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22 沒有人是一帆風順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22 沒有人是一帆風順的字體大小: A+
     

    邢雲看着自己奶奶,有時候真的不理解,爲什麼非要那麼固執呢?

    當初自己的父親有心愛的女人,結果那女的家世不怎麼樣,被自己的奶奶拆散了。

    讓自己的父親迎娶了當時還是富家小姐的母親,讓母親痛苦了一輩子。

    儘管母親在怎麼樣做心理準備,可是也敵不過父親那顆想要不愛她的心思。

    邢宇一直就是邢老夫人帶大的,可能對於她的命令就不會違背,可是自己不同。

    邢雲並不想自己的婚姻成爲家族利益的犧牲品,一生的代價太過沉重,邢雲覺得自己承受不起。

    “混賬,爲了一個女讓值得麼?”邢老奶奶把自己手裏的茶杯直直的砸在邢雲的額頭上。

    頓時血花暈染開來,把夏涼嚇着了。

    “母親,母親,你別往心裏去,雲兒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氣的,雲兒這是第一次處對象,感情方面很多地方都不是很懂,你讓他慢慢來。”

    夏涼身子有些微微的顫抖,她一直以來最怕的就是她這個婆婆。

    “閉嘴,這裏還輪不到你說話的地步,有時間在這裏和我說話,還不如想想改怎麼樣挽回自己的老公,別讓他和那個狐媚子廝混。”

    邢老奶奶在人前也許是很令人尊敬,可是在自家人全面,就沒有什麼溫情可言。

    夏涼聽到這裏,眼淚不由自主的流出來,挽回自己的老公,挽回自己的老公,她和邢烽已經分居二十多年了。

    現在就是最初的相敬如賓都做不到了,同在一個屋檐下,她自己都記不得自己是多久沒和自己老公說話了。

    而邢鋒也根本不會理她,這麼多年一直就陪在那個小三身邊。

    之前一直以爲自己不知道,在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那件事情之後更加肆無忌憚了,直接不用雪藏了。

    這就是爲什麼這些年邢雲一直都不回家的理由,這個家簡直就是讓人還壓抑了。

    活的真的很煎熬,還不如在外面,一個人活過的自在。

    “立刻,邢雲,你馬上就去和那個女的斷了。”邢老奶奶看着邢雲厲聲說道。

    “奶奶,什麼事情我都會順着你,可是隻有這件事不可能,我不會改變主意的,我就是要和小語在一起,爲這個家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犧牲,我不可能搭上自己的終身幸福,我不是大哥,我做不到無動於衷。”

    邢雲堅定的搖搖頭,他不可能會和袁寄語分開,和袁寄語在一起纔有那種安心寧靜的感覺。

    這種令人覺得內心平和的感覺,無論如何,邢雲都不打算丟棄。

    一輩子太長,要是一直都面對自己一個不喜歡的人,有在大的權利,那又怎麼樣。

    “不和她分開,你就離開這個邢家,邢家是不可能會讓那個女的進門的”邢老奶奶繼續施壓。

    “媽,你別衝動,雲兒不懂事情?”終於還是邢鋒出面了。

    “我不需要你假好心,別做的令我噁心。”對於自己這個父親,邢雲是看不起的,太懦弱了。

    “在怎麼樣我也是你的父親,怎麼?我還不能管你是不是?”邢烽看着自己這個固執的兒子,氣的鬍子都翹起來了。

    “你還記得我是你的兒子是不是?你外面不是還有一個私生子,你的兒子太多了,記得過來麼?”

