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3 各位股東的刁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3 各位股東的刁難字體大小: A+
     

    “你好,沈總,你可以叫我王黎,很高興認識你!”看不出墨御那頭老牛還有吃嫩草的習慣啊。

    娶了這樣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人,也算有福氣了。

    上一次見唯一是在婚宴上,人太多,也沒仔細打量,這一次倒是看的真切了。

    “謝謝,我們進去吧!”唯一放開人的手指微笑的說道。

    “請,沈總!”王黎真的覺得這位總裁太年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老傢伙的對手。

    “嗯!”唯一踩着自己七寸的高跟鞋搖曳多姿的走進去。

    大堂的那些人看見進來這麼一個人,特別是看清楚這個人面容的時候紛紛倒抽一口涼氣。

    儘管昨天的直播大家已經看見了,可是遠遠沒有看見真人來的震撼。

    可是還是有些人反應比較快,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情緒。

    “總裁好。”

    “歡迎總裁。”

    很多人還是不習慣短時間之內就換了一個總裁,並且從大帥哥變成了絕世美女。

    不過這個絕世美女的年齡是不是有些小了。

    “謝謝大家,你們好。”唯一朝着幾人微笑打招呼。

    那笑容別提多燦爛了。

    “這邊請,總裁。”王黎帶着人朝着專門的總裁電梯。

    “嗯!”唯一朝着總裁電梯走進去,在門關上時候外面就開始沸騰了。

    “看見沒有,看見沒有,長得真的太好了,嘖嘖嘖。”

    “對呀,還有就是真的好年輕啊,這樣的人居然擔任了這個職位,不得不說,很有魄力啊!”

    “對了,據說大學還沒有畢業就先到公司歷練了,有一定的管理基礎。”

    “嘖嘖嘖,接下來就看看我們這一位總裁的手段了。”

    大家毫不避諱的就開始討論,別說那些董事長,就是這些員工,私底下也有一些看不起唯一的。

    能進墨氏的,都是有能力和背景還有學歷的。

    唯一這邊纔剛剛走出電梯,就看見了那個和自己一直不對盤的人。

    顯然洛思琪也看見你了,也不打算就這樣迴避,婀娜多姿的走上前,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人眼裏有着不屑。

    “原來洛小姐一直就是這樣狗眼看人低的啊!一度高高在上的樣子,擺譜給誰看哦!大學是不是隻學會了你怎麼工作,而沒有和你說說怎麼處理和同事的關係麼!”

    唯一看着人,她一直都知道這個人不喜歡自己,對於不喜歡自己的人也不要去勉強。

    自己又不是金錢,誰看見自己都會飛蛾撲火的往上撲。

    原本唯一也可以當作無視的,可看見這個人眼裏對於自己的態度。

    讓唯一覺得,其實避開也不是什麼好的辦法。

    “呵呵,沈唯一,你想表達什麼意思,我在公司一直兢兢業業的,你這個新上任的總裁不會是一來就想打壓我吧!”

    “你這個樣子讓我們這些爲墨氏一直勞心費神的人心裏怎麼想,這才第一天而已,新官上任三把火也不是你這樣的。”

    洛思琪把聲音說的很大,這樓層基本上都是在墨氏說得上話的。

    聽見洛思琪的聲音,大家都有一些好奇這位新任的總裁。

    唯一看着那些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眼光,根本毫不在意。

    “洛小姐,可能平時八點擋的狗血電視劇看多了,都有被害妄想症了,對於公司的骨幹,我自然會好好提拔,對於那些妄想要不屬於自己東西的人,對於那種蛀蟲,我也不會心慈手軟。”

    “洛小姐心裏應該也有一個評判標準對不對,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別拿在臺面上了,因爲那樣真的很尷尬。”

    唯一看也不看洛思琪那個難看的臉色,偏過頭看着王黎。

    “通知一下,十點準時開會!”總的讓那些人認識自己,而自己也可以更好的認識那些人。

    “是,總裁。”王黎看着唯一恭敬的答道。

    看得出來這個總裁也不是什麼軟柿子,說話真的很毒啊,可是很帶勁啊。

    這個洛思琪之前一直因爲自己身份的特殊,對於別人也都是愛理不理的,整天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墨子芩一個男的,倒也不會和一個女的計較。

