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24 欺軟怕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24 欺軟怕硬字體大小: A+
     

    兩個人一前一後走進4S店,那權宸的車子交給維修員。

    “還好沒什麼大事情,這幾天應該就會維修好了,到時候你就可以過來取了。”唯一去把維修的費用交了,走上前看着權宸說道。

    “沒事,家裏還有其他的,就是你下次還是需要注意一點,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這樣好說話的。”權宸精緻的臉上有着笑意,很溫和。

    “我會注意的,謝謝你。”聽見這個陌生人這樣類似關心自己的話,唯一覺得有些詫異。

    “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唯一直直的看着人,這裏已經善後了,不需要自己了。

    “嗯,你走吧?”權宸點頭。

    唯一朝着人微微一笑,轉過身子走了,今天也算有驚無險,今天的走神簡直就是太不應該了,還好沒發生什麼事情。

    權宸看着人的背影慢慢的淡出自己視線,眼裏有一絲不捨得。

    “宸哥,你爲什麼就這樣讓人走了,怎麼不趁這個機會和人家好好相處。”

    “就是啊,宸哥,那麼漂亮的妞,揪着疼輕易的放過了,多可惜。”

    “難道這樣的尤物還不能讓我們宸哥動凡心。”

    聽着一聲又一聲的調侃,權宸沒說話,只是眼裏有些暗沉。

    如果可以他也想手段強硬的把人留下來,可是權宸從小到大也算閱人無數。

    那個女子眼底那淡淡的冷光說明對方絕不是什麼好茬,強制性只會讓那個人更加討厭自己。

    與其那個,還不如在對方的心理留一個好映像,以後遇見了也會方便很多。

    權宸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眼裏有一絲光芒閃過,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他有預感,和這個人不會就這樣失去聯繫的,兩個人一定會再一次見面的。

    唯一驅車趕到施工的現場,把整個工程考察了一番,見沒有什麼問題才作罷?

    把這些工作做完之後回到了軍區大院,陪家裏人。

    很多時候唯一都不願意回到別墅,因爲在哪裏就只有自己和安妮兩個人。

    安妮那個人性格比較木納,半天也憋不住一句話來,兩個人住在一起,很多時候都是唯一一個人在說,安妮認真的聽。

    所以,還是軍區大院熱鬧,可以陪墨老爺子下棋,也可以和元秋晴學習插花和泡茶的計較。

    總之一大家子有說有笑的,心裏很充實。

    而袁寄語這邊,狹小的房間裏面戰況已經停止,空氣裏滿是旖旎的味道。

    兩個人光裸的相互依偎在一起,如同那交勁鴛鴦一樣。

    袁寄語臉蛋潮紅,額頭上有着汗珠,眉頭輕輕的皺起,很顯然有些不舒服。

    被子只蓋住她的胸脯以下,露出圓潤的肩頭和胸前大片的風光,還有哪些紅痕。

    被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似乎覺得有些不舒服了,女子輕輕的動了一下,隨即嚶嚀出聲。

    邢雲原本睡得好好的,聽見這聲音,也慢慢的醒過來,看着眼前這副光景,眼神有些幽暗。

    大手在袁寄語的肩膀上徘徊,看着袁寄語身上印着屬於自己的痕跡,心裏閃過滿足。

    纖長濃密的睫毛輕輕的顫抖了一下,慢慢地睜開,看着自己眼前光裸的胸膛,袁寄語眼神有些迷離,似乎還是沒有回過神來。

    可是感受着在自己肩膀上撫摸的手指,袁寄語擡起頭看着人,眼裏有着祈求的眼神。

    這個人之前要的太狠了,現在整個身子就好象散架了一半。

    “怎麼啦,難受?”看着袁寄語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似乎很難受,邢雲抱着人輕聲問道。

    一問袁寄語更加羞紅了臉,不敢擡頭看他,整個人蜷縮在他懷裏。

    “哪裏難受,是不是哪裏?我剛纔已經很小心了,但是似乎還是弄傷了。”

