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 我們聯手把AK埋了(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7 我們聯手把AK埋了(一更)字體大小: A+
     

    看着自己手裏的資料,眉頭緊緊的皺起,看着AK的美容品牌,和準備發展的建築工程資料。

    AK的美容品牌可以看得出來是非常受歡迎的,從那些用戶的反應中就可以看出來,總之口碑很好。

    而建築行業,唯一眯起眼睛,既然別人都敢把主意打到自己的頭上,自己自然也可以不用那麼客氣。

    沉思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麼眼前一亮,嘴角勾起一個弧度。

    拿出自己的電話,一個人的力量肯定是不夠的,看了看自己的電話薄。

    撥打了出去。

    “喂,你好,我是沈唯一………………。”

    看着窗外,唯一咬了咬牙,轉過身子,拿着自己的包就往外面走去,不可能就這樣認輸。

    找一個安靜的咖啡廳的包廂,環境很優雅。

    眼神定格在某一個地方,連人走進來都沒有發現。

    “小一一,你找我?”溫潤的聲音響起,唯一這纔回過神來。

    看着來人,揚起笑意,指着位置。

    “林大哥,請坐。”

    林初晏看着人,坐在了唯一的對面,對於這一次唯一的的邀請還是感到詫異,如果沒有必要,沈唯一基本壓根就不想見他。

    “林大哥最近這樣忙,還要打擾你,真的很不好意思?”唯一感覺有些抱歉。

    其實林初晏以前和她們關係還是不錯的,只不過出國留學了之後大家也就不再聯繫了。

    後來大家長大了,距離也越來越遠了,更何況,林初晏的心思唯一後來細想也明白一些。

    之前她可能不懂感情,懂了之後和這位更加不想有關係了。

    不是她薄情,而是她在乎一樣東西,或許另外一樣你就會在不知不覺間失去。

    林初晏和她,註定只能作爲普通朋友,關係也只能到這裏。

    其餘的,真的不能勉強。

    “你和那時候一樣,依舊沒什麼變化?”

    林初晏很多年前記得唯一似乎也是現在這個樣子。

    唯一的改變就是,臉上少了一些那時候的稚氣。

    變得越來越成熟了,也離自己越來越遠了。

    “林大哥還記得那時候麼?感覺變化挺大的,我覺得林大哥纔是真的沒變,這麼多年你依舊一如既往的讓人覺得很想親近?”

    唯一看着這個和林初夏相貌有着幾分相似的人,心裏無論如何都討厭不起來。

    “小一一還是那麼會說話,每一次和小一一相處都覺得很愉快。”林初晏端起唯一給自己點的咖啡,輕輕的喝了一口。

    “林大哥說笑了,那時候林大哥也算學校裏的風雲人物,我們就可都跟着你沾光,得了不少好處呢?”想起那時候唯一自己都忍不住笑起來。

    那時林初晏女人緣非常好,經常有人送東西,可是那些東西最後都是到她們手裏了。

    “小一一見笑了。”顯然林初晏也想起來了,眼裏有一絲懷念,可是卻沒有愛戀了。

    有些東西,由不得你不放手,因爲不屬於自己。

    “最近你那裏怎麼樣?”林初晏看着唯一問道,笑容依舊溫和。

    “今天約林大哥來,就是因爲公事的,我也希望林大哥可以幫助我一把?”現在真的需要林初晏的配合。

    “小一一有什麼爲難的地方,也可以和我說說。”這個和自己妹妹玩的很好的人,即使做不了情人,也可以做朋友。

    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林初晏是能幫助就幫助。

    “林大哥,我也不爲難你了,我知道最近也很忙碌,因爲不是我一個人受到打壓。”唯一嘴角牽起苦笑。

    “你也被打壓了?”墨氏在哪裏擺着按道理來說不可能啊?

