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 你就是瘋子(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9 你就是瘋子(一更)字體大小: A+
     

    “當然,這些年也就這樣,一直等着你們回來呢?怎麼樣了,桀,他還好麼?”毒煙也自己找一個地方坐下。

    “老大在F國辦事情,應該挺順利的,青亦就是很好奇,這些年毒煙姐姐到底去哪裏了,我一直都很想念毒煙姐姐,這些年可恨墨御的那些人一直窮追不捨,讓我過了很多年顛沛流離的生活,這一切我也要他親自試一試。”

    “或者說拿他那個把寶貝老婆試一試,會不會讓他更加痛不欲生,真想看看他跪在地上求我的樣子。”

    青亦想起墨御眼裏都是刻骨的恨意。

    “那是當然,每個人都會爲自己的所作所爲付出代價,沒有任何人可以逃脫命運的制裁,墨御當年殺害了我們那麼多夥伴和兄弟姐妹,這般血海深仇,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

    說完毒煙從自己的身上拿出一個袋子,青亦看着那個通明袋子裏面裝的白色粉末,眼裏閃爍着興奮的光芒。

    “姐姐這是幹什麼,直接下毒麼?確實是一個好辦法,死的神不知鬼不覺的。”

    青亦拿着袋子,看着粉末,就如同小孩子得到了什麼最好玩的玩具,臉上有着開心的笑意。

    “這種藥粉,不足於致命,可是卻會讓人一輩子痛不欲生,煎熬不已,青亦,死人,那是最好的解脫,我們要讓那些人活着,活得生不如死。”

    “墨御那個老婆不錯,就先拿她開刀吧,我期待你的表現。”毒煙眼裏閃過笑意。

    她很想看看沈唯一吃下這種藥粉後求神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覺,那一定會令自己很興奮。

    “毒煙姐姐,這是什麼?”看着毒煙那扭曲的笑意,青亦有些好奇,這裏面到底是什麼。

    當初毒煙學的就是這些藥物,而自己,則選選擇駕馭蛇。

    “好東西,難道妹妹還怕姐姐害你不成,這件事情只要成功了,痛苦的不只是墨御,還有整個墨家。”

    想起這些兩個人臉上的笑意加大,需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那麼,我就收下了,回去之後我會盡快辦理的,很想看看,到底墨家人會是什麼反應,簡直就是太期待了。”

    這口氣憋在心裏很多了,一定要找機會討回來。

    毒煙看着青亦那個樣子,也知道這件事情勢在必行。

    自己也有些好奇,不知道墨御甚至是整個墨家會不會接受以後不會生孩子的女人呢?

    而沈唯一這個敏感的身份又如何在在上流社會生存呢?

    頂着別人嘲諷,譏笑的眼光,如同過街老鼠一般,沈唯一,你也應該嚐嚐這個味道。

    “還有就是墨子芩哪裏,快點着手準備,我看墨氏沒有了墨子芩,還能夠撐多久,墨家引以爲傲的商業巨頭,會不會就這樣沒落呢?簡直就是讓人太期待了。”

    “毒煙姐姐這麼多年依舊還是沒變,我就是喜歡毒煙姐姐這樣的人。”青亦捂着嘴巴咯咯咯的笑。

    “哪裏,青亦妹妹承讓了。”毒煙看着這個和自己一樣心狠手辣的人,倒也會恭維。

    “那麼,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那些人的尖叫吧?哈哈哈哈哈。”青亦眼裏全是瘋狂。

    毒煙也是抿脣微笑着,不錯,不錯,事情正按照自己所想要的地方發展。

    而唯一這邊,下班之後就回到軍區大院了。

    這一次讓唯一覺得意外的就是,她那個平時忙的不見人影的大哥居然也在。

    “你這個大忙人居然也在,簡直就是稀奇啊?”唯一走進來,大家都在。

    “你這孩子,才幾天沒見,養起來的肉都不見了,工作是很重要,可是自己的身體更重要啊?”

