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4 月圓之夜化身爲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4 月圓之夜化身爲狼字體大小: A+
     

    “我沒事,你先下班吧,我看一下在走。”唯一想要了解更多的情況。

    “那好吧,總裁,你注意身體!”看唯一這個樣子就知道了,不可能會聽自己的。

    “嗯,快去吧!”下班時間時間都是自由的,沒必要陪自己。

    王黎搖搖頭,這個人看樣子和墨子芩有的一拼。

    轉身走出去,把唯一所需要的都找出來給她,既然她都這樣努力了,自己肯定能夠幫的就幫。

    唯一也是一個工作起來不管不顧的,外面天色都黑了,她也沒發覺。

    可能要不是因爲自己手機響起來,她都還在沉迷在工作裏。

    看着是顧悠悠打的電話,唯一立刻接起來。

    “小一一,你怎麼還沒有回來,現在都很晚了。”顧悠悠詢問道。

    “手裏還有一些事情沒處理呢?怎麼啦?是不是大哥哪裏病情不穩定!”

    唯一有些緊張,現在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要出什麼幺蛾子了。

    顧悠悠那個二貨可是經不起打擊的。

    “不是墨叔叔的事情,是那個南宮錦上門拜訪了!”

    看着南宮錦旁邊那個安靜的詭異的女孩子。

    顧悠悠總覺得露出來的那半截下巴很熟悉,就好像自己見過似的。

    “南宮錦!”唯一有些驚訝,不過不知道想到什麼眼裏閃過一抹高興。

    “你叫她們稍等一下,我馬上就回來。”唯一說完掛斷電話,拿起椅子上的外套,走出公司。

    而醫院這邊。

    “小一一說請你們稍等一下,她馬上就回來。”顧悠悠眼神打量着錦笑。

    這個女的一直都沒開口,一直都很乖巧聽話。

    而南宮錦手裏拿着一個梨子,正在給錦笑削梨。

    “怎麼想到來看我!”墨子芩的手裏拿着一本雜誌,模樣很悠閒。

    “你這個老狐狸夠奸詐的,連自己的弟妹都不放過。”南宮錦對於唯一有些頭疼了。

    墨子芩揚起笑意,笑得很愉悅。

    “其實弟妹很適合哪個位置,她那樣的性格就應該坐在那樣的位置上纔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聽到這裏南宮錦對於墨子芩就有一些鄙視了,可能他早就不想當這個墨氏的總裁了。

    現在有這麼一個替罪羔羊,自然要好好把握。

    “你確定你這樣奴役墨御那個寶貝媳婦,他回來不會找你拼命!”南宮錦真是覺得這個墨子芩太奸詐了。

    “不會,畢竟我是腿不方便的人,墨御只會更加心疼小一一,兩個關係也會更加和諧美滿,豈不是一件善事。”自己出車禍是既定的事實。

    墨御即使最後知道哪又怎麼樣,反正沈唯一一時半會兒下不來。

    “爲什麼你家的這一位一直都帶着面具!”墨子芩很奇怪,爲什麼這個人一直戴着面具。

    難道南宮錦就這樣打算讓她一輩子見不得人麼?

    “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只是錦笑習慣了,可是現在更不能摘下來,那樣沈唯一可能又要走上另外一個風口浪尖上,這個時候暴露錦笑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這些事情南宮錦都考慮過,可是還是需要一點時間。

    “也對!”兩個一模一樣的人,還不知道那些媒體記者怎麼寫呢!