    邢雲看着這個讓自己母親受盡了一輩子煎熬的人,眼裏都是恨意。

    “聽你你奶奶的話,和那個女的斷了,那種女的一般都只是想要在你身上撈些錢財罷了,你給她一點錢,可能她自己都會主動離開。”邢烽臉上全是不屑,年輕的時候看得多了。

    夏涼看着邢鋒那個樣子有些悲涼,當初就不應該,不就應該鬆口答應嫁給邢烽的。

    那時候她也是世家小姐,優越的家世,父母的寵愛,自己本身也很優秀,卻在第一眼就喜歡那個眉宇間有着憂愁的男子。

    讓人想要情不自禁地撫平那抹憂愁,後來,她答應嫁給了他,她願意幫助他,願意幫助他站的更高。

    可是,她嫁進邢家的那一天,幸福的美夢全部破滅了,那個人根本不喜歡她,一點都不喜歡她,甚至還有着自己喜歡的人。

    夏涼記得那時候自己真的好恨啊,不喜歡爲什麼不說,她夏涼並不是一定非他莫屬的。

    那時候她一心想要離婚,可是這些人那有那麼好對付,在邢鋒的再三保證下,她依舊還是心軟了。

    兩個人過了一段如膠似漆的甜蜜日子,直到有了邢宇,那個女人又回來了。

    並且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嚴重,人家帶着孩子回來的。

    邢家百年都是書香門第,怎麼可能容忍,這樣的恥辱存在,所以自然會抹殺。

    那時候說實話,夏涼還是很灰心的,看着自己老公和昔日的情人卿卿我我的,她扎心的難受。

    那時候自己知道不可能離婚了,因爲捨不得,並不是因爲捨不得邢烽,而是因爲捨不得自己的孩子。

    那個女的最終還是被打壓走了,夏涼又開始過起了安靜閒適的日子。

    過了很多年,多的夏涼都不記得還有這個人物存在了。

    可是那時候那個人又出現了,邢烽又很快的遠離自己。

    那時候又有了自己的小兒子邢雲,這一切夏涼只能忍受,忍受那個女都時不時的挑釁。

    一次兩次,三次,漸漸的,夏涼死了,留下的只有邢夫人的軀殼,她只爲自己的兒子而活。

    可是依舊改變不了這些人噁心的心思,害了自己還不夠,還想要禍害自己的兒子。

    邢宇有自己的打算,夏涼也沒說什麼,她希望自己孩子選擇的都是自己喜歡的路。

    既然邢宇喜歡,她也不會多加阻攔。

    可是現在看着這些人在一次露出這些令人噁心的面孔。

    夏涼很生氣,是真的很生氣。

    “邢烽,你真的是那樣想的?”夏涼看着邢烽,眼裏有着毫不掩飾的恨意。

    毀了自己的一生還想要拖着自己的孩子的幸福去陪葬,簡直就是做夢。

    她絕對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你發什麼瘋,邢雲娶了歐陽詩詩才是最好的,外面那個女的那一點配得上邢雲,我們邢家根本不會接受的。”

    邢鋒看着自己的妻子,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了很明顯的痕跡,現在因爲生氣呈現的有些猙獰。

    “接受?接受什麼,就像當初我一樣,把我騙進來,就是爲了這個所謂的利益是不是,你們邢家人要不要這麼自私,永遠都是看着自己的利益做事情,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夏涼想起來當初的自己。

    似乎也是這樣被矇騙,當初這個人只要說一句不喜歡自己,夏涼是不會勉強的。

    可是這一切都是騙局,這些人都是騙子,毀了她幸福的騙子。

    “你說什麼,你是不是瘋了。”邢烽對於自己這個平時基本上都不說話的髮妻根本沒一點情分可言,說話自然不會留下留情。

    “你纔是瘋子,你們邢家全部都是騙子,當初害得我還不夠麼,現在還想要禍害我的兒子,我告訴你們,不可能,不可能?”

    夏涼這一分鐘倒是被激發出來了這麼多年的壓抑。

    家裏人的壓力,外面的壓力,一直以來差不多讓夏涼精神崩潰。

    這一生,活得太過窩囊。

    “我告訴你們,誰也不準破壞我兒子的幸福,誰敢破壞他的幸福,我和他同歸於盡,這麼多年,我也活夠了,我受夠你們邢家這一家子噁心的嘴臉了。”

    “母親,別說了,別說了,你不是什麼都沒有,你還有我呢?你別想不開,我一直都在的。”

    邢雲看着自己的母親,很心疼,這家裏面就只有夏涼和邢宇會真心對待自己。

    其餘的,都是想要怎麼在他身上榨取對於這個家有用的價值。

    “逆子,你不答應也得答應。”邢烽可不管那些。

    “邢烽,我勸你別逼我,這些年我早就受夠你了,你應該不想再晚年在鬧出什麼緋聞吧?給邢家添上一筆,你這樣下去,我只能選擇離婚,我會自己打電話給我夏家的。”

