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2 南宮雪的挑釁(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2 南宮雪的挑釁(二更)字體大小: A+
     

    這整天沒事就喜歡亂說話,肯定就是覺得自己太閒了。

    “你別誤會,童言無忌的,你和一個小孩子計較什麼!”墨祺抱着自己的孩子,拉着自己的嬌妻,連忙躲開這個禍害。

    “小嬸嬸,禮物,禮物。”墨炎卻還在朝着唯一這個方向招手,要禮物。

    唯一忍不住笑起來,小孩子感覺很有趣的,低頭看着自己的肚子,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有動靜啊。

    “快來,小一一,吃完飯後我們一起打麻將。”元秋晴拉着自己的兒媳婦,高興的朝着一邊走去。

    而墨御,和自家老爸在一起苦逼的做菜。

    墨子芩沒回來,原因麼,自然陪自己的媳婦了,元秋晴聽說他有交往的對象之後簡直對於他更加縱容了。

    反正只要別打算一個人孤單一輩子,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無視的。

    吃飯的時候,唯一也沒和墨御坐在一起,是和元秋晴還有墨奶奶一起的。

    並且兩個人都非常在乎她,她基本上都沒親自夾過菜,一直都是旁邊的人給她夾。

    唯一很喜歡這種和睦的氣氛,一家人在一起,感覺很舒服。

    吃完飯後,唯一就被墨老爺子喊去一起下棋了,墨老爺子覺得,唯一比自己這幾個孫子在這方面都還有天賦,屬於那種一點就通的。

    墨御自然跟在自家老婆身邊不離不棄了,時不時端茶倒水喂糕點的。

    墨老爺子看着兩個人的眼光都有一些曖昧了,讓唯一特別不好意思。

    可是墨御這種厚臉皮的人是不會覺得不好意思的。

    這是疼自己媳婦的表現,你想怎麼看就這麼看。

    墨老爺子最後也受不了墨御那個膩歪勁,直接打發人走。

    眼不見心不煩,這墨御一定就是故意的。

    兩個人回到了以前墨御住的房間,裏面都是打掃的非常乾淨的。

    墨御拿着自己換洗的衣服進去洗澡了,唯一在外面玩電腦。

    很久沒去更自己的帖子裏,突然良心發現了,再去接着寫屬於自己的故事。

    對於晚上袁寄語打電話給自己,唯一還是比較驚訝的。

    因爲大學兩年,袁寄語打電話給自己的次數簡直就是屈指可數。

    不管是什麼事情,唯一還是接起電話。

    “喂,寄語,還沒睡啊?”唯一是用藍牙耳機的,手指依舊流連在鍵盤上打字。

    “小一一,這麼晚了,有沒有打擾你啊?”袁寄語也是聽林初夏說唯一蜜月回來了,心裏很糾結,最終還是拿起電話打給唯一的。

    “哎呦,是不是找我要禮物,狗帶的。”

    唯一知道袁寄語有事情,儘量把自己的語氣放得很輕鬆愉快。

    因爲要是袁寄語緊張了,可是自己表達的都表達的不是很清楚。

    “小一一,你就別打趣我了,我是因爲找你有事情。”唯一的用心袁寄語當然知道了,就是因爲知道這心裏才更加感動。

    這個人對於朋友是真的很仗義啊?

    “什麼事情,你說!”唯一很好奇能讓袁寄語緊張到給自己打電話的到底是因爲什麼。

    “我師父最近給我爭取了一個機會,那是在本市舉行的畫展,但是屬於國際性的,很多世界各地的畫家的回來參加……”

    袁寄語接下來的話不用說唯一也就明白了,手指停下來,眯起眼睛。

    “是不是想要我給你鎮場子。”唯一這句話裏全部都是笑意。

    可是卻笑得袁寄語很尷尬,沒錯,就是這樣,感覺唯一在身邊安全感很足。

    “你家那位呢!關鍵時刻掉鏈子是不是有些不厚道。”

    邢雲可是刑警大隊數,那氣勢,往哪裏一站,自然就是渾然天成。

    “我很多天沒見着他了,估計又開始執行任務了。”

    對於邢雲工作的繁忙,袁寄語也屬於很是善解人意的哪一種。

    “未來好媳婦,嘖嘖嘖,這樣替他着想。”這樣一來,自己時不時就喜歡給墨御找事情是不是有點不厚道了。

    “小一一,現在就只有你了。”因爲時候唯一最靠譜了,做什麼事情都是妥妥的。

    “你都這樣說了,我能不答應麼?”唯一打了一個呵欠,說實話自己對於這些事情都不是很懂。

    畫展,畫展,自己身邊還真的可以我們大師啊?

