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2 墨氏,我來領教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2 墨氏,我來領教了字體大小: A+
     

    “也對,我們沒見過人,就這樣一杆子打死似乎也不太妥當!”

    “對呀,長江後浪推前浪,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都很有幹勁啊,我們這些老人趕不上時代的潮流了。”

    “對的,那個不是人精,現在的年輕人可比我們那時候有魄力多了!”

    說話的這些人一直都是跟着墨家打下江山的,一直都很很安分。

    而有些人,想要擁有權利的慾望已經把原來的本心吞噬了,根本就忘記自己最初的想法了。

    “林董還真的是看得開啊,就那麼一個小丫頭片子,怎麼服衆!”

    坐在另外一邊的中年男人看着自己的對面出聲說道。

    “楊總這個語氣就不對了,這一切都是墨老爺子的主意,我們只不過跟着執行而已,一輩子跟着墨家,現在依舊如此,倒是楊董這個語氣,難道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穩定局面麼?”

    “楊總一直這個狀態,會讓我們這個新任的董事長很有壓力的,對不對!”

    林董事長語氣非常歡快,無論什麼時候他都是笑着一張臉的,人稱笑面虎。

    “哈哈哈哈,林董事長倒是一個看得開的!”權殊放聲大笑起來。

    “那可不,識時務者爲俊傑,我可不願意做那個壞人,我一直都是非常相信墨老爺子的眼光,當初的墨御,現在的沈唯一,沈唯一能夠站在這個位置上,就說明她有墨老爺子看重的東西。”

    “而這些東西,恰恰是我們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我很想拭目以待看看,這個新任的董事長會給我們什麼樣的驚喜,真的很期待。”

    林董事長的狐狸眼睛眯起,眼裏閃過一抹精光。

    當初貌似墨子芩上任也是這個樣子了,十多年過去了,這些人居然還不死心。

    “我當然對於這一位新任的總裁非常看好啊!一直都很想要見見,可是一直沒機會。”

    “現在不管是以什麼樣的方式,我們總算見到了人,那就讓我們看看,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權殊一直都很想去看看沈唯一,可是之前一直都被墨子芩以各種理由打發了。

    現在開始正面遇上這位墨家兒媳了,不得不說,還是很好奇。

    上了這麼多年班,權殊還是第一次這樣期待明天的到來。

    因爲沈唯一明天就會正式進入墨氏,也會正式進入大家的視線。

    以前墨子芩上人都沒這樣期待。

    “對,我們都很期待!”也有人跟着符合。

    看着電視上一直表現都很淡然的人,權殊點點頭,臨危不懼,那是很多人做不到的。

    這場記者發佈會結束之後,唯一覺得自己臉都要笑僵了,幾個小時下來,各種回答別人的問題和解除別人的質疑。

    倒是讓很多人對於這一位墨家少夫人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

    發佈會結束之後唯一和墨老爺子上車,看着墨老爺子遞給自己的水,臉上露出笑意。

    “謝謝爺爺!”唯一也不和墨老爺子客氣了,實在是太渴了。

    看着人那個迫不及待的動作,還有和剛纔判若兩人的行爲搖頭失笑。

    “剛剛感覺怎麼樣!”墨老爺子開口詢問。

    “我感覺還好!”和之前想象的不一樣。

    原本以爲自己會非常緊張的,可是完全不會。

    看見那些人那些緊張的情緒就不存在了。

    對於那些人問自己的話,唯一也能在最快的時間裏作出答覆。

    “小一一,不得不說,其實你很適合這樣的生活。”因爲唯一真的很擅長逢場作戲。

    剛剛看着那個和任何人都談笑風生的人,這是墨老爺子最初的想法,唯一很適合在商場上遨遊。

    “爺爺,你折煞我了,我就這點出息了!”

