好的?”田雲走上前,繫上圍裙。

    “媽爸,你們先出去休息一下,我來打理!”接過田媽媽手裏的勺子開始炒菜。

    “你也一起出去,廚房裏有煙味很大,你是一個女孩子,要懂得照顧自己!”

    田雲在的時候,基本的不會讓這些人動手。

    “我可以給你打下手啊?”林初夏倒不介意。

    “不行,快點出去,這裏不比你家裏!”這裏可沒有油煙機。

    田雲可捨不得這個人在這裏受苦。

    “行行行,我馬上就出去!”看着田雲固執的那個樣子,林初夏也不再勉強。

    收拾一下,和田媽媽走出去了。

    “等一會兒吃完飯之後我帶你出去走走!”順便去看看自己的二弟。

    “好的!”林初夏點點頭。

    田雲動作一直很迅速,很快的三菜一湯就上桌了。

    一家人吃完之後還是田雲洗碗,依舊沒讓林初夏碰水。

    林初夏就合適好好養着,這些自己做就好了。

    “走,帶你出去玩玩!”看看外面,今天天氣比較涼爽很合適在外面遊玩。

    “好的,走吧!”也想去看看這裏的風光。

    “爸媽,我們出去了!”和田爸爸打完招呼之後兩個人就出門了。

    A市。

    服裝展示會現場。

    “伯母,走,我們去看看?”袁寄語今天邀請了夏涼來和自己參加展示會。

    夏涼依舊穿的很樸素,其實袁寄語覺得夏涼保養的這樣好,人也很有氣質。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是空洞無神,沒有任何生氣一樣。

    “你能邀請伯母,伯母很開心!”和自己的兒媳婦逛街,那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邢雲的事情夏涼已經着手去辦,夏家那邊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邢老夫人真的不會以爲自己就是軟柿子吧,任由她拿捏。

    那就大錯特錯了,別忘記了,當初自己可以讓她不惜想方設法都要聯姻。

    就說明當時的夏涼應該很優秀。

    不然那個眼高於頂的老女人怎麼可能看得上。

    “哪裏,能和伯母一起來,寄語很高興。”夏涼給袁寄語的感覺和母親很像。

    很溫和,很有包容性,也很慈愛。

    “就你會說話逗我開心!”因爲這些年都不怎麼出門,夏涼基本上沒什麼交集。

    “走吧,伯母,我們進去看看,合適的就買幾件,我們伯母不打扮就已經這樣美了,打扮起來肯定更加引人注目。”袁寄語作爲一個設計師。

    看着夏涼這個死氣沉沉的樣子,自然想要她變的煥然一新。

    “伯母都老了,打扮不打扮沒什麼區別!”喜歡打扮的年齡早就過去了。

    自己無所謂了,得過且過吧,只要自己的孩子幸福,自己就了無心願了。

    “那可不,伯母,你也不能這樣想,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有時候打扮並不是爲了別人,而是爲了自己。”

    袁寄語其實有些不明白夏涼到底經歷了什麼,都把自己放棄了。

    可是袁寄語捨不得人就這個樣子。

    “爲了自己,我早就失去自己了?”夏涼以前也很喜歡打扮。

    後來漸漸的就開始失去興趣了。

    “伯母,你不能這樣想,人總的爲自己而活,你想想,人這一輩子纔有多少年,經不住揮霍的,既然怎麼樣都是活,爲什麼不在能力範圍之內讓自己活得更好呢?”

    袁寄語挽着人的手臂,臉上全是朝氣,那是屬於二十歲的活力。

    “伯母,人生太短暫了,大家都要活得好好的,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袁寄語繼續再接再厲的說道。

    “呦,我瞧這是誰呢,原來是邢夫人,久仰大名,今日遇見,也不過如此?”

