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 我們結婚的時候你一定要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4 我們結婚的時候你一定要來字體大小: A+
     

    洗好澡之後兩個人就窩在一起,墨御看書,唯一的腦袋枕在他的肚子上看手機。

    “老公,你說你這個兄弟什麼意思啊,就這樣打算把我的姐妹藏起來了,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唯一想看看自己那個親人。

    可是苦逼的,南宮錦不見人啊!

    “想看錦笑麼,她現在和南宮錦在一起,明天下午你有空我帶你去見他?”

    南宮錦在的地方錦笑一定也是寸步不離的。

    因爲現在南宮錦就屬於那種沒了老婆就活不下去的,非要時時刻刻念着自己的老婆才覺得有安全感。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以前也挺正常時,果然,愛情是一個令人意外的東西。

    “當然有空,明天就是去看一下,後天要開始正式上班!”看自己姐妹唯一肯定樂意,沒時間也會擠出時間來。

    “其實南宮還是不錯的,你別說什麼話刺激人家,下一次我不在的時候人家不會讓你見錦笑的。”

    南宮錦什麼樣的性格作爲多年的老朋友墨御還是知道一二的。

    “我是那樣不成熟穩重的人麼,我有那樣毛躁麼,你別小看人?”只要是錦笑喜歡,而南宮錦也喜歡錦笑,唯一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理由來阻攔。

    “你現在倒是想開了,是誰剛剛知道的時候差一點就想把南宮錦宰了。”

    聽着墨御調笑自己,唯一翻了翻白眼。

    “大哥,那是你兄弟,我還不至於那樣趕盡殺絕,再說,那不是南宮錦自找的麼。”雖然這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但是南宮錦也不要做的太過分了,不讓自己見人。

    其實很不爽纔剛剛認回來的家人,一眨眼就不屬於自己了。

    唯一現在有些理解當初司帝云爲什麼對於墨御會是那樣陰陽怪氣的態度了。

    喚作是她,可是臉色會更加不好看。

    “我們小祖宗想得開,其實南宮錦也是一個可憐人,小一一對於他的感情方面就不要多加阻攔了。”南宮錦太過極端。

    要是真的不管不顧起來,最終吃虧的是誰還不一定呢?

    “你這話似乎有些潛在的意思啊?老公,說的清楚一點,南宮錦作爲南宮家的大少爺,也算是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角色吧?”

    並且南宮錦那個人並不是什麼軟柿子,不會任由那些人捏扁揉搓。

    “他沒有表面那樣光鮮亮麗,小祖宗,豪門世家那些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南宮錦的母親並不是南宮家主原配妻子。”

    有些話不便多說,既然話都是看到這裏了。

    唯一腦袋轉的非常快,一想就知道了,對於那些權力心比較重的人,自己的孩子不過就是自己上位的籌碼。

    至於死活,那些人根本不會在意的。

    “好吧,他們感情的事情我不過問了。”那樣的日子自己也體會過,身體上的痛苦哪裏比得上心裏的煎熬。

    就是因爲什麼都沒有,纔會對於那些好不容易得到分外珍惜。

    “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呢?”墨御把人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裏,閉上眼睛。

    “好的”唯一找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窩在墨御的懷裏,手指摟着墨御精壯的腰身,閉上眼睛開始休息。

    早餐一如既往都是墨御晨起鍛鍊之後做好的。

    唯一起牀收拾好之後吃完早餐,看着在後面跟着自己穿鞋的人。

    唯一臉上有着笑意:“你也要跟着我去啊?”