    可是唯一就不一樣了,她不是一個可以容忍別人在自己地盤上放肆的人。

    洛思琪以後安分守己那還好,要是真的要是和現在一樣分不清事情的主次,可能唯一不會容下她的。

    “嗯,先去辦公室吧!”看來人一眼,擡腳朝着墨子芩之前的辦公室走去。

    王黎看了一眼臉色有些難看的洛思琪,表面沒什麼,其實心裏一直都在幸災樂禍。

    叫你得瑟,叫你囂張,現在遇見煞星了吧。

    “你似乎心情很好!”唯一看着自己身後的人。

    不明白爲什麼這個人突然之間這心情就開始愉悅起來了。

    “當然高興啊,不止我一個人高興,整個公司的人都非常高興,因爲我們新總裁來了。”王黎到是屬於那種很會說話的。

    “我大哥還沒有給我說,原來你這樣能說會道啊!”唯一覺得這個人,和墨子芩口裏的人不一樣。

    王黎暗地裏翻了一個白眼。

    肯定不一樣啊,整天面對一個冰山似的男人,即使你在怎麼樣活潑,長年累月的下來,也會變得沉默寡言。

    王黎記得自己當年在大學的時候還是學校那些小學妹競相追逐的對象。

    “墨總一直說話都比較幽默!”這句話完全就是違心的。

    幽默?那是什麼東西,和墨子芩八杆子打不着一塊去。

    除了面對顧悠悠的時候,那個臉色纔會好看一點。

    不然平時,看着他笑你都要想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反正一般都是沒有什麼好事情的,和唯一就不一樣,感覺整個人都是輕鬆的。

    “你和那個洛思琪是不是有什麼過節啊!”很顯然唯一回憶起來了,這個人就是剛剛遇見洛思琪之後變得很好的。

    “沒有,只是覺得洛小姐一直都是很厲害的人物,第一次見她這樣,難免有些好奇。”王黎也不可能承認自己對於洛思琪就是幸災樂禍。

    “嗯,洛思琪,確實是一個很高傲的人!”在她眼裏就不顧別人的死活,怎麼可能不高傲。

    “去把那些董事通知到位,免得一會兒又開始以各種理由搪塞我?”唯一走進墨子芩的辦公室。

    “好的,總裁!”把人帶到了,王黎的任務也算完成了,現在該去辦唯一吩咐的事情了。

    其實唯一完全沒必要擔心,就算她不去找這些人,這些人也會主動來找她的的。

    因爲都很想看看這位總裁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也好掂量自己接下來的動作。

    等人走了之後,唯一開始打量墨子芩的辦公室,裝修的也不是很奢華,屬於那種沉穩內斂的,就如同他那個性格一樣。

    最吸引人注意的就是離墨子芩桌子旁邊那個小巧的桌子,上面有這各種玩意。

    還有書架旁邊的櫃子,裏面有着各種零食。

    唯一點點頭,看來這個顧悠悠在這裏生活的很滋味啊,墨子芩也很細心很體貼。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唯一都想去拿一包辣條來吃,自己很久沒吃這些小吃了。

    因爲墨御就是不允許,久而久之,對於零食的慾望就變得淡了。

    走到墨子芩的辦公桌,看着上面來沒有來得及處理的文件。

    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拿起來,看着這個規劃案。

    這是一個旅遊度假村的開發,仔仔細細地看完。

    連唯一自己都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偉大的工程。

    這個耗費的東西簡直就是太多了,這光是投資就是十幾億。

    不過,這要是修建成功,利潤可是會翻倍的,作爲商人,A市就沒有哪一個地方唯一不知道的。

    現在的人越來越有錢,自然會越來越享受生活,錢不錢的都是在其次,主要就是能夠享受。

    還有就是國外的代理品牌珠寶設計方案。

    一項一項的看下去,看得簡直就是目瞪口呆,難怪很多的人都想要打墨氏的注意,那可是一個香餑餑啊。

    這些案子加起來就是幾十億了,唯一還真有些驚訝的。

    可是墨子芩一件事情都沒處理啊,這些東西務必就是自己處理了。

    搖了搖頭,有些苦笑,這大哥簡直就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把這些方案交給自己做,那簡直就是太有難度了。

    看了不知道多久,反正唯一也沒看時間,最終還是敲門聲才讓唯一回過神來。

    “總裁,各位董事已經在會議室等候!”王黎出聲提醒。

    “嗯,走吧,先去和大家打一個招呼。”唯一站起來,王黎就把人帶去會議室了。

    而現在的會議室,大家都是討論這這個總裁。

    “爲什麼現在還不來,還要我們大家在這裏等他,真是好大的面子。”