    在兩個人還在說話的時候,一道聲音插進來。

    袁寄語轉過頭,想看看到底是誰。

    夏涼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可是現在外面,自己也不好發作。

    “邢夫人怎麼不說話,才幾年沒見面而已,你變化挺大,我都快要認不出來了。”

    確實是這樣,兩個人很多年沒見了,那時候的夏涼神采飛揚的。

    和現在這樣無慾無求的樣子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這和你有什麼關係?”夏涼淡淡的看着人。

    袁寄語看着一把年齡了依舊打扮得風騷的人有些無語。

    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有事業線是不是,看着胸前那呼之欲出的某樣東西,難道她不覺得這出現在四十多歲的女人身上很尷尬。

    “沒關係啊,看見了,總的上來打一個招呼吧。”妖媚的女人看着夏涼有一些挑釁。

    眼神放在夏涼身邊的袁寄語身上。

    “這一位不會就是你那個兒子的女朋友吧,眼光不過如此嘛?難怪邢鋒一直都在說,也是,這樣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人,怎麼可能嫁進邢家?”

    對於那人眼裏對於自己的鄙視,袁寄語毫不在意。

    “在怎麼樣不好,小語做人堂堂正正的,哪像你,就是一副天生當小三的樣子,人窮一點沒什麼,就怕沒志氣犯賤。”夏涼說話有一些尖銳。

    “那又怎麼樣,邢鋒愛的是我,而不是沒有一點情趣的你!”女子看着夏涼眼裏有着得意。

    “愛你?那樣的愛未免有些廉價,愛你怎麼我依舊在這個位置上坐了那麼久,這就是所謂的愛麼,一文不值?”夏涼看着眼前這個人。

    這個人一直就是她心裏的一根刺,拔不出來,一碰就非常疼。

    “你得瑟什麼,邢鋒多久沒回家了,你也不過就當獨守空房而已,他一直在我的哪裏,今天還陪我來參加展示會了。”

    “你看看你這副樣子,如果不是我們認識我都要懷疑,我是不是認錯人了?。”

    夏涼確實穿的有些隨便,因爲這些年她已經沒心思再去打扮。

    “那又怎麼樣,別人只會稱呼我爲邢夫人,你呢?一個上不了檯面的小三而已。”夏涼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

    只是這些年一直都在修生養性,對於很多事情都看得比較淡了。

    “我上不了檯面,不也不會如此,我兒子也快要結婚了,對象是一個比較不錯的高官家的千金。”

    “至於你兒子,我只能說眼光和你一樣都是瞎的,看上這樣一個對於自己沒有任何幫助的人,就爲了那所謂的真愛,真的笑屎人了。”

    妖媚的女人眼裏有這對於袁寄語深深的不屑。

    “難道過了這麼多年,你還覺得這所謂的豪門裏還有真愛,你不是也曾經親身體會過麼!”

    袁寄語看着那咄咄逼人的人,眉頭皺起。

    “我覺得一個人在怎麼樣,至少她的人品太好,你就這樣想要輕而易舉的瓜分別人的勞動成果,你這樣巴結人家,人家稀罕麼?”

    有時候人就是這樣犯賤,明明知道別人不待見自己,可是想方設法的都要往上衝。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樣和我說話,沒規矩!”女子一改之前的態度,有些凌厲。

    “那你又算什麼東西?”袁寄語現在真的覺得唯一有時候說話特別有道理。

    有些人你就不要想着給她好臉色,不然她會以爲你好欺負的。

    看着夏涼那無動於衷的樣子,袁寄語覺得自己的心裏有些難過。

    看夏涼這個樣子,很明顯的對於這樣的場面已經習以爲常了。

    並且這個女人的行爲夏涼的老公應該是知道的,既然知道了還這樣無動於衷,任由小三欺負自己的老婆。

    袁寄語覺得,那也是一個渣男。

    這個女人基本上沒有一點比得過夏涼,邢雲的爸爸是不是眼神不好。

    夏涼也算世家小姐,很多東西都是從小培養的,那氣質也是由內而外散發的。

    而那個女人,臉上都粉鋪了一層又一層的,難道男的都喜歡這樣的。

    “你敢這樣和我說話!你最好把嘴巴給我放的乾淨一點?”女人有些瞧不起袁寄語。

    身上穿的都是地攤貨,渾身上下沒有什麼是值錢的。

    “我覺得你沒資格說我!”袁寄語的眉頭皺起。

    “你不過就是邢雲無聊的時候打發時間的一個玩具而已,你有什麼還得意的。”自己雖然是邢鋒的情人。

    可是基本上沒有人不知道邢鋒對於自己的寵愛,所以平時大家對於她都是很客氣的。

    “張璇,你最好給我注意一點自己的措辭,我怎麼不知道我兒子的事情還需要你來插手啊,我兒子想要和誰在一起,只要他高興,我都會想方設法的成全?”