    “嗯?”墨御把唯一手上的的東西拿過來自己提着。

    “不錯,不愧就是我家貼心小棉襖,簡直就是太有覺悟了”唯一上前拍拍墨御的肩膀。

    “老婆,話不能亂說,會遭罪的。”墨御一把摟在唯一的腰上,輕輕的摩擦,動作有些挑逗的一味。

    唯一臉色一黑,轉過頭。

    “老不正經的,就不知道收斂一點。”

    這屋子裏面可不是隻有兩個人,看着那站在一邊神色淡漠的人,唯一眼角抽搐。

    “你不必跟着我,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吧?”看着司帝雲派來跟着自己的那個女子,唯一開口說到。

    “少主說,貼身保護小姐。”安妮走上前,不打算聽唯一的話。

    “我上班你跟着我做什麼?”難道在公司還需要這樣隨時隨地的保護自己的,想起來還是有些驚悚。

    “小姐,我可以當你的助理。”處理一些簡單的事物安妮是會的。

    “那就一起走吧”唯一也不再勉強了,喜歡跟着那就跟着吧。

    現在沈氏倒是非常忙,因爲AK一直在打壓,不敢鬆懈啊,就怕哪裏出問題。

    唯一今天沒讓墨御開那個邁巴赫,那簡直就是太引人注目了。

    所以坐的就是唯一紅色的瑪莎拉蒂,兩個人坐在後面有說有笑的,時不時的還會傳來唯一惱羞成怒的聲音。

    安妮一直都安靜的開着自己的車子,到公司的時候。

    唯一把東西從墨御的手上接了過來,打算就這樣走了。

    “你打算就這樣出去了,沒一點表示麼?”墨御拉着人,眼神一直放在唯一的嬌嫩的櫻脣上。

    唯一看着那眼底熟悉的神色,搖頭失笑,怎麼就這樣不正經了。

    可是,還是很喜歡怎麼辦?

    捧着墨御的頭,湊過去,親在他的薄脣上,很快就退開。

    墨御舔了舔自己的脣瓣,樣子有些魅惑,看着唯一的眼神也很曖昧。

    “我老婆果然味道很好。”

    唯一則是臉色爆紅,提着自己的東西就往公司走去。

    安妮也下車,跟在唯一的背後。

    墨御有些好笑,兩個人都是夫妻倆,基本上什麼都做了。

    唯一身上還沒有什麼地方式他沒有涉足的。

    可是每一次親熱,這小丫頭就特別緊張。

    輕輕的笑起來,這樣也很有趣啊,也很讓人愛不釋手啊?

    唯一走進公司,氣氛和之前不一樣了,很沉默,大家都是循規蹈矩的做着自己手裏的事情。

    看見唯一走進來,這些人都停下動作,連忙上前打招呼。

    “總監好。”

    “沈總監好,越來越漂亮了。”

    “總監,雖然晚了,還是說一句新婚快樂。”

    唯一看着那些和自己打招呼的人,微笑點頭。

    “謝謝你們的好意,”唯一轉過頭從安妮手上拿過自己禮物的袋子。

    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打開盒子。

    “來,沾一點喜氣,當初做的不周到,都沒有好好招待你們,謝謝你們參加我的婚禮。”

    唯一捧着的盒子裏全是外國進口的糖果。

    那些人有些不敢伸手去拿,因爲是真的不好意思。

    這位可是墨家的少夫人啊,還是需要顧及的。

    “大家別客氣,東西我放在這裏,你們試試,這也是我的一點心意,當初你們去的時候都沒有好好招待你們,心裏很抱歉。”

    當初的客人實在是太多了,根本顧及不過來。

    “總監太客氣了,反而是我們不好意思了。”

    “對呀總監,那是應該的,能去我們也很榮幸。”

    “總監,千萬別這樣客氣。”

    這些人可不敢承受唯一這樣的客套,對於她們而言,還是有些壓力的。

    “東西放在這裏了,一個多月沒來上班,不知道文件累積成什麼樣子了,我先上去看看。”

    唯一也知道自己在這裏這些人會放不開。

    放下自己手裏的東西之後就朝着專用電梯走去。

    直到電梯的門關上,這些人才開始放鬆。

    “我們總監太有福氣了,有一個愛自己的老公,你看看,這糖都是進口的,平時哪裏吃得起啊?”

