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 有些愛一直在(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豪門權寵第一夫人 - 11 有些愛一直在(一更)字體大小: A+
     

    意大利這邊,吃完東西之後,司帝雲帶着唯一去到了司帝亦的墓地。

    這裏葬着的都是司家的人,這裏是司家專門的墓地。

    唯一看着那黑白照片上英俊的人,男子眼裏有着絲絲溫柔。

    唯一覺得,當時那個男人前面一定有什麼他非常在乎的東西。

    “老頭子,我帶你日夜思念的公主來看你了,有沒有很意外。”

    司帝雲把自己手裏的梔子花放在司帝亦的墓前。

    “那是媽媽後來生的,你肯定不知道,老頭子,你應該很高興,因爲媽媽給你生了一對公主,你的願望可以實現了。”

    司帝雲轉過頭看着一邊的唯一,再繼續呢喃。

    “老頭子曾經說過,這輩子有一個女兒,那麼就可以了無牽掛了。”說到這裏司帝亦有些遺憾。

    “小一一,爸爸不是不愛你,只是來不及,別怪他這麼多年的遲到,因爲他不知道有你的存在,爸爸真的很愛你的。”

    “爸爸這一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媽媽給她生一個公主,可惜,命運作弄人,讓大家至今才見面。”

    “小一一,喊一句爸爸還不好,可能那個老頭子高興的跳起來。”

    司帝雲看着唯一說道,他是真的很希望唯一和自己父親沒什麼嫌隙的地方。

    有時候,有些愛,不是不愛,而是來不及。

    唯一看着照片上的人,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心裏什麼感受,只覺得很酸澀,很難受。

    隨即眼淚就開始往下流,她想起以前過往的的種種,想起蘇穎有時候的黯然。

    原來從來都不是一個一個人在付出和等待。

    不是這個男人一直在等着媽媽,或許媽媽也一直在等着個男人。

    有時候,簡直就是天意弄人,有情人也不一定就會終成眷屬的。

    墨御走上前,把唯一抱在自己懷裏,輕輕的拍了她的背,表示安慰。

    “爸爸一定很高興他的小公主來看他,小一一,以後有時間了,帶着錦笑一起來好不好,帶她來看看爸爸?”錦笑哪裏是真的很有難度。

    因爲錦笑和唯一不一樣,唯一雖然固執但是是一個懂得明辨是非的人。

    可是錦笑就很難了,在她眼裏,只有她自己認可的纔是她的家人,就比如一直在她身邊時南宮錦。

    可是說,在錦笑心裏,南宮錦是比這些人都重要的存在。

    “好?”唯一點頭。

    “我們找一個日子把媽媽的墳墓牽過來吧,兩個人生前沒在一起,死了也該讓他們葬在一起。”司帝雲在和唯一商量。

    “媽媽也是意大利土生土長的,應該會很喜歡這裏?”看着唯一不說話,司帝雲在繼續開口說道。

    “好!”唯一想了一下,倒也是這樣,想必自己母親也會願意的。

    “小一一,喊一聲爸爸好不好。”司帝雲眼裏有着期待。

    那個老頭子最喜歡的就是自己女兒軟糯的喊着他爸爸。

    雖然錯過了很多年,可是司帝雲相信,那個老頭子泉下有知,也會瞑目了。

    唯一看着照片上的人,淚水模糊了雙眼。

    走上前,把自己手上的梔子花,放在墓前,跪了下來,嗑了三個頭。

    司帝亦與她雖未見過面,可是卻有着生育之恩,血脈親情是剪不斷的。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照片上的人,明明對於她現在的自己來說還是很陌生的。