    夏涼臉上全是冷笑。

    www¸ттκan¸¢ ○ 邢烽看着這個叛逆的人,彷彿看見了兩個人剛認識的時候,那時間的夏涼作爲夏家唯一的小姐,很是陽光明媚。

    讓人一看就覺得想要親近。

    看着那時候的夏涼臉上對於自己露出只屬於小女兒的嬌媚的時候。

    那時候,邢烽覺得,其實也還不錯。

    可是,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家都變了,變的面目全非了。

    那個愛笑天真的小姑娘臉上不再有笑容,有的只是萬年不變的冷漠。

    在後來,她又有了笑容,只不過那是她的僞裝。

    然後,兩個人越走越遠,越走越遠,等待回過頭,兩個人之間的鴻溝已經那麼大了

    那時候邢烽已經不想再去彌補什麼了,人前兩個人一直相敬如賓,人後兩個人基本上就是不說話的陌生人。

    這些年習慣她一直的沉默,卻沒想到,今天因爲邢雲的問題,她會反應如此強烈。

    “別看着我,我這麼多年對於整個邢家都是兢兢業業的,沒沒落邢家兒媳婦的身份,可是你們也不要逼我,我夏家也不是好惹的。”

    夏涼深吸幾口氣,身子一直在顫抖。

    “雲兒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他自己選擇,誰在給他穿小鞋,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

    “雲兒,我們走吧?”緊緊的拉着邢雲的手指,手指的指關節都泛白了。

    現在倒也沒什麼人敢阻攔兩人了,因爲剛剛夏涼的氣勢他們也看到了,實在是沒那個勇氣出聲。

    走出大廳,夏涼覺得呼吸都是輕鬆的,沒有那種壓抑到不能發泄的感覺。

    更不用面對那些自己都恨不得他們從來沒出現的人。

    “母親,你何必呢?”邢雲看着自己母親,很心疼,一個大男人,眼眶都有一些溼潤了。

    “什麼時候讓我看看那個小姑娘,讓我看看我們雲兒喜歡的是什麼樣的女孩子?”夏涼看着自身邊比自己高出很多的人,眼裏全是欣慰。

    她的孩子都長大了,也都快要成家立業了。

    這一輩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這這兩個兒子。

    “那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就和媽媽一樣。”邢雲覺得自己媽媽和袁寄語一定合得來。

    兩個人都屬於哪種比較善解人意的人,很會爲其他人着想。

    其實容忍了父親這麼多年,除了深深的埋怨,也還有那一絲最初的愛意吧?

    可惜現在都被邢烽自己毀了,夏涼是一個好女人,只是嫁錯了人。

    要是遇見一個自己喜歡也喜歡自己的,那麼可能會非常幸福。

    可惜她遇見的是邢烽,那個從一開始就算計她,利用她的男人,那個男人讓她煎熬了一輩子。

    “真的麼?儘快讓母親見見,好給你們兩個人準備婚事?我的雲兒長大了,終於要娶妻生子了。”夏涼很激動。

    “我和小語結婚之後母親就搬出去和我們一起住吧?一個人在這裏我也不放心。”

    夏涼一個人在這裏是真的太煎熬了,每一天都感覺在度日如年。

    “不用了,母親在這裏幾十年也習慣了,出去還不習慣。”

    她還是怕給自己的兒子造成困擾,人家兩口子,自己過去就顯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母親……”邢雲想說袁寄語很好相處。

    “不用說了,母親已經決定了,就在這裏?”夏涼還是不打算去。

    這輩子,那個人毀了她,她也不會讓那個人好過,自己出去了,那個狐媚子還以爲自己怕她。

    自己就是要佔着邢夫人這個位置,一輩子那個狐媚子就是一個不被別人承認的小三。

    她就是要噁心她們。

    “雲兒,別委屈自己,喜歡什麼就去做,別瞻前顧後的,有時候可能就是因爲自己的猶豫而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母親當年就是太糊塗,一時看不清,結果也付出了一生的代價作爲彌補。”

    “你放心,邢家這裏還有誰敢阻攔,我會寫信給你的外公外婆,他們敢做,我也不怕撕破臉皮?”

    幾十年的沉澱,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考慮就知道該怎麼樣做。

    那些人也許不會顧慮自己,可是也會想一下自己身後的夏家。

    “謝謝你,母親?”邢雲看着自己母親瘦弱的肩膀,攬着她給予她一點支持。

    “傻孩子,我是你的母親啊,我不愛你還有誰會愛你呢?”這一輩子自己得不到的,想方設法都會讓邢雲得到。

    誰敢在裏面破壞,就不要怪她不客氣。

    “嗯,我也最愛母親了。”

    “傻孩子!”

