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 欺人太甚(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6 欺人太甚(二更)字體大小: A+
     

    “那就努力吧,努力做到最好。”唯一看着那害羞靦腆的人開口說道。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要走,有時候給一些象徵性的建議就好,沒必要強求別人什麼聽從自己的。

    因爲說不定很多年後,人家還會怨恨你。

    因爲不試試,怎麼知道前面的路不輝煌。

    把這些處理完了之後唯一開始查看AK的資料,事無鉅細,就是一些商業手法都仔細地看了。

    不過看着最新的商業信息,唯一嘴角勾起。

    拿着鼠標點進去,看着裏面的內容,有一絲詫異,可是也在意料之中。

    上面所說的不過就是AK妄圖和墨氏爭奪產業,可是似乎沒佔到任何好處了,並且看起來還損失不少。

    拿起自己的咖啡,想起自己那個斯文儒雅的大哥,看不出來手段還是如此雷厲風行。

    看來有機會可以去拜訪一下了,有些東西即使不承認事實也是擺在眼前的,自己真的還需要歷練。

    很多見識跟不上,自己會吃虧的。

    她那個大哥是真的太合胃口了,打得好,這樣的人就該給他一點顏色看看,免得真以爲自己可以上天。

    A市從來都不是那些人想要張狂就可以肆意張狂的地方。

    可是這些也纔剛剛開始,在墨御之後,其餘那些被打壓的人也都陸續開始反擊。

    這幾天下來,唯一看得就覺得簡直就是太爽了。

    一連串的陸續打擊,倒是讓AK開始養精蓄銳了。

    然而,並不是,唯一看着自己手上的項目。

    “啪”的一聲,把文件砸在自己的桌子上,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平息自己的怒氣。

    “總監,別生氣了,這一次簡直就是出其不意。”龍采薇也有一些緊張。

    “呵呵呵,好大的手筆,我還以爲她AK終於懂得安分守己了,嘖嘖嘖,來一招暗渡陳倉,來打壓我們這些人,厲害啊?”

    唯一氣的胸口不停的起伏,真的是太生氣了。

    “對呀,簡直就是欺人太甚了,哪裏我們已經準備了很久了,沒想到會讓別人撿了這樣大便宜,怎麼能不讓人生氣。”

    樑靜也很生氣,這一個項目一直都是她在跟進的,現在白白給人家做了嫁衣。

    “別生氣了,現在已經沒辦法挽回了,聽說兩家已經簽約了,現在生氣也是無濟於事的。”龍采薇雖然生氣,可是卻還是最鎮靜的一位。

    “這件事情就現到這裏,讓我冷靜一下”唯一覺得那些人爲什麼會把矛頭指向自己呢?

    “好的,總監。”幾個人說完之後直接退下。

    可是接下來直接讓唯一着措手不及了,接二連三的的項目被搶。

    讓市場部的業績比上一個季度少了十幾個百分點。

    唯一現在倒也不生氣了,一直都很安靜,在辦公室裏處理自己的事情。

    “總監,前臺說有人找你,叫什麼顧悠悠。”安妮進來,看着憔悴的人眉頭皺起。

    “叫她上來吧?”唯一現在亂的不知道從哪裏處理。

    “總監,別苦惱了,總有辦法的,沒有人是沒有破綻的。”安妮看着傷神的人忍不住開口安慰。

    唯一擡起頭看着那個高冷的人,這一分鐘覺得人也不是那麼冰冷了,只是不擅長表達。

    “我沒事的,誰也別想看我的笑話,我是不會就這樣認輸的。”現在認輸起後就起不來了。

    “誰讓我們小一一這樣傷神了,簡直就是罪該萬死。”門外面響起那戲謔的聲音。

    唯一看向來人,眼睛眯起,因爲顧悠悠的後面還有人。

    “哎呦喂,還是第一次見大哥這個大忙人這樣悠閒啊,平時不是忙着應酬就是應付嬌妻的,媽媽都抱怨很久了,什麼時間帶你媳婦回家了。”

    曖昧的眼光在兩個人身上來回的探視。

    “我們來你就不會倒一杯水來喝啊!我們現在是客人。”

    顧悠悠是第一次來唯一工作的地方,看着那穿着整齊,桌子上面全是文件的而自己眉頭緊皺的人。

    “自己人還需要這樣客氣。”唯一站起來,倒是認命的去給兩個人倒水。

    安妮站在一邊,評估了兩個人之後面無表情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們怎麼來了?”唯一坐在兩個人的對面,看着那坐在一起看起來都很養眼的壁人。

    排除兩個人年齡的差距,其實還是很配的,男的溫柔,女的溫順。

    “這不是聽說你這幾天寢食難安的,不放心來看看你,到底怎麼樣,是不是對手太強勢了。”

    在顧悠悠心裏,其實唯一是屬於哪種很萬能的。

    基本上就沒有她做不到的,唯一給她們的安全感太過了。

    “我懷疑我們是不是有仇,現在就是直接針對我,真的很無奈。”唯一因爲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得罪人了。

