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23 田雲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23 田雲歸來字體大小: A+
     

    “並且現在居然還不死心,朝着一些中端的企業進軍,並且是以……”。

    有些人說到這裏已經不敢說了,因爲那些人就是明目張膽的去欺負墨家那個纔剛剛娶進門的的媳婦。

    “沈氏最近那個合作項目是不是被搶了?”墨子芩好整以暇的說道。

    根本不擔心唯一會受到打壓,那個人不可能就這樣束手就擒的。

    被打壓的慘了,她奮起反抗就會越發激烈,那些人也就會更慘。

    “是的,總裁,聽說是沈總一直在準備的,那個項目總體而言確實不錯,能爭取下來也是有很大的利潤空間的。”一位董事說道。

    “你真的這麼想?有很多東西都會發生變故的,眼光要放的長遠一點,你怎麼就知道AK一定會在哪裏獲取很大的利益的不是把本錢都輸進去了。”

    墨子芩眼神悠悠的看着左邊第三個位置的中年男子。

    “李叔叔,那塊地皮,不一定啊?”平常人知道哪裏會開發肯定都好繞道走,可是唯一反而背道而行,她就是要去爭取。

    或許她自己早就算計好了,AK不可能會讓她成功了,做事情就慢慢有些肆無忌憚了。

    “據說可能就快要開發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那樣,確實……沈氏的那個小丫頭還是有一點意思的。”

    墨子芩看着說話的男人,這個人是坐的離他最近的,可以看出在墨氏是很有權威的一個人。

    他就是墨氏第二大的股東權殊。

    “權叔叔,想不到你也接到了消息了。”墨子芩並不奇怪,這一位在A市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知道這些其實很正常。

    “子芩,其實我很想見見你家這位弟妹,傳聞似乎很有膽色啊?”

    那個第一筆合約就把對方總經理揍了一頓送進公安局,居然還恬不知恥去坑人家的。

    權殊很想看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可能這一次也是被逼的有些慘了,不然不會像現在一樣孤注一擲的。

    “弟妹她工作很忙,平時都沒什麼時間,權叔叔不在意,等她有空了,子芩一定會轉告她,到時候我們大家再來拜訪。”

    現在他可不敢轉告,因爲唯一想不想見還是另外一回事。

    那個人一直就是這樣乖張任性的。

    “哈哈哈,那丫頭確實有個性,我很喜歡?”

    權殊這一輩子就一個孩子,還是一個兒子。

    一直想要一個女兒,可是他妻子身體不太好,於是就沒行動。

    現在唯一這個古靈精怪的倒是引起他的主意了。

    “那個小丫頭知道你這樣喜歡她,肯定會很高興的。”自己弟妹自戀的本事一直都是一流的。

    “沒什麼事情的話,那就散會吧,最近大家還是廢一點心思去關注AK最近的的動向,有什麼疑惑的及時稟告,我們大家好商議在做決斷。”

    “好的,總裁?”收拾好自己面前的文件,大家紛紛走出會議室。

    “權叔叔感覺今天尤其的開心,是不是家裏有什麼喜事了?”

    看着權殊臉上的笑意就沒有停止過,不難看出他此時的好心情。

    “宸兒要回來了,心裏自然高興,我和他媽媽就這麼一個兒子,這幾年沒見,想念的緊。”

    現在的權殊不是那個位高權重的人,臉上有着溫暖的笑意,那是一個父親對於自己的孩子最深的期盼。

    “宸兒那孩子在國外讀的也是金融管理是吧?權叔叔是不是打算讓他進公司接替你的位置。”

    對於這些事情墨子芩不會反對,權家三代都在他家公司裏面做事情,一直都屬於非常有信用哪一類的。

    墨氏能就今天的成就,權殊的父親也是功不可沒的。

    “那孩子野的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收心。”只有這麼一個孩子,肯定會非常嬌寵的。

    “宸兒是一個有出息,年齡小玩鬧心大也是正常的。”

    權宸墨子芩也是見過的,雖然表面是有那麼一點風流不羈,但是私生活還是很乾淨的。

    “那孩子就是那個性格,有時候氣的人牙癢癢的?”提起自己的孩子權殊也是無奈的搖搖頭。

    “權叔叔這是杞人憂天了,宸兒一定會更加出色的,長江後浪推前浪,不得不說,權叔叔,我們老了,屬於我們的時代過去了?”

