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1 墨氏新任執行總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31 墨氏新任執行總裁字體大小: A+
     

    “小一一,幫幫墨氏好不好?”元秋晴緊緊的拉着人的手指,眼裏有着期待。

    “墨媽媽,我怕讓你們失望!”唯一真的很不自信,她覺得自己沒有具備那樣的能力。

    “沒事的,墨媽媽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墨媽媽很看好你!”

    唯一這樣的人領地意識非常強烈,是斷然不可能讓別人在自己的地盤上撒野的。

    那些老股東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倚老賣老,可是畢竟也爲墨氏打下了江山。

    平時在怎麼樣,墨子芩也會給幾分面子,可是唯一不一樣。

    元秋晴可不會覺得唯一是那種喜歡給別人留退路的人。

    “可是……”唯一還是有一些糾結。

    “小一一,媽媽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別人說你的任何壞話,我們會把一切都處理妥當,讓你安心的當這個墨氏的總裁的!”元秋晴拍拍唯一的小手,示意人不要擔心。

    “你也別太給那個面子,該收拾的你儘管放心大膽的去收拾,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穩定局面,不能讓那些人把股票大量往外面拋售,在這樣下去,對於墨氏真的很不利。”

    那些人想要蠢蠢欲動很久了,一直沒機會,現在這樣良好的機會擺在眼前,有怎麼可能不珍惜呢!

    “墨媽媽……”唯一有些無奈,在商業上唯一是有一些小聰明。

    可是墨氏那就相當於一個商業帝國啊,自己怎麼統領得了那麼大一個集團。

    “小一一,墨媽媽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好孩子,別擔心,現在真的沒辦法了,公司在這一下去遲早會被收購的,AK還在那裏虎視眈眈的,我們只能盡力了。”

    “現在子芩昏迷,墨家基本上沒人可以頂替那個位置,小一一,這方面你可能比我們還懂,那是父輩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你忍心就這樣看着它拱手讓人麼。”

    “小一一,你不要妄自菲薄,你什麼樣的人我們都很清楚,小一一,墨媽媽相信你是有這個能力的。”

    元秋晴就是有這個預感,沈唯一一定會是穩定墨氏現階段最可行的人。

    “墨媽媽,我答應你!”唯一點頭答應,那是墨家的產業,別人休想打主意。

    別妄想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太過貪心,是沒有好下場的。

    既然不知道最後的結果,那就努力拼搏一把,誰知道後面是不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呢?

    “小一一,謝謝你。”元秋晴眼裏有着欣慰。

    最近墨家一直都是佔據着頭版頭條,從墨子芩的車禍到墨老奶奶的昏迷還有墨氏股票的危機。

    覺得可惜的人有,感嘆的也有,幸災樂禍的也有。

    那些早些年一直被墨家打壓的人看着墨氏這個樣子,無一不是拍手叫好。

    因爲墨氏的頂樑柱就是墨子芩,而墨子芩現在正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裏,甚至還沒有脫離危險期。

    墨氏內部已經隱隱有些問題了,只是被一些人刻意壓制着。

    紙終究包不住火的,墨氏開始混亂起來,現在一片人心惶惶。

    內部人員的不穩定,又遭遇外部人員的打壓,狀況確實不太樂觀。

    AK集團總裁辦公室。

    希爾正在埋頭看文件,房門被人從外面粗魯地打開。

    “希爾,你什麼意思,我希望你可以給我一個好的答覆!”

    安娜此時正在氣頭上,看着希爾各種不順眼。

    “什麼事情!”希爾並沒有擡頭,其實他真的很討厭別人干涉自己的工作。

    最恨的還是自己工作的時候別人來打擾自己,那會給他一種感覺,這個人一點都不尊重他。

    “什麼事情,你自己做了什麼還需要我來提醒麼,希爾,我們兩個人的位置可以說是平起平坐的,這個方案我考慮了很久,現在機會終於來了,你憑什麼給我駁回,你到底是什麼心思。”

    安娜把方案砸在希爾的桌子上,坐在他的對面。

    今天她一定要人給她一個合情合理的解釋。

    這麼好的機會,這個人就這樣放棄了。

    “我們纔剛剛來到A市,不適合鋒芒畢露,你第一次就想起挑戰墨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人家好歹也盤踞A市上百年,怎麼可能沒有一點根基!”