    元秋晴咋一看見唯一,覺得自己有些心疼了,就是不知道好好照顧自己。

    難怪墨御臨走之前千叮萬囑一定要看好他老婆,這一段時間沒見,很好,更有骨感了。

    那臭小子回來指不定又開始唸叨自己不疼兒媳婦了。

    “你這個樣子,二哥看見該心疼了?”一邊的王卿看着唯一調笑。

    “弟妹就別打趣我了,最近真的差不多把自己搞廢了。”唯一捂着自己的頭,很疲憊。

    “你這孩子,來,喝一杯參茶,纔出去幾天,就把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現在還年輕還有精神折騰,等以後老了,看你怎麼辦?”

    元秋晴嘴裏雖然這樣說,可神情卻是很溫柔的。

    唯一接過茶,“謝謝媽媽,這不是最近被打壓的有些慘麼?沒忍住?”

    唯一抱着元秋晴的胳膊撒嬌,其實元秋晴身上的氣質和當初蘇穎很像,很溫暖。

    “在怎麼樣這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你這樣大家看着心疼,多注意知道麼,畢竟你是女孩子。”元秋晴再一次叮囑。

    “好的媽媽,我知道了,我會好好的?”對於來自家人的關心,唯一可以接受。

    “就是,年輕的時候身體是最不能任性的,別和自己過不去”墨奶奶也忍不住接着往下講。

    “你這老婆子有完沒完了,人家好不容易回來和大家一起吃飯,就一直不停地聽你們唸叨,她以後還敢回來啊?”墨老爺子橫眉豎眼的看着自家老伴。

    “我說,你這個老頭子,是不是吃火藥了,我這不是擔心我們一一丫頭麼?”墨奶奶就不服了。

    “年輕人有自己的打算,你看着就好,一直唸叨,我都覺得煩?”墨老爺子也是不呈多讓的。

    “你這老頭子,我就是關心晚輩而已,沒別的意思。”

    唯一看着兩個人誰也不讓誰的,吵得臉紅脖子粗的,打算出面勸慰。

    “你別說話,兩個老人家的就是這樣,幾十年來,依舊還是有什麼事情就開始吵鬧,這就是他們的相處方式。”

    元秋晴看自己爸媽,給唯一解釋道。

    “吵一輩子,吵到兒孫滿堂,真的很幸福呢?墨媽媽!”唯一眼裏有着羨慕。

    “你爺爺奶奶感情非常好,兩個人也算戰爭年代過來的,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反而是到了晚年,兩個人就喜歡鬥嘴了。”

    元秋晴很佩服自己的婆婆,從那個年代活下來並且成就今天的墨家,是真的很厲害了。

    “這也是一種生活樂趣,慢慢習慣啊?”元秋晴拍拍唯一的手指。

    “我覺得這樣很好,真的,很羨慕?”不知道自己白髮蒼蒼的時候會不會和現在的墨奶奶一樣,兒孫滿堂。

    “你這傻孩子,人生的路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就想到哪裏去了,走走走,去吃飯,你看看你,一點血色都沒有。”

    元秋晴站起來拉着唯一朝着餐廳去,而原本吵得難捨難分的兩個人卻相互攙扶在一起往餐廳走去。

    墨家基本上都是一大家子在一起用餐,非常熱鬧。

    “小一一,最近工作還順利麼?”墨君看着自己這個兒媳婦,關心的問道。

    看着自己那斯文儒雅的父親,怎麼都想不到會有墨御那樣一個不苟言笑冷酷的兒子。

    不過仔細看看,墨御還是像墨君多一些。

    “還行,謝謝爸爸關心,放心吧,我沒事?”唯一臉上有着輕鬆的笑意。

    “聽說AK一直在打壓你是不是?”墨君有些好奇,那些人倒是是什麼人,非要和墨家回不去。

    “爸爸,我最近確實很被動,可是在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拿回屬於自己的主動權的。”一直這樣窩囊唯一可受不了。