    對於墨老爺子這類似誇獎的話語,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爺爺這不是在恭維你,而是覺得你做的真的很不錯。”這個年齡有這份氣場是真的很不錯了。

    “其實我也很緊張的!”唯一併不是一開始膽子就是這樣大的。

    而是被推倒了那樣的位置,沒辦法,還是迎難而上吧。

    “呵呵呵,爺爺不會看錯人的,你一定會很優秀的,對了,你要去奶奶哪裏還是子芩哪裏,你奶奶自從醒過來之後就一直掛念你!”墨老爺子想起出來之前自己老伴的叮囑。

    一定要讓小一一去和她說話,她很久沒看見小一一了,想念得緊。

    “先去看看奶奶吧!大哥哪裏我晚點再去。”

    墨子芩哪裏現在沒什麼意外的情況。

    哪裏除了自己人,還有很多邢雲派來的人保護着,唯一倒是放心的。

    “好孩子,走吧!”這個孩子是真的很貼心。

    在路上的時候,唯一依舊讓司機停車然後去買了一點適合墨奶奶吃的食物。

    來到醫院的時候,都是那幾位伯母一直在陪着,男的要麼在墨子芩那邊,要麼忙着自己手頭上的事情。

    “小一一,很棒!”餘素非看着唯一站起來走到唯一這邊抱了人一下。

    “謝謝!”唯一笑笑。

    “很不錯的,你這丫頭的表現很讓人驚訝。”

    “伯母以你爲榮,小一一。”

    其他兩位臉上也是笑意滿滿地,包括還在躺在牀上的墨奶奶。

    “好孩子,到奶奶這裏來,受委屈沒有!”墨奶奶現在身子還有一些虛弱,所以一直都是躺着的。

    唯一走上前,把自己手裏的雞肉粥放在一邊的桌子上,坐在墨奶奶的病牀上。

    手指緊緊的被墨奶奶那滿是皺褶的手握着。

    “我看見了,我們小一一很棒,真的很棒,奶奶沒看錯你,你是我們的驕傲!”

    墨奶奶很感謝墨御遇見這麼一個人,在墨家這樣的情況下捨身而出,義無反顧的挑起大梁。

    “奶奶見笑了,唯一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就怕哪裏做的不周到,給墨家丟人!”唯一現在是真的很苦惱之前沒好好學學習禮儀。

    以至於現在做什麼都是很小心謹慎的,就怕哪裏不小心,自己丟人不要緊,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身後的墨家被人詬病。

    現在自己不是一個人,沈唯一的一言一行代表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集體。

    如果犯了錯,那些人不會說是沈氏的小姐,而是墨家的少夫人。

    所以,現在唯一很在乎自己的一舉一動所帶來的影響。

    “你呀就是太謙虛了,你什麼樣子的,奶奶還不知道麼,幸苦你了,小一一。”墨奶奶也覺得虧待了這個孫媳婦。

    “奶奶千萬別這樣說,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

    身爲墨家人,在墨家有難的時候挺身而出,唯一覺得那是應該的。

    “謝謝你的理解,是我們墨家欠你的!對了,和墨御聯繫上了沒有!”自己那個孫子似乎消失很久了。

    “沒呢?我估摸着應該快要回來了,奶奶放心吧!”唯一相信那個人不久之後會回來的。

    “明天要不要爺爺和你一起去墨氏!”墨老爺子在一邊問道。

    “不用了,爺爺,今天的直播那些人可能基本上都看了,也都知道了我的身份,我會自己去熟悉的!”反正都是自己去面對。

    “好,明天爺爺給王助理打電話,以後他就和你一起辦事情,還有你的權叔叔和林叔叔,這兩位都是很和善的人,你好好好相處。”

    相處好了,這兩個人絕對是唯一最大的助力。

    “好的,爺爺!”唯一點頭,把墨老爺子說的都記下來。

    接下來墨老爺子就給唯一說一些公司的事情,唯一很認真的聽着。

    回到墨子芩這一邊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顧悠悠換好衣服在重症監護室裏面看陪着墨子芩。

    而元秋晴一直等着自己。

    “媽媽,都這樣晚了,爲什麼還不起休息呢!”看着人明明很疲憊卻還是一直堅持等自己,有些感動。

    “你爸爸在呢!媽媽不放心你,就一直等着!怎麼樣,累不累,今天表現很棒,我就知道我們小一一很棒。”元秋晴牽着唯一的手指,誇獎道。

    “謝謝墨媽媽!都是你們教導的好!”唯一拉着人的手臂,往VIP病房走去。

    裏面的墨君靠在沙發上已經睡着了。

    唯一原本想要出聲叫醒他,讓他去房間去睡,因爲在外面很容易感冒。

    元秋晴卻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讓唯一不要出聲,拿過一邊的夏涼被,輕輕的給墨君蓋上。