    別沒算計成功,反而讓自己陷入另外一個更加尷尬的局面。

    這不是和自己過不去麼。

    “墨家現在沒心情顧慮我們,正是我們可以打壓的時候,你這樣畏首畏尾的,讓我覺得和你根本就沒法合作。”安娜恨死那些人了,特別是沈唯一。

    她簡直恨不得沈唯一落在自己手裏,讓她嚐嚐那種千刀萬剮的滋味,那樣的生不如死。

    “你和墨家有什麼私人方面的仇恨我希望你不要把它放在工作上,如果你是在控制不了,我也會給你們的領導人說一下,打算換人!”

    對於安娜這個魯莽的行動,希爾是不看好的。

    你一個纔剛剛進入A市的公司而已,就算再厲害,背景有多麼強大,依舊和人家那種百年大家沒法比較的。

    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想要幹什麼,做事情這樣不理智。

    現在最好的就是低調一點,等到機會。

    “你別找理由,就是你自己膽小的!”安娜臉上全是冷笑。

    “那你把之前她們競爭下來的那個項目做好,我就答應進軍墨氏。”那個競標也是這些人的主意。

    可是希爾調查過一些資料,那些地方很明顯的很快就要被開發了。

    不但沒有多餘的利潤可以賺,並且還會賠本,這就是衝動的代價。

    “哪裏又不是我負責的,怎麼!你自己解決不了,把事情推給我!”安娜看着自己豔紅的指甲反問道。

    “證明自己有能力的地方很多,不一定要呈口舌之快,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見的。”這個人希爾一直就看不起。

    “希爾,行,你可以的,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安娜說完踩着高跟鞋就走出去了。

    希爾有些無語,和女人共事是真的很麻煩的,特別還是一個瘋女人。

    你還要防備一點,不然什麼時候被她坑了都不知道。

    安娜氣匆匆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關上房門,眼裏全是陰狠。

    坐在電腦前面,看着那屏幕裏面顯示的完全陌生的一張臉。

    “沈唯一,沈唯一。”安娜把自己桌子上的文件全部推下去。

    文件撒了一地,可是安娜卻並不打算理睬,那張妖豔的臉色已經扭曲了。

    “我要你不得好死,沈唯一,這些都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我一定會讓你付出代價。”安娜緊緊的咬着自己的脣瓣。

    身子不停的顫抖,每一次看見那個人,她就有一股嗜血的衝動。

    很想一口咬斷那個人的脖子,那個僞善的女人。

    努力鎮靜下來,打開電腦,慢慢處理自己的問題,反正只要自己在一天,就絕不會讓那個人好過的。

    唯一這邊,元秋晴說完之後墨老爺子又打電話過來,這一次,唯一心裏的那點僥倖小心裏都沒有了。

    “爺爺,我知道了,墨媽媽剛剛都和我說了!”

    也許墨氏對於別人而言是一筆很大的財富,可是現在對於唯一而言,那就是一個燙手山芋。

    偏偏自己還就只能接手着。

    “小一一,爺爺明天約了記者,你和爺爺出席記者發佈會吧!”墨老爺子沉聲說道。

    他知道這個孫媳婦年齡很小,可是現在也是無可奈何的。

    “好的,爺爺,我明天一定會出席的,你別擔心,我會努力的,你好好照顧奶奶!”對於老年人,唯一是不可能出就拒絕的。

    “好孩子,委屈你了,是我們墨家欠你的!”欠了墨子芩很多年,現在是唯一了。

    可能這兩個人所作出的犧牲,根本用金錢無法衡量的了。

    “爺爺,我也是墨家人,這個時候,沒理由退縮的!”墨家是一個整體,而不是一個人。

    墨家有難,她這個墨家兒媳也是責無旁貸的。

    “好孩子,你理解就好。”身爲墨家人,在這樣的家族裏,一直都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

    “爺爺,我理解的。”豪門從來和外面的光鮮亮麗沾不上邊的。

    “嗯,好好休息,明天和爺爺一起,爺爺先去看你奶奶了!”墨老爺子說完掛斷了電話。

    現在病房裏就只有唯一和顧悠悠還有林初夏,袁寄語上去照顧自己的妹妹去了。

    “小一一,你明天……”林初夏有些驚訝,自己這個死黨,接下來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了。

    “我很糟心,因爲感覺自己做不到!”

