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1 購買嬰兒用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41 購買嬰兒用品字體大小: A+
     

    楊嵐聽到這裏身子有一絲顫抖,倒也不再說話。

    當初她確實體驗過這種感覺,並且一直都在追求,所以一直忽略了那時候年齡很小的任飛揚。

    楊嵐覺得自己這一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任飛揚了。

    就沒好好教導過他和給他本應該有的母愛。

    “兒子,媽媽不攔着你!”就只有在任飛揚面前,楊嵐纔是一個慈母。

    對於其餘的人,她依舊那個老樣子。

    她和白薔薇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唯一的可能就是因爲白薔薇和任尹以前的關係。

    楊嵐是一個母親,也怕自己的孩子受到任何傷害。

    “謝謝母親!”任飛揚看着自己的母親,露出一個肆然的笑意。

    楊嵐對於自己的好,任飛揚都看在眼裏,只是有時候習慣一個人了,面對別人給的溫情不知道該以什麼樣去接受。

    所以對於楊嵐給的愛,任飛揚一直都是拒絕的。

    “你不用這樣和我客氣的,你是我的兒子!”

    楊嵐看着自己快要成家立業的孩子,心裏有些感嘆。

    “我和薔薇的婚事一定儘快進行!”白薔薇的肚子再大一點就穿不了婚紗了。

    “爲什麼這樣急!”楊嵐覺得完全可以去看一個好日子,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任飛揚,你能不能不要這樣任性,這個臉我們丟不起!”

    白薔薇這些年和任尹的事情基本上週邊的就沒人不知道的。

    現在好了,原本應該和哥哥在一起的人現在和弟弟攪和到一起了,那些人會怎麼看。

    “那些人什麼看和我有什麼關係,我是和自己的老婆過日子,我又不是和那些喜歡說人家家裏長短的人一起。”

    任飛揚看着自己的父親,說話有些陰陽怪氣的。

    “可是我們丟不起這個人,反正我們任家是不可能讓這個女人進門的?”

    儘管很多時候任國平會比較偏愛自己的小兒子。

    可是和麪子比起來,那份寵愛就有一些微不足道了。

    自己的臉面纔是最重要是,他壓根就沒想過自己孩子的幸福。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有這個權利做主。”任飛揚根本不爲所動。

    “你是我的兒子,我是你的老子,你和她忤逆我們,就是不孝,那個女的有什麼好的,憑你的條件,只要你開口,多得是人給你選擇。”

    早些年任國平就玩得比較瘋狂,正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那時候的任國平對於世家小姐的楊嵐就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最後不顧全家的反對毅然決然的和任國平在一起了。

    但是那時候任國平剛剛離婚的老婆也是幾次三番的鬧。

    每一個女人對於自己的老公都有着霸道的獨佔欲,楊嵐當然也不列外。

    從此之後,便和任尹的母親了其實你來我往的爭鬥。

    而原本的世家小姐的形象早就蕩然無存了,留下的只是一個尖酸刻薄的女人。

    “伯父這句話聽起來就好像我白薔薇一定就要巴結你們任家不放似的,你們家裏就什麼,我有什麼好圖的?”

    白薔薇覺得自己一直很不瞭解任家一羣人。

    白家其實並不比任家差,只不過就是因爲自己私生女的身份不被這些人承認而已。

    對於這些人而言,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就是辱沒了他們。

    讓他們在別人面前擡不起頭來,覺得自己讓他們很丟臉。

    “你自己什麼樣子的需要我說麼?”任國平冷哼一聲。

    “需要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有些人你就是不能太給面子,否則他都會覺得其實你很好欺負。

    “父親,微微是我的妻子,有些話該不該,能不能說你還是也斟酌一下。”

    如果說任飛揚不在乎自己的母親,那麼就是痛恨自己的父親。

    “不管怎麼樣,這個女的就在不可能進任家的門!”

    任國平看着自己一直以來都很寵愛的人,這一分鐘有些失望。

    “我一直都很寵愛你,但是你也不要這樣肆無忌憚,這個女的憑什麼!”