    邢雲說者無意,可是袁寄語就好象那煮熟了蝦一樣全身粉紅。

    “別說了?”袁寄語覺得有些難爲情,感覺這一刻邢雲有些惡趣味,平時都挺不錯的,一本正經的。

    “你不舒服就要和我說,明白麼?我現在是你最親近的人,我們沒什麼不能說的?”蹭了蹭袁寄語的頭髮邢雲溫柔的說道。

    難怪那些人喜歡沉醉美人鄉,可不,感覺就是太好了,特別是和自己喜歡上人在一起,那感覺簡直就是不要太棒。

    “小語,謝謝你?”無論如何,邢雲還是衷心的說一句感謝。

    這個人比自己小了很多,卻一直都在包容自己。

    “謝什麼!”袁寄語摟着人的腰身,靠在他的胸口,聽着他強鍵的心跳聲。

    她和邢雲本來就是男女朋友的關係,發生關係只是時間的早晚,只是之前一直都沒機會。

    現在感覺,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謝謝你給的包容!謝謝你的愛?”邢雲的吻細碎的落在袁寄語的脖子上,不含其他任何東西,只是有些虔誠。

    袁寄語現在身子累得很,也怕人興致上來還想繼續做,連忙阻止。

    “別鬧了,身體受不了?”承受幾次已經是極限了。

    “乖,睡覺,我不鬧你?”邢雲拍着人的背,哄她入睡。

    也許是真的很累了,袁寄語很快便進入了夢想,睡得很安穩。

    看着乖巧躺在自己懷裏的人,邢雲覺得自己整顆心都要化了。

    等着袁寄語睡着以後,自己下了牀,吃飽過後的邢雲簡直就是神清氣爽,整個人都是精神的非常好的。

    他現在要出去買菜,晚一點做飯給袁寄語吃,袁寄語現在這個樣子,不可能還要她起來做給兩個人吃吧。

    他可是捨不得那樣折騰袁寄語。

    可是邢雲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事情,可是確實一直都記不起來忘記了什麼,最後索性都不想了。

    林初夏和田雲兩個人倒是玩了很久,一直田雲催她回家。

    因爲現在實在是有些晚了,大晚上的一個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實在有些不放心。

    “我不會想回去?”林初夏緊緊的抱着人,纔剛剛見面就要分開,實在是捨不得了。

    天知道她多想每時每刻就和田雲膩在一起。

    “你不回家,你家裏人會擔心的,乖,快點回去吧?”田雲也捨不得啊,可是他考慮事情比林初夏全面和成熟。

    現在把林初夏留下來保不準會發生什麼限制級的事情。

    可是兩個人的未來都沒有什麼着落,田雲又這麼捨得這個人就這樣跟着自己。

    讓林初夏回家,是對於她最好的保護,沒有那一對父母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在外面和一男的廝混的。

    田雲也怕林家兩個人對於自己印象差啊?

    “那好吧?你送我回去,我不喜歡一個人?”這個人好不容易休假,兩個人相處的時間本來就不多,林初夏當然是不想浪費了。

    如果不是田雲,林初夏壓根就沒打算回去。

    和這個人在一起就算什麼都不做,讓她就這樣看着人,林初夏覺得自己也是非常滿足的。

    “走吧,我送你回家?”田雲牽着人的手指。

    “好?”只要在和這個人多相處一點時間,林初夏就是滿足的。

    車子緩慢的朝着林家別墅哪裏駛去,林初夏故意把車子的速度開到最慢。

    “你明天還會不會陪我?”明天貌好像就要讀書了,苦逼兮兮的沒時間了。

    “可以啊?”林初夏的要求,一般田雲都不會拒絕。

    “那你來學校接我?”還沒有任何男的來學校接自己過。

    “你不準拒絕,以前墨叔叔都會經常去接小一一的。”林初夏知道這個人彆扭什麼,先把話題說清楚。

    “好,明天我送你上學。”在部隊沒機會,現在有機會了自然不會委屈林初夏。

    “聰明人的選擇?”林初夏笑笑,不答應她也想想方設法是讓她答應。

    “你呀,我不答應你也會想辦法讓我答應的,反正最後結果都是一樣的,還不如順了你的意思。”