    “這算什麼,你都不知道人家當初墨二少爺是用直升飛機去接親的,還是用降落傘從天空之中降落的,現在想起來,真的好美啊。”

    “對呀,還有那個婚紗和戒指,都是天價啊。”

    “找到這麼一個男人簡直就是太幸福了,我們總監真的很厲害呢?”

    “並且對方還是五大家族之一,頂級豪門啊,想都不敢想。”

    那些人坐下來就開始竊竊私語,確實,唯一這個運氣,沒有一個人不羨慕啊。

    可以說,唯一基本上什麼都有了。

    唯一上去之後第一時間先去沈嚴的辦公室報道。

    看着那累的黑眼圈都出來的人,唯一表示很驚訝。

    這AK到底怎麼啦,逼得這些人節節敗退。

    “總裁,累了就休息一下,沒必要讓自己身體死抗着?”唯一看着人那樣蒼白的臉色這心裏很不舒服。

    儘管沒什麼血緣關係,可是畢竟在一起很多年了,也是有一些感情存在的。

    聽見聲音,沈嚴原本閉着的眼睛突然睜開,看着來人,眼裏閃過驚喜。

    “怎麼回來了,不多玩兩天麼?”一般人蜜月時間還是很長的。

    “不玩了,好玩的都玩遍了,也沒什麼新意。”

    “最近身邊事情有些多,你自己好好注意自己的身體,工作又做不完。”

    唯一拿過沈嚴面前的文件,仔細看起來。

    自從說開之後,兩個人相處的方式倒是平和很多。

    “這AK動作倒是真的大,它難道不知道什麼是低調,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點道理都不懂的麼?”

    現在A市可能很多人都不滿這個AK了,。

    是可能AK背後的關係有些龐大,導致這些人還是不敢動手。

    因爲也怕一旦被發現,就會是毀天滅地的報復。

    “都被人家打成這樣了,這些人也不知道吱一聲,簡直就是太能忍了,可是一味的忍讓可能會讓別人更加得寸進尺啊。”唯一看着資料一隻手指瞧着桌面

    “可是那些人依舊不敢鬆手,AK的首席執行總裁,據說沒人見過,而AK之前也不叫AK。”

    “這只是一個產品的名稱,據說是和C國的皇室有牽扯,裏面有哪些人的股份,背景確實很強大。”

    “這就是爲什麼現在這樣囂張還是有人忌憚的原因。”

    沈嚴也很頭疼啊,他實在還是不願意做那個出頭鳥,那樣危險性太大了。

    “很正常啊,那個不喜歡自保,都喜歡看戲呢!我們先不要行動,先看看情況再說,反正被逼也不是我們一家。”

    沈嚴的決定唯一現在倒是認同的,特喵的,那些個權貴一到關鍵時期就想着裝死。

    想都別想,等着火燒眉毛,我看你們還會不會和現在一樣淡然。

    “別說那些了,你這次度假怎麼樣,有沒有去意大利看看那個人?”

    沈嚴提起那個人語氣明顯的的停頓,很顯然,還是有些不能釋懷。

    “往事如煙了,那個人,不在了,有些東西,你也該放下了,沒必要一直活在自己的回憶裏。”求而不得真的太痛苦了。

    “沒什麼,都是我咎由自取,明明知道不屬於自己,還是一直去強求,得不到我不怪誰!”沈嚴嘴角有着苦澀的笑意。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個夏天,那個海灘上,那個睡美人一樣的女人。

    只是一眼,便走進他的心裏,再也出不來。

    “做好自己,你不是一個人。”他還有兒子。

    “你媽媽最大的願望就是爲了看他一眼,想不到,最後也沒機會,她心心念唸了一輩子,小一一,你的母親是一個長情的人,她沒有對不起自己的愛人。”

    沈嚴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語。

    唯一認真聽着,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安慰纔好。

    這屬於兩個人的愛情故事就是甜蜜,屬於三個人的那就是一輩子的糾纏不休了。

    第一次聽沈嚴說着自己的過往,唯一知道,即使沒有得到,那也是屬於沈嚴的愛情。

    可是最後這愛情蒙上了灰塵,但是,曾經那樣純碎過不是麼?