    邢雲想,邢家他最捨不得的從來都是夏涼,根本不是那所謂的邢家繼承權。

    那些東西他根本不喜歡,也不需要。

    而夏涼這個作爲母親的,也不過就是像要自己的孩子幸福罷了。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堅持,最終都是爲了自己愛的人。

    唯一這邊,自從聽說兩家公司籤之後,心情飆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就等着那一塊的開發了,她帶要看看AK怎麼辦,似乎爲了哪塊地皮,還花費了不少錢。

    花費這樣數額巨大的資金來和自己作對,這一分鐘唯一突然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笑什麼呢?總監,笑得這樣毛骨悚然的。”樑靜走進來,把一份文件放在唯一的桌子上,請她過目。

    唯一放下自己手裏的杯子,拿起文件開始瀏覽起來。

    “看得出來,項目有起色了,不錯不錯,對了,叫你帶一下凌夕,人怎麼樣了!”唯一擡起頭看着人,幾天沒看見那個人了。

    “總監,我對於凌夕沒意見,可是說一句公道話,我覺得凌夕不適合這個工作?”樑靜想起那個畏畏縮縮的人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形容。

    那樣一看就是是菜鳥,那些老油條早晚都會把她吃的骨頭都不剩的。

    這一點樑靜是真的爲了那個人好,最不到就別勉強,最後的結果還不是害了自己。

    既然是總監帶來的,不可能就這樣讓人出去的,這一個不合適也還有其餘的選擇機會的。

    沒必要在一棵大樹上吊絲,又不是蛇精病。

    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合適自己的,自己也非常擅長的,而不是一味的遷就一份工作,沒必要。

    “爲什麼會這樣說呢?”唯一放下文件,再一次端起自己咖啡。

    其實凌夕那個人做什麼是真的很努力了,不管怎麼樣,唯一也願意給努力的人一個機會。

    “膽小,懦弱,不懂得圓滑,總監,我是怕她吃虧啊,商場上的事情瞬息萬變的,我不可能一直在她身邊的。”

    而這番話,讓原本打算進去找唯一商量事情的凌夕聽見了。

    凌夕緊緊的抓着自己手裏的文件,指尖已經泛白了。

    嘴脣緊緊的咬在一起,眼眶微紅,和樑靜在一起確實學習到了很多。

    可是就像樑靜說的,自己還不夠圓滑,還不足於對付那些人。

    轉過身子,朝着另外一邊走去。

    “這些我都是知道的,這些都是人性的弱點啊?總想着會有人保護自己,可是哪裏知道,其實別人就算再強,那也不可能時時刻刻呆在自己的身邊,你的顧慮我知道,你這也是爲了她考慮。”

    女孩子在銷售這一塊普遍吃的下來的並不多,儘管唯一沒看見也知道,其實暗地裏潛規則還是很多的。

    “總監理解就好,我害怕你誤會是我不待見凌夕,我對於她沒什麼特別的感受,不喜歡也不討厭。”樑靜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對於那種人喜歡不起來。

    或許是自己性格太強硬了,對於那種柔柔弱弱的相處不到一起去。

    “沒事,人家纔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很多事情不會也很正常,這些事情也別在她面前說,免得她多想。”

    和樑靜不同,唯一還是比較心軟。

    “好的,總監?”拿過唯一簽字的文件走出去。

    而這邊跑出來的凌夕正好撞上了剛走進來的龍采薇身上。

    龍采薇看着人情緒明顯不對勁,關心的問道。

    “怎麼啦?”