    拉着唯一就往房間裏面走去。

    “你爸爸兩天沒睡覺了,別打擾他了,讓他休息一會兒,要不然醒來又該睡不着了。”拉着唯一坐下,房間裏面基本上什麼都有。

    還很貼心的給唯一倒了一杯水。

    “謝謝墨媽媽!你吃東西沒有,我來都忘記給你帶了。”唯一有些不好意思。

    “你爸爸給我帶了,我不餓,你去勸勸你那個朋友,她一直那個狀態我有些擔心,別子芩醒過來,她就把自己整跨了。”自己怎麼說那個人都不聽。

    雖然很感動這個人對於自己兒子的心意,可是也不是那樣折騰自己的啊。

    “墨媽媽別擔心,悠悠只是內疚,畢竟當初兩個人鬧矛盾,大哥纔會遭遇這場車禍的,在顧悠悠心裏,估摸着一直都煎熬着。”

    可能在外面有因爲元秋晴對她太好了,然後更加愧疚了。

    “唉,那個傻孩子,媽媽不是是非不分的人,相反,媽媽看得明白,子芩這場車禍是已經預謀好了的,即使不是現在,可能也會過不了多久的。”

    元秋晴嘆氣,自己真的不曾怪過那個孩子。

    “這一次讓兩個人鬧矛盾的人估計媽媽也認識,還記得大哥的第一任女朋友夏青麼,她回來了。”

    這件事情還沒有和元秋晴提過。

    “是她,那個女的回來果然就沒有好事情!”

    對於那個人元秋晴印象很不好,所以記得很清楚。

    “她的孩子被人家抓了,所以纔給那些人幹這件事情,估摸着,這輩子出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唯一想着那個可憐的女人。

    果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她的兒子唯一在哪家咖啡館找到了,只是現在不知道應該怎麼樣處理。

    “她的兒子怎麼樣了!”也許都是作爲母親的,知道那份無奈。

    也許對於那個女的是喜歡不起來,可是那個孩子確實無辜的。

    “她就沒有想過自己進去了,那個孩子怎麼辦呢!”元秋晴皺眉。

    “那個孩子應該是一個混血兒,挺不錯的,我給他找找看,能不能找一個好的人家收養!”對於那個女的唯一可能心狠手辣。

    可是對於那個孩子,唯一很心疼,很理解那種很小就沒有媽媽在身邊是什麼感覺。

    所以,唯一想要給那個孩子找一個愛他的父母,保證他衣食無憂的。

    “小一一,你真的很善良!”至少對於孩子是那樣的。

    “並沒有,大人的事情和孩子沒有任何關係,孩子是無辜的,這一點我很清楚。”唯一捫心自問,自己真的算不上什麼好人。

    “你呀?別把自己定位的太低!”她兒媳婦是一個是非分明的人。

    “哎呀,也是覺得可憐!”現在的他,何嘗不是小時候的自己。

    “嗯,媽媽支持你!”雖然那個孩子的母親有錯,可是那個孩子卻是無辜的。

    元秋晴做事情也不想太過絕對,那樣有可能會害人害己。

    “嗯,謝謝墨媽媽!”唯一眼睛彎成了月牙兒,非常可愛。

    “明天是不是就去上班了。”想起公司的情況,可容不得一拖再拖。

    “嗯,已經和爺爺說了,明天就去看看情況!”唯一點頭。

    “需要媽媽陪着你麼?”看着乖巧的人兒,元秋晴心裏有些憐愛。

    “沒事的,我沒有那樣弱不經風的,你和爺爺都這樣說,難道我看起來很好欺負!”

    當然長了一張欺騙觀衆的臉和她半點關係都沒有。

    “嗯,媽媽相信你!”元秋晴理解的,倒也不再勉強。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用最好的精神面貌來對面那些人,接下來你還有一場持久戰要打了。”

    元秋晴看了一下時間,打算不再耽擱唯一的休息時間。

    “我去把悠悠叫過來,那個孩子守了很久了。”元秋晴讓唯一休息,自己出去了。

    “媽媽別太累。”唯一也不打算推辭了,因爲明天精神面貌很重要。

    “好的,我會早點休息的?”說完之後元秋晴關上門了。

    唯一去衛生間洗漱了一下就上牀了,躺在牀上,沒多久顧悠悠也進來了。

    “你個呆子,快去洗漱來休息了!”唯一看着人有些恨鐵不成鋼的。

    看她那個樣子,才一天而已,臉都瘦下去了,就不能好好照顧自己麼!