    “過去了,放下吧!去找屬於自己的幸福,我母親也希望看到你幸福,其實,長清的母親不錯,你也許可以試試,一個人的路是真的很孤單。”

    無論以前對於眼前這個人抱着什麼樣的心態,現在都已經灰飛煙滅了。

    不執着於過去,不畏懼將來,沈唯一就是沈唯一,永遠都不會改變。

    從沈嚴的辦公室出來,唯一深吸幾口氣,也許從新開始並不難,只要踏出第一步就好。

    唯一再一次回到市場部,那些人都沸騰了。

    “總監,你終於回來了。”

    “總監,我們好想你啊。”

    “總監,看見你就像看到了希望啊。”

    那些人全部朝着唯一這邊走過來,看着唯一臉上有着笑意還有解脫。

    “看你們這個樣子,我似乎看見了一羣勞改犯,在像我招手,能不能優雅淡定一點,你看看采薇,人家多麼淡然自如。”

    全場就只有龍采薇一個人安安靜靜地。

    “總監你誤會了,我是累的都不想說話了。”她已經連續加班十天了,十天了。

    現在看着唯一就好象看好了救星一樣,馬上就會解脫了。

    “你們這個樣子我很怕,先去把喜糖分了,給你們半個小時準備自己的資料開會,要不然,我可就撤退了。”唯一把袋子拿給那些人。

    市場部的人和下面那些不一樣,這些都是和唯一相處不少時間的,對於唯一的脾氣很瞭解的。

    唯一就不是那個會拘禮的人,她給的你拿着就是。

    “走吧,去辦公室彙報一下最近的工作情況。”唯一覺得自己腦袋有點疼,似乎這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嚴重啊?

    “總監,這才度蜜月回來,就大不相同了。”唯一屬於那種風風火火的,現在倒是有一些沉澱了。

    “那是,說明我長大了。”唯一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坐在椅子上簡直就是太舒服了。

    “總監,這位是?”看着跟着唯一走進來的人,樑靜問道。

    “給她辦理入職手續,這是我的助理。”不說唯一還真的就把這件事情忘記了。

    “是,總監”對於唯一帶回來的人她們沒說什麼,總監這樣做總有她的道理。

    忙碌了十多天,在看見唯一的那一霎那,大家都開始放鬆了,實在是太累了。

    看見唯一就好象自己的主心骨回來了,瞬間沒壓力了。

    “最近這些項目應該都還在順利進化行吧!”唯一看着最近桌子上那堆擠如山的文件,簡直快要跪了。

    能不能求放過,這一回來直接累死啊。

    “總監,都還能穩得住”龍采薇如實地回答,只是有些項目可能未來穩不住。

    “把不穩定的那些都給我吧,我看看什麼原因,能不能解決,我最不喜歡人家在我嘴邊奪食了,那樣我會很不高興的。”唯一敲着桌面,眼裏幽深一片不見底。

    “那就打回去,有些人不打她不知道疼的。”這句話不是龍采薇說道,而是一直存在感很低的安妮說的。

    “不是那麼好打的,AK現在得罪了那麼多人,卻沒有一家敢出面,這就說明了人家的背景,我們不能貿然行動,沒有必要,不要和AK正面撞上。”

    如果哪一家非要惹事情,就不怪自己。

    反正與人好過,大家都好過,不然即使不能對那些人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傷害,她也會奮力一搏。

    “突然出現的公司,這樣的速度簡直就是太強勢了,”

    龍采薇也不知道這AK都是些什麼人,爲何作風如此凌厲。

    “不是強勢,他這是想用最快速的方法打開市場,來爲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

    “采薇,去把AK最詳細的資料給我整理一份。”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總的看看這家到底是什麼貨色吧?