    林初晏想什麼,唯一一眼就看出來。

    “墨氏是墨氏,沈氏是沈氏,我們並無任何生意上的往來,有些東西一旦做了,難免會令人說三道四。”

    那些人從來都是看不起她,這一點唯一知道,也看得明白。

    可是她就是要證明給那些人看,她沈唯一絕對不是一個軟柿子,不由他人隨意的欺凌。

    “依舊還是那麼要強?”婚禮的時候林初晏也去參加的,自然看得出來那剛個人對於這位是多麼的在乎。

    只要這一位說一聲,那什麼都不是事情,可是,看着唯一,這一分鐘有些欣賞。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爲了金錢而迷失,有些人的追求不是那個。

    “兩碼事情,不喜歡混爲一談,很糾結的”唯一這個人最大的好處就是特別爽快。

    “需要我怎麼幫助你?”這一次不叫幫助唯一,而是幫助自己了。

    因爲自己哪裏也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失。

    如果不解決,損失將還會持續進行中。

    “AK手段一向強硬,我們當然不能明着來,這一點我考慮很久了?”當面對上,沒有什麼好處。

    說不定還會被報復,可是關係都已經這樣了,唯一也沒打算就這樣和善的相處了。

    “AK確實很強硬,是一個背景很強大的人,可以說建造的AK花費了他很大的心血,而且AK的美容品牌是真的很好。”

    國內的化妝品自然不能與國外的相比。

    很多人爲了面子,走的自然就是這種高端的品牌。

    所以AK也算迎合了A市的女性市場需求,在這一方面短短的時間之內佔據了不可撼動的位置。

    可是,人都是因貪心的,這AK居然還想籠絡整個A市商業圈。

    被墨子芩將來一軍,又因爲後續的打壓,才漸漸收斂,可是它的收斂確實想要慢慢的蠶食。

    這讓唯一怎麼可能容忍,沈氏是自己媽媽一手創造的,絕對不可能讓任何人打它的注意。

    “這一點是意料之中的,女人一般就舍的花錢,特別是那些名門貴夫人,臉面就是第一門牌號。”

    主要還是人家化妝品好

    “看見打算怎麼辦,從哪裏出手。”林初晏很好奇,這沈唯一到底會這麼做。

    “我們不出手,我們讓他們入圈子?”這是現在最有效的辦法了。

    “怎麼做?”林初晏很和氣地問道,這個沈唯一看得出來,真的不是一般啊?

    有很多同齡人沒有的冷靜和睿智。

    “聽說A市以西位於臨海的地方打算規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打算去競標那塊地皮,我就用那塊地皮,把AK埋了。”

    唯一說的若無其事,就好像今天要吃什麼一樣風輕雲淡的。

    “哪裏臨海的位置,看得出來地理環境不錯,如果AK競爭到哪裏,只會在建築行業更上一層樓,爲什麼會把別人埋了。”

    林初晏有些不理解唯一這個打算了,那個項目要是真的落在了別人的手裏,那纔是真實損失。

    林初晏對於那塊地皮也有一些心思的,現在看唯一這樣,難免有些緊張起來。

    不是因爲商業競爭,而是怕AK因爲這件事情的更加強大,到時候唯一處境會更不好。

    “林大哥,世事無絕對呀,我知道你對於那塊地皮也有一些想法,都是商人我也是理解你的,沒有哪一個不喜歡豐潤的利益的,那樣的肥肉,確實吸引人,無可厚非。”

    唯一底下頭喝着咖啡,眼裏快速的閃過一抹亮光。

    “小一一,說說你的打算,我看看能不能合作,畢竟我公司可是還有幾百人要吃飯呢?”

    看着林初晏的態度,唯一眼裏更加溫和,直到現在這個人還在這裏,那就是表明願意相信她。

    “我當然不會讓林大哥難做”林初晏回來也沒有多久,現在正是大展宏圖的時候,唯一自然不可能給人家難看。

    “那唯一的意思是?”林初晏看着人實在是太好奇了。

    “林大哥可能還不知道,正常情況下,哪裏是一塊肥肉,可是要是出了什麼狀況,還肥的起來麼?”唯一眼裏有些冷。

    這還是前幾天聽元秋晴和墨君討論到的,元秋晴還千叮萬囑千萬不能犯傻去拍賣那塊土地。

    現在AK不是很喜歡和自己作對麼,自己去競標,那些人怎麼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你什麼意思?”林初晏眼裏有着沉思,看着唯一希望給能一個明確的答覆。

    “林大哥,我就喜歡鋌而走險,你相信我,我絕對不會暗算你,把那塊地皮私自吞下的。”

    唯一也不希望林初晏誤會自己想要勸阻他放棄競標。

    現在林氏和沈氏都是被打壓的對象,這一筆單子雖然起不來什麼決定性是作用,可是還是可以填補一些的。

    “對於打敗AK,你有多少打算?”林初晏不是擔心那個問題,而是怕唯一自己把自己坑了。

    “你有沒有想過,一旦失敗,沈氏不但會雪上加霜,你們也會遭受更加猛烈的打擊。”