    墨子芩感嘆,不知不覺接手墨氏已經十五年了。

    “你呀,說的什麼話,老的是叔叔吧?”墨子芩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保養好還是心態好的緣故,即使三十多歲了,也看不出來。

    配上那渾身溫潤如玉的氣質,很像那二十七八歲的小青年。

    “你那個女朋友似乎也是你弟妹的同學?”權殊有些八卦了。

    一直在工作也很無趣,還是找一些事情轉移一些注意力。

    也許很多人很怕墨子芩這個笑面狐狸,可是權殊並不覺得,因爲這個人是他從小看着長大的,太瞭解了。

    墨子芩微微一愣,看着權殊一時間不知道是說什麼。

    “子芩多少年沒處過對象了,我記得你處對象那會兒,纔剛剛接手墨氏沒多長時間吧?”一晃眼,都過去這麼多年了。

    “是嘛?”墨子芩已經不記得那個人長什麼樣子了。

    “怎麼都沒有想到你會喜歡那樣的人。”兩個人的年齡差距有些大。

    “我也覺得,我自己都沒有想到。”遇見了就栽進去出不來了,那個小丫頭就是他的劫數。

    不過,他自然是千般願意的。

    “哈哈哈哈,等着你的喜酒了,看你這個樣子,似乎離見家長也不遠了,你媽媽一直操心你的婚事,這下終於可以放心了。”

    墨子芩的終生大事一直就是元秋晴心裏的一個梗,現在終於有眉目了,肯定會很高興的。

    “嗯,也該帶回去見見父母了。”可能家裏人都等不及了,因爲自己確實年齡不小了。

    第二天。

    邢雲來見袁寄語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看。

    袁寄語看着人,走上前,還沒有出聲詢問,便被邢雲一把緊緊的摟在懷裏。

    “小語!”邢雲這一分鐘覺得自己有些疲憊,原來自己這個刑警大隊的隊長也是有處理不了的問題的。

    深吸一口袁寄語身上的味道,邢雲覺得這一分鐘心裏出奇的平靜。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情了。”

    袁寄語和邢雲現在所處於的位置就在公園裏,來來往往的人很多。

    兩個人就這樣相互依偎在一起,讓袁寄語這個臉皮一直很薄的人紅了臉頰。

    “小語,小語!”邢雲覺得自己有些無助,沒有能力救自己的媽媽走出那個令人壓抑的牢籠。

    “好了,有什麼事情慢慢和我說,我們一起想辦法好不好。”

    看着這個比自己大很多的男人此時臉上無助的表情,袁寄語一顆心揪着疼。

    “小語,我們結婚之後和媽媽住起一起,你會不會介意?”邢雲放開袁寄語,眼神直直的看着人,眼裏有着期待。

    袁寄語看着人臉色爆紅,這個人簡直就是太直接了。

    他婚都沒有求,話題就上升到婚後的地步了。

    不過袁寄語想了一下,搖搖頭。

    “嫁人之後服侍婆婆本來就是作爲兒媳婦應該做的。”袁寄語很小的時候就是一個帶着妹妹,她記不得自己是誰了。

    只知道自己醒來之後就在孤兒院,名字還是院長媽媽取得。

    對於母親,袁寄語一直都是渴望的,所以要是真的嫁個邢雲,照顧邢雲的媽媽她的婆婆她也是願意的。

    “小語,我們結婚之後把媽媽接過來和我們一起住好不好?”夏涼在哪個家裏他真的很不放心。

    “好。”袁寄語點頭。

    雖然袁寄語很好奇爲什麼婆婆不和公公住在一起,可是還是聰明的選擇沒問。

    等她真的嫁進了邢家才知道,邢云爲什麼一再懇求她要把自己的媽媽接出來,因爲那裏真的不是人呆的。

    “謝謝你,謝謝小語?”邢雲又在一次緊緊的抱着人。

    “走吧,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看着邢雲眼裏的紅血絲,一定就是沒好好睡覺才造成的。

    “我答應今天帶你去玩的。”因爲很多時候沒機會啊?