    “據說,最高執行總裁還沒有到來,人還沒有到,就給這些人一個下馬威,不得不說,有些強勢啊。”

    這位總裁太神祕了,資料上顯示的太片面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沒什麼好怕的,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別讓別人有機可乘那纔是最好的。”

    唯一看着自己手上的文件,簽字。

    “對了,郝長清哪裏怎麼樣?”唯一想起似乎還有這麼一個人。

    “任職人力資源部的總監?”龍采薇一邊說話一邊看着唯一。

    唯一瞧見她的小動作嘴角勾起“怎麼?怕我爲難他,那倒不至於,我不是那種心眼小的人,別人不惹我,我是不會主動出擊的。”

    既然說動郝長清來這裏上班,唯一早就有準備了,郝長清是沈嚴的孩子,他有這個權利。

    “總監一直很大方哇?”不大方就不會勸郝長清回來

    她一直看着是因爲她怕唯一有什麼地方不樂意的。

    “我守好我這個一畝三分地就好了,沒多大的追求”唯一站起來,拿着自己的杯子去接水。

    “你也去準備一下,一會兒有彙報的我好即使做調整,下午還有一些事情。”

    唯一擡頭看着龍采薇,其實是這個人做事情她一直都很放心啊。

    “好的,總監”龍采薇說完便退了出去。

    唯一喝了一口水,又開始繼續工作。

    午休的時候墨御打電話給南宮錦了,特意警告一番,別想着跑。

    隨後自然把這個消息發給唯一,唯一還狠狠地讚美了一番,簡直就是做得太好了。

    會議室裏。

    “大家有什麼棘手的問題現在可以說出來,還有就是,你們手裏的方案,先拿上來給我看看?”

    唯一說完安妮便走上前把那些人面前的文件拿到唯一的面前。

    唯一拿着開始看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些人大氣都不敢出,唯一平時很好相處,可是不包括上班的時候。

    “樑靜,你這個合作的公司,可以在讓他降低兩個百分點,這個項目無論從哪裏看着都是我們付出得多,利益面我們有這個提條件的資格。”

    唯一把項目拿給樑靜,這一次並不是和樑靜過不去,而是指出她的不足,纔有進步。

    “總監,這裏我也想過,可是合作對方態度非常堅決。”這一點樑靜也是知道的。

    “那沒關係啊,你就去和他說,終止合作,做生意重要的就是和氣生財,大家如果不能和諧的交流,那就沒必要。”

    “這一點賺下來,根本沒我們沈氏的湯喝,我們完全就是在給他人做嫁衣。”

    “別顧忌,放開手就去做,AK暫時的注意力不在我們身上。”唯一知道樑靜的後顧之憂,現在正是金融困難的時候。

    沒有一筆單子,那就是沒有一筆損失。

    可是唯一實在不願意給人家做嫁衣,那樣簡直就是太憋屈了,說不定那些人還說自己傻呢?

    “是,總監?”唯一說的這些正是她現在考慮的。

    “其餘的,就是一些數據方便的修改,看的時候仔細一點,還有就是,營銷部那邊,最近是不是有些不景氣,銷售記錄直線下滑。”

    “先把自己手裏的顧客穩定住,別讓別人挖牆腳,宣傳部那邊也是多多宣傳,想出一些有創意的廣告,我不會希望看見的是千篇一律的。”

    “這就是市場需求,我想你們可能比我知道的還多,舊事物很容易取代新事物,我們能做的就是與時俱進行,不被淘汰。”

    “這一點我相信大家,只要用心了,我相信會有收穫的。”

    唯一繼續滔滔不絕的給下面的人分析市場,分析需求,分析利弊,從各方位總結,力求讓這些人瞭解的更全面。

    而墨御,早就在公司外面等着了,只是很猶豫,拿起手機又放下了。

    唯一開完會走出公司,看着熟悉的車子,高興的走過去打開車門。

    坐在位置上,嘆了一口氣,抓了抓自己的頭髮。

    “怎麼啦,這樣爲難?”唯一眼裏的驕躁墨御看得清清楚楚的。

    “以後最好別讓我有機會,兔子急了還會咬人,這AK簡直就是太囂張了。”現在整個局面簡直就是讓自己心力交瘁。

    “別擔心,會好的,我們小祖宗那麼厲害,怎麼會想不到方法,慢慢來,不急的。”