    現在唯一還不知道,有種東西叫極限,被逼到一定的境界,由不得你不做。

    “對不起,小一一,都是我的任性害了大家!”顧悠悠低着頭有些頹廢。

    “這和你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件事事情只是提早發生而已,因爲那些人早就算計好了,就等着你們上鉤!”唯一拉着顧悠悠的小手,安慰道。

    其實最不好過的應該就是顧悠悠了,表面雖然沒什麼,可是內心應該很煎熬。

    “再說,我這不是很牛逼麼,馬上就是墨氏的總裁了,以後那些人看着我都要點頭哈腰的,對吧!”唯一朝着人眨眨眼睛。

    “對,這可是我們未來的霸道女總裁!”林初夏也跟着逗比。

    實在是氣氛有些沉重了。

    “小一一,你一定可以的,我相信你!”唯一就好象那種打不死的小強一樣,任何問題在她面前都屬於那種迎刃而解的。

    “那可不,我可是幸運家!”唯一不知道未來的路如何,可是總的一步一步走下去。

    不管是不是煎熬,唯一也會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一條陽光大道。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唯一希望,墨御走的時候墨家是什麼樣子的,他回來之後依舊是什麼樣子,那是墨家,也是屬於他們的家。

    說不緊張,那是騙人的,這不,唯一一晚上沒睡覺,早上醒來的時候都有嚴重的黑眼圈了。

    “我的女總裁,你確定你這個樣子適合出席記者發佈會。”林初夏覺得唯一平時不喜歡化妝沒關係,不保養也沒關係。

    可是,那些都只是平時,現在不同了,唯一是公衆人物了,隨時隨地都要保持自己的形象。

    想到這裏,林初夏,就有些同情沈唯一了。

    “緊張什麼,化妝就好了!”唯一拿出鏡子,看着裏面黑眼圈嚴重的人,有些無奈。

    洗漱好了之後,仔細把妝容打理得很得體才罷休。

    衣服的話穿的是職業裝,頭髮高高地紮起來的,整體看起來,和精神。

    “棒棒噠,棒棒噠!”林初夏忍不住感嘆道。

    “別鬧了,我有點緊張!”第一次要見這麼多人,能不緊張麼。

    “小一一別怕,你要習慣面對這樣的場景!”元秋晴走進來,給唯一帶來早餐。

    看着唯一渾身的穿着,點點頭。

    小姑娘穿起職業裝還是很有味道的。

    “墨媽媽,就是有些不習慣!”從今以後,看來自己各種行爲舉止都要和過去畫上句號了。

    以前只是沈唯一,現在是墨家少夫人,墨氏的執行代理總裁。

    “小一一,加油,墨家人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元秋晴拉着人給她打氣。

    “嗯,我一定會努力的。”唯一點頭答應。

    “快點吃東西,爺爺都已經派人在外面等候了!”元秋晴囑咐道。

    “好的,墨媽媽!”唯一拿起元秋晴給自己買的玉米粥,小口小口的吃起來。

    吃完之後元秋晴送她上車的。

    “墨媽媽別擔心,過了今天大哥就會脫離危險期了,你好好照顧自己!”唯一偏過頭說道。

    “傻孩子,媽媽這裏沒事,倒是你,別有什麼心理負擔!”元秋晴有些感動,果然,女兒纔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

    她那兩個兒子,都不是性情中人。

    “好的,墨媽媽,再見!”唯一說完坐上車子和元秋晴揮手。

    車子緩慢的朝着墨老爺子所在的方向開去,車子停在醫院門口的時候,墨老爺子都已經在哪裏等候了。

    穿着警衛衣服的司機下車給墨老爺子打開車門。

    墨老爺子今天氣色倒是好一點了,年齡雖然大了,可是那渾身的威嚴卻是還在的。

    “一會兒別擔心,有什麼就回答什麼,別慌亂!”墨老爺子看着自己這個孫媳婦,怎麼看怎麼滿意。

    “好的,爺爺。”不緊張纔怪,隨着離記者發佈會的距離越來越近。

    唯一覺得自己有些坐立不安的。

    “是不是很緊張,深吸幾口氣,當初子芩和你一樣大的時候,對於接受墨氏也是很不自信的,可是後來,他卻做的非常好,爺爺相信,你和子芩一樣優秀的,爺爺不會看錯人。”