    “嗯!”顧悠悠也進去衛生間隨便洗漱一下之後就上牀了。

    睡在唯一的身邊。

    “我們多久沒睡在一起了!”唯一枕着自己的頸部,問着顧悠悠。

    “一兩年了。”那時候兩個人剛剛認識,一到下雨打雷唯一都會和自己擠那張單人牀。

    後來她那邊安裝上牀簾之後兩個人就沒睡在一起了。

    “我記得那時候你很活潑,傳說中的二貨。”唯一想起那時候,嘴角不經意之間露出幾絲笑意。

    那時候真的很輕鬆,難怪別人都說學生時代最單純,貌似真的是這樣。

    “現在不一樣了,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了,小一一,我多想回到那時候,我和墨叔叔不吵架!”

    一會兒話題又開始回到墨子芩的這裏了。

    “別擔心,大哥的生命體徵都是正常的,只要過了危險期,一定會很快醒過來的!”唯一偏過頭,看着近在咫尺的人。

    “嗯,墨叔叔一定會好的,等他醒過來,我就帶他回家見我爸媽,我爸媽一定會很很高興有這麼一個女婿的。”顧悠悠聲音有些哽咽。

    也是,這對於一個二十來歲的人確實是致命性的打擊。

    “墨叔叔明理暗裏都和我說了很多次,我卻一直都還在裝傻,簡直就是太不應該了,我錯了,小一一!”

    也許面對自己愛人事情的時候,很多人都是脆弱的。

    “不是你的問題,悠悠,那些人早就安排好了,就等着你們上鉤了,你別太自責。”唯一看着人,很心疼,畢竟是自己朋友

    “我不哭了,墨叔叔一定會醒過來的!”顧悠悠拉被子把自己眼淚擦乾。

    “對了,悠悠,有件事物必須提前和你打一聲招呼,墨叔叔醒過來之後可能腳會有些不利索,你會不會介意。”唯一看顧悠悠說的有些遲疑。

    “不會的,不會的,小一一,只要墨叔叔醒過來,我什麼都不在乎,他即使走不了了,我也會一直跟着他,照顧他一輩子,”只要人還在,那些都可以不在乎。

    “嗯,只要人好好的!”唯一覺得也是這樣,要是自家老男人,唯一想,自己也不介意照顧他一輩子。

    他走不了,自己就做他一輩子的柺杖,帶着他走遍千山萬水,看遍各國的山水風光。

    “你快點睡覺,明天還有一張硬仗要打呢?對了,小一一,和你說一個問題。”猶豫了一下顧悠悠還是打算開口。

    “什麼事情?”顧悠悠很少有事情求自己。

    “我之前一直在和墨叔叔學習餐飲方面的管理,我想不在學校了,我想要和你一起。”這件事情顧悠悠不是沒想過。

    之前就打算和墨子芩一起的,可是後來因爲學校裏還有一些事情耽擱了就一直拖着。

    “你瘋了是不是,好好的學校你不呆,來這裏湊什麼熱鬧!”

    唯一自己沒那個福氣,很希望自己朋友能夠多體驗那種校園時光。

    “不,小一一,我想了很久了,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我來幫助你,小一一,別拒絕我,不然我心裏難受!”顧悠悠也想盡自己的一份力氣。

    讓自己心裏不至於那個惶恐,她一直很煎熬啊!

    “可以!”這一次唯一倒是不反駁了。

    只好她能夠高興,其實在哪裏不一樣呢?

    “歡迎你來一起並肩戰鬥!”一個人的旅程還是有些太孤單了。

    “嗯,等墨叔叔醒過來,我就去報道!”顧悠悠破涕爲笑。

    “又哭又笑,小狗撒尿,注意形象,快睡覺!”唯一看着的有些嫌棄。

    “是,霸道女總裁!”顧悠悠突然二逼的來了一句。

    “你再也不是我的二狗子了,再見!”唯一拉起被子捂着自己的臉頰。

    “我是你的狗蛋!”顧悠悠覺得和唯一在一起,真的很輕鬆。

    “睡覺,睡覺!”唯一閉上眼睛,強迫自己睡覺,可是怎麼也睡不着。

    “睡不着麼?我也睡不着?”顧悠悠看着唯一問道。

    “嗯,睡不着!”唯一聲音裏有些鬱悶。

    “是不是想你老公了?”這一次墨御似乎真的很久沒和唯一聯繫了。

    這個人心裏可能也不好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總得知會一聲吧。

    “想了!”說不想那就有些矯情了,是真的很想念了。

    現在唯一終於知道爲什麼那些人說軍嫂很偉大了。

    可不就是很偉大,漫長的人生都是自己一個人,因爲她的老公在保家衛國。

    “有時候覺得你和林初夏真的很堅強也很偉大。”這一份寂寞顧悠悠覺得自己做不到。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誰也不想和自己心愛的人分開!墨御有自己的想法,我這個做人家老婆的也只能支持。”