    “不會的,林大哥,我有把握,那些人會阻止我的,不會讓我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成功。”

    唯一倒是不在乎,這件事情勢在必行,繼續下去沈氏會遭受到更加嚴重時打擊。

    唯一自己不願意處於這樣的位置。

    “小一一,不管怎麼樣,我選擇相信你?有什麼地方需要我配合你,你儘管說?”林初晏完全就把主動權交給唯一。

    唯一一愣,隨即淡笑:“謝謝你,林大哥。”

    “你自己要小心,畢竟一個女孩子,你老公又不在身邊,很讓人不放心?”這只是純屬對於朋友之間的關心了。

    “我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弱。”唯一哭笑不得。

    爲什麼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會屬於那種隨時處於危險之中的人呢?

    難道自己看起來真的那麼弱。

    其實唯一不知道,她不說話安靜的時候確實有那麼一份惹人憐愛的柔弱之感。

    身材纖細,容貌精緻,一看就是想要的小心翼翼保護起來的要瓷娃娃。

    可惜,事實卻是完全相反的,這是一個兇悍起來男子都自愧不如的,所以說人不可貌相啊?

    “你怎麼就沒這麼關心過我?”就在唯一準備說話的時候,門口的聲音插進來,裏面有些幽怨。

    唯一擡起頭看着來人,眼裏閃過了然,隨即看着林初晏的眼神有些曖昧。

    沒錯,來人就是冷雲凰。

    聽見聲音,林初晏轉過頭,“你怎麼來這裏了?”

    “我爲什麼不能在這裏,你都進來多久了,一直就沒有出去,我擔心不行嗎?”

    冷雲凰走上前坐在林初晏的身邊,雙手抱着林初晏身上胳膊,宣示主權。

    “咳咳咳?”唯一忍不住咳嗽起來,現在的小姑娘簡直簡直就是太會維護自己的東西了。

    林初晏看着冷雲凰這孩子氣的動作看着唯一有些尷尬。

    示意冷雲凰注意一點,這在人前這樣親熱,林初晏還是有些不習慣的。

    “我什麼都沒看到?”唯一臉上的笑容加大了。

    那小姑娘眼裏有這對於自己的探視,還有着一絲不易發現的羨慕。

    “十八,我是問你,你怎麼會在這裏,或者說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這人出現的太突然了。

    “我陪我媽媽在附近逛街,就看見你進這裏面了,然後遲遲不肯出來,我就進來看看了。”

    她不是懷疑林初晏會幹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情,就是不喜歡別人和她的初晏哥哥這樣接近,那樣她心裏忍不住的不舒服。

    等了再等,最後忍不住才進來的。

    “我不會把你的初晏哥哥怎麼樣的,我們就是談一些事情。”吃醋是每個在戀愛中的人都會幹的事情。

    即使知道很可能那個人和自己愛人並沒有什麼關係,可是就是忍不住懷疑和猜測。

    所以唯一也願意吃張口解釋。

    ωwш▲ ttκá n▲ C〇

    “我沒懷疑你,你是有老公的人。”冷雲凰一直都知道沈唯一對自己自己沒威脅。

    更何況有那麼一個愛自己如命的老公,傻子纔會不珍惜。

    沈唯一這個人,其實還是很對她的胃口的,就是兩個人平時交集太少了。

    特別是自己的母親,一再的爲這個人說話,也許,她們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如此淺薄。

    “對的,有夫之婦了,沒有你們年輕人的熱情了。”那些年玩的比那個都嗨。

    “對了,我還有一點事情,就不打擾你們了?林大哥,十八,後會有期。”唯一說完站起來,朝着外面走去。

    看着那毫不猶豫就走的人,冷雲凰眨眨眼間。

    “其實你以前的眼光是真的不錯的,這位小姐姐,是真的很值得人去愛?”可是這才只是開始,以後的冷雲凰會覺得。

    娶了唯一的那個人簡直就是踩了狗屎運。

    “你呀,快說,怎麼來這裏的,別騙我,什麼在附近逛街?”林初晏看着自己身邊的人有些無奈。

    “就是在附近逛街?”冷雲凰肯定不說,她能說她去公司少人找不到,然後叫自己姐夫給自己查的麼?