    “其實見你幾次面之後,子芩就有這方面的打算,打算讓你就接受的,哪裏知道,很多事情計劃都是趕不上變化的。”

    唯一聽到這裏有些驚訝,把墨氏交給自己,開什麼玩笑。

    從嫁進墨家開始,唯一就沒打過公司的主意。

    “爺爺和大哥高看我了,其實我真的,挺沒用的!”唯一有些尷尬了。

    “小一一,你不是不優秀,只是缺乏自信和鍛鍊而已,在給你一段時間,爺爺相信,你做的一定不會比子芩差的。”唯一還年輕,機會還有很多。

    “嗯,爺爺,我會努力的!”爲了不讓這些人失望,唯一怎麼都要堅持下來。

    墨氏只是墨家的,不可能讓別人佔便宜。

    “爺爺相信你!”墨老爺子笑道。

    唯一看着人,還有眼裏的那份信任,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辜負這份信任。

    可是真的到了目的地之後唯一看着那拿着攝象機瘋狂拍攝的人真的有些慫。

    車子還沒有停下來啊,那些記者都已經衝上來了,聚光燈不停的閃爍着。

    “傻孩子,別怕!”墨老爺子示意唯一把手臂挽在自己的身上。

    唯一連忙照做。

    警衛把車門打開,首先出現的是墨老爺子,隨後纔是唯一。

    兩個人出來,那些記者都瘋狂了,都巴不得第一個得到哪些有用的信息。

    “墨老爺子,請問你對於目前的墨氏危機有什麼看法。”

    “據說墨氏現在沒什麼負責人,內部基本上都混亂了。”

    “請問墨氏的總裁墨子芩的病情有沒有更進一步的進展。”

    這些人就是不知道什麼是安分,一人一句話不停的問着。

    “大家安靜,今天我既然來了,那麼接下來大家的問題我都會一一回答的,我們去裏面吧!”

    墨老爺子的話倒是沒人敢忤逆,自動的讓開一條路,讓墨老爺子和沈唯一進去。

    那些人也都是隨後蜂擁而上的,就等着第一手的消息。

    走進裏面之後,唯一就安分的坐在墨老爺子身邊一句話都不說。

    來之前確實很緊張,可是真的面對這些人之後,唯一沒什麼感覺了。

    “對於墨家最近發生的事情,各位也都費心了,老爺子在這裏給你們說一句感謝了,我們墨家最近確實不太平,可是那些都只是暫時的,過不了多久,會恢復正軌的。”

    墨老爺子的聲音很響亮,無論遠近基本上的聽得到。

    “請問墨老爺子,對於你的孫子受到迫害一事有什麼看法麼!”

    “對於我的孫子這一次遇見的事情,事情還在進一步調查之中,可是無論最終的結果如何,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墨家也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一定會查的水落石出。”

    老人家一輩子鐵血習慣了,說話倒是很直接。

    “墨老爺子,請問墨子芩總裁病情怎麼樣了,在這個關口上,有人說墨氏已經有人在拋售股票,並且說內部人心已經紊亂,現階段,不知道有什麼解決的辦法沒有?”

    墨氏一直都是這些人關注的焦點,所以不可能會放過這個至關重要的話題。

    “今天來這裏最重要的就是來說這件事情事情的,我的孫子墨子芩因爲個人原因現在不能擔任墨氏的總裁,所以,接下來將會有我的孫媳婦沈唯一擔任墨氏的首席執行總裁。”

    墨老爺子此話一出,倒是震驚了很多人,因爲接手墨氏的不是自己墨家的子孫,而是一個嫁進墨家的媳婦。

    這媳婦怎麼看都沒有自己子孫來的靠譜吧!