    可是心裏卻非常難受,她不是沒人要的孩子,她也有爸爸,也許她的爸爸很愛她,很愛很愛她。

    只是來不及,沒來得及看見她們出世。

    “爸……爸爸”想起這麼多年求而不得的父愛,想起自己這個死去多年的親人,唯一忍受不住。

    大哭起來,墨御想要走上前,卻被司帝雲攔住了。

    “別去打擾她,讓她哭一會兒,讓她發泄一下。”看自己妹妹哭成那樣,司帝雲也心疼。

    可是有些東西要是不發泄出來,早晚都會憋出病的。

    唯一在親情這一塊,確實缺失很多,可是真正得到的,卻都是不再的,怎麼可能不傷心。

    “嗚嗚嗚,爸爸,爸爸……”唯一看着墳墓上的人和名字,眼淚肆意的流。

    唯一覺得以前不知道還好,起碼有一個期盼,也許她的親人在另外一個地方等着她回家。

    可是真正找到的那一天,留給她的不過就是一具冰冷的棺木,這個讓她怎麼接受。

    她依舊還是屬於孑然一身,沒有任何人,沒有……。

    無論怎麼樣,她的爸爸真的不在了,真的不在了。

    “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全部都要這樣,爲什麼你們全部都要這樣對我,當我還在懷着期待的時候,給我的永遠都是這樣,你們爲什麼啊?”

    唯一抱着墓碑,感受着自己懷裏的冰冷的感覺。

    “爲什麼,爲什麼?媽媽離開我,你也是這樣,我覺得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我的家人會等着我回去的,到頭來還不過就是一場夢。”現實就是她沈唯一依舊沒爸爸。

    “一一,你永遠都是司家的公主,爸爸很愛你的,真的,別哭。”司帝雲看自自己妹妹的樣子,真的很難受。

    上前蹲在唯一的身邊,自己妹妹也纔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孩子,只是,有些事情終究不由人控制。

    “騙子,騙子,你們都是騙子,騙子。”唯一轉過頭看着司帝雲。

    司帝雲伸出手指擦拭唯一的臉頰,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裏。

    “一一,你還有我呢?你還有哥哥,還有你的老公,還有你未來的孩子,你並不是一無所有,愛你的人很多,別怨恨,別讓他們失望。”

    對於自己的妹妹,司帝雲一直很愧疚。

    “大騙子,你們都是騙子,以前蘇美人和我說,我爸爸很愛我,可是沈嚴一點都不愛我,後來沈嚴說我不是她的孩子,我的爸爸另有其人。”

    “我覺得他會等着我回家的,他會很喜歡我的,結果到最後,我見到的只不過是冰冷的墳墓,騙子,都是騙子,嗚嗚嗚。”

    唯一放聲大哭,聽起來想似悲鳴。

    墨御在一邊看着自己老婆這個樣子也很難受,走上前蹲下來。

    很不喜歡自己老婆在別人的懷裏,儘管那個人是自己的大舅子,可是依舊不喜歡。

    把人從司帝雲的懷裏抱出來,讓她依偎在自己的身上。

    “別哭了,你應該高興的,你想想,至少到死心裏都是有對方的,誰也不曾辜負誰。”其實唯一的父母是真的很令人感動的。

    “可是都不在了,都不在了。”現在就剩下兄妹三人了。

    “哪裏呢?岳母永遠活在你的心中,她那樣,也許就是一個解脫,活着也許很煎熬呢?”

    墨御覺得自己也不能忍受和自己心愛的人分開,那簡直就是生不如死。

    蘇穎爲什麼最後活下來卻不回去了,墨御想,在親情和愛情之間,她真的沒法做選擇,兩邊對於她都是非常重要的。

    捨棄另外一邊,簡直就是在捨棄她自己的命。

    可是後面又聽聞自己老公的死訊,從那個時候,可能蘇穎不就想活了。

    “她和你爸爸在一起了,她生前沒完成的,死後也許達到了,一一,別怪她們,沒有那個父母不愛自己的孩子,只是沒機會而已。”

    是啊,那個站在權利的頂端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人,那個總是想方設法討好自己妻子的人,怎麼可能不愛自己的孩子。

    只是沒機會而已,他不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

    “一一應該高興,你媽媽一直最大的願望可能就是見你爸爸一眼,現在兩個人在泉下,終於可以長相廝守了,沒有人可以把她們分開了。”