    “三流學校出來的就是這樣,有什麼出息,完全就是來打發時間的。”

    “就是,一點都不尊重人!”楊帆這一邊的人開始鬧騰起來。

    反正對於唯一就是各種意見,就是不服。

    “她這樣連自己都不服,還要我們服她,是不是有些癡人說夢了。”

    “就是,一個小丫頭片子而已。”

    權殊安靜的呆在一邊沒說話,好笑的看着這一出鬧劇。

    這些人就是不知道什麼是安分啊,這麼多人在場都可以這樣肆無忌憚,更何況是私底下。

    可能那時候的小動作更多,現在權殊有些同情那個小總裁了。

    “唯一來的晚了,都不知道各位叔叔伯伯這樣着急,是唯一的錯,唯一給你們賠罪了。”唯一清麗的聲音響起。

    這些人集體看着那走進來的人。

    唯一不管別人的目光,徑直的走向那屬於自己的位置。

    坐下之後,也開始打量這些人,西裝革履的,倒是都很精神,眼裏都有着各自的小算計。

    “沈總!”第一個出聲的是權殊。其實他算得上是第一次看見唯一。

    唯一和墨御的婚禮,他當時有事情沒去現場,所以就錯過了。

    一直都很想親眼看看,可是奈何沒機會。

    唯一看着那對這自己笑的很和善的人,腦子裏面一過濾,就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應該就是那個很有權威的權殊了。

    “權叔叔,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唯一看着人笑嘻嘻的。

    就好象一個鄰家小妹妹一般,看着就招人喜歡。

    權殊挑挑眉,他可不會認爲這一位就是好相與的。

    剛剛進來的時候身上所散發的那種凌厲的氣勢,和現在春風般溫暖的人不一樣的。

    “墨御那個小子倒是很有福氣,娶了這麼一個兒媳婦。”

    看着那張清純的臉蛋,這走出去絕對不會想到會是墨氏的總裁。

    “權叔叔誇獎了,也是我的福氣。”遇見墨御確實她一生最大的福氣。

    “不錯,是一個好孩子。”權殊點點頭,眼裏有着滿意。

    是一個審時度勢張弛有度的人。

    “怎麼見你權叔叔就那個樣子,林叔叔這心裏就有些失落啊!”林昭看着唯一臉上有着別無二致的笑意。

    唯一偏過頭看着那個笑得就好象狐狸一般的中年男子,自己也跟着笑起來。

    這個人她還是有些印象的,在自己結婚的時候見過這個人。

    “林叔叔,爸爸還一直低嘀咕你爲什麼都沒時間找他切磋茶藝了,現在看看,可不,林叔叔也是一個大忙人,爸爸對你誤會了。”

    唯一也知道怎麼樣拉攏人,而她一直都屬於那種自來熟的。

    “哈哈哈哈,你爸爸就那個技術,我沒興趣和他一起比,真的很沒有成就感。”

    林昭不知道想起什麼,眼裏的光芒柔和了一點。

    “聽聞林叔叔的茶藝一直就是令人流連忘返的存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唯一有沒有這個榮幸,向林叔叔討教一二。”對於這種人,就要朝着他喜歡的地方下手。

    “可以啊,正好有人陪我這個老頭子!”林昭當然地答應了。

    “那就這樣說好了,有時間唯一一定親自上門討教。”唯一微笑。

    “沒問題,我就是喜歡這樣直白坦率的人!”林昭毫不猶豫的展示自己對於唯一的喜歡。

    “哪裏,林叔叔妙讚了,唯一嘴笨,也不會說什麼好話,要是我說錯什麼大家別和我一般見識,我真的不是有新的!”