    夏涼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自己的孩子幸福。

    沒有比自己的孩子幸福更加重要了。

    夏涼捨不得自己的兒子和自己一樣。

    一輩子活在痛苦的煎熬路,找不到任何出路。

    “我不會同意的?”夏涼纔剛剛說完,一道怒氣衝衝的聲音便想起。

    夏涼淡淡的看着來人,眼裏有着諷刺。

    “不同意,邢鋒,別逼我給你難看,你有什麼資格說不同意,雲兒你就沒好好照顧,你唯一的時間就是給這個賤人和她那個兒子,你算什麼東西,不同意?”

    夏涼看見兩個人在一起覺得這口氣順不下去。

    從小到大邢雲都是自己一個在照顧,需要邢鋒的時候他永遠都在小三那裏。

    他送過孩子上學麼,給孩子開過家長會麼,和孩子談心麼?

    沒有,統統沒有。

    在邢鋒的眼裏,除了邢家的利益就是這個小三。

    自己和自己的兒子對於這個人而言就是可有可無的,壓根就不關心。

    現在他說他不允許,呵呵呵,他有什麼資格說自己不允許。

    “你就不能別無理取鬧!”

    “在你眼裏我就是無理取鬧是不是!”夏涼直直的看着邢鋒。

    “在你眼裏,就只有邢家和你最重要是不是,真以爲我幾十年不說話是因爲怕你們是不是?”

    夏涼覺得這些年這些人也真的夠了。

    “這件事情沒得商量,我一定按照我兒子的意思來。”

    誰也不要想在裏面做文章,否則她夏涼也不是好惹的。

    “這個女的根本配不上我的兒子。”邢雲屬於那種很有能力和手腕的。

    只需要在找一個好一點的世家協助自己,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的。

    “每個人的選擇不一樣,我選擇尊重我的兒子!”對於邢鋒,她已經死心了。

    一個敢帶着小三到自己面無來耀武揚威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愛。

    “我不會同意的”邢鋒看不起袁寄語的家世。

    “由不得不不同意!”夏涼有的是辦法。

    “你……。”

    “夏涼!”

    邢鋒的聲音被打斷。

    夏涼聽見有人叫自己,轉過身子。

    “是你啊,歐陽夫人!”夏涼連忙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微笑的看着人。

    “想不到你也會來這裏,早知道我就約不你一起了!”莫綺走上前。

    她身邊跟着的就是歐陽副市長和歐陽詩詩,一家人看起來很和睦。

    “伯母好,伯父好,小語,你也來啊,我就知道!”歐陽詩詩朝着自己的母親眨一下眼睛。

    對於袁寄語也有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覺,自己會來,歐陽詩詩猜測,袁寄語也一定會來。

    所以就帶着自己的爸媽。一起來碰運氣了,想不到運氣真的不錯。

    “歐陽伯母,歐陽伯母,詩詩你們也來了!”袁寄語看着莫綺有些高興。

    也不知道上一次拜託她的事情她有沒有給自己打聽。

    “好孩子,你也來啊?”莫綺連忙走上前,拉着袁寄語的手指。

    歐陽逸也有一些激動,特別是看着這個和自己妻子年輕時候幾分像的女孩子,都有些不知道說什麼。

    “我和夏伯母一起來的?”袁寄語指着自己身邊的夏涼笑得很開心。

    “那你肯定找對人了,你夏伯母年輕那會兒就很會打扮。”莫綺拉着袁寄語的手指就不打算放開。

    “這是我老公。”莫綺介紹指着站在自己身邊的人。

    袁寄語看着那個人,長得很溫潤,也很隨和,也是,在那個地方上班的人,一般都很有親和力。

    “歐陽伯父,你好!”袁寄語伸出自己的手指。

    歐陽逸手指有些輕微的顫抖,小心的握傷哪隻小手。

    “你好,小姑娘長得很乖巧啊!”歐陽逸心裏也是很複雜。

    看着袁寄語耳朵上的那顆紅痣,兜兜轉轉的,他的女兒最終還是回到了他的身邊。

    “歐陽伯父很有親和力啊?”袁寄語不知道爲什麼,對於這個人有着莫名的好感。

    “呵呵呵,伯父一把年齡了,總不可能還是兇巴巴的吧?”在那個位置上,很考驗人的心性。

    “那可不,爸爸可是一直都很有好評的?”歐陽詩詩鄭重地點點頭。

    “哈哈哈哈,你傲嬌了?”莫綺摸了摸歐陽詩詩的頭髮。

    袁寄語眼裏有着羨慕,要是有這樣疼愛自己的父母,那該有多好。

    “小語,有時間你就來我們家玩吧,反正我們有很多興趣愛好都一樣,也可以相互學習一下?”

