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3 冷千凰答應合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3 冷千凰答應合作字體大小: A+
     

    “你們這裏的山路簡直就是十八彎,還挺有意思的!”林初夏顛簸的身子都有一些站不穩。

    並且周圍還很擁擠,一直都是靠在田雲的胸膛的,要不然自己還真的找不到着力點。

    這些對於林初夏而言可能就有一些新鮮了。

    因爲林初夏也算一個千金小姐,家裏錢的人也算萬千寵愛於一身的。

    自小都是專車接送,很少有機會和別人擠一輛車子。

    “我們這裏就是這個樣子,讓你受委屈了!”

    田雲黝黑的臉上有着一絲黯然,看着林初夏那白白嫩嫩的臉頰,和這裏的人簡直就是格格不入。

    “想什麼呢?既然嫁給你了,就不在乎這些了,我會努力去適應的。”林初夏一把揪着田雲的臉。

    田雲皮糙肉厚的倒也不急的疼痛,就一直任由她動作。

    “我這不是捨不得麼,我家裏還有幾個弟妹也都是很好相處的,一直就在這大山深處倒也樸實。”田雲先把家裏的情況給林初夏說。

    “你這是怕我瞧不起她們所以提前給我打招呼,我是那樣狗眼看人低的人麼!”林初夏覺得自己一直都很有親和力。

    “事先給你說,讓你有一個準備。”攬着人的腰肢,緊緊的貼近自己。

    “哼,你就是瞧不起我,覺得我不能受苦!”

    那些年自己也很低調,平時也會和顧悠悠去做兼職。

    自己賺錢給自己花,林初夏真的不是一個養尊處優的千金大小姐。

    “你能受苦?有機會和我一起去種地!”想起那個場面田雲自己都有一些忍俊不禁。

    即使這小丫頭和自己去了,自己也不可能讓他和自己下地的。

    嫁給自己已經很委屈她了,不可能在讓她跟着自己受委屈。

    顛簸了一路,在林初夏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的時候,車子才停下。

    “難受,頭暈!”下一次自己很想開車來。

    “走吧,到我們家了?”田雲看着外面熟悉的景色,揚起笑意,攬着懷裏的人,下車。

    “雲兒!”纔剛剛下車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田雲的身子有些僵硬,眼眶有些微紅。

    看着聲音的來源,田雲看着那個佝僂的老婦人。

    落日的餘輝照射在老婦人的身上,老婦人臉上有着溫和的笑意。

    林初夏看了那個人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應該喊什麼。

    “母親!”看着蒼老的母親,田雲的聲音有些哽咽,因爲他真的很久沒看見自己的母親了。

    “回來就好,這一位是?”田雲的母親眼眶也有一些溼潤,看着田雲身邊的人,詢問着。

    “母親,這就是我在電話裏和你提起的,我那個女朋友,現在休假,帶回來給你們看看!”田雲連忙拉着林初夏走上前。

    走到自己母親的身邊。

    “啊!”田雲的母親有些意外,這個小姑娘渾身上下從氣質就看得出來,家裏的條件應該不錯。

    那是經過歲月沉澱下來的。

    “伯母,你好,可以叫我夏夏!”林初夏露出一口標準的笑意。

    田雲的母親真的就和他說的一樣很質樸。

    “你好!”田母顯得有些侷促。

    “初次見面,初夏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什麼,所以就隨便買了一點,還希望你不要建議!”林初夏笑嘻嘻的。

    即使田雲的媽媽穿的不怎麼樣,可是在林初夏的眼裏,那只是一位偉大的母親。

    她是值得自己尊敬的。

    看着她在村口等着自己的兒子的模樣讓林初夏想起很小的時候自己的母親也會起接送自己上下學一樣,那是母愛的一種體現。

    雖然所表達的方式不一樣,可是其真正想表達的意思,確實一樣的。

    林初夏這一輩子不是瞧不起窮人,而是瞧不起那些貪得無厭妄想不勞而獲的人。

    Www ▪тт kΛn ▪C○

    “謝謝,夏夏,你太客氣了,你來我們就已經很高興了?”