    唯一把自己的眼光放在周圍這些對於自己虎視眈眈的人身上。

    “沈總真是會說話,像沈總這樣討人喜歡,嘴巴又甜的人真的不多了”楊帆看着唯一臉色不好好看。

    “楊叔叔這是什麼話,你們都是唯一的長輩,唯一自然尊敬你們,墨氏能有今天大家都是功不可沒的,都是大功臣。”

    唯一手指輕輕的敲擊着桌面,看着人似笑非笑的。

    “唯一對於墨氏的功臣都是非常尊敬的,除非有些人爲老不尊,那就怪不得唯一了。”

    “楊叔叔,你覺得呢!你在墨氏工作很多年,對於那些想要打敗墨氏,妄圖取而代之的人,你就覺得唯一應該怎麼做,總歸都是捨不得的。”

    這個人墨子芩沒和自己說,可是誰對於自己有着善意和惡意唯一是可以感受到的。

    “總裁說什麼呢?墨氏就是大家的榮耀,誰也不可能去踐踏自己榮耀吧!”楊帆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可是好看不好看那和唯一就沒有什麼必然的聯繫。

    這個人在墨家這個多災多難的關頭上,搞一些暗箱操作,妄圖把自己推上那個更高的位置。

    棄墨氏於不顧,就爲了自己的私心,他可能不知道就因爲他,墨市股票大跌,鬧的人心惶惶的,難道就不覺得自己心裏不安麼?

    墨氏從來沒有對不起這些人,可是這些人居然爲了自己的私慾吃裏扒外。

    唯一不是什麼聖母,不可能容忍那些妄想做墨氏蛀蟲的人存在,這些人早晚都會掏空墨氏的。

    這樣的人唯一怎麼可能允許存在,根本不允許。

    “楊叔叔說的話簡直就是太對了,這以後說要是踐踏大家的榮耀,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唯一朝着人依舊笑得溫和無害的。

    “總裁這話似乎有些深意啊,是不是懷疑我們啊?我們一輩子爲了墨氏兢兢業業的,沒做什麼對不起墨氏的,你這個樣子很明顯的就是不信任我們?”一個董事也趁機發難。

    唯一睨了人一眼,涼涼的說道:“這位董事說的就有一些奇怪了,我說的是對於墨氏不軌的人,也沒指名道姓的說是任何人,你這樣是不是有些對號入座的意味?”

    想要給自己下馬威,也要看自己接受不,難道自己真的長了一張好欺負的臉。

    “總裁,不是那個意思。”

    話還沒說完,便被唯一打斷:“我不管你們有沒有這個心思,有了的趁早給我收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而那些喜歡冥頑不靈的,也不要覺得我心狠手辣,我這個人很小心眼,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我覺得大家都是聰明人,理解的。”

    看着那些低着頭一句話都找不到反駁的人,唯一心裏有些冷笑。

    “沈總年齡不大,口氣到是不小,就是不知道你這個能力和你的口才是不是成爲正比的,要不然就有些尷尬了。”這一位也不喜歡唯一坐這個總裁位置。

    實在是太不甘了,這就是一個小丫頭片子,沒有任何說服力啊!

    “這個問題我覺得時間是最能證明的。”讓這些人全部都聽從自己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

    唯一一點都不着急,她有的是時間和這些老傢伙耗,就看看誰纔是最後的贏家。

    “沈總真是會說話!看你年齡不大,這裏和學校可不一樣,什麼事情都要慎重。”另外一個也有些陰陽怪氣的。

    “學校和社會確實不一樣,我能不能融入這個集體,也看各位董事會不會給我這個機會了。”唯一看着人。

    自己這個空降部隊,真的沒有什麼說服力啊?

    “聽說沈總是華嵐金融學校畢業的,是不是真的。”比起之前的委婉,這個人的這句話完全就是打臉。

    唯一聽見也沒什麼表示,自己確實就是從哪裏走出來的,沒什麼好否認的。

    “你這樣的資歷讓很多人都難於臣服。”這裏就是一個普通的員工,那也是重點大學畢業的。

    “如果學歷很重要,那我覺得這個位置我還是適合的,早些年我就把D國的金融大學課程修完了,對了,我碩博連讀,課程已經完成了。”

    “所以我覺得我是有那個資格的。”

    看着唯一那個不在意的態度,王黎嘴角抽了抽。

    他之前還擔心這一位被欺負,現在看看,都是她在欺負別人好吧。

    那張嘴巴簡直就是得理不饒人。

    “我這個人不是主動挑事哪一種,但也絕對不是怕事哪一種,各位董事都是明白事理的,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有時候還是需要掂量一下,沒有誰會那麼大度的去原諒一個因爲無知和貪婪所犯的錯誤的人。”

    “如果各位沒什麼想要問的,那我就先走了,因爲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處理。”