    “悠悠其實沒遇見墨御之前,我真的從未想過自己會嫁給一個軍人,我對軍人感覺不大,但是我喜歡墨御啊,所以我後來也喜歡軍人啊!”

    不是墨御,唯一不可能會選擇嫁一個軍人。

    “那纔是真愛啊!我一輩子都沒你這個勇氣,還有林初夏,她爸媽哪裏就是一道坎,以後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顧悠悠嘆了幾口氣,任何人看起來都覺得很和和美美的,其實都不如意啊。

    “沒有過不去的坎,只有不努力的人,悠悠,不努力不會知道最後的結果的,雖然,一些事情,是我們不能放棄也不能視而不見的!”

    人總的挺過一關又一關,風雨之後纔有彩虹啊。

    “嗯,一起加油,活得更好!”比起以前的混吃等死。

    現在顧悠悠只想活得更好,活得更出色。

    “嗯,一起加油,別放棄!”唯一偏過頭看着顧悠悠,眼裏亮晶晶的,充滿着對於未來的無限期望。

    “好!”顧悠悠點頭。

    唯一抿起嘴角,帶着笑意,閉上眼睛,緩緩的沉入夢鄉。

    AK集團。

    “哈哈哈哈哈,墨氏這是找不到人了吧!這樣狗急跳牆,簡直可笑。”安娜看着自己的電腦,眼裏有些嫉妒。

    這個人一直都是非常幸運的,有一個愛她的母親,一個把她捧在手心上的老公,還有一羣寵愛她的墨家人。

    現在居然這人不費吹灰之力就坐上了墨氏集團總裁的位置。

    “沈唯一啊沈唯一,我不會讓你一直這樣幸運的,我們之間的較量纔剛剛開始呢!就讓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還能夠蹦躂多久。”

    緊緊的捏着自己手裏的咖啡杯,安娜嘴角有着不屑的笑意。

    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這裏的那個線人死了,墨子芩在醫院裏生死不明。

    因爲現在墨子芩所在的哪裏,基本上已經被那些警察重重包圍,確保一隻蒼蠅都飛不出去,根本無法探查關於他的任何信息。

    “喂,你好,我是安妮……”沉沉夜色,另外一番陰謀接踵而來。

    第二天早上,唯一是被顧悠悠叫醒的,睜開迷濛的眼睛,原本的打算在閉上,可是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又再一次睜開。

    “幾點了!”唯一坐起來,拿過自己的手機。

    “別擔心,先起來洗漱吃東西,時間我給你把握好了!”

    看着人有些慌亂的模樣,顧悠悠覺得自己被愉悅到了。

    “應該調一個鬧鐘的,今天遲到,可能會很尷尬!”

    那些老傢伙對於自己本來就不太滿意,第一天自己要是不準時,那些人可能會更加給自己難堪。

    “你沈唯一那樣鬧騰的一個人,什麼時候怕過別人!”顧悠悠笑得有些調侃。

    Wωω ▪ttκā n ▪¢ Ο

    “我感覺你心情好了很多啊!”昨晚不是還一副以死謝罪的模樣麼?怎麼現在就這樣生龍活虎了。

    自己是不是睡得太沉,錯過了什麼事情。

    “昨晚下半夜墨叔叔醒了!”顧悠悠看着唯一彰顯自己的好心情,只要那個人沒事就是好的。

    “墨叔叔說,叫你去見他一面,他有一些話想要當面和你說。”