    “你這個狀態你確定玩得起來,身子最重要以後有機會我們再去吧?反正又不是很遠?”袁寄語倒是不在乎。

    去哪裏無所謂,只要這個人在身邊,那麼一切都是完美的。

    邢雲今天因爲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了,一直都非常粘人。

    袁寄語看着人有些無奈,可是終究還是沒開口。

    帶着邢雲,兩個人一起來到現在袁寄語居住的地方,這裏的小區房子有些破舊,看起來就像那種老城區。

    “你就住這裏?”邢雲的眉頭皺起,有些不舒服,袁寄語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住在這裏不會害怕麼。

    這個地方一看就知道,是事件經常發生的地方,環境過於孤僻,很偏遠。

    “這裏我也是偶爾來一次,很少來的,因爲讀書的時候住學校,放假的時候一直都在醫院和公司跑,一個月可能纔有機會過來一一次。”

    袁寄語給邢雲解釋道,不可能一直在外面漂泊,在怎麼樣也還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

    市區的房子袁寄語根本負擔不起,就只能把房子租在這樣的地方。

    “要不,你搬去我市區的房子,我基本上都是在外面執行任務,也不會經常去,你去住的話正好給我打掃衛生。”

    袁寄語住在這裏是真的令人很不放心啊?

    “不用了,這這裏很不錯了,就是表面上看起來環境差了一點?”袁寄語帶着人,往自己居住的地方走去。

    越往裏面走,邢雲眉頭就皺的越深,說實話,身爲世家少爺,他也算吃的了苦的,現在看着袁寄語身上發生的一切,莫名的開始感覺到心疼。

    直到袁寄語真的帶着人來到自己的房屋前,打開門。

    裏面和外面的的漆黑完全不一樣。

    現在是白天,邢雲看得很清楚,可以說這裏佈置的非常溫馨,和奢華完全就是佔不上邊,就是打心底的讓人覺得舒服。

    “來,別嫌棄這裏小,快進來?”進去之後會袁寄語換上屬於自己的拖鞋。

    可是這間屋子裏面一直就只有她一個人,在怎麼樣也不可能準備一個男的拖鞋。

    所以這一分鐘看着邢雲袁寄語是有一些尷尬的。

    邢雲忍不住笑出來,“沒事的,只是會麻煩你了。”

    袁寄語反應過來,連忙拉着人進來,雖然許久未來住了,可是卻依舊很乾淨。

    邢雲走進去,看這個獨屬於袁寄語居住的地方。

    他也沒去過那個女人的屋子,還是第一次踏進一個女孩子的屋子,感覺很奇怪。

    “這裏空間小,你去哪裏坐一下,冰箱裏面應該還有雞蛋,我去做飯給你蛋炒飯,下午一點我們在一起去買菜?”袁寄語拉着人走到沙發前。

    邢雲也是非常乖巧的坐下,之後袁寄語就去做飯了。

    出來看見那還在發呆的人,袁寄語去拿杯子給某人接了一杯水。

    “你今天這是怎麼啦?受什麼刺激了!”袁寄語走到邢雲的身邊,把自己手裏的水遞給他。

    邢雲接過水一口直接見底,把杯子放在前面的木製茶几上。

    轉過身子抱着人,“小語,你是不是會一直在我身邊,不會離開我的。”

    邢雲抱着人,固執的要答案,他怕這個人最後會放棄他,那是他最不願意聽見的。

    “當然不會,我們說好一起走一輩子的?”袁寄語看着窩在自己肩窩的大腦袋,伸出自己的雙手輕輕的摸了摸。

    “那些人總想着怎麼樣利用我,從來不問我願意不願意,一意孤行的爲我安排所有的事情,要我照着他們所希望的軌道走。”

    當初要不是家裏人的逼迫,現在他可能和墨御一樣在特種大隊,那裏纔是他最嚮往的地方?