    唯一站起來,看着這些人,然後還不猶豫轉身走了。

    敵人像彈簧,你弱它就強,所以,還是強勢一點比較好。

    這些人什麼時候不是被人捧着的,現在看着唯一這樣囂張,簡直就是氣不打一處來。

    “啪。”楊帆把自己手上的文件砸在桌子上。

    “簡直就是欺人太甚,一個小丫頭片子而已,不夾着尾巴做人就算了,居然還敢這樣目中無人,給我們下馬威。”

    楊帆是跟着當初墨君的,在墨氏也有幾十年了,基本上沒人敢和他這樣說話。

    之前那個對着他不是阿諛奉承的,這個沈唯一簡直就是在打他的臉。

    權殊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水,到不說話,只是嘴角的笑意怎麼都忍不住。

    也難怪楊帆生氣,原本以爲來的是一個容易控制的小白兔,哪裏知道會是一個張牙舞爪的野貓。

    “對呀,簡直就是目中無人,你看看那囂張的態度。”

    “在怎麼樣我們也是她的長輩,哪有和長輩這樣說話的。”

    “這樣不懂規矩的人當我們的執行總裁,我覺得未來墨氏情況更加不樂觀。”

    任由這些人在這裏發泄自己的不滿,唯一卻在辦公室品咖啡。

    “總裁,你這樣會不會太過招搖了。”那些老股東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她的。

    本來唯一剛來很多事情就不佔優勢的。

    “你覺得我乖巧一點那些人就會放過我麼!”唯一擡起頭看了王黎一眼。

    無論怎麼樣,自己這個總裁那些人都是想要鎮壓的。

    “呃,”王黎這下沒話說了,倒也是這樣。

    即使唯一乖巧懂事一點那些人也不可能給她什麼好臉色。

    因爲唯一坐在這把椅子上,就已經讓很多人不爽快了。

    自己都不爽快了,唯一這個罪魁禍首,那些人怎麼可能讓她好過,可能想方設法都會找唯一的不痛快。

    “總裁想的挺遠的!”王黎想起那些人臉上的表情,覺得自己心裏簡直就是太痛快了。

    以前總是喜歡倚老賣老。

    現在看看唯一,咳咳咳,不是什麼仁慈的人,不會容忍別人那樣的肆無忌憚。

    “明天我一個助理要來,到時候你給她辦理入職手續!”還是把安妮帶在自己身邊。

    沈氏那邊之前就打電話給沈嚴了,各方面的事情基本上都有龍采薇和樑靜在處理,倒是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問題。

    “好的!”王黎答道。

    “你把最近幾年的項目資料和現在正在進行的項目資料一起給我。”想要和那些老東西鬥,心裏不知根知底可不行。

    在這個位置,唯一可不想鬧什麼笑話。

    “好的,總裁。”瞭解總比什麼都不知道的好。

    “嗯,把東西拿給我你就可以下去了,還有就是,這張桌子找一個地方放置一下?”

    看着專屬於顧悠悠的那張小桌子,現在自己在這裏辦公,確實很不方便的。

    “嗯!”王黎臉上揚起笑意。

    “那就這樣吧,你可以去做你的事情了,不用搭理我!”

    唯一點點頭,坐下來,靠在後面的椅子上,有些疲憊。

    王黎轉身出去,先把唯一需要的資料拿給她。

    唯一拿出自己的手機,看着通話記錄裏那個已經在最後面的電話,心裏嘆了一口氣。

    應該快要回來了。

    而現在墨御的任務確實已經在收尾階段了。

    “怎麼樣了,那些人的蹤跡。”現在的墨御沒有了之前的乾淨整潔,渾身上下髒兮兮的。

    橄欖綠的衣服上全是泥巴,臉上有着迷彩,也有一些血跡。

    “老大,大部分人基本上都解決了,只是領頭的那個似乎逃脫了”墨柳覺得自己有些不理解。

    “按照我們這個周密的計劃,不可能逃脫啊!”另外一個戰士也跟着說道。

    這一次真的花費了很多心血來設計路線,連那些人狗急跳牆會走哪裏都基本上估算了。

    可是現在卻讓領頭的一個跑了。

    “我也很奇怪,這個計劃只有我們知道吧,爲什麼敵人好像很熟悉我們的作戰方式一樣,完全不安常理出牌?”