    暫時的就先忍一下,風平浪靜也沒什麼不好。

    “你想怎麼做,你打算買那塊地皮,你應該知道的……”墨君有些不理解子兒子這個媳婦到底在想什麼了。

    “爸爸,那裏地方很好,機會也很好?我當然喜歡哪裏?AK把我逼的這樣慘,總的付出一點代價,不然我很虧。”唯一這人屬於那種心眼比較小的。

    “哪裏你真的考慮好了,確定要那麼做?”墨君很疑惑。

    “對的,爸爸,AK不是對於我格外照顧麼?來而不往非禮也!”唯一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在自己的嘴裏,眼睛眯起。

    “弟妹倒是想得到,讓人家挖坑把自己埋了。”墨子芩忍不住們笑出聲。

    “大哥說的這是什麼話,我可是有出力的,你看我這幾天熬夜加班的,多累,也是爲他們做貢獻了。”

    唯一一臉沒錯我就是這麼善良的眼神看着衆人。

    讓這些人都不由得哈哈大笑。

    “你這性格我倒是很喜歡,有仇必報,哈哈哈哈”墨老爺子看着唯一很滿意。

    這雖然表面乖乖巧巧的,可是內心也是一個非常黑的,一張小臉笑嘻嘻的,說不定人家背後怎麼想方設法坑死你。

    “弟妹這樣厲害,過兩年我讓位給你吧,沈氏哪裏展示自己的空間還是不夠大,來墨氏,絕對學到更多。”

    墨子芩話一說出口,墨家衆人全部都停下來筷子。

    唯一擡起頭看着墨子芩,眨了扎眼睛。

    “想要我做免費的勞動力,大哥,你這個資本家剝削人起來簡直就是不要命啊?”唯一倒是不以爲意。

    她都覺得不可能,她一個女孩子,還在這個年齡,撐起整個墨氏,怎麼想都不可能。

    可是唯一沒想到,有時候不逼自己一把,怎麼知道自己的地點在哪裏。

    不逼自己一把,怎麼知道自己的潛力有多大,很多東西,其實並沒有選擇的餘地。

    墨老爺子看了唯一一眼,低下頭繼續吃東西。

    “沒有,大哥是覺得你這樣的人才在哪裏太浪費了,還不如來墨氏哈那幾個老傢伙鬥,那纔是真的有意思。”

    “不,我拒絕,沒那個能力,我現在先把自己手頭上的事情處理了再說。”唯一依舊搖搖頭。

    無論怎麼樣,至使始終,唯一都沒有覬覦墨氏一絲一毫的財產。

    “別人求都求不來的,在你這裏反而就是一個燙手山芋了。”墨子芩搖頭失笑。

    “大哥,我追求沒那麼高,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我就知足了。”

    可是世間安得雙全法。

    想要和和美美的過日子,那就得站在絕對權力的巔峯,讓任何一個人都傷害不了你,都不敢傷害你的家人。

    “傻孩子,你怎麼就這樣傻呢?”元秋晴忍不住給唯一夾了一塊紅燒肉。

    元秋晴知道,唯一很喜歡這道菜。

    “小小年紀倒是心態平和,很難得了,小一一”話說自己那個兒子倒是眼光。

    這樣安分守己,不貪的人現在真的很少了。

    豪門世家那些女人,最喜歡的除了權就是錢,根本不可能和唯一這樣淡定的拒絕。

    錢的誘惑力有多大,他們都是親眼看見過的。

    “爸爸,站的高了,會很累,高處不勝寒!”唯一看着墨君,她覺得現在就很好。

    “你這樣的心態出門不怕被欺負麼!什麼都看得淡。”元秋晴又開始爲自己這個兒媳婦着急了。

    “媽媽,我的底線就是別人不能傷害我,也不能做任何傷害我家人的事情,不然……”笑容依舊掛在臉上,只是眼底迅速升騰起嗜血。

    墨老爺子微微眯眼,看了墨子芩一眼。

    “我會讓他體驗一下什麼叫絕望?”墨子芩看着這個比較自己小很多的弟妹。

    他覺得,假以時日,這個人一定會大有成就的。

    “吃飯,吃飯。”墨老爺子發話了。

    一家人才有開始繼續吃飯,不過這一次,就說一些家長話了。

    這一次來了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元秋晴都是親自燉補品給唯一送過來,讓一干人等倒是很羨慕。

    很快就到了招標的日子,唯一有些緊張,深吸幾口氣。

    “總監,會成功麼?”龍采薇心裏有些沒底,畢竟這一次可是關於未來的,能不緊張麼?