    歐陽詩詩在給自己的爸媽尋在機會相處。

    “好啊,沒問題的?”袁寄語一般情況下很隨和,對於別人的要求也不會拒絕。

    “那你一定要來啊?”莫綺伸出自己的手指,也想摸摸袁寄語的頭髮,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摸上去。

    “好的,一定。”還想要單獨問一下關於自己父母的事情呢?

    “會展差不多要開始了,我們進去吧?”歐陽詩詩說道。

    “好的,走進去!”袁寄語扶着夏涼,和莫綺高高興興的走進去了。

    看也不看邢鋒一眼。

    “歐陽市長也來這裏看會展麼?”邢鋒看着人客氣的說道。

    這個人在任的時間比自己的兒子還要多,如果不是他推辭,邢宇不可能會順利的坐上那個位置。

    只是平時大家都沒有什麼交集,而上一次原本打算讓兩家人聯姻的,想不到最後沒成功。

    “嗯,今天休息,陪老婆女兒出來看看,我就先進去了,有時間再聊。”

    歐陽逸對於這個人的態度不是很熱絡,別以爲他剛剛沒看見這個人眼裏對於自己女兒的鄙視。

    袁寄語會有今天,都是當初他們一手造成的。

    如果當初就把這兩個孩子一直留在自己身邊,也會是別人羨慕的公主。

    而不是走到哪裏都被別人鄙視。

    他一定會想把辦法,把他女兒應有的都還給她。

    把這些年缺失的父愛補給她,只是希望她不要拒絕。

    唯一這邊,看着自己手裏的資料。

    “你說什麼,洛思琪想要見我?”聲音裏面有着不可思議。

    那個人不可能會給自己低頭纔對啊,現在這是鬧哪樣。

    “對的,洛小姐說之前是她態度不對,她已經深刻的做出來檢討!”王黎也有一些不理解。

    這個人可不是什麼好說話的,現在居然心甘情願的來和唯一認錯,怎麼想都有一些詭異。

    “沒事,讓我看看她到底想要幹什麼,去把人請進來?”唯一想要看看洛思琪葫蘆裏買的什麼藥。

    “好的,總裁,我馬上去叫人進來!”王黎說完就走出去了。

    走出去不久之後洛思琪就進來了。

    唯一沒有第一時間擡起頭看人,洛思琪進來之後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我以爲不會一直不會向我低頭!”洛思琪一直以來簡直就是太驕傲了。

    因爲一直覺得自己就是家裏的天之驕子,所以理所當然都覺得別人都應該讓着她。

    可是她也不想想,這是社會,不是她家,更不會有人義無反顧的寵着她。

    “總裁,這是我對於自己的工作所做出的檢討!”

    洛思琪很恭敬的把一張紙放在唯一的桌子上。

    唯一放下自己手裏的文件,拿過洛思琪那個書面的檢討,認真地看起來。

    “你知道我爲什麼當初一定停你的職位麼?”唯一淡淡的說道。

    “我沒有按時完成工作,還找了很多借口!”洛思琪知道唯一當初就像殺雞儆猴。

    “一半的一半,我不喜歡別人忤逆我,更不喜歡別人陽奉陰違,最重要的一點,我討厭跟風。”

    “如果真的覺得能夠絆倒我,有本事光明正大的來,別再私底下做哪些小動作,其實很讓別人看不起。”

    “洛思琪,你太驕傲了,而我,也很強勢!”所以發生碰撞那是不可避免的。

    “我知道我本身有很多問題,也希望總裁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改正!”洛思琪現在完全沒有任何架子。

    可是卻讓唯一很疑惑了,一個職位而已,斷然不可能讓洛思琪這個大小姐低聲下氣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
    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