    “今天來這裏找小一一,就是問一下她的意見,我打算和錦笑訂婚了。”南宮錦纔剛剛說完門便被打開。

    衝進來一個風風火火的人,一把揪着南宮錦的脖子。

    “你再說一遍,我沒聽清楚?”司帝雲發誓,南宮錦絕對是他第二個想要弄死的人。

    “你怎麼會在這裏!”這個人最近確實沒關注,什麼時候來的自己都不知道。

    早知道這個人來了,自己就帶着錦笑跑路了。

    “嘖嘖嘖,現世報啊!”唯一靠在門邊,看着現在被司帝雲提着的人。

    這個小氣的男人也真是夠可以的,自己每一次去見錦笑他都不讓,還必須他本人在場才行。

    搞錯沒有,錦笑和她纔是一家人,他現在頂多算是錦笑的男朋友。

    佔有慾什麼的比自己老公還強大。

    錦笑想上去幫忙,被唯一拉住了。

    “這是哥哥和南宮錦在開玩笑呢?沒關係的,我們坐下來。”

    唯一直接坐在錦笑身邊,霸佔了原本屬於南宮錦的位置。

    錦笑看着唯一,見她一直微笑的看着自己,也開始慢慢放鬆。

    “最近是不是和南宮錦度假去了,很久沒聽見你的消息了。”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拉着錦笑的雙手。

    而原本放鬆的人因爲她這個動作有些僵硬,這個動作唯一不是沒做過,可是那時候不是這樣的。

    唯一眼神有些冷,拉着錦笑的手指,看着她渾身的穿着,這樣熱的天氣如果自己不工作,肯定不會穿襯衣。

    可是錦笑穿的一直就是長衫,還是長袖哪一種。

    掀開錦笑的袖子,錦笑還來不及躲閃,唯一就看見了上面斑駁的咬痕。

    “南宮錦,你怎麼照顧人的,這些是怎麼回事!”唯一轉過頭看着南宮錦眼裏有着冷意。

    “你當初一直和我保證說會好好照顧人,我才把人交給你的,現在倒好,她身上這些痕跡到底什麼回事?”

    對於唯一的質問,南宮錦眼裏有着痛苦,低下頭不知道怎麼解釋。

    “怎麼回事,我妹妹身上那些痕跡。”那是活生生咬出來的。

    可是看着那個傻瓜根本就不在乎的模樣,司帝雲心裏更加着急了。

    “我叫你說。”錦笑的身手唯一是嘗試過的,一般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子。

    而唯一可以接近錦笑的人就是這個錦笑最信任的人。

    “是我弄得!”南宮錦身子微微顫抖。

    “爲什麼,你當初答應我好好照顧人的,一轉眼就是這個樣子,你什麼意思!”唯一承認自己很生氣,非常生氣。

    “如果你覺得自己不能照顧她或者嫌棄她,就把她還給我,我自己的姐妹,我自己還是有能力照顧的,即使她一輩子說不了話,我也會照顧她的。”

    看着錦笑身上那些痕跡,就彷彿那是傷在自己的身上,心裏很疼。

    “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樣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宮錦聽說唯一想要搶走錦笑,情緒就有一些不受控制了。

    用力掙脫司帝雲,一把抱着錦笑,眼裏有着紅光,看着唯一的眼裏有着戒備。

    任何人都休想把這個人從自己的手裏搶走。

    “你既然喜歡她,她身上的傷口怎麼回事。”看着南宮錦眼裏的神色,唯一都覺得自己是不是什麼惡人,就喜歡拆散別人的好事。

    “我沒有嫌棄錦笑,這些傷口確實是我弄出來的?”南宮錦努力穩定自己的情緒。

    “對呀,你自己也承認了,就是你弄出來的,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司帝雲一直都強勢慣了。

    以前都是自己一個人,現在自己有妹妹了,他對於這兩個妹妹心裏都有愧疚,一直都想要她們好好的,過的比別人幸福。

    墨御那個老傢伙雖然時間不多,但是對於唯一的寵溺他也一直看在眼裏的。

    即使表面在怎麼樣不喜歡墨御,其實打心眼裏也是承認的。

    可是這個南宮錦把自己妹妹弄得一身傷痕,還在說自己不是故意的。

    行行行,不是故意的,勞資給你來一刀,在道歉,勞資也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自己的身體狀態南宮錦還是沒辦法說出來,他怕這些人不接受自己,然後讓錦笑離開自己。