    墨御有時候很羨慕唯一的父母,爲了愛情不顧一切,一個死了,另外一個也活不下去。

    “嗚嗚嗚”唯一緊緊的摟着墨御的脖子一直在哭,想起自己的母親,還有那個未來得及見面的父親。

    “傻姑娘,你也希望看見他們在一起吧?你這樣他們即使不在了也會走得不安寧的。”唯一對於親人的執念很深。

    就好象當初一樣,即使沈嚴在怎麼冷漠她,也儘管她再說什麼自己不在乎。

    可是真是不在乎麼,很顯然不是的。

    “讓我哭一會兒,我以後不會這樣了?”唯一聲音有些微微的嘶啞,眼淚肆意地流着。

    “哭完這一次,以後都不哭了,下一次我們來的時候把媽媽的骨灰遷過來,生不能在一起,死了也不會分離。”

    “好?”她想蘇美人一定更喜歡和這個人在一起吧?

    司帝雲站在一邊沉默着不說話,看見唯一這樣他心裏也不舒服。

    幾個人祭拜完了之後,才慢悠悠的回去,一路上沒有任何人說話。

    唯一也在這裏住了很多天,看了看自己母親以前住過的地方。

    隨着墨御歸隊的時間越來越近,旅程也接近結束。

    “真的明天早上就走麼?怎麼不多玩兩天,你這樣急匆匆地,回去也沒什麼事情。”司帝雲看着自己的妹妹,有些捨不得。

    這一次他還不能和唯一一起回去,最近家族裏有些人又開始不安分了,需要他敲打鞭策一下了。

    “哥哥,墨御回去之後,還需要準備一些東西,他很快就要歸隊了”對於自己親人,唯一一向是很有耐心那種。

    “他歸隊就歸隊啊,拉上你幹嘛,他難道找不到路,我可以派專人飛機送。”憑什麼就這樣把她妹妹帶走了。

    墨御聽到司帝雲那陰陽怪氣的話直接氣笑了,他當初就不應該心軟,帶小祖宗來意大利。

    現在囂張成這樣,有考慮過以後麼?

    “哥哥……”唯一有些無奈了。

    兩個大男人也不知道爲什麼,一直都在互相看不順眼的。

    “好了,哥哥也不再勉強你,有時間就多過來,哥哥這裏有事情需要緊急處理,處理完了之後會去看你的。”

    因爲實在是分身乏術啊,走不開。

    “沒事的,哥哥,哪裏有墨媽媽和很多家人,不存在的,到是你,做事情小心一點。”

    司帝雲做的那些和墨御簡直就是有的一拼,都是危險係數非常高的。

    所以有時候不免有些擔憂。

    司帝雲看自家妹妹這樣關心自己,心裏有些暖暖的,很舒服。

    “既然哥哥不能陪着你,那就給你找一個玩伴吧?”說完給納西爾使了一個眼神。

    納西爾立刻會意,伸出自己的手指,“啪啪啪。”

    隨着巴掌聲的想起,一道人影從門外走進來。

    唯一看着來人,有些驚訝,沒想到居然會是東方面孔。

    並且還是一個女的,沒錯,儘管那個人個子比一般那孩子都要高挑,並且還有着男士頭。

    可是,那清秀的五官和胸前清楚的告訴自己,那就是一個女的。

    並且看起來,嗯,挺酷的。

    只是女孩子有些冷,那眼底是深不見底的寒冷。

    唯一把眼神放在司帝雲身上,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做一下自我介紹”司帝雲安撫小一小,朝着那個女子說道。

    “英文名,安妮,中文名,睨美娜。”女子回答的很簡潔,一絲不苟的。

    “從此之後你的任務就是保護小姐,不管任何方式?”這是司帝雲的最高指令。

    “是,少主,拼死完成任務。”

    唯一看着那一板一眼的人,有些不好意思。

    “哥哥不用了”她又不是什麼重量級別的人物,整天后面跟着一個移動冰箱,是真的不會舒服的。

    “你一個人異國他鄉的,哥哥不放心,這也是哥哥的一點心意。”唯一的武力值還達不到錦笑那個地步,所以司帝雲比較擔心她。

    “我看起來有這麼弱不經風麼?”唯一好笑的看着幾人。

    “有些事情,防範於未然也不是什麼壞事情,一一,爲了哥哥不擔心你,你就讓她跟着你把?”