    任國平毫不猶豫的表示自己對於白薔薇的不喜歡。

    “就憑她是我喜歡的人,就憑他肚子裏有我的孩子!”任飛揚看着,人一字一句的說道。

    而聽到這裏,原本一直沒反應的楊嵐驚叫出聲。

    “孩子!你是說真的麼,白薔薇真的有孩子了!”楊嵐有些激動。

    “嗯,幾個月了,打算舉行婚禮了,要不然等再過一段時間,微微肚子大了,就不能穿婚紗了。”任飛揚點點頭。

    “我有孫子了,我有孫子了!哈哈哈哈哈,這件事情交給我去辦!”楊嵐看着白薔薇神情有些複雜。

    可是看着那微微凸出來的肚子,還是忍不住的高興。

    任國平臉色有些難看,看着白薔薇的眼裏有着厭惡。

    這還沒結婚就有孩子了,簡直就是傷風敗俗。

    “飛揚,你確定她肚子裏的孩子是你的,她跟了任尹也不是一兩年了吧?”任國平幽幽的來一句,全場都安靜了。

    “閉嘴,你憑什麼這樣說她,這個孩子就是我的!”白薔薇是不是清白的,任尹很清楚。

    就是因爲很清楚纔不能任由別人侮辱她。

    “這個孩子確實就是任飛揚的!”白薔薇就是要氣死這個老傢伙。

    “你怎麼就這樣恬不知恥!和任尹分了之後又和任飛揚攪和在一起,你父親對於你的教育是真的很失敗?”任國平咬牙切齒的說道。

    “父親,薇薇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不需要誰來提醒我,我自己心裏很清楚,反正白薔薇我是娶定了,你們說什麼都不管用的。”

    “你敢娶她,任家的一分錢你都不要想得到!”任國平也開口。

    “那正好,反正我也不喜歡。”任飛揚無所謂。

    管理公司他是真的沒興趣,當初就是爲了和任尹比一個高低而已。

    “兒子!”楊嵐開口,公司本來屬於自己的兒子,那是他應該得到的。

    這些利益楊嵐不可能讓任飛揚錯失而給了那個心機深沉的任尹呢?絕對不可能。

    “今天這件事對於你爸爸和我衝擊都有一些大,我們還需要消化一下!”現在她倒是不反對任飛揚的婚事了。

    “母親,謝謝你的理解。”比起任國平口中所說的寵愛,楊嵐的似乎更加真實許多。

    任國平的寵愛是建於你聽話任由他操控的份上纔有的。

    就比如當初的任尹,爲了公司累死累活的,最後還不是什麼都沒有得到。

    任國平其實誰也不愛,他最愛的還是他自己。

    比起任國平,楊嵐真的要純碎許多。

    “兩個人好好的!”楊嵐努力擠出一抹笑意。

    “嗯!”任飛揚點頭。

    偏過頭看着從外面走進了的人,任飛揚眼裏有着驚訝。

    “你回來這是?”任飛揚看着任尹和她身邊的許雙雙,似笑非笑的。

    還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啊,這難得回來一次,居然也能遇見這兩位。

    “你能回來,我就不能回來麼?”任尹看着任飛揚和白薔薇眼裏的神色有些難看。

    “我什麼都沒說!”任飛揚表示自己有些無辜。

    “伯母好,伯父好,今天雙雙來,打擾你們兩位了。”許雙雙很客氣的打招呼。

    任國平記得許雙雙,這個人之前也算一個小有名氣的人,很優秀,成績很好。

    和白薔薇那種私生女相比,簡直一個天一個地。

    “你好,雙雙是吧?伯父很久沒看見你了,這些年過得如何?”

    比起白薔薇,任國平還是喜歡許雙雙這樣的女孩子。

    舉止張弛有度,動作優雅,說話客氣,雖然家庭不怎麼樣,可是本身卻很優秀。

    “勞伯父一直記掛了,雙雙這些年還不錯,一直在外面唸書,這不是畢業了,就回到家鄉發展了。”許雙雙微笑着說道。

    可以感覺得出來,這個人對於自己似乎很滿意。

    “哈哈哈哈,你和任尹當年在學校就是被公認的一對,想不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還是這樣有緣分,不容易啊!”

    “哪裏,任尹一直很優秀,是我高攀了。”

    “雙雙就不要這樣客氣了,我們雙雙也是當年學校數一數二的人物,你就不要妄自菲薄了。”

    任尹臉上有着笑意,沒有人不喜歡聽見自己的愛人誇獎自己的。

    “是啊,很優秀,成績是好到了一個別人所不能企及的程度,人品也是刷新了我的認知!”