    “我一定要帶走錦笑,你這個樣子,我沒辦法放心!”司帝雲看着錦笑身上的傷痕,眼裏全是心疼。

    如果殺人不犯法,他很想給這一位來一槍。

    錦笑看着自己的哥哥,搖搖頭,這和南宮錦沒關係。

    南宮錦當時神志不清楚,傷害了自己可能他心裏更加煎熬。

    “妹妹,你還替這個人說話,他有什麼好的,只要你喜歡,哥哥可以什麼都給你們。”這兩位是自己唯二的親人了。

    司帝雲平時是很心狠手辣,可是對於自己這兩位妹妹,可以說是要星星不給月亮的,基本上有求必應。

    錦笑把眼光看向唯一,在一次堅定的搖頭。

    唯一真的很想裝作視而不見,可是看着人眼裏的祈求,有很捨不得,這個傻姑娘啊。

    她和哥哥還不是心疼她。

    “你把事情的始末說清楚,我們再說其餘的。”唯一還是比較理智的。

    剛剛看見錦笑的傷痕是很生氣,生氣這個口口聲聲說很愛錦笑的人居然會這樣對待她。

    一時間肯定有些接受無能。

    現在冷靜下來,也想聽聽南宮錦的說辭。

    解釋不清楚,有的是辦法折磨死他。

    “我……”南宮錦不知道怎麼說。

    “我給你說吧!”墨子芩看着自己兄弟這樣窩囊實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說的清清楚楚的,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寬容。

    接下來墨子芩就把南宮錦那非人的遭遇在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以至於達到最好的效果,讓這兩個人對於自己的這個兄弟可以從輕發落。

    聽完之後,唯一看着人有些詭異。

    “意思就是說,你月圓之夜就會獸化對吧,那時候意識就不聽自己的了。”還有這樣玄乎的事情。

    不過也很同情的,小時候就被自己母親和狼關在一起,看不出南宮錦的母親還是一個人物的。

    和段映紅簡直就是不相上下,或者說段映紅還好一點。

    因爲對於沈無雙,段映紅一直都是疼愛有加。

    可是南宮錦對於她母親而言,就是一個奪取利益的棋子。

    “但是你這樣,以後還是會傷害到錦笑啊?”這纔是重點啊。

    “我會努力剋制的。”南宮錦見唯一第一時間不是指責自己,鬆了一口氣。

    “努力剋制!南宮錦,無論怎麼樣我都只是不希望錦笑受到傷害,你明白麼!”

    唯一看着人,她是很同情南宮錦,可是那就不代表她不生氣南宮錦對於錦笑的傷害。

    “這樣的事情還有下次?”司帝雲臉色直接黑了,看着南宮錦恨不得吃了他。

    “沒有了,沒有,傷害錦笑我也很痛苦啊!”南宮錦手指緊緊的掐進自己的手心裏,血液慢慢流出來,眼裏有着血絲還有痛苦。

    唯一看到這裏微微閃神。

    其實拋開這一點不談,南宮錦是真的很不錯的。

    對待錦笑她是看見過的,寵的沒邊。

    “小一一,司帝雲,求你們在給我一次機會,我是真的不能失去錦笑啊!”

    錦笑也算是他唯一的溫暖了,讓他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的放手。

    不能,死都不能,打死也不放手。

    錦笑拉着小一一的手指,看着南宮錦的樣子眼裏有着顯而易見的心疼。

    再看看旁邊的司帝雲,眼裏有着祈求。

    可是偏偏司帝雲對於這眼光是最沒有免疫力的。

    轉過頭,不再理睬,司帝雲不明白,對於感情,爲什麼自己這兩個妹妹都這樣固執呢!