    這一片開發這樣有前景之後一定會有更多的利用的資源。

    可是,她的腦回路和唯一明顯不在一起。

    “沒關係啊?坑自己挖好了,要是真的針對我,那就一定會成功,這一片區域,不出一年,一定會……呵呵呵呵呵”唯一覺得自己有些等不及了。

    龍采薇看着那笑得異常奸詐的人,身子抖了抖,這惹誰都別和這位小祖宗回不去。

    她有的是辦法,整死你。

    “走吧,我們進去看看。”說完唯一帶着龍采薇和安妮就進去了。

    出乎意外的,真的成功了,讓唯一覺得自己就好像踩了狗屎一樣。

    “總監,我們競標失敗了,爲什麼你還這麼高興”。

    好歹也應該失落一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很好的狠一個傻瓜似的傻笑。

    “失敗了就對了,我要得就是這個結果。”唯一經過這一次倒是有着深思熟慮了起來。

    以前還不覺得,因爲AK打壓的不是沈氏一個公司。

    可是這一次唯一看的明白,這個AK專門就是來對付自己的。

    唯一仔細想了一下,最近沒得罪麼人啊?

    想起墨氏還有墨子芩,微微斂眉。

    “小一一?”林初晏的聲音在後面響起,跟着她一起的還有冷雲凰。

    “小一一可以告訴我這其中的原因麼?”林初晏很好奇,這唯一到底想要敢什麼。

    “現在還不能說,簽約之後我會給你答案的”唯一在工作上也算一個謹慎小心的人,隔牆有耳這種東西是經常存在的。

    “那就期待小一一,到時候給我一個答案,我是真的很好奇?”林初晏看着唯一那狡詐的表情,就好象看到了很多年前。

    唯一隻要每一次算計人,都會露出這種表情。

    “沒問題,今天多謝林大哥的鼎力相助!”林初晏配合的簡直就是太完美了。

    “舉手之勞,還是小一一機智。”唯一這演技簡直就是微惟妙惟肖,每一個表情都很到位,也難怪對方會被矇在鼓裏。

    “那裏,人生如戲,全靠演技,沒辦法?”唯一調皮的笑笑。

    “走吧,今天我請你們吃飯?”唯一看幾人爽快的開口。

    “我就不用了,和小丫頭還有一些事情,我需要和她一起去處理。”林初晏拒絕了。

    “初晏哥哥不必如此,我的事情可以晚一點,只是,我媽咪也要過來,沈小姐會不會介意。”