    “沒事?”聲音微微嘶啞,這沒事就奇怪了。

    “走吧,去我的辦公室裏,現在上班時間,別這樣冒冒失失的,被有心之人看見了,總監哪裏會很難做?”龍采薇看了凌夕提議道。

    “嗯?”凌夕不敢擡頭,她怕自己眼淚不爭氣的掉下來。

    “走吧?”看着這個比自己小的人。

    龍采薇就好象一個大姐姐一樣,態度很溫和,讓人覺得很輕鬆。

    龍采薇和樑靜本來就是兩個極端,龍采薇屬於那種冷靜淡然的。

    而樑靜性格比較直,有什麼話都包不住,大大咧咧的,很直率。

    但是同樣的,說出口的話即使沒別的意思也會讓你覺得很傷心。

    同樣的一句話,兩個人表達出來的意思都不一樣。

    “怎麼啦?可以和我說說嗎?”龍采薇帶着人走到自己辦公室,給凌夕接了一杯水。

    龍采薇坐在自己的電腦前,看着凌夕等着她開口。

    就好象樑靜說的,對於這個人,談不上什麼喜歡不喜歡的,就只是因爲大家是同事

    沒看見也就算了,看見就不能不管理,這好歹人也是小一一領進來的。

    一個人都不聞不問的,就有些打小一一這個總監的臉了。

    “采薇姐,我發現我很沒有用,什麼都做不成功,一點用處都沒有。”並且這唯一的機會還是沈唯一給的,她真的已經很你努力了。

    “是覺得都不合適還是覺得很困難?”做銷售的最重要的就是會說話,懂得審時度勢,還有就是看人。

    別忽悠不到別人,反而讓別人把自己忽悠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而樑靜那傢伙,即使現在這樣老練,以前還不是經常吃虧。

    多來幾次,那傢伙也就知道其中的門道了,做事情比那個都精。

    “其實樑助理來公司的時候,也和你差不多大,那時候都是青澀的大學生,哪裏知道社會的險惡,那傢伙,嘖嘖嘖,也是吃過幾次虧的。”

    想起樑靜那一路的跌跌撞撞,走到現在這個位置,是真的很不容易了。

    “樑助理很厲害。”現在出去談項目都是兩個個人一起的,樑靜方方面面的卻是做的非常好。

    最重要的一點,賊精,根本不可能讓別人佔自己一絲便宜。

    “凌夕,人都是要學會自己成長的,采薇姐告訴你,不要怕,沒有人的成功是一蹴而就的,都是時間慢慢磨練出來的。”

    “在商場上遇見什麼事情都不奇怪,但是最終目的的就是你的學會保護自己。”

    看着這個柔弱的小姑娘,都怕她吃虧啊,遇見什麼不好的事情,這個性格,絕壁都是服從。

    那裏會和小一一那樣直接把人揍死爹媽都不認識還去坑人家。

    “采薇姐,我會注意的,也會努力的,我是不會放棄的。”

    凌夕點點頭,無論如何自己都不能放棄,現在一份工作都這樣難找。

    放棄了這個,誰敢說下一份工作會比現在好,所以什麼事情還是需要堅持。

    “加油,會成功的,只是時間的問題。”龍采薇朝着人安慰的笑笑。

    “嗯,采薇姐,謝謝姐姐的安慰和開導,我現在回去一下,一會兒和樑助理出去,我們還要一些事情需要處理,采薇姐,剛剛打擾你了。”凌夕站起來給龍采薇說道。

    “快去吧,別耽擱了,樑靜很看重時間觀念的,別遲到了。”龍采薇看着那單純是人不放心的再三叮囑。

    “知道了,采薇姐,謝謝你”凌夕說完便走出去了。

    來到樑靜的辦公室,樑靜此時正在安靜的辦公,沒發現有人。

    “叩叩叩。”

    樑靜擡起頭,想看看敲門的是誰,在看見凌夕時,挑眉。

    這個人怎麼想到來找自己了,不是一直最怕的就是他麼。

    “樑姐,今天可以和你一起去麼?”今天確實有些小人物會來,凌夕也想看看樑靜怎麼爲人處事的。

    “嗯,收拾一下所需要文件,我們一會兒就走。”不提前到達的話,這心裏沒底,就怕遇見什麼堵車的,那纔是最難受的。

    曾經自己也是這個樣子的,那時候自己回去了,人家客戶走就走了。

    這也就讓樑靜從此以後養成的時間觀念,寧願早到,也不遲到,這也是一個尊重別人的表現。

    “好的,樑姐,我馬上去準備。”凌夕說完真的去拿自己所需要的東西了。

    這一次的單子兩個人是完成了,可是兩個人的關係也變得更糟糕了。

    “麻煩你能不能動一下腦子啊,今天我們差一點就被那些人吃了。”樑靜臉色不是很好。

    “樑助理,對不起,都是我的原因。”凌夕連忙道歉

    “姐妹,我們做事情你能不能關注一下,那些人簡直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老變態,你能不能稍微矜持一點。”