    那個公司墨御是知道的,最近是有些猖狂,可是墨子芩哪裏已經着手打壓了。

    “真的是這樣就好了,到底是誰啊?”唯一真的好奇。

    “是人是鬼,總有現原型的一天,老婆,有時候,溫水燉青蛙,其實效果很好,騎驢看唱本不是很好麼?”墨御說的很有深度,唯一卻是一知半解,因爲自己快要火燒眉毛了。

    “走,帶你去看錦笑,她們已經在等待了。”說完發動車子朝着自己是目標而出。

    唯一也不擔心了,特喵的,管他去死,到時候再說。

    錦笑這個時候基本上都是和南宮錦在一起,而南宮錦這個時候沒在皇韻,而是在南宮基團。

    最近他南宮家也遭受到了類似的挖牆腳事件,一些子公司被收購,由不得南宮錦不在意。

    南宮錦在認真的工作,錦笑就在真皮沙發上睡覺,一時間辦公室裏很是安靜和溫馨。

    “叩叩叩。”

    “請進。”

    看了一眼時間,大概瞭解會是誰了。

    打開門的瞬間,看見對方南宮錦沒什麼奇怪的。

    把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邊,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唯一點點頭,表示理解,腳步輕盈的走進去。

    可是這些聲音對於是殺手而言的錦笑,那已經很大了。

    唯一走進來看着那睜着眼睛看自己的人有些臉紅和尷尬。

    現在錦笑沒帶面具,看着那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蛋,唯一還是覺得有些不真實。

    “醒了?”南宮錦放下自己手裏的文件走到錦笑身邊,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裏。

    錦笑如同小貓兒一般,在南宮錦的頸部蹭了蹭,有些撒嬌的意味。

    墨御看着和自己老婆一模一樣的人膩歪在南宮錦的懷裏,感覺有些違和感。

    “坐吧,都是自己人,這樣客氣感覺很彆扭。”南宮錦看着人。

    正因爲是唯一,才把錦笑抱得緊緊的。

    唯一看着這副模樣,額頭上青筋爆起,媽蛋做人不能這樣無恥。

    深吸一口氣,不能生氣,千萬不能生氣,現在錦笑最相信的就是南宮錦。

    自己要是給南宮錦難看,可是和錦笑的關係就會越來越糟糕。

    “錦笑,喜歡不喜歡吃點心,我給你帶來了。”唯一拿着盒子遞給錦笑,眼裏有着期待。

    錦笑看着人,眼裏閃過一絲疑惑,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蛋還有那眼裏溫和的笑容。

    鬼使神差的,錦笑不由自主的伸出自己的雙手接了過來。

    只是看着自己手上的盒子有些茫然,不知道要幹什麼。

    南宮錦微微一笑,把錦笑的盒子拿了過來,直接打開,裏面的糕點呈現在錦笑的眼前。

    “錦笑確實很喜歡在水一方家的糕點,你是怎麼知道的?”南宮錦給力了錦笑一把叉子。

    錦笑毫不猶豫的拿過來,叉了一塊放在自己的嘴裏,眼睛瞬間眯起,有些享受。

    隨機叉了一小塊給南宮錦,南宮錦張嘴吃下去。

    “很好吃,我們錦笑多吃一點。”南宮錦誇讚。

    隨後錦笑才一個人獨自吃起來。

    “你是怎麼知道錦笑喜歡這家的食物的。”

    南宮錦看着唯一,那張臉蛋,兩個人最根本的區別就是那雙眼睛。

    “因爲我也很喜歡,所以我覺得錦笑應該會喜歡,所以就給她打包一點過來了,沒想到她是真的喜歡。”唯一也有一些好笑。

    “雙生姐妹,大概很多都是相同的,比如喜歡的東西和愛好,有時候會很相同。”南宮錦總結。

    “你想多了,我和錦笑很像是沒錯,可是性格相差十萬八千里,她喜歡你,我可不喜歡你,我喜歡我家老公這一款,沉穩內斂,滿滿的安全感。”