    楊嵐看着許雙雙,眼裏的神色不言而喻。

    “伯母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啊?”許雙雙看着楊嵐,這個人是最難纏的。

    “我對你有什麼誤會,你想多了,我這個人一直就是心直口快,見不到那些故弄玄虛的人,那樣的人,說真的,太虛僞了,伯母是真的有些看不起。”楊嵐也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物。

    “你想說什麼,管好你自己的兒子就好了,我和雙雙的事情,你一點都不要管。”任尹也開始反脣相譏。

    這個人十年如一日的令人討厭。

    “我就是不喜歡有些人,做的事情明明就很噁心,還裝作一副白蓮花的樣子,誰管你啊?”

    對於任尹的話,楊嵐直接置之不理。

    “你這樣厲害,你的兒子又怎麼會去撿別人不要的的東西呢!”任尹把話題扯到任飛揚和白薔薇的身上。

    “你……”楊嵐本來生氣的臉在看到許雙雙的時候時候立刻多雲轉晴了。

    “我兒子和薔薇也算認識的早,彼此都是瞭解的人,倒是你和雙雙,這些年都沒見了,也不知道當初的情分還剩下多少?這物是人非的時代,知人知面不知心吶!”

    楊嵐端起自己的茶,優雅的喝了一口。

    任尹的臉上有些難看。

    “父親,這一次回來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和雙雙的婚事的。”任尹指着許雙雙,眼裏有着幸福。

    白薔薇看着那一幕,想起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爲,簡直就是一個傻逼,也難怪別人罵自己了。

    “哦,你們也打算結婚了?”今天倒是都一起了。

    “嗯,現在公司也走上正軌了,我和雙雙的事情也該辦理一下了!”任尹感覺自己真的圓滿了。

    喜歡了這麼多年的人兜兜轉轉又回到自己的身邊。

    “可以的,有時間約一下親家大家見一下!”任國平這一次很爽快,和之前簡直就是大相徑庭。

    “謝謝父親!”總算得到了任國平的允許。

    “雙雙是一個不錯的孩子,你好好對待人家!”任國平看着許雙雙那個落落大方的樣子有些滿意。

    “父親,這是一定的!”牽着許雙雙的手,任尹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幸福。

    “兩個人好好過。”任國平點點頭。

    “好!”沒想到事情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完成了。

    “老婆,我們去吃東西吧?”看着白薔薇心不在焉的樣子,任飛揚把人扶起來。

    可能看見任尹有些觸景生情了。

    “好的。”也是,看着那扎眼睛的一幕,這心裏確實有些複雜。

    不過倒不是心疼,就是看到任尹就覺得自己以前真是好蠢。

    爲什麼一直看不清楚,其實這個人壓根就不喜歡自己呢,就是自己一個人沉醉在夢裏不可自拔。

    “任飛揚,我以前是不是很蠢!”白薔薇很傻的問了旁邊的人一個問題。

    “蠢死了,有時候都想把你的腦袋撬開來看看,裏面是什麼構造!”很多事情明明白白的擺在她的面前了,可是她就是不相信。

    “滾,你才蠢,你全家都蠢”白薔薇也只是希望有一個人安慰自己而已。

    沒想到任飛揚會這樣說。

    “老婆,是你自己問的!”任飛揚覺得自己有些委屈。

    “你閉嘴。”她就不應該嘴賤的去問的。

    “好了,不生氣了,我帶你去花園裏觀賞一下。”孕婦要隨時保持自己的好心情。

    “嗯,走吧!”任飛揚家,來過幾次,可是都沒有哪一次呆的時間長。

    反正在客廳裏坐着也是坐着,還不如來這裏散步,至少心裏不煩躁。

    “嗯,別亂想什麼,晚一點我們就回去了。”任飛揚知道在這裏白薔薇會不自在的。

    “好,我沒事的,就是現在還不能完全的適應而已。”

    在給白薔薇一點時間,白薔薇一定可以走出來。

    “老婆大人太乖巧了,必須獎勵一個”說完在白薔薇的臉上親了一口。

    “滾吧,別再挑逗我,最難受的還是你自己。”白薔薇若無其事的說道。

    “老婆,我覺得你有些幸災樂禍啊!”一把摟和白薔薇纖細的腰肢有些享受。

    “別鬧,這裏可不是我們家!”被任飛揚那個爹看見了,指不定又要怎麼看自己。

    “對,這不是我們家”任飛揚圓滿了。

    一步一步的,總有一天他會佔據白薔薇的內心世界,讓白薔薇眼裏心裏都只有自己。

    “走吧!”白薔薇擡起自己的腳朝着花園的地方走去。

    ——

    咖啡廳二樓雅座。

    “小云,你那個媳婦什麼時候來?”