    不對,不對。

    大師,大師!唯一眼珠子一轉,頓時有注意了。

    要是沒記錯,這三嬸嬸好像就是畫家吧,並且在畫展這一塊是屬於很有研究的。

    “介意我多帶一個人麼?”把自己三嬸嬸帶回去,就是最好的門面了。

    “不介意!”袁寄語還以爲是唯一的朋友,當然不介意了。

    唯一能答應她已經很滿足了。

    “那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畫展是什麼時候開始。”這總的知道時間吧?

    “明天中午,我到時候發地址給你,小一一,真的非常感謝你?”袁寄語覺得以後都找不到這樣心胸寬廣的朋友了。

    “小事情,我先掛了,還有一些事情麼?”李芳慧現在應該還在下面沒有睡,現在下去看看能不能見到人。

    說行動那就行動,聽着浴室裏似乎不打算停下來的聲音。

    唯一想了一下還是打開房門走出去了。

    唯一沒猜錯,這個時候李芳慧確實還沒有睡覺,正在和陸新藍幾個人打牌呢?

    唯一去廚房泡了幾杯茶,然後親自給幾人送回去。

    “哎呦,是我們小一一啊,辛苦了,怎麼還不去休息啊?”陸新藍連忙接過唯一手裏的茶,很開心。

    “這不是看幾位伯母這樣有興趣,也跟着來參加麼。”對於打牌,唯一還是有些興趣的。

    “來來來,伯母讓你。”李芳慧一直在輸,現在是正好,有人來接班,求之不得呢?

    “怎麼?才一點點錢,就輸的你懷疑人生了”餘素非似笑非笑的看了李芳慧一眼,有些挑釁。

    “小一一,你看她那個得瑟的樣子,你贏了她,我就去A市最貴的酒店包一桌,我們兩個人吃。”李芳慧看着餘素非的動作,簡直就是氣不打一處來。

    “你有錢麼?”餘素非手指敲了敲自己面前的桌子,那基本上都是贏來的,其中最多的就是李芳慧的錢。

    “你看看你那個得瑟的樣子,不就是一點錢麼?”看見就來氣。

    唯一忍不住有些好笑,自己這幾個嬸嬸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還喜歡一天懟來懟去的。

    “你們兩個閉嘴,不怕讓唯一笑話啊?”陸新藍覺得自己都有些不忍直視了,爲什麼這兩個人還覺得這樣無動於衷的。

    “嘿嘿嘿,小一一,別介意,我們都習慣了。”李芳慧看着坐在自身邊的人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的,這也是關係好的另外一種表達方式”唯一忍不住有些好笑。

    “咳咳咳,你這孩子。”兩個人倒是沒否認關係着一層。

    “剛剛不是上去了,這麼想着下來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大家都是聰明人,說話自然可以不用拐彎抹角的。

    “嘿嘿嘿,大伯母火眼金睛啊,一看就知道我有求於人?”

    一家人,唯一也很努力的融入這個圈子,自然不打算搞什麼虛僞做作。

    並且她覺得這些伯母很可能不喜歡那一套。

    “看你的樣子,是不是有事情求你的三伯母啊?”餘素非看着唯一,說着自己看法。

    “是不是因爲明天的畫展”李芳慧更直接,自己就是屬於這一塊的,而最近似乎就只有明天好像會舉行。

    自己最近對於那些倒不是很感興趣。

    “三嬸嬸聰明,就是爲了明天的畫展?”唯一笑嘻嘻的說道。

    “你還對於這個感興趣?”李芳慧記得唯一可是學習金融的。

    “是我一個朋友,她參加畫展了,我答應和她一起去,可我一竅不通,去了不是讓人家笑話,所以,嘿嘿嘿。”