    對於這個人,樑靜現在是很明顯的生氣了。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差一點這個人就被佔便宜了,還是因爲她個人的原因,樑靜生氣也是必然的。

    這件事情第一次發生的時候,樑靜也纔是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什麼都不懂。

    可是這一次,想想就覺得……。

    聽到外面的吵鬧聲也覺得有些熟悉,唯一站起來走出去。

    看着那兩個人,嘆了一口氣。

    “帶我辦公室裏面來?”說完自己率先走了。

    樑靜看了凌夕一眼,也跟着走進去。

    “怎麼回事,你們兩個哪一個和我說說?”

    看着凌夕那張慘白的臉和樑靜那張漆黑的臉蛋,唯一很好奇,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畢竟樑靜在工作這一塊上面,基本身很少吃虧,對於那些客戶,簡直就是遊刃有餘的。

    “都是我擅作主張,讓樑靜有些被動。”凌夕也有一些不好意思開口,畢竟錯誤都在自己身上。

    “氣什麼,有什麼好氣的,那樣的人誰還不會遇見幾個,對不對,有沒有被佔便宜。”看了看凌夕和臉色有些難看是樑靜。

    “沒有,我還是那句話,做什麼事情還是需要三思而後行的,別因爲你自己,讓別人處於一個更尷尬的位置。”

    樑靜是真的氣不過,轉過頭看了凌夕一眼,有些煩躁。

    “總監,我口氣有些不對,我先出去處理一下自己的脾氣。”樑靜也知道自己說的有些過分了,特別是凌夕還是就一個新人。

    自己這樣確實不對,可是想起之前的事情,樑靜就忍受不了。

    她完全沒辦法和凌夕合作取得更好的成就,兩個人根本沒默契可言。

    想當初她第一次和龍采薇的時候,兩個人配合的相當默契。

    現在自己和凌夕,根本找不到當初的感覺,這讓樑靜覺得有些抓狂。

    “去吧!”唯一知道樑靜是一個爆脾氣沒什麼壞心思。

    可是現在說這樣的話只會讓這個人更加難受。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平息自己內心的憤怒,只有兩個人才能更好的交流。

    “嗯。”走出去之前樑靜看了凌夕一眼。

    等人出去之後就只有兩個人了,唯一看着那侷促不安的人嘆了一口氣。

    “把事情的經過給我說一下吧?”凌夕現在是新人,最好別和樑靜發生什麼衝突,那對於她是非常不好的,公司裏面捧高踩低的事情她看得多了去了。

    “我和樑助理……”凌夕想了一下,還是開口把事情的經過說給唯一聽。

    唯一轉動着自己手裏的筆,仔細的聽着樑靜的訴說。

    把事情完整的敘述下來也用不着多少時間,這倒是讓唯一聽的有些哭笑不得。

    這樑靜以前對付那些老油條都是遊刃有餘的,這一次倒是顧及身邊這個新人了。

    她那個火爆的脾氣,怎麼可能讓自己人受欺負了。

    凌夕不能受欺負,那麼受欺負的就是樑靜這個仗義的人了,並且這大多數都是因爲凌夕的原因。

    讓那些男人佔了便宜,怎麼可能會舒服。

    “你知道你那裏做的不對麼?首先你就沒和樑助理好好溝通,你們是在一起做事情的,默契很重要啊?”唯一看着人忍不住有些好笑。

    “還有就是,別再那些老奸巨猾的老油條面前耍小聰明,不可能會是他們的對手,在飯桌上,最重要的就是拿捏人心,揣測就好,別把自己的主觀意見帶到其中,那樣會很吃虧的。”

    “你和樑靜完全可以從同一個地方發起攻擊,讓別人無力招架了。”唯一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對於這個就是很有耐心。

    “總監對不起,辜負你的期望了,對不起。”凌夕真的覺得自己很沒有用。

    “沒關係,反正不會是第一次,以後總結經驗就好,別總是傻傻的,很吃虧的。”

    說完不知道想起什麼,臉上的笑意加大。

    “你都不知道,我第一次出去談合約的時候,直接把人家對方的總經理揍了,最後還給他送進了公安局?”