    唯一抱着墨御的胳膊,打趣道。

    “那是,你和二哥天作之合!哈哈哈哈”墨御的心肝子可沒人敢覬覦啊,那是要付出代價的。

    “理解就好,你二嫂對於我一直都是不一樣的。”墨御還是有些爲南宮錦高興的,終於找到自己喜歡的人了。

    “阿錦,加油,都會幸福的,誰都有愛與被愛的資格,你也不例外。”

    墨御希望那個曾經絕望的南宮錦走出來,得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是啊,都會幸福的,一定會幸福的。”南宮錦臉上有着溫暖的笑意。

    “這是不是就是傳說中男人的友誼?”唯一忍不住笑起來。

    “你這丫頭,就不能別說話,破壞氣氛,你看南宮十多年不見感動一次,你就不想看個夠。”墨御牽着自家老婆的手指撓了撓。

    “我錯了,別這樣?”她怕癢。

    “小一一,如果我和錦笑結婚,你會來麼?”一句話讓唯一停止了動作,看着錦笑和南宮錦有些回不過神來。

    “你們打算要結婚啊?什麼時候,會不會太倉促了一些?”這有必要這樣猴急麼,人都是你的了,就不能讓她享受兩年單身的日子啊?

    “小一一,我沒和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我希望你認真考慮一下,錦笑的婚禮,你一定要來?”南宮錦直直的看着唯一,眼裏有着請求。

    唯一看着人眼裏那認真的神色,有些無奈。

    “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兄長現在意大利哪裏有事情走不開,不過,不久之後他會來華夏,到時候你可以去說說,反正我這人沒意見的。”

    唯一攤手,這件事情最大的障礙從來都不是她,而是那個大哥。

    “你大哥會答應麼?”南宮錦想起那個人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那個人唯一感覺自己有些不敢保證了。

    “精誠所至,金石爲開,你付出他會看到的。”