    李芳慧看着自身邊的人,臉上也揚起笑意。

    “你這孩子,今天你給我贏一把,明天我就跟着你去?”因爲實在是看那個人不爽。

    “伯母說的話當真!”唯一反問。

    “一言九鼎!”李芳慧答道。

    “那各位伯母,唯一就得罪了。”說完就開始和幾個人開始了。

    一開始唯一確實不怎麼佔上風,可是年輕人畢竟學習速度快,很快幾個人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墨御洗澡出來的時候並沒有看見自家老婆,現在這裏也不會擔心什麼安危的問題。

    應該就是下去了。

    看着唯一打開的電腦,墨御有些好奇,走過去,坐下來。

    瀏覽着唯一的網頁,電腦上的網頁正是唯一記錄自己故事那一塊,一時間墨御看得津津有味的。

    等爲一高高興興上來的時候,墨御早就看好了。

    唯一走進門看見那個對着自己似笑非笑的眼神有些怪異。

    “你怎麼啦?”自己纔出去一會兒,他這是怎麼了?

    “沒事,快去休息吧?”墨御忍住笑意說道。

    “神神祕祕的,什麼事情啊?”唯一不理解。

    但是還是沒在繼續問下去。從自己的衣櫃裏拿出換洗的衣服進去洗澡了。

    這件事情墨御可不敢說,他能說他現在的好心情全是因爲看見了唯一對於自己的告白麼!

    很顯然不能,唯一那個小脾氣,要是知道自己看她那個,肯定會生氣的。

    唯一洗完澡出來,墨御已經在牀上等自己,脫掉鞋子爬上牀,窩在墨御的懷裏。

    墨御也伸出自己的雙手抱着人的腰肢,下巴搭在唯一的頭頂上。

    “快睡覺吧?今天也累了?”從國外趕過來,確實有些累。

    “嗯,我也有些困?”唯一點頭,聞着那特屬於墨御身上的味道,漸漸的進入夢鄉。

    在她呼吸平穩之後,墨御才閉上眼睛,唯一太累了,他也不忍心再鬧她。

    第二天,起的非常早,因爲在軍區大院是需要出早操的,這一點幾十年來,墨家都是風雨無阻的。

    出完早操之後就是吃飯,接下來纔是屬於自己的時間。

    今天早早的袁寄語就把地址發過來了,唯一吃完早餐之後就去房間收拾自己。

    唯一現在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旗袍爲主,選了一件淡青色的,畫了一個比較淡雅的妝容。

    拿出一個同款的淡青色的鐲子帶在自己的手腕上,頭髮盤起,倒有了那麼幾絲優雅。

    走出來的時候,李芳慧已經在哪裏等候了,李芳慧的妝容一向都是非常得體的,她一直很懂得怎麼樣打扮自己。

    “很不錯啊,一般這個年齡很難駕馭這種衣服,因爲會顯得老氣,可是穿在在你身上,我只是覺得很有味道了。”

    李芳慧走到唯一的面前仔細的打量人,開口誇讚道。

    “三伯母,你就不要再打趣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唯一低下頭有些羞澀。

    現在大廳裏面全部都是人,那些眼神注視在自己的身上,是真的覺得很變扭啊!

    “很不錯的,小一一會打扮。”唯一現在這一身,看起來很清爽,讓人覺得很舒服,很想親近。

    “墨媽媽?”唯一真的不好意思了,她平時可能聽到這樣的話會忍不住高興並且可能還會自戀。

    可是在自家人面前,她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們說的都是老實話,你今天打算去哪裏啊?”

    平常時候唯一一般都是休閒或者穿的都是碎花裙,但是絕對不會是這樣的。

    這種妝容,應該會出席一些比較重要的場合。

    “墨媽媽,聽說今天畫展中心哪裏會舉行一場國際性的畫展,正好我一個朋友打算去看看,約了我。”

    “我一個人也不懂得這些,自然是要約上在這方面比較有權威的三伯母了,那樣纔有意思。”

    對於自己的去向,唯一沒打算隱瞞,一家之間就應該坦坦蕩蕩的。

    “那感情好,你三伯母在這方面就是行家,和她一起你絕對賺了。”

    “對呀,你三伯母對於這些真的很有研究。”

    李芳慧的專長就在這裏,這些人都是承認的。

    “墨媽媽,大伯母,二伯母,大家要不要一起去啊?”唯一也發出邀請。

    “謝謝小一一的好意,今天我約了人,不太好拒絕。”