    現在墨子芩已經轉移出重症監護室了,安置在普通病房。

    “好的,我收拾好自己就過去。”唯一起身下起牀,墨子芩醒過來確實是好事情。

    “嗯,快點!”顧悠悠催促,墨叔叔可是交代了的。

    “知道了,知道了,見色忘友的壞東西!”唯一走進衛生間去洗漱,看着元秋晴一早就給自己準備的衣服。

    唯一微微一笑,拿出來換上,打理好自己之後就去墨子芩哪裏了。

    走進病房裏,看着那個昏迷了兩天的人終於睜開眼睛,雖然還是一副病態的模樣。

    但是比起來在牀上那副奄奄一息的樣子,現在這個樣子比較令人欣賞。

    “大哥!”唯一走到一邊的凳子上坐下,看着墨子芩。

    其實不用說也知道墨子芩想要是什麼,應該是囑咐自己一些關於公司的事情。

    “小一一,感謝你肯接手墨氏!”墨子芩的臉上有些病態的蒼白,看着唯一露出一個虛弱的笑意。

    看着眼前這個標誌的小姑娘,她身擔任了墨家所有的重擔。

    “什麼謝不謝的,都是一家人,你醒過來就好了,有沒有打電話給奶奶爺爺,兩位老人家一直都很擔心!”

    說完拿出自己的電話,打算給兩位老人家報平安了。

    “早上媽媽已經打電話了,爺爺還問你,要不要和你一起去,怕你受委屈!”墨子芩忍不住有些好笑。

    其實怎麼看,沈唯一都不是那種會受委屈的人。

    她這個人做事情一直都很隨心所欲,不可能會做什麼委屈自己的事情。

    “咳咳咳,大哥快點好起來,你知道的,我不是那個材料!”委屈唯一不怕,現在受一點委屈沒什麼,以後還回去就是了。

    “小一一,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要在輪椅上生活了!”

    墨子芩眼裏有些失落,看着自己的腿不知道想什麼。

    “大哥,你這樣氣餒就沒意思了,你的好好努力啊,我們悠悠還等着你和他一起回家呢!你這樣就辜負人家的期望了,這纔是一點點挫折而已。”

    確實,原本好好的一個人,突然有一天別人突然說自己可能一輩子站不起來了,心裏肯定會很失落。

    更何況是墨子芩這樣的天之驕子呢!心裏的落差可能更加大。

    “確實,還等着這樣小丫頭帶我回家見岳父岳母呢?”墨子芩看着顧悠悠的眼神依舊很溫柔,有一點情人之間的纏綿。

    “墨叔叔,你一定會好的,而且就算你這樣我也不會嫌棄你的,你走不了,以後我就是你的腿,我帶着你走。”這個人此生自己都不可能會放手了。

    “好,聽我們小丫頭的!”墨子芩點頭,伸出手指摸了摸顧悠悠柔順的頭髮。

    “小一一,進入公司之後一定小心,不是所有人都會對你好,也不是所有人對你都不好,真真假假,還是你自己去看!”

    唯一聽完這句話覺得自己有些暴走,大早上人還以爲他會說什麼金玉良緣,結果。

    說了一些人生哲理,但是,唯一還是記住了。

    墨子芩經商的手段那是有目共睹,他就是在說一句廢話,唯一也會仔細聽。

    有時候唯一不得不說這個墨子芩就是一個老狐狸,一句話幾個意思,就看你自己怎麼領會了。

    “大哥,時間不早了,我先去了,第一天遲到,我怕那些人會更加不服我!”唯一站起來,看了看時間。

    “恩,快去吧,記得我說的,有些東西,眼睛看見的不一定真實,是不是真心待你或者輔佐你,就看你的慧眼了!”墨子芩覺得自己有些惡趣味了。

    自己和那些老狐狸鬥了十多年,現在輪到唯一了,怎麼想都覺得很舒服。

    “嗯,大哥,你說的我都知道了!”唯一表示自己知道了。

    “有什麼不懂得也可以和王助理商量!”那個人他一直帶在身邊,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

    “好的,大哥!”也許時間真的來不及了,唯一轉過身子腳步有些匆忙。

    看着遠去的人,顧悠悠眼裏有着對於朋友的擔心。

    墨氏是什麼地方,顧悠悠親自領教過的,那裏的人最喜歡的就是狗眼看人低。

    並且還有一個洛思琪在哪裏,指不定怎麼樣針對小一一。

    “你很擔心弟妹!”顧悠悠屬於有什麼都表現在臉上的,所以心思倒也不難猜。

    墨子芩一看就知道顧悠悠在想什麼。

    “墨叔叔,我怎麼可能不擔心呢!那裏的人對於唯一不會這樣仁慈的。”說到底還是怕唯一受欺負。

    那些人和一般的人差別很大,不會怕你的,有的是時間給你找茬。

    “悠悠覺得小一一會不會是一個任由別人掌控的人!”