    田母看着林初夏這一身,都有些不好意思去拉人家的手指。

    “伯母你和我客氣了,東西是死的,人才是活得,最重要的還是你們喜歡!”林初夏見人一直都很拘束自己也不再矜持。

    伸出自己的雙手拉着田母的手,遞禮物給她。

    這雙手和自己媽媽的不一樣,自己媽媽一直都保養得很好,所以手都很細膩。

    可是田雲的媽媽也許是因爲一直都不太保養的原因,手指很粗燥,甚至還有着老繭。

    可是林初夏卻不在乎,很有安全感,那是許琳不曾給過她的另外感覺。

    “好孩子,謝謝你,走,我們先去家裏休息一下,你們也累了!”

    田母拉着林初夏的手指,在拉着自己的兒子,三個人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媽媽,很抱歉,很久沒來看你了!”田雲真的覺得自己很不孝。

    “媽媽理解的,你有自己的工作,媽媽爲你自豪!”田雲也算光宗耀祖了。

    “一直都沒能在你們身邊好好的盡孝,你和爸爸身體怎麼樣?”

    田雲看着自己有些佝僂的母親,心裏一陣難受。

    “我們都很好,你別牽掛我們了,現在有女朋友了,多照顧人家一下,別冷落人家。”

    田母很喜歡林初夏這個孩子,看起來就很聽話懂事。

    “我知道,在部隊把你們大家都辜負了。”可是放不下啊,那份工作一直就是自己喜歡的。

    “媽媽不怕,就是委屈你這個女朋友了!”田母看着林初夏眼裏有着歉意。

    “伯母千萬別這樣,我上班有時候很忙,所以和田雲相處起來倒也很和諧!”

    畢業之後打算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工作了。

    看着那幾個人都有成就,林初夏覺得自己不應該再繼續混吃等死了。

    “那就好,夏夏學習什麼的。”田母看着林初夏,這一分鐘倒也不覺得陌生和不好意思了。

    “我專業金融的!”那個林初夏覺得自己就是去混日子的。

    “很不錯啊,那很有前途。”田母是這樣覺得的。

    “還可以!”林初夏都不好意思了。

    “以後夏夏有空可以來我們這裏玩,我們這裏雖然和城裏的繁華沒法比,可是卻很淳樸,就當作休息。”

    田母很喜歡這個人,希望她可以和自己的兒子走到最後。

    “可以啊,我有空會回來的,到時候還要打擾伯母了!”林初夏沒拒絕。

    “田嬸,你家田雲回來了?哎呦,現在變得更加壯實了。”

    那些人有可能是鄰居吧,走上來和田雲的媽媽打交道。

    “是啊,這小子一直都很壯實,尤其是這幾年!”田母跟着答道。

    “旁邊那是誰,好俏麗的小姑娘,你家田雲的兒媳婦啊?”有些人比較八卦。

    “對呀,劉三嬸,這是我兒子的女朋友,現在休假帶她回來看看,兩個孩子一直趕車都沒時間吃飯,我就先走了,改天再聊。”

    田母和那幾個人說完話之後就帶着兩個人走了。

    離家越來越近,田雲也有些緊張,都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什麼樣子的了。

    “別擔心,你爸爸一直都很好。”田母自然看得出來自己的兒子想什麼的。

    “我就是很久沒看見父親了。”田雲的父親也是一個軍人,所以對於田雲要去參軍一直沒反對。

    走進自家的院子,看着熟悉的景色,田雲的父親還在那裏砍柴生火。

    “孩子他爸,你看看誰來了。”田雲媽媽的聲音裏有着笑意。

    田雲的爸爸轉過身子,看着自己越來越壯實的身子。

    “好小子,越來越壯實了,這是不是你媳婦啊!”田爸爸是一個很爽朗的人。

    “爸爸,我回來了!”田雲看自己的爸爸,也很思念。

    “回來就,回來,趕快去給我做飯,我這把老骨頭啊,經不起折騰了。”田爸爸使喚起人來得心應手。

    “你這個老頭子,孩子纔剛剛回來,你就自己做,他他休息一下了”田媽媽的聲音裏面有着埋怨。

    “沒事,男子漢這點苦累算什麼,小姑娘,叫什麼名字,和叔叔進去坐下休息,讓田雲做飯。”田爸爸看着田雲身邊的林初夏,說道。

    “去吧,去到裏面休息一下?”