    看着林初夏臉上明媚的笑意,田雲突然覺得小姑娘真是很好哄。

    三言兩語就開始美的冒泡了。

    “看來還是你瞭解我,我屬於那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這是屬於自己的堅持。

    “難怪你和小嫂子處得來,隊長也說過,他老婆很固執?”現在隊長應該沒時間和唯一聯繫了。

    “我比小一一差勁多了,要是和小一一那樣,你也可以安心了?”其實有時候想想,要是真的嫁給田雲,林初夏也是願意隨軍的。

    她和唯一不一樣,在這裏還有過多的牽絆。

    “我還是喜歡你這樣的?”小嫂子那樣的,不是每個人都有福氣享受的,田雲還是喜歡林初夏這樣的。

    “怎麼樣,妞是不是被爺的風采迷的不能自拔,恨不得以身相許了。”說完還給田雲拋了一個眉眼,行爲十分輕挑。

    “正經一點,現在在開車注意安全。”田雲看着人搖頭失笑。

    給一點陽光她就開始爛漫,蹬鼻子上臉,做的很是得心應手。

    “不怕,爺的車技非常棒?”當初也是和唯一學過飈車的,這一段很自信。

    “還是要注意安全,路上的意外太多了。”田雲看着人根本不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臉上沉了下來,就不能別做照這些讓人覺得危險的事情。

    林初夏看着田雲的表情,知道人生氣了,也就不再吊兒郎當的,專注的開車,這個人的出發點也是爲自己好。

    “以後都不許這樣知道不,很危險?”田雲不放心再一次叮囑。

    “好的,別生氣了,下一次絕對不敢了,我給你保證”林初夏收斂自己嘻嘻哈哈的表情,一臉凝重。

    “傻?”輕輕的揪了一下林初夏的耳朵。

    “嗯哼,你才傻?”林初夏不覺得自己傻,只是一遇見田雲就有一些智商不在線的感覺。

    兩個人還沒有帶家門口,林初夏看着前面的車子,把自己的車子停下來。

    田雲想問她幹什麼,林初夏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示意他看着前面,這輛車子她不認識,也就意味着不是林初晏的。

    看看時間,林初晏基本上都是這個時間段回來,可是這一次從車子上下來的人不是一個人。

    看到這裏林初夏就有一下激動了,雖然離得有些距離,光線還有一些昏暗。

    可是林初夏還是一眼就看出來了,是一個水嫩嫩的小美人。

    眼裏有着八卦,自己這個哥哥什麼脾氣她最清楚了。

    除了家裏的人,對於女的雖然一直都很溫柔,可是那都是屬於禮貌的疏離。

    他基本上就不和哪一個女的走的非常近。

    沒錯,前面下車的就是林初晏和冷雲凰。

    “初晏哥哥?”冷雲凰一把抱住人,有些捨不得。

    始終還是在自己家門口,林初晏有些做賊心虛的感覺。

    “初晏哥哥,你親我一下,親一下我就走?”冷雲凰看着人眼裏有着期待。

    被人這樣全神貫注的看着,林初晏覺得自己有些尷尬。

    “咳咳咳,十八,你該回去了,現在太晚了,謝謝你送我回來?”林初晏看着這個纔到自己胸口的人,伸出手指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髮。

    冷雲凰乖巧的任由他撫摸自己,咬了一下嘴脣,有些不甘心。

    現在也沒有什麼人,自己做什麼也沒有人看見,所以可以肆意妄爲對不對!