    這可是精心訓練出來的人,銀蛇那些人這樣就不敢輕易的接近唯一了。

    “好吧?”唯一想了一下,也答應了,總比自己有時候孤立無援的好。

    所以第二天唯一走的時候,就帶走了安妮。

    儘管司帝雲也不樂意,也堅持不住唯一的要求,真的該回去了。

    看着飛機在天空中劃過的痕跡,司帝雲眼裏有着不捨。

    一一,哥哥會很快處理完事情就去看你和錦笑的,哥哥不會讓你們受欺負的。

    A氏這邊,聽說兩個人要回來,墨家這一大家子可就高興壞了。

    大下午的,就開始組織隊伍去接唯一了。

    當唯一走出機場看着那些人時,整個人都是驚訝的。

    “爸爸媽媽,你伯母們怎麼都在這裏啊?”家裏的人除了老爺子和老奶奶之外,基本上都老了。

    “等你啊,原本爸媽也要來得,我阻止了,最近墨奶奶高血壓又開始犯了,怎麼還敢讓她出來。”

    元秋晴走上前,拉着自家兒媳婦的手指徐徐說道。

    “要緊不要緊,有沒有去看醫生啊?”聽到墨奶奶生病,唯一的反應比墨御這個作爲孫子的還要擔憂。

    “不要緊,這種疾病就是需要好好護理,傲寒哪裏已經給她控制了。”老年人嗎,有一些問題也屬於非常正常的。

    “那我們點回去看看吧?”唯一很喜歡那個慈愛的老人家,自然不希望人家有任何事情。

    “走吧?”元秋晴拉着人就往前面走,墨御就負責伶行李箱,但是也沒有什麼怨言。

    學校裏,因爲自從是任飛揚來上課之後,林初夏做事情更加肆無忌憚了。

    任飛揚在上面講課,那些女的就開始癡迷他。

    而林初夏則是在刷朋友圈,看見唯一的動態笑出來。

    “怎麼啦,笑成這個樣子麼,看見什麼了?”顧悠悠湊過自己的頭,跟着一起看。

    “呦,我還以爲都不打算回來了,這玩的快要一個月過去了,夠瘋狂啊?”顧悠悠忍不住開始咂嘴巴。

    “我高興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唯一回來,那就說明墨叔叔要歸隊了,墨叔叔回到部隊那就說明我家二狗有假期了。”

    這纔是林初夏最高興的地方,自家二狗子就快要回來了。

    “嘖嘖嘖,瞧你這個興奮的模樣,至於麼?”以前也沒看見林初夏是這樣急色的人啊。

    “你懂什麼,你特麼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啊,你男朋友天天就在你伸手可以觸及的地方,而我呢?千里之外,一個月還不一定能夠見到裏面,請理解我?”

    異地戀和軍戀就是這樣苦逼。

    “堅持,你看看小一一,現在多麼幸福,夏夏你也可以的”顧悠悠鼓勵道。

    “晚上打一個電話,問問她帶禮物沒有,沒有的話就別和我們說話,實在很傷心。”

    “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顧悠悠也是同意的。

    唯一和衆人回到家裏,墨奶奶拿起水杯打算吃藥,唯一放開元秋晴走上前,蹲在墨奶奶的身前,緊緊的拉着人。

    “奶奶這幾天感覺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呢?”別人說的始終還是沒有自己詢問周到。

    “好孩子,我沒事的,就是最近很高興,然後身體就有些受不了了,現在看着你和墨御成親,奶奶基本上都是滿足的,奶奶還等着給你們帶孫子呢?”