    墨御來了,邢雲也就輕鬆了,自然有機會出來找袁寄語的。

    可是這一次邢雲卻是打算讓自己的媽媽和袁寄語見面。

    夏涼心裏自然有一些期待了,那畢竟是自己兒子喜歡的女孩子。

    在邢家,唯一能夠讓夏涼動容的,就只有邢雲,她的小兒子。

    “媽媽別急,可能路上堵車了?”因爲袁寄語是一個很準時的人。

    “要是覺得合適,你們兩個人就先把婚事定下來,免得夜長夢多?”

    邢家那些人就是不懂的安分。

    只要兩個人願意,這件事情夏涼一定要親自着手安排處理。

    “母親說,邢家的人麼?”那些人確實不知道什麼是安分。

    “上一次你奶奶去找了寄語,也不知道說了什麼?不過,就你奶奶那個財大氣粗的樣子,不就是用錢打發麼!”夏涼嘴角有着冷笑。

    那個老傢伙醜惡的嘴臉自己看了很多年,早就非常瞭解了。

    “你說什麼,奶奶去找小語了!”邢雲的臉色有些難看。

    “對的,小云,如果你真的喜歡那個小姑娘,我建議你結婚之後搬出來住,邢家有着太多未知的東西了?”自己的一輩子就是埋葬在哪裏。

    夏涼自然不希望有人和自己一樣,就像一個傀儡一樣的活着,沒有任何樂趣。

    “媽媽,我就是有這個打算?”

    自己經常不在家,讓袁寄語一個人呆在邢家那樣的地方,自己捨不得。

    袁寄語不是沈唯一,袁寄語脾氣很溫和,很孝順,也很逆來順受,所以不能呆在那樣的地方。

    “好孩子,這就對了!”夏涼眼裏有着欣慰。

    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看着自己孩子幸福,那比什麼都重要。

    “母親,你會喜歡寄語的,到時候你就來和我們一起住。”

    因爲袁寄語是一個很不錯的人,和自己的母親一定合得來。

    “傻孩子,母親可不忍心打擾你們小兩口的生活,不過,那一定是一個很不錯的人,看你這個樣子,母親更加期待了!”夏涼打趣着自己這個兒子。

    “那是,你兒子我的眼光怎麼可能會差。”邢雲有些得意了。

    “小樣!”看着自己的孩子,夏涼眼裏有着笑意。

    “給我說說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夏涼看着邢雲問道。

    “好!”反正現在就只有兩個人,邢雲就開始講述袁寄語。

    夏涼的表情也邢雲的話語跟着一直變化,最後嘆了一口氣。

    “那個孩子也是一個苦命人,小云以後對人家好一點!”還沒看見,夏涼就已經開始心疼了。

    是什麼樣的堅韌和毅力,才能帶着自己的妹妹一直走到今天。

    那樣的堅強,現在基本上沒人可以做到了。

    “那是一定的,從小小語就一直沒享受過父母的愛,而我很幸運,有一個對於我百般寵愛的母親。”

    “媽媽,以後我們對待小語好一點,有時候我真的很心疼她?”