    想起那時候的自己,唯一還是很佩服的,真是太給力了。

    “啊!”凌夕有些傻眼,隨後也就釋然。

    唯一是長得很精緻沒錯,可那就不代表她脾氣好,相反,最好安分守己的別去踩她底線。

    “所以,並不是你一個人會遇見這樣的事情,我們也是不可避免的,女的在商場上其實有時候是很被動的,可是那些都不是理由,想方設法脫困纔是聰明人的選擇?”

    “繼續努力吧?總結經驗,再接再厲。”

    凌夕看着唯一這個樣子,心裏很感動,這個人對於自己是真好。

    “謝謝總監,我會努力的?”

    “嗯,下去休息吧!我也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開導完了之後看着那一大摞文件,整個人內心有些崩潰。

    “那我出去了?”對於唯一肯抽出自己來和自己說這麼多,凌夕是真的很高興的。

    手指緊緊的捏在一起,她絕對不可能辜負這份期望,一定會做得更好。

    “總監爲什麼對於那個人就這樣容忍呢?”唯一的辦公室可以說和安妮是最接近的。

    而安妮這樣接受過訓練的人一般感官都非常靈敏,唯一這邊說的話她自然全部聽得懂。

    她這不是監視,只是有些好奇那個女的又怎麼啦。

    所以在凌夕走了之後她就起身走進來了。

    “撲哧,話說你是不是吃醋了?”唯一朝着的眨眨眼睛。

    “總監,我是女的,對於同性沒興趣?”安妮整個臉龐都黑了。

    “同性纔是真愛,異性都是爲了傳宗接代,小姐姐要不要考慮一些做我的小三?”唯一有時候就是這樣抽風和不正經。

    安妮聽到這句類似於調戲的話語,臉色更加不好看了。

    “這句話我會轉達墨隊長的。”安妮看着自己說完這一句話唯一那萬變的臉色,心裏這口氣終於順了。

    “你變了,不再是我家那個單純善良的二狗子了。”對於總是面癱的安妮,唯一總是喜歡時不時的調戲一番。

    “總監,能不能先回答我的問題,那個人哪裏值得你花費這樣的心血?”安妮是司帝雲一手提拔上開的。

    對於物質的觀念很看的重,意思就是說,沒有利益,就不會爲別人花費自己的時間,那簡直就是浪費。

    “年紀輕輕的,把錢看得那麼重要?”安妮這個人對於別人還真的是屬於那種非常冷血的。

    “總監,我只是客觀的去評價這個人,沒別的意思,也沒有要你爲難?”安妮給唯一解釋。

    “行了,別解釋了,我都只是了,你們都只是爲了我好,我理解的,但是這種話以後不要在她面前提起。”

    “下去工作吧,我有自己的分寸的?”這個人的起點還是關心自己。

    其實唯一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是想要幫助那個人。

    或許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個人眼底的掙扎觸動了人。

    她記得很多年前,自己也曾經是那個樣子,一個人在自己的世界裏掙扎。

    現在看着人,難免想起來當初的自己,所以有些心軟。

    “恩?”安妮也不再停留就走出去了。

    唯一拿起自己的文案起身朝着沈嚴的辦公室裏走去。

    ——

    墨氏集團。

    忙過一段時間,墨氏又開始恢復之前的景象,氣氛變得開始輕鬆起來。

    諾大的會議室裏,以墨子芩爲首,公司的高層都還在開會。

    “現在各位經理手上的項目基本上穩定了沒有。”

    那個AK簡直就是無孔不入的,墨子芩也希望自己做好打算,免得別人鑽了空子,自己得不償失。

    “總裁,基本上都已經全部穩定,不會給別人有機可乘的。”上一次的疏忽讓大家時時刻刻都開始警醒了。

    “這個AK是什麼來歷,行事未免太囂張了,簡直就是目中無人啊?”

    “就是,想要在A市穩定基礎,一個外來戶也敢這樣肆意妄爲。”

    “現在不止是我們墨氏,其餘的集團也都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壓,簡直太狂妄了。”

    下面的那些人開始竊竊私語,大家都是跟着墨氏一步一步走過來的,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但是就沒有見過像AK這樣手段極端的。

    ------題外話------

    我們邢媽媽也是一個可憐人,感覺邢爸爸好渣,唔。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