    唯一拉着錦笑的手指,嘆了一口氣。

    “錦笑,其實我們對於你和南宮錦在一起沒什麼意見的,就是怕你受到傷害。”這南宮錦有時候瘋起來可是六親不認的。

    唯一也是擔心錦笑,絕沒有拆散兩個人的意思。

    茫茫人海當中,能夠遇見一個自己喜歡也喜歡自己的真的很不容易了。

    看着自己這個姐妹,自己怎麼可能拆散這對於她而言來之不易的幸福。

    錦笑點點頭,在唯一的手心寫到:“他打不過我。”

    “撲哧!”唯一沒忍住噴笑了,看了南宮錦一眼,確實是這樣,打不過身爲殺手的錦笑也不奇怪。

    “所以放心吧!我沒事的,我很好,他很照顧我,對於我很好,我很滿足。”身爲殺手的錦笑對生活而言真的沒什麼要求。

    她就是希望和自己喜歡的人平平淡淡的幸福過一生,那是她之前想都不敢想的。

    唯一眼眶有些溼潤,比起這個人自己真的很幸福了。

    想起小小的錦笑拿起刀殺人的場景,唯一就覺得難受,那個時候的錦笑應該很害怕吧?

    可是她要努力活下去啊,不殺別人自己就只有死,爲了活下去,都必須拼命啊。

    那個時候,錦笑應該很害怕吧?

    “都過去了,不在意了?”錦笑再一次在唯一的手心寫到。

    然後拉過一邊彆扭的司帝雲,在他的手心寫到:“謝謝哥哥!錦笑很好,真的很好。”

    自己擁有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東西,親情,愛情,這些都是午夜夢迴之際自己最想要的。

    現在都得到了,錦笑覺得自己這一輩子真的滿足了。

    “傻姑娘,這麼容易滿足。”司帝雲有時候覺得自己很沒有用。

    讓自己的妹妹在異國他鄉遭受了很多的痛苦。

    錦笑被訓練成了殺手,這其中都經歷一些什麼沒有人比司帝雲這個黑道大佬更加清楚。

    就是因爲更加清楚纔會更加痛苦啊,自己沒能力,沒早一點來看看自己的妹妹。

    而唯一也被那些人關在精神病院忍受精神的折磨,每一次一想,司帝雲都覺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來。

    就好像那些事情親身經歷在自己身上一樣,他更疼。

    “不傻,值得的。”錦笑寫到。

    “傻,在哥哥眼裏,你和小一一都是傻姑娘?”司帝雲摸了摸錦笑的短髮。

    “算了,你們都大了,哥哥沒立場說你們什麼,但是不管什麼時候,受委屈了記得回家,哥哥在呢?沒人敢欺負你們。”意大利司家可不是什麼好說話的。

    “嗯?”唯一答道。

    錦笑露出一個微微的笑意,點頭。

    看着自己這兩個妹妹,司帝雲想起了自己那個愛的同樣奮不顧身的媽媽,可能這就是是遺傳吧。

    整件病房裏,就只有顧悠悠一個人不在狀態,小一一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姐妹啊?

    這個人怎麼看都不是沈無雙吧,還有就是沈唯一和沈無雙那簡直就是恨不得對方死啊?

    “傻,那纔是弟妹的同胞姐妹?”看着自家小丫頭臉上的迷濛之色,開口說道。

    “同胞?”爲什麼這些年一直都沒聽小一一說過。

    “小一一媽媽死的早,錦笑又不在唯一身邊,唯一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有些事情還是說清楚,要不然怕這個小丫頭和唯一心裏有什麼芥蒂。

    “不錯,不錯?”看着這副場面,倒是讓顧悠悠想起自家的弟弟。

    “等你病情好一點,我帶你去見我爸媽?”兩個人的事情也該好好正視了。

    “就等着你這句話!”一直等着這個小丫頭親自開口啊,簡直就是太不容易了。

    “我家境不好,因爲我家在鄉野,和這些大城市不同。”