    那些事情,有時候可能一個大男人都做不到,真的不知道袁寄語是如何咬牙走到今天的。

    “怎麼?怕我欺負你的老婆,難道我看起來我很有惡婆婆的潛質麼?”夏涼有些無奈。

    今天自己到了這裏,就代表自己的立場了。

    只要是自己的孩子喜歡的,自己也試着去喜歡。

    “那可不,我媽媽最好了,一定是最好的婆婆!”邢雲連忙狗腿的說道。

    “小混蛋!”夏涼搖頭失笑。

    袁寄語這一邊是真的堵車了,一直低着頭看着自己手上的表。

    跟邢雲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怎麼可能不着急。

    並且自己已經很多天都沒看見邢雲了,確實有些想念。

    下了車之後就一直馬不停蹄地往兩個人約定的地方趕去。

    袁寄語走進來的時候,看見的是那兩個有說有笑的人。

    在邢雲身邊的中年女子,保養的非常得體,穿着青花瓷顏色的旗袍,看起來很優雅。

    身上的氣質也很溫和,嘴角始終帶着淺淡的笑意,眼裏有着一絲不易發現的憂愁,不得不說,那是一個看起來很好相處的人。

    袁寄語還沒有走過去,邢雲就先發現了她,朝着她招手。

    袁寄語看見自己朝思暮想的人也大步的走過去。

    “小語,快過來!”邢雲看着袁寄語臉上的汗珠,拿出一張紙巾開始給她擦汗。

    “怎麼走的這樣急,慢慢走,這個天氣太炎熱了?”袁寄語臉頰都是紅彤彤的。

    “沒事的!”袁寄語有些不好意思。,因爲旁邊還有其他人。

    “過來,給你隆重的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母親?”指着中年女子給袁寄語介紹,這一下袁寄語是真的鬧了一個大紅臉。

    看看邢雲身後始終溫柔淡笑的人,袁寄語是真的不好意思了。

    連忙看看自己的衣着哪裏不妥當的。

    這邢雲也不早說,自己也可以好好打扮打扮。

    這不是存心讓自己出醜麼?

    “你爲什麼不先和我說伯母要來啊”害得自己一點準備都沒有,很尷尬啊。

    “給你說了,怕你都沒勇氣來了。”袁寄語有時候膽子也屬於特別小時哪一種。

    “我……”還真的找不到什麼反駁的。

    確實是這樣,如果邢雲的媽媽要來,自己肯定不會來得。

    “難道伯母有那麼恐怖麼?”看着自從來到這裏你之後就開始害羞的人,夏涼忍不住打趣。

    “不……不是……”袁寄語搖頭,有些無措。

    邢雲的媽媽不但不恐怖,相反,還很有親和力。

    “別緊張,就是大家一起吃飯。”夏涼看着乖巧容易害羞的人也很喜歡。

    這種軟綿的性格和邢雲那有些強勢的性格才相配。

    “對呀,我媽媽人很好的!”邢雲牽着袁寄語坐下,始終沒有放開她的手指,兩個人很久沒見面了。

    “小語大學畢業了沒有?”因爲袁寄語看起來很年輕。

    “我快要畢業了,伯母!”袁寄語還是有些不適應,因爲緊張。

    “畢業之後有沒有什麼打算!”夏涼看着自己兒子那個傻樣覺得有些不忍直視。

    “可能會先工作!”袁寄語不打算再繼續讀書了。

    “那和小云有沒有更進一步關係的想法!”這纔是夏涼這一次來的目的。

    “啊!”袁寄語嘴巴張的大大的,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

    臉龐羞的通紅,看着兩人有些欲言又止。

    “嘿嘿嘿,小語,我媽媽問你呢?有沒有打算和我更進一步發展!”邢雲促狹的看着人。

    “我……我……”袁寄語看着人,願意麼?,自己願意麼?

    是願意的吧,因爲和這個人在一起是真的很有幸福的感覺。

    “小語,願意不願意啊!”邢雲沒有得到答案自然不會放棄。

    “嗯?”袁寄語點點頭,低下頭不敢看人。

    “到底願意還是不願意,你說大聲一點?”邢雲有些壞心。

    “我……願意!”願意和這個人組建屬於兩個人的家庭。

    “願意的話,有時間就來家裏吃一個飯,我們商量一下訂婚的事情!”

    夏涼看着自己兒子那個壞心眼的模樣有些好笑。

    “可是……”不是她不去,是對於邢雲的奶奶不自信,那個人看得出來根本不在乎自己。

    “沒事的,結婚是兩個人的事情,以後也會是你們兩個過日子,沒必要在乎別人的感受?”

    提起邢家老夫人,夏涼情緒就有一些冷淡了。

    “只要你們兩個人想要在一起,我一定會給你們解決掉阻擋在你們前面的絆腳石!”

    夏涼手指捏在一起,誰也不能破壞自家兒子的幸福。

    “伯母。”袁寄語有些心疼這個人,特別是那偶然之間流露出來的絕望。

    “我希望你們幸福!”幸福給我看,帶着我的幸福一起走下去。

    “媽媽,我們一定會幸福的。”邢雲看着夏涼堅定的說道。

    “我相信你們,別怕,所有的問題我都會給你們解決!”