    田雲是一個很孝順的人,本來自己的父母自己就一直沒在身邊盡孝。

    難得回來一次,自然好好要讓兩位老人家休息一下

    “走,小姑娘,我們進去休息!”田爸爸看着林初夏說道。

    “好的,伯父!”林初夏也就跟着兩位老人家進去了。

    田母進去之後就連忙給林初夏倒茶。

    “夏夏,喝茶,鄉下這種地方,沒什麼招待你的。”田母看着人細皮嫩肉的,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我很喜歡喝茶的,我家裏的人都很喜歡!”林家那兩個人確實非常喜歡。

    “小姑娘倒是惹人喜歡!”年齡小,倒也不浮誇。

    “伯父妙讚了,對了,這是帶給伯父的禮物,望伯父不要介意。”買給田雲爸爸的禮物是一整套茶具。

    田雲的爸爸也是一個有眼光的人,沒有第一時間接過林初夏手裏價值不菲的東西。

    “小姑娘覺得我的兒子怎麼樣?”田爸爸問道。

    “很不錯啊”至少自己很喜歡。

    “有沒有打算長期發展!”自己那個兒子一直都是死心眼,認定什麼就是不撞南牆不回頭。

    總得知道這個小姑娘心裏是一個什麼樣的打算。

    “我們見過我的家長了,大家都覺得不錯”林初夏覺得田爸爸是一個很理智的人。

    “哦,你的爸媽答應了?”這就有些尷尬了。

    “我爸媽說尊重我的選擇。”林初夏也如實的說道。

    “不怕你在這裏受委屈,要知道,我們家並不是富裕的那種。”田爸爸還是不死心繼續問。

    “這個沒關係,兩個人慢慢來!”田雲的家世林初夏也是知道一些的,倒也可以接受。

    要不然也不可能跟着來見家長了。

    “倒是一個不錯的,兩個人走在一起是真的很不容易,所以,好好在一起,珍惜這一段緣分!”說完之後才接過林初夏手裏的禮物。

    “我知道了,伯父,我們會好好的!”林初夏點頭。

    “遇見什麼事情也都好好說知道吧,我們也希望看着你們幸福,結婚之後你們就把家安定在A市吧,這裏還有一些存款!”田爸爸是真的很希望兩個人走在一起。

    他也年輕過,看得出來自己的兒子是真的很喜歡這個人。

    “伯父,不用了,我們會自己買的,你們的錢還是自己留着,有需要的地方手頭也不會緊。”

    田雲自己爸媽的那個血汗錢,林初夏可不敢要。

    “那是我們應該的!”田爸爸笑着說道。

    “爸爸,家裏是不是來客人了,我聽說我哥回來了。”小姑娘的聲音很洪亮。

    急急忙忙的跑進家裏,看着林初夏。

    “爸爸,這是不是嫂子啊,長的很漂亮啊?”

    小姑娘眼裏有着對於林初夏顯而易見的喜歡。

    “過來,你就是杉杉吧?”林初夏知道這是田雲的妹妹。

    “是的,嫂子!”小姑娘精神非常好,看着林初夏的眼裏有着好奇。

    “來,嫂子給你的禮物。”這些人林初夏都買了禮物的。

    “還有你的。”看着田杉杉身邊的那個小男孩伸手把禮物遞給他。

    “謝謝嫂子,嫂子真好,比那個兇巴巴的嫂子好多了。”小孩子說話就比較肆無忌憚了。

    “你這孩子會不會說話。”

    田媽媽看着自己家這兩個沒臉沒皮的。

    “說的實話啊?那個人馬上就來了,好像也是來看看是嫂子的。”

    小姑娘表情有些厭煩,那是很直接的表示自己的不喜歡。

    “她來幹什麼!”這下田媽媽的臉色也有些不好了。

    林初夏很好奇這到底是什麼人,這樣招人厭惡。

    說曹操曹操就到。

    “伯母說的這是什麼話,難道不歡迎我!”

    一道嬌媚的女聲傳來,聽到這個聲音林初夏的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轉過頭,看着來人,這倒是是什麼人啊,到底會不會好好說話。

    林初夏看過去的同時,那個女的也朝着林初夏看過來。

    看着林初夏的穿着,眼裏有着一絲不易發現的鄙視。

    林初夏驚訝了,自己穿的也不是太寒酸了,這個人眼裏那鄙視的光芒就有一些過分了。

    “你就是田雲那個媳婦兒。”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林初夏就這樣定定的看着她也不說話,這他媽哪裏來的怪胎,在這裏刷存在感。