    這場直播很多人都在看,在看見墨老爺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很多人都沸騰了。

    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電視,就怕錯過什麼有意思的。

    “墨少夫人如今也不過才二十來歲,這樣的年齡擔任這個職位,是不是有些勉強了。”

    “而且,墨少夫人似乎大學都還沒有畢業,擔任這個職位,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說了這麼多,就是爲了挑唯一的刺。

    “我覺得我孫媳婦是一個很優秀的人,而這個優秀和她學歷沒什麼關係?”

    對於唯一,墨老爺子是非常喜歡的,又怎麼可能讓人受委屈呢!

    “我聽說墨少夫人以前玩的很瘋啊!經常是警察局的常客,不知道墨少夫人對於這些有什麼說法呢!”

    另外一個記者直接把箭頭對準唯一。

    “對於這一點我不否認,這些我確實都做過!”

    唯一很爽快的承認了,有時候花費很多時間去遮遮掩掩的。

    最後被挖出來可能會更加慘,既然那樣還不如一開始就承認。

    “聽說,墨少夫人以前經常逃課,經常飈車打架酗酒?”

    “對的,這些我都做過。”唯一微笑的點頭,絲毫沒有被別人抓包的尷尬。

    那是她的青春,無法磨滅的過去。

    “聽說墨少夫人是一個並不出衆的學校畢業的,是不是真的!”其實這些人基本上都是重點一本畢業的。

    對於那些三流大學畢業的,自然有些瞧不起,並且這個三流大學畢業的人也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讓墨家把她推上總裁這個位置。

    “我覺得,能力和學歷並沒有什麼關係,A市衆多成功的企業家,難道每一個都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麼!”

    有些人,確實有些狗眼看人低,所以態度不能軟。

    “那你覺得你這個樣子能夠管理得到墨氏那樣一個諾大的公司麼?”一個記者問道。

    “我覺得不是每一個人天生就是管理的材料,很多都是經過後天培養的的,我很感謝爺爺能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瞭解的更多,也讓我可以和更多的人交流成長。”唯一微微笑道。

    “看來墨少夫人對於自己的能力很自信啊!我們也很期待墨少夫人的表現。”

    “謝謝,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只相信事在人爲,只有不努力的人,沒有做不成功的事情。”

    “墨少夫人這番氣度倒是非常難得,和傳言一點都不符合。”

    一個記者看着這樣坦白的人,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

    “傳言這種東西我一早就說過,是好是壞,全都是自己的主觀意識,有些東西我不會去強調也不會去勉強,我只是想要告訴大家,沈唯一也許曾經過的很荒唐,可是我沒做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也不需要奢求誰的原諒。”

    “我不是一個標準的好人,可是,我這個人很小氣,也很護短,對我是家人,我不希望任何人傷害一絲一毫,對於那些傷害了我家人的人,我只想說,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別抱着什麼僥倖心理。”

    “同樣,我也知道由我接受墨氏很多人都不高興甚至是憤怒的,因爲覺得我配不上那把交椅。”

    說到這裏唯一自己也停頓了一下,隨即再一次把眼光放在那些記者身上。

    “可是,我想說,不到最後,誰也不能說我不行!”因爲她不信。

    “啪啪啪。”巴掌聲音響起。

    “說得好。”

    “說的對。”

    “簡直就是說的太好了,是啊!沒到最後,誰也不能說你不行。”

    現場那些人看着這個柔弱的小姑娘一瞬間散發出來的凌厲氣勢,心裏還是有些驚訝的。

    也許,墨家這個少夫人並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樣弱不經風。

    弱不經風的人沒有那樣震懾人的氣勢。

    “還有就是對於那些惡意中傷墨家的人我也不會放過,唯一就先在這裏打一個招呼了,免得有些人記不住。”

    唯一從進來開始就一直保持着笑意,無論別人說什麼,都是微笑面對的。

    下面的記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把眼光放在唯一的身上。

    這一刻,這些人覺得,其實這不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孩子,而是一個經歷過滄桑的人。

    那種氣勢,那種氣場,那種氣質,那是經過風雨之後的人才有的。

    電視機前的那些人看着這個直播,一些人滿意一些人嗤笑。

    洛家現在都是一家子都在看電視,也都看着這個直播。

    “思琪,你看看小一一這個丫頭,以後你就可以和她一起共事了”洛老爺子不知道自家孫女的心思。

    看着小一一這樣霸氣的說話方式,覺得非常有感覺。

    墨御那個冷酷的人還是有一點福氣的。

    “爺爺,墨爺爺這是打算把墨氏交給沈唯一麼?”