    “他不是針對你,而是針對墨家,墨氏集團他打壓不了,所以朝着你來,這些才只是開始而已。”墨子芩看着自己這個弟妹緩緩開口。

    “她一個美容養顏的,不知道和我有什麼利益衝突。”這一點唯一真是很不瞭解。

    墨家旗下的產業確實是有美容方面的,這競爭起來也不奇怪,比較是同行。

    可是自己卻是建材建築啊?那些人是不是手指伸的太長了。

    “我覺得弟妹這樣聰明是人不應該會這樣束手無策纔對。”

    墨御這個老婆其餘的沒有,可是腦子卻非常靈活。

    現在只是焦急一時間被捆住了,可是等她清醒的時候,那也是解決問題的時候了。

    “大哥,我不是你,沒有那樣遊刃有餘的手段。”這墨子芩簡直就是對於自己太有自信了。

    自己現在腦子裏什麼都不知道,混亂的很。

    “小一一,你有什麼苦惱的,把你那個厚顏無恥的精神發揮出來,那些人可能渣渣都不剩了?”顧悠悠看着人自笑嘻嘻的。

    “憋說話,簡直太氣了。”關鍵自己朋友還在落盡下石,這件事就更尷尬了。

    “弟妹,很多地方不難或者漏洞百出的,AK也纔剛剛成立,他不光明磊落,你也可以不厚道啊,商人,商人,都是以自己的利益爲先的。”

    “弟妹,你自己好好看看,AK現階段有什麼是你可以利用的,別放好機會。”

    聽着墨子芩的徐徐善誘,唯一眼裏還是沉思。

    “弟妹應該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人吧,有時候對於別人不狠,傷害的就是自己,既然別人都已經找上門來了,在是這個狀態,可就要讓人笑話了。”

    墨子芩也想看看這一次唯一怎麼樣對付這個段時間之內佔據商業圈的黑馬。

    如果唯一處理的妥當,墨子芩會考慮一些後續的問題了。

    “沒有的事情,我會盡快處理的,”心慈手軟,開玩笑,嫉惡如仇還差不多。

    “記住,任何東西都有破綻,只是你沒細心而已。”

    唯一想了一下倒也是這樣,自己這幾天確實都在想怎麼纔可以去填補這些空缺,確實忽略了這些最重要了。

    “謝謝大哥,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不把那幾個人拉下來,自己接下來都不可能會好過。

    既然讓自己不好過,自己自然也不可能讓對方享用。

    “我什麼都沒說,還是弟妹聰明,很多事情明白的很快,當前的敵人,不是別人是自己,遇見事情首先就是不能煩躁,要冷靜的分析事情的利弊才做決定。”

    “你這樣下去,會敗的很慘?”唯一這個年齡始終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沉澱下來,浮躁是很正常的。

    並且唯一這個樣子還是別人達不到是,要是別人,可能處理的早就焦頭爛額了。

    或者是就中了別人的圈套,一直讓你屬於惶恐之中。

    現在還保持這樣冷靜的態度,在年輕一輩當中,真是不錯了。

    “謝謝大哥,謝謝悠悠,一個人還真的喜歡進死衚衕,怎麼都出不來?哈哈哈哈哈”唯一覺得自己有些好笑。

    “小一一,你是最棒的,加油,給那個AK一點下馬威試試,免得一天到晚就這樣沒事找事。”

    唯一的能力顧悠悠一直都很看好,自然很相信唯一處理事情的能力。

    “你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助的可以和大哥說,別自己一個人死抗着,你累壞了,那個暴龍回來可能連我這個哥哥都不會放過。”

    想起自己那個遠在部隊的小弟,再看看眼前這個人,簡直就是他那個小弟的眼珠子。

    別人不能覬覦一絲一毫。

    “別聽他胡說,他有時候就是這樣,喜歡大題小作,其實我很好地,可是他就是不信。”

    對於這一點唯一也很無語,難道自己好不好自己還不知道,他相信別人怎麼就不知道相信自己呢?

    都遠在千里之外了,依舊還是這樣不放心她。

    不過,被一個人時常牽掛的感覺是真的很不錯。

    “大哥,你告訴他,我過得很好,叫他別擔心了。”如果墨子芩說的能讓他放心,那就由墨子芩說吧!

    “我會轉告他的,他最近可以會出任務,如果你短時間之內聯繫不到他的話心裏也不要着急,他沒有告訴你,你可能自己也知道原因的的,就是太在乎你了。”

    那個人也怕自己的小祖宗擔憂啊?