    就是那些人就是想要他回A市發展,覺得在部隊裏面沒前途,很難混出頭。

    就想方設法把他調到了如今這個位置,刑警大隊的大隊長。

    是啊?別人多麼羨慕,可是自己一點都不開心,這個位置侷限了自己的發展。

    “小語,我不想的,不想這樣像傀儡一樣活着,那樣太痛苦了。”

    “我以爲這麼多年,那些人也許改變了最初的想法,我覺得是人都會變得,可是終究還是我想太多了,現在那些人依舊還想着利用我。”

    “想要利用我的婚姻,做夢?”邢雲緊緊的抱着人,沒有絲毫鬆懈。

    袁寄語聽到這裏身子有一瞬間的僵硬,隨即恢復自然。

    “小語放心,我是不可能會按照他們的劇本走的,這一起我死磕到底,人這一輩子太短暫了,我不想浪費。”

    大腦袋在袁寄語的脖頸一直蹭啊蹭,像一隻大狗似的。

    “我相信你的?”這個人不會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放開自己的手指。

    把邢雲的手指緊緊的抓住,袁寄語是不怎麼喜歡說話,可是那並不代表她懦弱。

    屬於自己的東西怎麼可能就這樣放過,好心分手,那更不可能,她擁有的本來就不多,承受不了再一次的失去。

    感受着袁寄語的溫柔,心裏暖暖的,問着屬於袁寄語身上的馨香,邢雲看着那修長白皙的脖頸,嚥了一下口水,覺得自己有些心猿意馬了。

    緩緩的靠近那對於自己非常有吸引力的脖子,邢雲一口咬了上去。

    “邢大哥?”袁寄語身子繃得緊緊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初林初夏看小黃片的時候她也沒少禍害過,自然知道現在邢雲是幹什麼。

    可是知道是一回事,這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這方面,她可能沒有林初夏那樣瞬息萬變的本事,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慌亂。

    袁寄語的緊張作爲離她最近的男人,邢雲自然是感受到了。

    順着脖子一路而上,來到袁寄語小巧可愛的耳垂,張口一口含住。

    “邢大哥?”袁寄語身子有些顫抖,說話的語氣都不穩了。

    “別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邢雲在袁寄語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感覺到袁寄語身子的慢慢放鬆,邢雲嘴角勾起笑意。

    善良的孩子,真的是太乖巧了。

    所以有些事情真的是水到渠成的,就比如這兩個人一樣。

    邢雲吻的忘乎所以,袁寄語也就被動的接受,有些意亂情迷。

    連自己什麼時候被壓在身下都不知道,情就是這樣點燃的,在這一方小的田地裏面,開始劇烈的燃燒。

    ——

    林初夏今天打扮的非常淑女,還特意畫了一個妝容,高興的開着自己的車子朝着機場奔去。

    想着接下來要見的人,整個人都開始冒粉紅泡泡了。

    把車子停好之後就去了機場裏面,看了一眼時間,還沒有到田雲的航班。

    自己便找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等着人得到來。

    迫不及待地登錄自己的QQ,和那幾個損友分享自己的喜悅。

    對此,唯一隻能說得瑟。

    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林初夏站起來走到屬於接機的哪裏。

    當田雲一身平時打扮出現的時候,林初夏還沒認出來,因爲大多數時候見到的田雲都是穿着一身軍裝。

    第一次穿的那麼接地氣啊?

    “小云雲,我在這裏?”看見田雲,林初夏瞬間驚叫出聲,聲音裏面全是驚喜。

    周圍的人被嚇了一跳,看着這個神情激動的女孩子,有看着那個朝着女孩子走過來的男人,瞬間瞭然。

    田雲看着這樣一驚一乍的人和那些投注在自己身上是曖昧目光,直接就想繞過林初夏往外走。

    別在這裏丟人呢?機場人太多了。

    “小云雲,我好想你?”林初夏一把就抱上去,緊緊的摟着人。

    “嗯?”本來也想說我很想你的,可是看着周圍這麼對人看着自己和林初夏,甜蜜的話語的說不出口了。

    只不過黝黑的臉頰因爲林初夏的話語而有一絲緋紅。

    沒聽到田雲的迴應,林初夏有一絲鬱悶,擡起頭看着人。

    “小云雲,你就不想我麼?”眼神裏面有着期待,這人能不能不要這麼榆木疙瘩了。

    就不能說一句讓自己覺得好聽的話。

    田雲看着人眼裏的期待,這裏是公衆場合,他怎麼都說不出口啊?