    很顯然,不可能的,因爲這樣林初晏會不高興的,沒有人願意被別人這樣監視。

    “我和小一一沒什麼,就是一些工作上的事情這樣處理?”不知道爲什麼,林初晏張口就開始解釋了。

    冷雲凰臉上揚起大大的笑意,看着自己身邊的人。

    “那是當然,我這樣優秀,你眼裏怎麼還看得見別的女人?”

    看着那自信的人,林初晏忍不住好笑。

    “走吧,吃東西去,餓死了?”千凰站起來牽着林初晏也走出咖啡廳。

    林初晏就任由人這樣拉着,可能他自己都沒發現,自己眼裏那不易發覺的寵溺。

    很多感情都是潛移默化的,等你發現的時候,有可能已經覆水難收了。

    唯一回到公司之後就先去了董事長辦公室。

    唯一把自己的打算說了,沈嚴臉上的表情有些猶豫。

    “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那些人不會就這樣給我們時間讓我們喘氣的。”

    唯一拿起一支筆,在手裏轉動着,看着沈嚴,淡淡的說道。

    “你這樣太冒險了,不過,注意倒是不錯。”沈嚴覺得自己以前簡直就是太小看自己的女兒了。

    當然這不算他的女兒,可是卻一直是他看着長大的。

    很多事情,已經習慣了,儘管之前他不會關注唯一。

    可是唯一始終頂着他沈嚴女兒的頭銜。

    看着眼前看那褪去青澀的臉蛋,和記憶中的人慢慢重合,竟然是出奇的相似。

    “你決定就好,只是注意自己的安慰?”那樣鋌而走險算計別人的事情也就唯一可以想起來了。

    這樣孤注一擲的人,說實話,沈嚴覺得挺可怕的。

    “那就這樣吧?我會着手去處理的,到時候給AK一個大禮,免得覺得我們沒禮貌?我們可比他們講究多了。”

    唯一臉上笑意溫和,卻是沒有任何溫度。

    今天一整天都在處理事情,自然是沒辦法去和王譯吃飯了。

    兩個人的飯局就推到了第二天。

    距離上一次見面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王譯再一次見到人,依舊是那度玩世不恭的樣子。

    爲了避免有一些人喜歡沒事找事,唯一選擇的地方都是人多眼雜的。

    出去的話基本上安妮都在在她的身邊貼身保護。

    “哎呦,這麼久沒見,不知道沈總還記得我這個老熟人不,這記不得了可就讓人覺得傷心了。”王譯一見面就開始鬼哭狼嚎了。

    “你就不能正常一點,那樣我們還會好好談話,你這樣有損你王氏總裁的形象?”

    唯一走過來坐在他的對面,翻了翻白眼,這貨就是一個無賴。

    “小一一,你越越來越有味道,讓我更加喜歡更加放不開也更加愛不釋手了怎麼辦?=

    王譯勾人的桃花眼朝着唯一拋了一個眉眼。

    唯一覺得和這個人在一起真的每時每刻都會處於爆發的狀態。

    “你經常會這樣抽風麼?今天約你來就是想要告訴你,以後別在給我送花,我承受不起。”現在這個位置真的太敏感了。

    一不注意就會落人口舌,唯一不喜歡因爲自己而讓別人胡說一些子虛烏有的東西。

    她和墨御的感情很好,也不希望這段感情裏有誤會,她老公很相信她,而沈唯一,不想辜負這份信任。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沈小姐不喜歡也不能剝奪我這追求美人的雄心壯志啊?再說,我中意沈小姐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沈小姐現在才和我說這個,不覺得有些太絕情了。”

    王譯神情並沒有任何變化,依舊一派的風騷。

    “以前那是沒必要,沒必要的意思你懂的吧?”

    那就是完全不在乎,因爲王譯對於唯一而言就是一個路人甲。

    沒必要浪費過多的時間在他身上,唯一不是一個輕易就會向感情妥協的人。

    可是她妥協的那個人,一定就是她心之所向的人。

    其實司家的基因也很良好,至少都屬於那種非常專情的,就像當初的司帝亦和冷夢舞一樣。

    即使天各一方,也是爲對方着想的。

    “我不懂,我只知道我喜歡沈小姐,希望沈小姐給我一個機會,你沒給我機會,你怎麼知道我不會比墨御對你更好,他能給的我也可以給,他給不了的我也可以給,小一一,你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麼?”