    齊瑤想看這個人很久了,所以冷雲凰也就順道安排了。

    “可以啊,不介意的,那我們走吧?”齊瑤也算元秋晴的朋友,即使是關係不太好的那種。

    可是自己也不能明目張膽的拒絕,再者就是,唯一想起司帝雲給自己說的,自己母親的身世。

    看着冷雲凰,那眉宇之間和自己相似的地方。

    “十八?”唯一輕聲喊道。

    “嗯?”冷雲凰偏過頭,有些疑惑,她和沈唯一一直的關係就不是很好。

    “沒什麼,我們走吧?”這個人算是她表妹吧。

    幾個人安排好餐廳之後,菜也上桌子了,就等着齊瑤了。

    ——

    今天週末,隨着白薔薇孩子的月份越來越大,幾個人平時也更加小心謹慎了。

    這身邊有一個孕婦的感覺簡直就是太提心吊膽了。

    這不,一出來都是幾個人在一起的。

    “你們別這樣緊張兮兮的,看起來比我這個孕婦還要緊張。”幾個人走在大街上,一個給她打傘,另外一個給她拿水的。

    白薔薇眼裏有着滿足,這些人對於她真的很好。

    “你一個孕婦,能不能整體就別想着往外面跑,你都不知道我們多擔心?”顧悠悠看着自己身邊的人,到底有沒有一個覺悟了。

    就因爲惦記一個小籠包,這千里迢迢的,大中午四十度的大太陽下面,幾個人陪着她一起來。

    “辛苦你們了,抱歉,我是真的很想吃?”上一次任飛揚買給他之後她就一直惦記上了。

    而今天任飛揚正好有事情沒在,可是她又非常想吃,實在忍不住了,想跑出來,被這幾個人看見了。

    這大白天的,白薔薇是覺得無所謂,可是這幾個人就是要她在她們的視線範圍之內才放心。

    “你一個人出來,讓我們怎麼放心,三個月之內是危險期,白薔薇,你是不是傻?”林初夏看着人就一一生氣了。

    “別生氣了,都是我的問題,好不好。”白薔薇是真的投降了。

    “以後想着一個人偷溜,你自己看着辦?”顧悠悠涼涼的說了一句。

    “我不……”話到嘴邊就停住了。

    白薔薇看着那一幕,至今爲止,還是覺得不舒服,

    可是卻不再是那種無法忍受的尖銳的疼痛,看來時間真的是一個好東西。

    “看到什麼了,這樣萎靡。”顧悠悠順着她的眼光看過去,看見那幾個人,瞭然了。

    “出來逛街都能看見這樣令人不舒服的畫面。”林初夏看着那在婚紗店裏試婚紗的人。

    白薔薇微微低頭看着自己罪有些凸起的肚子,和任尹分手的時候,這裏還是平坦的。

    一晃眼,時間過的真快,一眨眼兩個月過去了。

    白薔薇想起以前自己和任尹打算結婚的時候,什麼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做,而任尹就好像一個局外人一樣看着她忙的團團轉。

    而現在那個人,正在溫柔的給身邊的人試婚紗。

    原來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別。

    “走吧,晚一點可能人家都要關門了?”白薔薇轉過身子朝着前方走去。

    “白薔薇?”一道幸災樂禍的女聲響起。

    那是走出來的許清清,許清清看在白薔薇的眼裏全是鄙視。

    “怎麼?聽說人家在這裏選擇婚紗,你也跟着來了,簡直就是恬不知恥?”

    對於許清清眼裏的鄙視,白薔薇也不知道說什麼,不明白爲什麼這個人一直就是不會放過自己。

    她都已經和任尹沒關係了。

    “你算什麼,會不會說話?”林初夏走上前看着人。

    “我說那些恬不知恥的噁心女人,你插什麼嘴,難道你就是那個恬不知恥的女人麼。”

    白薔薇這幾個好朋友,每一個她都非常厭惡。

    “說的就是你這種吧,都快是你姐姐的男人了,你看看你,那一臉嫉妒的樣子,嘖嘖嘖。”

    世界上就有那麼一種人,自己得不到,別人也休想得到。

    許家怎麼就有這麼一個心態扭曲的人呢?

    “滾,我和那個賤女人說話,關你什麼事情?”許清清走上前,看着白薔薇,表情怎麼都稱不上友善。

    “看見沒有,任尹和我哥哥在一起了,你沒有機會了。”許清清指着婚紗店裏幸福的一對嘲笑道。

    “是你嫉妒還是我嫉妒,許清清,可能你自己都沒感受到自己那扭曲的感情吧。”

    “你動不了許雙雙就想方設法來我這裏出氣,許清清,你把我當作什麼了。”

    “怎麼,喜歡自己姐夫,可是人家偏偏又不喜歡你,是不是感覺很痛苦,那就對了,你就是自找的。”白薔薇也不是什麼任由別人拿捏得軟柿子。

    “你這個賤女人,你胡說什麼,我纔沒有。”而許清清就如同那被踩到尾巴的貓兒一樣,很尖銳。

    猛地就朝白薔薇撲過去。

    “我今天一定要弄死你。”許清清臉上有着扭曲。

    幾個人被這一幕嚇傻了,都不知道這許清清這樣偏激。

    “啊。”白薔薇看着那朝着自己撲過來的人大聲尖叫。

    “你是不是瘋了!”顧悠悠回過神連忙攔着許清清這個瘋子。

    這樣不顧一切的衝上來,白薔薇的孩子也才三個月呢?