    之前要不是因爲自己的話題墨御可能也不會順利的娶到自己。

    現在輪到南宮錦了,唯一不知道幹什麼有些興奮了。

    果然,人都是喜歡看戲的。

    這個南宮錦,上一次還敢帶着錦笑跑路,唯一敢說,見到司帝雲,絕對屬於那種吃不了兜着走的。

    看着乖巧的依偎在南宮錦懷裏的人,唯一嘴角牽起笑意,這個人是她的親人,她不是一個人,她沈唯一是有家人的。

    “錦笑,明天我們出去玩還不好”唯一是真的很想和這個人親近啊,沒機會都會創造機會。

    錦笑看着她,搖搖頭,抱着南宮錦,表示自己要和南宮錦在一起。

    唯一一個眼刀就給南宮錦甩過去,特喵的,用的什麼迷魂藥,讓錦笑對於你這樣死心塌地的。

    “錦笑,那是唯一,是你的家人呢?你可以和她一起玩。”錦笑和唯一在一起南宮錦是沒想法的。

    錦笑依舊搖頭,這個人雖然感覺親切,可是還是達不到信任的地步。

    “錦笑,你不能這樣啊,我好歹也是你的家人,你就不能給我一會面子?”唯一開始耍無賴。

    錦笑眼裏有着一絲笑意,看着唯一那生動的表情覺得很有趣。

    “錦笑?”唯一看着人有些幽怨。

    錦笑站起來,走到唯一的面前,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一顆糖放在唯一的手心。

    唯一看着自己手裏的那顆糖,心裏的情緒有些複雜。

    看着那走到南宮錦身邊的人,眨了眨眼睛恢復了之前的神情。

    “以前我不相信,現在我相信了,撒嬌的孩子真的有糖吃。”唯一把東西放在自己的錢夾裏,就好像是什麼珍貴的寶貝。

    “我也不勉強了,那一天我再來撒嬌?”唯一看着錦笑那個模樣,很明顯的就是不想離開自己老公身邊。

    而南宮錦最近確實分不開身子,因爲手頭上的事情太多了。

    “我和你去?”墨御摸着唯一的頭髮,溫柔的說道。

    “那是,我們兩個去,秀恩愛,閃瞎她們的鈦合金狗眼,我老公太寵我了。”唯一抱着墨御的手臂,表情很可愛。

    和平時在工作上的雷厲風行尖酸刻薄不一樣,相反,私底下很好相處。

    墨御過幾天就要回部隊去了,唯一緊緊的抱着人,捨不得,真的捨不得,很捨不得。

    ——

    白薔薇和任飛揚總算有了一點進步了,現在任飛揚看着白薔薇的眼神很溫柔。

    林初夏看着都覺得小心肝在顫抖,實在是太肉麻了。

    “你們幹了什麼,我感覺他現在越來越不正常了,以前還覺得不錯,現在才發現這就是一個巨坑,哥們,你還好麼?”

    林初夏快要被膩歪死了,簡直就是受不了了,這任飛揚簡直就是一個奇葩。

    “沒什麼?”白薔薇的耳朵有些紅,聲音小的不仔細根本聽不見。

    “沒什麼,你這樣一臉嬌羞的告訴我沒什麼,嘖嘖嘖,我告訴你,大家都是成年人,沒什麼的,限制級的我都看過。”

    林初夏不知道想到什麼,突然猥瑣的笑起來。

    白薔薇離開往後靠,這個人不正常起來殺傷力太大,她受不了嚴刑逼供的。

    其實真的沒什麼,就是和任飛揚牽拉一下小手而已,牽手自己不是沒牽過,可是這樣心跳加速的感覺確實第一次體驗。

    以前更多的是小心翼翼,哪裏體驗過這樣的感覺,簡直就是太新奇了。

    “你這個樣子叫沒什麼!別騙人”顧悠悠也是一個八卦的。

    看着白薔薇渾身上下都是八卦的氣息。

    “真的沒什麼,爲什麼你們就是不相信呢?”反正白薔薇是不會說的。

    “真的,你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我怎麼感覺你們之間激情滿滿的?小白癡,梅開二度了,不錯不錯,就是喜歡你這樣的人,嘿嘿嘿。”

    顧悠悠笑得相當猥瑣,至少如果不是看在一個寢室的份上,白薔薇是真的很想一本書給她砸臉上。

    媽蛋,別人的私事你也可以這樣八卦。

    “沒有的事情,你們想多了,還有,現在是上課時間,無關緊要的問題請不要再問了。”

    白薔薇捂着自己的耳朵,就是不想聽着兩個人胡說八道。

    可是臉頰不知道想到什麼卻開始緋紅起來。

    “自己都騙不過去,還想來騙我們,好了,我們不問了還不行麼,真是的?”林初夏打開自己的書,趴在上面開始睡覺。

    “我們就是好奇而已,沒別的意思,你稍微透露一下,我這心裏癢得厲害。”顧悠悠還是有些不肯剛起。

    一臉欠抽的看着白薔薇。

    “心癢了,找墨叔叔啊,她肯定讓你心如止水或是心潮澎湃的”白薔薇冷哼一聲,休想從她的嘴裏問到什麼感興趣的東西。

    因爲不可能,簡直就是做夢。

    “嚴防死守的,有必要麼,我墨叔叔那麼溫柔儒雅的一個人,看見他我就開始心潮澎湃了,還不用他做什麼。”

    想起墨子芩,顧悠悠抱着自己的臉頰一臉上花癡。

    墨叔叔一定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完美的無可挑剔。

    “臥槽,這是在上課啊,渾身的粉紅泡泡算什麼回事!”林初夏一巴掌就給那個還在犯花癡的打過去。

    “想死是不是,林初夏!”顧悠悠看着那裝模作樣在睡覺的人,有些憤怒。

    就不能溫風細雨一點,能不能有點同學愛,簡直就是沒一點女人味。

    ------題外話------

    從明天開始依舊加更,親們喜歡合成一章還是分開,嘻嘻嘻,徵求你們的意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