    王譯一邊說,一邊湊近唯一,唯一看着裏自己越來越近的人,伸出自己的手指推開某人。

    “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我這個人脾氣不好,一上火就開始忍不住了?”唯一這句話絕對屬於咬牙切齒的。

    “沈小姐,你只是先遇見了墨御,你沒接觸過其他男人,你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樣的?沈小姐,你還那樣年輕,沒必要在那個人身上浪費時間。”

    王譯就是希望墨御不好過,他是真的不喜歡那個人還有墨家全部的人。

    唯一看着人,這一分鐘也不生氣了,看着額眼睛直愣愣的。

    “王譯,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唯一臉上揚起笑意,和之前冷若冰霜的樣子不一樣。

    那是一種氣質的變化,從內的外散發着舒服的氣息。

    “我當然愛過。”王譯輕笑。

    “嗯,你不是愛過一個人,你是愛過一羣人對吧,是愛人家年輕的身體還是年輕的臉龐,你確定你們那時愛情而不是交易。”唯一看着人覺得有些好笑。

    這個人女朋友太多了,什麼名模,一線明星,成功企業家,那個不是被這張臉迷的找不到回家的路。

    王譯眼神閃了閃,沒有解釋。

    “我都愛,我即愛人家年輕的身體也愛人家年輕的臉龐,可是我更愛沈小姐,看着都覺得賞心悅目,更別提做一些什麼了。”王譯眼神在唯一的身上掃視。

    唯一深吸幾口氣,平復自己的怒氣,這個人就是有那個本事,讓人恨不得一菸灰缸給他那張妖媚的臉上砸過去。

    媽蛋,就不能說話正經一點。

    “王總,我勸你說話之前最好先組織一下語言,我這人真的脾氣不好,平時墨御寵習慣了,沒事就喜歡練手,拳頭總是不認人的,別逼我!”

    看着那張禍水的臉蛋,唯一恨不得給他弄上幾刀,叫你笑得這樣燦爛的。

    不過怎麼樣,唯一還是喜歡墨御那種硬漢的,對於這種花樣男子,看看就算了,沒安全感。

    “我也很喜歡小一一這樣直接的性格,不知道爲什麼,越看越喜歡,越看越不能放手?”王譯看着唯一的眼神極盡誘惑。

    “王譯,我不想和你扯其他的,話我就說到這裏了,以後別在做一些讓別人誤會的事情,我會很苦惱,我現在生活的很安寧,不喜歡別人打破這份平靜。”

    唯一看着那喜歡裝瘋賣傻的人,不要想把這個話題揭過去。

    自己今天就是爲了解決這件事情的,這個王譯在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一定是一顆定時炸彈。

    說不定什麼時候就在爆炸了,這個不安分的和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覺,實在是太糟糕了。

    王譯眼裏有着一絲暗沉,嘴角的笑意微微淡了一些。

    “其實你和墨御或者墨家有什麼矛盾吧?”要不然不會一直糾纏着自己不放。

    唯一仔細的想了一下,就只有這個可能了,和墨家有仇,想要曲線救國,從自己這裏下手。

    可是那有那麼容易,自己最恨的就是別人的利用和威脅。

    “沈小姐說什麼,難道沈小姐不覺得自己很優秀麼,那樣驕傲自愛的沈小姐很令人有徵服欲,沈小姐對於自己的魅力不自信麼。”

    唯一這樣的相貌是真的精緻的,就如同那套瓷娃娃一般,讓人想要捧在手掌心,好還呵護。

    “即使有徵服欲,最後也不可能是你,王總,我這個人很固執,固執的只會和一個人在一起,固執的只會愛一個人,固執的認定一個人之後一輩子都不會放手。”

    “誰敢去破壞我和我老公這來之不易的安靜,那麼我是肯定會讓她心神不的。”

    “那種煎熬的感覺我覺得王總是體驗過的,最得饒人處且饒人,王總又何必這樣爲難我?”