    “你住手。”林初夏驚悚了。

    儘管兩個人同時攔截,可是這種瘋婆子的爆發力還是有些強大的。

    直接讓把幾個人全部撞倒在地上。

    許清清翻過身子直接掐上白薔薇的脖子,了。

    白薔薇摔倒在地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可是感受到自己脖子上的力道。

    還有自己隱隱有些疼痛的肚子,開始慌忙起來了。

    “夏夏,顧悠悠,我的肚子,我的肚子,我的孩子。”那聲音裏面前是驚恐。

    “你這個瘋子。”林初夏氣的什麼都不顧了,一把抓着許清清的頭髮,將人扯過來。

    “薇薇,你怎麼啦,你就別嚇我?”看着白薔薇疼的臉色都慘白了,顧悠悠徹底的嚇到了。

    “孩子,我的孩子,快點打電話去醫院,還有小一一。”白薔薇疼的說話都是顫抖的。

    “好好好,我立刻打電話,立刻打電話。”顧悠悠手指都是顫抖的,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打電話。

    而唯一這邊。

    “不好意思,路上有一點堵車,來晚了,讓你們久等了。”

    齊瑤穿的是一襲淡藍色的旗袍,這顏色讓唯一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齊瑤走過來看這幾人,笑意優雅而溫和,很容易讓人萌生好意。