    只能點點頭,緊緊的拉着林初夏的手指。

    “好吧,放過你了,誰叫我那麼愛你呢?”緊緊的挽着田雲的胳膊,腦袋搭在田雲的肩膀上,兩個人非常親密。

    “今天累不累,我先找地方給你休息吧?”林初夏問着人的意見。

    “嗯,確實有點累。”最近一直都是他在主持訓練,原本兩個人完成的任務全部都在他一個人身上了,確實有些累。

    “走吧,親愛的,我帶你去吃東西?”林初夏挽着人朝着自己的車子走去。

    “最近小一一老公是不是有什麼緊急的任務啊,據說很久沒聯繫了?”在車子上,百無聊賴的,聊起了唯一。

    “那個任務是司令下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就是知道也不能說話,那是屬於軍事機密,對待外人包括自己的枕邊人都不能透露的。

    這也是爲了她們的安危着想,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那丫頭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可能現在心裏很煎熬?”要是自己這位出任務一直不和自己聯繫,可能自己也會嚇到。

    因爲世事無常,誰會知道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情呢?生命總有太多的意外。

    “夏夏,你也會和小一一一樣處於這樣的境地,那樣你也不後悔和我在一起麼?”

    身爲軍嫂,基本上每個人都在漫長的歲月裏煎熬。

    因爲她老公是在保家衛國,在生命的一線行走。

    林初夏眼裏的光芒有些黯然了,其實不承認自己沒有沈唯一那樣堅強樂觀的。

    她怕有一天她愛的那個男人回不來了,那樣比讓她死了還難受。

    “夏夏……”田雲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去安慰這個人。

    因爲所有的語言都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林初夏手指緊緊握着方向盤,牙齒死死的咬着嘴脣。

    “那你會爲我更加堅強的活着麼?”林初夏轉過頭看着問道。

    “你敢出什麼意外,我就敢鞭屍,那是你欠我的。”林初夏惡狠狠的看着人。

    “夏夏,你太傻了,我什麼都給不了你,爲什麼還這樣傻呢?像你這樣的千金小姐,配一個世家公子那纔是最好的選擇。”儘管自己心裏真的很疼。

    可是如果林初夏有更好的選擇,田雲是會選擇放手的。

    愛情不一定要霸佔,還有祝福,如果那個人很愛林初夏並且能給得了林初夏幸福。

    能讓他安心的把林初夏這個傻丫頭交付給他,那麼他會選擇放手,看着她幸福。

    林初夏氣的一個猛烈的剎車,眼神直直的看着人。

    “田雲,你什麼意思,我林初夏看着就像那些水性楊花朝三暮四的女人是不是?”林初夏不否認自己有些生氣。

    不,不是有些生氣,是非常生氣。

    兩個人不在一起沒關係,但是至少讓她知道這個人是安全的。

    這些都是她可以承受的,在決定個田雲處對象的的時候就已經深思熟慮了,並不需要什麼心理準備。

    唯一會讓她覺得心慌的就是,她不能聽到有關於這個男人任何不好的消息,那樣對於她簡直就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

    她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一點都接受不了。

    只要一想起這個人有一點點事情,就好象有人拿着刀子在一片片的割她的心臟,她覺得很難受。

    那種快要窒息一般的難受,整個人都空落落的。

    “田雲,你好好保重自己好不好,就算爲了我,我接受不了一點關於你不好的消息?”說完之後眼裏的淚水就開始不停的往下掉。

    田雲連忙伸出自己的手指,輕柔的給她把眼淚擦去。

    “傻姑娘,我又怎麼可能捨得你,就是因爲捨不得纔會更加珍惜,覺得自己配不上你啊?”把人摟在懷裏。

    田雲覺得自己這一刻是真的有些怕了。

    他怕林初夏的眼淚,那眼淚會讓他覺得非常難受。

    那個面對生死都不曾眨眼睛的人,這一刻卻在怕自己心愛的人掉眼淚。

    “我不哭,我只是心裏難受,才一點點問題你就想要把我推給別人,田雲,你要不要這樣自私,喜歡什麼樣的人是我的權利,選擇怎麼樣的人也是我自己的權利,你們都不能干涉我的任何意見。”

    所以說有時候林初夏也是一個傻妞,固執的飛蛾撲火的傻妞。

    “好好好,你高興就好,我還不是怕你受委屈。”抱着人趕緊給人擦眼淚。

    “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死都不分開?”