    這個人現在也還不能得罪,兩個人還有着合作項目,以後多多少少的都會在一起討論。

    “我不明白你在再說什麼,沈小姐,今天我還有一點事情,先失陪了?”王譯站起來,打算走了。

    “聽我說完,王譯,不管你和墨家有什麼恩怨,我不允許任何人從我的身上下手傷害墨家人,那樣的人,我會恨不得剝皮拆骨也不會解我心頭之恨的。”

    “我們的關係只能是朋友,王總下一次還是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別讓別人說什麼閒話。”

    唯一也站起來,王譯這個人,比她想象中的還要深沉。

    自己一直在刺激他,可是他依舊這樣無動於衷。

    “沈小姐,我一開始的目的就是你,爲什麼你就是不覺得自己有那個魅力呢?”王譯緩緩的走到唯一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人。

    唯一擡起頭,眼裏有些諷刺的笑意。

    “王總,你說話真的很動聽,看得出來,那些栽在你手上的女人不怨,可是你這樣的方法別用在我的身上,我不吃那一套的。”

    早就過了追求刺激的年齡了,現在的自己只想守好和墨御兩個人的家,和和美美的會一輩子。

    不想要有什麼人企圖來分開他們,墨御不允許,她也不允許。

    這段感情,從來都不說一個人在守護。

    “沈小姐對於墨二公子真的很癡心,豪門世家哪有那麼多癡情可言,把握好自己手裏的權利纔是最重要的,特別是那個男人還愛你的時候。”說到這句話王譯的氣息有一瞬間的陰沉。

    雖然消失得很快,可是唯一還是感覺到了。

    “我很感興趣,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麼,想要報復誰?墨御?確實你一個聰明的一個人,想要報復墨御確實應該從我這裏下手。”

    “這要是下手成功了,墨御一定會生不如死的,是不是看着就解氣了。”

    王譯眼角抽搐,看着唯一,這一分鐘他發現他有些不瞭解眼前這個人了。

    變化的太快,讓人掌握不住,這一會兒一個樣子。

    “但是,我這個軟肋沒那麼弱呢?想要從我的身上下手,那就要有死的覺悟,傷害我在乎的人,我不毫不猶豫的弄死她,王總有時間,也可以和我多加交流一下心得體會。”

    “我相信我和王總是一路人,一定會相處的非常愉快的,既然王總有事情,那麼我就不打擾了,今天我也還有其他事情沒處理,先告辭了。”

    唯一轉過身子,朝着外面走去,安妮一直都身後。

    王譯是運氣好沒動手動腳,要不然今天也不可能這樣完整的站在這裏。

    王譯看着遠走的背影,聲音有些嘶啞。

    “他真的那麼好,沈唯一,你就這麼喜歡他。”

    那個人常年都是在部隊,沒有多餘的時間陪自己的老婆。

    王譯不知道,爲什麼沈唯一這樣堅持。

    她越堅持他就越不舒服,憑什麼墨家的男人福氣這樣好。

    他就偏偏不信了。

    現在的王譯還沒有體會到自己心裏這有些酸澀的感覺是什麼。

    他也沒有仔細的想過爲什麼同樣都是墨家人。

    爲什麼墨子芩也有女朋友他不去招惹,就是喜歡這個小辣椒。

    唯一沒有轉過身子,“值得,一切都值得,不管你們怎麼想,反正我是願意的?”

    說完再也不停留了。

    安妮走到王譯身邊的時候停頓了一下,眼神冷冷的看着他。

    王譯剛纔沒注意,現在看着對於自己非常仇視的人有些不理解。

    上司是這樣,想不到身邊的人都是這樣,唯一不待見他,想不出這個存在感很低的人也不待見他。

    王譯覺得,自己什麼時候這樣惹人嫌棄了,這不科學啊?

    以前那些人看見他就好像蜜蜂見了蜂蜜一樣,恨不得撲上去咬兩口。

    現在的女孩子到底怎麼樣了,審美關都如此不同了。

    “別打她的主意,她現在很好也容不下你們這些人,她現在的身份很敏感,你這樣是要毀了他。”

    安妮真是非常不待見王譯,看着那張妖媚的臉蛋自己更加不舒服。

    司帝雲長的也很禍國殃民,可是司帝雲的美和這個人不一樣。

    王譯給人的是妖邪的美感,司帝雲則是那種死神的冰涼。

    他眼神全神貫注的看着一個人的時候,會讓人覺得自己就在人間地獄一樣正在接受凌遲。

    司帝雲說了,不讓任何對於唯一有害的人接近她,這有害的不但包括哪些人身傷害。

    這種圖謀不軌的也一樣,和那些人別無二致,都想要看唯一的好戲。

    “你是她什麼人,我爲什麼不記得小一一身邊有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這樣喜歡多管閒事的人,還是說。”