    “你就是這個態度,不過如此麼?”眼裏的輕蔑更加毫不掩飾了。

    “我的態度都是有對象的,你覺得你有資格讓我對你有好態度麼?”林初夏也不是一個怕事的人。

    “還挺牙尖嘴厲的,你可知道我是誰?”基本上整個村子的人都會給她幾分面子的。

    因爲她家有錢,有些人自然都會想方設法的巴結。

    “你都不知道你是誰,你問我,我什麼可能知道。”

    林初夏看着人,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你……”女子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敢這樣對待自己的。

    “小雪,你就別在鬧騰了,大家都是一家人,這是你的嫂子。”

    田媽媽臉上也有一些難看,這個人簡直就是有些肆無忌憚了。

    在自己家裏這樣肆無忌憚也就罷了。

    居然還敢這樣欺負林初夏,在怎麼樣林初夏也是自己兒子帶回來的。

    “就這樣一副窮酸的樣子,早點分了,我給他重新介紹!”被喚作小雪的人完全就是無所畏懼。

    “唉,小雪,你沒必要和這種人置氣,傷了自己的風度。”

    “就是,你看看她那樣樣子,嘖嘖嘖。”

    “對呀,田雲他媽,怎麼找了這樣一個不懂的規矩的。”

    後面跟着來的那些人七嘴八舌的,都在指着林初夏的不是。

    “老婆,這是怎麼啦!”幾個人的身後響起一道男生,林初夏懶得搭理。

    “老公,這個人欺負我。”小雪反而惡人先告狀。

    林初夏聽着那道嗲聲嗲氣的聲音實在有些忍不住。

    看着來人,那個一個和田雲有着幾分相似的人。

    只不過田雲的膚色比較黝黑,這個人比較白皙。

    “董小雪,夏夏也沒怎麼你,都是一家人,你用不着這樣吧!”田媽媽聲音有些尖銳了。

    這是自己的兒子第一次帶回來的女人,董小雪實在是太過分了。

    平時大家也都是忍着讓着,可能欺負自己人就不行。

    “田鬆,能不能把你媳婦帶回去,今天在這裏鬧事情就不對了。”田爸爸臉上也有一些難看。

    “田樸,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是我們小雪冤枉這個人了!”剛剛那個老女人又開始叫囂。

    林初夏看着人,這應該就是一家人,但是在這裏鬧事情就是不對。

    “呦,田樸,你那個茶杯誰送的,這樣有品位!”另外一箇中年男人看着田爸爸手邊上茶杯眼裏閃過嫉妒。

    “伯父,這是我送的,請問你們幾個有什麼指教!”林初夏覺得這一大家子就是一羣奇葩。

    中年男子終於把眼光放在了林初夏身上。

    “就你,買得起麼?對了,家住哪裏啊?都有一些什麼人啊?我們田雲可是清白人家的孩子,可別被有些不三不四的人哄騙了,他當兵當傻了,有時候分不清楚。”中年婦女接回過話,只不過有些尖酸刻薄。

    “你們走,我們家不歡迎你們!”田媽媽臉色都氣的通紅了。

    “我們爲什麼要走,我如果沒記錯,你們家還欠我們家十萬塊錢吧?”中年婦女有些得意。

    “我們會盡快還給你們的,請你們走!”田媽媽暴怒了。

    指着門口大聲說道。

    “媽媽,發生什麼事情了?”炒好菜的田雲終於出來了。

    看着自己二叔那一家子,整個人都不好了。

    “沒事,你先帶夏夏去吃飯?”田媽媽臉上的笑意有些勉強。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田雲本來就是你的兒子,你欠我們的錢他應該知道的。”中年女子根本不管那些。

    “媽媽,你爲什麼會向那些人借錢!”這些人是田雲最痛恨的。

    “媽媽,爲什麼?”自己每個月的工資都會準時打給父母的,不可能會缺錢。

    “她不敢說,我來說,是因爲之前你爸爸需要做一個手術,手裏沒錢,作爲兄弟姐妹的,可能不幫助?”中年女子眼裏有着得意。

    “媽媽,這件事情你爲什麼不告訴我,我來想辦法啊?”田雲看着自己的父母,真的覺得自己不孝。

    “一個小問題而已,沒必要打擾你是”田爸爸說的風輕雲淡。

    “父親,”田雲眼裏有着痛苦。

    “欠多少,我來還。”真的很不喜歡和這家人相處。

    “不多,也就是十萬而已!”這是董小雪說的。

    十萬?田雲眉頭皺起,自己這一時半會兒,是真的拿不出十萬來的。

    “怎麼樣?沒有是不是,就知道你們窮!”董小雪眼裏有着鄙夷。

    “給我一點時間我會還你,你們先走吧!”只要和錢有關係,這些人就特別難纏。

    “不可以,因爲這個女的,我心情很不好,有本事現在就還?”董小雪搖搖頭。

    “對的,馬上還!”