    墨柳抱着自己手裏的狙擊槍,敷着迷彩的臉上已經看不出原本的模樣。

    只看得見那雙銳利的眼睛,拿出手帕,開始擦自己的槍支。

    “話說,當時,林軍醫,那時候你在哪裏,我怎麼沒看見你!”墨柳看着林妙,眼裏有着審視,還有着一絲的懷疑。

    當時自己真的沒看見這個人,不是墨柳疑神疑鬼的,而是如果是自己人裏面出了內奸,那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你胡說什麼,當時我一直都在墨御身邊,你這個人少胡說八道,做事情要有依據!”林妙立刻反駁。

    “可是我沒看見你,憑什麼要我相信你!”墨柳不是一個缺心眼的,相反,她平時就是那種吊兒郎當的。

    可是在作戰的問題上,一向都是謹言慎行就怕哪裏出錯而讓自己的戰友身首異處。

    以前還不覺得,可是現在墨柳是真的有些懷疑了。

    這一路的追擊,那些人就好像知道他們接下來要幹什麼一樣。

    而這裏面很多人都是墨柳同生共死的朋友,就只有這個人,和她們關係並不親厚。

    所以理所當然的,墨柳當然會懷疑在她身上。

    “墨大哥,你別聽墨柳胡說八道,最近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我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情你是知道的。”林妙把眼神放在墨御的身上。

    “獵狐,那也是我們的戰友,懷疑任何人都不能懷疑我們的戰友。”墨御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

    “那你跟着我哥哥幹嘛,他一個已婚人士,你就不知道避嫌,還是說,你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心思。”

    女人有時候比男人還不好對付,就好象墨柳一樣。

    你最好別讓她抓住你什麼把柄。

    “墨柳,你不要血口噴人,我和墨御只是戰友!”看着墨柳當着這多人懟自己,林妙眼眶也有些紅了。

    “好了,都適可而止,銀蛇這些人逃不了多久的,既然出來了,就不可能這樣銷聲匿跡了。”那些人一定會再一次出來興風作浪的。

    “哥哥,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我好想小嫂子啊”墨柳覺得家裏面簡直就是天堂。

    在這裏潛伏,基本上夜不能寐,就怕有什麼突發事情發生。

    “要回去了,我和你嫂嫂很久沒聯繫了。”

    拿出自己的手機,怎麼都打不開。

    “是不是沒電了,也對,我們都差不多的,再這個陰冷潮溼的地方,即使手機有電,可能也差不多廢了。”因爲最近都是在森林裏作戰啊。

    “我們回去之後立刻充電?”自己已經很久沒聯繫那個寶貝疙瘩了,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大哥是不是很想大嫂啊!”抱着自己手裏的槍,墨柳坐在自己哥哥的身邊。

    “很想,我很久沒見你的小嫂子了。”如果自己有一雙翅膀,墨御可能就這樣飛回去和唯一團聚了。

    “嘖嘖嘖,真是肉麻,你小心回去之後嫂子讓你跪搓衣板,畢竟,你真的很久沒和小嫂子聯繫了。”

    這麼一個嬌妻在家裏,墨御怎麼就一點都不擔心。

    “嫂子那樣一個如花美眷,你怎麼就放心她一個人在家裏,不怕別人勾搭她啊!”想什麼說什麼。

    墨柳笑嘻嘻的,看着自家大哥那瞬間有些難看的臉色。

    “不會的,你小嫂子不是那樣的人。”這一句話墨御說的底氣不足。

    並不是對於唯一沒自信,而是對於那些男的沒自信。

    自家小嬌妻自然貌美如花,也難怪就很人虎視眈眈的。

    一想起別人垂涎自家老婆,墨御這口氣就有些憋不住了。

    “哥哥,嘖嘖嘖,你是不是有些不自信了。”看着墨御那個彆扭的樣子就知道。

    “沒有,你嫂子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墨御看着遠方,有些思念自己的小妻子。

    回去之後和司令說一下,看看能不能調去A市的軍事學校做指導,那樣自己也有時間陪唯一。

    現在唯一還小,可是自己卻不小了,是時候要一個孩子了。

    “確實,很堅強!”可是在堅強也是一個女孩子啊,這句話墨柳沒說。

    “嗯,今天就在這裏休息了,明天回部隊。”墨御大聲說道。

    “是,隊長!”大家齊齊回答。

    林妙看着墨御的眼光閃過一絲亮光,看着墨柳就有一絲陰沉了,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

    銀蛇這邊。

    “砰!”杯子被砸碎的聲音。

    “就剩這麼幾個人回來,其餘的是不是全部死了。”坐在最上面的人沉聲說道。

    聲音有些微微的嘶啞,眼裏全是狠毒。

    那是一雙猶如蛇一般的眼睛,看起來很陰冷。

    “老大,我們被墨御一路追擊,逃出來確實基本上沒人了,要不是毒煙和我們的裏應外合,我們可能也出不來?”帶着黑色面具的男子聲音有些顫抖。

    “墨御還是一如既往的仇恨我們啊,很喜歡把我們斬盡殺絕啊?”