    反正初晏哥哥寵自己,應該也不會怪罪自己的。

    說行動那就是行動,踮起腳尖,在林初晏驚訝的目光中,緩緩的吻上林初晏色澤紅潤的薄脣。

    林初夏看的有些興奮了,原來自己哥哥不是主動的哪一個,嘖嘖嘖。

    美人都投懷送抱了,還特麼傻傻的站着無動於衷。

    冷雲凰也只是把嘴脣和林初晏的貼在一起就沒什麼行動了。

    因爲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親吻,沒有什麼實戰經驗。

    大眼睛就這樣看着林初晏,眼裏有些委屈巴巴的味道。

    林初晏的嘴脣和他身上一樣,冰冰涼涼的,還有一絲薄荷味的香味。

    冷雲凰有些好奇,伸出自己的舌頭舔了一下。

    林初晏的身子有一絲輕微的顫抖,眼裏神色加深,看着和自己親密接觸的人。

    彷彿達到自己想要的,冷雲凰也不難過了,在林初晏是嘴巴上肆意妄爲。

    “嘶!”被人一口咬在嘴角哪裏,讓林初晏抽了一口冷氣。

    “你真的想要接吻?”原本想着冷雲凰太小了,再等兩年,可是現實看看,其實沒那個必要了。

    “嗯?”冷雲凰點點頭,眼神裏面有些熱切。

    林初晏嘴角勾起更加溫柔的笑意,一把摟着人,低下頭就朝着哪粉嫩的紅脣襲去。

    這一次和之前單純的嘴脣相貼不一樣,林初晏的動作有些急切。

    挑開冷雲凰的牙齒,吸允着更多的美好。

    冷雲凰的身子就如同觸電了一般的感覺,眼睛睜大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林初晏一直都在觀察肯冷雲凰的反應,如果有一絲不願意,他也會放開。

    可是那雙大眼睛裏面除了迷離和不知所措以外什麼都沒有。

    臉蛋開始紅潤起來,水靈靈的大眼睛裏面升騰起水霧,很迷離,也很讓人想要狠狠的蹂躪。

    林初晏緊緊地抱着人,覺得自己有些失控了。

    而更令他失控的就是懷裏的人青澀的迴應,那生澀的動作簡直就是快要把林初晏逼瘋了。

    林初晏也沒想到男女之事竟然會如此美妙,會那麼讓他想要深陷其中不可自拔,就這樣和這個人一起沉淪。

    這邊的田雲始終覺得還是非禮勿視的好,一直低着頭不敢擡頭。

    看着田雲這個害羞的樣子,難得的,林初夏也有一些不好意思。

    一直以爲溫潤如玉的大哥,沒想到也有如此孟浪的時候。

    看那個眼神,恨不得把自己懷裏的人吃下去,而懷裏的人被動的接收着這個男人炙熱的情緒。

    不過,兩個人長得同樣都非常唯美的人在一起接吻,對於這些外人來說,那就是視覺上的享受。

    最後還是林初晏停止的,他怕在這樣下去自己會失控會傷害了冷雲凰。

    最後實在不甘心的在冷雲凰的鎖骨上咬了一口。

    “初……初晏哥哥?”冷雲凰覺得自己身子有些發軟,使不上任何力氣。

    林初晏摟着人,慢慢的和她一起平息自己這被勾起來的火。

    “可以走了,明天初晏哥哥去接你好不好,初晏哥哥送你去上學?”林初晏溫柔的詢問着自己懷裏的人。

    只是聲音有些嘶啞和暗沉,林初晏就開始不由自主的把眼神放在冷雲凰被自己吻的有些紅腫的嘴脣上。

    “真的麼!初晏哥哥真的會來接我?”冷雲凰有些不相信。

    “真的,初晏哥哥什麼時候騙過你?”這沒嘗試還不覺得,一旦把自己心裏那頭猛獸放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男人對於這些,一向都是食髓知味道,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

    “初晏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歡初晏哥哥了?”冷雲凰的高興的抱着某人。

    在他脣上親上一口,表達自己的激動。

    送上門的美食不吃白不吃,就着這個姿勢,林初晏一開始和冷雲凰熱吻起來,兩個人吻的難捨難分。

    林初夏快要給自家大哥跪了,你特麼親熱能不能找一個地方比較偏僻一點的地方啊。

    這看一會就是興致,看得多了自己也受不了好嘛?