    “任務?我知道了。”每一次一聽見墨御出任務自己就有些心神不寧的。

    即使相信那個人的能力,可是依舊不能放心啊?畢竟那是自己心愛的人,正在處於危險之中。

    “現在你最需要的就是把AK和沈氏的事情處理好,你不擔心,他才能更加安心的完成任務。”

    墨子芩看着唯一那年輕的面龐,心裏有些惋惜,其實大多的還是自己弟弟對不起她。

    這個年齡,應該是膩在自己男朋友懷裏撒嬌的時候,可是她卻選擇了那個最孤獨的軍戀。

    一直默默的守護和墨御的家庭。

    “我知道了,謝謝大哥。”唯一點頭。

    “反正有什麼問題就來墨氏找我,我弟弟要是知道我沒有照顧好你,我日子也不會太好過。”

    墨子芩眼裏有着溫吞的笑意,想起自己那個冷酷的弟弟。

    一遇見和自己弟妹的一點點小事情就會跟一個大媽似的不停的叮囑。

    “當然,我不會和你客氣的,對了,別說這些事情了,來,我們說說,你什麼時候帶我們悠悠回去見家長啊?”

    眼神曖昧的放在兩個人身上。,時下最流行的,果然是蘿莉配大叔。

    “小一一,你就不能別那樣猥瑣了,看着你的眼神我真是感覺我是不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的事情?”顧悠悠臉色羞紅,看着自己好姐妹惡狠狠的說道。

    “你們見不得人的事情做得還少啊?”唯一笑嘻嘻的朝着顧悠悠眨眼睛。

    顧悠悠一看就知道唯一想多了。

    “你就不能矜持一點,別那麼污?”顧悠悠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你也會不好意思,你也會知道害羞。”唯一喝了一口咖啡,幽幽的說道。

    當初幾個人把她圍在一起肆意打趣的時候就沒有想過自己也有今天。

    “沒事的,你這裏是不急的,我很期待林初夏那個二貨。”一定會讓她羞的擡不起頭。

    “你呀?就是心眼小,你老公回去了,林初夏是不是春天就快要來了。”

    林初夏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可是那個人有時候眼底的落寞騙不了人,特別是看着周圍的人都是成雙成對的時候。

    即使表面依舊無所畏懼,其實心底怎麼樣的,可是也只有當事人知道了。

    “對的,這一次田雲有假期,油菜花的春天來了,最近會有一波恩愛來襲?”唯一失笑。

    以前一直認爲林初夏哪種性格會找一個溫柔的人陪伴自己一生,哪裏知道會選擇做軍嫂。

    “林初夏很棒?”這是顧悠悠對於自己好友最高的評價。

    “這還只是開始?”唯一嘴角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田雲的家世唯一從墨御的口裏還是知道一些的,可是說算不上什麼好的。

    而林初夏,卻是一個實打實的千金小姐,就算林伯父和林伯母不在意門楣,可是也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女兒受苦的。

    田雲的工資在城市買一套房子沒問題,關鍵是田雲家裏還有幾個弟妹需要養活啊?

    所以也不可能一分錢都不付出讓自己的父母勞累吧?

    田雲就是一個大孝子,基本上每個月的工資都會按時寄回去給自己的父母。

    “你不看好!”顧悠悠這句話說的是肯定句。

    “難道你看好?我對於田雲絕對沒什麼意見,有意見的也不可能是我!”林初晏哪裏估摸着也不是好過的。

    “那個油菜花一直都這樣任性,找不到喜歡的可能可以隨便嫁一個,可是找到自己喜歡的那個人,她那個脾氣,估計有的熬。”

    顧悠悠嘆了一口氣,搖搖頭。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我們看着就好,別插手,感情這種事情我們沒資格?”

    唯一也很想看看自己的朋友能走到哪一步,她不是選擇袖手旁觀,而是在關鍵的時候給一些實用性的建議或者幫助。

    “也是,感情的事情我們這些姐妹幫不了她了,自己走着看吧?”顧悠悠看着自己身邊的人,眉宇之間也有一絲憂愁。

    墨子芩沒看見,唯一看見了,但是沒說話。

    “其實,很多事情也許是你想多了,也許沒有那麼麻煩,感情這種東西還是純碎一點比較好,要不然,就不單純了。”

    顧悠悠可能自己也是有些自卑的吧,面對那樣優秀的人,確實很有壓力。

    唯一都不知道自己這幾個朋友是運氣太好,還是不好,看上的都是A市數一數二的人物。

    可是想要追上這些人,真的需要努力了。

    反正好事多磨嗎,再不濟也能來一場虐戀情深。

    喝了一口咖啡,唯一有些無語,果然,最近腦洞越來越大了。

    這兩個人倒是一直陪着唯一聊了很久,唯一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

    下午把人送走之後,就一直在想着應急方案。

    ------題外話------

    推薦好友文文,《梟寵:軍少撩妻一百分》煙火人間軍婚,意味着信任與堅守。

    在楚心喬的眼裏,當軍嫂代表着寂寞空虛冷。換言之,就是守活寡。

    所以,她不打算找軍人當自己男人。

    初見他時,她把他當成搶劫犯。

    再見,他是她要相親的對象。

    “我這人脾氣不好,暴燥易怒,可能一氣之下就會做出什麼不可控的事情來。所以,你最好想清楚。”

    她把玩着手裏的手術刀,皮笑肉不笑的說着。

    他只呵呵兩聲:“正好,我喜歡制服一切暴力分子,尤其是女暴力分子。”

    她嘴角猛然抽了抽…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