    就好象小一一說的,人這一輩子太短暫,要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那纔不會無聊。

    “你家裏人知道我們的事情麼?”田雲覺得林初夏這樣的家庭會同意兩個人的婚姻會很難。

    林初夏也算家裏從小到大嬌寵的公主,而自己基本上一無所有。

    兩個人走在一起的機會是真的很渺茫啊。

    即使田雲不想放棄,可是,他不想林初夏夾在他和她父母中間左右爲難,那樣他會心疼的。

    “怕什麼?我爹媽雖然一開始不瞭解,可是慢慢的會接受的,我爸媽都是非常通透的人?”林初夏雖然沒什麼打算勸說自己的爹媽同意。

    可是要是真的到了哪一步,即使自己的爸媽不準,自己也要和田雲在一起。

    打心眼裏,林初夏覺得自己的爹媽不會爲難自己的,也不會看不去田雲的。

    田雲只是家裏比較困難,和自身的優秀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而且,她只是喜歡這個人,和他家裏沒關係。

    “你確定?”不管怎麼樣,還是怕林初夏受委屈。

    現在田雲總算理解了自己隊長那種糾結的心情了。

    “當然,我爸媽總不可能看着我和喜歡的人分開,看我整日以淚洗面吧?”林初夏平時大大咧咧,什麼事情都不喜歡計較的。

    但是就是這種人,一旦真的和什麼較真上,那也不是說放手就可以放手的。

    “走吧,傻丫頭!”田雲現在也不真是該怎麼說,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也會努力爭取,不會就這樣輕易的放手的。

    他怎麼捨得讓這個人孤軍奮鬥。

    “嗯哼,這些聽起來就讓人覺得不舒服的話語以後你就不說了,要不然我會生氣的。”

    唯一說過,處於這樣的位置就是要付出更多的理解和包容。

    林初夏也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可是吵架是最傷害感情的。

    任何感情都經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林初夏也不願意自己的愛情埋葬在自己的手裏。

    所以她學會忍耐,而不是發生什麼事情就開始爆發自己的脾氣。

    一個人是走不到最後的,只有兩個人相互付出,相互扶持,才能相攜到最後。

    在田雲之前,林初夏沒和任何的人處過對象,因爲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和自己老公相處。

    可是,爲了這個人,她會慢慢一步一步去摸索的。

    不止是林初夏,田雲又何嘗不是這樣的,談戀愛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他都快要忘記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了。

    而這一次的對象,又比自己小很多,那種抓不住的感覺也很折磨人。

    因爲他怕林初夏只是一時興起,因爲林喜初夏還小,未來還有很多可能。

    可是他怕那些可能裏面沒有他。

    不是她在怕,他同樣在怕,愛情這種東西都是相互的。

    愛的卑微,也愛的小心翼翼,生怕哪裏做得不盡如人意。

    這幾天心裏這口悶氣終於散去了,工作也上了正常的軌跡。

    閒來無事,唯一開着自己的車子,打算去看一下最近沈氏建築的進展情況。

    因爲最近事情確實比較多,都沒時間去就地考察,沒有親眼見到的東西,很多都是未知數。

    準備的再好的數據那都是空談。

    想起自己那個在外面執行任務的老公,唯一這心裏是真的有些糾結,不知道到底執行完了沒有。

    她已經很多天沒和那個人聯繫了,因爲知道他在出任務,自然不敢貿然打擾。

    唯一的神情有些恍惚,感覺一直有些心神不寧的。

    “砰。”