    帶着銀蛇面具的人眼睛眯起,冷光蔓延。

    “他知道不知道他家裏人基本上都在醫院裏啊,不知道當他回到家裏時,就是一副什麼表情。”

    銀色面具的男子眼裏有着看好戲的神色。

    “這些都不是致命性的打擊,如果照你這麼說,其實沈唯一死了,那纔是墨御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傷痛,那我們爲什麼不向沈唯一下手。”黑色面具的男子有些疑惑。

    “哈哈哈,你以爲我們沒試過啊,沈唯一身邊的人現在非常多,不說墨御這一邊派去保護的人。”

    “還有她那個異國他鄉的哥哥,司帝雲你們應該不陌生吧!”那個人當年還是一個孩子,就把這些人壓得死死的。

    “是他!”司帝雲很多人都有印象,因爲那個人真的太狠了。

    “沒錯,那就是沈唯一的哥哥,你覺得現在我們去殺了沈唯一,我們有幾層的把握生存下來。”

    現在沈唯一不好動,一個墨御銀蛇壓根就沒放在眼裏,可是多了一個司帝雲那就不一樣了。

    司帝雲和他爹司帝亦一樣,骨子裏是一個不管不顧的瘋子。

    “那怎麼辦,青亦已經被抓了,想要對付沈唯一就更加有難度了?”黑色面具緊緊的咬着牙齒有些不甘心。

    “不是還有一個人麼,你忘記了,那個人不可能會讓沈唯一好過的。”銀蛇嘴角翹起一個弧度。

    “你是說那個人!”黑色面具的男子肯定也想到了是誰。

    “對的,還有人呢?”銀色面具的人眼裏有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好戲纔剛剛開始呢?

    “你去告訴毒煙,最近別有什麼動作,別引起墨御的懷疑,等待下一次的行動指令!”

    那麼好的一步棋子,可不能就這樣就毀了。

    “是!”黑色面具的男子答道

    “對了,給我找兩個女人來,好久沒有發泄了,憋得難受!”銀色面具的男子又開始吩咐道。

    “好的,一定馬上給你去辦!”黑色面具的男子眼裏有着淫邪的目光。

    “嗯。”閉上眼睛,開始思索接下來該做什麼。

    唯一這邊,中午飯都沒吃,隨便喝了一杯牛奶。

    就一直在整理文件,不知不覺的,都到現下班時間了。

    “叩叩叩。”

    “請進!”唯一覺得自己一個頭兩個大,這墨氏的生意真的涉及的有些廣泛了,看得目不暇接的。

    “沈總,該下班了!”王黎看着泡在文件裏已經一整天的人出聲說道。

    “你不用搭理我,對了,給我把財務部的資料拿來,我要覈對一下,然後,你就可以下班。”

    想要看看哪些賬目對不對,現在自己才管理,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就怕哪裏出什麼差錯。

    “好的,總裁,工作是很重要,但是也沒你這樣糟蹋自己身子的!”看着唯一真的很瘦弱。

    這句話要是讓唯一知道,可能就是嗤之以鼻,她並不瘦弱好不好。

    她屬於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這些人看的太膚淺了。

    ------題外話------

    推薦文,《夫人嫁到之卿本絕色》羅曼輕紗

    〈一句話簡介:這是一個收斂鋒芒,在府中隱忍六年的她,最後卻是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終於爆發出來,覆滅整個姜國公府的故事。〉

    &關於追妻:

    “據說今天天氣很好。”某男望着天空。

    “嗯。”淡定。

    “聽說西湖的風景不錯。”某男繼續努力。

    “哦。”風輕雲淡。

    “咦,那兒好熱鬧,我們去看看吧!

    “嗯。”一個應聲,她轉身離去。

    “……”哎,不是這邊,是…是那邊。

    某男一臉小糾結的看着她離去的背影,心裏嘀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