    “對呀,剛剛不是很硬氣麼?”

    林初夏在一邊看着這些極品,簡直有些無語。

    “欠多少,說說!”林初夏抱着雙臂看着那些得意的人,怎麼看都不舒服。

    “十萬,你有麼?”董小雪很看不起林初夏。

    “不就是十萬塊,爲什麼還不起!”自己幾萬幾萬買衣服的時候不是沒有。

    “夏夏,不用你管。”自己好歹也是一個男人,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人出手。

    “怕什麼,我們兩個還要說這些,不是一家人麼?”

    林初夏看着田雲,一家人沒必要分的這樣清楚。

    “夏夏!”田雲覺得心裏有些難受。

    “心裏別有負擔,你的分期付款,還我一輩子!”林初夏說完拿出自己的筆和支票。

    寫好之後遞給那幾個人。

    “拿着這張支票去銀行就可以了。”自己這些年的零用錢都不知道多少。

    “還真的大手筆啊,是不是騙人的!”幾個人眼裏有着懷疑。

    “自己去試試不就好了!”只是希望這些人拿着錢趕快走。

    “你這個年齡這樣有錢,還長得這樣好,其實很令人懷疑的。”

    這句話成功的讓林初夏臉色難看了。

    “二伯母,麻煩你說話客氣一點,夏夏家世一直很優秀。”

    林初夏在怎麼樣也是千金小姐,這些錢也許對於平常人而言很多。

    可是對於林初夏而言不過就是兩件衣服的事情而已。

    這讓田雲有些黯然,其實這也是他和林初夏的差距。

    “家裏做什麼的!”中年女子臉色有些不好看。

    “我家裏做了一點小生意,我是A市本地人,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人,有些話能不能說我覺得你應該斟酌一下,這一次大家第一次見面我就不計較了,在有下一次,我覺得你們有必要接受改造了,正好,我可以給你們提供機會。”林初夏淺笑着說道。

    一點錢而已,這些人簡直就太侮辱人了。

    “就憑你,你說你是千金小姐你覺得我們會相信麼,即使我們不斟酌那又怎麼樣!”這些人壓根就不相信。

    憑田雲那個呆板的個性會找一個千金小姐。

    她們的兒子在這十里八村的也算長得比較不錯的,屬於女人喜歡的哪一種斯文儒雅的。

    要不然這董小雪也不可能看上她們家,畢竟董小雪的父親在A市也有很多門面。

    可是那些門面和一個公司壓根就是沒法比的。

    “這就要看緣分了,緣分這種東西,誰也說不清楚。”

    沒遇見田雲之前,林初夏也覺得自己會嫁給一個世家子弟,相敬如賓的過一輩子。

    可是,事情永遠都不會朝着你所想象的地方發展。

    “就你這個樣子。”這些人還是有些難以相信。

    “那都是你們的事情,拿到錢可以走了吧!”看着就心煩。

    “哼,不過就是一個喜歡裝腔作勢的,有一點錢了不起了!”

    “就是,我們走。”

    “不過就是一個鄉巴佬。”

    幾個人語氣裏全是對於林初夏是鄙夷和不屑。

    林初夏覺得如果這不是田雲的親戚,她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的,簡直就是太過分了。

    等人走完以後。

    田媽媽走上前,眼裏有着歉意:“對不起,夏夏,你才第一天來,就發生這樣的事情。”

    林初夏笑着搖搖頭,“沒關係的,一點點小事情。”