    這一聲徹底讓唯一回過神,看着自己前面的車子,唯一臉色有些難看。

    這下闖禍了,看着自己前面的最新限量版的紅色法拉利,就知道今天這件事情沒完了。

    心裏爲自己默哀,果然不作死就不會死,一作死就必定會死。

    看着前面車子裏面走下來的人一羣人,是的,沒錯,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羣人。

    唯一有些呆愣,不知道該怎麼說。

    看對方來勢洶洶的那個樣子,似乎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解決的了。

    最重要的就是這些人他們不缺錢了,不缺錢就會使勁鬧騰自己。

    撐着自己的腦袋,想着接下來的處理方案。

    “出來,你怎麼開車的,不長眼睛是不是?”車窗上傳來啪啪啪的拍窗聲音,動作極爲粗魯。

    特喵的,這些人到底能不能好好說話,你們限量版法拉利是很牛逼沒錯,就是勞資的瑪莎拉蒂不是就這樣糟蹋吧。

    外面的人一直在拍着窗子,唯一就是不理睬,這個人現在正在氣頭上,自己下去討不了任何好處。

    “宸哥你看怎麼樣處理,這個人她就是不出來,大概是怕了。”一個年輕的男子給站在中間的人說道。

    而那個被稱爲宸哥的男子,精緻的的臉上有些陰沉甚至是扭曲。

    站在他身邊時女孩子一句話都不敢說。

    權宸心情確實不好,這一回來就遇見這樣的事情,喚作是誰,可能心情都不會太好。

    “不是孬種的就出來把事情解決了,畏畏縮縮的也解決不了任何事情?”

    “就是啊,你就這麼開車的,會不會開車。”

    “大馬路上走神,你是想死是吧?想死幹嘛要拖上我們。”

    這些人心裏是很生氣,可是看着這瑪莎拉蒂,可能也看得出來也是屬於那種有身份的人。

    話語雖然難聽卻沒有到過分的地步。

    權宸看着那一直就是置之不理的人脾氣也上來了,走上前,就開始拍窗子。

    “小姐不覺得應該出來解釋一下麼,把人的車子撞了,就一直不肯出面,很令人瞧不起啊?”

    唯一想了一下,似乎覺得自己現在做的也有些不對。

    打開自己的窗子,偏過頭。

    而那些人一直就盯着窗子,在看見窗子慢慢地打開,那張絕美的臉蛋緩緩地呈現在大家面前。

    這些之前還一直非常憤怒和囂張的人一時間都停住了呼吸。

    大家都是世家子弟,平時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

    這纔出國一點時間,這是哪裏來的極品。

    唯一的容貌對於男人而言是屬於那種非常有衝擊力和殺傷力的了。

    特別是嘴角露出笑意,甜甜地酒窩露出來的時候,會讓人覺得整顆心都融化了。

    “先生,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唯一開口道歉,沒說自己是因爲什麼原因造成的。

    權宸也有一些恍惚,看着美人在和自己道歉。

    唯一打開車門走下來,看着前面的人,伸出自己的手指。

    “你好,可以叫我沈小姐?”

    權宸看着自己面前白皙細膩的手指,鬼使神差的,伸出自己的手指和她握了一下。

    唯一很快就放開了,而權宸看着人,感受着自己手掌心的溫度,居然還有一些不捨得。

    唯一走上前檢查了一下那輛法拉利的損傷狀況,負責是可以的,但是也怕一些居心不良的訛詐。

    所以唯一檢查一下評估一下賠償所需要的價值。

    索性的就是隻是把後面劃到了,這樣可以送去維修。

    “對於今天的事情我很抱歉,造成這樣的損傷我也不希望見到,但是你也別生氣。”

    畢竟是自己有錯在先,說話不能那麼難聽,要不然事情會更加沒完沒了。

    “你……”權宸第一次有些手足無措的感覺。

    “這樣吧,我們一起4S店看看。”這輛法拉利應該價位不低。

    “先生,我們走吧?”自己一會兒還有別的事情,自然不能在這裏多加耽擱。

    “好的。”權宸沒拒絕。

    “嗯?”唯一打開自己的車門坐進去,陪着人去把事情處理完善。

    權宸這邊是真的沸騰了。

    “臥槽,什麼時候A市有這麼一個人物了,我們怎麼不知道了。”

    “就是啊,長得也太正點了,嘖嘖嘖”

    “宸哥,被這樣的美人別說撞車了,就是把你撞了,只要人家肯負責任,你都是賺了。”

    “就是啊,也不知道誰有這個福氣,把人娶到手了。”

    權宸聽着自己這羣兄弟的打趣,可是他的心思卻不在這裏,不知道飛去那裏了。

    想起剛剛自己手裏那溫暖嫩滑的感覺,心裏就有一絲悸動升騰而起。

    唯一在自己的車子上,深吸一口氣,看那個人樣子應該也不會深究的。

    只要錢能解決的事情,那都不是事情,這也讓唯一時刻警醒,以後不能敢幹這樣的事情了。

    ------題外話------

    我們辰辰也算唯一未來的助力了,嘻嘻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