    能讓元秋晴覺得不好拒絕的,想必身份地位都是不低的。

    “我也是,醫學會那邊好像也有一些事情需要我處理,麻煩死了。”餘素非也是忍不住抱怨。

    “小一一,大伯母也不能陪你去了,我今天也有一批古物展出,我想去看看。”

    那就是陸新藍的興趣所在了。

    唯一笑笑,“沒關係的,我理解的。”

    “小一一,以後有什麼事情也不要找這些人,簡直就是不領情,人家唯一隻是說說而已,你們別自作多情了。”

    說完李芳慧轉過身子看着唯一。

    “小一一,我們走,別理這些人”拉着唯一就往外面走去。

    “老婆,要不要我開車子送你?”墨御的聲音響起。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去!”唯一看着墨御笑着搖搖頭。

    “注意安全,展會結束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們。”不要自己送沒關係,墨御也不勉強。

    自己也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但是辦完事情就可以去接唯一了。

    “好的,我看完就給你打電話。”唯一答應。

    “鑰匙給你?”墨御走上前,把自己身上的車鑰匙給唯一,揉了揉唯一的頭髮,動作很寵溺。

    “好”唯一伸出手指接了過來,其實她覺得開自己的瑪莎拉蒂就可以了。

    墨御要給,這麼多人看着,自己也只好接手了。

    “車子在車庫裏面左邊的位置,哪裏就只有一輛。”墨御給唯一指路。

    “好的”唯一繼續點頭。

    “快去吧,別晚了。”墨御收回自己的手指,開口道。

    “再見”唯一微微笑了一下,說完轉過身子和李芳慧走了。

    “兒子,才分開一會兒而已,沒必要這樣依依不捨的。”

    唯一都走的看不見背影了,這位依舊直直的盯着。

    新婚夫妻,大概就是這個樣子的,捨不得分開一分鐘。

    “媽,我出去一趟,有點事情!”墨御說完轉身走出去。

    邢雲那裏自己也需要去看看了。

    唯一走到地下車庫,看着墨御口中的那輛車子,一時間有些回不過神來。

    “這會不會有些高調了。”那個最新限量版銀色的邁巴赫,自己開去真的沒問題麼。

    “走吧,你老公這是權利的配合你呢?”李芳慧倒不覺得奇怪的,不是好的東西,墨御怎麼可能拿的出手。

    “也是”唯一打開車門,坐上去,發動車子絕塵而去。

    唯一很少開這種車子,一時間覺得挺新鮮的。

    果然,一分錢一分貨,這車子性能是真的很好。

    “你朋友也是參加這一次畫展的人麼?”李芳慧有些好奇。

    “對的,是我的大學同學,並且還是一個寢室的,那姑娘,可有才華了。”說起自己的朋友,唯一神采奕奕的。

    彷彿那就是在說自己一樣,很自豪。

    李芳慧在一邊仔細的聽着唯一的誇讚。

    “看得出來你這位朋友很不錯的,當初爲什麼不選擇設計師,而選擇這個金融呢?”

    專業這種東西,還是需要慎重的選擇。

    “她有自己的苦衷。”這一點唯一也覺得很遺憾。

    那樣的人要是真的放開手腳去做,誰敢肯定不會有一番令人驚歎的成就。

    “也是,時局造就一個人,就看那個人怎麼樣選擇了!”

    其實當初墨家這幾位媳婦雖然出身豪門,可都是獨立性非常強的人,對於什麼事情都有自己的見解。

    “小一一,你記住,無論遇見什麼事情,分析利弊很重要,選擇也很重要?”李芳慧看着唯一說的有些深意。

    墨子芩年齡不小了,可能什麼時候也會選擇退下來。

    而墨家,這一代都沒什麼人喜歡經商。

    或者說,都不合適,墨子芩在還好,墨子芩要是真的累了,墨氏哪裏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想着唯一的工作性質,李芳慧眼神閃了閃,狀似無意的開口:“小一一是不是很喜歡金融啊,爲什麼不選擇多讀書,繼續深造呢?”