    唯一的區別就是那裏可能空氣比這裏還要清新。

    “我不介意的!”他喜歡的是這個人,和她家裏面沒關係。

    “到時候你要是敢嫌棄,我以後就不理你了!”自己的爸媽雖然沒什麼文化,什麼對於自己一直都很好。

    什麼好吃的都是留給自己,所以顧悠悠對於自己的爹媽一直都很好。

    兼職的錢有一部分都是寄回去給自己爸媽了,就怕兩位老人太勞累。

    “老婆大人的爸媽就是我的爸媽,我怎麼可能嫌棄自己的爸媽?”揪了一下顧悠悠的鼻子。

    “嗯哼,提前給你打招呼,免得到時候你不適應。”

    想起自己家和墨子芩平時居住的地方,然後想想自己家。

    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根本就是沒法比。

    “我爸的叫化雞做的可好了,那是他的拿手絕活,到時候讓他給你露一手。”

    顧悠悠想起自家爸爸的廚藝,就有一些嚮往了。

    “那我一定要去嚐嚐,我們悠悠在這方面一直都是很有眼光的。”

    因爲顧悠悠就是一個一個名正言順的吃貨。

    “嗯,我帶你去。”不知道自己大學畢業就結婚,自己爸媽會是什麼反應。

    不過有這樣優秀牛逼的女婿,不得不說,自己爸媽一定會很驕傲的。

    一個房間裏,每個人都有着自己的話題。

    可是林初夏這一邊就不是很好了,現在林家這裏燈火通明的。

    “說吧,那個人是誰?”許琳看着自己女兒的樣子語氣溫柔的說道。

    “那是我男朋友?”林初夏顫顫巍巍的回答。

    “我知道那是你男朋友,我問的是他幹嘛的!”

    那個人要是沒記錯,當時是和墨御一起去接親的,當時身上穿着軍服。

    很明顯那是一個軍人。

    “我說了多少次了,你的結婚對象可以是任何人,就是不能是軍人,你爲什麼不聽話。”

    許琳看着這個自己一直都非常嬌寵的孩子,眼裏有些心疼。

    她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女兒走自己的老路,雖然對於那個不在乎了,可是依舊記得那個人對於自己的傷害。

    “軍人怎麼啦,小一一老公還不是軍人,墨叔叔一直對她很好,我男朋友爲什麼就不能說軍人?”

    爲了自己未來的幸福,林初夏第一次硬氣了一把。

    有些東西真的不能放手,誰知道十幾年過後自己會不會後悔的想要自殺。

    林初夏是一個敢作敢爲的,不可能給自己留下什麼遺憾。

    “你對於軍人瞭解多少,你就這樣盲目的自信,媽媽難道沒你看得明白。”