    能夠用錢擺平的事情都不是事情。

    “我們晚點就把錢還給你,現先吃飯”家裏還有一點存款,那是給自己大兒子結婚用的。

    “不用的,一家人嘛,那些錢你們自己留着,家裏有什麼急用也方便一點,以後手裏不方便也可以打電話給我!”田雲在部隊照顧這兩個人也不方便。

    反觀自己,真的是閒的蛋疼。

    “不,一碼事歸一碼事,這件事情沒得商量!”田雲的爸媽也算那種老實人,不喜歡占人家便宜的。

    “可是!”林初夏看着田雲,自己真的沒打算讓她們還啊。

    “我媽媽說的你就別拒絕了,這也是他一點的心意!”田雲支持自己的媽媽。

    林初夏嫁給自己還這樣什麼都幫襯的話可能一家人都不舒服,並不是把她當外人。

    相反,只是希望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給予她一點她自己沒有的東西而已。

    “好,那我收下!”到時候在想方設法給這兩位老人就塞錢就是了。

    “好孩子,吃飯去。”田媽媽拉着林初夏朝着廚房哪裏去。

    “嫂子,你可以經常回來看我們麼?”田杉杉真的很喜歡自己哥哥這個女朋友。

    “可以啊,嫂子有時間會過來的,你有時間也可以去姐姐家,等你放寒假的時候,你給嫂子打電話,嫂子來接你。”

    那時候自己也放假,可以帶田雲這個妹妹到處玩。

    “嫂子,我也想去。”小男孩一把拉着林初夏的衣袖,他也很喜歡自己的這個嫂子。

    小孩子就是這樣,誰對她好一點,他都是很喜歡的。

    “別鬧,你嫂子那樣忙,你們還給她添亂!”田媽媽感覺自己這兩個小崽子,簡直就是沒臉沒皮的。

    “媽媽,我們也很想去看看城市哪裏的繁華!”小姑娘眼裏有着嚮往。

    “田馨一直在說城市裏面怎麼樣怎麼樣,我也想去看看!”小姑娘倒是很直接。

    “對呀,有很多的玩具,很好玩的!”小男孩也是一臉的期待。

    “好好好,等你們放假了,嫂子來接你們,帶你們去玩,哪裏還有很多阿姨很有意思的。”

    對於未知的事情,很多人都有好奇心的。

    想必田杉杉嘴裏那個田馨,應該就是剛剛那兩個奇葩夫妻的孩子了。

    也是,有一對這樣的父母,孩子早晚都會養歪。

    “嫂子,田馨說她家有漂亮的大房子,你有沒有啊!”小男孩眼睛滴溜溜的看着林初夏。

    “吃飯就吃飯,別說話?”田雲覺得自己家這兩個弟妹真的就是鄉巴佬。

    “嫂子,你說說嗎!”小孩子完全不搭理田雲。

    “我家啊,感覺還行,至於漂亮不漂亮,那要看和什麼人比了?”至少不是那種電梯房。

    自家是別墅,自己空間要大很多啊。

    “那是什麼樣子的,嫂子,我想知道!”田杉杉直直的盯着林初夏。

    “小姑娘好奇心怎麼就這樣嚴重,嫂子家啊,沒什麼特別的,一棟房子,花園啊,池塘啊,基本上都有。”

    田雲的弟妹,她也是當作自己的弟妹來看待的。

    “那夏夏家裏應該很有錢?”田媽媽真的覺得是自己兒子配不上人家。

    林初夏說的那個明顯就是別墅。

    和董小雪壓根就不在一個檔次,也難怪林初夏懶得搭理她。

    “我家裏做生意的,養家餬口沒問題。”林初夏的回答也沒說的很明白。

    “嫁給田雲委屈你了!”田媽媽眼裏有着憐惜。

    “兩個人幸福比什麼都重要?”一輩子錦衣玉食也不見得會快樂。

    “好孩子,來吃一點臘肉,都是自己家做的。”田媽媽開始給林初夏夾菜。

    “媽媽,二弟怎麼沒回來?”田雲還有一個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弟弟。

    “唉,別說了,現在他每天都很忙,女朋友又鬧着要分手,學校那邊有有很多事情。”

    田媽媽嘆了一口氣。

    “明天我去看看!”對於自己的家人,田雲很在乎,容不得她們受委屈。

    “別擔心,你剛剛回來,注意休息。”這些事情短時間之內不可能完成的。

    “好,夏夏,快點吃東西,這些菜還合胃口麼!”這些都是田雲做的,還是很美味的。

    “很不錯的,你也快吃!”林初夏點頭。

    其實粗茶淡飯也不錯,只要一家人都好好的。

    “嗯,明天帶你到處去看看。”鄉下也有城市裏面看不到的風景。

    “好?”林初夏笑得眼睛眯成了一道月牙兒。

    “快吃飯,別再說話!”田雲看着人很適應心裏纔算放鬆一點。

    他也很怕林初夏會嫌棄自己的家人。

    “嗯”林初夏點頭。

    可是旁觀的兩個小鬼頭卻還是孜孜不倦的問着林初夏各種問題。

    林初夏也不厭其煩的回答。

    一時間,其樂融融的。

    ——

    咖啡廳包廂裏面。

    唯一小口小口的喝着自己手裏的果汁,等着人。

    低頭看了一下手錶,在盯着外面那些車水馬龍,心裏很平靜。

    “抱歉,來晚了,路上有些堵車!”