    洛思琪看着電視裏面的一切覺得自己很難受,臉色有些扭曲。

    當初自己進墨氏花費了很多功夫,甚至不惜用上了自己爺爺這一層關係,爲的就是近水樓臺先得月。

    可是現在發生這些事情,任由洛思琪怎麼樣猜測。

    也不會想到墨家居然有那個膽量敢把墨氏交給沈唯一那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在洛思琪眼裏,唯一就是一個做什麼都不行的廢物。

    三流大學出來的人,能夠有什麼出息,還不是靠墨家。

    最讓洛思琪不能忍受的就是,自己以後還要聽這個廢物的指揮,怎麼想都不舒服,所以心裏有些扭曲。

    自己也算天之嬌女,憑什麼這個什麼都沒有的人會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

    接受不了,一點都接受不了。

    “爺爺,這墨爺爺是不是有些糊塗啊!這沈唯一什麼都不會,讓她擔任這個總裁的位置是不是有些小材大用了。”

    即使現在唯一是墨家少夫人,洛思琪也沒有改變自己的想法,依舊不喜歡甚至討厭唯一。

    這個人奪走了自己一直求之不得的東西,自己怎麼可能和她和平共處,那是不可能呢!

    “思琪,你說得這是什麼話,你別看人家小一一,也許人家文化程度沒你高,可是這小姑娘賊精了。”

    兩個人有時候也會一起下棋,那些出奇制勝的辦法自己家這個都不可能做到。

    看着自己孫女這個態度,洛老爺子就有一些不滿意了,何時變得這樣尖銳了。

    “爺爺,我這不是擔心麼,我在墨氏工作,最清楚哪裏現在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這沈唯一進去之後,恐怕那些人都不可能會給她好臉色了。”

    很多人都在等着這個機會好控制沈氏。

    以前墨子芩在的時候還可以壓制住,可是現在墨子芩在醫院裏面生死未卜。

    那些人爲了自己的利益又怎麼可能手下留情。

    作爲墨氏的內部人員,她知道很多人都開始貌合神離了,拉幫結派的開始對峙了。

    現在來了這麼一個執行總裁,那些人的美夢基本上就熄滅了,但是那火氣估計也不小。

    這沈唯一估摸着未來的日子也不會太好過。

    “沈唯一這個人不是那種任由別人欺負不反抗的人,”就好象她自己說的那樣,很小心眼。

    也許她現在鬥不過你的時候會低調,可是真的等她有能力的一天,她會笑着看你怎麼死。

    雖然接觸的不多,可是洛老爺子就是有那個直接,說不定沈唯一會比墨子芩更加適合這個位置。

    逢場作戲比墨子芩拿捏得還好讓人找不出任何毛病。

    看着電視上侃侃而談的人,洛老爺子心情很舒暢,墨氏,說不定危機很快就會解除了。

    而洛思琪死死的盯着那個談笑風生的人,恨不得弄死她。

    有了沈唯一,就是最疼愛自己的爺爺胳膊肘往外拐了,怎麼可能不生氣呢!

    冷家。

    “墨老爺子這是幹什麼,這個關口,不是把唯一置於風口浪尖上麼,那些人要是打沈唯一的主意怎麼辦!”

    齊瑤看着電視簡直就是快要暴躁了。

    本來一直都要去看小一一的,可是墨子芩哪裏一直沒消息傳出來,齊瑤也怕去了之後找不到人。

    現在看着電視裏面這一出,齊瑤覺得自己有些不理解了。

    這墨家到底想要幹什麼,居然給了唯一這個相當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利。

    “這沒什麼!”冷冽依舊見怪不怪的,之前還想着去見見自己妹妹的這個女兒。

    可是現在冷冽看着人早已沒有了當初的想法。

    這個人,他要看看她能夠走得多遠。

    “你就一點都不着急麼!”齊瑤這個爆脾氣快要崩不住了。

    看見自己那個無動於衷的老公,心裏更加生氣了。

    “冷冽,你什麼意思,那是夢舞的孩子!”齊瑤深深的檢討了一下是不是自己最近修養變差了。

    “天氣如此美妙,你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冷千凰纖細白皙的手指拿起一塊桂花糕,咬了一小口。