    自己窩囊了一輩子,絕不可能在讓自己的兒子跟着自己一起窩囊。

    夏涼對於邢老夫人的欺壓,一直表現的都很從容,並不是她怕,而是覺得沒必要。

    如果自己真的拿出態度來,邢老夫人未必敢這樣囂張。

    “謝謝伯母!”袁寄語很感謝,沒想到夏涼這樣好說話。

    “不謝,都是一家人。”只有邢雲和邢雲的愛人才是她的家人

    “小語喜歡吃什麼,平時有什麼愛好沒有!”

    夏涼看着自己這個未來媳婦,臉上盛開着笑意。

    “我都不挑食的,至於愛好,我很喜歡畫畫,打算畢業之後開一個畫室!”袁寄語的理想是真的很簡單。

    “挺不錯的,你這樣的性格畫畫才符合!”因爲袁寄語是一個很文靜的人。

    “你這樣的脾氣和墨家少夫人倒是很互補啊。”不知道想到什麼夏涼露出笑意。

    “小一一啊!我和她根本沒法比,小一一是一個很強勢的人。”

    想起自己的好友,現在也算混得風生水起了。

    “看得出來。”對於沈唯一的印象就是強勢,真的很強勢。

    並且遇見事情的時候很冷靜,處理的很乾脆利落。

    那份臨危不懼的淡然自如一般人無論如何也是做不到的。

    “其實她人很好的,並且也算多才多藝!”沈唯一有多麼優秀,就只有這些人才明白。

    “確實不錯,要不然也不會是現任墨氏的總裁。”

    墨家人對於她的寵愛和信任是一部分。

    可是最終坐穩那個位置的確實她本身的能力。

    “很厲害對不對!”說起沈唯一袁寄語也很自豪,因爲那樣厲害的一個人是自己的閨蜜啊。

    “對!”夏涼忍着笑意,真是一個單純的孩子,也難怪邢雲會喜歡。

    在哪一個家族裏面呆久了,很多事情看得多了,想的也很複雜。

    遇見這麼一個單純快樂的人,那是一種心靈上的放鬆啊。

    會喜歡上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那伯母平時有什麼愛好?”袁寄語直直的凝視着夏涼。

    邢雲的母親就是她的母親,她從小就沒有父母,自然會想着親近。

    “伯母是一個無趣的人,基本上沒愛好?”

    大多數時候都在家裏發呆,對於周圍的人都不聞不問。

    穿着也很素雅,和邢鋒那個小情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伯母過幾天有沒有時間,我想邀請伯母和我一起去看本市的一場服裝展示會!”袁寄語眼裏有着期待。

    夏涼看這人興致勃勃的自然不會拒絕。

    “當然可以,只是你不要覺得伯母很無趣就好了!”夏涼早已忘記快樂是什麼感覺了。

    因爲她活得一直很壓抑。

    “不會的,伯母能夠陪我去我很高興!”袁寄語滿足了。

    邢雲出任務的時候自己也有一個方向了。

    “呵呵呵,那就和伯母一起!”夏涼看着小姑娘越看越喜歡。

    “好了,我們一邊吃一邊聊?”對於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相處的這樣好,邢雲表示很安慰。

    “對,我們先吃東西,年輕人要懂得照顧自己的身體!”夏涼也趕緊說道。

    “伯母,你人真好!”袁寄語感覺很多豪門夫人都是盛氣凌人的。

    “好孩子,那是因爲你值得我對你好!好不好,還是分人的。”至少不是對誰都這樣好。

    “我很喜歡伯母!”夏涼身上有着一種溫和,讓人很溫暖。

    “伯母也很喜歡你!”很討人喜歡的一個小姑娘。

    接下來,幾個人陸陸續續的交談着,倒是歡聲笑語一片。

    ——

    下午下班之後,墨御開着車子一直在公司門口等着。

    車子裏面現在現在擺滿了很多吃的,這樣就方便唯一什麼時候餓了就可以先吃一點以免餓着自己。

    看着自己手裏的酸梅,想起自己中午送飯的時候某人千叮萬囑就是想吃這個。

    看着就覺得牙酸,孕婦的胃口果然很刁鑽。

    擡起頭,看着那道熟悉的聲音走出來,墨御立刻打開車門。

    唯一老遠的就看到了車子停在那裏。

    看到人從車子裏面走出來,腳步就有一些急切了。

    “怎麼來的這樣早?”唯一看了一下時間。

    自己今天是提早下班的,也就是說這個人很可能更早就來等自己了。

    “我想早一點見到你!”現在和唯一多甜蜜,分開就越是煎熬,可是現在不好好膩在一起。

    自己回到部隊之後會更加沒機會的。

    “你和家裏人說了沒有,今天我們晚點先回去,不用等我們吃飯了!”自己已經很久沒去逛街了。

    “說了,奶奶還說叫我們別太晚了。”