    奶奶看着唯一,眼裏很欣慰,這真的是一個很懂事的姑娘。

    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詢問她的身體狀況。

    後者毛病也已經十年來,墨奶奶沒什麼感覺了,只想要控制一下飲食就好了。

    “好孩子,吃東西沒有,先去吃點東西,在去休息一下,這幾天可能玩累了。”唯一精神非常好,但是似乎看起來更加瘦弱了。

    “奶奶一起吧,吃完東西看看我給你們帶的禮物。”唯一扶着墨奶奶,朝着餐桌走去。

    “嬸嬸,有沒有我的禮物啊?”五歲的墨炎看着唯一,睜着葡萄般大的大眼睛看着唯一,裏面全是期待。

    唯一把墨奶奶扶着坐着之後,就蹲下身子,看着小小的人兒,唯一的心很柔軟。

    “叫什麼名字”自己結婚那一天就是這個蘿蔔頭給自己託的婚紗,唯一還是有些印象的。

    “小嬸嬸,我叫墨炎,小嬸嬸可以喊我七七”小孩子沒什麼心機,看着唯一這樣漂亮又和善的人,高興極了。

    “七七,不錯,禮物當然有,我們先吃飯,吃完飯後我在給我們七七禮物好不好。”唯一摸着某個小人兒的臉頰說道。

    “小嬸嬸最好了,我最喜歡小嬸嬸了。”說完還在唯一的臉頰上親了一口,只是全部是口水。

    “墨祺,還不把你家這個小色鬼帶走,調戲我媳婦兒了”墨御把唯一拉起來,看着和自己膝蓋一樣高的人給另外一邊的人說道。

    “二哥這是幹什麼,聲音這樣大,嚇着我兒子了。”墨祺走上前,金絲眼鏡下面的雙眼裏全是無奈。

    “對不起啊,小孩子不懂事情,看得出來,七七很喜歡你呢?”

    自己這個兒子年齡雖然小,可是一般的人他不會輕易接近的。

    “我可能很有孩子緣”唯一看着自己這個妯娌,也很客氣的說道。

    王卿抱着自己的兒子,親了一口。

    “看見沒有,被伯伯罵色鬼了,以後還粘膩歪小嬸嬸不?”王卿之前一直都在娛樂圈混,自然屬於那種非常開朗的。

    “我喜歡小嬸嬸,媽媽,你讓小嬸嬸和我們回家吧?”

    在小孩子心裏,自己喜歡的東西就應該和自己在一個家裏。

    “撲哧,你這小鬼,想的倒是很美麗。”墨柳看着墨炎笑道。

    “小姨,爸爸說過,你這樣的人是找不到男朋友的。”

    墨炎小朋友也是一個腹黑的,直接就把自己爸爸搬出來。

    “四哥懂得倒是非常多啊?”墨柳眼神放在自家哥哥身上,有些不羈。

    “妹子,你想多了,哥哥不是那樣的人,小孩子,你別聽他胡說。”

    墨祺趕緊開口,自己這個妹妹武力值擺在那裏的。

    自己手無縛雞之力的,怎麼敢去和人家那特種部隊出來的比較啊,那不是作死麼?

    “四哥以後說話注意點,小孩子一直都很直接,你這樣還有時間說這些閒話給他聽,是不是覺得自己太閒了。”墨柳幽幽的說道。

    ------題外話------

    推薦友文《霸愛甜寵嬌妻太撩人》凝眉著【文文正在pk收評有禮】

    初遇之時,

    她未經世事……

    他霸愛甜寵……

    本是一場傾城愛戀,誰料,

    一場陰謀,她被設計誤入深陷險境;

    一起突變,他狠棄她欲娶她人爲妻;

    她狠決不給自己絲毫留戀機會,離開家庭的呵護奔赴海外……

    再遇之時,

    她帶着天才萌寶強勢歸來!

    褪去一身稚氣,站在設計界的巔峯!

    “舅舅說你是我爸爸,是嗎?”萌娃眨着靈動清亮的眼眸,呆呆問道。

    陶煜澤震驚的看着面前的包子,這長相!DNA都省了!

    黎辰熙!孩子都有了你還在拒絕我?

    全文甜寵,腹黑升級,身心乾淨,一對一至始至終,浪漫溫馨,萌寶齊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