    因爲金融這一塊,確實需要多學習,需要雄厚的理論基礎。

    “很喜歡呢?覺得挺有趣的。”唯一很喜歡和那些人打交道的感覺。

    或許有時候很會累,可是自己也能學習的更多。

    “很少有姑娘喜歡經商,因爲和那些人打交道非常廢腦子?”包括李芳慧在內的墨家幾個人自己都不是很喜歡。

    “確實是這樣,可是我覺得能認識更多的人,挑戰更多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很有趣。”一直都是這樣平淡無波的不是自己喜歡的。

    “會有那個機會的。”墨子芩退下來只是時間的問題。

    看着自己身邊笑容絢爛的女孩子,李芳慧不確定,她能不能擔得起那個大擔子。

    “小一一,辛苦你了,也委屈你了。”

    “委屈不委屈的,一家人,說什麼見外話?”

    現在的唯一還沒反應過來這是什意思,以後知道了也有些哭笑不得。

    袁寄語很早就在會展中心的門口等着唯一了,還沒到門口,唯一就已經是焦點了。

    原因沒其他,大家也想看看從限量版邁巴赫上面下來的是什麼人。

    “什麼人啊,這樣高調。”今天南宮雪也是受自己身邊之人的邀約而過來的。

    而她身邊的人,長的不是很出衆,也可以說在人羣裏,你一眼看不出來的。

    唯獨那周身的氣勢,包容性很強,很溫和,也很平易近人。

    “不知道,阿雪,我們進去吧?”女孩子的聲音柔柔的,就好象那些江南水鄉的女子一般,有些小家碧玉的感覺。

    “詩詩,我就是有點好奇。”這樣的車子很少有人會願意花費天價去買。

    “有什麼好奇的,不過就是一些富家子弟爲了炫耀自己而已。”女孩子聲音很平淡。

    “也是,你這個作爲副市長的女兒,低調的簡直不像話?”南宮雪看着自己身邊穿着樸素的女孩子。

    人家穿的樸素,可是不代表是便宜貨,相反,這些都是私人定製的。

    並且這個歐陽詩詩,雖然長相不怎麼樣,可是也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

    這一次她就是來參加畫展的。

    南宮雪卻在晃眼的瞬間看見了熟人,也就是還在等人的袁寄語。

    “是她?她來這裏幹什麼。”一般這裏來的都是非富即貴的,這個人不可能有邀請函啊。

    “你認識她”順着南宮雪的目光看過去,看着那個容貌十分清麗的女孩子,就好奇的問道。

    “認識,據說和邢雲走的很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南宮雪不由自主的就把話說出口量。

    歐陽詩詩眼神微微閃爍。

    把那人從頭到尾評估一遍之後,得出的結果就是感覺還不錯。

    “走,我們先過去打招呼?”南宮雪對於這個人不是很喜歡,現在奚落一下也沒什麼大問題。

    歐陽詩詩沒說話,也跟着上去。

    “袁小姐,你也是來參加展會的麼?”南宮雪出聲問道。

    袁寄語正在四處張望,忽然聽到自己身後的聲音。

    轉過頭,看着南宮雪,眼裏有着疑惑。

    這個人和自己並不是很熟,也就是宴會上偶爾見過一次。

    “你好,南宮小姐,是的,我也是來參加展會的。”袁寄語很禮貌的說道。

    “這展會可是國際性的,袁小姐真是厲害,一般人可進不來。”南宮雪說這個話就有一些欺負人了。

    很直接的就是瞧不起人,可是看着她那傲慢的態度,袁寄語並不生氣。

    “很感謝那個給我機會的人。”袁寄語平時就是幾個裏面最沉默的,很少招惹是非。

    “袁小姐在等什麼人麼?”什麼朋友,都是一路貨色。

    “是的,再等朋友。”袁寄語又不是蠢的,自然看得出來別人這是不喜歡自己了。

    “是麼?是不是邢雲啊?”看着眼前這個人。

    也不是十分突出,不知道邢雲喜歡她哪裏,渾身上下找不到一點優點。

    “如果我說是我會不會讓南宮小姐失望。”車子停下,唯一打開車門出來。

    看着南宮雪和南宮雪身邊的人,唯一挑眉。

    “我都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開始關係我們寄語了。”唯一看着看兩個人,有些好笑。