    你這樣孟浪不怕嚇着自己懷裏的小仙女麼。

    不過林初夏有些感嘆,這女孩子看起來年齡也不大,至少沒自己大。

    而她哥哥原本就比自己大六歲,和這一位,咳咳咳,時下大叔配蘿莉。

    最後也不知道多久,林初晏才把人送上車子,然後自己走進家門。

    田雲感覺車子裏面太熱了,打開車門走出來。

    林初夏也跟着走出來,一向膽大的人現在不敢直視田雲。

    “很晚了,快些回家休息吧?”田雲黝黑的臉上爆紅,顯然被剛纔的畫面刺激到了。

    “好。”現在林初夏也有一些手足無措。

    “明天我來接你,乖乖等我。”田雲覺得自己不能在這裏呆下去了,氣氛太詭異了。

    “嗯,明天記得來接我。”林初夏走過來,在田雲不注意的是時候在人的臉頰之上親了一口快速的躲開。

    笑得就像那偷了腥的貓兒一樣,轉過身子打開自己的車門坐進去,踩着油門。

    “記得來接我,不然沒完?”說完朝着自己的家裏駛去。

    田雲摸着被林初夏親過的地方,有些傻愣,因爲實在很少和女的有什麼接觸,更何況還是這樣親密的。

    不過,嘴角勾起,顯示他的好心情。

    林初夏回到家裏的時候,家裏人基本上都在。

    “你這野丫頭,我還以爲你都忘記我和你爸爸了。”許琳看自己的孩子嗔怪道。

    實在是林初夏這個孩子太不居家裏,一天到晚就知道朝着外面跑。

    “現在特殊時期啊,我忙着給你找女婿呢?”林初夏也想探一下自己父母的口風。

    “哎呦,這是開竅了,有沒有遇見什麼適合的。”看着坐在自己身邊的女的許琳臉上全是笑意。

    “有是有……”林初夏停頓了一下,看着自己的爸媽沒繼續往下說。

    “什麼人?”林初晏端着一杯咖啡的從廚房走出來。

    “哥哥!剛剛那個是你的女朋友麼?”眼裏是毫不掩飾的調侃。

    “你哥哥什麼時候有女朋友了,我們什麼不知道?”許琳看着自己這兩個故最神祕的孩子有些無法。

    “媽咪,你不知道哥哥的女朋友可漂亮了,長得水靈靈的,很惹人憐愛。”那個小姑娘上一次見過的,只是不是很熟悉。

    “咳咳咳?”林初晏臉色有些不自在,想起自己剛剛的孟浪,看自己妹妹就有一些不好意思了。

    “哥哥,我理解的,你不要害羞。”林初晏肯定是爲剛纔的事情感到不好意思。

    “……”他臉皮真的沒這個妹妹的厚。

    “別說他了,你喜歡的是誰啊?”林父看着自己的女兒。

    很好奇像林初夏這樣的性格的會喜歡什麼樣的人。

    “他啊?怎麼說呢?很滿足我找男朋友條件,會包容我,會縱容我,對我很好,也不會和我發脾氣。”主要是不敢啊,林初夏太強悍了。

    “哦,看你這個樣子,似乎欺負人家很厲害,夏夏,男女之間不能這樣的,你要學會退讓。”許琳就怕自家這小混賬一天就喜歡幹一些欺負別人的事情。

    可是想着有這麼一個男人寵着自己的女兒,那個父母不高興,也就是嘴巴上說說。

    “他自己很優秀,雖然家裏並不是很優越?可是我還是喜歡!”林初夏說起田雲簡直就是太陶醉了。

    “當然,人長得很有安全感,很帥。”田雲那樣的人林初夏壓根不怕他會找什麼外遇之類的。

    他那個一板一眼的性格,實在是不可能。

    “花癡,你就這樣喜歡人家,什麼時候帶回來給我們看看,要是覺得合適,那就定下來吧?”二十來歲雖然有點小,可是先訂婚也是好的。