    王譯眼裏頓時開始水霧繚繞,配上那張臉,確實很勾人。

    他湊近安妮,聲音嘶啞的魅惑。

    “你是不是想要換一個方式吸引我的注意?”看不出唯一身邊這個冷豔的美人還會這樣護短。

    “對呀,我就是想要吸引你的主意,不知道你滿意麼,王總。”安妮冷眼看着王譯。

    對於他那些勾人的招數視而不見,有些東西看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你覺得你這張臉要是沒有了,你還有什麼勇氣走出你們王家?嗯?”最後一個字,尾音拖得長長的。

    王譯看着人,再看看自己腹部不知不覺出現的匕首,眼睛眯起。

    “別妄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別去破壞她的幸福,不然,你仔細你這張臉?”安妮說完之後瞬間收回自己的匕首。

    退後一步,打算去追隨唯一的腳步。

    可是沒想到王譯卻突然發起攻擊,安妮沒有任何動作,看着掐着自己脖子的人。

    現在這裏人很多,她當然不可暴露自己,剛剛威脅王譯,那是因爲兩個人站的近。

    還有就是角度的問題,根本不可能有人會看見。

    而現在王譯光明正大給自己動手,安妮覺得作爲一個“柔弱”的助理,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

    “王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安妮臉都憋紅了,看着王譯眼裏有着得意。

    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着這對男女,不知道爲什麼發生爭執,那個男的居然如此不會懂得憐香惜玉。

    就這樣掐着一個女的脖子,想要致人於死地。

    “對不起,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那是你的隱私,就算你不行了,我也不會嫌棄的陽痿的,你千萬別這樣在意。”

    冷豔的美人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有些楚楚可憐的,和剛剛那個威脅人的囂張態度不同。

    王譯看着人眼神不但幽深,裏面陸續的冒出憤怒的火花。

    這個死女人,她怎麼敢,怎麼敢這樣說。

    “你胡說什麼?”王譯臉色陰沉的嚇人。

    沒有哪一個男人會接受別人說自己不行,那是在打擊他男性的尊嚴。

    “王總,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安妮看着人身子瑟瑟發抖,有些好怕。

    周圍的人看着王譯都瞪大了眼睛,顯然有些不可置信。

    可是看着王譯那個陰沉的臉色,也全部都慢慢的接受了。

    安妮用力一把掰開王譯的手指,害怕的朝着外面跑。

    只是嘴角確實忍不住勾起。

    唯一在門邊看着這一切,頓時看着安妮的眼神都有些意味不明瞭。

    “總監?”安妮有些窘迫,還以爲唯一已經走了沒想到幹這樣的事情會被她打算。

    看着裏面有氣找不到地方法發泄的人,唯一聰明是帶着安妮就往外面走去。

    “總監,我是不是太魯莽了,你現在和人家還有着合作,我就這樣把人的得罪了。”安妮反省過來,看着唯一眼裏都是歉意了。

    “你別在意,剛剛做的太對了,那個死皮賴臉的人就活該給他一點教訓。”

    其實安妮還是很讓唯一意外的,看不出也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人。

    估計明天白紙也會大肆的報道,王氏集團董事長王譯身子有疾。

    那個疾,自然就是隱疾了,現在額腦洞那樣大,能腦補出什麼還不一定。

    “安妮,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這樣扮豬吃老虎的高手啊,以前看你很安靜啊!”想起王譯那個陰沉的臉色,唯一不得不說,自己的心情簡直就是太好了。

    那個人總是想要看自己吃癟,終於也輪到自己。

    “總監不怪我麼?”安妮看着唯一,她是真的很喜歡這個大小姐。

    “沒事的,這種喜歡勾搭有婦之夫的人,確實應該教訓?”更狠一點都沒關係的,其實唯一覺得。

    王譯那個人也不會因爲這點小事情就終止合作的,兩個人之間的合作意味着什麼,想必他也是清楚的。

    ------題外話------

    《農女當家:撩個妖孽做夫君》作者,酷美人

    當青梅從梅子樹上掉在溫君昊懷裏,他抱着她俊眉微皺:“年紀輕輕,體重倒是不輕,救命之恩,以身相許吧!”

    青梅一笑:“這位大叔長得不美,想的倒是挺美!就像銀子不多,想買的倒是挺多。”

    面對青梅的三從四德,溫君昊寵溺一笑:“媳婦個子不高,要求倒是挺高。”

    青梅燦爛一笑:“大叔,不答應的話您應該稱呼我許姑娘!”

    “只要你嫁給我,我許你一生又何妨!”

    對於青梅來說,最美的相遇就是一見君昊誤終身。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