    給唯一打開車門,然後給她繫好安全帶,關上車門之後纔回到駕駛座。

    “我要的東西呢?”現在唯一就很喜歡吃酸的。

    “在這裏!”墨御把酸梅乾給唯一。

    唯一看着自己喜歡的的東西,立刻就開始眉開眼笑的了。

    打開包裝,丟了一顆進嘴裏。

    頓時舒服的眯起眼睛。

    看着唯一那一臉享受的樣子,墨御眼裏盛滿寵溺。

    “真的有那麼好吃?”墨御忍不住開口。

    “你要不要來一顆,是真的很不錯啊,酸的很到位,我很喜歡!”唯一手上拿起一顆遞給墨御。

    這也是唯一爲數不多的喂東西給墨御,即使不喜歡也不會拒絕的。

    張開嘴吃了下去,末了還在唯一的指尖舔了一下,動作有些曖昧。

    “好吃麼!”唯一忽略那個色情的動作,好奇的問道。

    “好吃!”墨御爽快的開口,比起那顆酸梅,唯一的手指更加好吃,他很久沒和唯一親熱了。

    不過倒也忍着,因爲前三個月是真的太危險了。

    “走吧,我們去逛街去!”一定要好好放鬆。

    “好嘞,出發!”說完之後發動車子絕塵而去。

    這一次來逛商場唯一一直都是興高采烈的。

    “別到處亂跑,一會兒找不到你了!”這個時候人流量有些大。

    “就是好奇麼!”唯一現在這個樣子纔有二十來歲該有的姿態。

    青春活力,張揚肆意,笑容明媚,自己之前一直盡力去努力的事情,現在懷孕倒是都做到了。

    嗯,他家小公主就是有能力。

    “走,我們去嬰兒用品區看看?”大人的基本上都不缺,就是小孩子的一點備用的都沒有。

    “走吧!”墨御小心翼翼的攬着人,避免旁邊的人撞到自己的妻子。

    “你說,我們應該買男孩子還是女孩子用的!”現在還鑑別不出來是男是女。

    所以買東西的時候有些猶豫。

    看着那些嬰兒的小推車和小衣服,真的好可愛啊!

    “女孩子的!”墨御覺得唯一肚子裏面的孩子一定就是女孩子,他的小公主。

    “別抱太大的希望,最後就不會失望!”這種事情誰說的清楚。

    “那是我的種,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墨御說的很肯定,這句話成功的讓唯一無言以對。

    “哪件好看!”拿起一件天藍色和粉紅色的小衣服,看着墨御,兩件自己都喜歡。

    “喜歡就全部買了!”沒必要這樣爲難。

    “那就買了。”把衣服放進購物車裏,和墨御繼續前行。

    “我們去看看奶瓶!”那個是必不可少的。

    “走吧,去看看!”墨御一隻手牽着唯一,一隻手推着購物車,感覺毫不費力。

    “這個感覺很可愛。”唯一看着那些各色各樣的奶瓶,在對比。

    “這個不錯!”墨御指着一個奶瓶說道。

    “你喜歡這個!”上面有着一隻小豬,確實很可愛。

    “是寶寶喜歡!”墨御糾正她的說辭。

    “那就買一個,孩子他爸喜歡的可不多。”唯一拿起墨御選得哪一個放進購物車。

    然後兩個再去買了一些其餘的嬰兒用品。

    “不走了!”原本打算去結帳的人看着自己身邊停下腳步的唯一,朝着她的目光看過去。

    “那些嬰兒小推車,我們是不是也應該爲寶寶添置一個!”唯一覺得來到這裏自己簡直就是母愛氾濫了。

    看見什麼都想買給自己的孩子。

    “那就買一個,反正都是用得着的。”牽着唯一的大手就往小推車哪裏去。

    “想要哪一款?”款式有些多,確實很難選擇。

    “我看看”唯一覺得有幾款都不錯,可是又難於選擇。

    其實她也有選擇恐懼症啊?

    “小一一,你也在這裏啊?”還在看小推車的唯一聽見熟悉的聲音連忙擡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