    許琳看自己這個固執的女兒,恨不得把她腦袋撬開來看看裏面是不是豆腐渣。

    你說什麼她就是不聽,就喜歡按照自己的性格來。

    “你們這樣的關係保持多久了,要不是今天我偶然間發現,你準備瞞我們到什麼時候。”許琳聲音有些尖銳。

    “幾個月了,很早就認識了,我沒打算瞞你,就是你一直對於軍人都很排斥,我就不敢說,打算過一段時間再說。”林初夏的聲音小了下來,有些心虛。

    如果不是今天許琳發現,林初夏可能會打算等以後自己和田雲生米煮成熟飯在說。

    那樣許琳即使生氣,也不會讓自己和田雲分開。

    “我現在告訴你,馬上去分手,明天我會給你安排相親對象。”許琳收拾好自己的情緒命名道。

    “不可能,我有男朋友,不可能去相親。”那不是逼自己做對不起田雲的事情麼。

    林初夏最不喜歡那些三心二意的人,不可能也讓自己變得那樣渣。

    “由不得你不行?”許琳起身上前,把林初夏手上的手機搶回來。

    “從今天開始,我會給你請假的,直到你想清楚爲止,反正你在學校也不會學習的。”許琳太瞭解自己這個女兒了。

    “我不,媽媽,我從來沒求過你什麼事情,這一次你就讓我任性一次好不好!”林初夏看着自己母親眼裏有着央求。

    田雲是自己喜歡的第一個人,也不知道爲什麼喜歡,可是就是一往而深,不可自拔。

    現在許琳要自己和田雲分開,那不是在自己心上動刀子麼。

    “不可能,誰都可以,就是不可能是軍人。”對於這一點許琳很堅持。

    閉上眼睛,不去看那一雙對於自己有着期待的眼神。

    這件事情自己絕不會妥協的的。

    “媽媽爲什麼,爲什麼我不能和田雲在一起,他只是一個軍人而已,保家衛國,男子所爲,爲什麼你要反對。”

    林初夏沒想在一直對自己都特別寵愛的母親會這樣絕情,對於自己的央求視而不見。

    “反正就是不可能,還是那句話,我明天會給你安排相親的。”許琳深吸一口氣努力平復自己的怒氣。

    “媽媽,那我也告訴你,不可能,我不可能會和那個人分開?”林初夏也很堅持自己的立場。

    “由不得你,你知道什麼,你知道他在部隊是一個怎麼樣的人麼,你自以爲是的覺得很愛他,你對於那個人瞭解多少,也許他對於你的喜歡都是刻意的僞裝。”

    “那是因爲他還在部隊,很寂寞,需要一個信念讓自己度過漫漫長夜,你懂什麼?啊,你是不是傻子,看來是媽媽太寵你了。”

    “那個人要是退伍了,面對外面的花花世界,你以爲就你一個女的啊,對於你的新鮮感早就過了,到時候你就是過去式啊,你明白不明白啊。”

    當初的自己就是一直對於那個人死心塌地的,傻傻的守着那個毫無分量的承諾。

    可是最終那個人從部隊裏面出來之後,自己完全就是一個擺設。

    那個人對於自己的新鮮期過了,可是又自以爲是的覺得不能辜負自己。

    最終呢,守了幾年還不是別人的老公。

    現在許琳也怕自己的女兒走自己的老路,她怕以後真的是這樣,自己的孩子受不了。

    既然最後都會這樣,不如一開始就分開,以後就會少痛苦一點。

    “媽媽,我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我瞭解那個人,那就是一個榆木疙瘩安,我很安心,媽媽,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看着自己母親這個樣子,似乎很有故事啊?

    “反正就是不能在一起,就這樣決定了。”許琳不容林初夏反駁。

    “我不,人總的爲自己的愛情而瘋狂一次,我是不可能就這樣放棄的,我不會去相親的。”林初夏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你這個逆子,你到底想要幹什麼,不合適就是不合適,你爲什麼還要這樣堅強!”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兒。

    和那時候的自己一樣,一樣堅信那個人回來可以給自己幸福,然而都是假的,一切都是泡沫。

    “沒走在最後誰敢說不合適,媽媽,我只是追求自己的愛情而已,你能不能成全我!”林初夏聲音有些哽咽了。

    “不可能,什麼事情都好商量,除了這一件事情。”許琳看着一邊的林初晏。

    “初晏,把你妹妹帶上去,她沒有想清楚之前別讓她出來,還有就是看好你的手機,你要是不好好看好你的妹妹,後果你自己看着辦。”

    許琳這一次鐵了心要林初夏分手。

    “不,母親,別這樣,爲什麼你就不能成全我的愛情,媽媽,我是真的喜歡田雲,我從來沒有這樣喜歡過一個人,你別這樣殘忍,我以後也不會這樣去喜歡一個人了。”