    從第一眼見到沈唯一開始,墨子芩就知道,這個人不是那麼好相與的。

    儘管表面看起來真的很乖巧董事情,可是眼底的暗沉和傲然絕對不會騙人的。

    “不是,從我們認識開始,小一一基本上就是一直很強勢的,沒有任何人在她那裏得到任何好處。”唯一的能力一直很強悍。

    “那不就得了,沈唯一不可能白白讓別人欺負的!”相對於顧悠悠,墨子芩一點都不擔心。

    “你這樣真的好嘛!墨叔叔,我記得剛剛醫生說你的腿並不是那樣嚴重,你居然說自己下半輩子可能都要和輪椅一起了,有沒有那麼誇張。”

    顧悠悠翻了一下白眼。

    “你不是也配合的很好,唯一完全相信了!”

    墨子芩想起來就覺得有些好笑,那個人在外面一直都很機靈。

    一遇見和自家人有關係的,就很容易被矇蔽。

    “反正不關我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即使以後小一一知道你騙她,也別拉上我!”對於唯一實在有些害怕。

    “瞧你,膽子這樣小!”墨子芩狐狸眼裏有着笑意,也有着算計。

    唯一這樣一個實用性的人才,現在不好好培養,簡直就在浪費。

    那些人一定會讓唯一快速的成長,一定會讓唯一在最短的時間裏面做出最大的改變。

    不是墨子芩狠心,沈唯一本來就是一塊好玉,不好好打磨豈不是浪費了。

    她很聰明,什麼事情一點就通甚至舉一反三,膽子也很大敢於冒險,別人不敢做的她不在乎。

    而且,她也會阿諛奉承,並不是一味的自傲,關鍵看對方有沒有那個本事讓她放下架子。

    “你倒是瞭解得很,自己弟妹也算計,你小心墨御回來找你算帳,那個人可是非常疼愛他的媳婦兒。”

    顧悠悠覺得墨子芩會被墨御掐死的,因爲他自己都不捨得唯一這樣累。

    墨子芩倒是很好,把唯一放進狼窩裏,和那些人相鬥。

    “不會的,反正他不會知道的。”墨御回來之後心疼也改變不了什麼。

    因爲沈唯一已經坐上那把椅子裏,短時間之內是不可能下來的。

    自己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奸詐啊”顧悠悠覺得自家墨叔叔真的很奸詐。

    “彼此彼此!”這一切這樣順利還是顧悠悠配合得好。

    要不然唯一剛纔發現端倪,可能就不打算去墨氏上任了。

    既然沈唯一都坐上那個位置了,墨子芩當然要想辦法,讓她坐的長長久久穩固如山脫不開身子。

    看着墨子芩嘴角邊流露出來的笑意,顧悠悠的身子忍不住顫抖。

    心裏爲唯一默哀一分鐘,心疼她三十秒。

    有這樣一個心機深沉的大哥,小一一,這輩子那個位置你可能都下不來了。

    此時唯一已經在去墨氏的路上,這一段路程倒是不堵車。

    車子直接開去墨氏專門的停車場,停好車之後就打算直接進去。

    現在也正是上班的時候,而墨氏也算A市數一數二的公司,職工自然很多。

    唯一看着那棟幾十層的建築,確實很宏偉。

    擡起頭,打量着眼前,這裏就是自己未來拼搏奮鬥的地方。

    雙手捏在一起,眼裏有着亮光。

    墨氏,我來了。

    老傢伙們,我也來了,我沈唯一來領教了。

    “沈小姐!”一道男生打破了唯一的思考,唯一順着聲音看過去。

    眼睛眯起,開始打量人,這個人唯一要是沒猜錯,應該就是墨子芩口中所說的王助理了。

    唯一笑着走上前,伸出自己的手指。

    “你好,我叫沈唯一。”

    王助理看着眼前這麼一個漂亮的大美人就是自己未來的上司還是有些驚訝的。

    看起來臉龐有些稚嫩,儘管經過妝容的修飾,可是還是看得出來。

    ------題外話------

    抱歉,寶貝們,更新晚了,今天被貓抓了,早上打疫苗去了,麼麼噠,愛你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