    只是南宮雪身邊這一位,確實沒見過。

    “墨少夫人,你好。”南宮雪臉色不好看。

    對於唯一的印象一直都不是很好。

    “你好,南宮小姐。”唯一伸出自己的手指,唯一微笑看着南宮雪。

    周圍來的基本上都是有些名氣的人,南宮雪自然不可能讓自己處於被動的一面。

    也禮貌的伸出自己的手指,和唯一握了一下,兩個人又快速的放開。

    “這位是?我看你對於我們寄語很感興趣啊,眼神一直就放在在她的身上?”唯一看着那看起來很溫柔的開口問道。

    “你這孩子,平時都不知道用心麼,那是副市長家的女兒歐陽詩詩。”

    迎賓的人給李芳慧打開車門,走出來看見人的瞬間給唯一說道。

    “伯母,這不是才第一次見面麼,有些生疏?”唯一轉過頭,看着李芳慧,有些調皮。

    “你這孩子,有時間多出來走走。”李芳慧言語間全是縱容。

    “墨伯母,你好,好久不見了,詩詩很想你!”歐陽詩詩走上前給李芳慧打招呼。

    “出國這麼多年,我們詩詩越來越漂亮了”李芳慧走上前。

    看着歐陽詩詩眼裏也有着笑意,只是笑得很官方。

    看這個笑容唯一就知道,這是一個可以不用顧忌的人。

    “這些年聽說你在畫展界也很有成就,果然沒辜負你母親對於你的苦心栽培。”李芳慧看着歐陽詩詩,其實有時候很不瞭解。

    歐陽靖和林玉,按道理兩個人相貌都是屬於上乘的,可是就是這個女兒,一直都很平凡。

    平凡到有時候你可以直接忽略她。

    “哪裏,比起伯母來說,那簡直就是不堪入目。”歐陽詩詩有些謙虛。

    “走吧,既然來了,我們大家就進去看看,今天伯母可是期待你們的表現。”李芳慧看着這幾個小輩,爽快的說道。

    “伯母請”歐陽詩詩讓開,讓李芳慧先走。

    “小一一,走吧,我們進去看看,好久沒來這樣的場合裏”A市的畫展一般情況下她都是很少來的,因爲感覺千篇一律,沒意思。

    “好的,伯母”唯一拉着袁寄語就跟着李芳慧進去了。

    “這就是你的朋友?”李芳慧看着袁寄語問着唯一。

    小一一這個朋友倒是很安靜啊,怎麼都不會想到會和唯一這樣歡脫的個性能相處到一起。

    “是啊?伯母,這就是我說的那個朋友,可有才華了。”唯一挽着李芳慧的手臂,看着袁寄語很自豪啊。

    “很不錯的孩子。”之前覺得唯一可能有些說大話,可是現在看看,確實在一個不錯的孩子。

    “你好,墨伯母,今天辛苦你了”墨家這幾個人基本上都是有背景的。

    袁寄語想,可能要不是因爲唯一的原因,這個人不會來的。

    唯一昨天是說會自己會帶一個人來,並沒有說是帶自己伯母。

    唯一的這個伯母袁寄語是知道的,在A市甚至是國際上,都是很有名氣的畫家。

    只不過早些年隱退了。

    現在看着人,還是很激動啊,這個人以前簡直就是可望而不可即。

    “沒什麼,你是一一的朋友,我們自然不會把你當外人。”這話說說的很有藝術性。

    是啊,你是唯一的朋友,我們自然不是外人,如若不然,也別見怪。

    “多謝伯母厚愛。”袁寄語禮貌的回答。

    “嗯?”對待外人,李芳慧還是比較淡漠的,這是養成的一種習慣。

    而他們身後的兩個人,放慢腳步跟着。

    “真羨慕沈唯一,可以嫁一個那麼好的老公?”歐陽詩詩看着唯一的背景,眼裏全是羨慕。

    那樣的寵愛簡直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這位墨家少夫人在墨家人眼裏很有分量啊?”看着李芳慧的態度就知道。

    自己家與墨家也還算有交集,小時候自己也會去墨家請教一下自己不懂的話題,可是李芳慧一直都屬於很淡漠的哪一種。

    她很樂意教你,但也只是看着自己父母的面子上,而不是真心喜歡自己。

    可是李芳慧對於唯一不一樣,那樣子就好像把唯一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很熟悉,什麼話也沒什麼忌諱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