    “打擾了你們一羣你們一羣年輕人盡興,會不會怪罪伯母?”齊瑤看着幾人笑道。

    “哪裏,伯母能賞臉,我們很榮幸呢?”官場上的客套話唯一也會。

    “小一一?”齊瑤看着唯一的臉龐,想起自己老公查到的那些信息。

    原本幾天之前就一直想要去見這個人的,然而她一直在忙,自己也沒忍心打擾。

    這一次還是聽說唯一會來競標,而林初晏也會一起,有林初晏的地方,冷雲凰肯定也會在。

    所以她纔會想要自己女兒想方設法的留着唯一,。

    關於唯一的信息已經傳回意大利,想必那兩個老人也會在不久之後到來。

    看着這張和夢舞幾乎一模一樣的臉蛋,齊瑤神情有些激動。

    “伯母怎麼啦?”唯一看着人這樣激動,也有些不自在。

    “小一一和我的一個故人很像,我認識她的時候,也是大學,那姑娘,很喜歡穿旗袍,特別鍾愛淡藍色的。”齊瑤眼裏有着懷戀。

    唯一瞳孔微微一縮,頓時沒說話,看來這些人都是知道的。

    其實這個人,按道理應該喊一句舅媽的,可是現在卻是喊不出口。

    “能和伯母處的那樣好的人,應該很優秀?”唯一的眼眶有些溼潤。

    其實她並不瞭解,爲什麼自己母親明明就是冷家大小姐,爲什麼最後落的有家不能回。

    “小一一……”齊瑤還想再說什麼,卻被打斷了。

    “伯母,我不想再聽了,我們吃飯吧?”無論怎麼樣,人都已經死了,現在說什麼都可以用了。

    齊瑤眼裏有着黯然,可是隨即釋懷,唯一有怨言也是應該的。

    畢竟錯誤已經造成了,而人也已經死了。

    “你喜歡吃什麼,小一一。”齊瑤看着人,眼裏是滿滿的關心。

    可能幾個人裏面最莫名其妙的就是林初晏和龍采薇了。

    不知道爲什麼齊瑤對於唯一會是這個態度,齊瑤絕不是像外面那些傳言一樣溫和的。

    “我不挑食。”唯一答道。

    “以前夢舞也不挑食,最喜歡吃辣的。”齊瑤夾了一塊酸湯魚給唯一。

    “謝謝?”唯一還有很客氣的說了一聲。

    “我們之間不必如此客氣,小一一,有時間你就來冷家玩,千凰和雲凰都在呢?平時也就只有她們姐妹兩個,很寂寞的?”齊瑤想要邀請唯一去了冷家。

    “伯母,有時間我回來的,我也是需要時間去接受的。”唯一最不能釋懷的就是冷家兩位老人對於自己女兒的逼迫。

    難道門楣真是那麼重要麼?重要的非要不折手段的拆散自己父親和母親。

    唯一很理解那種爲自己孩子着想的心理,可是,把那樣的愛壓在冷夢舞身上,也難怪最後即使沒死也不願意在回去。

    “他們不是故意的,只是因爲要太在乎了。”忍受白髮人送黑髮人,這些年的懲罰也是夠了。

    “不要再說吧?”唯一覺得自己很心累,沒辦法做到無動於衷。

    “沒事的,你好孩子,伯母相信你。”相信你有一天會想通的。

    “小一一一會兒還有什麼事情沒有?”齊瑤詢問。

    “沒有,接下來基本上落實了。”就等着看人家的好戲呢?

    “那我們一起逛街怎麼樣?”齊瑤提議道。

    “我……”唯一張口就想答應,手裏的電話就想起來了。

    唯一拿起自己的手機,看着上面的顯示,有些奇怪,現在這時候顧悠悠打電話來給自己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一個電話?”說完拿着手機走出去,來到外面接聽電話。

    “小一一,你快過來,你快過來,薇薇流量很多血,嗚嗚嗚,好多血。”顧悠悠的聲音已經哽咽了。

    “什麼?你們怎麼看人的,爲什麼會流血,還不快去醫院,快點啊?”這好好的怎麼就流血呢?

    那個孩子白薔薇看的很重要啊?

    “好好好,我馬上就到?”唯一接完電話走進來。

    “各位,不好意思,下次再一起用餐,我朋友那裏出了一點事情,我先回去看看一下,”說完也不等幾個人回答,腳下生風一般朝着外面跑。

    “這是怎麼啦?走的這樣匆忙。”齊瑤看着那遠去的人眼裏有着不捨得。

    “估計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因爲唯一身上還有這樣的時候,即使被別人打壓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也不會這樣臉上有着慌張。

    這頓飯沒唯一在,幾個人也是隨便吃了一點就各自回去了。

    唯一往醫院馬不停蹄的趕,一路上隨時打電話問情況。

    到達醫院之後就往急診科走去,看着那在急診手術室外面的幾人,還有那亮着的紅燈。

    “到底怎麼回事,到底什麼回事?”一切明明都還好好的,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數。

    看着唯一那陰沉的臉色,幾天都不敢說話,唯一轉過頭看着衆人,特別是看着某一個的時候。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唯一提起任尹的領導,眼神凌厲的看着人。

    “請你鬆手,並不是我。”任尹用力扯回自己的領帶。

    “不是你還有誰,爲什麼,你特麼都和她分手了,爲什麼還還一直糾纏着不放,爲什麼,就不能讓她好好過日子,任尹,你這個混蛋,白薔薇哪裏對不起你了,你爲什麼就是不放過她在,爲什麼?”唯一手腳並用的還是踢打。

    “你這個瘋女人,根本就和任尹哥哥沒關係,那個賤女人就是活該。”許清清眼裏有着報復的快意。

    “啪”的一聲無比響亮。

    ------題外話------

    推薦《千金重生:妻色撩人》鳳玖

    容顏死在二十歲,再次睜開眼,化魔而歸。

    古武,醫術,信手捏來,復仇,虐渣,手到擒來。

    她是世人眼中的世家小姐,美麗,高冷,卻也是遊走在各種場合的惡魔,冷酷,無情,更是高高在上的神祕毒醫,治病救人,製毒殺人,是死是活,只在她的一念之間。

    偶然出現的他,鐵血神祕,狠辣無情,卻只爲她一人留情。

    她的一切都讓人仰慕,卻在一不小心中落進了他的溫柔陷阱。

    從此,她佔了他的心,他成了她的天。

    酷爽無虐,甜寵無度,PK求收。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