    培養一下感情,兩三年之後再把婚禮辦了也是可以的。

    “他是做什麼的?”家世什麼的,林家父母倒不是很在意。

    只要那個人寵自己的孩子,能給自己的孩子幸福。

    “哎呦,等我真的把人追到了再說,你們這樣着急我很心慌啊?”現在林初夏不打算說田雲是幹什麼的。

    “嘖嘖嘖,還怕我們去審問人家是不是,小心眼。”許琳看着自己的女兒,一轉眼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了,時間真的太快了。

    林初夏眼珠子一轉,心裏有了主意。

    “肯定小心眼,那可是我喜歡男人,我要好好和他培養感情,你看看人家小一一,現在多幸福。”唯一是軍婚,林初夏想要看看自己父母的反應。

    “你說唯一,那孩子確實不錯,也是一個有福氣的。”許琳想起讓整個A市都關注的盛世婚禮,墨家二公子對於唯一是真的很用心。

    別說其餘的,就是她這個經歷風霜的,看見一個男人這樣爲自己的老婆着想,都是非常羨慕的。

    那樣的寵愛不是誰都可以擁有,沈唯一無疑是哪個最幸運的。

    “是啊,媽媽,小一一好幸福啊,有那麼一個疼愛自己的老公,簡直就是太有福氣了?”林初夏挽着自家老媽的胳膊就開始撒嬌。

    “並且墨家衆人對於她都是非常好?”林初夏覺得自己好友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整個銀河系,這輩子纔有這麼好的運氣。

    “你也會有的,我們夏夏也會是那個幸福的孩子?”

    可是人各有命啊,這種東西林初夏並不強求。

    “其實我覺得最觸動的就是小一一那個老公,身爲軍人,簡直就是太帥了,媽媽,我以後可以找一個軍人麼?”林初夏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看着許琳。

    而一向寵愛自己孩子的許琳立刻變了臉色。

    “不行,嫁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能嫁軍人?那不適合你?”許琳想都沒想就反對。

    “爲什麼啊,媽咪,你看看小一一的老公,多麼的好,爲什麼我不可能嫁軍人,我也想當軍嫂。”

    林初夏知道自己的父母爲了自己可能會反對,可是卻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堅決。

    “不行,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媽媽不管你喜歡誰,但是就是不可以是軍人?”許琳的身子有些顫抖。

    “好了,老婆,別生氣,嚇着孩子了。”許琳還是第一次在自己孩子面前這樣尖銳。

    “聽見沒有,不許,無論是誰,就是不可以是軍人?”許琳感覺自己的頭很疼。

    “媽媽……”林初夏還想要勸說。

    “妹妹,別說話,讓媽媽休息一會兒,你也累了,上去休息吧?”林初晏拉着自家的妹妹,朝着樓上走去。

    直到人不見了,林智纔開口。

    “還是忘不了當初麼?”聲音裏面有些失落。

    許琳聽到這裏猛然回神,緊緊的拉着林智的手指,就好象怕失去一般。

    “老公,不是那樣的,不是忘記,而是介懷,當初那個人給我的教訓太深了,我不想我的孩子走我的老路,那樣會很痛苦的。”