    林初夏拉着許琳的手指,淚眼婆娑的。

    “明天乖乖的去相親,在和那個人有什麼勾搭,別怪我不客氣。”許琳看也不看林初晏一眼。

    “初晏,你妹妹累了,帶她上去休息吧,免得腦子不清楚,一直說這胡話。”許琳示意林初晏把人拉走。

    她怕再這樣下去自己會心軟,畢竟是自己孩子,又怎麼可能捨得她這樣痛苦。

    “媽媽,我不要去相親,我不去。”林初夏被林初晏拉着往樓上走去。

    林初夏一直在掙扎不肯上去。

    “由不得你,我會安排好的?”這件事情由不得林初夏自己做主,這個女兒一直都很聽話,就只有這一件事似乎非常固執。

    “小妹,我們先上去,你越是這樣媽媽心裏會更加不舒服,聽哥哥的,一定會有辦法的。”林初晏小聲的給自己妹妹說話。

    “走吧,上樓去。”林初晏拉着人,就怕人在胡鬧。

    “可是,媽媽那個態度,嗚嗚嗚……”林初夏終於哭出來。

    放棄了掙扎,靠在林初晏的身上,開始哭起來,任由林初晏扶着自己上樓。

    “唉,你這是何必呢,傷害了夏夏你自己也不好受。”林智有些不理解自己老婆這個想法。

    “嗚嗚嗚,老公……”許琳也開始哭起來。

    “別哭了,既然都這樣難過,爲什麼不試着接受那個孩子,看起來挺好的一個小夥子,很有精神。”林智想起和自己孩子在一起的那個男的。

    說實話,那個男的並不討厭,也看得出來不是一個世俗的人。

    那個人眼裏對於林初夏的神色自己這個過來人最瞭解的。

    只是自己老婆過不了自己心裏那一關。

    “就因爲那個人是軍人,是軍人就不可能,我不被接受。”

    想起自己當初被拋棄丟盡顏面,自己的孩子一定不能走那樣的路。

    “可是,你也不能這樣強勢啊,孩子有什麼事情可以好好說,你越是這樣那個夏夏就會越固執,你們母女兩個脾氣都是一樣的的,一樣的固執。”固執的令人心疼。

    “你別想給你那個寶貝女兒說話,這件事情我是不可能答應的,你少在其中興風作浪。”自己老公對於林初夏的寵溺,許琳是知道的。

    林初夏語氣一軟下來,這個人可能就受不了了。

    然後可能會想方設法的給他那個寶貝女兒出主意,自己老公自己最清楚。

    “老婆,你誤會我了,我一直都是站在你這邊的,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當年自己的追妻之路也很顛簸了,所以一直都很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幸福。

    “知道就好,這件事情你不準插手,我自己來解決!”許琳還是怕這個牆頭草倒了。

    “老婆,我不會插手的,但是那是你一直從小就寵愛到大的孩子,實在不行就別勉強,我們女兒什麼性格你最清楚。”