    聽見聲音轉過頭,看着那穿着一襲紅衣蹁躚而來的人。

    現在冷千凰比起之前的冷厲,臉上多了一份柔和。

    看着她那個明顯凸出來的肚子,臉上有着笑意。

    據說這一位之前和秦家那個紈絝子有着婚約。

    可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解除了,現在看看,唯一覺得自己找到原因了。

    “難道我這樣有魅力,讓墨少夫人看得都有些回不過神來了。”冷千凰忍不住打趣。

    走到唯一對面的位置上坐下來,開始打量着唯一。

    不得不說,這個人和自己的姑姑是真的很相似。

    “冷小姐的魅力自然是沒有人可以與之媲美。”唯一也放眼仔細的看着人。

    想起那些傳言,說什麼手段凌厲,雷厲風行,其實和眼前這個淺笑嫣然的人有些格格不入。

    “沈小姐在想什麼!”冷千凰拿起單子爲自己點了鮮果汁。

    “在想其實冷小姐和外面那些人說的不一樣!”這個人給自己的印象不錯。

    “外面那些人說我什麼?”冷千凰有些好奇,外面那些人都是怎麼評價自己的?

    冷血無情還是不近人情。

    “冷小姐心裏有數的,我就不說了?”自己說了也很尷尬的。

    “今天來,是聽說你對於我的那個海島的計劃很感興趣是不是!”冷千凰很快就回到正題上。

    “對的,今天來就是爲了這一件事情的!”唯一回答的也不含糊。

    “想必你也知道,我在這一塊的地方投資很大,所以對於合作伙伴的要求我也會相對而言會更高。”

    這也是爲什麼拒絕了那麼多人,因爲覺得真的不合適。

    因爲冷千凰基本上都評估過,沒有讓她覺得可行的利潤,基本上不會答應合作的。

    “我知道,我很有那個興趣和你一起建造一座海島!”

    唯一點點頭,冷千凰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領導者。

    她最關心的首先還是自己的利益。

    “我會給冷小姐一個很滿意的創作。”那片海島唯一有了進一步的想法。

    “看來墨少夫人對於我們這一個項目瞭解的很全面啊,這樣有自信,倒是讓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每個人都喜歡驚喜,特別還是冷千凰這樣的人。

    千篇一律那些太過普遍,那樣最終的結果都是死路一條,就只有不斷的創新,纔不會退步。

    “冷小姐可以看看,我所設計的是不是你想的那樣!”唯一把資料給冷千凰。

    這一個項目自己也準備了一些時間,總得看看有沒有機會。

    冷千凰看了唯一一眼,伸手拿過唯一手裏的資料,開始看起來。

    一頁一頁的看着,眼裏有着驚訝。

    “墨少夫人能保證這是你自己的創作和設計麼!”

    真的很有想法,雖然只是初步的。

    “那都是我自己設計的,冷小姐大可以放心!”那些是自己熬夜加班做出來的。

    “設計倒是別有一番風味,我從未見過這樣獨特的設計,很有新意也很有視覺衝擊,不得不說,墨少夫人,你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

    不愧是自己小姑姑的女兒,長江後浪推前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冷千凰眼裏有着讚賞,可以看得出來,這個設計讓她很滿意。

    “我答應合作,只是有一個條件。”冷千凰也很爽快。

    “什麼條件!”唯一很好奇,這個人的附加條件是什麼。

    “墨少夫人今晚有空沒有,我想邀請你和你老公來家裏做客,我也有一些細節的問題想要和你說,大家合作伙伴,吃一個飯沒什麼吧!”

    自己爺爺奶奶已經到達A市,兩位老人家是真的很想要看看唯一。

    “我不一定有時間,冷小姐應該知道我纔剛剛接手墨氏,還有一些事物不熟悉。”

    其實唯一是真的不太想去。

    “這是附加條件也是唯一的先決條件,墨少夫人何不考慮一下。”冷千凰不着急,聰明的人都不會拒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