    年輕的時候哪一個女的沒有懷着英雄夢想,都希望有一天自己的蓋世英雄踏着七色彩雲而來,賜予自己一場盛世寵溺。

    可是,事實也是相反的,英雄也許是來了,可是隻是短暫的停留,然後牽着另外一個女孩子的手走了。

    軍婚變數太多,許琳不敢拿自己的孩子的幸福去賭,她根本賭不起。

    這是她唯一的女兒啊,即使嫁的平凡一點,也不要和軍人有任何牽扯。

    “我知道,我知道。”那一次幾乎對於許琳而言就是毀滅性的打擊。

    有什麼是新郎結婚了新娘卻不是自己更悲哀,更何況自己還一直被矇在鼓裏。

    “所以,可以是任何人,就是不可能是軍人”這一點始終是許琳的堅持。

    “好,聽你的?”對於許琳的話林智是完全服從的。

    樓上,林初夏一直在掙脫自己哥哥的手指。

    “你幹什麼啊,放手,爲什麼不讓我說,媽媽只是對於軍人有偏見?”林初夏掙脫林初晏的手指,氣呼呼的看着人。

    不明白一直非常溫柔的哥哥爲什麼會變得這樣粗魯。

    “夏夏,也許母親說的沒錯,那個人不適合你,你還是……”林初晏覺得自己有些狠心。

    林初晏會說出這樣的話語,林初夏自然是知道的,立刻開口:“不可能,憑什麼。”

    “因爲不合適,你沒看見媽媽的反對麼,你想讓媽媽傷心麼?”林初晏看着人問道。

    “哥哥,你憑什麼這樣說,那是我的感情啊?我不想就這樣放棄,你憑什麼這樣,憑什麼?”林初夏一直都是家裏嬌寵的公主。

    第一次遇見自己喜歡的人就遭家裏的反對,可是如果要她放棄又怎麼可能。

    “夏夏……”看着固執的妹妹,林初晏不知道自己還說什麼了?

    “哥哥,不能這樣的,如果要你放棄你身邊的那一位,你心裏是什麼感覺,那樣你就會體會到我現在是什麼心情了。”林初夏說完,朝着自己的屋子裏走去。

    唯獨這件事情她不可能會妥協,她真的很想和那個人走一輩子。

    林初晏想起腦海裏那張明媚的臉蛋,如果自己和她分開。

    林初晏深呼吸,今天覺得自己有些難受,不能忍受和那個人分開的感覺。

    想起自己妹妹也是這個感覺,林初晏的眸色暗了暗。

    ——

    錦笑在南宮家也算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基本上只要她想要的,南宮錦想方設法都會給她捧過來。

    今天南宮錦因爲公司有一點急事,而錦笑當時在睡覺,也就沒好意思打擾。

    輸入自己的指紋,除了裏面的錦笑自己可以打開,外面的人都別想進得去。

    下樓之後看都沒看陳夢一眼,就朝着外面走去,他想把自己的事情處理完成之後好回來陪錦笑。

    陳夢看着自己兒子對於自己的無視和對於那個啞巴的寵愛,簡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看了樓上南宮錦的房門一眼,她知道除了南宮錦自己的指紋,任何人都別想進去。

    並且,那件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外面聲音再大都沒有用。

    南宮錦不在,陳夢咬牙齒,那個啞巴在,自己一定會好好教訓她。

    這些天受到的區別對待已經讓人很火大了。

    “母親,怎麼啦,心裏不高興麼?”走進來的南宮雪看着自己的母親上前關心的問道。

    “沒事情,就是很不喜歡那個啞巴?”對於自己這個女兒,陳夢一直都是非常嬌寵的。

    “有什麼好煩勞的,反正也就是一個啞巴,你還指望她翻天麼?”