    “你越是這樣逼迫她,她越是反抗,得不到的永遠都是最好的,現在這個時期,正是愛情盛開的時候。”林智當然捨不得委屈自己的孩子。

    “知道了,我做事情跟有分寸的。”許琳點頭,林初夏這件事情現在是勢在必行的。

    不能再繼續讓她和那個男的繼續下去,不然只會越陷越深。

    現在回頭可能也爲時不晚。

    樓上,林初夏的房間,林初夏一直呆呆的坐在自己的牀上,雙目無神的。

    “夏夏,喝一杯牛奶!”林初晏端着一杯牛奶走進來,看着依舊還在哭泣的妹妹,有些無奈。

    怎麼就這麼倔強不懂得變通呢?現在好好的服軟,出去纔有機會聯繫啊。

    所以說,有時候溫柔的人才是最腹黑的。

    “我不喝,沒心情?”林初夏拿着紙巾在擦眼淚。

    “何必呢!妹妹。”林初晏看看這和自己過不去的人,有些心疼。

    “何必呢?哥哥,你覺得我是不是自作自受,明明知道媽媽不喜歡,可是最後還是找了一個軍人男朋友。”林初夏吸了吸鼻子,聲音都嘶啞了。

    “妹妹,即使你想要和那個男的在一起,你也用錯方法了,你不應該一直和媽媽硬碰硬,那樣只會更加吃虧。”林初晏嘆了一口氣,看了一眼自己這個爲情所困的妹妹。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樣處理,我心裏很害怕,我很害怕和那個人分開,嗚嗚嗚嗚,哥哥,你一定要幫幫我,哥哥,我沒辦法了,媽媽明天就要我去相親,我不想去,不想去。”

    想起明天將要面臨的的事情,林初夏整個人都是顫抖的。

    “你喜歡那個人什麼?”自己妹妹一直都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在女孩子裏面也算那種承受力比較強的。

    可是就是這樣沒心沒肺的人,談一次戀愛居然這樣熱烈,彷彿投入了所以的感情。

    這就是爲什麼許琳一定要她和那個男得分手,就怕兩個人以後走不到一起,那樣林初夏也差不多廢了。

    “其實母親也是爲了你好,她也是怕你受傷。”

    沒有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更何況還是許琳那樣很容易就心軟的人。

    可能以前軍人給她造成了什麼不可磨滅的傷痛,以至於遇見這些事情就會下意識的反駁。

    “我知道她是爲我好,可是我已經長大了,我有自己的理解,我自己選擇的路,我不後悔,爲什麼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自己選擇呢!”

    “我不再是讓她一直保護的孩子了,我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什麼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見解。”

    “爲什麼要把她自己的想法強加在我身上,這就是我不能接受的,有些事情不自己去經歷,怎麼知道最後的結果怎麼樣!”

    聽着自己妹妹的這番說辭,林初晏露出笑意。

    她的妹妹長大了,很多事情都想的很到位。

    “哥哥,幫助我一把吧,我知道你有辦法的,這裏除了你誰也不會幫助我的,哥哥!”

    林初夏就好象溺水的人找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樣,不可能會鬆手。

    “唉,誰叫我是你哥呢,看不得你這樣傷心?”

    可不,有些事情別人插手真的不行,還是當事人去經歷。

    無論以後是好是壞,這裏依舊是林初夏的家,她依舊是林家的公主。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怎麼辦,媽媽明天一定會讓我去相親的。”現在這纔是最大的一個難題啊。

    “現在在家裏你沒有任何自由活動行動空間,媽媽一直盯着你的,但是你出去了之後,就有無限可能。”

    “妹妹,有時候事情是多面性的,也許你覺得那是絕路,可是你不試試怎麼知道行不通呢!”

    林初晏相信自己妹妹知道自己說的是什麼。

    “你是要我出去之後找機會那個……”林初夏也不是傻的,很快就反應過來。

    “嗯,出去就有無限可能。”林初晏點頭。

    “哥哥,你太機智了,媽媽那個脾氣我越反駁可能她越不舒服,我只好順水推舟,出去之後就是我的天下了。”

    之前就沒想到這一層呢?果然,愛情容易讓人失去理智啊。

    ------題外話------

    歡迎收藏支持禹氏凰族的小說《強撩影后妻:秦少請止步!》:

    這是一個影后和禽獸二大爺的故事,影后大人顧箐畫風奇特,在娛樂圈由一個小透明成功闖出了一片天,成爲了娛樂圈的傳說。

    禽獸秦二爺,畫風詭異,自帶坑人技能,是傳說中的,腦袋有坑,坑裏有洞,還是一個巨大無底的黑洞!

    ——

    “boss,下午六點和顧總的面談……”祕書面無表情。

    “推了!”二大爺頭也不擡,惜字如金開口。“對了,順便幫我告訴顧總,就說我要陪老婆,沒空看他單身狗炫耀追女朋友!”

    “……”mmp,到底誰炫耀!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