    依舊靠在自家男人的肚子上,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母親。

    “冷千凰,那是你妹妹,你還有閒情雅緻在這裏喝下午茶!”自家這個死小孩什麼時候這樣冷血了。

    “母親,不是我不幫助你,更不是想要害唯一,就好象你說的,那是我的妹妹,我怎麼可能看着別人欺負她,只是覺得她可以在強大一點。”

    “強大到足於面對任何的閒言碎語還有流言蜚語,很多人都是人云亦云的。”

    先給唯一一個適應的過程,難道自己在齊瑤眼裏就這樣冷漠嗜血,不應該啊!

    “適應什麼!她現在這個樣子,只會讓更多的人想要看她的笑話!”

    因爲自己經歷過,才就特別擔心。

    “所以呢!你現在幫助她,以後怎麼辦,你一直在幫助她,她就一直還是這個樣子,長不大,永遠都在別人的羽翼之下,你確定那是沈唯一需要的。”

    “媽媽,沈唯一從來都不是一個弱者,我們冷家的血脈一直都很強勢。”

    不知道爲什麼齊瑤一旦牽扯上沈唯一,整個人都沒什麼理智可言。

    “我……”齊瑤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反駁,潛意識的就是不希望這個人受到任何的傷害。

    因爲當年冷夢舞給她的陰影有些大了。

    她怕,她真的怕唯一出什麼事情,那樣她更加對不起死去的冷夢舞。

    “老婆,沈唯一不是夢舞,兩個人選擇的路完全都是不一樣的,你這個樣子會害了唯一的,她還小,很多事情都還有成長的空間。”

    “你這個樣子,只會侷限了她的發展,當初千凰打算自立門戶的時候也沒見你這樣着急,老婆,彆着急,我也想看看,我妹妹這個女兒到底有多少能力。”

    “當然,我冷家的人也不可能讓別人欺負的。”冷冽端着自己手裏的茶,笑得很有深意。

    “好吧,是我太着急了,對了,爸媽什麼還不來,不是說最近要來麼!”齊瑤倒是想起來另外一件事情。

    “爸媽的脾氣你也是知道的,就是彆扭,可能覺得沒法面對小一一,一直在猶豫要不要來。”

    冷冽搖搖頭,其實當初煎熬的不止是冷夢舞,冷家那兩位老人也是非常煎熬的。

    “這多年過去了,爸媽也該放下了,誰也無法預料當初事情最後會發展成爲那個樣子,只能說是命。”齊瑤也有一些無奈。

    “好了,這件事情就別提了,我們好好看着直播。”冷冽眼神的關注點一直就在電視上。

    “嗯”齊瑤也不再說話。

    對於這件事情,可是最大的反應就是墨氏那些老股東了,現在基本上的人都在會議室裏開會。

    “這件事就是胡鬧,那樣一個毛都沒長齊的人,怎麼可能有能力接手墨氏,還不是胡鬧是什麼,墨老爺子到底在想什麼!”一個股東看到這裏就出聲了。

    更多的是覺得不公平,憑什麼這個小丫頭能夠坐上那個至高無上的位置,那是多少人都夢寐以求的。

    他們努力了一輩子也沒有一個結果,最後倒是讓一個丫頭片子佔了這個便宜。

    這些人心裏多少怎麼可能沒一點怨恨。

    “對呀,墨老爺子這是什麼意思,一個大學都還沒有畢業的女孩子,並且還是一個有着那樣曾經的女孩子,怎麼領導我們!”

    “就是啊,這不是胡鬧麼!一個大公司,那個小丫頭片子,怎麼可能有那個能力。”

    “墨老爺子到底想要幹什麼,現在公司已經夠混亂了。”

    下面那些人都開始竊竊私語,很明顯對於墨老爺子這個決斷不贊同。

    實在是唯一各個方面都太沒有什麼說服力了。

    年齡小也就算了,還是那樣三流學校出來的,那一點都不佔優勢。

    “其實年齡小也不代表什麼,人都還沒有接觸,大家都這樣下結論是不是有些早了。”倒是一些人比較有理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