    南宮雪根本不在乎,相反,南宮錦娶這樣的人才是她最樂意見到的。

    “可是我就是不喜歡那個啞巴,看着就覺得令人生氣。”那個啞巴居然感明目張膽的無視自己。

    這讓一直以來都很驕傲的陳夢怎麼可能接受的了。

    “沒事的,你是她婆婆,婆婆教訓兒媳婦不是天經地義的麼,別人也不會說什麼?”她也很不喜歡那個啞巴。

    看着她和南宮錦那麼甜蜜的樣子,南宮雪就忍不住生氣。

    自己都沒幸福,南宮錦那個廢物憑什麼。

    “也對,婆婆教訓自己兒媳婦很正常,反正她也不會說話,即使是受欺負了那又怎麼樣。”陳夢開始打起自己的小算盤。

    “就是,難道她還會告狀麼?”南宮雪也有些不以爲意,錦笑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母女兩人在這裏商量着怎麼給人難看,而房間裏面的錦笑悠悠的轉醒。

    反射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身邊,冷的,沒人,錦笑迷濛的眼神瞬間清明。

    房間裏面很昏暗,沒有任何光亮,就只有從窗戶那裏透進來的一絲光亮看得出來現在還是白天。

    揉了揉自己的感覺,起身下牀去衛生間洗漱,換好衣服。

    打開房間裏面的燈,覺得有些刺眼,微微眯起眼睛,等待適應這個光線之後才把眼睛睜大。

    去把窗簾打開,外面的太陽很刺眼,深吸一口氣,看了看屋子裏面,就只有一些簡單的吃食。

    一般這個時候,南宮錦都會在自己身邊,而錦笑也可以不去會問這些。

    現在南宮錦不再自己身邊,肚子也有一些餓了。

    記得南宮錦說過,餓了就去下面找吃的。

    從裏面把門打開,穿着拖鞋,像幽靈一樣無聲無息的朝着樓下走去。

    客廳裏兩母女在哪裏說的義憤填膺的,錦笑走去廚房拿吃的。

    自從她來到這裏以後,冰箱裏時時刻刻都有着她喜歡吃的。

    拿出一個布丁,慢慢的吃起來,朝着客廳哪裏走去,打算去樓上,壓根就不打算理財那兩母女。

    南宮雪因爲背對着,所以沒看見,可是陳夢一擡頭便看見了,那個目中無人的人。

    剛剛還因爲人不在有些遺憾,現在人下來了,南宮錦又不在身邊,陳夢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你是不是啞巴,看見人不會喊啊?”陳夢站起來,緩緩的走道錦笑的身邊。

    錦笑聽見那句啞巴,低下頭吃東西的眼裏閃過殺意。

    而陳夢看着人低着頭的動作,還以爲她是怕自己了,瞬間態度更加囂張了。

    “啞巴就是啞巴,不會說話也不怪你,過來,好歹也是我們南宮家未過門的兒媳婦,規矩禮儀總是要有的,我也很理解你是一個孤兒,什麼都不會。”

    陳夢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看着人,說話就如同是施捨一般。

    吃着自己的東西,錦笑不打算理睬,這種人就不要和她一般見識,因爲真的很腦殘。

    “我和你說話,你聽不見是不是,過來?”

    南宮錦那個逆子自己收拾不了,怎麼可能讓這麼一個啞巴騎在自己的頭上爲所欲爲呢?

    她今天就是要好好收拾這個啞巴,讓她看看這個家到底是誰在做主。

    錦笑繞過她,準備往樓上走去,這種人也就會仗勢欺人。

    南宮錦在的時候怎麼不敢吱一聲。

    南宮錦不在就想在自己身上找場子。

    錦笑的眼裏閃過一抹疑惑,難道自己長得一張受人欺負的臉蛋。

    ------題外話------

    友薦好文:禍國宦妃:冷王欠調教。作者:空調。

    這是一個花式作死的小太監妄想掰彎高冷禁慾攝政王,最後被反調教的故事。

    本文走輕鬆爆笑風,時不時地上點狗糧,男女主雙處雙潔,對了胃口的,還不快快入坑來~

    男強片段一:

    “王爺,小的可是太監啊!您這……”某女看着身上漸漸迷離的某人,雖說她喜歡帥的,可她更加喜歡直的啊!

    “無事,本王不進去!”在上的某男看着一臉窘迫的某人,邪惡的大手伸向身下玲瓏瘦小的軀體……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